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拈花微笑讀禪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拈花微笑讀禪詩

  • 作者:文心工作室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09-11-09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內容簡介

在煩躁不安的生活中,在緊張忙碌的現實裡,禪詩不僅是一帖清涼劑,更是面對塵世寵辱、煩惱、困惑、不安的智慧泉源,在看似清淡、不著痕跡的簡短文字背後,實蘊藏著巨大爆發力,可一語驚醒夢中人,或教人反覆咀嚼,沉吟探究,安頓身心。 元好問在〈答俊書記學詩〉中有言:「詩為禪客添花錦,禪是詩家切玉刀。」本書即精選禪詩100篇,分為五類:領悟、哲理、舒懷、機趣、勵志。既著重禪思,也強調詩情,兩者兼備。詩作年代自唐、宋、明、清到民國初年,出自大詩人如白居易、王維、蘇東坡、黃庭堅,禪師如慧能、石頭希遷、百丈懷海、黃龍慧南、無門慧開、憨山德清,以及詩僧寒山、拾得、皎然等人名作。 編排上,每篇從右頁開始,以耐人尋味的標題為開場白,接著是完整的詩文、必要的注釋與作者簡介,清楚明白;左頁有一篇簡短背景故事或相關禪宗公案,作為解說或延伸,不僅與詩文相呼應,同時提供理解禪詩的背景框架,能在盡情品味與體會的閱讀中,欣然感受禪悅。 明朝的和空和尚曾說:「自古詩情半個禪。」宋朝大文豪蘇東坡也道:「暫借好詩消永夜,每逢佳處輒參禪。」禪,就在生活中,在我們的自性裡;詩,是語言的美感表現。透過禪詩參悟人生,豈非樂事一樁?

內文試閱

不勞尋討問西東


千年石上古人蹤,
萬丈巖前一點空。
明月照時常皎潔,
不勞尋討問西東。~ 唐‧寒山   


語譯:

  有誰看到這千年石頭上,昔往古人走過的蹤跡,除了一點的「空」境之外,在萬丈高峻的寒巖前不曾有任何東西留下。明淨的月亮依然如此皎潔,根本不用各方尋求探問,當下就是如明月般的「空」境。

作者:

  寒山:唐代隱士(生卒年不詳。約活動於唐玄宗天寶至代宗大曆年間,相傳壽長約一百二十歲),原姓名無可考,早年曾為科舉寒窗苦讀,落榜後幽居於浙江天台山上寒冷的巖洞中,故稱其「寒山」或「寒山子」,與國清寺的拾得和尚友好。



  寒山總是衣衫襤褸出現在天台山的國清寺,因而認識寺裡負責在廚房洗碗的拾得和尚,兩人一見如故,十分投緣。拾得常把寺內剩餘的飯菜留給寒山充飢,寒山飽食後便在寺外狂嘯,有時像是在吟詩作偈,有時則是說些瘋言癲語,僧人們對寒山的怪異行徑相當反感,甚至還拿出棍棒要驅趕他呢!

  但寒山一點也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其有一詩:「多少天台人,不識寒山子。莫知真意度,喚作閒言語。」天台山的豐干禪師早已看出寒山、拾得的資質異於常人。有一回,豐干問寒山、拾得說:「你們若和我遊山西五台山,就是與我同流;若不和我遊五台山,便與我不同流。」寒山反問:「你要到五台山做什麼?」豐干回說:「我要去參拜文殊菩薩。」寒山立刻說道:「那麼你不是我同流。」豐干只好獨自上五台山。

  寒山對於豐干遠行禮佛的舉動並不認同,正如其詩所云:「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詩中同樣是以澄淨的明月比擬光明無瑕的本性,意謂當下明心見性即是佛,何須舟車勞頓去外面尋佛呢?

見時不可見,覓時何處覓


寒山住寒山,
拾得自拾得。
凡愚豈見知?       
豐干卻相識。
見時不可見,
覓時何處覓?
借問有何緣?
卻道無為力。~ 唐‧拾得   


語譯:

  寒山住在天台山的寒巖,拾得是從路上拾獲的。平庸愚昧的人哪裡能目見便心知呢?但豐干卻能一眼就與我們相識。明明就在眼前而無法看見,想要尋找又不知到哪裡找?請問這是什麼因緣?我只能說一切全不是人為的力量。

作者:

  拾得:唐代僧人(生卒年不詳。約活動於唐玄宗天寶至代宗大曆年間),原姓名無可考,傳其本是棄兒,在路上被天台山國清寺的豐干禪師發現,遂帶回寺中撫養,取名「拾得」。後人稱寒山、拾得為「和合二仙」,稱豐干、寒山、拾得為「天台三聖」或「國清三隱」。



  某日,拾得在掃地時,寺主問說:「你的名字叫拾得,是因為豐干把你撿回來,那麼你的姓是什麼呢?」拾得聽了放下掃帚,叉手而立。寺主又再問一次,拾得拿起掃帚開始掃地,不想理會寺主。一旁的寒山突然搥胸哭喊著:「蒼天!蒼天!」拾得好奇地問:「你這是在做什麼?」寒山回道:「難道你沒有看過『東家人死,西家人助哀』嗎?這個和尚如此執著你的過去,我就當作你死了,好替你哭個幾聲!」說完兩人竟又哭又笑的手舞足蹈起來,看得旁人一頭霧水。

  相傳豐干雲遊在外時曾替台州刺史閭丘胤醫病。閭丘胤問豐干說:「天台山有何賢士?」豐干回答:「賢士倒是有兩個,一個叫寒山,一個叫拾得,只不過一般人看見了也是不認識,認識了也是看不見;若是真的想看見他們,便不可用外貌來取人,才能真正的看見他們。事實上,寒山是文殊菩薩轉世,遯跡國清寺,拾得乃普賢菩薩下凡,外表有如貧子,行止又似瘋狂。」不久,閭丘胤帶著厚禮來到國清寺,寒山、拾得見狀斥喝說:「豐干饒舌!」從此兩人一同離開了國清寺,幽居寒巖之中。

  拾得與寒山的情感一向融洽,由拾得的一首詩作可見一斑:「從來是拾得,不是偶然稱。別無親眷屬,寒山是我兄。兩人心相似,誰能循俗情。若問年多少?黃河幾度清。」

是是非非何日了


急急忙忙苦追求,
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營家計,
昧昧昏昏白了頭。
是是非非何日了?
煩煩惱惱幾時休?
明明白白一條路,
萬萬千千不肯休。~ 寒山   


語譯:

  終日匆匆忙忙的辛苦謀求,從天寒到日暖,年復一年的過著。早晚都在汲汲營營於家庭生計,就這樣糊里糊塗、昏昏沉沉的頭髮變白了。人世間的是非紛爭哪一天才會結束?煩心苦惱的事情什麼時候才會停止?明顯清楚有一條正確的道路在眼前,卻有千萬個心念不肯就此罷休。

作者:

  寒山:唐代隱士(生卒年不詳。約於唐玄宗天寶至代宗大曆年間,相傳壽長有一百二十歲),原姓名無可考,早年曾為科舉寒窗苦讀,落榜後幽居於浙江天台山上寒冷的巖洞中,故稱其「寒山」或「寒山子」,與國清寺的拾得和尚友好。



  生於唐代的寒山,在未到天台山之前,也曾與時下的讀書人一樣,為了科舉仕途而致力研習儒學,並且有過一段與家人妻兒同住的時光;然而,當他歷經考試落第、兄弟分家、妻子離去等種種打擊,感受世事的多舛無常,生命有其時限,從此便不再亟欲功名富貴,轉而嚮往出世的隱士生活。

  寒山問好友拾得說:「如果世上有人無端的誹謗我、欺負我、羞辱我、嘲笑我、輕視我、鄙賤我、厭惡我、欺騙我,你認為我該怎麼處理才好呢?」拾得回答:「你只消忍受他、禮讓他、任隨他、避開他、耐煩他、尊敬他、不必理會他,再等個幾年,你且看他過得如何?」面對擾攘的口舌是非,拾得選擇以安然自在、不辯不爭的態度回應之。拾得的意思表面雖是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其實更是自我的人生修練。退讓會讓自己的修為更加圓滿,反過來欺辱你的人,卻是逐步走向毀滅。

  事實上,寒山相當清楚人與人之間的對立、爭鬥,大多緣於私心之故。許多人自以為精明的算計他人,圖謀一己之利,卻不知累積的是一輩子的惡業,更為人身帶來無止的勞碌憂苦,所以寒山寫了一偈:「可嘆浮生人,悠悠何日了?朝朝無閑時,年年不覺老。總為求衣食,令心生煩惱。擾擾百千年,去來三惡(畜生、餓鬼、地獄)道。」藉此奉勸世人當知及時覺悟。

作者資料

文心工作室

王麗雯 台灣大學中文所碩士,曾獲國藝會創作補助、金車奇幻小說首獎、台大文學獎小說首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散文特優等獎助。 吳秉勳 就讀東海大學中文系博士班,主要專長是中國文學與哲學思想。曾在台中大道國中、新竹光復中學擔任國文科教師與導師,曾參與台中市大肚區、龍井區的《鄉誌》編輯工作,目前在東海大學中文系、聯合大學華文系、明新科技大學、中國科技大學等學校擔任兼任講師。 楊于萱 就讀逢甲大學中文系博士班。現任國立聯合大學華語文學系兼任講師。著作:《武丁早期方國研究》(碩士論文)、〈論花東甲骨卜辭的否定副詞〉(《東方人文學誌》第七卷第四期)、《中文經典100句:易經》(合著)、《中文經典100句:淮南子》(合著)、《中文經典100句:明清小品》(合著)、《中文經典100句:唐人傳奇》(合著)、《龍井百年誌》。 白百伶 就讀清華中文系博士班,曾擔任多年國中小國文老師、作文老師。喜歡簡單而純淨的事物,酷愛閱讀與思考、旅行與購物、游泳與單車。 謝明輝 國立中山大學文學博士,現任亞洲大學通識中心專案助理教授,曾任教中山大學等六校。曾獲100年臺南市社會優秀青年獎、中山大學教學優良課程獎、亞州大學創新教材獎和學術研究獎勵,並獲中山大學文學院創院以來首位獲有發明專利證書者之榮譽。著有《中唐山水詩研究》等十本書,以及二十餘篇學術論文。 蔡明蓉 台北市立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博士,於台灣科技大學、台灣警察專科學校兼任,講授戲劇選讀、現代戲劇欣賞與習作、閱讀與作文等課程,並常透過各種教學活動,增益學生學習效能與多元智慧。 吳雅萍 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曾發表散文、小說及學術論文若干,現為高中國文科教師。 劉柏正 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畢。現為國立清華大學中文系博士生,喜愛閱讀、研究敘事文學,專長為明清小說。

基本資料

作者:文心工作室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中文可以更好 出版日期:2009-11-09 ISBN:9789866369742 城邦書號:BK601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