目前位置: > > >
君心向晚5(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君心向晚5(完)

  • 作者:菡笑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1-3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前世,她因爹娘雙亡而投奔舅父舅母,卻被至親之人設套,汙衊她與人有染,毀她清白。 原來表哥的脈脈柔情、舅父舅母的溫暖關懷都是假象,他們的目的是她爹娘留下的龐大遺產。 狠毒的舅母,將她活生生毒死,臨死前,她厲聲發願:「我寧可永不轉世,也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然而,自黑暗之中醒來,她卻未如預期的化身為厲鬼,而是重生回到了四年前,那時,爹娘剛雙亡,她剛投奔舅父舅母,剛踏入伯爵府,再一次,她站在了命運的轉捩點前。 帶著濃濃恨意重生的她,化身為一半佳人一半魔鬼的罌粟花,誓要向那些踐踏她尊嚴的人索回一切…… 【精采內容】 重活一世,她不僅要復仇,更要活出屬於自己的精采! 她看著前世的仇人都受到了應有的報應,也不必再擔憂有人來分夫君的寵愛,可她好不容易終於懷上孩子,怎麼還那麼不省心?婆婆頻頻曉以大義,要給她夫君找別的樂子,竟然還有人對她下毒,意欲害她小產! 身為孕婦的她,逼不得已去了別苑待產,卻招來莫名黑衣人威脅自己的生命。讓自己擔心受怕,勞累奔波,而幕後主使者居然指向了久居深宮的太后。她若不讓太后也吃一次虧,這口氣怎能嚥下去? 看著自己的孩子,看著自己所愛的人,她決定要強悍一次,捍衛得來不易的幸福。 (全五集)

內文試閱

  轉眼到了十一月中旬,俞筱晚已經懷到四個多月了,孕吐的症狀仍沒消失,雖說不上加劇,但仍然是一聞到油腥味就會吐,每天除了各式米粥,再不能用旁的食品,害得俞筱晚現在瘦成了竹竿,絕麗的小臉瘦得只餘巴掌大小,下巴尖得都有些硌手。雖然知道不吃瓜果菜肴對腹中的胎兒不好,可俞筱晚不是不想吃,而是吃不得呀。她吐到喉嚨都出紅腫出血絲了,用些略有油和鹽的食品,吞嚥之時喉嚨都會火灼一般的疼痛。

  君逸之心裡著急上火,可是他又幫不上一點忙,就是想讓俞筱晚多吃一點都沒有任何辦法,智能大師偏又去了外地周遊,不知何時會回潭柘寺?

  俞筱晚自己試著開了幾張方子,可能是醫者不自醫的緣故,服下之後孕吐的症狀沒有半分緩解,還令她對自己的醫術越來越沒信心。

  京城中的名醫、太醫院的太醫,幾乎整個京城中略有些名氣的醫生,都被君逸之提到楚王府來過了,可是大夫們都說這是正常現象,除了開些安胎的方子,沒辦法幫寶郡王妃解除害喜的煩惱。問過有經驗的嬤嬤,也都是這樣說,然後安慰他,待到四個月的時候就好了。

  可是,現在早就四個月了啊!

  楚太妃和楚王府中的三位嬌客每天都會來夢海閣,慰問一番俞筱晚的近況,而楚王妃一開始覺得不能嬌慣了這個出身不高的兒媳婦,現在也開始擔心自己的金孫,經常來探訪。曹家的人就不必說了,秦氏三天兩頭地過來問候,若不是俞筱晚怕天寒,老人家容易得傷寒,曹老夫人也想過來看看俞筱晚。

  這一天,剛剛送走了楚太妃和楚王妃,蔡嬤嬤和趙嬤嬤就相對感嘆道:「少夫人懷這一胎可真是辛苦。」

  芍藥心有餘悸地道:「以前還聽說過有的孕婦會一直吐到生的,少夫人可千萬別是這樣啊!」

  趙嬤嬤立即指著芍藥道:「快點給我呸!」

  芍藥也覺得自己真是烏鴉嘴,沒事說這個,忙朝地上連「呸」了三口,默念了幾遍「壞的不靈好的靈」,這才嘆氣道:「吃食什麼的,八大菜系都換了個遍,真不知道有什麼是少夫人吃了能不吐的。」

  良辰這段時間忙著跟二嬌爭奪少爺的青睞,知道少爺為了主子的身子擔心不已,因而昨日特意請了一天假,回曹家的小院問自家老子娘,要怎麼才能讓孕婦少吐一點,得了老子娘的偏方後,今日終於找著了獻殷勤的機會,忙忙地插嘴道:「婢子的老子娘那兒倒是有張偏方,不知道少夫人合用不?」

  良辰漂亮的大眼睛故作羞怯地看看趙嬤嬤。雖然主子一直要她們注意著良辰,這表示主子並不相信良辰,但趙嬤嬤這會子也是病急亂投醫,便問道:「什麼方子,先說出來聽聽。」

  良辰忙道:「就是用大棗十枚、陳皮一錢、紅糖一錢、紫蘇梗一錢、生薑一錢,洗淨後用水煎個一刻鐘,一日服三次。婢子的老子娘說,一般喝上三五天就會好了的。」

  她老子娘以前也是孕吐得厲害,這偏方是尋了許多人才求來的,並非是大戶人家的夫人、太太們會用的名貴藥方,但有的時候一些小土方也見效。

  蔡嬤嬤和趙嬤嬤都是對懷孕生子有經驗的人,細聽了這方子,覺得物品都是孕婦能用得的,而且材料讓心腹之人親自準備,仔細看著熬好後讓少夫人喝,應當可以試一試。

  兩人對望一眼,知道對方都想一試,便立即差了豐兒去辦。

  豐兒是從汝陽跟到京城的俞家家生子,辦事也仔細沉穩,這些材料小廚房裡都有,豐兒很快熬好了一碗湯汁,端給了芍藥,詳細稟道:「婢子親手挑的材料,一直守在火邊的,沒假託過第二人。」

  芍藥笑著誇讚了豐兒一句,同趙嬤嬤一人拿根小銀勺,舀了半勺喝下,確認沒有問題,方端著托盤進了暖閣。

  剛進到暖閣,在屏風處就遇上江楓端著蓋了蓋兒的痰盂出門,芍藥無聲地用嘴型問道:「又吐了?」

  江楓點了點頭,芍藥繞過屏風,示意初雲和初雪將窗戶開大一點,屋內還有三位客人呢。

  每回吐了之後屋內總會有一股濃烈的酸腥氣味,最好是能換個房間,但俞筱晚現在吃得少,渾身無力,連走動的力氣都乏,基本都是躺在床上或是軟榻上,無法到旁的屋裡避避濁氣。如今又是寒冬了,屋裡烘著地龍,窗戶多半關著,門簾也換成了厚重的棉簾,氣味就更難消散,俞筱晚的精神就更差了,每天恨不得將門窗都打開了才好。

  一開始趙嬤嬤和蔡嬤嬤擔心少夫人吹了寒風會傷風,可是俞筱晚精神差,身子骨倒還是健康的,跟兩位嬤嬤爭了半天,最後還是君逸之作主,同意每回孕吐之後,讓丫頭們將門窗都打開一盞茶的時間,讓屋內汙濁的空氣消散一下。

  曹中妍和孫琪、蘭淑蓉都坐在短炕邊上,陪著俞筱晚說笑。三位嬌客倒是極有涵養的,只是接過丫頭們遞過來的嗅香,放在鼻端聞著,並未露出一絲嫌惡之色。她們三人反正閒得慌,到了冬日,楚太妃的精神頭也不大好,不讓她們久留,她們就索性帶了針線到夢海閣來,幫俞筱晚腹中的小寶寶做些小鞋子、小襪子。

  俞筱晚剛剛才吐完,精神頭不是很好,臉色也差,正歪在引枕上,曹中妍輕聲細語地跟她說著話兒。芍藥端著托盤走到炕前,屈了屈膝,孫琪和蘭淑蓉忙讓開位置,芍藥將湯藥放在炕頭的小几上,含笑道:「少夫人,這是良辰的老子娘獻上的農家土方,說是治孕吐極好的,您要不要試一試?」   俞筱晚微微一笑,慘白的小臉上綻放出一抹柔弱又絕麗的笑花,看得三位嬌客都被懾了神,直著眼瞧她端起小碗,放到鼻端聞了一下味兒,便三兩口喝了下去。

  曹中妍率先問道:「覺得好些嗎?」

  芍藥笑著回話,「表小姐,您太心急了些,良辰的老子娘說,一日三次,得三五天才能見效。」

  俞筱晚瞇著眼睛感受了一會兒,然後睜開眼笑道:「剛吐完,這會子並不想吐,胃倒是舒服了不少,想來是有用的,以後照這個方子熬了送來吧。」

  一屋子的人聽說有效,都開心地笑了起來,蘭淑蓉還誇張地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總算是找到有效的方子了。」

  俞筱晚掩唇輕笑,「芍藥,快將這方子抄給蘭小姐,日後她用得上的。」

  蘭淑蓉立即臊紅了臉,不依地跺了跺腳,「寶郡王妃,您太壞了,哪有人……說這個的!」

  俞筱晚一本正經地道:「我這可是辦好事,雖則現在說這個是尚早了些,不過這方子給妳壓箱底,倒是極好的。」

  蘭淑蓉紅著臉咬了咬唇,心裡不由得翻騰了起來,拿婚事打趣什麼的,交好的閨密私底下也常常會如此,可是她們三人現在這樣不尷不尬地住在楚王府裡,為的是什麼,誰心裡都有數,也在暗暗較勁。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了,楚太妃再猶豫,怎麼也得在臘月之前將人選定下來,總不能將客人留到年關的。這會兒最得楚太妃寵愛的寶郡王妃當著孫琪的面,只說給她方子,是不是暗示著什麼?

  思及此,蘭淑蓉的臉兒就更紅了。

  孫琪或是想了同樣的事兒,神情明顯的黯了一黯,隨即便收斂了低落,也跟著俞筱晚打趣起蘭淑蓉來。

  三人中只曹中妍沒有轉這種心思,她一門心思想著窮書生呢。明年是正經的大比之年,聽說她的智哥哥已經中了會試第十名,春闈一般是二月底或三月初,之後還有殿試。趕考的舉子們必定會在臘月之前趕到京城,向出名的鴻儒或大臣們投遞文章,博個好印象。她很快就能見到智哥哥了。

  其實俞筱晚不過就是因為蘭淑蓉說了那句話,明明交情一般,還要表現得對自己分外關心,她便有心打趣一下罷了,哪裡是在暗示什麼?

  幾人在屋裡說笑了一陣子,蔡嬤嬤拿著一張大紅色燙金的名帖走進來,屈了屈膝道:「少夫人,勉世孫妃求見。」

  俞筱晚真是感到萬分無奈,這位賀氏與勉世孫成親不到一個月,可是往夢海閣已經跑了七八趟了,賀氏稱是自己一見俞筱晚就感覺到親近,俞筱晚真不知道自己有哪點吸引了賀氏?

  說起來,賀氏是個活潑開朗直率的姑娘,縱使有點小刁蠻,但什麼事兒都擺在臉上,不像京城裡的夫人、太太們那樣,明著一套,暗著一套,俞筱晚對她也有幾分喜愛,可是女兒家的感覺都敏感細膩,俞筱晚總覺得賀氏似乎是在暗中與自己比著什麼,這感覺就讓人有點不大爽快了……

  可是人家是堂嫂,來都來了,不可能不見,她只好揚起一抹甜笑,「快請。」

  話音剛落,門外就響起了賀氏的略帶沙啞的聲音:「我可是不請自來的,妳不請我也要進來。」

  俞筱晚不由得笑道:「我還敢攔著堂嫂不成?」

  一句話挑明了賀氏現在的身分,換成別的新媳婦,準紅透小臉,可是賀氏卻聽得眉開眼笑,「可不是嗎?幸虧我嫁給了之勉,不是逸之的哪位堂弟,不然明明比妳大上兩歲,卻還矮了妳一截!」

  芍藥打起門簾,一身火紅新裝的賀氏頭一低,走了進來,她一進來,還帶來了一股濃郁的香風。

  西南侯鎮守西南,當地夷族極多,聽說侯夫人就是當地一位大頭人的女兒,這位賀氏算是混血的,她生得極美,只是膚色黝黑,不過配上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樑、豐潤的厚唇和豐腴的身材,卻別有一種令人驚豔的野性美。

  夷族的風俗與漢民不同,成親了,就完全是夫家的人,就算沒成親,孝順父母也是在父母活著的時候,父母過世了,不用守孝三年,將親人埋葬之後,就會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因此賀氏現在已經是一身標準的新婦打扮了,火紅的團花滾邊褙子、火紅的百子千孫皮裙。

  不過這樣的行徑,在京城的貴婦和千金們看來,卻是極為不孝的,因此京城中的名媛們沒幾個人願意同賀氏交往。只有成親後的第三天,君之勉帶了賀氏來看望俞筱晚,賀氏發覺俞筱晚不像別的貴婦那般,明著不說,暗地裡鄙夷自己,便喜歡往楚王府來做客。當然,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這會子,賀氏也正在打量俞筱晚,只見她歪在引枕上,身上蓋了一條海棠色的百子千孫被,一頭烏黑發亮的秀髮披散著,更襯得慘白的小臉如同暗夜中的曇花,絢麗而奪目。   就是病著也這麼美!賀氏一面豔羨,一面酸溜溜地想著。

  她是單純直率,但不是傻子,自打她喜歡來楚王府做客之後,丈夫幾次裝作隨意地問起俞筱晚的病情,又暗示她有空多來探望俞筱晚,她怎麼會一點察覺不到丈夫心裡在想些什麼?不過人家夫妻和睦,她倒也沒吃醋吃到酸死自己的地步,但心裡暗中跟俞筱晚比較倒是時常有的。

  賀氏在這廂打量俞筱晚,那三位嬌客也在打量賀氏。

  這就是傳說中搶了賀五小姐親事的勉世孫妃?生得倒是很漂亮,就是漂亮得太張揚了,不像正室夫人,倒像是……

  現在全京城的百姓只怕都聽說了,賀五小姐在勉世孫的喜宴上喝得酩酊大醉,爛醉如泥,在上流社會與這個傳聞同時傳出來的,還有一則消息,就是原本太后是屬意將賀五小姐與勉世孫賜婚的,偏巧西南侯上摺請求宮中賜藥救夫人,太后聽說西南侯還有位芳華正茂的嫡女,賜藥的同時就賜了婚。

  三人瞧了一番之後,覺得賀氏也配得上勉世孫,不過就是規矩上恐怕還得學一學,比如說,她們站在一旁給她行禮,她卻視而不見,只顧著同寶郡王妃說話。

  俞筱晚示意芍藥給賀氏安了座,因著這幾人還是頭一回見面,便指著三位小姐一一介紹了一番。

  賀氏倒並非故意冷落誰,只是她一進屋就盯著俞筱晚,將她們三人當成了王府的奴婢了。這會子一聽介紹,也來了興趣,兩隻大眼睛亮晶晶地問:「她們就是妳們府中的嬌客?」

  三人小臉同時紅了紅,這個話題可不好。

  俞筱晚知她三人面子薄,可是賀氏卻是不知道哪些話能問、哪些話不能問的,為免兩相生怨,便含笑道:「孫小姐,妳方才不是說要去給老祖宗請安?」

  孫琪忙順著這話道:「正是,孫琪告退了。」

  孫琪要走,蘭淑蓉和曹中妍便也忙跟著告辭了。

  賀氏有些失落,她也是女孩子,自然喜歡八卦一番,可惜人家不給她這個機會。

  只得眼巴巴地看著幾人嫋嫋婷婷地朝她福了福,然後在丫頭的服侍之下,邁著優雅的步子出了屋。

  俞筱晚見賀氏的腦袋扭到後頭就不扭回來了,不由得笑道:「怎麼,不想同我說話了?」

  賀氏回過頭來,朝她皺了皺鼻子,「不是,我只是想,京城的美人兒真的美,就是裝得慌,成天將手捂著腹部,肚子疼嗎?」

  俞筱晚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隨即又猛地蹙眉,一旁的丫頭瞧見這臉色,就知道要吐了,忙端來痰盂,跪在炕下托著。俞筱晚也做好了大吐特吐的準備,可這一回只是乾嘔了幾聲,胃裡就消停了,俞筱晚便朝芍藥笑道:「那個方子可能真有用。」

  賀氏在一旁看著,蹙著眉頭問:「妳總是吐嗎?」她之前每回來的時候,都是選在下晌,那時俞筱晚的午膳用過一個多時辰了,自然沒什麼可吐的,因此這還是賀氏第一次瞧見俞筱晚孕吐,她不由得將眉頭擰得更緊,「既然會孕吐,妳為什麼還要熏煌茅香啊?那可是會讓妳吐到小產的!」

  吐到小產?

  俞筱晚睜大眼睛,詫異地看著賀氏問:「堂嫂,妳剛才說的什麼香……是什麼?我沒有熏香啊!」

  自從俞筱晚有了身子之後,就特意去請教過有經驗的嬤嬤,嬤嬤們都說最好不要熏香,多數香料會對胎兒有影響。有些香料雖然不會對胎兒和孕婦有什麼影響,但是香料中最易摻雜別的藥物,又被熏香的氣味掩蓋,查都查不出來。因而不單是俞筱晚,就連愛熏香的君逸之都沒再熏香了,更別說賀氏說的那種聽都沒聽過的香了。

  芍藥也忙表態:「勉世孫妃,您會不會聞錯了?這屋子裡可是一點香味都沒有的。少夫人聞不得一點異味,因此夢海閣不單是屋子裡不許熏香,還規定了奴婢們也不許熏香、不許往身上撒香粉抹香脂,就連太妃和王妃、幾位小姐來的時候,都會特意換上沒有熏過香的衣物。」

  芍藥說完眸光閃了閃,真想直言道:要說香味,沒人比您身上的香味更重了!

  不過,好在她記得自己的身分,沒有這樣直接指責賀氏。

  可賀氏自小也是嬌慣著長大的,哪裡被人質疑過,當即便指著芍藥怒道:「妳不相信我?難道我騙弟妹能得了什麼好處嗎?」

  「堂嫂息怒,芍藥,去換杯今年新出的大紅袍來給堂嫂嘗嘗。」

  俞筱晚忙將芍藥支開,免得賀氏一怒之下要發作她,同時心念疾轉,雖然她確定屋子裡並沒熏過香,可是賀氏張口就來的話,卻讓她有些驚心。這聽都沒聽過的香料,加上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西南又挨著諸多附屬小國,風土特產與中原是完全不一樣,她不知道的,並不表示賀氏不知啊。說不定,真的已經有人在她們沒有察覺的時候暗中下了絆子。

  俞筱晚陪著笑,欠身拉賀氏坐下,虛心問道:「堂嫂,我們不是懷疑妳,只是沒聽過妳說的這個……這個香,妳能詳細跟我們說說嗎?香料是怎麼樣子的,氣味又是如何?還有,這香味,您從屋子裡哪處聞出來的,能指給我看嗎?」   俞筱晚本就生得極美,病容楚楚可憐,又帶著討好的笑容柔聲細語,瞧著真是我見猶憐,賀氏身為女子也不由得軟了心腸,心中的氣惱消散了大半。

  「煌茅香不是香料,是瀾滄國特產的一種水果,味道很好,不過不能直接吃,要剝了皮,用瀾滄國特產的一種紅米浸泡上一個時辰才能吃,不然只要小小一口,就能讓人上吐下瀉到虛脫的,孕婦就更不必提了。」賀氏說著,伸出食指與拇指,比劃出一個雞蛋大小的橢圓,「這個大小,金黃的顏色,聞起來有些沉香木的味道,不過很淡。新鮮的果子能吃,削下的皮曬乾後可以當香料熏,有很淡的沉香味,不過與沉香還是有一點區別,澀一點,而且浮,不像沉香那樣沉穩悠遠。一般人聞了曬乾的皮熏的香是不會有什麼事的,不過孕婦不行,會像妳這樣吐個不停,若是用手接觸過,症狀就更厲害。」

  她歪著頭細看了俞筱晚幾眼,「妳應當沒有直接接觸,聞的味兒也很淡,不然的話,妳的孩子早就沒了。」

  俞筱晚聽聞之後,越發覺得自己的孕吐不同尋常了,忙又再問:「堂嫂,並非我不相信妳,而是說實話,之前我們都沒聞出這屋子裡有香味,不論是妳說的這種煌茅香,還是別的什麼香,妳到底是怎麼聞出來的?」

  丫頭們都一致用力點頭,表示她們贊同主子的話。

  賀氏又有些著惱了,「聞到了就是聞到了,雖然很淡!」可是一瞧見俞筱晚慘白卻又絕美的小臉,她的火氣又小了些,想了想,猛一拍額頭,「哎呀,我怎麼忘了,妳們不是我的族人,自然沒這個本事!」

  賀氏只得細說了一下,因為西南多瘴氣,尤其是她們夷族生活的大森林裡,除了瘴氣還有各種蛇蟲鼠蟻等毒物,所以夷人基本上都會使毒用藥,她們從小就與各種毒藥、草藥、香料打交道,試聞過上千種氣味,味覺自然比中原的人要靈得多,不但要避開森林裡密布的各種毒花毒草,還必須可以聞到遠在幾里外的大蟒蛇吐出的腥氣,才能避過被猛獸吞入腹中的命運。因此,才會她聞到了煌茅香的氣味,而她們卻完全沒有察覺。

  賀氏指著俞筱晚蓋的那床小被舉例說道:「妳說妳受不了一丁點異味,可是妳這床被子這麼香,妳不也蓋得好好的?上面熏的是留蘭香草是不是?」

  芍藥這會子已經完全拋棄了之前對賀氏的懷疑,露出幾分敬佩之色,「您說得太對了,之前的確是用留蘭香草沫熏的,後來少夫人聞不得香味,奴婢特意拿到外面晾了五天,散完了氣味,才拿來給少夫人用的。」

  俞筱晚驚訝了一下,提起被角,放在鼻端處用力聞了聞,似乎是有那麼一點點殘餘的留蘭香草的氣味,可是實在是淡得不能再淡了,她忍不住由衷地讚道:「天哪,我這樣聞著都費力,堂嫂妳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居然能聞出來,真是太厲害了!」

  賀氏被人一捧,立即得意了起來,「這有什麼,我姆媽才是真的厲害,她可是族中最厲害的蠱師呢!妳把幾十種香料混在一塊兒,我姆媽只要聞上一聞,就能逐一分辨出來!」說著神情又有些黯然,「可惜我沒學到姆媽三成的本事!」

  俞筱晚忙安慰了她一番,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

  夷人的習俗是不會為了逝者悲傷的,她們相信逝者會在天上看著自己關愛的孩子,因此她必須生活得幸福美滿,才會讓姆媽放心。賀氏很快就收起了悲傷的情緒,正色勸告道:「不過煌茅香可厲害了,妳只要聞過一點,就必須根治才行,不然持續很長的時間,這胎兒多半是保不住的呀。」

  芍藥趁機問:「勉世孫妃這麼精通毒物香料,必定知道如何治療吧?」

  賀氏臉上閃現一抹尷尬,「這個……這個東西咱們境內沒有,父親也不許商人販入境內,還是族人偷運進來一些果子,我嘗過幾次,我一位表哥很喜歡吃煌茅香。聽說解起來也很麻煩,不過我這位表哥肯定是知道的,我回去就寫信問他。」

  這意思就是她不懂,俞筱晚有些失望,西南那麼遠,這信一來一去的,她的孩子還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

  賀氏怕俞筱晚想多了,忙跟她聊起了香料,教她如何分辨好壞和成色。

  最好最名貴的香料都是產自西南諸國,中原人再精通,也比不上當地人。兩人聊了許久,俞筱晚才知道,原來香料也是有脾氣的,有的倔強、有的不善言辭、有的多愁善感、有的就是負責逗你笑,就看你是中招呢,還是與它們成為朋友,充分利用它們的長處。

  看來,有些人已經與香料成了朋友了!

  俞筱晚的眸光黯淡,轉而問道:「既然堂嫂聞得出來,就請幫我看看,這香料會放在哪裡?」必須要找出來!

  賀氏皺了皺鼻子,用力嗅了幾下,歪著頭露出一絲疑惑之色,「剛剛還有一點的,現在確實沒了。」

  屋內的丫頭們也學著賀氏的樣子,用力抽了抽鼻翼,還相互聞了一下,確認哪裡傳出類似沉香的香味。只是眾人聞了許久,都覺得這屋內實在是沒有一點香味。

  俞筱晚皺著眉問:「剛才有,現在沒有了?」她頓了頓,很認真地問道:「以前堂嫂來我這兒的時候,可曾聞到過這種香氣?」

  賀氏搖了搖頭,睜大眼睛,有絲不滿地道:「我若是早就聞到了煌茅香的味道,早就會跟妳說的,難道還會害妳嗎?」

  俞筱晚忙又表白一下:「並非是懷疑堂嫂,而是我想確認這東西是什麼時候到我這來的。」

作者資料

菡笑

牡羊座,業餘愛好看文,為揪住青春的小尾巴,於是提筆碾墨,成為了萬千網路寫手中的一員。文筆溫馨,寫作風格輕快,青春氣息濃厚。初入瀟湘書院,憑藉權謀中透露溫馨的《妾本庶出》,獲得了不俗的成績和超高的人氣。之後推出的《君心向晚》(網路原名《重生之嫡女不乖》)也取得了上佳的成績。本文女主聰慧美麗低調,男主俊美深情,家鬥配合宮鬥,緊張的情節中,不乏溫馨的親情、友情、愛情,故事可讀性強。 相關著作 《君心向晚1》 《君心向晚2》 《君心向晚3》 《君心向晚4》 《君心向晚5(完)》

基本資料

作者:菡笑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3-01-30 ISBN:9789861738635 城邦書號:RB608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