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愛情搞的鬼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鬼月最爆笑的「戀愛」小說! ◆「喜歡《暮光之城》的話,一定會喜歡這本!」──《灰影地帶》暢銷作家露塔‧蘇佩提斯 ◆《柯克斯書評》、《出版人週刊》、《書單雜誌》等數十篇書評同聲推薦! 【故事簡介】 誰規定死了就得和心愛的人分開? 這一切會發生,都是愛情搞的鬼! 潔娜相信,她和麥克會永遠、永遠在一起,沒有任何事情能破壞他們的感情。他們會一起高中畢業、念大學、當演員,並且成為炙手可熱的明星夫妻! 但是潔娜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死了,而且還得去「死亡學校」上課。她的同學都保持著死前最後一秒的模樣,各種怪人──喔不,是怪「鬼」──都有,像是臉只剩一半的男生、頭上插著大飛鏢的女生……即使如此,還是有個男生馬爾斯「帥」得讓她差點變心。不過潔娜的心已經被麥克塞滿,沒有空間再放另一個男生了。 潔娜實在太愛麥克,不能一秒鐘沒有他。於是她決定,無論會犯多少條「死亡校規」,就算必須親手殺死麥克,她都要把他帶來「死亡學校」和自己作伴! 【各界推薦】 ◎「這個故事和平常看到的人鬼戀,可是大大不同。它是藍迪‧羅素的青少年小說初試啼聲之作,講述一段青少年荒誕不經的愛情故事。本書就像是丹尼爾‧沃特斯的僵屍戀,遇上了羅密歐與茱麗葉唯美的愛情。作者以譏諷的筆調,再加上雙關語的運用營造出幽默風趣感。但女主角潔娜(和讀者)卻是透過配角的經歷,才能在悲劇中看見笑點,碧緹絲就是其中一例──她邀請心儀的男同學參加教會的野餐,兩人後來溜到樹林中親親我我,結果一枝突如其來的飛鏢就射中了她的頭。『鬼』計多端的一本書。」──《柯克斯書評》星級推薦 ◎「儘管作者的這本青少年小說初試啼聲之作充滿了美國南方的黑色哥德式幽默,但他相當嚴肅地處理了潔娜的困境,以及馬爾斯和她對這些困境的應對。潔娜希望愛情能夠長長久久,這相當不切實際,而她的行為也的確過分,但馬爾斯從未譏笑她。對羅素而言,笑點絕不在於譏諷或是保持著距離的反諷,反倒是站在善良角色的立場,為他們著想。」──《出版人週刊》 ◎「《愛情搞的鬼》太精彩了!藍迪‧羅素寫出一個前所未有的人鬼戀,並佐以黑色幽默的元素,完成一本出類拔萃的小說。如果你喜歡《暮光之城》,你就會愛上《愛情搞的鬼》!潔娜和馬爾斯為愛德華和貝拉提供了完美的模範。此外,配角的遭遇個個都如此戲劇化,每個都值得再寫成一本小說。(我想要一個碧緹絲娃娃!)我知道我說太多了,但我真的很愛這本小說!」──《灰影地帶》暢銷作家露塔‧蘇佩提斯 ◎「《愛情搞的鬼》所描述的詭異世界相當完整且成熟,令人著迷。潔娜的死亡之謎,提供了懸疑緊張的氣氛。對於冰冷枯槁的死亡面貌所做的詳盡描述,使得這本初試啼聲之作特色十足,充滿個性。」──《美國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 ◎「這是個有點黑暗、關於死亡的故事,書裡卻充滿著古靈精怪的人物。」──《書單雜誌》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潔娜簡直坐立難安。

  今天是她新生報到的第一天,而校車上的人全都不太正常。她用雙手撫摸臉龐,以確定她不是在做夢。嘴巴裡又都是草莓的味道,可是她不記得吃過早餐。

  她移動雙手,手指卻是冰涼的。

  「不是臉,是妳的後腦杓。」坐在她旁邊的女孩說。

  「我的後腦杓怎麼了?」

  「妳後面的頭髮一團亂。妳是不是摔下來,撞到頭?」

  「應該是吧。」潔娜回答。她想起來了。

  「我是雅兒瓦‧達維斯。」女孩壓低嗓子粗聲說。

  「潔娜‧韋伯斯特。」

  韋伯斯特-海恩斯,潔娜想補充說明,但沒有這麼做。再過不久,新學校的人都會知道潔娜不是單身。

  「噢,我知道妳是誰。我們住同一間寢室。我是來幫助妳適應新學校的。」

  潔娜聽不出雅兒瓦是否故意想表現得熱絡。她像電影裡中彈的壞人那般壓著嗓子,低聲說話。

  「圖書館裡有本學校手冊。但如果妳有問題,也可以直接問我。」雅兒瓦說。

  潔娜轉頭看著車窗外。街上的房子往後滑行而去,彷彿移動的是它們而不是校車。這不是她之前看過的街道。

  「麥克呢?」潔娜問。這是最重要的問題。

  「哪一個麥克?」

  「我的男朋友。麥克‧海恩斯。我們總是形影不離。」

  在以前的學校裡,他們是眾所周知的情侶。沒有他,潔娜就會覺得自己沒穿衣服。有他在,她才是心滿意足的潔娜,才是自信且才華洋溢的潔娜。沒有他,她會心神不寧。

  「我想他在妳以前的學校裡。妳想家嗎?大家剛開始都會想家。」

  潔娜現在很確定,雅兒瓦的喉嚨裡卡著東西。沒有人可以故意那樣說話。潔娜好想用力拍打雅兒瓦的背部,讓她的聲音恢復正常。

  「他不會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我們到停車場的時候,一定會看到他在那裡等我。」

  「我們學校是封閉式校園,謝絕參觀。」雅兒瓦說。

  潔娜轉身往校車的後擋風玻璃望出去。麥克可能會開車跟在後面。他不能沒有潔娜。

  坐在後排的學生,都瞪著潔娜。他們每一個人都不太對勁,就連橫躺在後座上的帥哥,也有些古怪。他對著潔娜微微一笑。

  他有雙美麗的藍色眼眸,濃密且完美的黑色彎眉,潔娜一看就知道他是哪種人。每間學校都有這號人物。他們行為粗魯,滿嘴髒話。麥克只要一揮手,就能趕走他們。潔娜也行。

  她舉起左手手背對著校車後排的那個男孩,那隻手上有麥克送她的高年級白金戒指。潔娜故意對著自己搧風。

  校車後座上的男孩點點頭並露齒微笑,然後對潔娜比中指。一位伸腿橫跨走道的高個子,放聲大笑。

  潔娜轉身回去。

  「不要看他們。那些坐在後座的是『放牛生』。他們很危險,會讓妳吃不完兜著走,他們就只會欺負弱小。」

  潔娜的新室友,好像一隻努力想說話的青蛙。

  「我如果用盡全力勒住妳的脖子,能讓妳不要那樣說話嗎?」潔娜問。

  雅兒瓦咯咯地笑。她的笑聲,就像汽車尖銳的剎車聲。

  潔娜尋找著手機,並注意到衣服的異樣。她穿著和雅兒瓦一樣的深綠色格子摺裙、立領女用襯衫、及膝長襪和黑色帆船鞋。這不是她的衣服,她從來就沒有這些衣服。

  衣服上也沒有她的氣味。它們沒有柔軟精的味道,沒有她的香水味(那是麥克送她的情人節禮物)。潔娜皺著鼻子,新衣服只有象牙牌洗衣皂的味道。她整個人聞起來也是。

  她往前移動,尋找著口袋。厚棉裙的兩側各有一個口袋,但兩個都是空的。她彎身檢查襪子的頂端。

  「妳在找煙嗎?」雅兒瓦問。   潔娜搖頭說:「手機。我要打電話給麥克。」他會到她指定的地點,和她會合。無論那是什麼地方。如果需要,他甚至會翹課。

  「不行。手機在這裡沒用的。校車上、校園裡、宿舍內,都不行。」雅兒瓦說。

  「噢,真的?不可能吧。」

  她襯衫的左上方有個口袋,但那也是空的。

  「百分之百是真的。如果妳帶著手機來到這裡,那它會在宿舍妳的舊衣服裡,但手機在這裡沒有用處。沒有訊號。」

  「我的手提包?」潔娜驚覺到轉到新學校讓她失去許多東西,其中最大的損失就是麥克。「我的課本呢?筆電呢?」

  「學校不准我們帶手提包,或其他袋子。妳到教室的時候,就會看到課本和筆記本已經在妳的座位上了。妳用完後把它們留在原位,放學後,它們會自動出現在寢室。這是他們的工作之一。至於電腦,宿舍寢室裡有一臺,但妳不會喜歡的。」

  潔娜不在乎她是否喜歡那臺電腦,只要能收發電子郵件就可以拯救她了。她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

  「我們幾點可以回家?」潔娜想到另一件事。

  雅兒瓦再次大笑(至少潔娜認為那兩聲粗啞的吱吱聲,是笑聲。)

  「這當然是所寄宿學校。妳可以離校參加喪禮和課外教學這類活動。」雅兒瓦說。

  潔娜又轉頭看著窗外。

  一切都沒有道理,真的。沒有人會在學期中,突然轉學。尤其是三年級的她正在和一位四年級生交往。潔娜抬手碰觸腦後的頭髮,那裡感覺起來一團亂。她的梳子在不知去向的手提包裡。

  「快到了。我們會一起去年級教室,但妳如果有問題,應該現在就問他們。我在教室說話,他們就會知道是我。」

  潔娜好奇地看著前排一位女孩。大家都穿著制服,只有她一身白得發亮的長袍。看樣子,應該是緞料做的。

  「知道了。」潔娜說。「那個白衣女孩。跟我說說她的故事。她是某個教派之類的信徒?」

  「噓。」雅兒瓦豎指抵在嘴脣上並說:「不要亂開玩笑。」

  「我才不是開玩笑。她的臉那麼蒼白,除了嘴脣和眼睛,她就跟長袍一樣白。」潔娜說。

  「我知道,我們似乎看穿了她們的肌膚。她是童貞生。她們的肌膚透明,輕盈雅緻。」

  「她為什麼穿長袍?她是合唱團之類的嗎?」

  「差不多。童貞生的主要工作就是唱歌,除此之外,他們在學校沒別的事做了。他們不和我們一起上課,也不能和我們交談。他們根本就是純潔無邪的天使。」

  「要如何才能加入他們呢?」潔娜問。她不介意一年半載的沒上課。

  「妳想做童貞生?」雅兒瓦露齒一笑。「妳好好想想,妳是否符合資格。」

  「嗯,該死,我是處女!」

  雅兒瓦慢條斯理地搖搖頭,並直視著潔娜說:「撫摸也算。」

  潔娜無法置信地看著她剛認識的同學。不公平。沒有做愛過,就是沒有啊。潔娜和麥克沒做過那檔子事。他們說好了不做。他們會做的,但截至目前為止還沒做。潔娜也幾乎算是處女了。幾乎。

  「還有別的問題嗎?」雅兒瓦問。

  潔娜搖搖頭。

  「妳想知道他的名字,對吧?」

  「誰的名字?」

  「後排的那個男孩。他真的很帥。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我會一直偷看他。但千萬別讓他發現妳在看他,他的笑容會把妳襯衫上的扣子都融化掉。」

  「不想,我才不在乎他叫什麼名字呢。」潔娜說。

  她只需要知道他那個人粗魯無禮,就夠了。

  「馬爾斯。我們小時候吃的那個糖果牌子。他全身上下,只有這個名字是好的。潔娜,那些男孩都是毒藥。十足的毒藥。」

  潔娜側轉過去。這輛校車上,前排坐著一位無邪的天使,而後排則是十足的毒藥。   她目不轉睛地看著雅兒瓦。這位生活輔導員的脣周微微泛藍並且顫抖著,嘴角還有一片小羽毛。那看起來好像是枕頭裡的絨毛,但顏色又不對。

  雅兒瓦發現她的目光,於是抬手撥開那一小片的黑色羽毛,並且說:「偶爾會這樣。」

  潔娜摔了一跤。

  她現在才想起這件事。這也是她後腦頭髮糾結成團的原因。

  麥克跟她說納森‧米爾斯想和他們來個雙對約會,但潔娜一點都不想。納森是個混蛋,而麥克會和他成為好朋友的主要原因,是他們小時候住對面,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上國中時,還幾乎天天一起結伴走路上學。麥克和父親是後來才搬到較高級的住宅區。

  「我們常常見到他,還需要和他出去玩嗎?」她說。

  「這次比較特殊,潔娜。有個女孩很喜歡他,而他想搞定她。他覺得這次應該是真愛了,這個女孩會在家等他從部隊放假回家。」

  麥克的眼神相當自信,彷彿能將全世界都送給她,她怎能拒絕他呢?

  「他為什麼要加入海軍?他根本對船一竅不通。」潔娜說。

  「他想離開這裡,去看看世界。就跟我們一樣。」麥克說。

  「但是麥克,我們不是要坐船漂來漂去的。我們是要搬到有真正劇院的城巿。」她已經說過一百次了。

  「我們說好大學畢業後,就去好萊塢。」他提醒潔娜。他知道最省事的相處之道,就是支持潔娜的夢想。但上大學,是麥克的第一要務。

  「我們也可以去紐約。丹佐‧華盛頓就是在紐約發跡的。」潔娜說。

  韋伯斯特和海恩斯注定是大明星的命。他們去年贏得區域戲劇比賽的最佳雙人組奬。而今年,大家都預測他們將奪取國家戲劇比賽的冠軍。同時,潔娜以《荷頓奇遇記》取得獨角戲的參賽資格,麥克也以《餐後演說》入選。他們就是這麼厲害。

  「好吧。那誰跟納森約會?」她最後妥協了。

  「二年級的雪莉‧賽門。」

  潔娜呻吟一聲。

  「妳認識她?」麥克問。

  「妮可認識基嫚嗎?」潔娜說。

  「珊卓認識布拉克嗎?」麥克反問她。

  「《超異能快感》。太簡單了。」潔娜回答。這是他們專有的遊戲。這一來一往,讓她笑開了。

  「我應該說史塔克‧錢寧。」

  「你應該跟納森說最好不要。你知道納森總是讓我覺得毛毛的,而雪莉‧賽門是隻母狗。納森不可能娶雪莉‧賽門的。他不會娶城裡的任何一個女人。」

  「她只是希望有人愛她,卻不知道方法。」麥克說。

  「噢,她很清楚如何讓人愛她。學校裡,半數以上的男生都已經愛過她了。」

  雪莉又矮又圓,脖子上有一圈珍珠項鍊般的脣印。週末一過,她就會又多一圈。她爸爸是位鎖匠。每次潔娜遇到她,她都在談論如何闖空門。學校裡的男生,都吃她那套。

  雪莉常在走廊上注視著潔娜,但當潔娜回視她,雪莉總是裝出一付和潔娜是好朋友的樣子,但是實情並非如此。

  「噢,潔娜,跟他們出去又不會殺了妳。」麥克說。

  「好吧。但他們必須提早回家,我是認真的。我才不要整個晚上都跟他們開車兜風,還要看著納森喝啤酒,傻笑,然後吐得到處都是。」

  「納森跟她約好星期四出去。所以我們說定了?」

  「你欠我一個次。」潔娜說。

  「那天的行程,由妳決定。我正在想我們可以去看電影。」

  「電影是我們兩個專屬的,麥克。你忘了嗎?」潔娜思考著活動選項。「我會想到的。」

  她的確想到了。但她現在好後悔,她怎麼帶大家去那麼容易摔倒的地方。

作者資料

藍迪‧羅素(Randy Russell)

基本資料

作者:藍迪‧羅素(Randy Russell)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2-08-28 ISBN:9789571049694 城邦書號:SPP2503626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