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倒錯的死角:201號房的女人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偷看的男人和被偷看的女人,欲望加上妄想,將所有人都拖進了一場永遠無法醒來的惡夢…… 「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結局」──敘述性詭計天王折原一「作家倒錯三部曲」第二作。 【精采內容】 單身來到東京的OL真弓總覺得有股惱人的視線在窺探自己。那並非她的錯覺,住在隔壁,有酗酒問題的翻譯家大澤芳男的確鎮日從自家的屋頂偷看她。當大澤看到真弓白皙的雙腿大開,躺在床上時,他內心的某種怪異欲望開始蠢動了。 此時,兩人的住家一帶開始發生了女性失蹤事件,以此為契機,大澤的黑色欲望和他秘密妄想逐漸升級,將他和真弓捲入了可怕的慘劇…… 在這場醒不過來的惡夢盡頭,等待著他們的會是什麼驚人的真相? 【好評推薦】 「讀第二次更能感受到劇情的精采之處,折原作品的精髓盡在此作。」 ──AMAZON.JP讀者四顆星推薦

內文試閱

序章 完稿前


1

  他覺得好像聽到了慘叫聲。他閉著上眼睛,豎張開耳朵細聽專心聽著,耳畔傳來聽到了陣陣鳥囀鳴。但除此之外,什麼也沒聽見。
是夢嗎?他緩緩睜眼。

  他似乎不知不覺間趴在桌上睡著了。冷空氣從敞開的窗戶悄悄潛進屋內,包覆他全身,令他直打哆嗦。很難想像前不久還因為夏天的酷熱直喊吃不消呢。時序已邁入中秋。他望向手錶時鐘,已是經稍微過了清晨五點半,正是東方邊的天空正漸漸亮了起來發白之時。

  他微微打了個寒顫,將罩在短袖POLO衫外的毛巾被拉向胸前。他工作室的桌上,雜亂地堆滿了稿紙,他側臉貼著睡在最上面的一張稿紙睡,口水乾了之後,整張紙變得皺成一團。他暗罵嘖了一聲,將它揉成一團紙球,拋向擺在房內間角落的藤製垃圾桶。一時沒丟準,擊中外邊緣,落在垃圾桶外。

  「可惡!」

  為了消除睡意,他伸手揉著眼睛。身體靠向椅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腦袋這才清醒不少。他拿起咖啡壺,朝杯裡倒咖啡,喝了啜飲一口。喝起來半冷不熱,味道有如泥水。

  一個禮拜後就要截稿,這兩天他一直熬夜。昨晩已進入最後階段,所以他靠黑咖啡提神工作,但最後似乎還是不敵睡魔。他熄去桌燈,將窗戶完全打開後,剛好看到對面公寓的房間迎面映入眼中。

  他微感覺得怪怪的詫異。因為在拂曉日出前的微光中下,前方二樓的那房間窗戶完全開放著開著沒關。。

  二○一號房——。在整這個市街城市仍還在沉睡未醒的此刻時段裡,窗戶完全自顧自的敞開實在古怪不可思議。那名女子應該還要兩個小時後才會出門上班才對。

  房內燈火明亮,但不見人影。這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拉向窗戶兩邊的窗簾,微微隨風擺盪。

  他非常在意。一種類似強迫症的偷窺欲望,不斷從體內深處湧浮出,令他很好想看看那個往房間裡面的樣子內一窺究竟。那是一種無法控制的欲望。工作時一直極力強迫自己壓抑的欲望,此刻全部一口氣爆噴發了。他從此時所在的二樓工作室,沿著相當陡傾斜的樓梯登爬上樓上的房間。

  閣樓比二樓更冷。寒氣從木板地頭地板順著腳掌往上竄。他拿起隨手擺在窗邊的八倍率雙筒望遠鏡,抵舉到向面前眼前。

  在他對好焦的瞬間,由於太過吃驚,望遠鏡重重撞向眼睛。但他非但沒感到疼痛,甚至還就此緊盯著對面公寓的房間內。床上有一雙光裸著的白皙修長的女人的腿白皙修長的玉腿。好美的女人的腿。

  他順著那雙腿往上看,發現女子身穿衣服躺著。一身家居服直接躺在床上。短裙上捲至大腿附近。襯衫下擺微微上翻,露出肚臍。

  如果是平時,這是相當誘人充滿情慾感的畫面,但他之所以不會無法感到興奮,是因為女子全身蒼白,感覺不出半點生氣。一看就知道她已經死了喪命。他害怕不敢將望遠鏡頭移向女子的臉,但雙手不聽使喚違背他的意願,自己動了起來。

  女子的脖子上纏著一條肉色的絲襪。女子嘴巴微張,露出粉紅色的舌頭掉了出來。透過望遠鏡,可以看見一對翻白的眼珠正注視回看著他。

  他不由自主地取下望遠鏡拿了下來。

  不知不覺地在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從他的喉嚨深處中,發出不像慘叫,反倒有點像野獸般的嚎叫聲……。

2

  媽,妳過得好嗎?前些日子匆匆忙忙,未能和您沒辦法兩個人好好聊聊,覺得很可惜遺憾。我沒想到會有那麼多朋友來送我。原本我有自信絕不會哭,但淚水還是不爭氣地流下。

  不過,當大家的臉從車窗外消失,再也看不見鄉間鄉下的山巒時,我便「覺得今後得好好在東京生活,一切只能靠自己了」的,這種念頭變得愈來愈強烈。今後我會好好非常努力,媽,也請媽媽妳不必替我擔心安心吧。

  那,就步入正題吧。

  我已經找好住處,所以特地寫信通知您。地點位在北區東十條条。從京濱東北線的東十条條站走十分鐘左右就可到達,位於寧靜的住宅街中。

  公寓名稱為「Maison Sunrise」。名字聽起來不錯,不過,實際上是一棟很普通的公寓。一廳一房一廚,附衛浴,房租六萬日圓。如何,很便宜吧?房仲也說,現在找不到這麼便宜的公寓了。那個房間之前因為一些因素,有半年的時間都沒人租。不得已,才會調降房租。我問他是什麼事,但他始終含糊其詞,看來一定有什麼玄機。

  不過,請您不必擔心。這房間子很乾淨,而且榻榻米也換新過,就算之前有人上吊自殺,也和我沒關係。反正又沒鬼,而且為這種小事斤斤計較,根本沒辦法在東京生活,不是嗎?我的房間是二樓的二○一號房。

  我從四月一日開始上班。前兩週預定是參加研習。等一切安頓好了,再請媽到這裡坐坐。您平時一心只記掛工作認真,也別忘了要放鬆一下哦。

  三月二十八日  真弓

  致清水美佐子

*

  清水美佐子迫不及待地打開女兒真弓寄來的信。郵戳上顯示的地點是東京的王子。女兒從當地的大學畢業後,便決定到一家大旅行公司上班,而前一陣子接獲東京總公司的通知,將她分發到神保町分店,真弓就此前往東京。

  當地也有分店,身為母親的美佐子,很期望女兒能分發到這裡那裡班,但女兒似乎瞞著母親,提出希望分發到東京的要求。雖然心裡有點沮喪,但既然是女兒的意思,她也只好看開了。

  自從真弓五歲那年,丈夫因車禍亡故後,美佐子便獨立將女兒養大,所以此時要分隔兩地,自是萬般不捨別離格外令人痛苦。原本她想一開始先和真弓一起去上東京,親自幫她挑公寓,但美佐子自己也工作忙碌,抽不開身。她美佐子在長岡車站附近的一家小型百貨公司上班,現在是女裝樓層的主任,深獲分店長的信任。最近正值春季折價特賣期,身為主任負責人,絕不能請假。

  所以她看了真弓的來信後,鬆了口氣。女兒那滿懷希望,散發耀眼光輝的笑臉,宛如從信中浮現一般。真弓今年二十二歲,。正值青春年華,。她一定能在東京過得很好。

  美佐子心想,等工作告一段落,再請假上東京吧。

  她開始著手寫信勉勵女兒。

作者資料

折原一(Orihara Ichi)

折原一(Orihara Ichi,1951—) 琦玉縣人,畢業於早稻田第一文學部,從事編輯工作數年,1988年以《五具棺木》展開作家生涯,同年以《倒錯的輪舞曲》入圍江戶川亂步獎,1995年以長篇《沉默的教室》奪下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為日本推理文壇最具代表性的「敘述性詭計」新本格師匠。 其作品幽默巧妙,如迷宮般工緻;字裡行間彷彿與讀者鬥智,卻令人甘願落入其文字陷阱中,人稱「折原魔力」。折原一對於「敘述性詭計」寫作手法的執著、大膽與革新,由其超過二十部的此類作品可見一斑,包括《倒錯的死角—201號室之女—》、《倒錯的歸結》、《異人們的館》、《漂流者》、《冤罪者》等,另有傳統解謎推理黑星警部系列《鬼面村殺人事件》等,著作等身。現為日本推理作家協會一員。

基本資料

作者:折原一(Orihara Ichi)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 出版日期:2012-10-31 ISBN:9789866043321 城邦書號:1UC03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