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山河枕【第二部】家燈暖(上中下卷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山河枕【第二部】家燈暖(上中下卷套書)

  • 作者:墨書白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4-04-24
  • 定價:1200元
  • 優惠價:79折 948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948元,贈紅利4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90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外版火熱新書/文學小說

內容簡介

天地為席,山河作枕,你在之處,便是漫漫餘生。 ★《長公主》、《長風渡》殿堂級作者 墨書白 經典代表作! ★重生歸來‧將門之女 楚瑜×衛家遺孤‧少年將軍 衛韞 ──承衛家風骨,守千里山河,護百姓太平! ★影視版權已售出,火熱籌備中! ★磅礡完結!收錄五萬字角色番外篇! (上) 害白帝谷七萬男兒含冤而去,大楚風雨飄搖的罪魁禍首, 如今高坐於金座之上,受萬人朝拜。 是這天下清明已失,還是這世上已經沒了公道? 當年白帝谷七萬英魂,並非一念之差、並非政治暗鬥, 而是「他」暗中運籌,顛覆大楚山河。 衛韞破北狄王庭,解國難之危歸來,國已改朝,新皇登基。 害了衛家的凶手穩座金座之上。 可衛家方定,面對皇權,他沒有任勝算。 所以衛韞再次披甲北伐,待他歸來,定要討回公道! 四年時間,楚瑜護持著衛家安穩, 實則衛家所有人,都是君王扣壓在華京的人質。 楚瑜與長公主暗中謀劃,他們要撕下新皇的假面, 將他的罪刑公諸於眾! (中) 「昏君當道,百姓無辜, 衛韞承得天命,於今日舉事,自封為王, 願我衛家,永為大楚利刃,護得百姓康定,盛世永昌!」 公開真相,戰亂再起, 各地守將、諸侯自立為王。 衛韞乘勢而起,自封平王,引得百姓、良臣追隨。 衛韞已不是當年那個無能為力的少年。 可當楚瑜看著撐起衛家,運籌帷幄的他時, 卻逐漸感覺,這個她努力建立起的家,沒有了自己的位子。 哪怕她仍是衛家的大夫人,哪怕那個少年深愛著她。 楚瑜本是鮮衣怒馬,馳騁沙場的將軍,如今卻困於閨宅後院。 心念已定,她將踏出衛家, 她要作回楚家的大小姐、疆場上的瑜將軍。 她仍是那個愛著衛韞的楚瑜。 (下) 蘇查以全城百姓性命要脅,他要衛韞,這北狄的仇人、大楚的脊梁, 跪在他腳下,俯首稱臣。 衛韞雖然跪下,可是眾人卻清醒的察覺,這個人的內心,從未跪過。 哪怕被他所守護的臣民背叛,哪怕是被人強行折斷腿骨, 似乎都不損他半分風采。 當年能為一己私慾葬送七萬性命, 如今,趙玥也能為了皇位,串通北狄,屠戮百姓。 當楚瑜回到衛家所在的白嶺時, 卻發現大軍壓境,趙玥要以衛家人為質,逼衛韞撤軍。 楚瑜以身為質,代替衛家女眷,被押解入京。 趕赴白嶺的衛韞接到的,是楚瑜代替衛家被帶走的消息, 並且──她已懷有身孕。 同時,瘟疫悄然肆虐,襲向各州。 皇宮中,長公主暗自步下的局,已進入尾聲。

目錄

(上) 第一章 江北衛七郎 第二章 宮變 第三章 公孫先生 第四章 執念成災 第五章 一宿驚夢 第六章 逼婚 第七章 魂迷 第八章 春芳盡 第九章 公道 第十章 天下為局 第十一章 心念躊躇 (中) 第十二章 清平郡主 第十三章 自立為王 第十四章 前世 第十五章 第一戰 第十六章 人倫綱常 第十七章 荒唐 第十八章 離家 第十九章 家法 第二十章 地動 第二十一章 徵糧書 第二十二章 贖罪 第二十三章 意料之外 (下) 第二十四章 以身守成 第二十五章 瘟城 第二十六章 蔣純 第二十七章 情深似毒 第二十八章 衛家風骨 第二十九章 不負山河 第三十章 漫漫餘生 番外 趙玥 番外 宋世瀾 番外 顧楚生 番外 魏清平 番外 楚臨陽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江北衛七郎 聽到這話,楚瑜不免笑了:「我去見長公主,能有什麼事兒?倒是你……」 說著,楚瑜抬頭看了外面一眼:「上來說話吧。」 衛韞低頭應聲,趕忙上了馬車。楚瑜讓了位置出來給衛韞,又給他倒了茶,慢慢道:「你和趙玥談得如何?」 「我給他提了三個要求,未來殺姚勇、給妳封一品誥命外加軍職、放我去北邊。」 衛韞說著,從楚瑜手中接過茶杯,像一隻大貓一般懶洋洋靠在牆上,曲起一隻腿來,沒有半點規矩。 楚瑜輕輕拍他的膝蓋,笑著道:「哪兒學來的姿勢,沒規矩。」 「都不在人前,」衛韞嘟囔著坐直起來:「我就懶懶的也沒什麼呀。」 「也不是小孩子了。」楚瑜輕輕瞪他一眼。 這話衛韞聽著高興,撐著下巴道:「嫂嫂,我給妳討了個官當,高不高興?」 「費這個事兒做什麼?」 大楚以前也有過女將軍,給女子封軍職雖然不常見,但也不是頭一次。只是大多男子都希望能將自己家中女性的軍功記在自己頭上,鮮少有衛韞這樣外分出去的。 「我又不能往上爬,空拿了個虛銜,你當我還貪圖月銀不成?」 「倒也不是這個,」衛韞笑了笑:「不是妳的東西,我都想捧來給妳,更何況本就是妳的東西,那誰都不該搶走。」 聽到這話,楚瑜端著茶的動作頓了頓,她轉過頭看他,這話他漫不經心地隨口而出,便是他心底深處的本意了。楚瑜垂下眼眸,感覺自己內心有幾分不常見的波動,她勾了勾唇角,有些無奈道:「小七,你對我太好了。」 「不夠。」衛韞看著她,目光裡落滿了這個人:「始終不夠。」 楚瑜沒說話,明明兩個人都沒動,然而有那麼一瞬間,她卻覺得,這個人似乎正欺身上來,步步緊逼,讓她有幾分喘不過氣。 她輕咳了兩聲,調整一下氣氛,繼續道:「趙玥答應了嗎?」 「他說他想想。這在我意料之內,倒是長公主那邊,怎麼說?」 「長公主怕是有反意。」楚瑜認真開口,將長公主的計畫說出來:「她同我說,趙玥能忍到現在,絕非泛泛之輩,我們要找他的把柄怕是不容易。但趙玥對她心裡有結,她會好好利用姚勇和這個結。」 「反一個明君不容易,但反一個昏君,則是再容易不過了。」 楚瑜說到這裡,衛韞便明白了長公主的意思。 如今計畫分成兩步,一步是增加自己的實力,另一步則是抹黑趙玥的名聲,把趙玥逼成昏君。 衛韞沉默著沒說話,楚瑜從他眼中看出不忍,如果趙玥本是一個好人被逼成壞人,對衛韞來說,是太大的心理負擔。 「小七,」她嘆了口氣:「一個願意拿國家去謀取皇位的人,不會成為好皇帝。更何況,以長公主和趙玥的局面,無論你幫不幫長公主,這一步長公主都會走。」 說著,她抬手摸著衛韞的頭,認真道:「你不是神,每個人都會走很黑暗的路,走到哪裡,都是他自己的選擇。你救不了誰,你只能盡己所能,做好自己要做的事就可以。」 衛韞點頭應聲,他抬眼看她,微微一笑:「嫂嫂,謝謝妳,一直在我身邊。」 兩人一起回家,終於放鬆下來,回了房間倒下就睡。 第二天衛韞天還沒亮,衛韞又醒過來,穿上官服後,出門上朝。 出門前,他瞧見一個人影站在門口,他迷迷糊糊那麼一看,覺得有幾分熟悉,忙叫住衛夏,下巴朝著那人影的方向抬了抬道:「沈佑?」 「是呢。」衛夏小聲道:「管家說,他一回來,就每天來這門口守著。每天早上上朝前來一趟,下朝後來一趟。聽說他在咱們府邸斜對面租了個房,天天守在這裡。」 「守六夫人?」衛韞皺起眉頭。 衛夏見他不喜,有些猶豫道:「小侯爺不喜?那我讓人把他打過去……」 「罷了。」衛韞擺擺手:「他如今也是朝廷命官。」 如今衛韞知道沈佑是趙玥的人,對沈佑直接從間諜搖身成為少將軍的傳奇人生,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馬車將他搖搖晃晃送到宮門前,他下了馬車,看見邊上都是下了馬車正準備往裡走去的官員。見了衛韞,眾人紛紛上前問好,寒暄著詢問了幾句北狄的事後,一輛馬車疾馳而來,穩穩停住。所有人朝那馬車看過去,一位老者輕嗤一聲:「小人得志。」 說話間,衛韞看見顧楚生用笏板挑起車簾,慢慢走了下來。 站在衛韞身邊的老者靠近他幾分,用嘴朝著顧楚生努了努道:「瞧,那就是如今最得陛下盛寵的金部主事,顧楚生。您別瞧他如今只是金部主事,我同您說,這人啊,陛下完全是把他當內閣的人在培養呢。」 聽到這話,衛韞神色動了動,面上回道:「顧大人的確有這個能力。」 老者露出嘲諷的笑,換了個話題,同衛韞說了幾句,便朝宮裡進去。 衛韞跟著來到廣場,按照各自的位置排列著進殿。進殿不久,便聽禮官唱喝,趙玥從外走了進來。 他坐到金座之上,所有人高呼萬歲,衛韞抬眼看他,男子始終保持著盈盈笑意,然而眉宇之間卻又有了那一份之前看不到的貴氣。 這是多能忍的一個人。 衛韞垂下眼眸,跟著跪拜。 早朝開始的慣例,先報緊急之事,眾人討論後,就是各部門日常敘職,最後才到衛韞回來這樣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 君臣表面熱絡一番,衛韞簡短說了從天守關一戰開始到如今的始末,朝上之人聽得聚精會神,雖然早就有所耳聞,但聽當事人說起來,的確有幾分不一樣。 衛韞說完後,顧楚生開口道:「那如今看來,鎮北侯對北狄想必是十分瞭解了?」 「不算極其瞭解,但也大致清楚。」衛韞實話實說。 旁邊有一個漢子高興道:「那太好了,鎮北侯就按照之前的法子再殺上幾個來回,平了北狄就好了!」 「窮兵黷武不是好事,」一個老者順著鬍鬚道:「只要將這些蠻子驅逐出大楚即可,如今大楚修生養息才是正經。」 兩邊人爭執起來,朝堂上頓時一片混亂,趙玥靜靜聽著各方陳詞,許久後,卻是看向顧楚生,詢問道:「顧楚生,你如何看?」 「修生養息,利大楚如今,然而若能乘勝追擊滅了北狄,卻是利百年之大計。若按照鎮北侯所言以戰養戰,以大楚如今國庫來看,倒是可以一戰。臣以為,陛下不妨一試。」顧楚生說得穩穩當當。 趙玥點頭道:「愛卿說得極是,衛愛卿。」 「臣在。」 「你臨危受命,被任命為兵馬大元帥,如今便將此職繼續下去,北討北狄,保家衛國。」 「臣遵旨。」 「你衛家抗敵有功,大夫人楚瑜於戰場之上,巾幗不讓鬚眉,守鳳陵,闖王庭,斬蘇勇首級,戰功累累,為表嘉獎,特封衛楚氏為一品誥命,賜名昭華,賞封地寧縣,並擢為正五品南城軍校尉。」 「臣謝過陛下聖恩!」 「衛愛卿,」趙玥從高臺上走下來,親自扶起衛韞,面露鄭重之色:「這大楚的國運,朕就交到你手中了。」 「陛下放心,」衛韞抬眼看他,眼中飽含熱切:「臣拋頭顱灑熱血,也絕不辜負陛下一片苦心!」 「好!」趙玥豪氣道:「朕相信愛卿,必會帶來嶄新的大楚。愛卿在戰場上大可放心,後方之事,朕會一律處理妥帖,愛卿的家人,朕也會親自照拂,讓愛卿絕無後顧之憂!」 聽到這話,衛韞眼中一冷,然而面上仍舊是一副君賢臣忠的模樣,感激道:「謝陛下!」 衛韞在大殿裡前腳剛被封賞,後腳聖旨就送到了衛府。楚瑜帶著人換上正式場合穿的華服,同柳雪陽、蔣純等人一起跪在大門口接了冊封聖旨。楚瑜早已知道會有這樣一遭,並沒有十分意外。然而當楚瑜接著聖旨回了大堂,關上家門,衛府裡卻瘋了一般。柳雪陽高興壞了,握著楚瑜的手往前走著道:「妳也是運道好了,我熬這個一品誥命,熬了至少十年。妳如今才幾歲,便是一品誥命了,這真是小七出息了。」 楚瑜笑了笑,沒有多說,旁邊長月卻有些不滿地撇了撇嘴。 楚瑜同柳雪陽隨便說了幾句,便回頭去找蔣純,吩咐蔣純將衛韞要出門的東西準備好。 蔣純一面記錄著一面覺得奇怪:「怎的才回來,又要出去了?而且妳做這些準備,怎麼像他要在外面住好幾年一樣?」 楚瑜笑了笑:「打仗這事兒,有時候不就是好幾年嗎?妥帖一點比較好」 蔣純點點頭,倒也沒有深想,只是將楚瑜說的都記下。 等衛韞到了屋裡,將蔣純叫過來吩咐自己要去北方的行程時,蔣純抿嘴笑了笑:「阿瑜已經吩咐過了。」 衛韞微微一愣,隨後點了點頭。蔣純將楚瑜寫的名單給了衛韞:「她讓準備的東西就是這些,你看有什麼不夠的,我們去補。」 衛韞從蔣純手裡接過紙,低頭看了上面的字。 字跡沉穩內斂,然而仔細看時,便會發現這份內斂沉穩裡,帶著幾分輕狂張揚。只是這份輕狂張揚被包裹在那規規矩矩的沉穩裡,不用心很難發現。 衛韞忍不住勾起嘴角,連寫了什麼都沒多看。 蔣純靜靜看著他,端詳著衛韞的表情,她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只是道:「你看還有沒有其他需要填補的……」 「二嫂看著辦吧,」衛韞將紙還給蔣純,語氣裡帶著幾分迫不及待道:「我去看看大嫂。」 說著他便轉過身,帶著滿身歡欣去找楚瑜。 蔣純看著衛韞的模樣,皺了皺眉頭。 衛韞到了楚瑜房門前,看見楚瑜正跪坐在案牘前寫字。她旁邊睡了隻白色的貓兒,那貓是他之前送她的,如今已經長大了,整日無精打采的模樣。 衛韞站在楚瑜房門前,目光落到那貓兒身上:「嫂嫂,練字呢?」 「回來了?」楚瑜在紙上轉過筆鋒,抬眼看向晚月,晚月便去倒了水來,楚瑜一面淨手,一面招呼著衛韞坐下,聲音徐徐緩緩敘著家常:「你看上去似乎很高興,高興些什麼呢?」 「夫人。」衛韞突然開口,楚瑜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衛韞笑著看著她,認真叫全了他要說的話:「昭華夫人。」 楚瑜反應過來,狂跳了幾分的心瞬間平靜下來,她收回視線,低頭看著水盆裡的自己,搓洗著自己的手道:「這有什麼好高興的?」 「這是第一步。」衛韞神色認真。楚瑜從長月手中接過帕子,擦乾自己的手。聽衛韞慢慢道:「我許諾給嫂嫂的所有,我會一步一步做到。」 其實這些話算不上幼稚,然而楚瑜聽著時,卻總覺得像個孩子似的。 孩子的心思最純,不管他說這話能不能做到,然而他說話時「想對你好」的乾淨內心,卻是真真正正,實實在在。 楚瑜輕輕笑了,低頭將話題轉了過去,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衛韞便讓衛夏將公務都搬了過來,同楚瑜一面聊天,一面處理自己的事。 等到了夜裡,兩人都懶得出去,衛韞便讓衛夏將飯菜端到房間裡來,兩人就著一張桌子,一面說話,一面吃飯。 此時已是月上柳梢,涼風習習,兩人毫無規矩,你吃我的菜,我吃你的菜,一路說著玩笑話,氣氛十分融洽。 等吃完飯後,楚瑜繼續看自己的書,衛韞閒著沒事兒,便睡在楚瑜邊上,將手枕在腦下,看著外面的月亮,慢慢道:「其實和嫂嫂在北狄那段日子,我覺得挺開心的。」 楚瑜抬眼看他,衛韞神色裡滿是懷念:「北狄的天很清透,地很廣,人很少。」 所以一切都會格外凸顯,比如重要的人,重要的事。 「還有,」楚瑜笑起來:「姑娘很漂亮。」 衛韞側過身,手枕在自己側臉,抬眼看著她。 他的目光太直接,楚瑜竟覺得有那麼幾分不好意思,垂頭道:「看我做什麼?」 「看了一下,」衛韞想了想:「妳比北狄姑娘漂亮多了,當時還是覺得妳漂亮,和北狄沒多大關係。」 聽了這話,楚瑜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比這個做什麼?」 衛韞笑了笑,沒有說話。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說著話,蔣純提著燈籠從外面走來。才拐進院子,就看見躺在楚瑜身邊,正和楚瑜說話的衛韞。 兩個人眉飛色舞,神采飛揚。蔣純靜靜看了一會兒,皺起眉頭。 衛夏及時發現,趕緊上前道:「二夫人可是要找小侯爺和大夫人?」 蔣純沒說話,她盯著正堂裡的人,甚至還抬起手,做出讓衛夏不要說話的姿勢。 衛夏想去提醒楚瑜,卻怕一切太過明顯。他只能咬著牙頂在前方,小心翼翼觀察著蔣純。 而蔣純看著兩人互動,抿了抿唇,終於開口:「不要驚動他們,我在這裡等小侯爺。」 這話出來,衛夏頓時緊張起來,然而蔣純在衛家畢竟是主子,他不敢表示什麼,只能站在一旁候著,拼命給遠處站在門口的衛秋使著眼色,衛秋看著他擠眉弄眼,片刻後,嫌棄地扭過頭去。 衛夏:「……」 蔣純站在長廊裡看了一會兒,楚瑜和衛韞一直在說話,兩人倒沒什麼違矩的動作,然而那氣氛卻浮動著如花香一般柔軟的情愫。蔣純瞧著他們,目光平靜,等了許久後,蔣純突然開口:「他們平日一貫如此?」 衛夏明白蔣純是在說什麼,他不是個傻的,早就明白了許多,此刻卻只能裝著傻道:「二夫人問的什麼?是侯爺和大夫人相處嗎?侯爺年紀小,對大夫人多依賴些……」 「你這是在糊弄誰呢?」蔣純氣得笑出聲,轉頭看著衛夏:「他年紀小,你年紀也小嗎?我問的是什麼,你不清楚嗎?非要我說出來,讓大家臉上都過不去?」 「奴才真不知道二夫人在說什麼。」衛夏被罵得臉色也不太好看。 蔣純抿著唇不說話,她盯著衛夏,片刻後,終於道:「你先退下。」 衛夏應了聲是,轉身站到一旁。 衛韞在屋裡枕著手和楚瑜聊天,有一搭沒一搭。 正事說完了說些趣事,說到半夜,衛韞打了個哈欠,楚瑜看了看天色,同他道:「回去睡吧,你也累了。」 衛韞從地上起來,打著哈欠道:「那我去了,嫂嫂好好歇息。」 說著,衛韞撿了自己的披風,走出門。走出楚瑜的院子,轉過長廊,衛韞便看見一個人站在長廊中間,提燈等著他。 她穿著青白色繡花外袍,著了月白色底衫,婦人髮髻讓她顯得莊重沉穩,哪怕如今她不過二十出頭。 衛韞瞧見她,不由得有些詫異,小心翼翼叫了聲:「二嫂?」 蔣純點了點頭,招了招手,衛韞到蔣純身邊,恭敬道:「二嫂可是有事吩咐?」 兩人並肩走在長廊上,蔣純慢慢道:「你兄長去之前,總同我說,諸位兄弟,他最擔心你,你這個人性子執拗,不知變通,打小就是,要什麼,就一定得要到。」 衛韞點點頭,神色越發恭敬。蔣純繼續道:「可是小七,這世上的事兒吧,不是你想要,就一定得去拿。」 衛韞愣了愣,他抬起頭,看著蔣純:「嫂嫂有什麼要說的,便直說吧,您這樣拐彎抹角,我聽不明白。」 蔣純點點頭,抬頭看了看天色:「此時何時?」 衛韞不明其意,誠實回答:「亥時。」 「不若去我房裡坐一坐吧。」蔣純輕飄飄道。 衛韞有一瞬間呆滯,隨後結巴道:「如今夜深,嫂嫂有事不如明日……」 「為什麼不去我房裡呢?」蔣純停住步子,轉頭看他,目色平靜。 衛韞覺得有些尷尬,憋了半天終於道:「如今夜深了,我去嫂嫂閨房怕是不合適……」 「既然知道不合適,為何還待在你大嫂那裡?」 聽到這話,衛韞終於反應過來,蔣純拐這麼大個彎是做什麼。 這話一出,方才說的話好似巴掌,一巴掌抽在他臉上。蔣純雖然什麼都沒說,衛韞卻覺得臉又燒又疼,他低著頭,有些不知所措。 蔣純轉頭看向身邊的下人,揮了揮手,便將所有人退了下去。 「小七,」她嘆息,「你實話同我說,你……是不是喜歡你大嫂?」

作者資料

墨書白

晉江超級積分作者,晉江文學城2019年年度最具影響力作者,著有《山河枕》、《長風渡》、《長公主》、《假貴族》等十部長篇小說暢銷作品。 文筆細膩,注重構建文字畫面感,多關注於個人成長與世界的平衡相處等議題,擅長以小人物寫大情懷。 自創作以來,連續三年入選晉江年度盤點,作品常登晉江收入金榜及各大榜單前列。 人氣作品《山河枕》、《長風渡》收藏數均超過二十萬,收入在晉江首頁金榜記錄保持前二十,分別售出影視版權、簡體版權、泰文版權、有聲小說版權、廣播劇版權等。 著有:《長公主》(高寶書版)、《圍堵男友少年時》(出版名:《圍堵可愛的他》)、《假貴族》(出版名:《燦爛的她》)、《琢玉》、《山河枕》、《長風渡》等暢銷書。

基本資料

作者:墨書白 出版社:高寶 書系:漫時光 出版日期:2024-04-24 ISBN:9789865069667 城邦書號:A52A1261 規格:平裝 / 單色 / 10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