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一日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司南:天命卷(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司南:天命卷(上)

  • 作者:側側輕寒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4-06-1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221元,贈紅利1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新書看漲/文學小說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城邦6折優惠全年專享,快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阿南,她如今身在何處? 皇太孫朱聿恆,大腦能瞬間進行億萬次計算的棋九步! 海客司南,雙手超越頂級匠人千百倍靈巧的三千階! 史上最高智商擔當CP!全力攻防,誰先後退? ★《簪中錄》後,就是《司南》! // 皇太孫裝成太監,身中奇毒只剩一年可活,卻把自己賭輸給神祕女子當家奴!// .古風探案解謎新高峰! .豆瓣評分高達8.6分! .最適合影視化的高概念作品! 他經脈受損之時,也是災變產生之刻,這一切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古代推理言情第一把交椅,《簪中錄》作者側側輕寒最新力作! 雪後敦煌,冷月如鉤。司南走後,朱聿恆始終鬱鬱寡歡,身邊人都偷偷地想,他們奉若神明的殿下,是被始亂終棄了嗎? 而皇太孫殿下除了回憶與阿南的親密給予自己一點力量外,還得鎮定地解謎,畢竟奇毒在他身體流淌,每次發作都伴隨著國土的大災,這時皇帝還中了陷阱,身受重傷—— 竺星河的恨意蒙蔽了他的理智,為了顛覆皇位,他在朝廷內外到處埋下暗線,那怕殉葬萬民,也要掀了朱家的天下! 雖然青蓮宗的人說司南背叛同伴該死,可這些人口口聲聲要推翻暴政統治,做的卻是讓一地百姓去死的事,到底誰才是背棄這片江山的人? 審訊對方大將的結果,令朱聿恆膽寒——「那陣法早已消失,你們還要如何尋找?」 難道他追索的一切、他執著的一切,都只能一一失去?

內文試閱

  冷月斜照於屋簷之上,雪後的敦煌城,一片寂靜寒涼。      耳邊傳來一聲低弱貓叫,朱聿恒從御駕兵巡佈防圖上抬起頭。屋內燒的炭爐有點熱,他推開窗戶,看向外面綿延的房屋。      敦煌是軍鎮,屋宇一板一眼,原本顯得太過嚴整肅穆。但此時在積雪的覆蓋下,它卻消弭掉了太過冷硬的輪廓,顯出了流暢溫柔的線條來。      對面屋頂雪中,一隻黑色的小貓正瑟瑟發抖,看著他發出“喵喵”兩聲輕叫,在這雪後清寂中聽得清楚分明。      貓,一隻突如其來闖進這個冷清世界的小黑貓。      月光和碎雪掩去了野貓亂七八糟的毛髮,只映得它的眼睛湛然灼亮,比世間萬物都要明亮奪目。      朱聿恒默然望了許久,眼前又浮現出與黑貓異常相似的那一雙眼睛。      初見那一夜,黑暗中,火光跳動在她粲然的雙眸中。      劃著金線的蜻蜓在她周身流轉飛旋,當時的他未曾察覺,可如今想來起那個瞬間,卻時心旌搖曳,無法自抑。      阿南,她如今身在何處?      她是否也像這只貓一樣,在某一個地方的某一場雪中,正以格外明亮灼眼的目光,打量這個冰冷無瑕的世界?      耳聽得譙鼓二點,夜已深了。      他收斂了雜亂心緒,起身活動肩背,拿起幾上一塊奶酥掰開放在窗外,向對面的小黑貓示意。      小貓警惕地看著他,見他回了桌前整理書劄,才小心翼翼地躍到屋簷下,跳上欄杆,一路踩著梅花腳印,慢慢走到了窗前。      用鼻子嗅了嗅奶酥,小貓明亮的琥珀色瞳眸抬起,謹慎地看了看他,見他並未接近,才嘗試著咬了咬奶酥。      香甜的味道讓小貓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舌頭一卷,叼起了奶酥立即回身,竄上對面屋脊,在起伏的雪色中跳躍,隨即于皚皚白雪之中消失了蹤跡。      這頭也不回棄他而去的模樣,可真像阿南啊……      身後傳來輕輕的叩門聲,得了回應後,韋杭之疾步進內。抬眼見他目送小貓咪的神情,只覺心口略沉。      自從阿南走後,殿下雖表面如常,卻瞞不過他這個一直跟在他身後的人。      也說不好具體是改變了什麼,只是這一路的苦苦追尋,最終盡付惘然,好像一切都空落落的。      不知怎麼的,他想到在地道中阿南與殿下的親密舉止,然後又不動聲色決絕離去的身影,便覺得又惱怒又悲哀——      他心中一直奉為神明的殿下,這是被始亂終棄了嗎……      見他不說話,朱聿恒瞥了他一眼:“怎麼?”      韋杭之忙收斂心神,道:“之前,玉門關出事那口穿井上,有一塊蓋在井口的石板,殿下曾命人帶回。”      朱聿恒自然記得此事,說道:“記得。那上面依稀是青蓮托舉雙人影的痕跡,應當是取地圖時被廢棄的石材。”      “是。上次陣法雖已破解,但魔鬼城那邊坍塌的通道尚未清理完畢。後來匠人們根據上面的位置推斷,打通了一條重要路徑,剛剛那邊來人急報,在新打通的洞中發現了八塊石板。”      朱聿恒眉梢略揚。      傅靈焰所設陣法息息相連,當初在順天城下和東海、渤海水陣中都發現了其他各處陣法的線索。因此,魔鬼城挖出來的八塊石板,必定是八個陣法的揭示。      “走,看看去。”長久以來尋找的地圖終於有了下落,朱聿恒立即帶著他向前堂走去,加快步伐。      前次探索魔鬼城,因為出動了軍隊,造成了機關震盪,此時挖出來的幾塊石板,已在上次的坍塌中徹底碎裂。      諸葛嘉親自從魔鬼城護送碎片過來,正指揮士卒們將碎片外捆縛的草繩一一解開,按照順序平鋪於堂上,拼湊成圖。      朱聿恒的目光迅速在碎片上掃過,接過旁人手中的燈籠,走到一塊稍大的碎片旁邊,舉起燈籠照去。      碎片的斑駁泥痕下,依稀顯露出是一座河流南岸的繁華城池。      正是他在各處出現的地圖中,唯一無法捉摸的那一幅。      只要將其他碎片取出拼湊完成,便立即能看到圖上準確的河流走向與城市風貌,屆時,這幅地圖將徹底呈現於他面前。      “尋找碎片,先將這一幅拼出來。”朱聿恒吩咐工匠們,正要俯身端詳那塊碎片之時,卻聽得背後傳來輕輕的咳嗽聲。      他回頭看去,暗夜中,燈光下,一襲黑衣面色蒼白,肩上停著羽色斑斕孔雀的,不是傅准還能是誰?      他依舊是那副虛弱無力的模樣,靠在門扉之上,低低的聲音中氣不足:“殿下,聖上傳召,有要事相商。”      朱聿恒來到皇帝居處,才發現他並不是詢問行軍之事,反而談起了馬允知和梁壘的處置之事。      “馬允知殺良冒功,罪大惡極,朕決定將其斬首,首級傳示各邊鎮,以儆效尤。”      皇帝一向手段酷烈,做此決定也在朱聿恒意料之中:“聖上明斷。”      “此外便是那個梁壘。他在陣中被擒獲之後,聽說嘴很硬,至今無人能從他口中撬出青蓮宗的消息來。”皇帝說著,斟酌片刻,道,“朕聽說,諸葛嘉從魔鬼城回來了,他這人歷來精於審訊,號稱能令石人開口,你帶他去審一審那個梁壘吧。”      朱聿恒應了,看時間不早,正要轉身離去,卻見皇帝又從抽屜中取出一份摺子遞給他,道,“這是海客們近段時日的動向,你看看。”      朱聿恒接過翻開,先掃了一眼上面羅列的名單,發現其中不乏要害部門的地方大員,不由眉頭微皺。      “看到了麼?這些就是還心念二十年那位故主舊恩的朝臣們。”皇帝怒極反笑,神情中帶著幾絲嘲諷,“這個竺星河倒是有見地,聯絡收賣的人都還挺有用,若不是你及時查抄了永泰行、堵死了北元興風作浪的路、剿滅了青蓮宗主力,怕是朕的朝廷裡也要不得安寧了。”      說到這兒,他想起那捨生忘死要引燃地下死陣的薊承明,“嘿”一聲冷笑,道:“朕倒忘了,宮中早已不寧,這些亂臣賊子還差點成事了!”      朱聿恒道:“陛下吉人自有天相,如今天下大定,些許旁枝末節,孫兒替您斫除即可。”      “好,朕此生最為欣慰的,便是有你這樣一個好孫兒!”皇帝重重拍著他的肩膀,又想起他的病情,叮囑道,“切記不要太過勞累,審完便儘快安歇吧,好生將養身子。”      朱聿恒應了,退出後便召來諸葛嘉,一聽說梁壘負隅頑抗,諸葛嘉拍胸脯保證道:“殿下放心,審訊之事屬下最為拿手,您在堂外喝杯茶,屬下片刻間便將他嘴撬開!”      結果,朱聿恒在堂外喝了足有兩壺茶,批完了所有摺子,安排好了一切事宜,等到鼓點打了四更,諸葛嘉那邊還未傳來訊息。      他站起身走到大牢中,隔著柵欄看見梁壘正被綁在椅上,獄卒用薄刀片切開了他的腳指甲,探入甲下傷口。      骨膜薄韌且密佈神經,被尖銳的鋼針四下劃割,梁壘頭髮蓬亂,滿臉血污,整條身軀如遭雷殛,顫抖中全身冷汗如雨,喘息深重,一如瀕死野獸。      諸葛嘉喝道:“梁壘,你還是從實招來吧,青蓮宗如今逃往何處,你們又在朝廷與各地潛伏了多少耳目?說!”      梁壘喉口呵呵作響,死命地擠出幾個字:“狗官,有本事你殺了我!”      諸葛嘉冷笑一聲,正要吩咐再行刑,朱聿恒擔心梁壘會被折騰至死,上前制止。      示意閒雜人等退出後,他向梁壘開口:“梁小哥,若本王沒猜錯的話,青蓮宗要為禍作亂,又沒有能力對抗朝廷,那麼下一步要前往之處,自然是當年傅靈焰設下的死陣了。我問你,下一個陣法在何處?”      “呸,我寧死也不會吐露!”梁壘目眥欲裂,一口血水啐向他:“可惜我們一家人都瞎了眼,居然沒看出你、還有那個為虎作倀的阿南……全都是狗賊!”      阿南。      這兩個字入耳,如同揭開心口傷疤。      朱聿恒略一偏身,避開了血水,臉上神情頓時轉冷:“怎麼,是北元進攻我國後百姓有好日子過,還是前朝餘孽上臺後,你們就有清明天地了?”      梁壘怒吼道:“我青蓮宗救苦救難,而你們朝廷狗官只知搜刮百姓,逼我們多少人上絕路!不將你們推翻了,難有朗朗乾坤!”      朱聿恒在椅上坐下,接過諸葛嘉遞來的茶盞,沉聲道:“至少,我與阿南共同進退,破解了敦煌的死陣,使得敦煌百姓免于流離失所,饑寒凍斃于荒野,而不是如你們這般,口口聲聲青蓮老母救苦救難,卻要發動死陣,令一地百姓再無生機!”      “住口!”      朱聿恒緩緩吹了吹杯中熱茶,問:“惱羞成怒了?既然你們青蓮宗如此救苦救難,那麼下一個地方要去何處?南下?橫斷山脈,還有哪裡?”      橫斷山脈四字入耳,梁壘的神情頓時一變。      顯然他身為青蓮宗重要人物,確實知道傅靈焰幾個陣法的所在。但隨即,他便放聲大笑出來:“想從我口中套取陣法所在?你做夢!那陣法早已消失,你們還要如何尋找!”      朱聿恒目光微冷,抬眼瞄向他:“早已消失,是什麼意思?”      “哼,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你們爭權奪利,為了權勢無所不用其極,現在反倒……”      話音未落,他喉口忽然卡住,只聽得喉管中傳來輕微的咕咕聲,聲音戛然而止。      朱聿恒見勢不對,將茶碗一擱,霍然起身。      諸葛嘉見多了詐死發難的囚犯,立即大步走到梁壘面前,舉起手中的刀尖抵在他的心口,低頭審視他的情況。      只見梁壘口鼻中全是黑血湧出,眼睛死死瞪著他,已經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了。      諸葛嘉立即扭頭,大吼:“叫郎中來!”      為防審訊時下手太重,牢中審重犯時一般都會喚來郎中以備萬一。      耳邊腳步聲響,郎中背著藥箱匆匆趕進來,一看梁壘的臉色,再翻翻他的眼睛,當即便知道沒救了。拿根銀針紮了紮他的人中,又試了試口中黑血,搖頭站起身道:“沒救了。”      諸葛嘉臉色難看:“怎麼死的?”      “中毒身亡,想是……他被捕時口中藏了毒蠟丸,如今受刑不過,便……咬破自盡了。”      “不可能。”朱聿恒斷然道,“他是在照影雙洞中被捕的,如此間不容髮的陣法中,氣息一岔便會出事,誰會事先在口中藏著毒蠟丸?”      諸葛嘉急怒至極,命人將梁壘拖下去後用漏斗將綠豆水灌了一肚子,又一再催吐,折騰了足有半個時辰。      但,他斷了氣,終究沒能救回來。      朱聿恒看著梁壘死去,神情若冰。      梁壘最後那句話,在他心頭久久盤旋——      那陣法早已消失,你們還要如何尋找!      這是他毒發後神志不清的瘋話,還是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內幕?

作者資料

側側輕寒

側側輕寒,又名側側,知名網路作家。現居杭州。自幼好讀書,尤其喜愛歷史書,愛甜食、愛宋朝,胸無大志,自由散漫。喜歡古詩詞,不求甚解;研究過星相,可至今只認得太陽與月亮。時空廣袤,人生無限,獨自在自己的路上且行且緩。愛寫小說,曾做過編輯,作品散見於《武俠》、《奇幻》、《言情》、《公主志》等期刊。 代表作品:《司南》系列、 《簪中錄》 、《北落師門》 、《撿到一條龍》、《桃花亂》、《仲夏薔薇》、《流光之年》、《千面天使》、《奉旨逃婚》等。

基本資料

作者:側側輕寒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4-06-12 ISBN:9786263778771 城邦書號:SPB7F000378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