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宛在水中央(套書上下冊不分售)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宛在水中央(套書上下冊不分售)

  • 作者:信用卡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1-09-29
  • 定價:399元

內容簡介

◆晉江網250萬點閱率 新晉榜&月榜第一名 ◆追加:繁體版全新專屬番外篇 ◆網路原名《穿越後的悠閒生活》 穿越古今,最浪漫纏綿的愛情賭注! 他奉上尊貴的爵位,換她今生至愛無悔 當聰穎慧黠的大家閨秀,遇見尊貴俊俏的天之驕子, 她決定以真心相搏,賭他紅顏三千卻只取一瓢的承諾! 我想要的不是錦繡江山,而是妳唇畔的那一抹笑…… 她:「這世子妃或許是各家閨秀爭搶的位置,我卻不稀罕。」 他:「若能娶妳為妻,我寧願不要爵位,只求一生一世一雙人。」 【故事簡介】 因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而喪命,上天卻給了她一次機會,讓她帶著記憶重生於古代,成為杭州知府的嫡長女。她彈琴、書法、繡花,無一不殷勤學習,父嬌母寵,卻招來庶姊的嫉妒。 她的日子過得極為悠閒愜意,平時繡花彈琴習字,偶爾應付庶姊不太高明的心機手段,生活好不自在,直到那個從京城來的南平郡王世子闖入她的生活,她才驚覺,有著現代人一夫一妻觀念的自己,沒有自信可以愛上一個將來註定要妻妾成群的人,於是她以一生一世一雙人為由,望他能知難而退……

內文試閱

  士衡一早便來了府裡,跟著顧山讀了會子書便覺得膩歪,拉了他道:「我們去街上逛逛?」

  顧山道:「先生指派的文章你做完了?」

  士衡笑道:「我昨日就寫完了,反正文章後日先生才看,你明日寫也不遲。」

  顧山聽了只得和士衡一起往外走,剛繞過園子,就見元秋和紫嫣穿了見客的衣裳出來,便都笑著問道:「妹妹這是做什麼去?」

  元秋笑著說:「丫頭來回說夏哥哥來了,母親叫我帶紫嫣到上房去。剛才紫嫣在和我說家裡這個那個,我還笑她,想不到子息哥哥更是個離不開妹妹的。紫嫣才來我這住了兩日,子息哥哥就趕來看她了。」

  士衡笑道:「妳聽他渾說,他又不是顧山,怎麼會黏著妹妹不放?」

  顧山忙啐道:「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來了?」

  士衡笑著擺手道:「也罷,我今日本是想叫妳哥哥逛街去,子息來了正好一起去。」

  元秋聽了忙叫道:「哥哥們要去哪裡玩?我也想去。」

  士衡笑道:「妳才出去了幾日就又想出門,還是好生在家裡待著吧,我買糖回來給妳吃。」

  紫嫣在一邊聽了不住地捂嘴笑,元秋瞪了眼士衡道:「我又不是妞妞,才不會吵著要糖吃。」說罷,拉著紫嫣就往上房走,也不去理士衡。

  士衡見狀不禁啞然失笑,只得跟在她們後面。

  夏子息見到紫嫣果然沒太多話說,只不過是囑咐她要守規矩之類。士衡和顧山在旁邊聽了一會兒便覺得不耐煩,起身和李氏告了罪,兩個人架著夏子息就出了顧府。

  三個人順著街道走走逛逛,無非是進一些熱鬧的鋪子,看一下玩意兒多的小攤,士衡看見精緻的小玩意兒就買上一個。有時候顧山和士衡看中一樣的東西同時伸手去拿,士衡怕顧山搶去,每次都先把他擠到一邊,自己看中了東西便緊緊攥著不撒手。顧山曉得士衡買來也是送給元秋玩的,也不跟他爭搶,樂得讓他付錢去。

  夏子息見這兩人每逛一個鋪子都似真似假地搶些玩意兒,不由得笑著搖頭,自己在櫃檯上挑揀起來。

  顧山見夏子息撥弄了半天,撿了兩個簪子出來,便笑道:「你怎麼開始買這玩意兒了?可是看上哪家姑娘了?」

  夏子息聞言不禁漲紅了臉,忙低頭道:「我買給妹妹的,你休要渾說。」

  顧山一聽,想到紫嫣的面龐,自己先把臉紅了一下,也低頭去摸了把簪子在手心裡。

  幾個人轉了一下午,雜七雜八買了許多東西,才各自回家。

  顧山這回買了許多東西,回院子裡將東西分了兩份出來,分別拿匣子盛了。他本想叫丫鬟送去,又擔心她們嘴笨說不清楚,便親自攜了匣子去元秋的院子。紫嫣自從來顧府後便和元秋同吃同住,如今顧山不好直接擅入元秋的院子,只得讓丫鬟進屋通報,自己在外面等候。

  元秋正在屋裡和紫嫣繡荷包,聽說顧山來了,便笑著出去親自迎了顧山進來。紫嫣見狀也起了身,待顧山進來後先行了個禮,慌得顧山忙還禮。

  元秋笑道:「哥哥出去買了什麼好玩的回來?」

  顧山把匣子遞給她道:「一些玩意兒,有竹子編的蝴蝶,有竹籤搭建的亭臺樓閣之類的。」說著又遞給紫嫣一個匣子道:「這是給紫嫣妹妹的。」

  紫嫣紅著臉接過來,向顧山道了謝。顧山瞧見紫嫣緋紅的臉龐便不由得搔著頭,傻呵呵地笑個不停。他自己樂得正歡,不料一瞥眼看到元秋眼中帶笑地看著自己,不由得噌的紅了臉,忙找了個藉口,匆匆忙忙地走了。

  元秋見哥哥走了,便低了頭裝作沒看見紫嫣的不自在,坐在桌邊把自己匣子裡的東西都拿出來,一樣樣給紫嫣看,又挑了幾個有趣的東西包好,和紫嫣笑著說:「我送兩個玩意兒去給泉哥和妞妞,姊姊一起過去嗎?」

  紫嫣搖頭道:「天氣熱,我懶怠著動,妹妹自己去吧。」

  元秋便叫碧兒洗了冰過的瓜果進來,自己則出了院子。

  紫嫣見屋裡沒人,便打開顧山給她的匣子,把裡面的東西一樣樣翻開,見匣子底下擺著一支鑲嵌著紫色寶石的蝴蝶簪,不禁手抖了一下,臉上一片紅燒,忙慌亂地關了匣子的蓋子。   士衡和顧山逛完街便直接回郡王府,進了自己的院子。梳洗完畢,換了家常的衣裳。士衡約莫著差不多快到了晚飯時辰,先逕直去了老王妃的院子,祖孫兩個說了好一會子話,老王妃才笑道:「你母親一天沒瞧見你了,你去她那看看去。」

  士衡笑道:「那老祖宗一會兒等我過來吃飯。」

  老王妃笑道:「我今兒吃素,你好生跟著你母親吃飯去,不必來這。」

  士衡笑道:「不礙,我跟著吃粥就好。」說著出來去了郡王妃的院子。

  剛一進院門,士衡便聽到從屋裡傳出一陣笑聲來,他不禁揚了揚眉頭,心裡暗暗覺得稀奇。兩年前自從那樵夫之女進府後,郡王妃就鮮有笑容,更別提說這種大笑了。士衡只當是郡王妃有了什麼喜事,忙笑著快步進了屋。

  一進屋,士衡便瞧見父親的姬妾側妃之類都在,心下不由得有些奇怪,先上前向郡王妃請了安,便在下首坐了。

  郡王妃拉著他道:「怎麼還沒叫人就坐下了,快來見你姨娘。」說著招手把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子叫到跟前和士衡說道:「這是你表舅媽的妹妹。」

  士衡從來沒聽說過這門子親戚,只見有個穿著黃衫的梳著婦人髮髻的女孩怯生生地對著自己福了一福,他只得起身行了個禮道:「姨母!」

  話音剛落,就聽立在門口的樵夫之女王氏冷笑道:「世子叫錯了,您該叫她吳姨娘,而不是姨母。」

  郡王妃喝道:「這裡哪有妳開口的份,到底懂不懂規矩?」

  王氏聽了冷哼了聲,撇了撇嘴,不再言語。

  士衡聽這話頭,有些明白過來,原來這是母親為父親新納回來的妾室。想到此,他不覺有些奇怪,母親向來為父親的姬妾吃睡不下,尤其是那王氏更是常常鬧得全府雞犬不寧,母親每日都恨不得把所有姬妾打出去,怎麼今日自己還請回來一個?

  士衡坐著說了兩句話,也把那新來的吳姨娘打量了兩下,只見她長得十分嬌美,雖然已經及笄了,但身上總有一團天真的孩童氣。他想著這女孩也不過大自己二三歲,如今卻要來做父親的妾室,不由得嘆了口氣,勉強陪著郡王妃說了幾句話,便去了老王妃的院子吃了晚飯。

  回了屋,士衡想到郡王妃屋裡那堆鬧哄哄的側妃侍妾之類的便覺得頭疼。呆坐了一會兒,就去找了個紫檀木匣子來,把白天買好的東西一樣樣放進去,待都整理利索了,才梳洗了睡下。

  紫嫣在顧府住了也有幾日,夏子息央了夏夫人的同意,第二日便帶人來接紫嫣回府。紫嫣見兄長來了先去上房陪著說了會兒話,便先告罪回來收拾東西。

  約莫過了兩刻鐘,夏子息估摸著紫嫣快收拾完了,便和元秋笑道:「不知紫嫣收拾好了沒有?不如元秋妹妹帶我去妳院子門口等她會子?」

  元秋笑著起身說道:「子息哥哥真真是疼愛紫嫣姊姊。」

  夏子息只笑著,跟著元秋一路往回走去。夏子息一邊走一邊找些話來說,走到半路瞧見四邊沒有人,便掏出一個匣子遞給她道:「妹妹照顧紫嫣這麼些日子,這權當是哥哥的謝禮。」

  元秋聞言忙推道:「子息哥哥這說的什麼話?我和紫嫣姊姊姊妹情深,哪裡需要謝禮?哥哥這樣不是硬把我和紫嫣姊姊生分了嗎?」

  夏子息本就是隨便找的藉口,聽她這樣說便不知道如何介面,因在半路上,他又怕人瞧見,便慌亂地塞她手裡道:「反正妳收著就是了。」

  元秋見他臉色羞赧,神情慌亂,忽地明白了他的意思,頓時覺得尷尬不已。
夏子息本來就心虛,又怕元秋拒絕禮物,忙一溜煙跑了。

  元秋見狀不禁傻了眼,只好搖了搖頭往自己院子方向去。

  元秋只想著夏子息的舉動,卻沒瞧見士衡一直在不遠處陰著臉看著她。

  紫嫣看著丫頭婆子收拾好了東西,便帶著她們出了院子。一出院門,就瞧見夏子息坐在院子外面的涼亭裡,她笑著迎上去問道:「哥哥怎麼到這裡來接我?」

  夏子息哪好意思和妹妹說緣由,便支吾過去,又轉頭吩咐婆子們把包袱放車上去,自己則攜了紫嫣去上房辭別。

  兄妹兩個剛走沒兩步路,便瞧見元秋遠遠地走了過來,紫嫣忙走了幾步上前拉住她笑道:「這麼熱的天,妳怎麼又走過來了?我這就要去上房呢。」

  元秋笑道:「我這還有東西要送給姊姊,姊姊先坐旁邊等我會子,我拿了東西就出來。」

  紫嫣聽了忙推辭一番,元秋只笑著叫人扶她到一邊的亭子歇息。

  元秋回了屋子,隨手把夏子息塞給她的匣子放到一邊,自去櫃子裡拿了個新的匣子出來,把李氏送來的新樣式珠花、絹花挑了幾枝放了進去,蓋上蓋子,便急急地抱了匣子就要往外走。

  元秋身體轉得急,袖口正好拂到放在桌上的匣子,那匣子嘩啦一聲摔在地上,一支簪子從裡面滾了出來。

  元秋看見掉地的匣子才想起來這是夏子息送給自己的東西,她只當夏子息送的是什麼平常玩意兒,卻沒想到是支簪子。她隱約猜到夏子息送禮物給自己的意思,卻沒想到他會直接送簪子。這個充滿暗示性的禮物頓時讓她沒了主意。

  那簪子滾到元秋腳下便停了下來,元秋尋思了一會兒,彎腰將簪子撿起來,伸手把要送給紫嫣的匣子打開,將那簪子放到絹花下面,這才又蓋上匣子,急急忙忙地出去找紫嫣。

  顧山在屋裡寫文章,下人來報說夏子息來接紫嫣回府。顧山聞言不由得心裡一緊,暗暗埋怨夏子息怎麼也不提前打聲招呼,忙叫人服侍自己換了見客的衣裳就連忙地出門去上房。他因心急,走得快了些,冷不防和剛要進來的士衡撞在了一起,差點打翻士衡手裡的檀木盒子。

  士衡忙護著手裡的盒子,瞪著顧山道:「你急急忙忙要做什麼去?」   顧山道:「子息來接他妹子了,我去前面陪一陪。你來了正好,和我一起同去。」

  士衡聽了冷哼了聲,進屋坐下,撇了臉道:「我不去。」

  顧山覺得奇怪,但來不及細想,只得說:「那你先坐著,我去去就來。」

  士衡聽了猶豫片刻,覺得若是不去倒顯得自己小氣了,於是叫了顧山一聲,轉身把檀木盒子放到桌上,跑出去追上顧山,一起出了院門。兩個人出來沒走多遠,就看見元秋三人的身影。

  顧山撇下士衡,上前去和夏子息打招呼,又裝模作樣地客套問了紫嫣一番。紫嫣見了顧山又不由自主地臉紅起來,她怕旁人看出自己的心思,只得佯裝鎮定地一一回答。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倒讓元秋插不上話,慢慢地倒便把元秋甩到身後了。

  夏子息跟著後面卻沒心思注意到紫嫣和顧山身上,心裡仍為自己剛才送出的簪子忐忑不安,便不住地用眼角偷偷瞄元秋。

  元秋察覺到夏子息的目光,只覺得尷尬無比,便佯裝不知,扭了頭去看路邊的花。

  士衡則因撞見夏子息送元秋東西,胸口堵了一口氣在那,此時又感覺出元秋和夏子息之間氣氛異常,心裡不免慌亂起來,只一心留意他們兩個,哪裡還管得上顧山和紫嫣二人。

  幾個人各懷心思,自顧想著自己的事,都沒察覺出別人的異常,直到到了上房,才都收斂了心思擺出笑容來。

  李氏把紫嫣拉到身邊說了好一番話,又問婆子們車馬準備好了沒,這才親自把紫嫣送到院門口,看著她坐上轎子,才回了屋子。

  紫嫣一走,元秋頓時覺得自己孤單許多,臉上有些落寞。

  士衡看元秋神情懨懨的,只當她是為了夏子息,越發覺得煩悶。

  顧山恍惚了一陣才回過神來,轉頭招呼元秋、士衡兩個回屋。

  元秋笑著擺手回絕道:「我回屋躺去,哥哥們去看書吧。」

  顧山怕元秋悶壞了,忙哄她說:「士衡帶了好東西給妳,去哥哥屋裡瞧瞧去。」

  士衡聞言刷的紅了臉,僵硬地扭過脖子去,小聲嘟囔道:「哪個帶好東西給她了?」

  元秋自幼和士衡鬧慣了,見他那副樣子,忍不住逗他道:「我還以為士衡哥哥帶好玩意兒給我了呢?誰知是哥哥糊弄我玩的。」說著便有意擺出一副落落寡歡的樣子。

  士衡瞥見元秋的神情,覺得心疼,忙鬆了口說:「我逗妹妹玩的,給妹妹帶了好大一盒子東西呢。」

  元秋見士衡又急又臊的神情,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士衡這才知道上了當,心裡雖因元秋開心而一喜,臉上卻忍不住瞪了元秋一眼,把臉撇到一邊不去瞧她。

  元秋瞧著士衡氣鼓鼓的臉,很想去捏,便推了顧山一下道:「哥哥快去捏士衡哥哥臉上的包子。」

  顧山細細打量了士衡一番,見他的表情果然像個圓滾滾的包子,便笑著伸手去掐。士衡哪裡肯讓他掐到,忙彎腰閃了過去。兩個人打打鬧鬧往前跑著,元秋跟在後面看著他倆笑個不停。

  士衡見元秋笑得開心,心裡的鬱結之氣也散了大半,和顧山鬧了一回便收了手,陪著元秋說著話,一路去了顧山的院子。

  士衡進屋先取了他的檀木盒子來,獻寶似的捧到元秋旁邊的小桌上,打開蓋子讓她瞧裡面的東西。元秋粗略地看了一眼,似乎比顧山之前給她的還要多上許多,便笑著問他到底買了多少東西回來。士衡哪裡在乎這些,只催她看那些玩意兒。

  顧山見士衡笑嘻嘻地站那獻寶,忙拉著他在一邊坐了,又叫人端茶上來。

  元秋笑著叫人拿了本書塞給士衡和顧山看,不讓他倆煩自己。

  元秋低頭看了大半盒的東西,覺得有些口渴,抬頭去拿茶,冷不防見元容倚在門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登時唬出一身汗來。

  顧山、士衡兩個聽見元秋的叫聲忙抬起頭來,也都瞧見元容在門口站著。

  元秋站起來笑道:「姊姊來了怎麼也不吱一聲,倒唬了我一跳。」

  元容笑著進來向士衡、顧禮兩人行了禮,和元秋隔著桌子坐了,方才說道:「我聽人說紫嫣妹妹今日回府,便想出來送她一送,誰知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我難得出了院子,又瞧著今兒天氣好,便想去妹妹院子玩一會子。誰知我路過園子的時候,聽灑掃上的丫頭說遠遠地瞧見妹妹和哥哥一起來這了,我這不就跟著尋來了。」

  元秋笑道:「姊姊可是有一陣子沒出院子了,我問了母親兩次,母親只說姊姊身上不爽利,在屋裡歇著呢。我本想去瞧姊姊,卻又怕姊姊養病期間不愛見人,便沒過去。」

  元容忙說:「我倒想讓妹妹過去來著,只是怕過了病氣給妹妹,便沒敢使人去請,如今身上大好了才敢出來。」   元秋笑道:「既然姊姊大好了,我也就放心了。姊姊若是想吃什麼,只管打發丫頭去我那要。若是我那沒有,就去母親那拿,橫豎母親那是什麼都不缺的。」

  元容笑著和元秋客氣了一番,又問顧山道:「怎的哥哥今日沒和世子哥哥去上學?」

  顧山只低頭看書卻不回話,元秋忙笑道:「如今哥哥學做文章,每上一天學先生便給一天時間在屋裡做文章。」

  元容聞言便瞅著桌上那盒子笑道:「怪不得哥哥如此有空,還到外面買了這麼多玩意兒給妹妹。」說著便伸手去拿盒子裡的玩意兒,不料卻一眼看見盒子旁邊放著的印有南平郡王府字樣的小金鎖,她便收了手,拿了那金鎖過來摩挲道:「原來世子哥哥府上用的都是金鎖,我以前也見過別處用過一個金鎖,只是沒這個小巧精緻。」

  士衡抬頭笑道:「鎖盒子的東西,能有多大。」

  元容聽了忙笑著問他府裡還用些什麼別處沒有的東西,士衡說沒什麼稀奇的用物,也不過是些平常東西而已。元容哪裡信這個,只追問個不停,直到把士衡問煩了,冷了臉下來,元容才明白自己造次了,忙起身向士衡賠禮。

  士衡見元容對自己賠禮,倒像是自己小題大做了,只得胡亂應付過去,躲到內室去看書。

  元容見士衡不高興,自己也沒了精神,陪著元秋坐了會兒,又偷眼去瞧盒子裡的東西,只覺得裡面都是郡王府的寶貝,有心想拿過來瞧。

  元秋見元容視線只往盒子裡飄,哪裡會不曉得她的意思。若是平常顧山買的東西送給她幾樣倒是沒什麼,偏生這東西是士衡送來的。士衡脾氣最為古怪,但凡他送給自己的東西,是不許送給旁人的,即使連妞妞和泉哥都不成。

  前幾個月,元秋看士衡送來的糖人好玩,便叫人送去給妞妞。誰知這事讓士衡知道了,竟把賣糖人的小推車都買了回來,拿去非要和妞妞把元秋的糖人換回來不可。妞妞拿著糖人玩得正高興,死活不肯換,士衡好說歹說愣是把糖人搶了回來,弄得妞妞不高興了好一陣子。

  元秋見妞妞不開心,少不得說了士衡兩句小氣。後來顧山和元秋說了事情的原委,原來是士衡和賣糖人的老頭描述了元秋的身量,叫他照著做的,元秋這才知道士衡為何如此在意那糖人。

  因士衡為此嘔氣不理元秋,元秋只得親手做了幾個菜給士衡,讓他吃得高興了這才取得了他的原諒。只是從那以後,元秋再不敢把士衡送的東西輕易送人了,就怕士衡折騰出什麼么蛾子來。

  元容坐著瞄了半天,心裡暗忖元秋為何還不送東西給她。元秋佯裝不知,左說右說,偏不提此話。元容坐了一會子便覺得沒意思,只得起身和顧山、元秋兩個告辭了。

  士衡在屋裡聽見元容走了,忙奔出來看那盒子裡的東西,後來發現一樣沒少,才抿著嘴笑著坐下了。元秋見他那孩子氣的脾氣,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元秋睨了士衡一眼道:「士衡哥哥越發小氣了。」

  士衡聽了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教育元秋道:「我送妳的東西,妳若是不喜歡,砸爛了也不許與旁人。」

  元秋抿嘴笑著說:「若是我真砸爛了,恐怕士衡哥哥非得找我算帳不可。」

  士衡聽了洋洋得意道:「妹妹知道就好。」

  元秋見他這樣,知道自己說不過他,只得笑著應了。元秋看完士衡送的東西,想要回屋子去睡覺,士衡忙道:「左右沒什麼要緊的事,妹妹多坐會兒說說話。」

  元秋擺手道:「罷了罷了,不耽誤你們做文章,等做得不好了先生要罵的。到時候不要反而叫先生把我也罵一頓。」

  士衡想到自己文章還沒做完也只得罷了。

  顧山見元秋走了,才想起士衡早上一臉的怒氣,遂問他說:「你今兒剛來的時候誰衝撞了你不成,怎麼氣成那樣子?」

  士衡見顧山問起,便想到夏子息送元秋匣子的事情,臉上瞬間黑了一半,正想和顧山斥責夏子息私下相授元秋東西一事不合體統,忽地又想到自己還不是整日塞給元秋各式玩意兒。想了一番,又在心裡辯解道:那夏子息如何和我相提並論,我與元秋妹妹一起長大,兩小無猜,彼此的物件早不知互相存了多少去,就是送些玩意兒給她也是沒什麼的。而夏府雖說和顧府是世交,但兩人從小到大也沒見上幾面,哪裡就能隨便送東西了?

  士衡兀自在那想著,顧山見他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還自己偷偷笑了會子,越發覺得不正常,便盯著他看個不停。

  士衡想了半晌,猛然發現顧山在跟前直勾勾地看自己,嚇了一跳,當即作勢要踹:「你蹲在這裡做什麼?倒唬了我一跳。」

  顧山笑嘻嘻坐在一邊問:「你到底尋思什麼呢?到底早上誰給你氣受了?」

  士衡哪裡好意思說自己的小心眼,只得含糊混過去了。顧山只當是郡王府的哪個小妾又一大早鬧不痛快了,也不再去問他,兩個人各自拿了書去讀。

作者資料

信用卡

原名劉曉懿,內地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擅長穿越類小說,文筆輕鬆、情節溫馨。已出版作品《宛在水中央》、《正妻難下堂》、《家有小福妻》。

基本資料

作者:信用卡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1-09-29 城邦書號:RB6035S 規格:膠裝 / 單色 / 6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