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霄漢(中)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霄漢(中)

  • 作者:衣冉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1-08-11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銳勢錚錚,文采磅礴的三國穿越史詩巨作《霄漢》 最壯闊激烈的烽火英雄爭戰,最浪漫淒美的亂世兒女情長! 縱使機關算盡,也未曾算到有一天我竟會如此愛你! 江山靜好,仍不敵情思三千匝, 到頭來,終究為妳策馬繁華,踏破這場盛世煙花。 若前生妳是十里桃花,我願執守凋零後的蕭索紛沓,換妳三生三世淺笑無瑕。 並肩看戰場肅殺,最流連還是妳眉間那一點朱砂。 誰來為我倆占一卦?何時明月能照盡天涯,何時我能再為妳兵臨城下? 【故事大綱】 蕭若出任務時不幸罹難,穿越到最喜歡的三國時代,遇見亂世梟雄曹操,卻被他下藥轉送給董卓。為保貞操,她故意欺騙董卓自己有花柳病,原以為可以逃過一劫,卻被董卓麾下大將徐榮要走。 據說徐榮此人生性殘忍好殺,懷著惴惴不安的心,小心應對這尊殺神,生怕對方一個不如意,自己就被上帝寵召。 就在以為自己落入了另一個水深火熱的虎穴之中時,蕭若慢慢發現,徐榮冷酷的外表下隱藏著赤誠的熱血,一身令人聞風喪膽的肝膽只為效忠朝廷。隨著他幾次征戰下來,她的心慢慢地被吸引,即使他揭穿了自己刻意偽裝溫柔乖巧的面具,她依然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

內文試閱

  群雄逐鹿,滄海橫流,是誰以成敗論英雄?誰把酒對月,盛名罵名,盡付一笑中?

  青泥隘口一戰,涼州軍損失了將近一萬五千人,已經無力再討伐郿城,而且現在西涼大軍已經無暇西顧,因為呂布帶著董卓的頭顱到了南陽,準備投靠袁術。袁術因為弘農郡被馬超所奪,對西涼大軍十分不滿,一旦接受了呂布的投靠,長安便岌岌可危。

  山東群雄的縱連格局為:袁術、公孫瓚、陶謙結為一夥,共同對付袁紹。而袁紹、曹操、劉表結為一夥,袁紹專力對付公孫瓚,曹操在黃河以南,劉表在荊襄,牽制袁術、陶謙。

  此時,曹操正在兗州與黃巾軍作戰,屢次開示降路,多設奇兵、伏兵,晝夜會戰,取得勝利,收降大量黃巾,達三十萬口,並在收降的黃巾中,挑選精壯者,編成部隊,號「青州兵」——漸漸擁有了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李傕等人權衡之下,決定討好袁術,便向獻帝提出了和解山東各勢力的要求,獻帝遂下令以公孫瓚為前將軍,封易侯,以袁術為左將軍,假節,封陽瞿侯,又聯絡劉表,以其為鎮南將軍,荊州牧,成武侯,假節,此舉難免得罪了袁紹和曹操。

  呂布到南陽以後,把董卓的頭顱獻上,以為替袁氏報仇可以被收留,怎奈獻帝的詔書不多久便到,袁術收下了董卓的頭顱,卻不接受呂布。

  呂布在袁術那裡吃了閉門羹,一怒之下,索性往北去投袁紹。

  正在山東的勢力與涼州軍糾纏不清的時候,蕭若和楊含已經到了郿城,楊含自留下了一個信得過的部下帶兩千兵馬,鎮守藍田郡。

  郿城背依青山,前臨渭水,以西便是五丈原和散關,得據天險,易守難攻。

  郿城城門大開,劉鈺親自出來迎接,打馬才出,目光轉過之處,看見馬超還在已經大感詫異,見到徐榮,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徐榮面上無甚表情,察覺到劉鈺的目光投過來,皺眉。

  「姑娘請。」劉鈺忙對蕭若道。

  蕭若也朝背後看了一眼,見到徐榮一副要怒不怒的樣子就忍不住想笑,勉強忍住,在前打馬入了城。

  郿城比起西涼的城池要熱鬧得多,街上行人不少,見到大軍進城,惶恐萬分,避的避,躲的躲。

  太守府已經被劉鈺讓人修繕了。

  「屬下已經安排了侍女在府中。」劉鈺一面走,一面道:「姑娘今日好生休息,明天再去大營封賞大軍。」

  「現在一共有多少人了?」

  「有二十七個屯,一萬多人。」劉鈺道:「只是郿城鐵少,只打了一千副刀盾。」

  「嗯……」蕭若沉吟著,點點頭道:「這兩個刀盾兵的屯,給楊含帶吧。」

  「是。」劉鈺答應著,遲疑片刻,又問:「姑娘……馬超,還有徐將軍,如何……安頓?」

  想到這個問題,蕭若也有點頭疼。

  「現在還有一個職位,不知何人能勝任……」劉鈺遲疑道。

  「什麼職位?」蕭若詫異。

  「便是校尉。我等領幾千人的軍隊作戰自是不成問題,可是……」劉鈺頓了頓,訕訕地道:「無人可領萬人以上的部隊作戰。」

  蕭若聞言,明白過來。

  帶領一兩千人的軍隊奇襲和指揮萬人以上的大軍團作戰,是兩個將領指揮作戰的不同層次。戰役以正合,以奇勝,現在他們少的,恰恰就是「正」,所以每一戰都打得很險。

  郿城已經有一萬以上的兵力,而一萬的軍隊就可以在不是重點防禦的城池隨意馳騁,因為城池四牆站不滿守兵,一萬大軍足以四面同時急蹙,蟻附亂進,蜂擁登城,幾個時辰就可以力拔,傷亡代價不過是數十人而已,而萬兵驅馳是冷兵器時代兩軍堂堂正正對壘交戰,「以正合」的精髓。

  現在,少的就是一個擅長率領一萬軍隊,實施長距離機動作戰的能手。

  這對將領的要求很高,她帶點小兵嚇嚇人槍槍糧草還行,這個肯定幹不來,劉鈺和楊含似乎也不能勝任。馬超戰場上的經驗太少了,而且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倒戈,不能委以重任,那剩下的就只有……

  想到此處,蕭若轉過身,望了門外一眼。

  現在看來只有他最合適,可光是來郿城都是被她逼的——肯出力帶兵嗎?

  羊一到了郿城,還沒有喘勻氣,便立即到處去找大夫,到太守府內的時候正好碰到楊含。

  看見羊一背後帶著的人,楊含皺了眉:「又請大夫?姑娘怎麼了?」   「姑娘身子一直不好,在武關還暈倒了一次……」羊一正喃喃著,忽然想起什麼,忙道:「你帶大夫進去,我剛才忘了把姑娘的馬牽到馬棚去了,去去就來。」

  楊含原本只是來問一問刀盾兵的事,正準備走,聞言也只得答應一聲,帶著大夫折了回去。

  羊一轉身正準備去找小紅馬,卻看到徐榮正朝這邊來,忙行了禮道:「將軍……」頓了頓,看了看徐榮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問:「將軍可是在找姑娘?」指指門內:「小的剛請了大夫來,姑娘在房裡呢!」

  聽到請大夫幾個字,徐榮面色微微一變,點點頭算是回答,走到門口,一眼便看見蕭若正從榻上站起來,似乎要走到桌邊,然而站起來得太急,身體晃了晃。

  站在一邊的楊含搶先伸手將她扶穩:「姑娘小心些……」頓了頓,喃喃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弱不禁風起來。」

  蕭若被他一句話堵得不知該說什麼,斜眼瞪他一眼,自己站好,往前走兩步坐到了桌邊,目光忽然掃到站在門口的徐榮,眼裡一亮,面色有些詫異:「你來了?」

  楊含看見來的是徐榮,面色便不怎麼好看,目光冷冷投到他臉上。見到徐榮也看向這邊,目光犀利冷銳,與他默然對視。

  楊含一愣。

  他對這個將軍毫無好感,只看在蕭若的面上才忍住沒發作。在他面前雖然一直沒什麼好臉色,但是一路過來,徐榮都毫無反應,正眼沒看過他一眼,楊含大受打擊。

  此刻卻不知道為什麼,破天荒頭一遭正眼看他了,楊含雖然想抓住大好機會與他較勁,不料剛轉過頭去氣勢便低了半分,只得冷哼一聲,別轉過頭,心裡卻微微有些疑惑,哪兒得罪到他了?

  對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渾然不覺,蕭若走過幾步,在桌邊坐了下來。

  「姑娘請。」大夫溫言道。

  蕭若點點頭,伸出手。

  徐榮聞言,神色一緊,立馬將目光收回來,喝止:「等等。」

  蕭若有些疑惑,抬起頭:「怎麼了?」

  「……」徐榮沉默了一會兒,目光飄開:「我有話對他說。」指著那大夫,停了一停,淡淡道:「可否借過一步。」

  「不用了。」蕭若目光有些黯然,嘴角卻含了一絲笑意:「我都知道了,不用費心瞞我。」

  徐榮面色一變。

  說話間,蕭若已經伸出一隻手來,放到桌上。

  大夫遲疑片刻,將手指搭上去,面色便是一沉:「姑娘多久以前受的傷?」

  「兩個月以前。」蕭若答。

  「姑娘為何不好生將養休息?」大夫皺起眉問。

  一直等到大夫開了藥帖,起身告退,蕭若滿腦子還是他說的話,繞來繞去,聽不大懂,無非是什麼氣血兩虛之類的話,她原本只以為是沒休息好,看他一臉嚴肅地叮囑用藥期間切不可勞累,一月之內不見效便要另尋良醫,也不由得微微有些擔心。

  「蕭若……」

  聽到耳邊的喚聲,她抬起頭,站起身來,無視徐榮眼裡的歉意:「唔,你還在啊……」說著,喃喃自語了一句:「我還要去大營裡看看。」準備走出去。

  擦過他身邊的時候,不出意料,被拉住了。

  「妳不得勞累。」徐榮的聲音不帶商量,直接將她拽了回來。

  「我不勞累怎麼成?」蕭若可憐兮兮地盯著他,輕聲道:「我要是不小心,不知道誰什麼時候就打到城下來了。」見他目光微變,輕輕地又加上了一句:「有這麼大個郿城要守,我睡覺都不敢睡熟……」

  徐榮聞言,有些哭笑不得。

  有本事不知不覺之間拿下大塊地盤,怕守不下來,又不肯棄。

  「我知道你不想來……」蕭若抬起小臉,盯著他:「你還是去遼東吧,賈詡雖然很厲害,涼州軍也有幾萬人,隨時都可能來郿城,但是我沒關係——」

  話還沒說完,腳下一輕,已經被他橫抱起來,放到了榻上:「莫要多言,妳休息便是,城我來替妳守。」

  蕭若面色感激地盯著他,頓了頓,輕聲問:「當校尉也行嗎?」

  「嗯。」乾脆地點點頭。

  「那朝廷來人,你會不會繳械投降?」知道他有間歇性的天真,蕭若不確定地又問了一句。

  徐榮沉默片刻,淡淡地答:「……不會。」   「這可是你親口說的。」蕭若眼裡閃過了微微的笑意。

  徐榮頷首,對自己被騙上賊船的事實渾然不覺,忽想到剛才她所言,遲疑一下,問道:「妳的傷……」

  提到這個問題,蕭若有些難受,沒好氣地問道:「那時候你瞞著我幹什麼?」

  「怕妳不好受……」徐榮沉默片刻,道:「頂多我不要子嗣便是。」

  聽他所言,蕭若一怔,臉騰地一下紅了:「你……等等……」

  「怎麼?」徐榮抬眼,盯著她。

  蕭若臉上火辣辣地,頭轉向一邊,囁嚅道:「這和你要不要子嗣什麼的有什麼關係……」

  徐榮沉黑的眼眸盯著她,面色有些疑惑。

  正在這時,劉鈺從外面走了進來,開口便道:「姑娘,長安……」看到徐榮也在,話到嘴邊便是一滯,再看蕭若面上的紅暈,忙退了兩步:「屬下……一、一會兒再來。」

  「長安怎麼了。」蕭若差點溺死在剛才的尷尬氣氛裡,見到劉鈺進來,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坐起身來。

  徐榮也起身,看向劉鈺。

  「長安來使……說是奉了陛下之命,讓……讓姑娘入長安聽封。」

  蕭若面色微微一變。

  「這是陛下的詔書。」劉鈺將手中的一封信一樣的東西遞了過去。

  蕭若接過,展開看了看,滿是冗長的古文,她完全看不懂,遞回給了劉鈺,遲疑片刻,道:「來的人還說了什麼嗎?」

  「他叫姑娘放心入京聽封。」劉鈺頓了頓,道:「若不放心,可以帶兵去。」

  (中略)

雨再下了一會兒,就停了。

  天際微微泛出白色,金輝從雲層間射下來。城池內屍骸狼藉,倉庫已經被燒成了一片炭黑,雨水洗刷過後,還冒著青煙。昨晚戰事激烈,現在街道上還沒有人敢出來。

  換了衣服,蕭若攏攏肩上的披風,在一片狼藉的西南倉門口站了許久。轉過了身,神色有些黯然,揉揉發癢的鼻子,輕聲道:「要是知道援軍要來,就不用把糧倉燒了,可惜了裡面的糧草。」

  羊一遲疑半晌,才道:「姑娘,回吧,外面風大。」

  「嗯……」昨夜淋了雨之後,覺得頭越發暈。

  「……將軍就要到了。」羊一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一句。

  「知道……」蕭若輕聲回答,有些心虛。

  羊一哭喪著臉:「姑娘有沒有什麼要緊事吩咐小的出城去辦的?」

  蕭若看了他一眼,肯定地搖了搖頭:「沒,有的話我自己也去了……」

  「……」

  兩人又默默地往前走了幾步,忽然看到前面巷子裡一個小小的黑影一閃,羊一忙喝道:「什麼人?」

  那人躲到牆後,從牆邊探出一個小小的腦袋來,一動也不動地盯著兩人。

  「原來是個小女娃。」羊一暢快一笑道:「妳爹娘怎敢讓妳出來?」

  女孩搖了搖頭,小臉上髒兮兮的,唯有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十分顯眼。

  蕭若目光只在她身上停了一下,抬腳往前走,怎奈剛走出去幾步,羊一忽然低呼了一聲:「姑娘小心。」只見那小孩飛快地朝這邊奔來……羊一腳下正要動,卻見女孩只是伸手拉住了蕭若的袖子,還是一動也不動。

  蕭若往前走一步,她就跟一步。

  「找我……有事?」她停下腳步,神色嚴肅地盯著女孩。

  搖頭。

  「沒有的話……就放手。」耐著性子勸說。

  小孩還是一動也不動地抓著。

  羊一忙上前一步,想將那個孩子抱開,怎奈手剛碰到她,耳邊忽然爆發出了響徹雲霄的哭聲。

  太守府內,蕭若揉著額頭,接過羊一遞來的藥碗,問了一句:「那小孩……」

  「哦,小的已經幫她洗了臉,給了她吃的,她睡著了。」羊一呵呵笑道:「好生可愛的小女娃,姑娘要不要去看看?」

  「不、不必了……」蕭若忙搖頭,皺眉:「你準備收留她不成?」   這也不是小貓小狗,撿回來就可以養了。

  「小的看她也是個孤兒……」想到了昨晚的戰事,羊一面色微微一黯,道:「姑娘,她家人可能就在昨晚的混戰裡沒的也說不定……」

  「隨便你……」蕭若將藥端到嘴邊,淡淡說了一句:「不要把軍營變成孤兒院就行。」

  雖不大聽得懂這句話,聽她大概的意思也是同意了,羊一喜上眉梢,忙道:「多謝姑娘!」

  蕭若正要說話,外面一名親兵跑進來,對著蕭若道:「姑娘,將軍來了,現在在城門口,正往太守府來。」

  蕭若手腕一抖,險些拿不住手裡的藥碗,輕聲問了一句:「將軍表情怎樣?」

  沒料到她會問這個問題,那人一愣,訥訥地答道:「沒……沒什麼表情……」

  蕭若讓他退下,放下藥碗,回頭看,身邊早已不見了羊一的影子。

  立刻站起身來,想跟他一樣躲起來。

  略一思量,行不通。

  來回走了兩步,聽到外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忙端起藥碗來,一口飲盡了,輕聲吩咐門口的守兵:「一會兒將軍來了,就說我喝完藥睡下了。」

  兩名守兵面色皆是一僵:「是。」

  腳步聲停在門口,蕭若慌忙倒在榻上翻過身,一顆心幾乎要從胸腔裡跳出來,用手按了按,儘量調整呼吸,佯裝睡著。

  「將軍,姑娘剛喝完藥,已經睡下。」門外守兵依言傳達。

  沉默了一會兒,腳步聲直接踏進來了。

  蕭若欲哭無淚,暗暗發誓,脫險了定要換掉門口的守兵。

  同時,因為腳步聲的接近,手指悄無聲息地抓住了鋪在榻上的錦墊,手心裡已起了一層薄汗。

  先是沉默,不過片刻,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響了起來:「妳打算裝到何時?」

  蕭若一怔,知道裝不下去,也不願露餡得太狼狽,微微蹙眉,緩緩伸手揉了揉眼睛,慢慢睜開迷濛的睡眼。

  他還沒有換下鎧甲,沉著臉,黑眸盯著她,毫無平日的溫和。

  看到徐榮的瞬間,她驚訝地張開小嘴:「將軍?怎會是你?」左右一顧:「你什麼時候來的?我出去叫個人問問看我是不是在做夢……」說著不知死活地起了身,準備往外逃走。

  腿還沒邁出兩步,腰間一緊,整個人已經被帶得後退。蕭若驚惶地抬起頭,還未反應過來,他的唇已經狠狠壓了下來。

  用力得──像是要將她整個吞噬了。

  帶著濃濃的懲罰意味……

  她先是錯愕,反應過來疼了想要躲,後腦卻被緊緊扣住,不但躲不掉,反而漸漸加深了這個吻。

  躲不開,她索性閉上了眼,痛楚之餘,心裡有些甜蜜。

  身邊盡是他熟悉的氣息,夾雜著剛從沙場上帶來的血腥氣,鎧甲有些扎人……另一隻環在腰間的手輕輕一動,她渾身便是一顫,心跳越發地快……

  腦海裡模模糊糊地想,早知道是這樣她就不躲了……不知何時,身子漸漸軟下來,竟開始怯怯地迎合他……

  察覺到她的反應,徐榮的怒氣去了大半,同時心裡有些無奈——知道拿她一向是沒有法子的。

  等她實在呼吸不過來了,才被放開,原本蒼白的臉上浮現淡淡的紅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手還環在她腰間,徐榮低聲問了一句:「妳可知錯?」

  蕭若沒吭聲,伏在他胸口輕輕喘著氣,也不知有沒有在聽他說話。

  「妳分明說過受完封賞立即回城,卻兩次鋌而走險。」語氣已經有些嚴厲。

  蕭若怔了怔,抬頭看他,目光從他眼裡下移,移到薄薄的唇上,再次想入非非,紅著臉不說話。

  「蕭若?」徐榮皺眉。

  這才反應過來此時的話題,蕭若想了想,衝到嘴邊的一句「這你也信」,老老實實地換成:「我錯了……」

作者資料

衣冉

基本資料

作者:衣冉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1-08-11 ISBN:9789861209197 城邦書號:RB603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