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A KING:某王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打開故事之門!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三本75折
  • 打開故事之門!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5折專區
  •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2010日本「大學讀書人大獎」入圍! 以《死神的精確度》風靡文壇影壇 愛與和平好青年──伊坂幸太郎 成功背叛讀者預期,寫作至今爭議性最高的異數作品! 伊坂主題樂園中,唯一無法歸類的任性之作 「我想寫一個天才的一生。」 這是屬於伊坂的馬克白,是屬於王者的悲劇寓言 背負「King of 棒球」宿命誕生的王者——山田 王求 從出生至殞落,令人討厭的一生…… 全書多章採取第二人稱觀點的俯瞰式敘述, 加上三名預言女巫與一頭奇獸不時串場的魔幻設定, 埋伏許多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馬克白》的經典梗概, 天才打者王求的一生, 形同一齣動人心魄的紙上舞臺劇, 透過一干凡人的雙眼, 看著王之○歲 → 十多歲 → 二十多歲 → 王之終幕, 而序幕,就從你掀開書頁的那一刻升起。 你不認為這王之國度,需要一位王嗎? 王將以王的方式拯救萬民, 即使必須背負無盡的黑夜; 即使勢必擾亂自然的秩序; 即使只能換得一瞬的和平。 王一揮手, 世人的不安便能夠如輕煙般,消散無形。 ※ 成就伊坂風格的關鍵詞,在本作中都有了形而上的新詮釋,如: 某種「超能力」=天才 某種「巨大的權力」=宿命 某種「笨拙男」=私生活中的王求 某種「各自懷抱獨特美學的登場角色」=出現在王求身旁的眾人 某種「逃亡」=王求不間斷地練習揮棒 某種「時空交錯」=敘述人稱的變換 某種「伏線」=眾人看待王求的視角 某種「收束」=主述者鳥瞰王求的視角 某種「父親」=山田亮 某種「仙台」=故事舞臺仙醍 還有形而上的「殺手」與「小偷」etc. 眼尖的伊坂迷,你看出來了嗎?�� 【故事大綱】 山田夫婦是職棒弱隊——仙醍國王隊的狂熱球迷,早在兒子還在肚裡時,便打定主意培養這孩子成為拯救仙醍國王隊的王牌打者,取「王之所求,求之為王」之意,將他命名為「王求」(橫寫=「球」)。就這樣,注定來其領土巡一遭的國王於焉誕生。山田王求對棒球有著與生俱來的敏銳度,加上父母傾注全心的棒球菁英教育,原本應該是球場上最閃亮的一顆星,然而,人們面對王求的曠世才華以及王者必要之惡,心中湧現的只是恐懼、妒忌、憤怒與惶惶不安…… 這是一部天才棒球球員的悲劇性傳記。王者的誕生時刻、幼兒時期、少年時期、青年時期,將帶給周圍人們什麼樣的影響、波瀾與救贖? 【內文摘錄】 山田王求自從入隊後,便被服部勘太郎喚作「天才」,山田王求知道他這麼叫既非取笑也非奉承,所以只當作沒聽見。 「你看看,本季開賽到現在,幾乎所有紀錄都是由你遙遙領先啊,其他人都只是在爭奪第二啦。」 「那我該為什麼加油?」 「為什麼都好。你小時候沒看過特攝戰隊真人表演嗎?當戰隊陷入危機時,一旁的主持人大姊姊就會說:『大家一起為戰隊加油!』然後孩子們就會大喊:『加油!』天才就跟戰隊一樣,觀眾隨便喊聲加油,你們就必須辦到。」 山田王求想不透箇中邏輯,只好沉默不語。 「不過啊,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明天又被故意四壞該怎麼辦?如果又受到阻撓,該怎麼辦?」 「是啊,該怎麼辦呢……」山田王求淡淡回道:「其實都好,就跟天氣一樣吧。旅行當天會不會下雨,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與其看著天氣預報忽喜忽憂,倒不如坦然面對任何天氣。下雨就撐傘,晴天就穿涼快一點。」 「拿天氣來比喻棒球?」服部勘太郎笑道。 「我父親說過,上場打球就跟天氣一樣。」 「真是個好父親。」服部勘太郎拿起啤酒杯一口喝乾 【本書名言摘錄】 ◎「王不能走在筆直的道路上,應該走在彎曲泥濘的小徑,而且不能搭馬車,必須赤著腳前進。這樣才有資格成為王。」 ◎「身為王,受到流言蜚語中傷乃是家常便飯。「那個國王不但殺死無數敵國士兵,連本國士兵也殺了不少呢!」像這樣受到指責,正是身為王的宿命。」 ◎「出於嫉妒而期待優雅飛在空中的鳥掉下來,那不符合我的風格。我比較喜歡看著絕對不會飛的牛飛上天,然後哈哈大笑。那樣有趣得多。」 ◎「你實在太厲害了,但是當你的厲害成了慣例的時候,大家就被搞糊塗,不知道該不該認為你很厲害了。」 ◎「你快回宇宙去吧,或是回魔界去也行。」 ◎「悲傷這種東西,會跟不安及痛苦一起傳染給別人。不過,王不會被傳染。不管悲傷或痛苦,王都是免疫的。所以,王要負起拯救萬民的責任。」 ◎「身為王,必須保持冷酷而神聖,若有必要,即使殺人也在所不惜。」 【作者的話】 ◎「我想寫一個天才的一生。雖然這本書會與我至今的作品風格很不一樣,如果被別人搶先把這樣的故事寫出來,我會很不甘心呀。」──伊坂幸太郎(責任編輯村山昌子轉述) ◎「在《書友》月刊上連載本作時,我的打算是「隨心所欲地寫出一個自己想讀的故事」,但是寫完後重新審視,我發現內容並不如當初預期的那麼無拘無束,基於內心的不安,我在發行單行本時對內文做了不少更動,這麼一來,竟變成了劇情相同但風格迥異的另一部作品。」──伊坂幸太郎(摘自本書後記) 【名家推薦】 ◎「或許對於這個世界來說,真正需要的不是一個王者,不是一個不請自來的天才救世主,不是一個只需要鎂光燈聚焦著舞臺的強人英雄,而是希望。就像《A KING—某王者》的結尾一般。」──推理評論家‧陳國偉

內文試閱

  王求這個名字是你父親取的。

  出生後沒多久,你喝完了母乳,躺在婦產科診所的床上沉沉睡去。你母親看著你的睡臉,突然靈光一閃,說道:「既然這孩子將來會在仙醍國王隊大顯神威,名字裡要是沒有『王』字,實在說不過去呀。」

  有趣的是,她既不說「我想要有個『王』字」,也不說「加個『王』字如何」,而是類似「不加『王』字的話,似乎違逆了天命」的語氣。

  你父親大表贊同,接著提議:「既然他將成為仙醍國王隊夢寐以求的球員,『求之為王』,不如就叫王求如何?」

  「王求,還可以解釋成『王之所求』。」

  「王之所求,求之為王。真是太棒了。」

  你的父母喜出望外,立刻決定採用這個名字。但是當你父親到區公所辦理出生登記,在表格上填下你的名字時,才發現「王求」寫橫了就像個被拉長的「球」字,這樣的巧合一點也不討喜,反而像是在賣弄老掉牙的文字遊戲,說出口都有些難堪。你父親想到,為你取這樣的名字,搞不好會害你在小學或中學時代遭同學譏笑,小孩子雖然沒有惡意,卻最愛莫名其妙地捉弄人,什麼事都能當話柄,你的同學很可能會把「王求」念成「球」,把你的綽號取為「球男」甚至是「Ball boy」。

  不過,你父親只煩惱了數秒鐘,頂多眨了幾次眼睛吧,他很快便決定依照原本的打算,將姓名欄寫著「王求」的出生登記表遞了出去。他後來向你母親說明了他的理由:

  「這孩子未來將身負重任,不能連名字被拿來開玩笑這種小事都克服不了。」

  山田一家子坐在餐桌前,開始了你的慶生餐會。電視依然開著,兩隊的比數不知何時拉開成了「5比1」。

  早在你出生前,仙醍國王隊就是萬年吊車尾的弱小球隊;而在你出生的那個夜晚,仙醍國王隊受盡屈辱,之後竟變得更弱。

  佐藤武在三年前繼任總教練職位。這個人曾在仙醍國王隊擔任投手,但那是五十年前,也就是半世紀前的事了,他在擔任投手期間的成績就和他的名字一樣,平凡不起眼。如今他的年紀已超過七十五,鬥志與上進心早已磨光,壓根沒打算做任何努力讓球隊變強。在就任記者會上,他甚至失言說了這麼一句不負責任的話:「反正退休後無事可做,光靠年金度日又太枯燥,所以我決定抱著打柏青哥消磨時間的心情,接下這個工作。」大家都覺得匪夷所思,不明白仙醍國王隊為什麼要請這種人當總教練,但國王隊實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最大原因在於球隊的資金嚴重不足,這也意味著高層根本無心經營。球隊老闆服部勘吉甚至說過:「我們正考慮把球員的年薪制改為每個月領固定薪水。」換句話說,高層根本不打算砸錢讓球隊變強。因此當上總教練的人,就必須帶領這樣一個一天到晚輸球的球隊,既沒有成就感,報酬又少,顯然只有閒得發慌的好事者才會願意接下這種爛攤子。

  這樣的球隊當然不可能變強,雖然三年前就是年年墊底了,佐藤武繼任後,勝率更是年年下滑,得分愈來愈少,失分愈來愈多,總教練就跟個吉祥物沒兩樣,而且是個一點也不可愛的吉祥物。一個球隊能爛到這種地步,也可算是破紀錄了。

  但你的父母並沒有絕望。

  仙醍國王隊的每況愈下讓碩果僅存的那一小撮球迷悲憤不已,有些人選擇了離開,永不再看球賽;有一些狂熱分子依然抱著「仙醍國王隊再弱也要支持」的使命感,這簡直是同情弱者的極致表現,令人聞之落淚。

  你的父母不屬於這兩種球迷的任何一方,他們不是一般球迷,也已經不是狂熱球迷了。這樣的心態是從何時出現的呢?是從你出生那天,也就是三年前的今天開始的。

  「維持現狀也無所謂」是你父母的共識;就讓仙醍國王隊繼續當支弱小球隊吧,不管連敗多少次,不管輸得多慘,一咬牙就忍過去了,你的父母把眼光放在遙遠的將來。有一天,某個球員加入仙醍國王隊之後,國王隊將會脫胎換骨,從此所向披靡,一雪長年來的恥辱。你的父母如此深信著。沒錯,那個球員,就是你。

  生日餐會開始後不久,你將父親送你的禮物盒拆了開來。「讓他玩這個太早了吧?」你的母親看了之後說道。

  你拿出盒子的是一臺玩具投球機,包括以電池驅動的投球機本體,以及附加的一根塑膠小球棒和十顆彩色塑膠球。投球機的結構相當簡陋,只是一支可旋轉的臂桿連接在臺座上。

  「王求還玩不來。」

  「我知道。」你父親並沒有反駁,「不過,讓他早點習慣也不賴,最好讓他身旁隨時拿得到球和球棒。他玩不來沒關係,我可以玩給他看。」

  書上說要讓小孩子學打棒球,最好的方式是讓他看見家長打棒球時的快樂模樣。要是硬將球棒塞進孩子手裡逼孩子揮棒,或是拉著孩子去打擊練習場,只會引起孩子的反感,造成反效果。這是很正確的觀念,你雙親所做的都是正確的選擇。

  吃完了晚餐,你母親開始收拾餐桌。你挺直了背,將自己用過的盤子與杯子疊起來抱在懷裡,搖搖擺擺走到流理臺旁交給母親。「王求,謝謝你。」母親笑著撫摸你的頭,你感到一陣溫暖。

  你回到客廳時,電視依然開著。你看到螢幕,立刻嘟起嘴發出噓聲,因為畫面裡站在打擊區的是東卿巨人隊的打者。你的父親正站在電視機旁,握著剛從盒裡拿出來的塑膠球棒。你看了看父親手中的球棒,又看了看電視裡職棒球員所握的木棒,發現兩者形狀一樣,指著連喊:「一樣、一樣。」

  父親舉起塑膠球棒,擺出打擊姿勢。父親是右撇子,電視裡的球員卻是左打者,姿勢不太相同。父親揮了棒。由於是小孩子用的小型玩具球棒,父親雙手握著揮棒其實有些彆扭,砰的一聲輕響,球棒撞到了旁邊的矮櫃,突如其來的聲響和父親嚇一跳的表情逗得你呵呵大笑。   父親又揮了幾次棒,接著拿起塑膠球輕輕往上拋,一棒揮去,卻沒打中。父親臉上露出苦笑,神色卻帶有一絲嚴肅,因為這件事對他來說不是遊戲,而是生涯使命。你也察覺到今天的父親和平常有些不同。

  父親放下球棒,揚起下巴往椅子一坐,一邊嘀咕著自己平日太缺乏運動了。他轉頭朝電視望去,你也跟著看向電視。

  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站上左側打擊區,頻頻以釘鞋刮著地面,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眼神銳利地瞪著仙醍國王隊的投手。

  「現在上場的是今年獲得雙冠王頭銜的大塚文太,聽說他的家人今天也來到了球場哦。」主播說道。比數變成12比1,勝負已相當明顯,為了讓沉悶的比賽不要太沉悶,主播想盡辦法挖出觀眾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我記得他有個兒子,是吧?」擔任球評的前東卿巨人隊投手和主播一搭一唱。

  「是的,聽說最近剛滿三歲。其實在今天的比賽開始前,我們訪問了他的兒子喲。」主播這句話剛說完,畫面一切換,出現一名被母親抱在懷裡的孩童。

  「不好好轉播比賽,搞這些花樣做什麼?」你父親咂了個嘴抱怨。

  「沒辦法,這是東卿的電視臺。」你母親邊說邊從廚房走出來。她端著一個盤子,上頭堆滿削好的蘋果,還插了兩枝牙籤。

  螢幕上出現那名孩童的特寫鏡頭。他年紀跟你相仿,頭髮很長,眉毛濃密,一張國字臉。「洋一要當投手。」孩童噘起嘴,語氣堅定地對著麥克風說道,接著又補了一句:「嗯,一定要當。」彷彿在說服自己似的。你應該好好記住這位大塚洋一的面容,因為你總有一天會遇上他,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錄影畫面結束,鏡頭轉回打者大塚文太身上。主播說:「聽說洋一小弟弟的夢想是跟老爸對決哦。」

  「文太也真辛苦,得等到兒子成為職棒球員才能退休呀。」球評以煞有介事的語氣說道。他對自己這句玩笑話似乎很滿意,主播也只好陪著乾笑兩聲。

  「老爸打職棒,兒子就能打職棒?真是天真。」你母親淡淡說著,拿起蘋果咬了一口。你見果肉噴出汁液,同時聞到甜甜的香氣,也伸手從盤中抓起一塊,放進嘴裡咬下。蘋果比想像中酸了些,但滋味宜人,香甜液體在口中擴散,而且每咬一下,腦子裡都發出輕響,你覺得非常有趣。

  你一邊嚼著蘋果,一邊看著螢幕裡的大塚文太。見他斂起下顎,跨出馬步,高舉球棒指向天空,整個人看上去平穩扎實,宛如八風吹不動的沉重擺飾,又像一棵枝幹扭曲的詭異大樹。這一刻,大塚文太的姿勢讓你印象深刻,電視畫面裡的人物動作彷彿成了清晰無比的立體圖,浮上你的腦海。你將蘋果放回盤裡,抓起扔在電視機前的塑膠球棒,走到電視旁邊,照著腦中那幅大塚文太的姿勢擺動身體。一開始你分不清左右,手忙腳亂了好一會兒,漸漸掌握手肘的移動方式,成功擺出了腦海中的姿勢。

  「喂,桐子。」

  你父親以異於平日的嚴肅口氣喊了你母親。她聽見呼喚,抬起了頭。你父親瞪大眼,努了努下巴向你母親示意。這時你感覺背後好像有光射來,於是放下球棒,轉頭往後看。你看見雙親瞇起了眼,露出一臉陶醉。

  「王求,就是這樣。」父親微微拉高了嗓音說道。

  「王求,再來一次。」母親豎起食指對著你點頭。

  你不知道父親的「就是這樣」及母親的「再來一次」是什麼意思,但你猜想與剛剛模仿大塚文太的打擊姿勢有關,於是你又做了一次。

  你父母宛如看見了神蹟。父親圓睜雙眼,看得入神;母親則是摀著嘴,同樣是一臉著迷。夫婦倆相視,點了點頭。你對雙親的反應只覺得一頭霧水,轉頭往電視看去,仙醍國王隊的投手正將球舉過頭準備投出。

  你在內心喊了一聲「壞球」。雖然年紀還小,你已學得了不少棒球術語。自從本地的有線電視臺去年開始轉播仙醍國王隊的比賽,你幾乎每天都和母親一起觀看,耳濡目染之下,無論你願不願意,多少都記住了一些字音。你不但聽得懂,而且會念。「壞球」說得很好,「好球」則還有點咬字不清。

  你凝視著電視畫面,只見那顆被投出的球慢慢偏向左側,捕手伸長了左手,好不容易才接到了球。

  父親不知何時來到你身旁,用力摸著你的頭說:「沒人教你,你怎麼能擺出這麼漂亮的姿勢?」

  「這個。」你的手指貼上電視螢幕,像要在上頭留下指紋似地,抹著畫面上出現的左打者大塚文太。

  「你在模仿這個人?」母親蹲下身子,讓視線高度與你的相同。

  你點點頭,又望向電視。投手正一個扭身,準備將球投出。

  你心裡知道這一球將會是「好球」。不知為何,你就是能預測球的去向。「好……球。」你輕輕說了出來,但你的父母並沒有聽見。

作者資料

伊坂幸太郎(Isaka Kotaro)

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1995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熱愛電影,深受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等電影導演的影響。 1996年 以《礙眼的壞蛋們》獲得山多利推理大獎佳作。 2000年 以《奧杜邦的祈禱》榮獲第五屆新潮推理俱樂部獎,躋身文壇。 2002年 《LUSH LIFE》出版上市,各大報章雜誌爭相報導,廣受各界好評。 2003年 《重力小丑》、2004年《孩子們》與《蚱蜢》、2005年《死神的精確度》、2006年《沙漠》五度入圍直木獎。 2008年 《GOLDEN SLUMBERS》榮獲書店大獎、山本周五郎獎雙料大獎。 2015年 迎接出道十五週年,包含小說、散文集在內,出版超過三十部作品。 作者知識廣博,取材範圍涵蓋生物、藝術、歷史,可謂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筆風格豪邁詼諧而具透明感,內容環環相扣,讀者閱畢不禁大呼過癮,是近年來日本文壇最活耀的人氣作家之一,備受矚目。近期作品有長篇小說《死神的浮力》、《不然你搬去火星啊》、《潛水艇》,及短篇集《陀螺儀》等。 相關著作:《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經典回歸版)》《螳螂》《Bye Bye, Blackbird—再見,黑鳥(伊坂全新加筆‧內附珍貴作家訪談紀錄)》《陀螺儀》《孩子們(經典回歸紀念版)》《潛水艇》《潛水艇【限量作者親簽版】》《不然你搬去火星啊》《剩下的人生都是休假》《末日愚者》《奧杜邦的祈禱(獨步九週年紀念版)》《PK》《死神的浮力》《死神的精確度》《夜之國的庫帕》《SOS之猿》《瓢蟲》《蚱蜢》《Bye Bye, Blackbird—再見,黑鳥》《A KING—某王者》《OH! FATHER》《MODERN TIMES—摩登時代》《魔王》

基本資料

作者:伊坂幸太郎(Isaka Kotaro) 譯者:李彥樺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1-12-01 ISBN:9789866043109 城邦書號:1UF014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