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北宋生活顧問2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北宋生活顧問2

  • 作者:阿昧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2-0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超級VIP/ 特價5折搶購,售完不補!

內容簡介

◆百萬點閱率 網友熱烈好評的超人氣種田文。 ◎關鍵字:青梅竹馬、婆媳鬥法、家長裡短、溫馨逗趣 挖別人牆角者請自重,挖某人妻牆角者──請保重。 犀利人妻智鬥刁鑽婆母 攜手純情丈夫,白手創業,邁向小富婆之路! 林依棲身於四川眉州一戶張姓殷實農家,成了張家的一名遠房親戚。可憐她父母雙亡,寄人籬下,雖與張家的二少爺青梅竹馬,有婚約在身,無奈卻遇到了堪稱極品的勢利準婆婆方氏,不得不過著粗使丫鬟般的生活,而且還隨時可能被退婚掃地出門。 準夫婿斯文好學,忠厚孝順,死心眼地認定了林依這位準妻子,偏生未來的妻子不入母親的眼,只好經常陽奉陰違,暗度陳倉,盡往林依門裡送東送西兼打下手,可惜越是如此越是招母嫉恨。可惜這麼位生在現代絕對是十大好青年的張二少爺,林依只敢遠觀而不敢褻玩焉。什麼「兩情若是久長時又何必朝朝暮暮」,什麼「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對林依來說,風花雪月哪比得上填飽肚子重要。 林依背著張家自立女戶,置辦田產,養豬種菜,短短幾年光景,風水輪流轉,孤苦貧寒的小女子搖身一變成為小富婆,結果三番兩次使計要將林依趕出張家的方氏眼紅了,為了林依的財產,竟然想來個強行娶親…… 以婆媳之間的鬥智角力、夫妻之間的相知相惜構成全篇故事,將平實的家庭生活勾勒得戲劇化而高潮迭起,彷彿讓人身臨北宋社會其境。《北宋生活顧問》就是這樣一篇越讀越教人再三流連忘返的極品佳作。

內文試閱

  兩人揉著惺忪睡眼起床,青苗與流霞進來,改口稱林依二少夫人,侍候他們梳洗。青苗見張仲微一臉沒睡醒的模樣,便道:「二少爺不妨再睡會子,待二少夫人拜完堂,你再去請安。」

  林依嗔道:「你這就偏著二少爺了?」

  張仲微忙道:「我陪娘子去。」

  流霞看了看青苗,又看了看張仲微,沒有作聲,待得洗臉水打上來,便道:「青苗侍候著,我去知會大夫人,告訴她二少爺與二少夫人起來了。」

  林依沒有多想,點頭放她去了。

  流霞出門,先到堂屋瞧了一眼,見堂上只有張棟在,便逕直去了楊氏臥房。楊氏正坐在妝台前,由田氏梳頭,見流霞進來,問道:「二少爺與二少夫人起來了?」

  流霞點了點頭,回身把門關上,再走到妝台邊,低聲道:「大夫人,我看那物事,還是早些與二少夫人的好。」

  楊氏聞言,吃驚道:「怎麼,她才成親,就把青苗許與二少爺了?」

  流霞忙搖頭,道:「那倒不是,是我猜想那妮子自個兒有這心思。」

  楊氏對著鏡子,慢慢攏了攏髮髻,道:「女人自娘家帶來的人兒,只要有三分顏色,多半都是要贈與官人的,就算青苗有這心思也不奇怪。」

  流霞問道:「那等二少夫人拜過堂,請她進來說話?」

  楊氏想了想,道:「我留她便是,到時妳只守著門,莫教大老爺闖了進來。」

  流霞應了,幫著田氏與她梳妝,待得收拾妥當,一同朝堂屋去。

  堂上已高高擱了一張帶鏡子的桌台,林依正在旁邊候著,待得楊氏到張棟身旁落座,她便先朝著那桌台拜了,再拜公爹與婆母,又依著「賞賀」的規矩,將綠緞鞋、枕獻上。張棟與楊氏則答以布料一匹。

  禮畢,張仲微上前請安,與張棟聊起仕途一事,楊氏故意道:「男人們的話題,我們聽不懂,且回房去。」說著起身,招呼林依隨她回房。

  林依困極,但曉得一旦嫁人就要在婆母面前立規矩,於是強忍了呵欠,跟在了楊氏身後。

  一行人回房,流霞留在了門外,楊氏朝桌邊坐了,田氏到她身後侍立,林依正要學著,楊氏卻指了指對面的座兒,道:「妳且坐下。」

  林依不知何事,好生奇怪,只得依言坐了,聽她吩咐。

  楊氏將她打量幾眼,問道:「大少爺屋裡如玉的事,妳可知曉?」

  這般鄭重其事,怎問的卻是別人家的事,林依有些莫名其妙,照實答道:「隱約聽見過,略曉得些大概。」

  楊氏又問:「大少爺鬧出那檔子事,妳覺得如何?」

  林依還是不懂楊氏用意,仍舊照實答道:「嫡妻還未進門,先有了庶子,打人臉呢。」

  楊氏臉上有滿意之色,突然話鋒一轉:「妳帶來的青苗,是準備留在屋裡的?」

  林依還是實話實說:「從未想過這事兒。」

  楊氏笑道:「你們新婚,自然想不起這些事,不過男人總是喜新厭舊,初時信誓旦旦,轉眼就愛了別人。」

  林依揣摩這話意思,是要她收了青苗?但又不像,一來青苗是她自己人,二來哪有成親第二天就與兒媳講這個的。

  正想著,楊氏又開口道:「仲微是年輕人,就算偶爾圖個新鮮也屬正常,妳當看開些。不過我們家是不許有庶子生在嫡子前頭的,我這裡有一樣避子藥方,妳且先拿去備著,若是發覺動靜不對,就抓藥材熬湯藥,命青苗那妮子服用。」

  林依感激道:「多謝娘替我考慮。」

  田氏取來藥方,楊氏接過,親手遞與林依。

  林依暗道,她才不會允許屋裡有通房,但還是伸手接了,想著,收下這方子,日後自己使用也是好的。

  楊氏交待完事情,見林依困頓,便道:「我也歇一歇,妳不必立規矩,且回去料理事務吧。」

  林依曉得她是放自己回去補覺,又是一通感激,心道張仲微過繼,於她而言,真真是好事一樁。她回到房內,見張仲微已倒在床上,正蒙被呼呼大睡,不禁莞爾一笑,寬衣解帶,輕手輕腳爬上床,朝他身邊躺了。

  不料張仲微卻並未睡熟,覺到動靜,便醒過來,瞧得是林依,立時來了精神,抱過去又親又啃。林依初時還由著他來,過了會子,覺出對面身子有反應,忙去推他,但張仲微已是興起,哪分由說,於是二人又是一通雲雨,折騰了好一時才真睡去。

  不料二人剛入夢鄉,就被外頭的叫嚷聲吵醒了,張仲微緊鎖著眉頭醒來,惱火道:「誰人吵鬧,不讓人睡覺。」   林依拿被子蒙住耳朵,小聲道:「準是你方才動靜太大,把四鄰吵著了。」

  張仲微當真回憶了一番,認真道:「瞎說,咱們沒怎麼出聲的。」

  林依蒙在被裡大笑,張仲微也跟著樂,將手伸進被窩,捏了她一把。

  突然青苗在外敲門,聲音裡帶著惱怒:「二少爺,瞧瞧你那位娘,非要讓二少夫人立時去她家拜見。」

  林依一時沒反應過來,問道:「不是才剛拜見過大夫人,怎地還要拜?」

  青苗在外跺腳:「二少爺的親娘。」

  林依瞧見張仲微臉色不好,忙隔門斥責道:「沒得規矩,怎麼講話的?」

  張仲微坐起身來,靠在床架子上發了會兒呆,道:「娘生我養我一場,是該去拜見。」

  林依曉得這覺是補不成了,便起身穿衣,道:「那咱們先去問過爹娘再做決定,若自作主張跑過去,傷了二老的心,怎辦?」

  張仲微感激她體諒,忙道:「娘子有理。」

  二人將衣衫重新穿了,喚青苗進來理床,青苗卻道:「待會兒再理,我先陪二少夫人去隔壁,免得妳受二夫人欺負。」

  張仲微對此話不滿,但方氏人品擺在那裡,他竟是反駁不起,只得蔫蔫地低頭出去。

  林依拍了青苗一下兒,正色道:「妳私下怎麼想我管不著,但只要當著二少爺的面,就得給我把那張嘴管住了,不然別怪我嚴厲。」

  青苗得了教訓,忙收斂神色,隨她出門去。

  張仲微還在外候著,待林依出來,同她一起去堂屋,請示張棟與楊氏。堂屋裡,方氏正與楊氏吵鬧,責怪她沒讓新婦去二房拜堂,忽見小夫妻倆自己進來,臉上不免露出得意神情,道:「到底是我親兒,曉得自己出來參拜。」

  但張仲微只抱歉看她一眼,同林依先到張棟與楊氏身前拜了,再才來與她行禮。方氏明白,既以過繼,就須得事事以大房兩位為先,但心裡仍舊堵得慌,便又提了方才的話題,要求張仲微夫妻回二房參拜一次。

  張仲微照著林依方才叮囑,不答方氏的話,先來問張棟與楊氏。張棟白得二房一兒子,心裡到底還是虛的,不敢不同意,楊氏則要賣張仲微面子,於是雙雙同意,命流霞送他夫妻二人過去。

  張仲微跟在方氏後頭,見她趾高氣昂,便擔憂看林依,林依回他一個安然笑容,示意他放心,暗道,方氏如今沒得理由難為她,方才鬧事,不過是向楊氏示威罷了。

  果然,二人到二房參拜,極為順利,方氏不但沒丁點刁難的意思,反倒滿臉和藹笑容,拉著林依的手不放,連聲叮囑她要時常過來串門。

  參拜畢,方氏又強留二人吃飯,直拖到太陽快落山,才極為不捨地放他們回去。

  回到家中,張仲微對方氏今日態度大感驚訝,青苗也道:「二夫人跟換了個人似的。」

  林依被這一折騰,身子雖還疲憊,卻沒了睡意,遂朝桌前坐了,捧帳本,取算盤,做她最愛的事——算帳。

  張家從未有人會撥算盤,張仲微見林依不但會撥,還十分熟練,頗感驚奇,挨到她身旁瞧了好一時,笑問:「娘子,妳才進門,就開始操心柴米油鹽了嗎?」

  林依拿胳膊肘撞了他一下兒,理所當然道:「我又不當家,理這些作甚。」

  張仲微奇道:「那妳算什麼這樣起勁?」

  林依取了支毛筆倒豎,點著帳本與他瞧,細數道:「田裡的出產、圈裡的豬、苜蓿地裡的鵝,樣樣都得提前估算本錢,預知收益,不然等到虧了才想起可就遲了。」

  張仲微心生佩服,但又替林依擔心:「咱們馬上就要動身去京城,田產倒還罷了,佃與人種便是,可那些豬呀鵝呀,又不好帶走,留與他人養,又不放心,怎辦?」

  林依知道張仲微是要去京城的,卻沒想過,自己已成為他的妻,自然是要跟去的。這一走,不知幾時才能回來,她辛苦掙下的家業,確是要妥當安排才是。她托腮思索方法,忽一抬頭,瞧見張仲微也在苦想,皺眉的模樣極為有趣,忍不住開玩笑道:「我好不容易掙下些財產,實在不願拋卻,不如你獨自進京,我留下照看。」

  張仲微總是不由自主就拿她的話當了真,急道:「妳不跟去,我怎麼辦?」

  林依故作思考狀,道:「你是怕無人服侍?這不難,帶個人去便是,若嫌麻煩,就到了東京再買,卻也便宜。」

  張仲微緊抓住她的手,氣道:「妳捨不得拋卻財產,就捨得拋卻我?」

  林依見他急了,忙哄他道:「與你開玩笑呢,幾畝地幾群鵝罷了,哪裡就捨不得?趕明兒我就賣了去。」

  張仲微還不信,盯著她問:「當真是玩笑?」   林依一手攬了他的腰,一手朝他後背拍了拍,道:「自然是玩笑,我哪放心讓你獨自出門,東京那般繁華,保不準你一個把持不住,就叫我們家添了人口。」

  張仲微此刻信了,就反去笑話她:「那妳還裝大方,叫我去東京買人服侍。」

  林依停在他後背的手,加大力氣拍了一掌,道:「猜對了,為妻就是裝大方,其實心只針眼兒小,什麼通房呀妾呀,全部容不下。你若不依著我,不如現在就和離,免得將來難堪。」

  張仲微忙去捂她的嘴,責怪道:「沒通房就沒通房,沒妾就沒妾,又不是人人都愛這些,以後不許將和離字眼掛在嘴上,我不愛聽。」

  林依從不指望男人真有這自覺性,不過能有這份態度,她還是高興的,遂親親熱熱拉他朝同一把椅子坐了,教他算帳。張仲微卻不愛學,怕別個說他貪圖娘子陪嫁,勉勉強強瞧了幾頁,便稱累了。

  此時離晚飯時間不遠,補覺卻是來不及,林依便道:「那你去幫我打聽打聽,看有沒得人願意接手豬圈與鵝群。」

  張仲微應了,真出門去,他到底偏著自家親娘,不去別家,先到隔壁去問方氏:「我們即將進京,三娘子的豬圈與鵝群無法帶走,娘若願意接手,我便叫她賣妳。」

  方氏見兒子還是孝順自己的,又是高興,又是得意,但卻道:「養鵝是賺錢,我也極想盤下,但咱們也要進京去哩。」

  原來方氏見大房一家並自己的兩個兒子都要進京,不願與張梁獨留鄉下,便去與張伯臨講了,張伯臨長子,自然願意爹娘在身邊,當即就應了,此時已命李舒打點一家人的行裝去了。

  張仲微聽說全家人還是能在一起,也十分高興,道:「那咱們擇日一起上路。」

  方氏笑著點頭,囑咐他要將林依的豬圈鵝群賣個好價錢,又嘮嘮叨叨,與他抱怨些李舒的事蹟,言語間都是悔恨沒能將林依迎進二房的門。

  張仲微是男人,哪肯聽這些碎言碎語,沒坐會子便稱還要去找買主,告辭走了。待他出得新屋院門,青苗已在外候著,問道:「二少夫人使我來問一聲兒,二夫人可願意接手?若是她肯,價錢與她便宜些。」

  張仲微像做錯事被抓現行,忙搖頭,將二房一家也要赴京的事講了。青苗聽到這消息,可不怎麼高興,「哦」了一聲,道:「二少爺不必再去跑了,二少夫人已尋到了買家。」說完一溜煙跑回家,向林依道:「二少夫人,二夫人竟也要去京城哩。」

  林依不以為然,道:「去就去,她又不與咱們住一家。」

  青苗仍舊噘嘴:「兩房人都要去京城,必定是一路同行……」

  話未完,張仲微進來,她想起林依的教訓,忙住了嘴,垂手侍立一旁。張仲微見他一進來,屋裡就沒了聲響,不免有些奇怪,但也沒細問,只向林依道:「娘子好本事,這樣快就尋著了買家?」

  林依笑道:「也不是尋,乃是有人曉得了消息,主動找上門來。戶長娘子訂了豬圈與那二十幾畝占城稻,張六媳婦稱她養鵝養熟了,欲買下鵝群和苜蓿地,卻苦於無錢,求我許她先賒欠著,我已是允了。」

  張仲微見她講得頭頭是道,讚道:「娘子果然好本事,我自愧不如。」

  林依還是犯愁,道:「我本以為二老爺與二夫人會留下,還指望楊嬸幫我收租呢,這下都要進京,我那幾十畝水田怎辦?」

  張仲微道:「不如也賣掉?」

  林依嗔道:「聽娘講,東京物價極貴,若沒得一處出產,就等著餓肚子吧。」

  張仲微不滿道:「我又不是沒得官做,養得起妳。」

  做官僅靠俸祿,餓得死人,瞧張仲微這老實模樣,又不像是個會撈外快的,林依對他養家,不抱太大希望,但這樣打擊人的話,她可不敢講出來,便道:「我也曾想過將水田賣掉,另到東京周邊置地,但娘說,北邊多為旱地,出產不高,實在比不得咱們蜀地豐饒,賣掉水田極不合算的,就是娘那六十畝地也不想賣哩。」

  張仲微問道:「既是娘也不想賣,那她尋了何人收租?」

  林依得了提醒,自嘲道:「真是當局者迷,怎就沒想到去問問娘。」

  正巧此時流霞來請吃晚飯,林依便到飯桌上,將這問題問了。楊氏道:「我也正為此事發愁呢,一般人家都是留個可靠的家人看守,咱們家卻是下人不多,勻不出人來,如何是好。」   田氏端著飯碗,卻一直不夾菜,猶豫好一時,終於鼓足勇氣開口道:「我願留下看守三郎墓地,順路替娘與二嫂把田租收了。」

  楊氏從不知田氏有這念頭,見她立志守節,自願守護亡夫墓地,驚訝之餘,又很是感動,於是難得露了憐惜神情,道:「妳有這份心實在是好,但此事重大,且等我與妳爹商量後再說。」

  待到晚間張棟回房,楊氏便將田氏的意思講了,又悔道:「這孩子真真可敬,我卻從未與過她好顏色。」

  張棟也是佩服田氏志氣,但卻猶豫,道:「咱們家只得兩名丫頭,若三郎媳婦要留,誰人來陪?她獨身留下可是不妥,寡婦門前是非多。」

  流霞在旁聽到這話,出主意道:「聽說大少夫人要留一房下人看守屋子,不如去與大少夫人講,託她家下人照應照應。」

  張棟思忖一時,覺得這提議還算妥當,遂叫楊氏去問李舒。楊氏應了,第二日便去到隔壁與李舒講了。這不是什麼大事,李舒一口應承。楊氏謝過她回家,與張棟兩個都高興,又想著要與田氏另買個丫頭服侍。

  買丫頭須得花錢,商議到這裡,二人才想起,一身的債務還未還清,如何動身?楊氏慚顏道:「方才仲微媳婦來問我,我順口就答了,全然沒想到債務未清,動不得身,真是惹人笑話。」

  張棟極想早些進京謀取官職,便道:「不如去向仲微媳婦借些錢,日後還上。」

  楊氏堅決不同意,道:「她才進門,咱們就借錢,叫別個怎麼想。」

  張棟無法,只好與她商量,將那水田賣上幾畝,以解燃眉之急。楊氏是極捨不得的,不然也不會將債務拖到現在,但思來想去別無他法,只得遣流霞去向林依打聽城裡哪位牙儈最公道。

  林依聽得流霞問牙儈,猜到張棟與楊氏是想變賣田地,還清債務,湊足旅費,便問道:「不知爹娘欠了幾多錢?」

  流霞道:「可不少,足有兩、三百貫。」

  林依想到前日隆重的婚禮,還有昨日那張避子藥方,便道:「妳去與娘講,水田賣了實在不合算,不如我先替她把債還了。」

  流霞驚詫於她的大方,頂著滿臉不相信的神色,回去與張梁楊氏稟報。

  張仲微也是驚訝,向林依道:「兩、三百貫可不是小數目,娘子是真孝順。」

  林依笑道:「錢財乃是身外物,咱們既是一家人,還分什麼彼此,爹娘欠的債,兒女來還是該的。」

  二人正說著,楊氏親自登門道謝,稱一旦寬裕立即將錢還上。林依連稱不必,又問她道:「看守田地的人選,娘可尋到了?」

  楊氏道:「我與妳爹已商定,就將三郎媳婦留下,由伯臨媳婦的一房下人相陪。」

  別人家的下人,能聽使喚?林依道:「還是與弟妹另買個丫頭的好。」

  楊氏笑道:「我正有此意。」

  林依想到他們連債都還不起,想必也拿不出錢來買丫頭,於是命青苗帶錢去城裡,叫牙儈帶了幾個老實本分的丫頭到家裡來,請田氏自己挑了一個。

  所謂有錢大方好做人,林依替公婆還債,替弟媳買丫頭,引得全家上下都喜愛她,名聲傳出去,也是人人誇。

  只有方氏聽後嫉妒,上門討錢,叫林依也替她還還債。二房哪來什麼債務,全然是無理取鬧,林依先看在張仲微面兒上,還禮敬她三分,後見她越來越蠻橫,只得與青苗使眼色,叫她出馬。

  青苗乃是對付方氏的一劑靈藥,三言兩句就將她擊退。

作者資料

阿昧

阿昧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勤奮踏實,筆耕不輟。擅長細膩溫馨的種田文。 寫作是她生活中最大的樂趣,創作出受讀者歡迎的作品,則是她生活中最大的目標。 相關著作 《北宋生活顧問1》 《北宋生活顧問2》 《北宋生活顧問3》

基本資料

作者:阿昧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2-02-06 ISBN:9789861737331 城邦書號:RB604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0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