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春秋大夢(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春秋大夢(上)

  • 作者:夢三生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2-10-09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狐仙記》、《大俠,別怕》作者夢三生古代巨作 ◆《樂園的寶藏》人氣漫畫家林亭葳繪製動人封面 ◆夢三生嘔心瀝血重寫舊作《美人劫》,百萬讀者笑中帶淚揪心推薦 ◆晉江文學城總點擊數:238萬次,書評:7000篇,佳評如潮! 如果,西施是個天然呆少女,歷史會如何改寫? 越國名將范蠡和吳王夫差,她該選擇哪一邊? 【內容簡介】 吃喝玩樂和賺大錢是香寶的人生目標, 命運卻開她一個玩笑。 范蠡說:「今生倘若捨棄香寶,必定孑然一生、孤獨終老。」 但這個原本深愛她的男人, 竟然在墜谷後失憶,將她徹底遺忘, 還帶著別人回來,說那是他心愛的女人。 不僅如此,香寶不得不背負西施的名字, 承受不屬於自己的榮耀與責任, 前往敵國,準備上演一場美人計…… 吳越爭霸,一場陰謀,一場血腥。 香寶在這些糾葛之中得到什麼,又失去什麼?

內文試閱

引子


  殘陽如血。

  「娘!娘!……」

  蕭瑟的庭院中,一個滿身血跡的小男孩跪倒在一位婦人身旁,哭喊著。

  那婦人蜷著身子,懷中緊緊護著什麼,她的左肩一片殷紅,喉中發出「咕嚕嚕」的聲音,似是要交代什麼,卻是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要離叛國,爾等族人代為受死吧!」院子裡整整齊齊站著許多兵,為首的一名落腮鬍子揮了揮手中染血的大刀,大聲道。

  爹爹叛國?小男孩瞪大眼睛,涕淚齊流:「不可能,爹爹不會叛國!爹爹不會叛國的!」他昂著頭,扯著嗓子哭喊。

  落腮鬍子又一刀揮下,那婦人抽搐了一下,咽了氣。

  「娘……」撕心裂肺的尖叫聲驀然響起,驚起庭院裡的飛鳥。

  「還不跑,想等老子砍了你不成?」那落腮鬍子瞪起銅鈴般的眼睛,斥道。

  流著淚,如驚弓之鳥一般,小男孩微微遲疑了一下,轉身拔腿便跑。

  「別追了。」落腮鬍子抬手制止追上去的人。

  「將軍,那女人的懷裡好像還抱著一個……」

  「撤!」落腮鬍子將軍橫了那開口的人一眼,那人便噤了聲,不敢再言語。

  ——要離兄,如今為你留了後,總該對得起你了。

  歎息著,他帶兵撤去。

  許久,院子裡終於安靜下來。

  角落裡,水缸的蓋子微微動了一下,掉在地上,一個青衣少女從水缸裡爬了出來。

  「娘……」她呆了半刻,哭著撲到婦人身邊。

  忽然,那婦人的手臂微微動了一下。

  淚眼模糊的少女微微怔住,她看到婦人的手臂無力地垂向另一邊,露出一雙漆黑如墨的眸子。

  已經氣息全無的婦人懷中護著的,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女孩。

  「香寶……」青衣少女流著淚從婦人懷中將那女孩抱了起來,「香寶不哭……」

第一回 陌上少年


一、香寶的夢想

  都說紅顏是禍水。

  從中國史書記載的第一個朝代夏朝說起,夏桀有了妹喜,延續近五百年的夏王朝被商湯滅了,商湯滅夏建立了商王朝;商紂王有了蘇妲己,於是商亡了,周武王姬發滅商建立了周朝;周幽王有了褒姒,便成了西周的末代君主,西周沒了,幽王之子周平王東遷,周王室成了「東周」。

  於是,春秋時代開始了。

  東遷以後,周王室衰落,齊桓公稱霸,晉文公稱霸,然後楚莊王問鼎中原,再然後是弭兵之盟……

  時間便這樣「咻」地一下過去了。

  西元前496年,越王允常去世,勾踐繼位為王。

  諸暨,越國的都城。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嘿嘿嘿……七個……嘿嘿……又多了一個啊……」

  數錢有益身心健康,是香寶最喜歡幹的事,至於打仗,只要別打到她頭上來,哪怕外面翻了天她也不管。她是小人物嘛,天下大事自然有大人物關心。

  小心翼翼地將七枚錢幣放進一個灰不溜秋的小布袋裡,貼身收好,香寶的心情立刻愉快起來,連剛剛被甘大娘指著鼻子罵的窩囊氣也消失不見了。

  心情一愉快,香寶就立刻勤勞起來,「蹭蹭蹭」跑到大門口,將門口的一塊招牌擦得一塵不染。

  那招牌上是極其招搖的三個字:留君醉!

  留君醉是諸暨城裡最紅火的歌舞坊,坊主甘大娘是個遠近聞名的厲害角色。

  其實甘大娘是香寶的偶像,香寶的人生理想就是開一家像留君醉一樣的歌舞坊,歌舞坊裡有一群千嬌百媚的姑娘,然後姑娘們都叫她……香大娘……

  哈……哈哈,光是這樣想著,香寶就已經開始流口水了,多麼美好的人生啊……

  「香寶!站在門口幹什麼?」春喜剛從集市回來,便看見香寶站在門口做白日夢。

  春喜和香寶差不多大,也是留君醉裡打雜的丫頭。

  「我在幹活呢。」香寶回過神來,甩了甩手裡的布巾,笑嘻嘻地道,「你去哪裡了?」

  「我去買衣裳啊,甘大娘說明天開始讓我跟著紫菲姐姐學跳舞。」春喜笑著道。

  「啊?甘大娘讓你學跳舞了?!」香寶瞪大眼睛,一臉羡慕狀。

  「嗯。」春喜看了香寶一眼,視線落在她左邊臉頰的紅色胎記上,微微皺眉,「你這個樣子站在門口嚇到客人怎麼辦?被甘大娘看到又要數落你了。」

  香寶摸摸臉,縮了縮脖子,忙回屋了。昨天甘大娘讓她去給姑娘們買一些零用的東西,結果她把錢給弄丟了,已經被罰一天不准吃飯,可不能再惹到甘大娘了。

  可是還沒到吃飯的時候,香寶的肚子便已經開始「咕嚕嚕」地叫喚起來。

  一天不准吃飯啊!多麼殘酷的刑罰……

  連阿旺都有飯吃,她卻沒有!香寶一臉怨恨地瞪向阿旺。阿旺屁股對著她,正趴在門邊搖著斷了一截的小尾巴,兀自吃得歡快。

  小尾巴?沒錯,是尾巴,因為阿旺是一條狗。

  阿旺是甘大娘養的一隻小土狗,土黃色的,真的很土!可是它有飯吃……

  香寶吞了吞口水,慢慢蹭到阿旺旁邊蹲下,眼巴巴地看著它。

  阿旺警戒地扭過狗頭看她一眼,忙低頭狂吃,怕她來搶。

  香寶不屑地「嗤」了一聲,她才沒有墮落到跟阿旺搶食吃的地步呢,昂著腦袋站起身,她的情緒又低落了起來,正準備把錢袋掏出來再數一遍解解饑的時候,一塊還冒著熱氣的蒸餅忽然遞到了她的面前。

  蒸餅?

  是蒸餅!

  香寶雙眼放光,忙張嘴「吭哧」就是一口,這一口下去,香寶感動得簡直要掉眼淚了,有什麼事能比在餓得兩眼發綠的時候吃一口蒸餅更幸福呢!

  「阿福哥,謝謝……」香寶小小的腮幫子吃得一鼓一鼓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條縫,一邊吃,一邊還不忘道謝。

  阿福是留君醉裡唯一一個男孩,比香寶大一歲,剛滿十六,據說是甘大娘的遠房親戚,因為家裡太窮,才來這裡做幫工。雖說是親戚,但其實他在留君醉裡的地位還不如阿旺,畢竟阿旺什麼都不用幹就可以每天吃剩飯,而阿福呢,每天累得像條狗,吃得卻不如一條狗。

  想到這兒,香寶狠狠瞪了阿旺一眼。

  「汪汪……」阿旺叫喚了起來,眼珠子盯著香寶手裡的蒸餅,賊亮賊亮的,還討好地搖著那斷了一截的小尾巴。

  香寶做了個鬼臉,將整塊蒸餅塞進了嘴巴裡。

  阿旺見求食無望,立刻蔫了,有氣無力地嗚咽了一聲,趴回原地。

  「咕嚕……」

  誰的肚子在叫?她明明不餓了啊?香寶眨了眨眼睛,看向阿福。

  一手捂著肚子,阿福紅了臉,他有些尷尬地傻笑了一下:「沒事,別理我。」

  怔怔地看著阿福,半塊蒸餅哽在嗓子裡上不去下不來,香寶顫抖著伸出手……

  「我真的沒事,你吃啊。」見她這樣,阿福有些慌了,轉身便跑了出去。   「阿……阿……阿福……」香寶顫抖地伸手,看著阿福的背影,「水……水……」

  她噎著了。

  誰來救救她……

  「香寶,怎麼了?」春喜正好跑了進來,見香寶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嚇了一跳。

  天籟啊天籟……

  「水……水……」香寶指著喉嚨,臉已經憋得通紅了。

  春喜忙倒了水來,一杯子水灌下去,香寶終於舒坦了。

  她的美好人生還沒有開始,怎麼能死在一塊蒸餅手裡啊。

  「莫離小姐找你呢,你在這裡幹什麼?」見她緩過氣來,春喜道。

  「哦哦,這就去!」香寶忙屁顛屁顛地跑了。

  「噔噔噔」走過雕花木廊,後面是一處很清靜的小院,剛進院門,便聞到一陣芬芳。

  滿院春色,百花爭豔。

  可是花再美,也美不過花間的那一個人,她一襲白裙,顧盼之間盡是風情,美得似不食人間煙火。

  「餓了吧,我留了飯菜。」美人兒轉過身道。

  回眸一笑,滿院春色皆遜色。

  「有肉沒?」香寶笑嘻嘻地湊上前撒嬌。

  一句「有肉沒」立刻將絕美的畫面破壞殆盡,不食人間煙火的美人兒也被拉下了凡塵。

  「有。」美人兒笑道。

  「你真好,姐姐……」香寶拉著美人兒的袖管蹭了蹭。

  沒錯,這位不食人間煙火的美人兒便是香寶的親生姐姐,莫離。

  莫離是留君醉的頭牌姑娘,是甘大娘的愛將,愛到甘大娘可以忍受莫離帶一個小拖油瓶一起進留君醉。

  當然,香寶就是那個小拖油瓶。

  聽到有肉吃,香寶立刻以箭一般的速度沖進了房間,果然,桌上留著菜,還有肉!

  太幸福了。

  人生真美好啊……

  大快朵頤之後,捂著吃撐的肚子,香寶晃悠悠地走出了小院。

  「香寶,你找我?」阿福抹了抹頭上的汗,笑著走了過來。

  早春的天氣甚至還帶了一些寒意的,看他滿頭大汗的模樣,八成是甘大娘又讓他一個人去做兩個人的活兒。

  「嗯,喏,給你的。」香寶將剛剛良心發現留下的糕點遞給他。

  阿福憨憨地笑著,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還真是有些餓了,可是你不吃嗎?」

  「莫離給的,我吃過了。」

  阿福顯然是真的餓了,便也不再推辭,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香寶坐在高高的臺階上,笑嘻嘻地看著阿福吃。

  陽光在她白皙瑩潤的臉上鍍了一層柔和的光,連左邊臉頰上的那一塊豔紅的胎記也像是敷在臉上的胭脂一般,阿福怔怔地看著,忘了吃糕點。

  香寶白了他一眼:「看什麼?」

  「你真好看。」阿福摸了摸後腦勺,憨憨地笑。

  好看?說她嗎?香寶嘿嘿地笑,臉蛋紅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雖然神經粗了點,她到底還是女孩子。

  因為她臉上那一大塊胎記的緣故,說她長得好看的,除了阿福和姐姐,還真沒有第三個。

  「香寶,香寶!」遠遠地,一個丫頭跑了過來。

  「幹什麼?」

  「甘大娘讓你去市集買些姑娘們零用的東西回來。」她拿了七個錢幣遞給香寶,「甘大娘說,這一回再把錢弄丟了就不止餓你肚子那麼簡單了。」

  香寶一臉凝重地點頭,將錢幣收好,跳下了臺階。

  餓肚子已經很不簡單了,她膽兒小,可禁不起再折騰。

  小心翼翼地捂著七個要命的錢幣,香寶緊張兮兮地上了街。

  要小心,要小心,要小心……香寶口中念念有辭,左顧右盼,如臨大敵,只盼著快點買了東西回去。

作者資料

夢三生

小生江蘇通州人氏,本名張鳳,頗有中國風的名字……小生不才,混得江蘇大學畢業,2005年底以「夢三生」之名開始文字工作者生涯。不喜歡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無奈,寧可夢裡迷醉三生,喜歡聆聽鍵盤上那帶著節奏的音符。江湖之中,血雨腥風,幾多殘酷,幾多無奈?鍵盤中流淌的故事,你是否能為之感動?

基本資料

作者:夢三生 繪者:林亭葳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2-10-09 ISBN:9789571050119 城邦書號:SPP450232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