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彩蛋
目前位置: > > >
我們不結婚,好嗎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附贈藤井樹為本書量身打造的音樂單曲〈幸福風鈴〉原版及2011年版 ◆新增作者改版序,細細分享創作12年來,最初與現在的心情。 有人說,很多愛情的發生,都源自不打不相識。 怪怪每少女趙馨慧與處女座少年林翰聰之間的故事,恰好印證了這樣的論點。 高中時,林翰聰借住在馨慧家中,他那許多莫名的堅持(龜毛)與有個性的處事方式(難相處),在在令馨慧難以接受,她是討厭他的! 然後,有任何事情發生,他卻是那個最值得信任與依賴的人,愛情,在他們之間萌芽、生根。 只是,才剛接受了彼此,卻又因為兩人就讀的大學位置,一所在台中,一所在高雄,因而必須面臨遠距離戀愛的考驗,濃烈的思念、不能見面的酸澀、新追求者的威脅…… 當趙馨慧第一次走進林翰聰的房間,看見他的桌上,放著一本白色的日記,封面上只寫了一行字:「我們不結婚,好嗎」,向來把話往心裡藏的翰聰,在日記裡,寫滿了他心底,最不保留的傾訴。

序跋

【新版序】我們不結婚,十二年,好嗎?


◎文/吳子雲

  開始寫序之前,我們先來算個小數學。

  某甲在十二年前看了一本書,叫作《我們不結婚,好嗎》,而他今年二十七歲了,請問十二年前他幾歲?

  答案是十五,對吧?應該沒人算錯吧?

  對不起,我不是看不起你的智商,也不是懷疑你的數學加減有多爛,只是我常常收到這樣的信或留言,內容大概是說:「吳大哥你好,你的書一路陪著我長大,第一次看你的書才國(高)),現在我都已經當媽媽(爸爸)了……」點點點巴啦巴啦巴啦。

  然後我就會稍微掐指算一下,哇靠!還真的耶。歲月真的催人老,老到我都不敢相信,在創作這條路上,我竟然已經寫了十二年,而且還得接受有很多人是看我的小說長大的事實。

  甚至,一大堆看我小說長大的人現在都已經當爸爸媽媽了,卻還依然支持著我,這不僅僅讓我感動,還讓我不得不去重視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什麼問題呢?

  就是我即將步入中年了……在一些小朋友面前,我即將被稱作「叔叔」。

  老天爺!可以不要當叔叔嗎?我可以永遠二十五歲嗎?反正我看起來像二十五歲啊!(如玉:……做夢比較快,老吳。)

  好吧,正經一點,這是一篇序,是一篇作者自序,而且是與第一版相隔十二年之後寫的新版作者序,是該正經一點的。

  在時光推移人亦老的情況之下,十二年了,這應該會是一篇充滿了作者的感傷,充滿了時光飛逝歲月如梭的感嘆,充滿了無以言喻的感激,以及充滿了這麼多年成長間喜怒哀樂感觸的……一篇序。

  但對不起,我寫不出來。

  因為我其實是很開心的。

  十二年前,出版我人生的第一本書,《我們不結婚,好嗎》時,我壓根不覺得會有出版第二本書的機會,當時我只是個二十三歲的小夥子,就要去當兵,什麼也不懂,面對出書,只有兩個感覺:「莫名的喜悅」與「做錯事的不安」。

  真的耶,當年我真的覺得自己跟出版社簽約出版是做錯了事。

  用百分比來說,我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喜悅,其他的百分之八十全是不安。

  為什麼不安呢?因為我一直在想著:「如果書賣不完要賠錢怎麼辦?」

  我不敢跟父母親講這件事,甚至也沒跟朋友提起,只有少數幾個當時跟我住在一起的同學知道我的作品即將付梓。所以書出版之後,沒有人知道藤井樹就是我,開簽名會的時候,我所有的家人也還被蒙在鼓裡。

  回想起當年那些日子,有許多回憶的痕跡依舊是很清晰的。

  我總會在每一場演講裡提到一句話,「我的人生在二十三歲那一年轉了好大的一個彎,就彎到現在了。」

  其實會彎去哪裡,或是彎多久,我從來都不敢去想。

  我能做的,只是把握每一個今天,好好地當這個還能寫、還能出版、還能做一些自己夢想中想完成的事的那個吳子雲,然後哪天被時代洪流吞噬,或是被自然地淘汰,這樣。

  那時我只能卸下所謂作者的光環,回到一個平凡人的身分,但我一定可以站在鏡子前,面對著自己,說:「恭喜啊!吳子雲,不枉走這一遭。」

  還記得當年《我們不結婚,好嗎》在網路上連載時,每天都有人來信催稿要看下一回,這輩子除了我媽期待我能當個醫生或是律師之外,那是第一次我被母親以外的人期待著,而那些人,都只是網路上的一串英文字,我都不認識。

  那是一種奇怪又充滿了莫名虛榮的感覺。

  為了他們,我每天絞盡腦汁,就是要寫出讓他們看了會喜歡的故事。

  同時,我也在創作這條路上,找到了另一個從不曾被發現的自己。

  「原來,我是會寫小說的。」那時,我這麼跟自己說。有點心虛,有點害怕,又有點驚訝。

  現在回頭看以前的作品,坦白說,我看了會哈哈大笑,那真是既青澀、不成熟、用字遣詞與專業度都明顯不足的作品啊!

  可是,如果沒有那些青澀,就沒有現在的我了,不是嗎?沒有第一部,怎麼會有後面的這些成績呢?

  所以現在的我看著以前的作品,像是看著自己在長大,這是很特別的感覺。

  所以,真的,謝謝你們。

  雖然你們的年紀大多比我小,但其實你們也是看著我長大的呀。

  雖然我總是在說感謝,總是不停地在說謝謝,對你們,可是你們一定不知道,即使我把所有的時間拿來說謝謝,也是不夠的。

  因為,那永遠都不足以表達我對你們的感謝。

  我寫了十二年了,我希望還有下一個十二年。

  從今天開始算起,十二年後,我希望還能看見你,好嗎?

內文試閱

01


  DIY木地板、綠色格子窗簾、淡藍色直線條床單、海豚圖樣枕頭套、木黃色桌椅,以及一本白色的日記。

  我們不結婚,好嗎?

  這是那本日記封面上唯一的一行字,用他最喜歡的紫色水性筆寫的,旁邊還畫了個小腳印,塗成黑色的小腳印。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號,我愛上了他。

  其實,我跟他不常見面,我在高雄念書,而他在台中,我們之間經常被大約兩百公里的距離所隔開,雖然兩百公里的距離很容易就可以縮短,但因為他的一些……算症頭吧!我們見面的機會變得少之又少。

  他坐車會暈車,坐飛機會暈機,只有騎機車時比較正常點。

  我的朋友都問我:妳這樣不是太辛苦了嗎?

  是的,在他們看來,我是很辛苦。我家住台北,我一個人到高雄念書,我只能利用放假的時候,坐長途車到台中找他,而他從來不曾主動找我,就因為他坐車會暈車,坐飛機會暈機。

  高中時,他的父母親離婚了,由父親取得他的監護權,但也在同一年,他父親在工地裡,從二十三樓摔了下來,當場死亡。

  他開始半工半讀,也搬離原來房租較貴的租處,住進了我家。

  那一年,他才十七歲。

  他一個月付我媽四千五百元的房租,住在我家四樓那間有陽台的房間裡,我記得很清楚,那是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大陸的那一年,他搬進來的第一天,剛好是我的生日,九月二十號。

  而我跟他的故事,也從那一天開始。

  「喂!這裡有個蛋糕給你吃,今天我生日。」我敲了敲他的房門。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蛋糕。」他沒開門。

  「這是我媽叫我拿給你的,你不吃也該開個門說話吧!」他怪沒禮貌的。

  「不!我不喜歡別人看到我的房間。」他說著,一樣沒開門。

  「你……」我有點火了,「算了,不吃拉倒!」我拿著蛋糕就往樓梯走去。

  「謝了,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聲音從房間裡傳來。

  我踩下樓梯的腳步因為他這一句話而停止,心裡燃起莫名之火。

  「是嗎?那謝了,我不喜歡陌生人住在我家!」我開始受不了他的語氣。

  「我叫林翰聰,雙木林,翰海的翰,聰明的聰。這樣就不是陌生人了吧?」他說。

  他的每一句話好像都是那麼理直氣壯,頂得我是惱羞成怒了。

  「那妳呢?妳叫什麼名字啊?」他問,一樣問得那麼理直氣壯。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走回他房門前。

  「因為我不喜歡住陌生人家啊!」他說。

  我的天啊!這傢伙是從哪裡來的啊?哪一族的原住民啊?他每天拿銼刀磨牙齒嗎?

  「那就別住啊!」我真的火大了!

  「妳是處女座的?」他問,似乎感覺不到我的火氣都上來了。

  「你怎麼知道?」我訝異著。

  「因為妳剛剛說妳今天生日啊,九月二十號,是處女座對吧?」

  呃……我突然發現我的智商變低了,一路被他壓著打,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那又怎樣?你對處女座有什麼意見嗎?」我在心裡盤算著,如果他說他不喜歡處女座的話,我馬上把蛋糕往他房門砸去。

  「沒啊,我又沒說什麼,我只是想跟妳說生日快樂。」

  我手上的蛋糕差點走火,下巴差點垂到地板上。

  「你說什麼?」我貼近房門。

  「我說,生日快樂!」他又說了一次。

  這次他的語氣跟前面的語氣大不相同,變得好輕、好溫柔,我發現他的聲音很好聽。

  「馨慧啊,下來吃生日麵線囉!」媽媽在樓下叫著。

  「喔,我馬上下來!」我拉高嗓子回答。

  「妳叫ㄒㄧㄣ ㄏㄨㄟ啊?」他在房裡問著,那該死的門還是沒開。

  「不行啊?」我火氣還沒消呢!

  「哪個ㄒㄧㄣ?哪個ㄏㄨㄟ啊?」他又問。

  「為什麼要告訴你?」

  「不說拉倒,我不喜歡逼別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他那該死的理直氣壯的口氣又出現了。

  「馨慧啊,順便叫林同學一起下來吃啊!」媽媽又在樓下喊著。

  「聽到了吧?林同學,我媽叫你下去吃壽麵啦!」我愈來愈覺得不耐煩,跟這傢伙說話超過三分鐘的話,可能會吐血。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麵線。」他又來了。

  「哼!懶得理你了,不吃拉倒!」我往樓下走去。

  「謝啦,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聲音又從房間裡傳來。該死!真是該死!

  我的生日,我們故事的生日。

02


  他搬進我家的那天晚上,沒有出過房門一步,所以我也沒看到他,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我第一次看到他,已經是生日過後第三天了。

  「馨慧呀,林同學跟妳同年喔,人家很乖的。」媽媽織著毛線衣,「他一個人半工半讀,在加油站打工,晚上還要去上課,妳可要多學學人家!」

  「學他?媽,妳有沒有發燒啊?」我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還伸手摸摸媽媽的額頭,「他哪裡乖啦?說話怪沒禮貌的!」

  「那是妳太凶了,應該收斂一下自己的脾氣!」媽媽說。

  「我太凶?不會吧?我的溫柔是中山女中出名的……」

  「的糟糕。」媽媽打斷我的話,還幫我接下去。「妳自己說,弟弟他一年跟妳說幾句話?」媽媽開始訓話了。

  「那是他還小,脾氣差,而且思想幼稚,當然跟我沒話講啊!」我強力反駁。

  「是嗎?那他跟妳大表姊怎麼那麼好?」媽媽瞄了我一眼。

  「那是大表姊受得了他啊!大表姊脾氣好啊!」我摘了顆葡萄往嘴裡塞。

  「那不叫脾氣好,那叫溫柔!」媽媽又瞄了我一眼。

  「之所以幫妳改名字,就是希望妳能有康乃馨的特質,溫柔賢慧。」媽媽放下毛線球。「結果還是沒什麼用。」她無奈地搖搖頭。

  「本來的名字還不錯啊,是妳自己要改的,我又沒叫妳改。」我又摘了顆葡萄。這時門打開了,那個該死的傢伙回來了。

  「伯母,我回來了!」

  他邊說邊關上門,我看到他的書包上寫著「開南商工」。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

  「哇!有葡萄耶!誰買的?」我弟從樓上走下來,看到我面前這一串葡萄。

  「我買的,要吃付錢!」我指著葡萄說,但我的餘光卻瞄向他,林翰聰。

  我承認,我對他的第一印象真的很不好,如果只是以說過話,而沒見過面的情況來說的話。

  但我現在更應該承認,我對他的印象徹底地改觀。

  他坐在門口旁的穿鞋椅上,慢條斯理地解開鞋帶,很整齊地把鞋帶「摺」起來,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鞋帶摺成那樣。然後,他從書包裡拿出一包面紙,抽出一張,開始擦拭鞋底邊緣,再擦鞋面,那雙鞋子看起來真的很亮麗。

  然後他把摺好的鞋帶塞進鞋子裡,在鞋面上吹了兩口氣,擺進那個……那個我現在才發現的新鞋架?

  接下來更扯!

  他坐回穿鞋椅,慢條斯理地把襪子脫下來,那是一雙白色的襪子,沒有任何花樣,就是全白的,我看不見任何一絲髒掉的地方。

  他先拿起一隻襪子,把它拉撐,然後開始捏線。你一定不相信對不對?但他真的捏出一條線,就是那種新買的襪子才會有的摺線。襪子也很聽話,像是飛利浦之後,一片平坦一樣。

  然後他拿起另一隻襪子,做出一樣的事。這一幕看得我是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他提起那兩隻被「整」過的襪子,轉身往樓梯走去。

  我真的對他徹底改觀,從來沒看過男孩子這麼龜毛的。

  但這次的改觀並沒有改得好一點,因為他一樣討厭!

  「阿聰啊,來吃葡萄。」媽媽對他說。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葡萄。」他的口氣跟三天前完全一樣。

  他逕自往樓上走,在這同時,我跟他四目相接,那眼神像是……

  像是……像是在對我說:「謝了,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姊,妳發花癡啊?」我弟弟在我面前揮了兩下手。

  「趙家偉,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我瞪著他。

  「女孩子家要溫柔,才剛說過妳就忘了!」我媽媽又瞄了我一眼。

  「媽,她如果會寫『溫柔』這兩個字,明天太陽就不會出來了啦!」家偉說。

  「趙家偉,你皮癢嗎?」我摘了顆葡萄,白了我弟一眼。

  「好男不跟女鬥,我要去睡覺了!」我弟順手拔了顆葡萄,轉身往樓梯走去。

  「我也要去睡覺了。」我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馨慧啊,拿葡萄上去請林同學吃啊。」媽媽交代著。

  「他剛剛不是說不喜歡吃嗎?幹嘛還要拿給他?」

  「人家是客氣!快拿上去!」媽媽也摘了顆葡萄。

  「妳不知道上次我拿蛋糕給他,他有多沒禮貌啊!」我跺著腳。

  「那不叫沒禮貌,那叫客氣。快點拿上去!」

  我不情願地拿著「我買的葡萄」,不情願地走到四樓。

  「喂!林同學,我媽叫我拿葡萄給你吃。」我連門都不屑敲。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葡萄。」這該死的傢伙一樣沒開門。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葡萄是我買的,我也不想讓你吃!」我拿著葡萄往樓梯走。

  「喔,那謝了,我不喜歡吃別人買的東西。」他的口氣一樣惹人厭。

  「懶得跟你鬥,我要去睡覺了!」我邊下樓梯邊說。

  「嗯,謝了,我念書的時候不喜歡別人吵。」

  他的聲音從房裡傳來,還是那該死的口氣。

  我發誓,我趙馨慧這輩子如果還會拿東西給林翰聰吃的話,那林翰聰一定拉肚子拉到脫腸!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我提著葡萄回到房間,口中還拚命唸著。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

  處女座的龜毛,其實只是一種習慣而已。

作者資料

吳子雲(藤井樹)

高雄市人。 一九七六年九月十日生於高雄。 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死於高雄。

基本資料

作者:吳子雲(藤井樹)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網路小說 出版日期:2011-10-06 ISBN:9789862720400 城邦書號:BX4007C 規格:圓背硬皮精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