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想念,在溫差28∘C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想念,在溫差28∘C

  • 作者:QQ魚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0-11-17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雨潔,一個困在工作上的小職員; Erick,一個到國外遊學一年的餛飩小開。他們從國小的時候就認識,但卻在他離開台灣後才發現,原來他們錯過彼此許久許久。 「你知道miss有兩個意思嗎?」 「我知道啊,錯過和想念。」 「I missed you before, but I miss you now. (我之前錯過了你,但我現在很想念你。)」她在MSN上寫。 於是曾經往反方向奔馳的兩條直線再次轉了個彎,碰撞出那小小的交會點。 他每天下午兩點放學,她每天下午兩點上班,兩個人在交會的時刻裡,等待MSN的視窗,等著和彼此訴說每天發生的趣事。 跨年那天,他們在MSN上靜靜陪著對方,相隔三個小時的問候,相隔半個地球的想念,卻覺得無比靠近……

內文試閱

*寂寞的,國王*

  今天上班她不太有精神,腦子裡還是昨晚的夢境。

  如果能真的就這樣飛起來就好了,她想。

  把一切討厭的事物都拋在腦後,只要專心想著飛翔,然後降落。

  「How are you today? (妳今天好嗎?)」MSN視窗在此時跳了出來。

  「Not bad, and you? (不錯,你呢?)」

  「Fine, 今天我在課堂上做自我介紹,都不知道在胡言亂語什麼。」

  「So, what did you say? (所以你說了什麼?)」

  「大概就是一些基本的,Hello, everyone, my name is Erick. (哈囉,大家好,我的名字叫艾瑞克。)」

  「And then? (還有呢?)」

  「也擠不出什麼好講的啊,老師要我們說一些大家比較會感興趣的資訊。」

  「感興趣的資訊?」她想了一下,「例如I am SINGLE? (我單身。)」

  「haha, good point! (哈哈,說的好!)」

  「那邊的人友善嗎?有沒有被欺負?」

  「人的話沒有,可是這邊的鴿子超囂張,我的麵包被搶劫了!!」

  「去到國外被鴿子欺負倒是頭一遭聽到。」

  「可不是,這邊的鴿子跟土匪一樣,哪像我們臺灣的鴿子溫柔賢淑。」

  「溫柔賢淑,講得好像牠們會織布一樣。」她忍不住想像那個畫面,「所以,你還有去哪些地方玩嗎?」

  「就去墨爾本city一些有名建築,海鷗鴿子滿地俯拾即是。」

  「一個人?」

  「對啊,剛過來這也還沒什麼朋友,就先去走走逛逛。」

  「不會覺得寂寞嗎?」

  「還好啦,只是覺得很無聊,走到最後腳很痠,」他頓了一下,「然後就騎馬回家了。」

  「真的假的?」她驚呼。

  「當然是假的,不過墨爾本有觀光馬車,會在街上跑,我下次想找個機會去坐看看。」

  「你很勇敢。」她下了結論。

  「沒什麼勇不勇敢的,人在異鄉總是得找點樂子,再怎麼樣都要在這度過一年的時間,倒不如讓自己多看看多玩玩,體驗新的人生,畢竟一般人很難得有這種機會的。」

  「是啊,讓自己的視野更寬廣,走的路會更平坦,一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一下子就會過去了。」

  「That’s right. 好了,我該去煮晚餐了,這邊物價真是他媽的貴。」

  他把MSN狀態設成離開,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暱稱改成了「Do my Best」,她打從心底想祝福這個可愛的國小同學,Do your best,盡力去做,一切都會變得更好。

  或許是因為這句話讓她稍微有了衝勁,收拾精神,趁著上班她多打了幾張講義,其實好像也沒有多難,同樣都是要花八個小時在工作上,開心也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倒不如選擇開心的方式。

  只是她還是會眷戀窗外那些來來往往的人們,不知道他們現在要去哪?上班的途中還是下班?是悠閒還是急躁?

  她偷偷觀察身旁同事在做什麼,左邊的同事在打講義,右邊的在講電話,後面的在偷玩開心農場,她想通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日子要過,每個人選擇的方式都不一樣,當然,結果也會不同。

  這天感覺一下子就過了,當下班鈴響起,她抬起頭有些訝異,平常到這個時間總是疲憊萬分,盯著時鐘催促分針跑快一些,今天反倒是鈴聲催促著她下班,或許換個想法也有不錯的收穫呢。

  正當她開始準備收拾東西回家時,MSN視窗彈了出來。

  「回家了?」
「沒,還在公司,正打算收東西,就殺出個程咬金。」

  「那妳趕快收啊。」

  「……」她翻了個白眼,「先生,你現在正在用MSN跟我聊天,我要怎麼關電腦?」

  「喔也是,」他好像這時才突然想通,「好吧,那我長話短說,妳要什麼款式的明信片啊?」

  「都可以啊,重要地標之類的吧,不要那種沒特色的可愛明信片。」

  「我知道,那不是妳的style,不然這樣吧,我找找看有沒有mix的,讓妳把世界放手中。」   「哈,so sweet (真貼心),」她想到之前他說安定下來就寫明信片給她,「所以你現在安定下來了嗎?」

  「差不多了,我找到一間宿舍,室友人還不錯,我發現,來澳洲不只可以訓練我的英文,還可以訓練我的廚藝。」

  「所有東西都貴嗎?」

  「肉便宜一些,而且很多都沒看過的,我今天去市場還看到在賣袋鼠肉。」

  「……好吃嗎?」

  「不知道,感覺把這麼可愛的動物吃掉有點殘忍。」

  「我在辦公室便當都吃膩了,」這是實話,「不過比起你,我好像還幸福一點。」

  「臺灣的東西真的很好吃啊,而且到處都有,不像我還要自食其力。」

  「所以你今天吃什麼?」

  「咖哩乾麵,」他頓了一下,「本來是打算煮咖哩麵,結果煮太久湯汁被煮乾,就變乾麵了。」

  「哈哈哈,創意料理總是在不經意的情況下發生啊。」她看看時鐘,身旁的同事走了一大半,「欸我不跟你說了,同事都跑了,再下去我今晚就要住這了。」

  「好吧,我去把剩下的乾麵當宵夜解決,下次聊,掰。」

  「掰。」

  關上電腦,她心情真的很好,穿上外套走出大門。今晚的天氣好像不這麼冷了,前兩天的寒流攻勢似乎削弱了一些,她就像隻剛出洞的兔子一樣嗅嗅空氣中的味道,剛下過毛毛雨,濕冷的空氣竄入鼻中,但卻透著一股清新。

  今晚回家的路程她特地放慢車速,路上人車不多,只有黃澄澄的路燈盡忠職守,她喜歡夜晚的寧靜,喜歡這時候放慢腳步發現的驚喜,她發現,自己其實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可以讓她開心很久。

  她同時也發現,她的生活其實很單調,扣除掉工作,扣除掉家人,剩下的,好像也沒剩下什麼。

*剩下沒什麼的人生*

  如果她有每天寫日記的習慣,她一定會發現自己的生活是如此千篇一律。

  她忍不住懷念起大學時代的荒唐,說荒唐,倒不如說是熱血和衝勁,那年一進大學就像放出籠的小鳥,就算她來到的大學位在一個多麼荒涼的地方,對任何事還是感到新鮮。

  如果出社會也能像在唸大學一樣,不想去就蹺掉,該有多好。

  「回家了?」一回家打開電腦就看到這樣的訊息。

  「嗯,剛到。」她忍不住感到溫暖,就像有人等著她回家一樣。「還不睡?」

  「差不多了,我剛吃完宵夜,擔心妳這麼晚還騎車回家。」

  「習慣就好,工作就是這樣也沒辦法。」

  「凡事小心,」他給了一個愛睏的圖示,「我該睡了,好晚。」

  「你那邊幾點?」她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凌晨兩點了,跟臺灣差了三個小時。」

  「早點休息吧,have a sweet dream. (祝你有個好夢。)」

  她看著這個對話視窗發愣好久,第一次,從大學畢業之後,第一次,除了家人之外,第一次,有人會擔心她的安危。

  至少,第一次,回到家不必面對那冷清清的空蕩,電腦傳來另一個半球的溫暖,她讓這段對話反覆在自己腦海中播放了很多次。她覺得有些愧疚,明明到異鄉最需要關心的人是他,但她卻讓一個最需要關心的人來關心她,或許他沒她想像中的脆弱。

  其實她一直都不勇敢。

  總是需要靠著別人的幫忙,別人的溫暖,才能讓自己稍微堅強一點。

  「妳難道不能自己一個人嗎?」

  前男友在離開前這麼對她說。

  不,我不行,她流淚懇求,就算在他離開之後,她還是學不會獨立。

  為什麼這麼怕孤單?其實她也說不上來,只是一個人做什麼都提不起勁,一個人吃飯,無趣;一個人看電視,無趣;一個人逛街,無趣;一個人旅行,她想都不敢想。

  她更不敢想像,獨自一個人到異地,面臨到一個人的孤寂,究竟要怎麼辦?

  「你會想念臺灣嗎?」在某次線上,她這麼問他。

  「會啊,不過這邊太好玩了,我每次都來不及想念,注意力就被拉走了。」

  「真好,無牽無掛的,有時候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其實也不是無牽無掛,」他停了一下,「妳要聽實話嗎?」

  「嗯。」

  「其實我是不敢想,怕想了會哭。」他給個害羞的表情,「很難想像吧?」

  「想到家人和女朋友都留在臺灣,難過是正常的啊,這也沒什麼。」

  「哈哈,那還好我離開臺灣的時候沒有女朋友,不然我應該待個兩三天就想回去了,會一直想她現在在幹嘛,有沒有劈腿,這樣很煩。」   「分開一年對情侶來說真的是很大的考驗。」

  「是啊,所以我才挑這個時候離開,當作給自己成長,回臺灣之後,大概就沒這麼好過了吧。」他停了一下,「我爸叫我要開始接管家族企業了。」

  「你要開始包餛飩了喔?」

  「……」她可以想像他在電腦後翻了個白眼,「餛飩不用我包,我負責的是更高層的工作,行政方面的事。」

  「哇,餛飩小開耶,每天吃餛飩吃到飽吧。」

  「不只吃到飽,還會吃到吐,看到一團衛生紙就會覺得噁心。」

  「聽起來不怎麼吸引人:P」她打了個吐舌頭的符號。

  「好啦,我該去健身房了。」

  「真好,還有健身房可以去。」

  「沒辦法,澳洲這裡太熱了,健身房有冷氣吹。」

  「臺灣這裡好冷。」她摸摸自己發僵的手,「聽說寒流又要來了。」

  「Take care yourself. (好好照顧自己。)」

  「I will, go ahead! (我會的,去吧!)」

  她忍不住羨慕他的自由,太陽在南國總是特別親切,相較之下,臺灣的冬天就顯得特別寒冷,耶誕節快到了,在這種給人祝福的節日,怎麼街上的行人看起來都如此冷漠?

  街上的商店開始掛上閃閃發亮的小燈泡,宣傳車也放起了應景的歌曲,不過畢竟是國外的節日,在臺灣只是淪為賺錢的噱頭,一堆耶誕特價的紅布條張牙舞爪地出現在各種場合,她感受到的只有商業文化,而不是那顆溫暖的心。

  「Yuri,耶誕節妳要怎麼過?」同事看著宣傳單問她。

  「不知道,還久吧。」

  「是嗎?現在已經十二月中了耶,下下禮拜就是了。」

  「不知道,還久吧。」她聳肩,給了一樣的答案。

* Lonely Christmas *

  日子還是在跑,她其實不太想耶誕節或是跨年這回事,即便這兩個是多麼令人期待的節日。

  她甚至不太期待今年會有所謂的耶誕節禮物。

  街上的裝飾品總是時時刻刻提醒她耶誕節的存在,她有些厭惡。耶誕節又怎樣?還不是要上班,原來人到了某個年紀,對於節日的定義已經變成了有沒有放假的評斷標準。

  「在幹嘛?ABC。」看他在線上,她敲他。

  「沒幹嘛啊,剛慢跑回來,澳洲人超隨性的。」

  「怎麼說?」

  「我常常看到金髮女郎坐在街邊露紅內褲給我看,或是剛剛慢跑的時候,看到有些女生的胸部都快彈出來了,這種場景真是目不暇給。」

  「哈,對男生來說是天堂吧。」

  「其實看久就習慣了,有時候真想把褲子脫了加入她們。」

  「哈哈哈哈哈哈,你才不敢。」

  「不過比例上如果調整一下會更好,有很多G奶,可是身體也是Gsize的。」

  「你講話真的很機車耶,哈哈哈哈哈哈。」她忍不住在電腦前大笑。

  「澳洲人是隨性的民族,不會在意我這麼說的,」他又說,「妳知道嗎?他們的店大概五點就關了,雖然有24小時的店,但是不多。pub倒是不少,他們誇張的是,禮拜五中午就開始喝,我們喝下午茶,他們也喝,不過已經開始搬酒了,然後一直到凌晨三四點,人潮還是很多。」

  「那邊很冷嗎?不然幹嘛要一直喝酒?」

  「還好,日夜溫差很大,而且太陽可以從早上七八點一直出現到晚上七八點。」

  「路上會看到袋鼠和無尾熊嗎?」

  「怎麼可能,妳以為我去野生動物園喔。野生的無尾熊很兇,我朋友住寄宿家庭的時候有無尾熊衝進來,爪子利得很。」

  「真難想像,臺灣動物園裡的無尾熊感覺就很溫吞,幾乎都在睡覺還有吃。」

  「我朋友說這邊平均一個人可以配到四頭羊,所以四隻腳的比人還多,所以肉比蔬菜便宜就是這樣。」

  「標準酒肉生活就是了。」

  「然後兩隻腳的很囂張,如果妳坐在草地野餐,牠會很開心地加入,在旁邊等東西掉下來吃,不然就是趁妳不注意的時候搶劫。」

  她覺得他說的一切都好新鮮,就算只是那裡的天氣,她想像他描述的情景,就好像自己親自體會一樣,她想像自己從中午就開始喝酒跳舞,她想像自己只要坐在草地上,身邊就圍繞著許多鴿子海鷗,她想像……

作者資料

QQ魚

QQ魚,養貓的女人總是性感又神祕,但她卻剛好相反,神經大條又超級樂觀,老是和貓搶床位。 雖然獨立,但又希望任性,對可愛的事物永遠沒有抵抗力。 衣櫥裡永遠少件新衣,最喜歡花錢不眨眼的快感,偏偏卻是窮人一枚。 耳根子很軟,不管實話謊話,只要好聽就全盤接收。 她是QQ魚,一個追求單純幸福的女孩,用故事記錄自己,用想像包裝自己。 她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寂寞纏著不放。跟著她一起遨遊,進入天馬行空的奇幻世界,就會發現自己多了雙翅膀。

基本資料

作者:QQ魚 繪者:MS.David 出版社:尖端 書系:精銳作家系列 出版日期:2010-11-17 ISBN:9789571043982 城邦書號:SPP4502320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