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迷蹤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外版強推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醫學懸疑天后泰絲.格里森Rizzoli & Isles系列新作! 泰絲.格里森操控小說步調的技巧,猶如外科醫生一樣精準!——《Salon》網站 台灣讀者最期待法醫vs.警探系列,累計銷售即將突破300,000冊!  ●作品已譯成四十國語言,全球銷量高達三千萬冊! ●橫掃台灣及全球排行榜,史蒂芬.金藏書必備! ●尼洛獎 (Nero Award)年度最佳推理小說決選作 ●緊繃指數節節攀升,精采水準一如既往,《迷蹤》絕對是引頸期待的泰絲粉們不容錯過的又一力作! 在那座幽靜如鬼城的山谷中,雪,是鮮紅色的。 十六年前 潦倒窘困的工人薛爾頓帶著妻女,一起加入神秘教派「集居會」,在集居會裡,人人聽從先知教導,過著平凡、與世無爭且單純的生活。三個月後,薜爾頓忽然獲得了極大的榮耀、使他在集居會裡身份益發不同——偉大全能的先知選定了薛爾頓年僅十三歲的女兒凱蒂,成為先知的「新娘」。 現在 法醫莫拉.艾爾思來到懷俄明參加醫學研討會,莫拉在會中巧遇大學同窗道格,並接受突如其來的邀請,加入滑雪之旅。數日後,莫拉遲遲未歸,當心急的瑞卓利警探一行人趕赴懷俄明時,迎接他們的卻是一則令人震驚的消息——莫拉死了。 莫拉與友人駕駛的休旅車墮落山谷,出事地點是私人道路,通往一座與世隔絕的怪異村莊。村莊裡的居民人去樓空、只留下進食到一半、沒有收拾的餐桌、製作中的晚飯,以及車庫裡一輛不少、全都未曾駛離的交通工具。居民似乎全都在同一時間憑空消失。正當眾人陷入哀傷時,瑞卓利的手機卻突然響起,傳來的正是莫拉求救的聲音…… 郡警馬丁諾坐進駕駛座時,無線電沙沙響起: 「嘿,我是總機,你找到艾爾思醫師了嗎?」 「抱歉,沒找到。一定是謊報,這裡沒人。我要離開現場了。」 莫拉的視線與後照鏡裡的郡警相接,警察的表情令她血液凍結。 「我在這裡!」莫拉大叫。「救我!我在這裡!」 但,郡警已經關上無線電。 《迷蹤》應該是瑞卓利與艾爾思系列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本。泰絲.格里森探索平凡人意外引發一連串的離奇事件之後的可能遭遇,逼出我們的極致恐懼。 ——《每日郵報》 《迷蹤》是此一系列的精采之作,吸睛的謎團,許多精采的爆點。泰絲.格里森粉絲趕緊入手,絕對錯不了! ——《書訊》 《迷蹤》充滿驚悚情節,就連最挑剔的犯罪小說迷也會大呼過癮。如果你喜歡有參與感的懸疑小說,帶一本回家吧,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懸疑雜誌》 泰絲.格里森的《迷蹤》是讀者鐵定會一口氣看完的那種小說! ——《芝加哥太陽報》 泰絲.格里森書寫犯罪小說類型的能力在《迷蹤》發揮得淋漓盡致! ——貝瑞.福索 精采……又一部成功巨作! ——《誠懇家日報》 好看……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維州佛列德烈克伯格《自由長矛之星》報 讓人無可自拔的懸疑小說……從頭到尾絕無冷場! ——《柯克斯書評》 多元角色與充滿想像力的劇情,不可錯過的夏日小說之一! ——亞利桑那州圖森《市民報》 格里森具有醫學與犯罪背景,讓她成為文壇的獨特天才,能夠寫出複雜迷離、令人愛不釋手的小說。 ——《林肯星報》 好看的懸疑離奇小說,不斷精心醞釀緊張氣氛,結局令人不寒而慄! ——維州帕克斯堡《哨兵報》 粉絲們一定會緊張得坐立不安! ——《圖書館期刊》 處處有驚奇,這就是她深受讀者喜愛的原因! ——緬因州《班戈日報》 格里森筆下的劇情與角色都充滿了豐富深度。 ——《出版人週刊》 驚心動魄……巧妙融合了西部傳說與全然現代的懸疑小說,毫無違和。 ——《BookPage》 格里森在《迷蹤》中挑戰高難度寫作,成果精采! ——《Bookreporter.com》 劇情轉折出色! ——紐奧良《平民時報》

內文試閱

2 在一片漆黑之中,首先浮現的是聲響,宛若在音樂會開始前的樂團調音一樣。也許混亂,也可能井然有序,但都十分輕柔。電子儀器發出的規律聲響、輪床來回推動、玻璃碰撞、電話鈴響的微音、急促但輕盈的腳步聲。而且,還混雜了遙遠、模糊難辨,但絕對可聽出是人語的聲響——她聽到這一切,到底有多久了?她可以聽見自己的呼吸,規律,但悶悶的,宛若在洞穴裡一樣。不對,因為有東西蓋住了她的臉。 她辨認出的第二個細節是氣味。一般的消毒水,還有藥物。對,她覺得是各種藥物的氣味。 她想知道自己在哪裡,她對自己的身體無感,只知道自己躺在某個地方。她閉著雙眼,因為覺得眼皮好重,從來沒有這麼沉重的感覺。不過,她還是勉力睜開,動作要快,不然等一下出了事,她就會不知所措。 控制危險,這是唯一的方法。 她的內心深處剛剛傳出了這句話,那不是因為記憶,而是源自本能,歷經時間與磨練所累積成形的心得。她必須學會生存,所以,雖然她全身僵麻,但依然努力時時保持警戒。 睜開眼睛——靠,趕快睜開啊!看清楚! 她的視角出現了一道狹窄破口,淚水從虹膜氾湧而出,但那並不是情緒反應——如果還有的話,最多也只是氣惱罷了——現在的她幾乎不太會哭,不想讓那惡魔稱心如意。在那一瞬間,她本來害怕迎面而來的是一片漆黑,不過,最後卻發現四周盈滿藍光。 彷彿身處在海洋深底,舒坦,寧和。 不過,這很可能是某種卑鄙花招,她十分清楚這種伎倆,輕言相信會有多麼危險,她早已深受其害。當她的雙眼開始適應新光線之後,眼珠子開始到處亂轉,探索周遭環境。 原來她躺在床上,藍光來自天花板的日光燈管。這房間很大,四面都是白牆,沒有窗戶。不過,在左邊的底端,有一面巨大的鏡牆。 他不喜歡鏡子,內心的那股聲音又開口,怎麼可能呢? 而且,還有微開的房門,外頭是燈光明亮的走廊,聲響就是從那裡傳進來。 不是真的,太不合理了,我在哪裡? 門外站了一個人,背對著她,身穿深色制服——透過門縫,她看得一清二楚。而且那人身體側邊還掛了槍套。這是不是在開玩笑?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一直到這時候才注意到靠近自己床邊的那張小桌,附有麥克風與錄音機,旁邊還有張鐵椅,沒人坐,但椅背上掛了某個男人的西裝外套。她心想,這人就在附近,等一下會回來,一陣宛若潮浪的恐懼立刻將她吞沒。 她鼓勵自己,不,不要怕,恐懼是真正的敵人,我要想辦法逃走。 不容易,她覺得自己氣力不夠。她想要移動雙臂,抬起手肘、壓住床墊,用力撐起身體,棕色長髮滑落在臉龐,四肢好沉重。軀幹稍稍挺立了一下,但卻又立刻癱倒回去。有個東西緊扣她的臉:是氧氣面罩,連接到牆上的某個瓣膜出口。而且,她的手臂還插著點滴。她扯掉注射管,把針頭從靜脈中取出來。不過,她卻發現少了輔助的氧氣之後,呼吸變得困難,不斷咳嗽,她雖然想要吸入周遭的空氣,但卻比先前吸入的新鮮氣體濃重許多,她的眼前冒出了許多活蹦亂跳的黑點。 黑暗佔了上風,但是她不願放棄。 她把蓋到腰部的床被往下拉,透過那些模糊視線的黑影仔細觀看,發現下體接了根細管,末端是透明塑膠袋,裡面累積了黃色液體。 她雖然還躺在床上,但開始移動右側大腿,打算下床,但左側卻被東西壓住了,好沉的重量。她猝不及防,失去平衡,驚覺自己馬上就要摔下去了,果然撞到了冰冷堅硬的表面,整張臉貼上去。最後滑落在地的是左腳,砰的一聲,宛若石頭落地。 吵鬧聲響引來了注意,她聽到有人開門,又關上了門。然後,她看到一團幽影朝她衝過來:而且身側還發出了哐啷聲響——某個掛滿鑰匙的環扣。那個人把冒著熱煙的咖啡放在地上,抓住她兩側腋下。「別擔心,」有個男人在為她打氣,拉她起身,「別擔心,」對方又重複了一次,溫柔扶住她幾乎奄奄一息的身體,「不要緊。」 她快要喘不過氣,接近昏厥邊緣,所以就任由自己躺在那男人的懷裡。她聞到了古龍水的氣味,還發覺那人繫了領帶,她覺得真是邪惡又荒謬。 惡魔不會繫領帶。 那男人撐住她的背、扶她回到床上,撥開她臉上的髮絲,又將氧氣面罩蓋住她的嘴。氧氣盈滿肺部,讓她瞬間釋然。把她安頓好之後,他拿了枕頭、擱在她左大腿下方,那隻腳從膝蓋到腳踝都包了石膏,「這樣會讓妳比較舒服一點。」他的語氣滿是呵護。最後,他拿起先前被她拔開的注射管,又將針頭插入她的手臂裡,她一臉驚愕,望著他逐一完成各項步驟。 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別人的體貼一直讓她很彆扭,最重要的是,只要有人出現,就會讓她渾身不自在。 她開始努力研究這個人。她認識他嗎?她覺得以前從來沒見過這個人。他貌似六十歲左右,身材健壯,戴著深色圓框眼鏡,一頭亂髮。他的身上除了纏在皮帶的那一大串鑰匙之外,深藍色襯衫口袋扣有識別證,襯衫袖口摺捲在手肘附近。 那男人搞定一切之後,拿起剛才擱在地板上的那杯熱騰騰咖啡,將它放在床邊桌,桌上也放了一具黃色電話。 電話?不可能! 他開口問道:「妳感覺如何?」 她沒回答。 「有沒有辦法講話?」 她不發一語,只是死盯著他,雙眼睜得好大,隨時準備朝他撲過去。 他又靠近了一點,「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嗎?」 「這是遊戲?」她開口了,聲音刺耳,卻很低沉,因為氧氣面罩悶住了她的嘴。 「抱歉?」 她清了清喉嚨,又重複了一次:「這是遊戲?」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他再次道歉,又補了一句,「我是葛林醫生。」 她根本不認識什麼葛林醫生。 「妳在聖加大肋納,這是醫院,沒事了。」 她拚命想要弄懂他那些話,但卻一陣茫然。聖加大肋納,醫院——這樣的線索超過了她的理解範圍。 不對,問題很嚴重。你到底是誰?究竟想要對我做什麼? 「我知道這一切讓妳十分困惑,」他說道,「正常反應,現在講這些都太早了。」他默默望著她好一會兒,目光充滿同情。 沒有人會這樣看我。 「妳在兩天前被送進來,」他繼續說道,「小莎,妳昏睡了將近四十八小時,但妳現在終於醒了。」 小莎?誰是小莎?她提問了第三次,「這是遊戲?」 現在,葛林醫生面露憂色,也許是因為看到她的困惑神情,「妳知道妳是誰吧?」 她想了一會兒,不敢作答。 他勉強擠出微笑,「好,一個一個慢慢來……妳覺得自己在什麼地方?」 「迷宮。」 葛林醫生瞄了一下鏡子,然後又望著她,「我剛才告訴妳這裡是醫院,妳不相信我嗎?」 「我不知道。」 「好,目前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他坐在鐵椅上,身體前傾,手肘擱在膝頭,十指夾纏在一起,擺出隨興姿態,「妳為什麼覺得自己在迷宮裡面?」 她四處張望,「這裡沒有窗戶。」 「沒錯,的確很奇怪,不過妳也看得出來,這是特殊病房:我們在燒燙傷中心。他們把妳轉到這裡,是因為妳的眼睛已經無法適應正常光線,可能會造成危險,就像是燙傷一樣,而這也正是病房內使用紫外線的原因。」 他們都抬頭,望向天花板的藍色日光燈管。 他面向鏡牆,「醫生們、還有妳的親戚,可以透過那面鏡子觀察病人,並不會對病患造成感染風險……」他努力裝出輕鬆語氣,「我知道,這聽起來像是警方的偵訊室,就像妳在電影或電視裡看到的一樣,其實我第一個聯想到的也是這個。」 她脫口而出,「他不喜歡鏡子。」 葛林醫生面色又轉趨嚴肅,「他?」 「不可以有鏡子。」現在,她開始盡量避免面向左邊的那道牆。 「誰不允許有鏡子?」 她不發一語,心想自己的沉默就足以說明一切。他又投以憐憫眼光,十分溫善,宛若在輕柔撫觸。但她卻有些惱火,現在的她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 我才不會被騙。 「好,那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理解好了,」葛林醫生沒等到她回答,又繼續說下去,「要是不可以有鏡子,但這裡卻出現了鏡牆,這就表示也許妳並不在迷宮裡吧,對不對?」 這種論點的確天衣無縫,不過,被耍了這麼多次——歷經這麼多場遊戲之後—就連努力相信別人也覺得好累。 「妳記得自己最後是怎麼走出迷宮嗎?」 不,她不記得了。她只記得自己意識到某個「外在」世界,因為她一直待在裡面。 「小莎,」他又講出了那個名字,「現在我們得要釐清幾件事,很遺憾,因為我們時間有限。」 他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我們在醫院,但我並不是真正的醫生。我的職責並不是治療——要照顧妳的健康,這裡有許多人比我更能勝任這項職務。我的工作是要找出壞人,比方說,綁架妳、把妳一直囚禁在迷宮裡的那個人。」 綁架?他在說什麼? 她陷入天旋地轉,不知道是否該繼續聽下去。 「這很痛苦,我知道,但我們必須如此,這是唯一能夠阻止他繼續犯案的方法。」 「阻止他繼續犯案」?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不知道該不該配合。「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應該說是成功脫逃吧。兩天前的那個晚上,有輛警車在沼澤附近某個無人地帶的馬路邊發現了妳,妳斷了腿,身上沒有任何衣物。從妳的擦傷狀況看來,應該是自己逃走。」 她盯著自己的雙臂,佈滿了細小傷口。 「妳能夠成功脫逃,真是奇蹟。」 她什麼都不記得。 「妳處於驚嚇狀態。警員把妳送入這間醫院,通知警務總部。他們比對失蹤人口報案紀錄,認出了妳……莎曼珊.安德列提。」 他把手伸入掛在椅背的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張紙,交給了她。 她仔細端詳,是一張傳單,上面有張微笑女孩的照片,棕色的頭髮與眼眸,下方有鮮紅色大字: 失蹤。 她的腹部一陣抽痛,將那張傳單還回去,「那不是我。」 「妳會這麼說,也是人之常情,」葛林說道,「但不要擔心,自從他們找到妳之後,妳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綁架犯讓妳服用精神病藥物,讓妳百依百順,聽從他的控制,他們在妳的血液裡發現高劑量用藥。」他指了一下她手臂的點滴,「他們現在給妳施打某種解毒劑,的確有效,因為妳恢復了意識,過沒多久之後,妳也可以重拾記憶。」 她想要相信這種說法——天,她衷心盼望。 「小莎,妳安全了。」 聽到這句話,一股詭異的寧和感立刻襲上心頭。「安全了。」她自言自語,發覺眼角出現了一小滴淚水。她希望它乖乖留在那裡,不要亂跑,現在的她萬萬不能卸下心防。 「很遺憾,我們不能等到妳完全康復後才開始,這就是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他緊盯著她不放,「妳必須要幫我。」 「我?」她好驚詫,「我要怎麼幫你?」 「盡可能回想一切,就算是微不足道的細節也一樣。」他再次指著那面雙面鏡牆,「我們在講話的時候,警察會站在鏡面後頭,只要是他們認定與案情有關的細節,他們就會通報外頭那些忙著追緝綁匪的警探。」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上忙。」她既疲倦又害怕,現在一心只想休息。 「小莎,聽我說:這個男人對妳做出這種事,妳當然希望他付出代價,對不對?而且,最重要的是,妳一定也不希望他危害別人……」 這一次,那顆淚珠從臉頰滑落而下,停留在氧氣面罩的邊緣。 「妳可能已經在猜測我的身分,我不是警察,」他繼續說道,「我不帶槍,不在外頭追捕犯人,也不會遭到槍擊。老實說,我根本沒那麼勇敢。」他自顧自笑了,為自己的笑話捧場,「不過,有一點我倒是可以向妳保證:我和妳,我們一定會聯手抓到他。他自己不知道,但有個地方他無所遁逃,我們能夠在那裡將他繩之以法;不在外面,而是在妳的心底。」 葛林醫生的最後一句話讓她忍不住為之顫慄。雖然她不願承認,但她一直很清楚,他早就鑽入了她的心中——就像是某種寄生蟲。 「妳覺得呢——願意信任我嗎?」 過了一會兒之後,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葛林點點頭,讚許她的決定,又把那張傳單給了她,「很好,我的勇敢女孩。」 她努力讓自己熟悉照片裡的那張臉,而他則面向小桌,開啟麥克風與錄音機,「小莎,妳幾歲?」 她仔細端詳照片,「我不確定……十三?還是十四歲?」 「妳知道自己在迷宮裡待了多久嗎?」 她搖頭。不,我不知道。 葛林醫生寫下筆記,「完全不認得照片裡的自己?」 她看得更仔細,「我的頭髮,」她伸手撫摸髮絲,「我好愛自己的頭髮。」 待在迷宮裡的時候,我最喜歡在沒事的時候玩頭髮。 這段記憶來得突然,宛若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快閃畫面。 我以手指梳理頭髮殺時間,等待新遊戲。 「沒有別的了嗎?」 我想要鏡子,但是他一直不肯給我。她突然起疑,怯生生問道:「我……我長得好看嗎?」 「對,妳很漂亮,」他溫柔回道,「不過,我必須要告訴妳實情……我知道他為什麼不給妳鏡子。」 她突然焦慮攻心。 「我希望妳現在轉向左邊的牆,好好看一下自己……」 接下來是一陣沉默,她只知道自己呼吸變得急促——拚命尋找氧氣支援的恐慌。她盯著葛林醫生的雙眼,想判斷自己是否面露恐懼,但他完全不動聲色。她明白這是測試,而且她無法逃避。所以她在枕上把頭轉過去,感覺到氧氣面罩鬆緊帶貼住臉頰的繃撐力道。 她心想:等一下我不會看到傳單裡的那個女孩,我認不出自己。不過,真相卻比這還糟了一千倍。 她看到自己的映影,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她才終於看清楚投射回來的影像。 葛林說道:「某個二月早晨,妳在上學途中被人綁架。」 鏡中那個已成年的棕髮女孩,開始大哭。 「抱歉,」葛林醫生說道,「那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作者資料

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史蒂芬.金談寫作》書單推薦作家,其著作為史蒂芬.金藏書必備 出版界競相邀請推薦的驚悚大師 國內已引進的《別相信任何人》、《最後理論》、《貝塞尼家的姊妹》、《下流祕密俱樂部》……等書均不約而同邀請泰絲推薦,其地位可見一斑 作品已譯成四十國語言,全球銷量高達三千萬冊 《出版人週刊》盛讚她為「醫學懸疑天后」(the medical suspense queen) 出生於加州聖地牙哥。母親是第一代華人移民,擁有華裔血統的她從小就喜歡窩在電影院看驚悚片,因而培養出她對黑暗主題的興趣,並反映在她後來撰寫的小說中。 泰絲畢業於名校史丹佛大學,主修人類學。而後繼續深造,最後取得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學位,於夏威夷檀香山展開她繁忙的內科醫師生涯。熱愛寫作的她,結婚生子後為了照顧兩個幼兒減少工作量,並開始嘗試寫作。 一九九五年對泰絲的寫作生涯是重要的轉捩點,在經紀人的鼓勵下,泰絲把自身的醫學背景寫進小說中,結果隔年出版的《貝納德的墮落》(Harvest)大受歡迎,讓「泰絲.格里森」這個名字首度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從此她專攻結合醫學和犯罪的醫學驚悚小說,迄今又出了十餘本書,本本暢銷,更創作出波士頓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聯手辦案的系列小說。 然而伴隨著成名的後遺症來了,《貝納德的墮落》所描述的人體器官移植的黑市買賣,引發「美國器官移植協調人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ransplant Coordinators)的強烈反彈,這個組織嚴厲譴責小說中的情節,威嚇作者重寫不同的版本,並施壓派拉蒙公司不要將小說拍成電影,甚至反對格里森對 『Harvest』的使用(『Harvest』一字在移植產業中,有器官移植之意)。然而泰絲卻對引發的眾多爭議不以為意。她表示︰「讀者要看醫學驚悚小說是因為他們想知道這個產業的內幕……我不是只想寫一個故事而已,我要讓讀者看到角色的內心,從中了解他們在乎什麼、害怕失去什麼。」 除了在紐約時報排行榜上獨領風騷以外,她的小說也是英國和德國小說排行榜的常客。她的小說《漂離的伊甸》不僅入圍愛倫坡獎及麥可維提獎,並且贏得了尼洛獎 (Nero Award)的年度最佳推理小說殊榮;《外科醫生》獲得瑞塔文學獎。媒體盛讚她的作品「令人心跳加快的閱讀樂趣」、「讓人提心吊膽的精采傑作」、「散文般精練的意境」、「令人心驚卻又獨闢蹊徑」,《出版人週刊》甚至封她為「醫學懸疑天后」(the medical suspense queen)。 二○一○年泰絲再創寫作生涯高峰,她的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系列獲TNT電視台改編為影集,創下該台電視影集的最高收視紀錄,收視人口達七百六十萬,並引發熱情粉絲於網路進行同人創作。 泰絲目前全職寫作,與她的家人住在緬因州。

基本資料

作者: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春天 書系:Storytella 出版日期:2020-06-23 ISBN:9789577412805 城邦書號:A18803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