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傳記 > 歷史人物
戰無不勝的軍事奇才韓信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戰無不勝的軍事奇才韓信

  • 作者:奎文閣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0-10-28
  • 定價:299元

內容簡介

《戰無不勝的軍事奇才韓信》主要講述了:韓信是中國歷史上的戰神,其震懾四方的威名與摧枯拉朽之鋒銳,足以使當世的各路雄傑黯然失色,足以使後來歷朝各代的名將仰慕追思。 韓信絕非一戰成名,浪得虛榮,而是戰戰揚名。其詭謀奇計、巧取強攻,幾乎使每一場征戰都成為絕版的戰例,使敵人心驚膽寒,防不勝防,束手無策,屈辱臣服;使後來人談論起來心潮澎湃,心嚮往之,但卻無法複製而扼腕。 韓信不僅僅是戰神,韓信因能戰而成名,也因戰而死,但韓信卻不是戰死的。誰都知道他是怎麼死的,無人不為這顆戰爭巨星的劃然隕落扼腕歎息,但任誰也救不了他。因為有一個人想殺他,特別想殺他,已經想了好幾年,不殺他就日不能食,夜不能睡,不殺他就口乾舌燥、胃堵肝疼,不殺他就心緒不寧,無暇它顧。這個人就是劉邦。 韓信當然不想死,螻蟻尚且偷生,況且背了太多的榮華富貴,背了太多的功名利祿,怎麼能願意死呢,如果死了這一切不就灰飛煙滅了嗎?更不願意被人不明不白的殺掉,大丈夫當珍惜名器,這麼草草死掉,于心何甘,於情可憾。但是人人都有弱點,韓信也不例外,他的弱點就是劉邦所必擊,且刀刀見血,直至把韓信送上不歸路。這就是那個歷史大棋局中韓信的宿命。在戰爭的棋局中,韓信是光彩奪目的神,但在政治的棋局中,韓信則灰頭土臉,儼然一個弱智的侏儒。棋局無法攻破,棋局也無法重複,所以韓信只有死,眼睜睜地為自己倒計時。 那到底韓信與劉邦結下了什麼梁子?其實還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梁子,倒是韓信為劉邦創造了許多的利益,唉!這些事還真不是用江湖中的梁子這種小概念能夠解答的,因為利益多了也能殺人! 本書不僅在講歷史,也在講人生智慧,更是講人性。 有能力的人一定會成功嗎?有成就的人一定會善終嗎? 韓信這位中國歷史上的戰神,大漢帝國的建勳柱石,劉邦因何必欲除之而後快?韓信為何逃不脫身死功滅的宿命?韓信以及韓信們的悲劇的確遠非「狡兔死走狗烹、敵國破謀臣亡」所能詮釋。

目錄

◎引子

◎一、我不想虛度年華,但我真的無事可做

◎二、即便是天才,歷練之路也是漫長的

◎三、找份工作不容易,找個好老闆更不容易

◎四、為了光明的前途,你的頭必須比牆要硬

◎五、跟隨老闆簡單,弄懂老闆可不簡單

◎六、軍中無大將,處處遭人欺

◎七、飛龍騰淵,終於可以放手大幹了

◎八、勝敗尋常事,效果大不同

◎九、戰略論戰與權謀博弈

◎十、我這邊幹得熱火朝天,老闆那邊卻處處挨打

◎十一、既要低頭拉車,也需抬頭看路

◎十二、項羽,你要為你的錯誤付出天大的代價

◎十三、沒有了戰爭,那我去幹什麼呢?

◎十四、能不能與做不做

◎十五、成敗興亡瞬間事

◎十六、扯娘腿,這皇帝真不好幹

◎十七、斬盡殺絕,一了百了

◎十八、與其坐以待斃,不如鋌而走險

◎十九、人情本來薄如紙,相逢何必要如此

◎二十、英布的怒吼,「皇帝算個屎」

◎二十一、黃雀到底有多黃?

序跋

◎文/林俶萍(麥田資深主編)

  韓信的人生跌宕起落,可謂曲折離奇。其一生為人:年輕有大志;胸襟開闊,有大忍之心;事主以忠信;知恩圖報,以德報怨。「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由此觀之,韓信實乃頂天立地的大丈夫。

  韓信這位中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戰神,他沒打輸過任何一場仗,而且他經手的每場戰役,像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像是「背水一戰」,像是「四面楚歌」等等,都經典的可以列入教科書裡,讓人驚嘆於他的文韜武略、謀定後動的雄才。沒有他,劉邦只是一個屢戰屢敗、抱頭鼠竄的痞子,絕不會創建大漢王朝。沒有他,西楚霸王項羽也不至於失去到手的江山,甚或悲憤到自刎於烏江畔。他一個人,結束的楚漢相爭的亂象,決定了歷史的走向,是何其不凡!

  司馬遷在史記中特別以〈淮陰侯列傳〉一章,描摹韓信一生的波瀾壯闊,更為他的功績做出最佳的註腳,「太史公曰:吾如淮陰,淮陰人為余言,韓信雖為布衣時,其志與眾異。其母死,貧無以葬,然乃行營高敞地,令其旁可置萬家。餘視其母塚,良然。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於漢家勳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不務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謀畔逆,夷滅宗族,不亦宜乎!」

  但正如作者所言:「一個有能力的人,未必會是一個成功的人;一個有成就的人,未必會是一個善終的人。」在戰爭的棋局中,韓信無疑是光采奪目的神,彈指間檣櫓灰飛煙滅;但在政治的棋局中,韓信則是灰頭土臉,如玩偶般任人擺布……韓信這位大漢帝國的建勳柱石,功高震主的結果,就是劉邦只想除之而後快;正也因韓信雖無匹夫之勇,卻有婦人之仁,進而讓自己一步步走向身死功滅的境域,即所謂的「狡兔死,走狗烹」,一代軍事奇才卻以悲劇英雄的下場終結生命。

  《戰無不勝的軍事奇才韓信》無異是弱肉強食、成王敗寇與道德狡詐交織成的驚心大劇,命運的多種可能,透過歷史的閱讀,看你如何選擇與取捨!

內文試閱

10、我這邊連戰皆捷,老闆卻處處挨打

  漢三年十月韓信率軍向東出征趙國。攻趙的必經之路是井陘,井陘乃太行山的八陘之一,所謂太行八陘是軹關陘(在今河南濟源西北)、太行陘(在今沁陽)、白陘(在今輝縣)、滏口陘(在今河北磁縣)、井陘(在今井陘北)、飛狐陘(在今淶源北)、蒲陰陘(在今易縣)、軍都陘(在今北京市昌平)。楚漢時,井陘關屬山西。井陘山東臨一條河,名叫回星河(也叫泜水),自並州流入井陘界,山內有一條不寬的路,蜿蜒曲折出來後抵達河邊,對面河東乃趙之井陘關,獨當要衝,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如果井陘關失守,趙國就近乎裸露在漢軍面前,乃攻守雙方誓死必奪之地,每次戰役,無論勝方與敗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傷亡無數。幾百年來,井陘關的城牆幾乎是用歷次戰鬥中的白骨堆積起來的,不僅堅不可摧,而且陰森恐怖。趙國在戰國時期是戰鬥力最強的軍隊,至此遺風猶在,軍制以騎射為主,裝備以弓箭長矛為主,將士身披輕便鎧甲,短袖窄襟,作戰迅猛輕便,殺傷力極強。陳餘與趙歇非常重視井陘一戰,知道這一戰的勝負意謂著什麼。陳餘親自率領二十萬大軍,而且是趙軍,訓練有素的趙軍,屯紮天下名關井陘關。時值隆冬寒歲,獵獵北風從北方高原吹來,掠過城頭角樓發出颼颼的呼號之聲,挑簷上的銅鈴在風中激盪作響,趙國軍旗及陳餘的帥旗在城牆上撲啦啦招展飛舞。井陘關城池不算小,歷經征伐,城牆及防禦工事屢屢加固,已經到了固若金湯的程度。城牆高十丈有餘,飛鳥掠過都很困難;牆厚約有一丈,甬道可以馳馬。陳餘身形中等,面白如玉,是一位儒將,很有風度,也很有情調,素以多謀持重見稱。當此雄關俯瞰,群山蒼莽,河水如帶,陳餘不禁心潮激盪,豪情頓生。二十萬精銳之師在城內沸騰,只待陳餘一聲令下,城門洞開,趙軍將如開閘奔瀉的洪水一般衝出城去,將漢軍吞掩成泥。

  有探馬向陳餘來報,說漢軍已經進入井陘山路。陳餘知道韓信來了,陳餘甚至盼著韓信來,陳餘早就聽聞了韓信的戰績,陳餘很想見識見識這位比自己出道晚好幾年,聲望卻蒸蒸日上的年輕人,韓信的到來令陳餘感到刺激與興奮,陳餘認為只有像韓信的這樣的人才值得對壘決戰,與韓信一戰才能發揮我陳餘的才智勇武。陳餘馬上召開戰前會議,研究細畫對敵策略。趙軍名將李左車說:「韓信、張耳剛剛連續打敗魏國、代國,乘勝而來,銳氣十足,士氣高漲,不可逆其鋒硬拚。」陳餘認真地聽著,李左車繼續說:「漢軍千里迢迢運輸糧食,接濟不上的情況時有發生,遠路伐柴燒炭,部隊伙食肯定沒有保障。井陘的山路細窄蜿蜒,車輛難以擺開行駛,騎兵難以列隊前進,這樣行軍佇列會拉得很長,綿延上百里,糧食輜重必定甩在隊尾。請大帥給我三萬人馬,出奇兵從小道包抄漢軍的後備軍需,大帥您堅守城池不和漢軍戰鬥。這樣的話,漢軍向前無法戰鬥,後撤又不能回軍,深山荒野更剽掠不到食物,不超過十天,漢軍必定大亂,不戰自潰,我軍趁機掩殺,擒殺韓信和張耳將如探囊取物。」客觀地說,李左車的策略正中漢軍要害,也是韓信所擔心的,所以韓信行軍比較緩慢,派出的探馬一撥又一撥地偵查趙軍動向。陳餘捻著整齊的鬍鬚,聽完李左車的陳述,點了點頭,說:「李將軍所言有些道理,不過,我們的原則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現在劉邦欺人太甚,打到我們家門口了,所謂邪不壓正,我們以保家衛國的正義之師對抗侵略之敵,必能同仇敵愾,一舉而打敗漢軍。況且漢軍勞師襲遠,到達城下時已經疲憊不堪。兵法上說,我十倍於敵軍可以將其包圍殲滅,如果我兩倍於敵軍,就可以一決勝負。現在我軍數倍於漢軍,優勢明顯,如果不能痛擊漢軍,將會遺笑天下,令諸侯輕視恥笑。被小看的結果將會很嚴重,誰都有可能欺負我們,誰都能隨意攻打我們,那我們趙國的生存環境將會十分惡劣,以後遇到更強大的敵人怎麼辦?我們是正義之師,不必用詭詐之策,直接擊之即可。」眾將也附和陳餘,認為趙軍占有巨大優勢,以逸待勞應為上策,也是穩妥之策。其實,陳餘決意穩紮穩打的原因還有一個,井陘關只有一個,不比蒲津關,漢軍即使想繞也繞不過去,想從天上飛、地底鑽,簡直是癡心妄想。如果主動出城派人去偷襲韓信,反倒有可能落入韓信的圈套。

  韓信派出的間諜、探馬為韓信送來最新消息:「報告將軍,陳餘決意堅壁據守,沒有採納李左車偷襲的意見。」韓信一聽大喜,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到肚子裡,於是命令軍隊迅速行動,沿井陘山路趕赴井陘關。在離井陘山口三十里的地方,韓信命令停止前進,就地安營下寨,今夜好好休息,明天攻打井陘關。

  第二天一早,果然如陳餘所料,韓信派出一萬多人馬開始渡河,過河之後在河邊背水列陣,這一切被高立城頭的陳餘等趙軍看得清清楚楚,有的將領向陳餘建議:「將軍,軍半渡可擊,我們出城殺過去吧!」陳餘微微一笑說:「不急,現在才過來一萬人,至少還有一萬人沒有過來,而且漢軍主將韓信的大纛旗還沒有看到,說明主力中軍還沒渡河,等他們都過來,我們全力掩殺,漢軍背後臨河,不能撤退,我們一舉必能剿滅之!」事情在按照陳餘的判斷發展,漢軍又過來約一萬人,但這一萬人沒有上岸,而是靠岸邊在船上列陣。此時,漢軍早先渡河的佇列中突然豎立起了漢軍旗幟及韓信大纛旗,旗幡繡帶迎風飄揚開來,開始有漢軍士卒擊鼓罵陣,罵陳餘和趙軍是縮頭烏龜,躲在龜殼裡不敢出來。這時候陳餘見漢軍主力已經過河,趙軍眾將也早已按捺不住,紛紛要求殺出城去,於是陳餘下令:「眾將聽令,現在韓信、張耳已經過河,我們必須傾全部兵力掩殺,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衝垮漢軍,能殺則殺,不能殺也要把漢軍趕到河裡淹死、凍死!」隨著陳餘一聲令下,井陘關城門大開,趙軍蜂擁衝出,直奔漢軍殺來。

  一場血戰爆發了。二十多萬人在井陘關前的曠野上混戰廝殺,可憐兩萬漢軍如幾粒蠶豆淹沒在如潮的趙軍裡。正打得激烈的時候,漢軍主帥韓信令旗一擺,漢軍立即後撤,向水寨逃去,扔下了一地的鑼鼓帳篷刀槍器械。趙軍尾隨緊緊追趕,漢軍水寨打開寨門,接應撤退下來的漢軍,兩股漢軍會合在一起,掉轉頭又與趙軍大戰起來。這時候在井陘關城裡觀敵掠陣的趙軍也憋不住了,紛紛衝出來搶掠漢軍丟棄的物資。在河邊,趙軍把漢軍數度趕至水中,漢軍被冰冷刺骨的河水一凍,馬上又被迫奮力反擊,把趙軍向後逼迫幾百公尺。漢趙大軍已經混戰成幾團,趙軍是立功心切,漢軍是背水一戰,直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血肉橫飛。漢軍雖然人少,但意志很頑強,陳餘見一時難以戰勝漢軍,另外,有些趙軍忙著撿戰利品,沒有按主帥指揮統一參加戰鬥,陳餘恐天色將晚有閃失,決定收兵,休整再戰。幾棒銅鑼之後,趙軍稍稍後撤,漢軍也停止了拚殺,坐在地上喘粗氣。可是陳餘、李左車等人調轉馬頭準備回城時,卻發現高高的城頭之上,都是鮮紅刺目的漢軍軍旗,陳餘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怎麼回事?陳餘吃驚地瞪著雙眼,死死地盯著城頭上飄揚的赤紅色漢軍旗幟。此時已有士兵大呼,「不好啦,井陘關被漢軍占領啦!」這一喊在剛剛靜下來的戰場上空猶如炸開一個霹靂,趙軍軍心頓時解體,幾十萬大軍如水銀瀉地一般四散逃走。陳餘被這聲霹靂驚醒了,心知中了韓信的計,這是韓信的心理恐怖戰術,漢軍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占領井陘關!不過陳餘也意識到了這幾百面旗子的力量,命令各部穩住陣腳,不要驚亂,但根本就勒令不住部屬,即使趙將斬殺幾十名亂軍也震懾不住。而此時河邊的漢軍伴隨韓信主帥戰車中令旗一擺,如同被馬蜂蟄了屁股,彈射而出,搖旗呐喊,擊鼓助威,衝進趙軍行陣左衝右突、追亡逐北,把趙軍殺得丟盔卸甲四散奔逃。   此時,站在主帥指揮戰車中的韓信命令:「懸賞千金生擒李左車!」張耳不明所以,問韓信:「丞相,你不捉拿陳餘,為何獨要李左車!」韓信說:「陳餘乃張王故人,我韓信不便插手,李左車乃智囊名將,我要生擒此人!」張耳一聽韓信這話,自己放心了,率部瞄準陳餘緊咬不放,沿河追出二十多里,直到亂箭射死陳餘,張耳親手斬陳餘首級而還。

  傍晚時分,戰役結束,漢軍大獲全勝,俘獲豐盛。韓信率軍入城,在帥府升堂議事。這時有人押解李左車來到堂前,大聲報告說:「將軍,我等生擒李左車,特來領賞!」韓信聞聽,立即起身離座,快步下堂,走到李左車近前問道:「你是廣武君李左車?」李左車昂首挺立答道:「正是本人。」韓信急忙親手給李左車鬆綁,攙扶他坐到上手座位,自己深施一禮,嚴肅而誠懇地說:「淮陰韓信,久仰廣武君之名,不想今日在此得見,請您不吝賜教!」李左車先是微微一驚,繼而說道:「常言道,敗軍之將不可言勇,亡國大夫不可圖存。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能指教將軍的。」韓信說:「我聽說,百里奚在虞國時,虞國敗亡,但是到了秦國,而秦國卻稱霸西戎,這不是百里奚向虞國進愚而向秦國進智,關鍵是百里奚是不是得到了重用,他的意見是否得到了採納。假如陳餘能夠聽從您的意見,或許被擒的是我韓信啊!由於陳餘沒有採納您的意見,所以我才有機會擊敗陳餘,而能夠向您討教。」韓信推心置腹,表達了真心請教的態度,對李左車說:「我打算向北征討燕國,向東討伐齊國,怎麼做才能夠成功呢?」韓信對於有真本事的人具有真誠的敬意,而對於色厲內荏、笨拙魯莽之徒不屑一顧,例如,韓信羞與絳灌(即絳侯周勃與潁陰侯灌嬰)、樊噲同列,就是寫照,但這也反映了韓信不合群的一面。如果你總瞅著老闆的鐵哥們兒不順眼,那些人會怎麼樣?他們自身沒能力把你怎麼樣,但是他們知道如何影響老闆,結果是老闆一定有辦法會把你怎麼樣。不合群對於大人物來說就意謂著政治生態環境存在危機,幾乎萬事萌發於此。李左車見韓信如此禮賢下士,就認真地回答韓信:「俗話說,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狂妄之人胡言亂語,全在聖賢之人明聽明斷。我的話未必能說的全對,我盡力吧!你看成安君陳餘也是久歷戰陣,也有百戰百勝的萬全之策,但一旦失手,結果是軍敗身死。現在將軍你俘虜魏豹、生擒夏說,一戰而下井陘,一天時間擊破趙國二十萬精銳,連下魏、代、趙諸侯國,可以說是名揚海內、威震天下。這是將軍你的優勢。然而,將軍你所率部眾已經疲憊之極,基本上失去了連續作戰的能力。如果將軍帶領這樣一支毫無鬥志的部隊去攻打城堅軍利的燕國,恐怕曠日持久也不會攻打下來,時間一長,氣勢受挫,糧草缺乏,小小的燕國久攻不下,那比燕國強大的齊國肯定更加不會屈服。如果燕國、齊國不能臣服,那劉、項兩邊的力量對比就不會有結果,這是將軍的劣勢啊!我認為這樣是很不划算的,所以說善於用兵的人絕不以己之短擊人之長,而應該用己之長擊敵之短。」韓信點點頭說:「嗯,您說的很對,那我該怎麼辦呢?」李左車說:「現在對於將軍你來說,最好的方案是休息整頓、訓練士卒,治理好趙國,安頓好趙國士族的後人,這樣一來,方圓百里之內的老百姓,都會因為你罷息戰爭,而前來犒賞三軍。等趙、代平穩下來,你再率軍向燕國方向推移,同時派遣說客攜帶你的書信,闡明利害,燕國不會不屈服,燕國既然屈服順從,再挾餘威說服齊國,齊國也會從自保安國、放棄與漢軍為敵的立場,望風歸順,即使這時候有再高明的人,也不會為齊國指出其他的出路。因此,天下的事情就可以盡在掌握了。兵書上說,兵勢先聲奪人,虛實相生,指的就是這種情況。」韓信恭敬地再向李左車深施一禮,說:「廣武君教誨的對啊!只有這樣才能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成功。」�D

  晚上,韓信命人高擺宴席慶功。酒席宴上,眾將問韓信:「將軍,我們正與趙軍廝殺,為什麼忽然井陘關被我軍占領了呢?」韓信放下酒杯,緩聲說道:「井陘關沒有被我軍占領,我只是在城頭上布置了些軍旗而已。」眾將更加不解:「沒有占領井陘關,那趙軍為什麼迅速潰散呢?」韓信繼續說道:「在昨天夜裡,我已經派兩千人埋伏在山上的叢林裡,只讓他們簡單地吃點飯,並告訴他們待天亮之後,見到我率軍與趙軍廝殺時,趙軍立功心切,必定全軍出動。此時,城內一定空虛,我讓這兩千人迅速乘亂悄悄跑進井陘關內,把城頭上趙軍旗幟拔掉,遍插我們漢軍的紅旗,此乃疑兵之計。趙軍望見我軍軍旗就以為我們已經占領了井陘關,心理防線崩潰,各自奔逃。為了鼓勵這兩千人,我許諾等我戰勝趙軍,到城裡讓他們好酒好肉大吃一頓。」眾將又問:「那將軍,兵法上說排兵布陣應該背靠山嶺、面臨河水,您卻把軍隊渡河背水列陣,這又是為什麼呢?」韓信哈哈大笑說道:「這也是兵法啊!只是你們沒有發覺而已,這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只有背水一戰,才能激發軍隊的潛能。況且我們帶領的這些軍兵都不是百戰之兵,大多是我收攏拼湊起來的,缺乏凝聚力,沒有趕死的精神,我也無恩惠於他們,如果不把這些鬆散士卒逼到絕境上,他們是不會為了生存而拚死力戰的,假如有一線生路,他們就早早逃跑了,哪裡還能收拾住局面。」還有人問:「將軍,渡河時為什麼要把您的帥旗藏起來呢?而且我們不多的軍隊還要分成兩撥?」韓信說:「這是利用了陳餘一戰成功的心理,如果我早早地把帥旗樹立起來,他就會直接奔我殺來,我們的部隊根本來不及列隊成陣。之所以分成兩撥,是因為陳餘趙軍畢竟數倍於我,衝殺能力驚人,不可低估,分成兩撥人馬,便於掌握戰役節奏,而且形成梯隊可以在有限的空間內形成接應之勢。」眾將聽完,無不佩服得五體投地,對韓信產生了由衷的崇敬,韓將軍率領這樣的民兵般的軍隊都能打勝仗,我們還擔心什麼,以後肯定能百戰百勝。李左車對於韓信此戰各個環節計算的精到準確,也在心裡暗自嘆服。當夜宴飲盡歡,深更乃罷。

作者資料

奎文閣

漢族,獅子座,網路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奎文閣 出版社:麥田 書系:重說.史 出版日期:2010-10-28 ISBN:9789861203928 城邦書號:RH711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