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總還有別的辦法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總還有別的辦法

  • 作者:董速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2-06-07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他用高爾夫球桿就能打開被反鎖的門? 他為什麼要千里迢迢到貴州種樹? 他又種了什麼樹,讓盜木者不但不會濫砍伐,還會愛護它? 為了讓小孩在學校就能溯溪,他把溪水引進學校? 任何事都有解決的辦法,而且辦法不會只有一個,總還有別的辦法,只要有這個信念,你就可以克服所有難關,發掘你人生的無限可能。 作者是一位資深的工程建築師,在面對許多客戶(通稱業主,且往往多是只有個模糊概念卻是出錢及做決定的人)多年下來,他從被業主們退件、重新提案、再退件、再設計的無數次反覆過程中,訓練出「沒辦法也得有辦法」的體認,更領悟到在創意萌芽過程中,儘管會遇到無數的「山窮水盡」,但只要不放棄,最後就能「柳暗花明」。 於是作者把這個在工作中磨練出的功夫與體悟出的信念「總還有別的辦法」,應用在生活中、工作中的難題和困擾,也依著這個信念,伴著妻子一起生活、小孩一起成長、夥伴一起工作,並將這些事仔細紀錄下來,希望能提供給讀者在困難與挫折時,不要輕易的放棄的信念,作者也鼓勵讀者有些事就該義無反顧即時去做,就像他一九八八在貴州成立一家公司,唯一的目標是種樹,種一百萬棵樹,只因為他想到這些樹就會笑! 他更以自己經驗為例,鼓勵大家在在生活與工作中,凡事能多想一點、多做一點、做好一點,如此就能培養出敏銳的觀察力與注意力,更能突破舊有的思維,為自己的人生發掘無限的可能性。

目錄

◎序

◎一、總還有別的辦法
‧多做一點、多想一點、做好一點
‧大家都談投資,你卻當它是個藉口
‧在醫院蓋一棟鐵皮屋頂
‧掌握機會,迎接挑戰
‧今天講什麼故事
‧他可是用一號木桿就把鎖打開了!

◎二、我的國中生活,一位超級國中生的感言
‧玩真的
‧班級美展
‧創意綠環境
‧曲水流觴
‧藝術與人生
‧想要新網球場,先跟我學工程
‧永續校園
‧圖像與動畫
‧我是用聽的,不是用看的
‧要唸去唸你自己的
‧小學校大舞台

◎後記:這些年老天爺讓我做的有趣事

內文試閱

大家都談投資,你卻當它是個藉口


一個人如何種 一百萬棵樹?其實不難,就如由一數到一百。
由一起頭,夢想從種下第一棵樹就開始了!

有心就能改變

  1998年,一位業主王總我拜訪他的貴州老家,在凱棠鄉一處偏遠苗族村落,離貴陽市約四個鐘頭車程。鄉裡一處山上住了三個村子約1500位老老少少苗族人,三個村子各依所處的位置高低分別稱為下寨、中寨、上寨。

  他們告訴我因為過去山上樹砍得太多,以往到處都能冒出山泉的情況不再,現在得每天下山到遠地挑水回來用。

  我想到來時的小土徑旁,剛下過雨的邊積了一灘淺水;一頭牛臥在水裡,旁邊一位族人試著撥開混濁的水,將看似較清淨的水裝入手中器皿中。我納悶他在做什麼,旁人向我解說裝入器皿的水可拿回家用。

  我問是否有別的辦法,村民告知約在3.5公里外的七華里有找到一口山泉,但缺錢買水管將水引至村莊。我想到小學時,每次眷村一停水,村裡的一群老老少少就得拎著水桶到台北重慶北路發眷糧的地方取水回家的辛苦。

  往前走的路上,又遇到一位年輕婦女,扛著一捆樹木的枯細殘枝。大家熱絡的打著招呼。問答間,我弄清楚了這位婦女為了要撿柴火,得一早出門走到隔壁台江縣撿柴,並趕在天黑前馱著一捆柴回到村裡。

  「這些柴能用多久?」我問。

  「兩天!每兩天需要出遠門撿柴,否則就無柴生火了。」

  我在苗族人的山寨住了一晚,去時已天黑。他們特地找了一把手電筒替我照路,使我走在那不足一米寬的泥巴路上能看清路面,以免滑倒。

  第二天要走時,我決定捐助一些經費讓他們能買管引水,也能開一條較寬的道路進入上寨,方便村民進出及運送貨物。

  要離開時,寨中的長老們送行,並問我有何要求?

  「有!少砍些樹!」我說。

◎這個傻子玩真的

  1996年貴州大雨不斷,許多山坡地坍方造成不少傷亡。許多人捐款賑災,我也捐了一些。但既然是賑災,就表示災難已發生,傷亡等不幸已然成了事實;賑災,對受難者而言只是彌補傷痛,卻不能免除已臨身的災難。事後回想,若早幾年捐出同樣的錢種樹,現在已成鬱鬱林地。非但遇雨不易坍方,居民賴以維生的山泉、溪水也不虞匱乏,更不需賑災。所以當有人建議我到貴州投資時,我就決定「種樹去!」。

  當時,赴大陸投資流行一個觀念:必須把握「短、平、快」的原則。即,投資期要短、地區必須平坦、回收要快。所以當我提要種樹時,完全違反投資原則,連當地政府官員都認為不可思議,傻子、騙子的稱呼也都曾傳到我耳朵過。

  他們問我要什麼條件?

  「農地不要,林地不要,只要荒地!租給我,就種樹。」我的條件很簡單。

  1998年我在當地成立一家公司,唯一目標就是種樹。

  我告訴家人:「我想種一百萬棵樹,如果成功,我瞑目時會笑著。」

  雖然貴州荒地很多,第一年,他們大概仍懷疑我的動機,所以租地並不順利。直到公司雖然未租到荒地,卻已開始大量培育樹苗,才說服了他們。

  「這個傻子玩真的!」這是後來,一位當地朋友說出當時他們心中的話。

  我是建築師,工作中隨時需要紀錄過去、現在,做為未來回顧時的依據;照相,則是最方便的紀錄方式。把過去與現在的照片擺在一起對照著看,可以立刻感覺前後之間的差異,照片顯示的意義勝過任何文字說明。

  貴州種樹,我也採用了這個簡易而清晰的紀錄方式。

  1999年,當我們在貴州租到第一塊荒地時,我走訪了那片位於貴陽市附近的龍里鄉大岩村對面山丘上的未來林地,站在山頭照了一系列照片。

  我要求同仁,每年夏季都到相同的地點,依樣照相同角度的照片。

  經過五年,我將連續數年相同時期的照片稍稍剪貼後,擺在一起看,每每都有相同的感動及感想:「有心就能改變!」 大家都談投資,你卻當它是個藉口

  2001年,樹種了兩年,主要樹種是泡桐及杉木,兩種樹長得都很快。尤其泡桐樹,是我所知長得最快的一種喬木。兩年生的泡桐,有的樹高已達四米多,胸徑(與成人胸口等高處之樹幹直徑)已達十五公分。成片的泡桐林,夏季枝葉茂盛,遠距離眺望,就像望著一片茂密森林。

  我看著從貴州寄回台北的照片,每每都能沉浸在木已成林的美景中。

  但這時貴州公司的經理卻傳了另一種聲音回來:

  「有幾位領導說,樹木長成可以做些更有社會效益的事。」經理轉述。

  「種樹很環保,也頗有深遠的社會效益啊!要不,是哪種事才符合社會效益?」我問。

  「就是開間木工廠,做些伐木、製材、加工等的事,可提供地方居民較多的工作機會。」經理如是回答。

  這可是我最擔心的事,一來我已沒多餘經費,二來更沒有這方面經驗。雖然「達成領導們心中的社會效益」仍不是迫在眼前的難題,卻也不時困擾著我。

◎不砍樹的藉口

  2001年2月,「中時晚報」刊登了一則新聞,標題是:「種松露救山林,政府漠視。」新聞稿的第一段提到:「台灣的山林遭人濫墾,且種植檳榔、高山茶或高山水果,更造成嚴重的水土流失。發現台灣松露的台大森林系教授胡弘道表示,松露的經濟價值非常高,種植過程中不會破壞山林,而且是廣植松科或殼斗科樹種後的附屬產品,足以提供農民強大的經濟誘因。」

  而後面的文稿中也提到了那嚇人的價格,進口松露每公斤三、四萬元。

  我看完整篇文章,心中有了一個顛覆的想法。

  我立刻打電話給新聞中提到的胡教授,希望能約時間當面請教關於種松露的事情。

  連續三天留了三次電話錄音,胡教授均未回覆。我不死心,打了第四次電話。

  「你若現在過來,就有空。」

  第四回不止幸運,他還答應碰面。

  我放下手邊工作,立刻趕到他的研究室。

  胡教授很認真的向我解釋種松露的要點,但他強調:「在台灣低海拔地點並不適於種松露,因為太熱了。」

  「那貴州適合嗎?」我問。

  「貴州適合,但為什麼提貴州?」胡教授一臉不解的問。

  「我在那裡種了許多樹,林地還很大,應該可以再培育些松露。」我又稍微說明了我在貴州種樹的一些情況。

  「既然種了那麼多樹,為什麼要培育松露呢?」胡教授又問。

  「貴州地方人士希望公司砍樹、加工,而我不認為可行。看了新聞報導你倡導種松露的新聞,我想若我們種的樹未來每棵樹每年可產一公斤的松露,這絕對是『不可砍樹』的好藉口,以免斷了金脈。」我回答。

  胡教授被我說動了,答應幫我。

◎「黑金」與 「糞土」之間

  2002年開始,胡教授指導貴州公司的人,由培養土的殺菌工作開始,建溫室、收集宿主樹*種子、育苗、接種,以及接種後長達一年半的溫室培育及觀察,每件工作都採用最嚴格的方法。直到確定溫室中樹苗的根系已成功培育松露菌後,那棵被仔細拉拔長大的樹苗才會種到野外林地中。

  過程中,我也跟著胡教授學習。看著他照顧樹苗、觀察接種情況的用心,以及樹苗移植野外後,他定期在樹前雙膝跪地,用放大鏡觀察松露在樹根中長成情況的投入神情,絕不下於照顧小孩的態度,讓人佩服。

  我曾經問他為什麼那麼用心和投入?

  「樂趣。」胡教授說。

  市場上絕大部分的松露外表都是黑色,摸起來硬硬的,外型非但不美,稱它不雅亦不為過,我曾笑稱它像「狗屎」,因為外型是有幾分相似,在野地見到它,若不知道來歷,十人中有九人會擔心踩到它。我將與胡教授學習的過程及感想寫成一篇文章,取名「松露,知之是黑金,不知是糞土」,做為我修研究所一門課的期末報告,賺了三個學分;那時,還真的感覺到樂趣無窮。

  2007年,胡教授已經帶著大家培育松露六年了,而我發現他只幫我們。

  我問他:「胡教授,你當初為什麼會答應幫忙?」

  「當時有兩個理由。」胡教授回答。「一是想確定你這位做建築的,種的樹是否真的比我搞森林的還多!另一個原因是,你與許多人一樣想種松露,但卻有個特別的理由!」

  「那年新聞刊出後,許多人與我連絡,大家都談投資,你卻當它是個『藉口』,不砍樹的藉口。」

  2008年12月18號近中午時,貴州公司的王總來電:「好消息,找到松露了!」電話那頭是興奮的聲音。

  「在哪找到的?」我問道。

  「在林地裡,是我們自己培育的松露!」王總笑著答。

  「那真是值得慶賀!謝謝你及同仁,尤其謝謝胡教授!他居首功!」

  在中國,這是第一次人工成功培育出松露!而胡教授也是唯一,在台灣,人工培育松露成功的一位。

  當晚,我作了首打油詩:

  葉成蔭,木成林,園中松露牽犬尋;

  鳥啼亮,蟬鳴輕,霧裡桐杉伴我行。 夢想從種下第一棵樹就開始了

  「一百萬」,這個數字對所有人代表著「許多」,如果在網路上以「一百萬棵樹」搜尋,可以搜尋到十幾萬則訊息;看看那些訊息,強烈感覺到大家心裡都有著共同的夢想。

  我當初想去貴州種樹,也樂天的將「種一百萬棵樹」當目標,到今天離目標還很遠。不過種樹這種志業,與其他事業最大的不同點在於,這件事只要著手開始就成功了!期間若因任何原因減緩了進展,也無妨,也無所謂失敗;且等到任何時候又恢復種時,就又繼續享受成功。

  2007年底在一個演講的場合,有位聽眾問了一個問題:

  「一個人如何種 一百萬棵樹?」

  「其實不難。就如由一數到一百。由一起頭,種下第一棵就開始了。」我回答。

  「即便只種了一棵,讓它長成,總有一天它會有百萬棵後代。」

作者資料

董速

開業二十多年的建築師。「沒有」設計過大多數建築師所經常接觸的業務,如公寓大廈、集合住宅、辦公大樓。 但設計過大多數建築師「極少」接觸的業務,如飛機發動機試車台、迴旋加速器、放射性藥物製藥廠、散裝水泥轉運庫、垃圾焚化廠、混凝土預拌廠。 學開過飛機(介壽號),寫過、也賣過電腦程式,做過(地下)電台主持人。 他認為,人,一生中最公平的一件事-就是每一個人,都只有「一」生,不多也不少。沒有人可以有「二」生,也不可能有 0.8 生,就是一生。為了豐富人生,體驗不同的事,就是樂趣。

基本資料

作者:董速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ViewPoint 出版日期:2012-06-07 ISBN:9789862721735 城邦書號:BU3055 規格:平裝 / 部份彩色 / 20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