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我和神仙有個約會4:來自天上的祕密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我和神仙有個約會4:來自天上的祕密

  • 作者:柳暗花溟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2-10-31
  • 定價:240元

內容簡介

★宅腐系搞笑天后張廉重量級推薦 ★《馭夫36計》《二手閨女》作者柳暗花溟又一人氣力作,起點女頻點擊破180萬的玄幻愛情小說 ★[特殊設計]-「六六為愛變身米老鼠?」限量版感溫油墨封面 ★[隨書附贈]- 緋羽空空精心繪製「忘川與六六的冥界婚禮」海報 ★[壓軸放送]- 柳暗花溟獨家加寫「雙」番外「後現代的混亂生活」+「紅燒美人魚」,別處絕對看不到! 色誘最強修仙伴侶、收用無敵四大神器 前半生還是隻不如意的小狐妖,後半生準備風雲啦! 功力不到家的九尾狐狸、失去零星記憶的叛逃神仙,狐狸精與神仙的修仙童話是否能迎向幸福結局? 童話中王子吻醒睡美人,六六則意圖挑逗忘川,「色」醒昏迷的第六天尊。忘川終於找回靈識,眾人團聚,但酷刑的刺激讓忘川失去零星記憶,他忘了自己為何反叛天庭,天庭又為何非要除掉他不可?為了對抗天庭,忘川已蒐集到四樣神器中的三樣,卻苦無使用法門,六六意外發現自己能將鎮魔笛吹響,更在突破房中術第八層後,找到驅動聚妖幡的辦法,掌握聚妖幡的六六一統整個妖族,並與人界、魔界結盟,六六漸漸挖掘出遭忘川遺忘的重大陰謀,這個陰謀竟然包含著忘川不敢愛六六的理由…… 天庭陰謀被揭,世界末日啟動,眾人與天庭的大戰揭開序幕,天庭大軍的領頭者,竟是──孫悟空!忘川、悟空兩大最強戰神的對決,眾人的命運又將被帶到何處……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s://blog.yam.com/inread 【國、高中女生試讀後一致好評】 ◎「剛開始看的前二分鐘,感覺就是『咦,好像就是普通的言情小說』,從第三分鐘開始,遇到妖怪、哪吒與孫悟空、長出九條尾巴、踏入洪荒界…這些事件是一連串的發生,劇情之緊湊根本讓人無法移開目光,只能緊個著劇情發展一頁頁的翻下去。《我和神仙有個約會》此書絕對與眾不同,它不沉重,但也不是小白式的歡樂;它是修仙,卻又跳脫修仙的架構。它巧妙結合古代與現代、奇幻與現實,劇情中更是埋下諸多伏筆與懸疑,絕對能夠挑起每個讀者的好奇心瘋狂追文到最後,非常值得一看。」 ──讀者 Sunny ◎「胡六六的膽小善良、活潑可愛;忘川的冷酷傲慢、癡情帥氣;孫悟空的正義不羈卻羞澀可愛……這些鮮明的角色都讓人非常喜愛!故事的設定很有趣,不會讓人有越看越沉悶的感覺,劇情鋪陳也有新意,看到後面會有『哦,原來是這樣啊!』的驚喜,這就是作者厲害的地方。還有一點讓我喜歡故事的原因是──敘述到母親的偉大,每每看到胡六六母親一點一滴的替女兒鋪好未來的路,那種感動真的讓人無法言喻」──讀者 元气 ◎「直到現在,每每閉上眼睛,害羞的孫悟空、圓滾滾的哪咤、冷漠淡然的忘川、倔強火爆的霍炎、溫和友善的平馬流、妖媚的胡三三跟天然呆的胡九九,以及咱們的女主角——六六,依然清晰浮現在我面前。」──讀者 墨燐 ◎「這本書非常非常非常之好看,讓我廢寢忘食,而且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跟身邊的好友們分享!故事完完全全在第一秒就吸引我,讓我彷彿脫離了現實的壓力,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融合了許多神話故事中出現的人物,雖然不見得保留所有神話人物的特性,卻用另一種角度詮釋他們,讓故事界於虛實之間。」──讀者 禾夏 ◎「先是妖精,後是孫悟空和增肥版的哪吒,不得不說,66的想像力,真的是讓人咋舌。尤其是小孫同學啊,大愛啊大愛,捂臉ING!」──網友 阿朵

目錄

◎卷七 來自天上的祕密
◎第一章 升級版童話
◎第二章 失去的記憶
◎第三章 讓我們雙修吧
◎第四章 神器有緣人
◎第五章 承諾
◎第六章 新妖祖的誕生
◎第七章 神兵天將
◎第八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
◎第九章 終於成了黑社會
◎第十章 戰神之戰

◎卷八 將我心,換你心
◎第一章 失心人
◎第二章 往事如風
◎第三章 是死是活
◎第四章 美色,就是用來犧牲的
◎第五章 戰地「亂愛」情
◎第六章 初戰
◎第七章 隱形帥哥豋場
◎第八章 世上最好吃的菜
◎第九章 我恨你
◎第十章 美味「寶石」心

◎尾聲 妖精客棧
◎番外一 後現代的混亂生活
◎番外二 紅燒美人魚

序跋

【作者序】因禍得福


  近些日子心情不是很好,因為我弟弟生病了,而且是很嚴重的急症──腦栓塞。

  俗稱中風。

  他還很年輕,平時身體也非常健康,他工作的公司每年體檢時只有少數人的身體完全沒有病況,他就是其中之一。

  病勢來得突然,家裡人誰也沒有想到。到醫院檢查後得知,他的情況還算輕微,但梗塞的位置不太好。

  我一直很納悶,在我的印象中,腦栓塞和心肌梗塞這是老年人才會有的病,而且大部分病患血脂、血糖會比較高,日常生活也不正常,比如喜歡抽煙、喝酒什麼的。但我弟弟血液的各項指數都很正常,也沒有抽煙、喝酒的習慣。

  發病前,他只是因為一些瑣事而失眠,然後晚上睡覺頭部著了涼。

  最後發現:低血糖才是他生病的原因。我這才知道,高血糖雖然危害大,但長期低血糖也是不行的。

  第一次感覺到,人的身體其實真的很脆弱,平衡才是完美。

  第一次感覺到,生命是如此無常。

  幸好,我弟弟年輕力壯,恢復得很快,腦栓塞的致死率也遠遠比不上腦出血。他第一天進加護病房,第二天就轉進普通病房,第三天就可以自己上廁所了,第四天拉著我的手時,還捏疼了我,因為男生力氣大嘛。第五天時,他的手指已經可以像彈鋼琴那樣跳動自如。剛才還打電話對我說:「姐,把手提電腦拿給我,我在醫院真的很無聊欸。」

  醫生說他恢復得很快,以後多注意血糖就沒有問題了。

  他能順利的康復,以後再也不會復發,是我最大的心願。阿彌陀佛,佛祖保佑。不過我還是打算拿著他的腦波圖去找別家醫院有名的腦科醫生再看看,杜絕一切不安定因素。

  說實話,他突然生病真的嚇死我了。他說頭疼準備去醫院時,我嚇得手都哆嗦了,打電話給我表弟時一直哭,生怕我弟弟出什麼問題。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過程,可到自己要面臨的時候,總覺得難以接受。所以我想大家要愛護自己身邊的人,因為生為親人、朋友、情人,是多麼大的緣分啊!也許哪天一回頭,全都不見了。

  呵呵,說得有些傷感,因為我實在被嚇得不輕。好在現在我弟弟的情況正在好轉,我特意去求了一支籤。籤文上說:汝下身心不用忙,必定不招災與禍。解曰:此乃守舊安然之象,凡事待時則吉也。

  我想這意思是叫我督促我弟弟慢慢休養,過了這陣子就會大吉大利了。呼!還好、還好。我求籤時手腳都是冰涼的。因為我一直很相信命運。

  我有一個朋友叫蝴蝶,我有時候也叫她為貓,她是靈氣很足的人,她說這一次我和我弟弟會因禍得福。

  我覺得她說得對,我弟弟仗著身體好,平時一點也不注重健康,比如說貪圖涼快,現在是北方的深秋了,他居然還要開窗睡。這次的生病是給他的教訓,讓他以後不要再揮霍健康。

  我呢?這起突然的事件令我深深覺得我必須學會自立了。

  雖然我父母去世的很早,但我一直備受家人關愛,從小習慣依賴我奶奶。她老人家什麼事都幫我做,她去世時,我感覺就像大鳥收回了翅膀,把我這隻小鳥暴露在寒風中,非常驚惶。

  而我弟弟這一病,我突然發現我在奶奶去世後又變得過度依賴我弟弟。他不在家,我不會用網路銀行,不會交水、電、煤氣費和電話費。最過分的是,我居然連銀行提款卡密碼都不知道。更別提家裡周圍的菜市場哪裡賣菜、哪裡賣肉、哪裡賣米了。

  雖然姑姑跑過來照顧我,但我深刻體會到自己是個嬌氣包,獨立生活能力相當差。因禍得福對於我而言,就是儘快獨立起來,不要總是要別人照顧我。

  大家都一樣,要堅強自主哦!(握拳)

  讓我們,一起加油吧。

內文試閱

  房中不知日月。

  我不眠不休,守著三位睡美男,並不時呼喚著其中的一個。然而,他走到太過黑暗的地方,始終聽不到我、感覺不到我,也不回應我。

  看著他有如冰雕般完美的面龐和身體,我的心由最初的充滿希望,到最後漸漸變得絕望,那種來自心底最深處的恐懼無邊無際地蔓延,讓我看不到前方,也回不到過去,每一次呼吸都有如凌遲,那痛,讓人恨不得也跟他一起沉入到虛無之中。

  不知道有多少天了,但一定已過了很久,我嘗試用各種方式喚醒他:深情的、或者憤怒的叫他的名字,不停的說起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提起十四山眾人被迫逃離、我執行天庭委派任務時的驚險、代天者的死、他最在意的四大神器……

  然後,不斷地吻他冰冷柔軟、卻沒有任何氣息的脣。

  可是……沒有用!完全沒有用!

  十天之期就快要到了,不僅霍炎和平馬流沒有回來,就連忘川的生命也似乎正陰沉無聲息的消散中。眼看著黑暗就要帶他離去,我急得喪失了理智。甚至,可以說變得瘋狂。

  睡美人,是被王子吻醒的。我一隻半妖沒有王子的氣場,而忘川又中了太惡毒的魔法,所以童話不適合我。那麼,就讓我們來講講升級版的童話吧。

  我把哪吒叫來幫我護法,強迫自己睡了一覺,雖然不怎麼安穩,但至少能讓我看起來不要比鬼還難看。然後,我很認真地化了妝,遮掩憔悴的模樣和嘴上的瘡泡,最後穿上維多利亞的祕密,外面只罩一件寬袍,反正也是要脫掉的。

  沒錯,童話中王子吻醒了公主,唯美浪漫。而升級版的童話中,一隻半妖,有著以色事人傳統的狐狸精,只能用中式的、成人的、非主流的方法來「色」醒第六天尊殿下。其實男主角不是好色的人,所以我不知道這樣有沒有用,可這是我最後能想出的刺激方法了。

  但我希望色情能戰勝純情,邪惡的狐妖這一次能夠成功。

  哪吒見了我的樣子嚇了一跳,「妳要以身獻祭來救醒我二哥麼?」

  他不明白我要做什麼,以為我是要犧牲自己,不過……就讓他這樣以為吧。因為如果有需要犧牲,我也會義不容辭。

  「是我們狐族的祕法。」我走近,想起我們在一起的那幾天時光,心頭忽然火熱起來。

  我們曾經彼此緊緊擁抱;曾經交頸纏綿;曾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一切難道也是虛無的麼?不,那是天地大道,人世最真的至理!

  趕走哪吒後,我忽然有一點為難,因為忘川、霍炎與平馬流並排躺在陣法中心,彼此只隔了一公尺多的距離,而我又不能把忘川搬離這個能令他找回自我的陣法。如果我要進行有色刺激大法,那個……不僅動作受限,心理也有障礙,就好像情人間嘿咻,身邊卻有人觀看,雖然那兩位也同樣不省人事。

  猶豫良久,我還是咬牙決定豁出去。我先布置了一個小結界,好歹起個遮擋作用,我哆嗦著,輕輕跨坐在那沉眠男人的身上,褪去外袍,慢慢俯下身去。

  「第六天尊殿下,非常對不起,要在你失去意識、不能自保,並且還沒同意的情況下對你做出這種事。」我的脣從他的額頭開始,沿著耳側的髮際,一路輕輕擦蹭,同時在他耳邊呢喃細語。

  「可是我太想你了,就算你罵我淫蕩、不知羞恥,我也顧不得這麼多。」說到這兒,我停了一下,鄙視自己調情語言的匱乏和蒼白。

  其實,我不是很會服侍男人,人生中僅有的那幾天熱烈糾纏,除了剛開始的笨拙進攻,一直是某男在主導,他帶給我無盡的快樂和歡愉。

  而且,此時面對著生死未知的他,我哪有半點情緒,完全是裝出來的熱辣多情,心裡卻悲傷得難以自抑,還要想著平常所看過的有色書籍、情色電影,過濾著無數橋段,挑選要把哪一種用在懷中人的身上。

  我把他的衣服全部脫掉,露出他勻稱健美的裸體來。他的力量和熱情,曾讓我深深領會天地陰陽,男女就該如此,可此時他卻毫無生命感,等待我來喚醒。

  我的雙手、雙腿用力支撐著自己,免得壓壞他,還要保持若有似無的距離,在他身上輕輕擦觸,既想讓他有感覺,又要讓他抓不住,總之是試圖觸動他所有的感覺和神經。與此同時,我的脣舌和牙齒賣力的在他身上舔吻咬齧,十指忙碌,努力挑逗著他每一個敏感點。

  之後我發現我對他的瞭解實在太少了,我並不十分清楚他最有反應的部位在哪裡。假如他能夠回來,我發誓以後一定會努力發掘。所以上天啊,求您給我這個機會。

  然而,不管我多努力,他還是沒有半點反應。我挑逗了他的全身上下好幾遍,可他還是不肯醒來。難道,他的黑暗與虛無強大到把一切湮滅,令他連我們的親密也遺忘了麼?

  我累得全身像要虛脫了,更難過的卻是我的心。當一個人把所有的愛情奉獻出來,當一個人把所有的羞怯全部拋棄,只為能再見一面,而對方卻根本無感,那種悲傷與落寞又如何能形容得出來。

  「人家說結髮夫妻,是不是要把頭髮繫在一起?」我忍耐了很久,終於哭了出來,「我們不是夫妻,甚至我都不知道你愛不愛我。可是我要跟你結髮,再也不解開,一直到你回來。」

  我撈起他一縷白金色長髮,繫在我短髮的髮梢上。我很用力,不顧我的頭皮已經被拉得發疼。可是頭髮是有韌性的,無法繫成死結,一放手就慢慢地鬆開。只繫幾根的話,又很快被拉斷。不管我多麼努力,也不能成功。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回來?你快回來幫我繫,我自己沒辦法。結不上!結不上!」我泣不成聲,眼淚大顆、大顆的落在他的鼻梁、他的嘴脣、他的眼瞼上,「你回來,幫我結髮!」

  我再也控制不住,伏在他胸口哀哀哭泣,也不知過了多久,似乎眼淚都要流乾了,我感覺我的身下動了動。但幅度太微弱了,我一時以為是自己控制不住的哆嗦。

  然後,我的腰被一條手臂攬住,一個虛弱又清晰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響起,「真是個笨蛋哪,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成,我來幫妳吧。」

  我抬起身子,努力睜大淚眼,目不轉睛地望著他,生怕是我看錯了。

  但他的臉色卻陰沉了下來,似乎在生氣,「穿成這樣,被別的男人看到怎麼辦?」他動了下胳膊,把我丟在一旁的寬大外袍罩在我身上,也遮蓋住他自己。

  這只是個超級簡單的動作,可他卻做得氣喘吁吁,顯然多日沒有動用肉身,他的體力已經虛弱到抬一根指頭都費力的地步。

  我發呆。大驚、大喜、大悲。我就這麼抱著他的脖子,放聲痛哭。

  多久了啊?我終於找到他了,我說不出話,只是大哭不止,好像要讓身體裡所有不安的水分全流出來。

  他呢喃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溫柔的語調奇異地安撫了我連日來的驚恐和焦慮,似乎所有的等待和尋找都在這一刻得到了回報。

  「你去了哪裡?」

  「我這不是回來了麼?」

  是啊,他回來了。可是我快要累死了,如果我早知道單方面的挑逗需要這麼多體力,我平常就會多鍛練。

  「我說……他的靈識才歸位,這樣……恐怕不是很適當。」第三個聲音插進來,是平馬流。

  我大驚失色,連眼淚都被嚇了回去,我這才記起房間內不止我和忘川兩個人。不過我才剛要抬起身子,忘川就把我按在他的胸口上,怕我春光外洩。其實我有穿衣服的,雖然比沒穿還要誘惑。

  「不愧是狐狸精,居然想出這種辦法!」霍炎怒氣勃發,「妳簡直不知所謂,當著相公的面和相公的兄弟勾搭成姦。快起來!自己這樣還不夠,還把他也脫光了,噁心死了!」

  我把臉埋在忘川的頸窩裡,身子弓得像煮熟的蝦仁,大概顏色也很像。

  他們看錯了!他們看錯了!我自我催眠。

  平馬流哈哈一笑,「我們飄浮在虛無界尋找忘川的神念與元神,好不容易感覺到他,卻捕捉不了。正急得不行,他卻突然急速離去,火燒屁股似的,我們都追不上。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原來這麼香豔啊。倒害得我也想迷失一回,讓哪個美女也能這樣對我哪。果然是英雄難過美人關,男人終究是男人,有美女攔著,不管到哪兒也會火速跑回來!」

  「早知如此,我們何必冒這趟兇險!」霍炎低咒了一句,「直接把他脫光了,扔到狐狸精的窩裡不就得了。」

  假如我不當鴕鳥,也許我會看到此時霍炎受傷和失落的神色。我從沒想過他可能對我動了真情,就算當初他曾為我冒險上天庭,我也只認為他是性情中人,從沒有多想。

  我從來都不是萬人迷,這些出色男子憑什麼全都愛上我?太自戀了!但若他是真心的,我也只能選擇辜負他了,儘管我內心有些不忍,但我只有一顆心,千年前就許給了別人,給不了他了。

  「說夠了沒有,說完快滾。」忘川涼涼地道。

  霍炎跳起來,右手指向我,過了老半天才痛下決心,又或者像硬生生扯斷什麼似的說:「今天我承認自己又輸給忘川這傢伙,反正我從來沒贏過他。所以,從今爾後,妳不再是我名義上的老婆了,我同意妳休掉我。」

  以前霍炎說我是他老婆云云,我從沒當真過,只當是個玩笑,畢竟那場搶親他是為了賭氣。可現在他突然這麼說,我真的感覺有點對不起他,好像我真的背夫偷人、拋夫……那個棄義,是應該被世人唾罵的狐狸精。

  「對不起。」我情不自禁地道歉。

  霍炎沒說話,就這樣瞪著我,眼眸中的深紅色灼得我的心痛了起來。之後他猝然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平馬流嘆了一口氣,緊隨霍炎離開,房間內只剩下我和忘川,瀰漫著曖昧溫柔的氣氛。

  我們沉默著,直到空氣似乎都凝固了,我才努力爬起來,我想他也算大病初癒,這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終究不好。   我順手裹緊了那件外袍,免得我只穿著誘惑型內衣站在他面前。不過衣服披在我身上,換他全身暴露了,我眼睛一瞄,紅了臉。

  「現在怕羞了麼?剛才妳都對我做了什麼?」他勉強起身,看著自己胸口的小小牙印。

  「我是為了救你。」我的聲音細如蚊蚋,並上前扶他起來,坐到床邊,用被子包裹。

  「我倒忘記了,妳是我的藥,一天三次,一次三到四粒。」他以嚴肅的口吻說出這種調笑的話來,效果很奇異,令我羞澀扭捏,卻又特別甜蜜。

  他回來了,一切就變得正常起來,所有的事都像沒有發生過,不過是場噩夢罷了。

  他拉我躺在他身邊,扯掉那件礙事的外袍。被子下,肌膚貼著肌膚,卻沒有半點色情或者情色的感覺,唯有彼此的溫暖、彼此的存在、彼此的擁有,還有害怕再失去彼此。

  「那天在妳家……」好半天,他開口。

  我立即打斷他,害怕那痛不欲生的場面再度在腦海中清晰起來,「我知道,不是你。請你原諒我當時竟然懷疑你,以後再也不會了。」

  「妳怎麼知道的?」他問,絲毫不怨怪我的誤會。

  我把我媽留下攝影機的事原原本本告訴了他。

  他嘆息,「妳母親是個奇女子,所以才能生出妳這樣特別的女兒。」

  「這是稱讚我麼?」

  「是稱讚。因為……我從來不碰普通的東西。」

  「你把我當東西啊?」我大發嬌嗔,身子亂扭。

  「妳是我的藥麼。」他按住我,忽然俯下頭來,驀然接近的氣息令我的心臟狂跳。

  許久不曾親近,當我們再度重逢,我的感覺就像第一次般,羞澀又緊張,恐懼又期待。我哆嗦著,連呼吸也不順暢了。可他只是輕輕吻著我脣角邊的瘡泡,然後凝視著我,連目光也很輕淺,像怕弄疼我似的。

  天哪,他那是愛憐橫溢的神情麼?可能因為他平常很傲慢,所以這溫柔顯得格外動人,足以讓我徹底融化。

  「妳需要好好休息。」他輕聲道:「我需要運息修復我的靈台竅穴。」

  「我幫你。」

  「不,這些日子妳受苦了。等我恢復,我絕不會讓妳獨自面對天庭的凌壓。現在聽話,好好養身子,不然……這藥吃起來也不美味。」他前面說得正經,後半句突然調戲起我,修長的手指劃過被子下我的身體。

  我腦子一糊塗,衝口而出,「良藥苦口。」

  他眉頭微顫,似笑非笑地望著我,「妳這是求歡麼?」

  我該羞愧的,若以我烏龜的性子來說,這時候應該立即縮回殼裡。可是,彷彿已經一生沒有見到他淡色脣邊的微嘲笑容了,一時間,我看得癡了。

  他低頭吻我的眼睛,不得已,我只好閉上,感覺他的嘴脣輕輕擦過,心裡癢癢的。

  「快走吧,來日方長。」他咬了我的鎖骨一下。

  我立即感到全身酥麻,慌得跳下床。因為身上真的只剩下「寸縷」,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徹底流連一番。

  原來我的敏感點在這裡。哼,不怕,等我過幾天好好探索他的身體,一樣可以找出他的弱點來!

  我幾乎是逃走的,然後是昏天黑地的睡。因為知道他就在隔壁,我的心踏踏實實地放在胸腔裡,一個月來第一次睡得這麼好,三天後才醒,脣上的瘡泡和雙目的紅腫症狀全部消失。

  「他怎麼樣了?」我問親自幫我送飯的魔童。

  他的小胖手猛一拍桌子,「別總想著姦夫,也該問問為夫的在外面探聽消息辛不辛苦!」

  我暗笑。

  與面對霍炎不同,魔童對我的執念就真的只是個小朋友的玩笑,倒像是我一直哄著他玩。

  「好吧,魔主大人,您辛苦了。」我逗他開心。

  他哼了一聲,「妳知道我為妳做了什麼就好,我的真心不能被埋沒!爭奪妳的事,我覺得就是看誰能堅持下去,現在那壞脾氣的霍老頭兒撐不住了,後面就是我和忘川的比拚。告訴妳,我非常有耐心。哼!」

  「那有耐性的魔主大人,現在外面有什麼風聲麼?」我問。

  「就是一切正常所以才奇怪哩。」魔童皺緊小眉頭,抱著胖胖的雙臂,在飯桌前走來走去,「代天者舉喪完畢,天庭恢復日常運作,到處都沒有特殊情況。可是忘川被妳找回來了,天庭為什麼不追?難道所有的事都是代天者搞出來的,他這一死,萬事皆休?」

  我沒說話,覺得這種情況透著說不清楚的詭異,也很明白這些事不可能全部都輕鬆帶過,因為不合情理。現在也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你好好保護族人吧。」我摸摸魔童的頭,「小心點總是沒錯的。」

  「妳呢?」他歪過頭問。

  「我當然也會保護好我的族人。」我很堅定。

  我不能只顧自己,每天守在忘川的身邊,在天下真正太平之前,我這個狐族長老必須負起責任。假如我像普通狐妖一樣自私自利,忘川也不會接受我。

  「妳是指狐族還是妖族?」魔童一本正經,看起來有點人小鬼大的感覺,「現在全洪荒界都知道了前妖祖的事,天庭還沒指派繼任者呢,因為聚妖幡沒有下落,誰也不能服眾。目前妖族群龍無首、亂成一團……那寶貝是在忘川的手裡,對吧?妳會要回來麼?如果他執意不給,妳是不是要跟他決裂?」

  這是個問題。不過……

  「我們不會決裂的。」我彈了一下魔童的腦門,「別每天想些沒用的事,不如多修煉,倘若有什麼大難,要保住你的族人才是啊。」

  「妳說得對。」魔童沒有憤怒的跟我抗辯,而是嚴肅的接過話題,「洪荒界再過不久後一定會有大狀況的,因為最近出了不少狀況,有的地方山塌,有的地方地陷,雖然還沒有鬧到人心惶惶的地步,也有不少人以為是正常天災,但這並不是吉兆。」

  「他們怎麼說?」我放下筷子,吃不下去了。

  當然,我已經吃了很多。只是我餓得太久,總覺得肚子是個無底洞,多少食物也填不滿。

  「他們正在說。」魔童不服氣地道:「還不讓我聽,以為我稀罕?正好給我機會來泡妳。」

  我明白了,以後不能再帶他到人界,小孩子接受和模仿的能力太強。

  「那忘川的身體……」

  「他沒問題啦。」一聽我提到這個名字,魔童氣嘟嘟地別過小腦袋,「我聽阿流哥哥說,他的靈竅毀壞嚴重,現在還不能動用法力,不過論起肉身,他比妳恢復得快多了,差不多第二天就能吃能喝、能跑能跳。還在我們魔居地轉了一圈,害得我族中的年輕女魔頭有一半為他著迷,忘記他曾經對魔族做過的那些過份事了。哼,女人最沒有氣節了!」

  「不許你發表這種輕視女性的言論,你們男人還不是見色忘義?」我頂了一句,心頭卻有些酸酸的。唉,我忽略了忘川的外貌實在太引人注意。

  不過他的法力沒有恢復,是不是需要吃「藥」,或者雙修?正好我的修行也需要突破。我想著,也別過了頭,怕讓魔童看到我無緣無故的臉紅。

  現在,我想不承認我是有狐狸精血統的半妖都不成了,所謂飽暖思淫慾,又所謂窮心未盡、色心又起。我才睡好吃飽就想起這些東西,實在是很丟人哪。

  「我去看看。」最後我做了決定。

  魔童沒攔著我,親自送我過去忘川等人的房間,儘管他們就在隔壁。

  「他們是怕我藉機索回鎮魔笛才不許我列席。」魔童狡猾地眨眨眼,「切,太小看我了。十四山欠我魔族的人情,我才不會這麼輕易就讓他們還,早晚想一個大招。」

  「你不在意鎮魔笛?」我好奇起來。

  「在意的不得了。」他說得理所當然,「不過,鎮魔笛需要鎮魔曲才能吹響,吹響才能有用處,那曲子連我也不知道,他們就更不知情了!所以我魔族的至寶不如就放在他們手裡,免得覬覦的人來騷擾我。等我長大了、變強了,再取回來也不遲。不然我之前頭可斷、血可流,甚至志都可奪,但鎮魔笛卻是不可能輕易獻出的,哪怕以我全族的人命做要脅。」

  看他的神情,我忍俊不住,「原來十四山的人全是大傻瓜,以為得了寶物,其實不過是暫時幫你保管,做了白工,卻還在那兒洋洋得意。」

  「聰明哪,女人!」魔童讚了我一句,搖著頭嘖嘖出聲,背著小手走開了,像個小老頭兒似的,說話也不怕被屋裡的人聽到,擺明是故意的。

  這小東西實在可愛,就連那狡猾也是可愛的。

作者資料

柳暗花溟

暱稱66,女的,生於北地天津,是喜歡美食和舒適,但行事並不穩重的非典型金牛座。性格像火山,噴發過就沒事了。平時馬馬虎虎,得過且過,基本純真無害。行文活潑風趣,想像力超級豐富,擅長在惡搞中尋找浪漫,在浪漫中發現惡搞,最怕孤芳自賞、冷豔高貴,總之不太正經。 不愛寫悲劇,信奉人生苦短,何不開懷的真理。喜歡小動物,有一隻混種的博美叫肉包,常常不知道是人哄狗、還是狗哄人。另,本人相信愛情。

基本資料

作者:柳暗花溟 繪者:緋羽空空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2-10-31 ISBN:9789862297759 城邦書號:A20004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0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