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梨花雪後(中)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梨花雪後(中)

  • 作者:東籬菊隱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4-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5折!售完不補,先搶先贏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129有找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五百萬點擊率,網友熱烈好評! 一個讓兩個權傾天下的皇帝念了一生都不願放手的烈性女子! 從辛情到蘇朵,從蘇朵到辛情,再從辛情到獨孤情,她的每一步都踏得戰戰兢兢,可每一個起落卻又走得步步驚心…… 最揪心催淚、最深沉決絕、最蕩氣迴腸的古代架空宮鬥傳奇! 死了之後會看到什麼?那得看你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而她,辛情,身為3C產品橫行街頭的現代都會女子,死了之後既沒看到天堂,也沒看到地獄,而是莫名其妙成為花樣男人的下堂(未來式)王妃蘇朵。不想淪為任人宰割的俎上肉,她將計就計,順勢下堂,不料卻引來南朝天子奚祈的側目,甚至許了三年之約──三年未再嫁,便入宮為妃。 辛情可不傻,好不容易脫離虎穴,當然能逃多遠是多遠。恢復了本來的身分,辛情就像飛出牢籠的小鳥,與萍水相逢的父女開起了小麵店,過起了閒來無事賞賞花、與人結結小怨、耍耍嘴皮子的舒心日子。 可上天似乎看不慣這個女人太逍遙,竟讓她用一碗麵換來了北朝皇帝拓跋元衡的覬覦,直接將她擄回宮,封至右昭儀,教她離了虎穴又入龍潭。 拓跋元衡和奚祁是同一種人,他們想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即使得不到也要毀掉。 可他們又有些不一樣。奚祁喜歡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把老鼠先放出去,然後在旁邊看著,時不時嚇唬老鼠一下,然後再看,等老鼠著急地開始反抗的時候再把老鼠吃掉。拓跋元衡很直接,抓到的老鼠就要吃掉,他比奚祁少了耐心。 「知道朕為什麼給妳改姓獨孤嗎?」拓跋元衡直視辛情的眼睛:「獨者,唯一也;孤者,帝王也。明白了嗎,獨孤情?」 辛情點點頭,微扯嘴角:「真是謝謝您的厚愛。」 「明白了最好,以後不管妳要什麼朕都會滿足妳,只有離開這一條永遠不要提起。」 拓跋元衡不相信辛情的每一句話,不相信她的每一個笑容。 這個女人對著他時永遠是極盡嫵媚的笑容,雖然美麗但卻刺眼。她是他後宮之中唯一不被馴服的貓,即使他已經有了美若天仙的左昭儀,他還是捨不得殺了宛如妖精般的她,即使將她打入冷宮,他還是捨不得放下她。 他想看,看她何時能被他馴服,看她何時能對他說一句真心話……

內文試閱

  下午拓跋元衡讓人傳旨讓她一個人去護國寺,辛情點頭,她還真是想一個人去呢。本來是換好了禮服,可是想了想,既然拓跋元衡不跟她一起去,她還大張旗鼓幹什麼,便換了輕便常服,也不施脂粉,只帶了幾名侍衛和馮保便往護國寺來了。

  因為是大年初一,護國寺對百姓開放,所以來上香參觀的人特別多,摩肩接踵。辛情到了正殿,頭一次虔誠地上了香,祈求菩薩保佑魚兒平安,祈求老爹九泉安心。

  燒完了香,忽然想起馮保說的供養菩薩之事,便往後山石窟來了。到了石窟發現來看的百姓更多,在一處看起來極新的石窟外更是圍得人山人海。

  「這是看什麼呢?」辛情問馮保,馮保忙過去也看了看,回來笑著小聲對辛情說道:「娘娘,是皇上和娘娘的供養畫像。」

  「哦,好看嗎?」辛情笑著問道。

  「是,還請娘娘移步一瞧。」

  辛情點點頭也往這石窟外來了。石窟被鐵護欄圍著,還有沙彌把守,不過因為石窟巨大,裡面還是看得清楚的。石窟穹頂和四壁都是顏色鮮豔的繪畫,她和拓跋元衡的畫像不在穹頂,而是正對著石窟洞口的一面。雖然前面是巨大的菩薩蓮花座像,不過偏一點位置還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那日畫卷上的空白如今已被亭臺樓閣山水花樹補全了,看起來和諧許多。

  以前對著拓跋元衡沒發現什麼,今日站在他們的畫像前,辛情才發現,她和拓跋元衡的表情還真有點像,都是似笑非笑的樣子,看起來便像是兩人在做戲一樣。辛情無聲地笑了,心裡佩服畫師的水準。

  忽然感覺有人對她指指點點,辛情眼睛一掃,發現很多人看看她又去看看畫像再看她,然後和旁邊的人小聲嘀嘀咕咕。辛情笑了笑,自己也看看畫像,然後擺出和畫像中一樣的表情,果然人們的臉上都露出了訝異的神色,瞪大了眼睛看她,似乎她是從畫上走下來的妖怪。

  「馮保,走吧!」她怕發生踩踏事件。

  「是,娘娘。」馮保說道,那十幾名便衣侍衛早將她護住了。

  轉了身在護衛的保護下慢慢前行,背後傳來聲音:「那位是不是畫像中的娘娘?」然後就有人說「是」,也有人說「不是」,不過人群倒是漸漸圍過來了。辛情笑瞇瞇地,忽然有了當明星的感覺,只是不知道這裡的人會不會向她要簽名。

  「娘娘小心。」馮保有些急,侍衛們更加小心,但是這個小圈子還是越來越小。

  辛情想笑,她今天要是被踩成照片,就可以直接貼到石窟裡了。正想著,辛情覺得自己飛了起來,腰被一隻胳膊緊緊地圈著。

  「蘇豫!」辛情小聲叫道,從他懷裡望出去,十幾名侍衛施展輕功踏過人群緊隨其後。

  「小心!」蘇豫說道。

  「嗯。」辛情說道。一路出了護國寺,來到一處幽靜的林中,地上、樹上都是未融的雪。追過來的侍衛們在不遠處小心地盯著蘇豫,卻不敢輕舉妄動。

  「這麼冒失可不像你。怎麼到這兒來了?這麼久沒見,你還好吧?」辛情笑著看蘇豫,他一襲白衣,比南宮行雲的白衣多了分溫暖,不過看起來比在溫泉宮的時候蒼白了些。

  「妳不想見見魚兒嗎?」蘇豫問道。

  辛情抬頭看天,「有你照顧她,我放心。我見了她,只會讓她倒楣,還是不見了。」

  「辛情,妳在玩火自焚。」蘇豫的聲音裡有一絲焦急。

  「不,我喜歡玩火,但是不喜歡自焚,你放心好了。」辛情笑著說道。

  「我帶妳走!」

  辛情搖頭,看了看遠處,「看到那些人了嗎?他們剛才不過一時大意讓你得了手,真要動手,恐怕你打不過……而且還有我這個累贅呢!這樣吧,如果明年的今天我還活著,你再來帶我走,可以嗎?」

  「辛情,妳為什麼這麼固執?」蘇豫看著她,眼神裡是不解。

  「每個人都有自己想珍惜的東西,於我,最珍貴的是水越城的那盞燈。很小的時候我就發過誓,如果有一天幸福降臨到我身上,就算拚了命我也不會讓它從我手中溜走,現在都沒有了,燈滅人亡……」辛情又抬頭看天,「我上輩子一定是做多了壞事,這輩子要還清才行。我習慣了,不用擔心,好了,時候也差不多,我也該回去了。」   轉身要走,蘇豫叫住她,「明年的這個時候,我來帶妳走。」

  辛情沒轉身,「你一定要小心,活到明年的今天。」

  「好!」蘇豫答應道。

  辛情走向那十幾個侍衛,「誰敢對他動手,我就殺他全家。」

  回到皇宮的時候,拓跋元衡鐵青著臉在鳳凰殿等她,辛情冷笑,這消息傳的還真是快。

  「這是怎麼了,皇上?」辛情問道,結果一把被拓跋元衡抓住手腕。

  「那個男人是誰?」拓跋元衡一臉陰冷。

  「那個?」辛情笑了,「難道沒人告訴您那個男人是誰嗎?」

  「說!」拓跋元衡用了力,辛情皺皺眉頭。

  「您抓疼臣妾了。」辛情故意撒嬌。這混蛋和她揣著明白裝什麼糊塗?都知道有個男人了,會不知道那男人是誰?鬼才信!

  「那個男人是誰?」拓跋元衡瞇著的眼睛裡,辛情看到了火光和陰狠。

  「您覺得是誰?」辛情笑著問道。

  「不管是誰,朕會殺了他。」拓跋元衡的口氣陰狠。

  「殺他?」辛情瞪大眼睛看拓跋元衡。

  「捨不得?」拓跋元衡湊近她,就差鼻尖碰到鼻尖了。

  「當然。」辛情點頭說道,然後發現自己的脖子被扼住了。

  「放肆,真以為朕捨不得殺妳?」拓跋元衡的手在用力。

  辛情有些喘不過氣,便冷笑看著拓跋元衡。

  等他鬆開手,辛情摸著脖子猛喘氣,心裡怨念,為什麼她都是美女了還要被禽獸們這麼對待?穿越重新為人,已經有兩次差點被人掐死了。

  「還不捨得?」拓跋元衡又問道。

  辛情點頭。

  拓跋元衡額頭上青筋暴起,拳頭握得關節發白。辛情便笑了,笑得開心放肆。

  「辛情,早晚有一天妳會逼得朕殺了妳。」拓跋元衡看著她,聲音冰冷。

  「我知道,膩了、夠了就會殺我了。」

  「最好不要將朕的話當成耳邊風。」

  「臣妾記住了。」辛情笑著說道:「只不過,皇上為什麼要殺我哥哥?」

  拓跋元衡瞇了眼睛,「編個好點的理由給朕。」

  辛情笑了,「人真是奇怪,往往把真話當成假話聽。您若不信,臣妾也無話可說了。」

  「哥哥?」拓跋元衡似乎虐待她上了癮,又抓起她的手腕,「情哥哥?」

  辛情愣了一下,笑了,「是啊,情哥哥。如果我沒有被裝進棺材運來,我早就嫁給他,也許已經生了兩個孩子,一家人其樂融融了。」辛情的臉上做出嚮往的表情,忽然覺得胳膊肘一痛,原來是被拓跋元衡推倒在地毯上,胳膊肘著地,硬生生地疼了起來。

  「辛情,朕改變主意了。」拓跋元衡俯身對著她的臉。

  「您不殺他了?」辛情微扯嘴角。

  「對,朕不殺他,朕要他看著妳和朕以及皇子們如何其樂融融。」拓跋元衡捏起她的下巴,「賭約取消,朕要讓妳儘快誕育皇子。」   「不守約定非君子。」辛情瞇眼看他。

  「朕從來都不是君子。」拓跋元衡說道,然後起身往外走。

  辛情看著他的身影,有些著急,弄巧成拙了!

  「我沒騙你,他是我哥哥。」辛情急忙說道。拓跋元衡的腳步停了停,然後陰陰地笑了說道:「是妳哥哥更好,國舅一定也希望妳儘快誕育皇子。」怒氣沖沖地走了。

  辛情坐在地毯上揉著胳膊,她又惹毛拓跋元衡了,看來日子消停不了了。怎麼辦?告訴他事實?可是她總覺得他知道的,那現在這是唱哪齣?

  誕育皇子?拓跋元衡看來是吃了秤砣要把她一輩子困死在他身邊了,還要「其樂融融」。辛情笑了,他們在一起其樂融融的樣子還真是讓人無法想像,如果他們其樂融融了,她得被多少人詛咒?估計到時候都可以拍一個後宮版的《咒怨》了。

  本來以為至少可以拖幾個月,但是現在看來沒有可能了,她的仇人們還恣意地過著尊貴的生活,若她真的懷孕,拓跋元衡勢必會讓皇后重掌後宮,那麼她辛苦換掉的人、安插的人就會被換掉,她的心血就白費了。這個未知的胎兒會給她帶來麻煩。辛情呆呆地坐了許久,直到天黑透,馮保過來說該傳晚膳了辛情才回過神。

  用過晚膳正在沐浴,一聲「皇上駕到」把辛情嚇了一個激靈。她以前不怕的,可是今天她怕,她怕拓跋元衡。迅速起身抓起宮女手中的衣服胡亂地穿上,辛情來到殿門口,拓跋元衡剛剛邁進殿門,看到她便邪邪地笑了。

  「皇上。」辛情低了頭,今天拓跋元衡看她的眼神很嚇人。

  「嗯!」拓跋元衡答應了,一把抱過她,「洗了澡不穿暖會著涼,朕可是會心疼的。」

  「謝皇上!」辛情的手竟然有些發抖。

  「冷了?」拓跋元衡讓宮女拿了巾帕,抱著辛情在榻上坐了,親自幫她擦頭髮。

  「皇上今天沒有宴請群臣?」大年初一,按例不是王公貴族們陪他大吃大喝,拉近感情的時候嗎?

  「比較起來,朕以為皇子比較重要,愛妃認為呢?」

  「皇上的話總是對的。」辛情笑著說道,覺得自己的臉皮處於硬化狀態。

  「妳害怕了?」拓跋元衡握住她的手,笑了,「為朕誕育皇子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愛妃該高興才是。」

  辛情沒言語。

  「天也不早了,早些安寢吧!」拓跋元衡說道,辛情扯了個生硬的笑。

  接下來的半個月,拓跋元衡夜夜宿在鳳凰殿,辛情心中的不安也慢慢擴大。這些天,拓跋元衡總是對她邪笑,更是隔三差五傳太醫給她開各種補藥,而且還看著她喝下去,想把藥倒掉根本不可能。辛情漸漸平靜下來,反過來想,這個孩子應該會幫她的忙才對。這樣想,她稍稍放了心,可是偶爾摸摸自己的肚子,她的心會微微抽痛──她又要失去一個孩子了嗎?如果是這樣,恐怕她這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做媽媽了。她很想有一個和自己血脈相連的人陪著,對她來說最親近的就是孩子,即使這個孩子是拓跋元衡的,她現在還是很想留下他,可是如果留下他,就代表著她對拓跋元衡的妥協,一輩子提心吊膽的日子。

  這天辛情剛喝過藥歇著,馮保又跪地謝恩。

  「謝什麼恩?」辛情問道。

  「娘娘為老奴尋得家人,為老奴的侄子捐得前程,這份恩德老奴無以為報,唯誓死效忠娘娘。」

  「這事啊?」辛情微微笑了,「以後有機會你也回鄉修個橋造個路什麼的,流芳百世。」

  「老奴謝娘娘恩典。」馮保的聲音有些激動。

  「怎麼謝?」辛情抬抬眼睛看他,微微一笑,「不如,你幫我報仇如何?」

  馮保一震,「老奴願為娘娘赴湯蹈火。」

  「沒那麼嚴重,你只要告訴我是誰要殺我們父女三人就可以了。」辛情仍然笑著。

  「娘娘,老奴實在不知。」   「是嗎?真的不知道?馮保,你在宮裡混了這麼多年,一定也知道官場上變幻莫測,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是滅族之罪滿門抄斬。你侄子的事你以後上心些,若是有什麼人找他麻煩你來找我,看在你的面上我會盡力保他,不過……」辛情頓了頓,「不過,你若對不起我,你就自己想辦法吧!」

  「娘娘,老奴真的是不知道!娘娘如此厚待老奴,老奴若知道一定會告訴娘娘!」

  「馮保,你還記得升蘭殿嗎?那個人臨死還瞪著眼睛恨不得殺我,若不是你一刀了結了他,我恐怕早已身首異處了。」辛情看著馮保。

  「保護娘娘是老奴職責所在。」

  「唉,非得讓我跟你繞來繞去地說?」辛情冷冷一笑,「保護我?還是趁亂殺我?」

  「老奴從無此心!」

  「是嗎?那你為何要我出升蘭殿找死?為何我說留活口你卻當著我的面殺一個沒有還手能力的人?」

  「當時情況危急,老奴只惦念娘娘的安危,一時顧慮不周,請娘娘見諒!」

  「果然是混了多年的人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啊,說辭一套一套的!不過,馮保,我勸你想清楚站在哪一邊,否則等娘娘我一旦懷了龍種,我可沒心情再來跟你說話了,到時候要多少忠心的人沒有?」辛情笑著說道。

  馮保靜默不語。

  「其實你已經想清楚了是不是?你看,前些日子我召見盧院判和長秋殿太監的事你都沒去告訴你主子。我說要幫你尋找家人的時候,你應該也會想到我會問你這樣的話吧?既然已經做了決定,就別扭扭捏捏,在這後宮裡換主子投靠沒什麼可恥的,你也不必跟我惺惺作態。等哪天我沒了權勢,你再去投靠新主子也不必心有愧疚。我之所以現在跟你說,就是想看看你要效忠的人還有什麼本事。現在皇后無權,後宮在我手裡,而你,要麼成為我的幫手,要麼成為我的敵人,你自己選吧!」辛情仍舊笑著,「等這炷香燒完了你便告訴我,否則,我可不擔保你侄子明天會不會人頭落地。」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馮保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鄭重其事地伏地磕頭,辛情便微微笑了,「那麼,以後我們就是最好的主僕了?呵呵,起來吧,我還有事問你。」

  「娘娘請問,老奴一定知無不言。」

  「馮保,在這後宮中有什麼禁忌?那要殺我的人又是誰?」

  馮保一震,「娘娘為何這樣問?」

  「本娘娘要誕育皇子,對我來說可是性命攸關的事,自然要特別小心,如果有什麼禁忌本娘娘還是要提前防備些的好,你說呢?」

  「娘娘言之有理,不過依老奴看,皇上對這個皇子極其重視,後宮是不敢對娘娘怎麼樣的,還請娘娘寬心。」

  「以防萬一,本娘娘在這後宮裡太招人恨了,拿我沒辦法,保不齊就有人要算計我的皇子了。」辛情說道:「你在宮中的時日久了,自然知道有什麼禁忌,告訴我,幫我防著些。」

  「是,老奴明白了。」

  辛情遣出宮女太監們,只留下馮保安靜地說話。

  拓跋元衡來的時候,辛情用過晚膳,正在沐浴。

  「愛妃看起來心情不錯。」拓跋元衡撩開紗簾進來了。

  「皇上您看起來心情也好得很。」辛情說道,氤氳的水汽在她周圍瀰漫著。

  「只要妳這個妖精乖一些,朕的心情就會很好。」

  「臣妾這些日子不乖嗎?」辛情往水裡縮了縮,下巴藏進水裡,水氣在她的睫毛上凝聚成小水滴。

  「乖?」拓跋元衡又邪邪地笑了,「愛妃若是以後也這麼乖就好了。」

  「是,臣妾明白了,臣妾會努力把左昭儀的性子好好學學。雖然不能盡得神髓,學個皮毛也好。」

  「哦?怎麼忽然想明白了?」拓跋元衡來到桶邊看著她。

  「皇上讓臣妾誕育皇子,要做母親了,臣妾想還是收斂一下的好,可不能把這個壞脾氣教給皇子。」

  「真心?」拓跋元衡瞇著眼睛看她,彎腰用手指肚劃過她的臉。

  「當然是真心。既然沒有辦法改變命運,那麼就改變我自己,這樣才能活得安全一點,您說呢?」

  「識時務的聰明小貓,所以朕才寵妳。」拓跋元衡笑著說道。

作者資料

東籬菊隱

頂著一個超然世外筆名的市井俗人一隻。話多,平生無大志願,愛好小貓小狗、愛好花花草草,養有兩隻田園狸花貓,橫看豎看都覺是無敵美貓。另有各式花草十餘盆,其中一種開紫花而忘其名者黑白狸甚喜食之,於今已七零八落。 自詡為親媽,某日被一熟識友人稱,慣用調侃方式先令人放鬆警惕,於人不經意時出手狠狠擰人一個三百六十度,出手可謂穩準狠。此種論調,某概不接受,仍舊以親媽自居且自喜。

基本資料

作者:東籬菊隱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2-04-12 ISBN:9789861737430 城邦書號:RB603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