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搶先場
目前位置: > > >
春秋大夢(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春秋大夢(下)

  • 作者:夢三生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2-10-09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狐仙記》、《大俠,別怕》作者夢三生古代巨作 ◆《樂園的寶藏》人氣漫畫家林亭葳繪製動人封面 ◆夢三生嘔心瀝血重寫舊作《美人劫》,百萬讀者笑中帶淚揪心推薦 ◆晉江文學城總點擊數:238萬次,書評:7000篇,佳評如潮! 如果,西施是個天然呆少女,歷史會如何改寫? 越國名將范蠡和吳王夫差,她該選擇哪一邊? 【內容簡介】 掙脫不開命運的香寶,背負著西施的名字前往吳國, 等待她的是一場詭譎的陰謀。 捲入其中的人接連死去,香寶卻一直平安無事。 因為她是最後的王牌,還是有人一直保護著她? 囂張跋扈的夫差,不知為何獨獨對她寵愛有加, 而她不該發現夫差隱藏在冷血面具後的溫柔。 禍水如她,卻守著真愛;霸主如他,卻甘心放手。 當傲慢的吳王為她放下殺人之劍時,她已情願隨他遠走天涯…… 春秋亂世,一代美人,一曲絕戀。 中了「美人計」的到底是夫差,還是香寶自己?

內文試閱

第一回 三千寵愛


一、遺忘前塵

  兩天了,香寶一直高燒不退。

  送走了第七個醫師,衛琴陰沉著臉回到船上,在香寶身邊坐下。他抬袖輕輕拭去她額前密佈的汗珠,又用手指沾了溫水抹在她乾燥脫皮的唇上。

  剛剛那個醫師說,如果明天熱度還退不下去,香寶可能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衛琴握緊拳頭,狠狠一拳砸在船板上,船身略略搖晃了一下。不甘心,明明只差一點,他就可以帶著她遠走高飛的。半晌,他站起身,看向對面河岸上的白衣男子,他一動不動在那裡坐了兩天,仿佛已經化成了石像一般。

  「香寶,你不是恨他嗎?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你有沒有覺得舒服一點?」看著那個白色的身影,衛琴輕輕開口。

  榻上的女子沒有動。

  衛琴咬唇。

  「范大夫,君上已經催過好幾回了,讓你隨他一同入宮見吳王。」史連走到岸邊,冷聲道。

  範蠡還是沒有動,只是靜靜地看著河面,仿佛那裡藏著他魂牽夢縈的女子。原來失去心愛的人,是這麼痛。那麼當初,他從戰場失憶回來,香寶她……又該有多痛?

  衛琴一直冷眼看著那個白衣男子,看著他靜靜坐在岸邊,他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香寶就在他對岸的船上。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天漸漸黑了,衛琴開始坐立不安,醫師的話一直在耳邊迴響,如果明天……如果明天熱度還是無法退下來,那麼她……

  天快亮的時候,衛琴終於沖出船艙,去找越女。如果是越女的話……一定可以救她吧。雖然很想將香寶藏在身邊一輩子,不讓任何人知道,不讓任何人看見,可是……他無法眼睜睜看著她就這樣死去。

  吳宮內,夫差正坐在亭中,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拿著書簡,閉著眼睛假寐。一道黑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身側。

  「大王,越女出府了。」來人稟道。

  聞言,夫差緩緩睜開狹長的眼睛,唇邊勾起一抹笑:「跟著。」

  「是。」

  那道黑影剛剛悄失,便有宮人匆匆走進亭中。

  「大王,勾踐等人已在殿中等候多時了。」

  「唔,讓他繼續候著吧。」夫差放下手中的書簡,站起身來,「寡人另有要事。」

  「是。」

  於是,在勾踐他們在宮中枯等的時候,這位「另有要事」的大王已經出現在蘇州河畔了。

  剛跳下馬車,便有人迎了上來。

  「在哪兒?」夫差四下看了看,道。

  「就在前面一艘船上。」那人弓著腰領路。

  船艙內,越女剛剛給香寶診過脈。

  「她怎麼樣?能不能治好?」衛琴急問,面色竟然比躺在榻上的香寶還要難看幾分。

  「很險,如果再晚一點,就沒得救了。」越女看了一眼衛琴,面上帶著幾分不滿。

  衛琴自知理虧,不語。

  「那就是有得救了?」一個輕飄飄的聲音憑空響起。

  越女和衛琴都是一怔,忙雙雙轉身下跪,口稱「大王」。

  「越女。」夫差走進船艙,安安穩穩地找了個位置坐下,全當自己家了。

  「在。」

  「她什麼時候能醒?」

  「好好調理的話,快則三五日,慢則……」

  「嗯?」

  「三五年。」

  夫差略一皺眉:「既然如此,就接回宮中好好調理吧。」

  衛琴聞言,幾乎就要起身反對,卻被越女拉住。夫差全當沒看到,招呼招呼就把美人帶進宮了。   香寶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她夢見自己一直在蘇州河裡飄著,蘇州河的水很涼,凍得她直哆嗦。

  有一雙溫暖的手在她的臉上游走,癢癢的。香寶皺了皺眉,有些困難地睜開眼睛,太過明亮的光線讓她一下子無法適應。

  「啊呀,我的美人終於醒了!」一個歡天喜地的聲音響起,然後香寶感覺自己被緊緊抱住。

  抱得……很緊,她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

  「放……」香寶困難地張口,聲音暗啞。

  「你會講話了?」夫差鬆開她,很驚訝地盯著她瞧。

  好不容易被鬆開,香寶咳了一下,雙手抵住他的胸膛,狠狠喘了兩口氣,才抬起頭來瞪他。隨即她微微愣了一下,眼前的男子,一身張揚的明黃色長袍,黑色的長髮隨意散在肩上,還有那張臉……

  他分明是……

  「美人,看什麼呢?」夫差揚了揚眉,好心情地道。

  「你……」她呆了呆,才繼續道,「很漂亮。」

  夫差聞言,怔了一怔,隨即大笑:「謝美人誇獎。」

  「這是哪兒?」左右看看,她疑惑地問道。

  「你的寢宮。」夫差笑眯眯地道。

  「寢宮?」香寶姑娘一臉茫然。

  「嗯。」

  「那……你是誰?」

  夫差聞言,頓了頓,眯起眼睛湊近她:「你不記得寡人是誰了?」

  「我……」她忽然抬手抱住腦袋,一臉痛苦狀,「我是誰……」

  「嗯?」夫差一臉懷疑地盯著她瞅了半晌。

  香寶縮成一團,拼命發抖。

  「來人!傳越女。」夫差皺眉大喊。

  越女的診斷結果是:香寶外傷已愈,身子已無大礙,至於聲音為什麼會突然恢復,又為什麼會失憶……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失憶?」左手食指輕輕敲擊著桌沿,夫差挑眉,聲音微揚。

  「是。」越女低頭道,「雖然不知是什麼原因導致的,但從表面來看,的確是失憶了。」

  「從……表面看?」夫差側頭,狐疑地看向坐在榻上一臉茫然的女子,漆黑的雙瞳,蒼白的面頰,仿佛玉石雕成,卻無一絲生氣。

  感覺到夫差的目光,香寶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

  「唔,寡人明白了,你且退下吧。」揚了揚袖子,夫差淡淡地道。

  越女低頭退下,走出門去。

  「你們,也都下去吧。」揮袖趕走隨行的侍女,夫差側頭看向那個縮在榻上的傢伙。

  沒錯,是縮在榻上。剛剛還端坐著的香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整個人都縮到榻上,雙手抱膝,蜷成一團,看起來可憐極了。眼見著夫差站起身走向她,香寶嚇得驚喘一聲,手腳並用,以極快的速度爬到最裡邊。

  「過來。」夫差站定,招了招手。

  漆黑的雙瞳裡滿滿都是恐懼,香寶瑟瑟發抖,仿佛受了驚的兔子。

  「乖,過來。」調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夫差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和藹可親一點。

  香寶姑娘一臉戒備地瞪著他,不動。

  「不過來嗎?」

  香寶遲疑了一下,搖頭。

  「真的?」

  香寶咬唇。

  咕嚕……咕嚕嚕……

  蒼白的臉迅速浮上一抹嫣紅,香寶忙捂住肚子。

  狹長的雙眸染了一絲笑意,夫差優雅地整了整衣冠,好整以暇地坐回原位,一手端起桌上的糕點,晃了晃:「想吃嗎?」

  香寶漆黑的雙瞳緊緊盯著那糕點,滿滿的都是渴望。糕點晃到左邊,她的眼珠子就轉到左邊,糕點晃到右邊,她的眼珠子就轉到右邊。   晃了半天,見她不上鉤,夫差逕自拿了一塊丟進嘴巴裡。

  「唔,真好吃呀。」

  香寶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可還是沒動。

  夫差也不急,只是不緊不慢地吃著糕點,偶爾就一口茶水,實在愜意極了,全然不顧榻上的美人早已餓得兩眼冒綠光,前胸貼後背。最後一塊糕點,夫差還沒送入口中,便感覺自己的袖子被扯住了,側頭一看,可不就是香寶姑娘麼。

  「我餓……」眨巴著眼睛,香寶可憐兮兮地哼哼。

  「真的?」夫差彎唇。

  「嗯嗯!」眼睛死死盯著他手裡的糕點,香寶點頭,垂涎三尺。

  夫差笑了起來,順手將最後一塊糕點也丟進嘴巴裡。香寶瞪著他,都快哭了。

  「大王。」門外,有人輕喚。

  「進來吧。」

  門開了,一個侍女低頭走了進來,手中捧著熱騰騰的湯。

  揮手遣退了那侍女,夫差低頭舀了一勺熱湯,放在唇邊吹了吹,側頭一看,忍不住笑了起來。剛剛還對他避之唯恐不及的香寶姑娘此時正乖乖地偎在他身旁,眼巴巴地望著熱氣騰騰的湯,仿佛怕他一人獨吞似的。

  將湯勺送到她唇邊,她忙張口,卻不防被燙了一下,又縮了縮。

  「慢點。」

  香寶點點頭,一口湯下肚,舔舔唇,繼續眼巴巴地望著他。

  「記不記得我是誰?」舀一勺湯吹涼,夫差笑問。

  「王。」香寶想了想,輕聲道。

  一個字,由她念起來,溫溫軟軟,說不出的好聽。

  「你記得?」

  「剛剛,她端湯來的人也這麼叫的。」香寶目不轉睛地看著那湯勺,極乖巧地回答。

  「這樣啊。」又一勺湯送入她口中,夫差循循善誘,「你誰都可以不記得,怎麼能不記得我呢?」

  「為什麼?」香寶喝了湯,乖乖點頭,溫馴無比。

  「因為……」抬手輕撫她的唇,夫差微笑,「你是我的夫人呀。」

  「夫人?」香寶牌小白兔眨巴著眼睛,重複道。

  「嗯,我的夫人。」將她面頰上的一縷髮絲撥到耳後,夫差牌大灰狼笑眯眯地應道。

  於是,我們的香寶姑娘十分沒骨氣地被一碗湯給收買了,真是掉價啊。

  三月的吳宮,草長鶯飛,春風拂面。香寶坐在園子裡,單手托腮,發著呆。

  「夫人,該喝藥了。」有宮人在耳邊催促。

  「唔,放著吧。」無力地擺了擺手,香寶哼哼。

  「大王吩咐了,要看著夫人把藥喝了。」

  遠遠地,忽然傳來一陣嬉笑聲,香寶側目一看,五六名衣著華麗的女子正往園子這邊走。香寶忙怯怯地收回視線,正襟危坐,做目不斜視乖寶寶狀,唯恐惹事上身。

  「這是何人?」冷不丁有一美人指著香寶,笑問。

  「聽說是從越國送來的俘虜呢……」

  「嗯,是為討大王喜歡吧。」

  說著,幾個美人竊竊地笑,笑得香寶心裡直發毛。

  「早聽說這次進獻的女子中藏著一個絕色佳人,如今一見,果然不假。」當中一個女子淡淡開口。

  單論容貌,她並不出眾,卻有一種別樣的氣質,讓她有別於身旁的庸脂俗粉,她正是伍子胥的侄女雲姬。香寶忍不住瞥了她一眼,然後只聽得啪的一聲,香寶還未回過神來,臉上已經印上了無個紅紅的指印。

  「你這低賤的俘虜,竟敢直視雲姐姐!」是一個蠻橫嬌縱的聲音。

  香寶被打得後退一步,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

  「算了,梓若,何苦為難她。」雲姬緩緩開口。

  她這一聲勸來得可真是及時,人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她才來勸。香寶坐在地上,含著兩泡眼淚,可憐巴巴。

  「呀,這是怎麼了?」一個閑閑的聲音響起。

作者資料

夢三生

小生江蘇通州人氏,本名張鳳,頗有中國風的名字……小生不才,混得江蘇大學畢業,2005年底以「夢三生」之名開始文字工作者生涯。不喜歡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無奈,寧可夢裡迷醉三生,喜歡聆聽鍵盤上那帶著節奏的音符。江湖之中,血雨腥風,幾多殘酷,幾多無奈?鍵盤中流淌的故事,你是否能為之感動?

基本資料

作者:夢三生 繪者:林亭葳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2-10-09 ISBN:9789571050126 城邦書號:SPP4502325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