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23世界閱讀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鴛鴦紋身【30週年全新插畫增訂版】:張曼娟最古典短篇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鴛鴦紋身【30週年全新插畫增訂版】:張曼娟最古典短篇小說

  • 作者:張曼娟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4-03-26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外版人氣新書不錯過!
  • $499輕鬆升級VIP/買就升級VIP!

內容簡介

❝ 張曼娟 ❞ 最古典短篇小說 6篇鴛情蝶意的新詮釋古典故事。 聆聽那些鏗鏘的諾言,注視那些熱烈的實踐。 ◤30週年全新插畫增訂版◢ 收錄最新創作萬字小說.新版跋文 我是不懼生死,千里情奔的芙蓉; 我是用一生一世供奉花魁女如觀音的賣油郎; 我是追求情愛又不肯割捨權勢的趙飛燕; 我是為酬知己刲肉相贈的喬年; 我是因不容於世的戀愛而自沉的翩翩; 我也是那追隨寡嫂,至死也要結髮的二郎。 我體會著他們的震顫與沉靜,狂野和孤寂。 我聽見翅膀搧動,我感覺破繭而出。 我不再是我,我是鴛鴦,我是蝴蝶,而我又是我。 世紀末的人們因為不相信浪漫與愛情,被流放於心靈的荒原。 我依然相信,並且懸賞尋找。 或者你也在找,或者你已找到。 人的一生真的該有一次的,鴛鴦蝴蝶。 ──張曼娟 ღ 最讓娟派讀者念念不忘的傳奇經典 「原來,這些故事這麼精采動人。原來,我真的是個很會寫小說的人啊。幾乎要被我遺忘的那些小說創作的時光,就在我輕翻書頁時,被喚醒了。當小說畫下最後一個句點,我怔怔地坐在電腦螢幕前,好像有點不甘心,卻又不得不告別,難以割捨地看著小說裡的角色,在他們完整的世界裡運轉,根本不需要我,他們得到了自主的生命。」——張曼娟(節錄自增訂版新跋) ღ 收錄全新創作短篇小說及新版跋文 延續《鴛鴦紋身》古典浪漫小說的特色,張曼娟以半文言半白話的細膩文筆,重新翻寫經典歷史故事「楚漢相爭」。為思念娟式古典的廣大鴛鴦派讀者們,帶來精采動人的全新短篇。 ღ 6個短篇,6種信仰愛情的方式 { 愛而不得 } 你是肥沃的土地,我卻逐日枯萎死去。因為,我是一株芙蓉,而我等的那人,是溫暖的水澤。 ──〈芙蓉歌〉 { 愛而不悔 } 飛燕。是的,我是漢成帝的趙皇后。我還記得自己的名字。每一樁罪行,我的手上都沾著血跡啊──然而我亦無怨悔。 ──〈燕燕于飛〉 { 愛而不能 } 有些人短促的一生,只為履踐一場死亡的盟約。若寡嫂和小叔不能成親,那麼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在池底。 ──〈髮似流泉.衣如蝴蝶〉 { 愛而不怨 } 燭淚已積了一灘,賣油郎坐著,挨著花魁女。沒有激情與欲念,只是如此寧謐祥和。他買她一夜,卻只想看著她一夜。 ──〈西湖曲〉 { 愛而不離 } 她為他掏光治病錢,他為她割肉做藥引。他們相愛,人或是鬼或是神,都不能干涉。只有胸前那對鴛鴦,如浮游水上,見證著這一場,生死纏綿。 ──〈鴛鴦紋身〉 { 愛而不畏 } 子房離開,獨留我一人在暗夜中。我最終還是要回到楚營,也不知道等待著我的會是什麼?但,我並不懼怕,只因他的那句話──將來有一天。 ──〈狡兔與飛鳥之歌〉

目錄

序 懸賞鴛鴦蝴蝶 芙蓉歌 燕燕于飛 髮似流泉.衣如蝴蝶 西湖曲 鴛鴦紋身 狡兔與飛鳥之歌(二○二四年新作) 跋 我的古典時代

序跋

懸賞鴛鴦蝴蝶 ——一九九四年原版序 人的一生總應該有一次的,鴛鴦蝴蝶。 我一直以為自己的鴛鴦蝴蝶,已經祭祀了十八歲那年的雨季。那年春雨特別多,校園的綠草積了一窪一窪的水潭,我從水上走過,一遍遍地問自己:愛一個人為什麼那麼艱難?為什麼要有那麼多折磨?那麼多眼淚?如果愛有這麼深重的痛楚,可不可以不愛? 從那以後,我變成一個有禮貌而節制的人。 總是有禮貌的微笑,有禮貌的傾聽,有禮貌的讚歎,有禮貌的予人溫暖,有禮貌的婉轉拒絕。不,絕不會踰矩,不會有不適當的言行舉止。 因我是如此謹慎而節制。當心底有些蠢蠢欲動,我的眼前便是那年多雨泛漫的春天,是因深情而碎裂的十八歲。 我選擇了不愛。 年復一年,有時會突然停下,思索並且怔忡:做一隻不能成雙的鴛鴦,沒有戀情的蝴蝶,算不算是一種殘缺? 後來我將創作當作生命裡重要的事,寫著寫著,一時沒有把理智的欄栅拴牢,浪漫的綿羊晃到了山坡上,愜意地蹓躂。人們於是說:「她呀,不過就寫些鴛鴦蝴蝶的。」語氣中的不以為然,並不能令我困擾,反倒因為人們以為我是鴛鴦蝴蝶,而覺得似悲若喜。 二十世紀初,人們讀鴛鴦蝴蝶派小說,為作者高妙的才情傾倒,為男女主角雅潔執著的戀情痴迷。二十世紀末,人們認清了現實的粗糙,確定了世事的變化莫測,以鄙薄的心,拆散鴛鴦,卸下彩蝶翅膀。卻已分不清,是不相信愛情;或是不相信自己? 於是,我回頭去尋找,用一種懸賞之心,走過有鴛鴦蝴蝶的年代,漢、唐、宋、明、清,聆聽那些鏗鏘的諾言,注視那些熱烈的實踐,我被深深地撼動了。我是不懼生死,千里情奔的芙蓉;我是用一生一世供奉花魁女如觀音的賣油郎;我是追求情愛又不肯割捨權勢的趙飛燕;我是為酬知己刲肉相贈的喬年;我是因不容於世的戀愛而自沉的翩翩;我也是那追隨寡嫂,至死也要結髮的二郎。我體會著他們的震顫與沉靜,狂野和孤寂。 我聽見翅膀搧動,我感覺破繭而出。我不再是我,我是鴛鴦,我是蝴蝶,而我又是我。 世紀末的人們因為不相信浪漫與愛情,被流放於心靈的荒原。我依然相信,並且懸賞尋找。或者你也在找,或者你已找到。 人的一生真的該有一次的,鴛鴦蝴蝶。 張曼娟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四日 台北城.破曉時分

內文試閱

〈芙蓉歌〉 芙蓉歌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 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還顧望舊鄉,長路漫浩浩。 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 采芙蓉 是否曾在黎明時分,曉霧迷離中,聆聽芙蓉的合吟之歌? 初初開啟的花瓣,布滿絳紅血脈,清揚地,似悲似喜,詠唱著對水鄉最深刻的眷戀。緩緩滾動的露珠,晶瑩如淚。 柳生甫卸下參軍之職,宿醉醒來,大唐長安城也悠悠轉醒,自晨光中。 曲江,及第進士歡筵的榮耀之地,杳無人跡,只芙蓉園迴盪著若有若無的歌。 他勒馬而止,靜對江上的水生花,它有不同的名字:蓮、荷、芙蓉、芙蕖,卻是同樣清麗絕美的容顏。 戀戀不忍離去,馥郁沁人,舒散禁閉已久的感覺,擁抱一池軟玉溫香。 許久,霧已散盡,驕陽將芙蓉照射成透明體。笑聲飄來,柳生怔了怔,芙蓉知解人意,且能笑語? 他睜開眼,江畔柳蔭下,停著一輛金碧雕飾的馬車,車夫立在水中,梳鬟的少女,傍車而立,窗中伸出一截皓腕,手指纖纖如玉,指向江中綻放最好的芙蓉花。 車夫年紀大了,掙扎前行,不能順隨心意。柳生策馬入水,探身,直取那株亭亭,蓮瓣如燄,蓮心似金。 他回轉,先看見少女清俊嬌俏的眉目,而後,珠簾褰動,車窗裡有一朵芙蓉的面容。 多芳草 崔芙蓉替母親祈福,天未亮便趕赴慈恩寺,虔誠地敬上第一炷香。 母親是她在世上最親的人,她在佛前祈求,少病殃,多安康。 返家時,央請老車夫繞到曲江,看一看十里荷花的盛景。年輕時的母親,常和夫婿同遊芙蓉園,貪愛賞花,竟至不食不寢。人面花光交相映,父親貪愛那因花醉而酡紅的面頰,他們整個夏季都在這裡流連。第二個夏季,因芙蓉誕生,誤了花期。第三個夏季,父親病逝,辜負了一池蓮荷。 爾後,曲江的春風秋月,與母親再無干涉。 母親仍愛花,院中總養一缸荷,就在窗外,纏綿病榻的母親,坐起可見到荷的風姿,躺著可嗅聞荷的氣息。 然而,究竟不是曲江的荷花。 倘若採摘一株給母親,是不是可以安慰她長久的悲傷? 為著類似偷竊行為的刺激,她們興高采烈,指揮老車夫,脫除鞋襪,捲起褲腳,往水中行去。 那騎駿馬的男子倏忽而至,不避泥沼,涉水而來,衆多蓮荷,如一方大千世界,而他獨攀折了她的那株芙蓉。擎著芙蓉花,向她走過來。 他走過來了,細長而溫柔的眼睛。 他走過來了,飽含著笑意的嘴唇。 他一直走過來,那樣的步伐,如一枚鈐刻,呼喚著遙遠的記憶,而她,用心靈深深地顫動回應。 他把花遞給她,她幾乎就要伸手去接,卻突然雙頰緋紅,低垂眼眸,吩咐使女: 「輕紅!多謝公子。」 返回永崇里,在自家門前下車,驀然見到,男子跨在馬上,神態從容自在,注視著她,微微俯首。 夏季即將結束,芙蓉梳髮,輕紅捧鏡。芙蓉仔細梳理一綹髮絲,她問: 「今日,他又來了嗎?」 「他日日都來。」 「又送妳禮物?妳依然不受?」 「我不受。」 「為什麼?」 「我不為他,我只為妳。不能受他的禮物。」 「輕紅!」芙蓉看著她的眼睛,自幼一起成長,總覺得彼此有一部分是重疊的:「妳是我的知心人。」 「他想求親。」輕紅放下銅鏡,收拾妝奩,停了停,又說: 「問妳是否許了人家?」 「我不嫁王家表哥,我要退婚。」 「王公子的親事早訂下的,妳也知道,他是好人。」 「但我現在才知道,不能嫁他,就是不能。輕紅!若嫁他,我不能活。」 欲遺誰 崔夫人扶輕紅起身,靠坐在床上,她問: 「芙蓉敎妳來的?」 「是我自己,姑娘不敢驚擾夫人。」 「輕紅!妳為什麼?」 為什麼?為她是我們的最愛,為不忍她受絲毫苦楚,為我們對人世的溫情牽繫,都在她的身上,也為了那一句「知心人」。但,這怎麼說得清? 輕紅於是說起曲江的邂逅,說起二月餘日日痴候在府外的柳生。 夫人一直知道自己嬌養著一株芙蓉,如今,卻不知應該花落誰家?她恐怕好花凋落,她要的是能落地生根。 與王家是有承諾的,又是顯貴了的親人,王郎對芙蓉向來有心,退婚料是不能。 柳生卻是女兒的情事,相遇在曲江呵,漫天蓮荷裡,曾有自己年輕的深情眷戀。三年的鍾愛繾綣,抵償半生冷清寂寞,可以了無遺憾。 沉疴難癒,她知道芙蓉這最珍貴的嬌痴寶愛,終要在閉目以前交託。 她究竟該給她怎樣的人生? 初秋,柳生像平日來到崔府,卻見到輕紅佇立門畔。他翻身下馬,驚而且懼: 「她怎麼樣?」 輕紅笑了。 他從沒見她笑過,一抹輕淺的紅妝,她的笑靨明亮耀人,他有些恍惚。 「我家夫人要見你。」輕紅領他進門,在花廳外,她突然轉身說: 「姑娘名叫芙蓉,她說——你是水。」 溫熱酸楚的情緒劇烈翻湧,他有一刻視線模糊。 在遠道 王家廳堂上,崔夫人聲淚俱下,請王老爺作主,說是王家兒郎不依禮法,欺凌孤兒寡母,搶去了芙蓉,匿在他處。 她哭得那樣悲切哀戚,王家上下信以為真,王老爺又是火爆脾氣,無論兒郎如何申辯,狠狠下手,鞭笞得皮開肉綻,昏厥過去才罷休。 便是離了王家,崔夫人仍哭得肝腸寸斷。芙蓉已遵母命,與柳生完婚,遠遠避居在金城里。儘管仍在長安城,卻相思不能相見。為防王家追討,又想出諉過的計謀,她知道這是不義,但,母親要保護兒女,任何事都做得出來。只是,她清楚地知道,今生想再見芙蓉,怕是不能夠了。 王家漸覺蹊蹺,日夜派人在崔府蹓躂,以為總能尋得蛛絲馬跡。崔夫人與金城里於是絕斷了消息。 柳生有時派小廝往永崇里,只在府外張望,不敢久留,更不敢探問。 那一日,小廝張皇來報,說是崔府掛起白幡。 素車孝服,芙蓉夫婦連夜趕回永崇里,匍匐靈前。 靈堂布置得莊嚴端肅,兩邊燈火,照如白晝,所有的一切都無法遁形,執禮如孝婿的是王郎,而芙蓉哭暈在私奔情人懷裡。 跪在地上焚燒金箔的王郎,慢慢站起身子,火焰在他瞳中跳動。 王家告官裁決,柳生堅稱崔夫人收受聘禮,將芙蓉許配。芙蓉、輕紅的供詞也是如此。關鍵人物已然亡故,死無對證。官府不能定罪,柳生開釋;但芙蓉許配王家在先,判歸王家。王家門第高華,想來不會迎娶這樣一位媳婦,王郎卻說: 「我要娶她。她是我的妻子,沒有人能改變。」 望舊鄉 洞房之夜,燭火高燒,輕紅始終沒有離開。 王郎只是靜靜地褪下衣衫,裸露肌膚上縱橫錯綜的鞭痕。 「為妳受鞭笞,我不怨。」他看著妻子,低啞地說: 「可是,芙蓉,妳不要鞭笞我。」 當他離去,芙蓉心慌地拉住輕紅:「我該如何是好?」 三天後,輕紅遷居別室。 王郎待芙蓉極力溫存,絕口不提往事,只是謹密嚴防,不准芙蓉主僕擅自出府。他被一種恐懼啃噬著,日夜難安。 尤其是蓮荷綻放的夏季,王郎將院中花圃,全挖成水池,栽遍芙蓉。那喚芙蓉的女子,向他道謝。她總是客氣得幾近生疎,而他是她的丈夫呵,他要的不是相敬如賓;是一些親暱,一些溫熱。他真的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她有什麼樣的感覺? 可是,她的態度一逕和順溫馴,除了偶爾怔忡出神,沒有任何異樣。王郎冷眼觀察,三年過去了,她彷彿就打算這樣過一輩子了。他的心逐漸安定。 那一日,崔夫人祭辰,輕紅代芙蓉上墳,返家後直奔芙蓉房,闔上門,猶微喘不止。 芙蓉正刺繡百鳥朝鳳,已完成了九十隻鳥雀,她必須找到一些事,可以打發漫長的一輩子。 「我遇見他了。」 繡針油滑,芙蓉的手汗潮,抽不出,她抬起惶苦傷痛的眼睛,睜睜地望著輕紅。 「他一直住在金城里。清明時悄悄看這位陪妳上墳,他說,看起來,這位待妳也是一往情深……」 「他另有婚配了?」芙蓉的聲音緊縮。 「沒有。」 「他為什麼,不離開京城?」她的聲音鬆弛,涵納柔情。 「他說,妳在這裡,他無處可去。」 天下之大,失去她,他竟是無處可去;生命多采,失去他,她也是了無生趣呵。 輕紅看見,三年來不曾哭泣的芙蓉,淚水淌落面頰。 漫浩浩 初雪的早晨,王郎暴怒的吼聲,震懾了王家府邸。一向儒雅溫文的男主人,像被風魔附身,消息飛快傳遞,夫人逃逸,不知去向。 王郎搗毀繡架,砸碎妝台,百鳥朝鳳圖已繡成鳥雀百隻,獨缺彩鳳,鳳鳥掙脫樊籠,凌雲遠逸。而他為她添置的珠翠寶飾,她一點也不肯帶走,全然不留戀稀罕。 家人尋得柴房梯子倚牆而立,但踰牆以後,如此高度,兩個女子如何落地?牆外雪地上,猶見車轍與零亂馬蹄,他們走得並不遠。王郎揣想柳生騎在馬上,接抱踰牆的芙蓉,他的胸腔有著欲裂的尖銳疼痛。 「找她們回來。」他簡短下令。 並且知道,這將是他今生最重要的事。 柳生與芙蓉並沒有離開,因為每道出城的門,都有王家人看守,金城里更不能待,他們找了個靠近城門的小客棧,棲息了一個冬天。 開春時分,輕紅偕同柳家小廝,上街市去看看風頭,這才發現,近城的市集,都張貼著芙蓉繪像。王郎寫下尋妻告示,稱愛妻遭賊竊去,重金懸賞。 畫像雖少了風韻,卻極近似,一筆不苟。輕紅仔細端詳,這樣少見的美麗容顏,竟是芙蓉得不著幸福的原因嗎? 她還要像罪犯一樣,瑟縮躲藏多久呢? 城門就在不遠處,卻可望而不可及。輕紅突然伸出手,猛地揭下告示,圍觀群衆譁然。 「我知道王夫人下落。」她卸下風帽,露出面孔,鎮定地,看著守在城畔的王家人一擁而上。 小廝臉色靑白,奔回客棧,說輕紅出賣主人,已隨王家人回去,請公子與夫人速速離城,城畔王家人已撤離,正是好時機……說著說著,忽而了悟,不再言語。 「她是我的親人,我捨不下。」芙蓉歛衽整妝,對柳生說: 「你快出城去,愈遠愈好。」 柳生將她扳轉身,從她顫抖的手中取下簪子,輕輕簪妥,執起她的手: 「妳是我的親人,我也捨不下。」 他的眸中有流動的波光,語音凝噎: 「我們去懇求他,請他成全。」 他不肯成全。 輕紅求他,他憤怒地質問: 「我待她不好嗎?我待她不寬厚嗎?她便是不知情,也不感恩嗎?」 他真正想問的是,愛我,有那麼難嗎? 柳生才進王家,就遭拘捕,他並沒有掙動,意態安詳,心中知道,只要有機會,芙蓉仍會來奔。 芙蓉當著衆人的面,陳明柳生絕非竊玉賊,而是自己甘願情奔。 並請求王郎休妻,因為,她已懷有身孕。 長久的靜默,欲窒的緊張,便是王郎當年遭詬陷,百口莫辯,身受箠刑苦楚時,也不曾有這樣慘傷的神色。 一個男人到底能容忍幾次背叛? 但,王郎走向芙蓉,他明確地讓所有人聽見: 「我說過,妳是我的妻子,沒有人能改變。」 而離居 王郎聽見芙蓉並未懷孕的消息,赤著眼蹬開房門,在這以前,他一直不願與她相見。 「妳好……」他顫慄地,森冷地笑: 「妳想懷孕嗎?妳該有我的孩子——」 他像一頭獸,撲向她,那一刻,他不想做人。 然而,金光閃動,她手中握住一把尖利的黃金剪,高高揚起。那是她刺繡時,他的贈與,讓她絞斷七彩繡線。她竟時時隨身攜帶,為的是什麼?防身?或是襲擊? 他因此冷靜下來。她轉動手腕,金剪抵住咽喉,抬起下巴,凝望著他。 「妳是何苦?」他問得軟弱。 剪刀的尖利刺透雪膚,一縷鮮血往下溜,她有些搖晃: 「我已經負了你,不能再負他。」 「為什麼,妳選擇他,而不是我呢?」 「你是肥沃的土地,我卻逐日枯萎死去;因為,我是一株芙蓉,而他,是溫暖的水澤。」 門外,輕紅長跪: 「公子!你鬆手,讓我們走吧!」 你即使禁錮她,卻禁錮不了愛情。 「她,受傷了。」他喘息地。 頹然靠在牆上,流淚。 我也可以是水澤呵,我也可以。給我機會,給我溫柔,讓我變成水澤。 柳生受流刑,放逐江陵縣,距長安城一千七百餘里。 他上路了,往東南行去,漸行漸遠。 芙蓉病得沉重了,輾轉床榻,心似油煎,趕不上了,他走得那樣遠。她偶爾清醒,便對輕紅說: 「他走遠了,妳陪我,趕上他。」 「莫慌。」輕紅安慰她:「我陪妳去,我們趕得上的。」 芙蓉死去的那個夏季,曲江的荷花開得特別癲狂,數里以外都嗅著清鮮香氣。 但,沒有人聽見芙蓉在晨霧中的歌詠。 以終老 王郎策馬趕赴江陵,因為,有人自江陵來,說在一戶柳姓人家,看見芙蓉與輕紅。 他不信。 芙蓉去世不久,輕紅殉主。一是愛妻,一是義婢,喪事全照他的意思,備極哀榮。他在塚畔預留空穴,待來日與妻合葬。芙蓉的墓碑上,鐫著他的姓氏,這一次,她再不能離開。 有人告訴他,看見他的妻子,依舊與柳生在一起。他淡淡一笑,說大概是柳生又邂逅一對麗人,面貌神態宛如芙蓉、輕紅。 如此而已,僅屬巧合。 他說著笑著,更盡一杯酒。卻在酒醒後,兼程趕往江陵。 柳生是在抵達江陵三日後,見到芙蓉和輕紅的。他一直沒有失去再相見的希望,然而,果真相見,又覺恍若一夢。 「妳們,怎麼能來?」 人生意專,必果夙願。 「我已與他訣別,今生今世,與君偕老。」 他歡喜擁她入懷,忽又想起: 「怎麼找得到我?」 「天涯海角,總能找得到。」 室內充滿芙蓉、輕紅的笑語盈盈,他從沒見過她們如此恣情歡樂,過去相守的日子,總有陰影相隨。柳生知道,自此以後芙蓉真的完全屬於他一個人了。 於是,他有了許多以前不敢有的想法,是不是該添個孩子?是不是該替輕紅安排終身?每聽他說這些,她們總是笑,彷彿是荒謬突梯的,他不明白;看見她們笑中不意流露的淒涼酸楚,他更不明白。 隱隱覺得有什麼祕密,她們共守著,獨瞞住了他。 但,她們的快樂,令他不忍;假若她們能快樂得長久些,又有什麼不好呢? 王郎趕到柳宅時,柳生正打算陪伴芙蓉逛廟會。 芙蓉臨軒勻妝,輕紅捧鏡在側,王郎推門而入,室內驟亮,與芙蓉、輕紅打了照面,果真是她們。 他痛嚎出聲。便是魂魄,也要背離叛逃,千里之遙。 看見他,輕紅銅鏡脫手,墜落地面。 噹—— 音響如磬,直透耳鼓,有一刻,聽不見聲音,也不能思想。 柳生與王郎看見彼此,錯愕的表情,他們同時轉頭,室內並沒有芙蓉或是輕紅,根本就沒有,也許,從來不曾有過。 鉛黃猶存在妝台,銅鏡躺在地上,光影灩灩,照射著空氣中飄飛的塵埃。 ——本文取材自唐.傳奇〈華州參軍〉

作者資料

張曼娟

遇見愛情對許多人來說,只是一場哭了、笑了、莫明所以的經歷,某些人卻能有深刻細微的體會。 而她,不僅經歷了、體會了,還能恰如其份的詮釋與抒情,使我們更明白自己的愛情。 她是張曼娟,從古典詩詞款款走來,在每個人心中埋下一顆相思的種子,等待萌芽。 【古典新詮第一人──張曼娟】 從一九九九年開始,張曼娟開始把古典詩詞放進她的人生行囊裡,也帶進讀者的心坎裡。一系列古典新詮的作品:《愛情,詩流域》、《時光詞場》、《人間好時節》每一部都深受讀者的歡迎與喜愛。 張曼娟以她最擅長的短篇小說呼應每一首古典詩詞的深刻內涵,並以長期浸淫中國古典文學的獨特視野,解析原作的時空背景與內容意蘊,引領讀者輕鬆進入或蒼茫或婉約的古典詩詞世界。 張曼娟以古典的溫柔婉約結合現代的活潑情懷,真正把古典文學的精髓用現代流行的手法作了最完美、最成功的結合,堪稱古典新詮第一人。 相關著作:《時光詞場(新藏版)》《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張曼娟讀契訶夫》《張曼娟讀奧‧亨利》《張曼娟讀王爾德》《張曼娟讀芥川龍之介》《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二款書腰「緞綠版」「甜橙版」隨機出貨)》《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限量親筆簽名/東坡名句藏書章/緞綠書腰款)》《人間好時節(流金歲月版)》《愛情, 詩流域(紀念珍藏版)》《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張曼娟手寫概念書特別套裝版)》《好潮的夢--快意慢活《幽夢影》》《柔軟的神殿》《時光詞場》《此物最相思--古典詩詞的愛情體驗》

基本資料

作者:張曼娟 出版社:皇冠 書系:張曼娟作品 出版日期:2024-03-26 ISBN:9789573341314 城邦書號:A1300690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