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精靈高中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不可不知小常識】 莉希‧哈里遜為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百大最受青少年讀者歡迎的作者之一! 《精靈高中》甫出版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前十名! 《精靈高中》已改編為動畫及三D電影於全球播出! Mattel玩具公司於全球推出《精靈高中》娃娃,銷售量僅次於芭比娃娃系列! 【故事簡介】 FITTING IN IS OUT!! 歡迎來到莫斯頓高中,在這裡,怪模怪樣即將成為時尚新流行!(轉圈圈,灑小花~) 嫩民──>即擁有普通體能的正常人。 超正人士──>即超越正常屬性的人士。 他們喜歡稱呼自己為「超正人士」,但是,大部分「嫩民」們習慣稱呼他們「怪物」(句尾還會加上驚嘆號同時搭配大驚失色的表情)。到目前為止,「超正人士」們一直在奧勒岡塞倫市過著超低調的普通生活,直到莫斯頓高中轉來了兩個新女孩! 美樂蒂和家人搬離比佛利山莊,來到空氣清新的奧勒岡塞倫市。擺脫了醜醜的駝峰鼻和擾人的氣喘,美樂蒂終於得以在莫斯頓高中成為正妹一枚。只可惜她覺得整容手術讓自己像個詐欺犯──直到她遇到傑克森…… 法蘭琪這輩子都住在塞倫市──話雖如此,她也才出生十五天而已。按順序,她準備征服高中、男孩與購物中心。很不幸的,人們並沒有為她的「電爆」時尚品味拍手叫好,而是被她薄荷綠肌膚嚇得驚聲尖叫! 她們準備讓怪異充滿時尚!莫斯頓高中的嫩民們準備好面對這場大改造了嗎? 嫩民: 本集代表:美樂蒂‧卡佛 ●外表:嶄新翹鼻 ●感情:超暗戀新鄰居──宅男傑克森 ●潮流打扮:一身復古風T恤、黑色牛仔褲、粉紅色Converse ●家族:父親為知名整型醫生。 超正人士: 本集代表:法蘭琪‧斯坦 ●時尚名言:電爆了! ●外表:嶄新……嗯,從頭到腳全新亮晶晶 ●感情:與夢中情人布雷特相遇──但那位帥哥身邊有個特大號醋罈女友 ●潮流打扮:一身癢死人的羊毛褲裝(明明想穿bebe迷你褶裙搭配喀什米爾羊毛無袖背心) ●家族:父親為科學怪人。 克莉奧(木乃伊)、克蘿汀(狼女)、杜爾斯(梅杜莎之子)、布露(人魚)、菈菈(吸血鬼)、歌麗亞(殭屍,喔,不,是不死族),「超正人士」即將在2013年一舉侵入你的生活! 嫩民們,這真是電爆了!

內文試閱

序幕

  法蘭琪‧斯坦又長又密的睫毛翩翩舞動、雙眼微睜。幾道熾白的光芒在不斷試圖對焦的瞳孔前閃過,但沉重的眼皮無法徹底張開,眼前再次一片漆黑。   「她的大腦皮質開始出現活動。」一個男子宣布,低沉的聲音流露出滿足和疲憊。   「她能聽見我們嗎?」一個女子問。   「她能聽、能看、能理解,還能辨識四百多個物體。」他歡欣的答覆。「如果我繼續在她腦中塞入資料,兩星期後她就會擁有一般十五歲少女的智力和體能。」他稍微停頓。「好吧,或許稍微聰明些。但無論如何,她會成為十五歲的少女。」   「噢,維克特,這真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一刻。」女子喜極而泣。「她完美極了。」   「可不是嗎?」他也哽咽。「老爸完美的小女兒。」兩人輪流輕吻法蘭琪的前額。其中一人的氣味彷彿各種化學藥劑的混合,另一人則宛如芬芳的花朵。站在一起,他們倆散發愛的氣息。   法蘭琪再次試圖睜眼,這一次眼皮勉強跳動。   「她眨眼了!」女子驚呼。「她想見我們!法蘭琪,我是薇薇嘉,妳的媽咪啊!妳看得見我嗎?」   「她看不見。」維克特說。   聽到這幾個字,法蘭琪的身體緊繃。為什麼別人要認定她有什麼能耐?莫名其妙。   「為什麼看不見?」媽媽似乎也為她提出這個疑問。   「她身上的電池快用完了,必須充電。」   「那就幫她充電啊!」   對啊,快幫我充電!幫我充電!幫我充電!   法蘭琪渴望看見那四百多個物體。在爸媽溫柔的描述每一個物體的時候,她想細看他們的表情。她想被賦予生命、探索這個初訪的世界,卻動彈不得。   「我得先拴緊她的螺絲才能幫她充電。」爸爸解釋。   薇薇嘉開始啜泣,這次不再流露喜悅之情。   「別擔心嘛,甜心。」維克特輕柔低語。「只要再過幾小時,她就會完全穩定。」   「不是這個原因。」薇薇嘉猛然吸氣。   「那是什麼原因?」   「她這麼美、這麼充滿希望,還有……」她再次抽泣。「我心碎的原因是……我一想到她必須活得……你知道……像我們。」   「像我們又有什麼不好?」他問,但語調表示自己早已知道原因。   她破涕為笑。「你在開玩笑吧?」   「薇薇,這種情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維克特說:「時代會改變,妳等著看吧。」   「怎麼改變?誰來改變?」   「我不知道。會有人去改變的……總有一天。」   「好吧,希望在我們有生之日看得到。」她嘆氣。   「會的。」維克特向她擔保。   「我們斯坦一家倒是滿長壽的。」薇薇嘉輕笑。   法蘭琪渴望知道什麼「時代」必須「改變」,但電力已經徹底耗盡,問題也不可能說出口。腦袋覺得昏沉,法蘭琪的意識飄向更深的黑暗,來到一片寂靜之處,完全聽不到旁人的聲音。她想不起爸媽的對話,也聞不到他們脖子傳來的化學藥劑和花朵的氣味。   法蘭琪只希望自己醒來之後,薇薇嘉想在「有生之日」看到的#那東西#已經存在。就算仍未出現,法蘭琪也希望自己擁有去幫媽媽獲得那東西的力量。

第一章 全新時尚感受

  從加州比佛利山莊開往奧勒岡州塞倫市,這趟十四小時的車程根本就像押解犯人。出發不到一分鐘,乘車之旅成為內疚之旅。整整九百英里的路上,這場折磨未曾停止。美樂蒂‧卡佛唯一的解脫就是裝睡。   「歡迎來到無聊的奧勒岡。」通過州邊境的同時,姊姊自言自語。「還是應該說悶爆的奧勒岡?噁爛的奧勒岡?還是──」   「夠了,坎蒂絲!」這輛BMW柴油休旅車的駕駛座傳來爸爸的怒火。波爾和葛蘿莉想讓新鄰居知道這對來自「90210」(註1)的夫婦可不是單單擁有美貌和財富而已,這輛標榜綠色節能的深綠BMW就是其中一項宣傳工具。   三十六個已經由UPS快遞寄出的大小紙箱裝滿泛舟、帆板、釣魚竿、水壺、《如何品酒》的教學影片光碟、有機綜合堅果攜帶包、露營裝備、捕熊陷阱、無線電對講機、攀冰用的冰爪、Cobra碳纖維冰鎬、冰斧、滑雪裝備、雪靴、滑雪板、安全帽、Burton雪衣以及法蘭絨內衣褲。   天空開始下雨,坎蒂絲發出更多牢騷。「啊啊啊啊啊,八月的霉雨奧勒岡!」坎蒂絲誇張的抽泣。「很壯觀,不是嗎?」她隨即轉轉眼珠。裝睡的美樂蒂不用看也知道老姊臉上什麼表情,不過還是微微睜眼、偷偷確認窗外的雨景。   「啊啊啊啊啊!」坎蒂絲憤憤不平的猛踢媽媽的椅背,接著用力擤鼻涕,把骯髒的面紙在美樂蒂肩上亂抹。美樂蒂的心跳加速,但仍然絲毫不動。裝死要比奮起抵抗容易。   「我實在搞不懂你們在想什麼,」坎蒂絲沒打算閉嘴。「美樂蒂吸了大都會的烏煙瘴氣十五年,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再吸一年也死不了啦。不然,她可以戴防毒面具啊,還可以讓人家在面具上簽名耶,就像大家都在固定斷骨的石膏上簽名。說不定這會成為一種商機,結果出現一系列給氣喘病人用的配件,例如項鍊型的呼吸器,還有──」   「夠了,坎蒂。」葛蘿莉嘆氣,顯然對這個吵上一個月的話題感到疲憊。   「但我明年九月就要上大學了,」不習慣在爭論中認輸的坎蒂絲咄咄逼人,這位身材勻稱的金髮美少女早已習慣有求必應的生活。「你們就不能再等一年才搬?」   「這次搬家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不只是因為妳妹妹的氣喘。莫斯頓高中是奧勒岡的名校之一,而且搬家是為了讓妳們親近大自然、遠離比佛利山莊的膚淺。」   美樂蒂不禁莞爾。爸爸是一位整形名醫,媽媽是幫好萊塢明星打理行頭的私人採購員。夫妻倆的看家本領就是「膚淺」,根本就是被「膚淺」掌控的無腦殭屍。儘管如此,美樂蒂還是感謝媽媽的努力,沒讓坎蒂絲把搬家的原因歸咎於自己身上,雖然搬家的確是她的錯。   在這個擁有完美基因的人類家庭中,美樂蒂‧卡佛是個異類、反常、怪人、畸形。   雖然在南加州土生土長,波爾卻被賜予義大利帥哥的外表:深黑眼眸中的光輝宛如灑於湖面的陽光,微笑就和喀什米爾羊毛一樣溫暖,一身晒成古銅色的四十六歲肌膚沒有被紫外線造成任何傷害。再加上俐落短髮和完美比例的髮膠,去找他的男性客戶和女性客戶一樣多。在拆下繃帶的瞬間,每一位客戶都希望看到自己青春永駐……就像波爾。   雖然葛蘿莉今年已經四十二歲,但託老公的福,她一身無瑕的肌膚總是保持緊緻,根本無需任何手術。她其中一隻經過細心處理的玉腳,似乎脫離人類的生理發展而來到下一個進化階段──肌膚徹底戰勝地心引力,在三十四歲之後就未曾老化。及肩的紅褐色鬈髮、水藍眼眸、天生飽滿而無需注射膠原蛋白的朱脣,葛蘿莉原本可以成為模特兒,可惜骨架過小,但起碼每個人都說她美的像模特兒。無論如何,她堅稱「私人採購員」才是自己想要的工作,就算波爾幫她做了小腿拉長手術也一樣。   幸運的坎蒂絲是父母的綜合體。彷彿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她把所有美味吃乾抹淨,只留殘羹剩飯給父母的下一位後代。雖然遺傳自母親的小骨架讓她難以成為模特兒,她的衣櫃倒也因此塞滿來自媽媽的所有名牌,從Gap到Gucci一應俱全──但多數是Gucci。她擁有葛蘿莉的藍綠眼眸和波爾陽光般的耀眼神采,波爾的健康膚色和葛蘿莉的細緻肌膚。頰骨的稜線彷彿大理石雕刻;還有那一頭長髮,直中帶鬈,色澤彷彿被融化的太妃糖點綴的柔順奶油。坎蒂的朋友──還有她們的婆婆媽媽──常常拍下她有稜有角的下顎、堅毅的下巴或是高挺的鼻梁,然後把照片拿給波爾看,希望他的巧手能重現他的DNA曾創造的奇蹟。當然,他也未曾令人失望。   就算生下美樂蒂之後。   堅信自己是在醫院被抱錯的嬰兒,美樂蒂並不注重外表。那又有何意義?她的下巴削瘦、一嘴尖牙、頭髮塌陷。沒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優點,也沒有讓人印象深刻的缺點。沒有奶油、沒有太妃糖,只是一片塌。雙眼雖然視力正常,卻像一隻多疑的貓咪一樣又灰又細,反正也沒人注意她的眼睛。最搶眼的是她的鼻子:由兩塊肉丘和一塊斷層組成,看起來就像一頭跪地的駱駝。   不過這也不重要。對美樂蒂來說,「唱歌」才是看家本領。許多音樂老師因她的絕對音準而感動落淚。她天使般的純淨美聲讓人起雞皮疙瘩,讓所有聽眾如痴如醉、在演出結束時起立喝采。很不幸的,這項光環在她八歲那年被氣喘奪走。   美樂蒂上中學之後,波爾提議動手術,但被美樂蒂拒絕。新鼻子也不會讓她的氣喘痊癒,那又何必自找麻煩?她唯一必須做的就是忍耐,一切在上高中之後就會改變。女孩不會那麼膚淺,男孩也會更顯成熟。學術頭腦將獲得至高無上的地位。   哈!   進入比佛利山莊高中後,美樂蒂發現一切變得更糟。女孩們叫她「美樂屁」,因為什麼氣味都逃不過那顆大鼻子──而男孩們沒有給她任何綽號,因為他們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到了感恩節,她基本上已經成為隱形人。要不是一天到晚喘氣發出的嘶聲加上呼吸器的噴氣聲,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她還活著。   看到「隨時可以變得對稱」的寶貝女兒如此受苦,波爾實在無法忍受。那年聖誕,他告訴美樂蒂「聖誕老公公讓一種新的隆鼻術獲得批准」,絕對可以打通呼吸道、緩和氣喘症狀,說不定她可以再次站上歌唱的舞臺。   「太棒了!」葛蘿莉纖纖細手合十祈禱,接著張開雙眼,滿懷感激的凝視天窗。   「再也不會有人叫妳『特大紅鼻馴鹿魯道夫』了耶。」坎蒂絲戲謔地說。   「這個手術是為了她的健康著想,而非外表,坎蒂絲。」波爾斥責,顯然希望美樂蒂會接受這種理由。   「哇噢!真不可思議。」美樂蒂擁抱父親表示感謝,儘管並不確定鼻子和阻塞的支氣管有啥關係,但「假裝相信他的解釋」也賜給她自己一絲希望,這也比「承認家人以她的臉龐為恥」來得容易。   聖誕假期中,美樂蒂接受手術。醒來之後,她發現自己擁有潔西卡‧貝爾那般又細又挺的鼻梁,獠牙般的利齒也被裝上牙套。恢復期結束後,她瘦掉五磅,衣櫃也開始塞滿來自媽媽的所有名牌,從Gap到Gucci一應俱全──但多數是Gucci。然而很不幸的,她還是無法唱歌。   回到比佛利山莊高中後,女孩們歡迎她,男孩們看她看得目瞪口呆。身邊終於開始出現一些蒼蠅,她找到一種之前根本不敢奢望的歸屬感。   但這種「全新時尚感受」根本沒有讓美樂蒂變得更快樂。在空閒時間裡,她並沒有到處炫耀自己的美貌或是和男生眉來眼去,反而感覺自己就像姊姊的Tory Burch金屬質感托特包一樣──外表光鮮亮麗、裡面一團混亂。他們對我好,只是因為我漂亮?太過分了!我還是以前那個我,根本沒變!   夏季來臨,美樂蒂已經完全退出社交圈。她穿鬆垮的衣服、從不梳頭,身上唯一的配件就是掛在腰間的呼吸器。   七月四日,卡佛家的年度國慶烤肉日當天──她以前都在這天高唱國歌,美樂蒂的氣喘嚴重發作,結果被送進西達斯西奈醫學中心。在候診室中,心情慌亂的葛蘿莉翻開一本旅遊雜誌,看到照片上蒼翠繁茂的奧勒岡,她宣稱光是看照片就能嗅到清新空氣。美樂蒂出院後,爸媽宣布搬家的計畫。她完美對稱的臉龐第一次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來了~~可愛的奧勒岡!」綠色BMW向前疾奔的同時,她喃喃自語。   在雨刷的規律擺動和雨滴的溫柔敲擊聲中,美樂蒂漸漸進入夢鄉。   這一次不是裝睡。

第二章 人生就是一團縫線

  太陽終於升起,知更鳥與麻雀啼唱清晨的小調。在法蘭琪臥室的霧面窗外,孩童們亂按腳踏車的車鈴,在「紅崖路」這個巷子轉來轉去。街坊鄰居終於起床,她終於可以大聲播放女神卡卡的歌。   「我在電影中看到自己,在街燈下到處都是我的照片……」   此刻,法蘭琪最想做的就是跟隨《超人氣》這首歌的節奏搖頭晃腦。   不,等等,這個說法不完全正確。她真正想做的,是在金屬床跳上跳下,把覆以羊毛的電磁毛毯一腳踢到打磨的水泥地上,猛甩頭髮,搖擺全身,晃動翹臀,跟隨《超人氣》的節奏搖擺。然而,如果電流在充電完畢之前被中斷,她不但可能喪失記憶、昏厥,甚至重度昏迷。不過充電並非只帶來麻煩,例如她的iPod Touch就永遠不需要另外充電,只要靠近法蘭琪的身體,這個小東西裡面的電解液永遠比「純果樂」裡面真正的果汁成分還要充沛。   盡情享受清晨的電流灌注,她仰臥在床,一團雜亂的黑色與紅色電線夾在脖子的螺栓上。最後一道電流在體內流竄的同時,法蘭琪翻閱最新一期的《Seventeen》月刊。她動作輕柔,深怕碰到手上未乾的海軍藍指甲油。看到雜誌中的模特兒光滑而不同於自己膚色的頸項,她感到好奇:那些女生脖子上沒有金屬鉚釘,那該怎麼「充電」?   一待「放電女王」(註2)關機──法蘭琪給充電器取這個名字,因為這玩意兒的學名實在太繞口──她脖子上的小螺栓也開始冷卻、傳來酥麻的快感。感覺精神充沛,她把雜誌湊在自己小巧的鼻子前,深深一聞裡面的Miss Dior Cherie香水樣本。   「你們喜歡嗎?」她問,在五位「社會名流」面前甩甩雜誌。五隻小白鼠以粉紅後腿站立,輕抓玻璃牢籠的外牆。一小撮無毒的五彩亮粉從牠們的背脊滑下,宛如一陣白雪滑過天篷。   法蘭琪再次深吸一口香氣。「我也喜歡。」她在夾雜甲醛味的冰冷空氣中揮動書頁,接著起身點燃香草味的蠟燭。溶液的醋酸味滲透一頭長髮,壓過潘婷潤髮乳的花香。   「我好像聞到香草的味道?」在她門外敲門的爸爸問道。   法蘭琪關掉音樂。「對啦~~啊!」她用顫音回答,無視老爸「假裝氣惱」的語氣──自從她把他的實驗室改建成「時尚室」之後,這種語氣就不時傳來,例如她在小白鼠身上灑亮粉、在燒杯裡存放脣蜜和髮飾、把小賈斯汀的臉部特寫貼在骷髏標本的頭上──因為小賈斯汀坐在滑板上的那張帥氣海報實在電爆了!但她知道爸爸其實並不介意。實驗室現在也是她的臥室。而且,如果他真的介意,也就不會稱呼她為──   「爸爸的完美小女孩今天如何啊?」維克特‧斯坦又敲敲門,旋即扭開門把。法蘭琪的媽媽也跟維克特一起走入房間。   維克特身穿黑色愛迪達運動服,腳上是他最喜歡的棕色UGG拖鞋──其中一隻的鞋尖還破個洞──手上揮動一個皮質行李袋。   「又老又舊,就跟薇薇一樣。」每次法蘭琪開他們倆玩笑,他就會這麼說,換來老婆在他手臂上用力一拍。但是法蘭琪知道他只是在開玩笑,因為薇薇嘉是那種大家都希望在雜誌上看到的美女,如此就能細細欣賞她紫羅蘭的雙眸和烏黑秀髮,而流口水的變態模樣才不會被發現。   但她爸爸活像阿諾‧史瓦辛格,方形的頭殼彷彿被拉長的稜角五官完全覆蓋。大概也有很多人想盯著他看,但早就被他六呎四的身軀和永遠瞇起的眼睛嚇跑。不過他瞇起的雙眼不代表他在生氣,而是「思索」。身為一位瘋狂科學家,他總是在思索……至少薇薇嘉如此解釋。   「我們能不能和妳談一會兒呢,甜心?」薇薇嘉的聲音平順,就像身上那件黑色縐織背心裙的柔順褶邊。她的聲音纖細甜美,完全不像一具六呎高的身軀該有的嗓音。   一如往常,薇薇和維克牽手走過打磨的水泥地板。但這一次,他們充滿驕傲的笑容夾雜一絲擔憂。   「妳也坐吧,親愛的。」   薇薇嘉指指堆滿枕頭的暗紅色摩洛哥沙發靠椅,那是法蘭琪從宜家家居網購來的。時尚室的另一邊是貼滿貼紙的書桌、索尼平面電視,還有塞滿網購戰利品的五彩衣櫃。沙發正對房中唯一的一扇窗,雖然經過霧面處理的窗戶保障隱私,但仍然允許法蘭琪窺視外面的世界──或起碼這樣期盼。   法蘭琪輕輕踩過鋪在床鋪與沙發之間的粉紅色合成毛皮,暗自擔心爸媽是不是發現她在iTunes最近一期的消費金額。因為緊張,她忍不住伸手拉扯把自己腦袋和脖子固定在一起的精巧黑色縫線。   「別拉。」維克特在沙發坐下的同時出口阻止,承受他龐大身軀的樺木椅架吱嘎抗議。「沒有什麼好緊張的,我們只是想和妳說說話。」他把皮質行李袋放在腳邊。   薇薇嘉摸摸身上招牌般的薄紗圍巾,輕拍身旁的坐墊,示意要女兒坐過去。但是法蘭琪以為爸媽準備說教、向她強調「每一分錢都很重要」,因此抓緊身上的原宿娃娃絲質黑睡衣,決定坐在粉紅地毯上。   「怎麼啦?」她勉強微笑,深怕讓爸媽知道自己剛剛在網路上花五十九塊九九訂購一整季的《花邊教主》影集(註3)。   「我們很快就要做些改變。」維克特揉搓雙手、深深吸氣,彷彿準備攀登奧勒岡境內最高的胡德山。   他們要剪掉我的信用卡?法蘭琪越想越怕。   薇薇嘉點點頭、勉強一笑,塗成深紫色的雙脣緊閉。她瞥視老公,示意要他繼續說下去,但他只是瞪大深黑眼眸表示自己根本不知如何開口。   坐在地毯上不安的挪動身子,她從沒見過爸媽如此無言以對的模樣。她快速檢索腦中最近的購買紀錄,想查明到底是哪筆消費讓爸媽這麼火大。一整季的《花邊教主》──香橙花空氣芳香劑──露出可愛腳趾的Hot Sox條紋襪──訂閱《美國週刊》、《Seventeen》、《Teen Vogue》、《青少女版柯夢波丹》──占星術軟體──命理學軟體──解夢軟體──Morrocanoil護髮精油──Current/ElliottBoyfriend牛仔褲。   其實沒什麼誇張的花費嘛。儘管如此,不安的預感還是讓她頸上的螺栓冒出火花。   「放輕鬆,親愛的。」薇薇嘉俯身輕撫法蘭琪一頭烏黑秀髮。這個表示安慰的舉動停止能量外洩,但對她內心的波動毫無幫助。不安的火花繼續在心中爆炸,宛如燦爛的國慶日煙火。法蘭琪只認識自己爸媽,他們是摯友與良師,而讓他們失望就等於讓全世界失望。   維克特再次深深吸氣,吐氣的同時終於開口。「暑假結束了,我和妳母親必須回大學繼續講授自然科學和解剖學,不能陪妳在家自學。」他不安的抖腳。   「啥?」法蘭琪皺起完美雕塑的雙眉。這跟購物到底有什麼關係?   薇薇嘉把手按在維克特的膝上,表示「由我接手」,隨即清清喉嚨。「妳父親想說的是,妳已經出生十五天了,而他在過去的每一天都把一年份的知識植入妳腦中:數學、科學、歷史、地理、語言、科學、藝術、音樂、電影、歌曲、流行、表情、社交場合、禮儀、情感深度、成熟、紀律、自由意志、肌肉協調、言語協調、感官知覺、深度知覺、企圖心,甚至還有一點食慾。妳擁有一切知識!」   法蘭琪點點頭,心想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談到購物的問題。   「所以呢,現在妳是一位美麗又聰明的少女。妳已經做好準備,可以去……」薇薇嘉不禁微微抽泣。她注視維克特,對方點頭要她說下去。抿抿雙脣、深深吐氣,她擠出最後一抹微笑,接著──   法蘭琪炸出火花。怎麼拖這麼久?比宅配還慢。   薇薇嘉想說的東西終於脫口而出:「嫩民學校。」聽起來有點像糯米。   「『嫩民』是什麼?」法蘭琪問,害怕知道答案。某種專門治療購物狂的療程?   「嫩民是指擁有普通體能的正常人。」維克特解釋。   「就像……」薇薇嘉從亮橘色咖啡桌上拿起一本《Teen Vogue》,隨意翻至其中一頁。「就像她們。」   她指指一張H&M廣告中僅穿胸罩和熱褲的三位少女──金髮、黑髮和紅髮。全都是鬈髮。   「我也是嫩民嗎?」法蘭琪問,覺得自己和這些耀眼的模特兒一樣驕傲。   薇薇嘉搖搖頭。   「為什麼?因為我是直髮?」法蘭琪問。這實在是讓她最困惑的一堂課。   「不,並不是因為妳是直髮。」維克特說,笑容顯得有些洩氣。「而是因為我建造了妳。」   「不是每個人都由他們的父母『建造』嗎?」法蘭琪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兔耳狀,括弧強調爸爸的用字。「你知道,就技術上來說。」   薇薇嘉挑起黑眉,女兒說得有道理。   「沒錯,但我說的是『字面上』的建造。」維克特解釋。「就在這間實驗室裡,用我親手製造的完美身體零件拼湊而成。我在妳的腦中建構程式,植入大量資料,將所有零件縫合在一起,接著在妳脖子兩邊崁入螺栓以便充電。除了享受味道之外,妳其實並不需要食物。還有,法蘭琪,因為妳體內沒有血液,所以妳的皮膚……是綠色。」   法蘭琪觀察自己雙手,彷彿這是第一次端詳。雙手的顏色就像薄荷巧克力冰淇淋,和身上每一處都一樣。   「我知道,」她咯咯輕笑。「電爆了,不是嗎?」   「的確。」維克特也咯咯發笑。「這就是為什麼妳與眾不同。妳的新學校沒有誰像妳一樣被如此建造,唯有妳。」   「你是說學校還有其他人?」法蘭琪環視這間時尚室,自己唯一熟悉的房間。   維克特和薇薇嘉點頭,額頭因內疚與不安而皺起。   法蘭琪凝視爸媽濕潤的雙眼,不知道這是否確實即將發生。他們真的要拋下她? 把她丟在一個滿是鬈髮嫩民的學校,期望她照顧自己?他們居然丟下陪她在家自學的工作,寧可跑去課堂教一堆陌生人?   雖然他們嘴角顫抖、面色蒼白,但確實如此打算。突然間,一種只能由芮氏地震儀測量的感覺在法蘭琪體內呼嘯而過。那股力量爬上胸口、穿過咽喉,從口中爆發:   「電爆了!」 註1 比佛利山莊的郵遞區號。 註2 原文Carmen Electra為美國知名性感模特兒、演員與歌手。作者因Electra與Electricity相似而採用這個名字,中譯則取歌手性感形象譯為「放電女王」。 註3 《花邊教主》,原名為Gossip Girl。

作者資料

莉希‧哈里遜(Lisi Harrison)

基本資料

作者:莉希‧哈里遜(Lisi Harrison)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3-01-10 ISBN:9789571048048 城邦書號:SPP250362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