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

  • 作者:王冠翔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9-20
  • 定價:390元
  • 優惠價:79折 308元
  • 書虫VIP價:30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2元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唯一想征服的,是自己心中那座競技場…… 從傻傻起跑到挑戰世界六大馬拉松, 「最速總經理」王冠翔訴說他的美、痠、嚇、餓、驚! 象總:「在跑步中我學會全力奔馳、盡情飛翔,挑戰自己的極限、挑戰自己的無限可能。」 王冠翔,一個來自台北都市邊緣——「芳蘭」的調皮男孩,從小盡情在山間奔跑、小溪抓魚。成家立業看似一切順遂之時,摯愛的母親逝去卻有如一記人生重擊狠狠打在他心坎,失落的男人徘徊在人生低谷,又遇上身體老化、代謝退化,體重不斷增加的重重危機。就在他二○一三年的生日時,好友送他一只運動穿戴裝置,天時地利人和湊成了機緣,註定他開始「跑步」這樁許多人口中的傻事,也為他接下來的人生帶來動力和改變。 打開運動裝置,自我訓練八個月,累積一千公里後,江湖人稱「最速總經理」的王冠翔完成了他的東京初馬。在接下來的四年三個月,他接連完成波士頓、柏林、倫敦、芝加哥、和紐約等世界知名馬拉松賽事,掛上六星「蜜糖波堤」,成為世界六大馬拉松臺灣最速跑者! 他穿著國旗裝,高舉國旗衝向終點線,讓臺灣在國際馬拉松賽道上被看見;將追求速度的能力,轉化為分享公益的心意,帶領「回饋日」,讓更多人開始跑起來、跑得更好;更投入自己的資源,發起「國手匯」品牌加速器,多元重塑長跑選手及運動文化發展! 最速總經理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也都有自我解讀及完成夢想的方式。唯一不變的,是你得一步步逐夢踏實,一段段通過考驗,不斷對著鏡子裡每個階段的自己說:『Yes, you can make it !』」於是,他開始寫下這本不只是談跑步、談世界六大馬,也是談自己、談天地和談眾生的另類跑步書。 【本書特色】 ※詳實記錄從市民跑者到最速總經理的過程,私藏課表大公開! ※分享世界六大馬拉松競速照片,如臨熱血奔騰的吶喊現場! ※揪心與決心共存的生命觀,同理你的糾結,伴你跨越人生困境! 【專文推薦】 唐心慧(電通安吉斯集團執行長) 黃張維(耕薪建設。都市更新董事長) 張嘉哲(Trulyman品牌創辦人) 蔡宜玫(森林跑站創辦人) 謝金河(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 「看完這本書後,我相信完成馬拉松靠的不只是信念或毅力,更來自一步一腳印扎實的練習;我也可以體會,在經歷六大馬的成就後,所贏得的自信將轉化為更多的感恩與謙卑。」 ——唐心慧(電通安吉斯集團執行長) 「翻開冠翔這本書,或許無法保證你會從此熱愛跑步或任何一項運動,但絕對會受到冠翔激勵,也開始嘗試跑步或運動,並且從中得到自然的快感、真實的超越,甚至追求你真正渴望的人生!」 ——黃張維(耕薪建設。都市更新董事長) 「這是一本難得令我汗顏的奇書,現今看似風光的最速總經理,也曾經歷過三十五元飽餐一頓的豪氣自虐歷程,對比現在某些學生運動員的碳纖維排氣管,似乎印證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先別急著吃棉花糖』的理論。」 ——張嘉哲(Trulyman品牌創辦人) 「人們看到的往往是最後的勝利喜悅,只有自己知道前面42公里的酸甜苦辣,而這本書就是一個五味瓶,將所有的好與不好都真實呈現。」 ——蔡宜玫(森林跑站創辦人) 「冠翔是最有執行力的人,他的跑步人生處處精彩,《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字字珠璣,是體悟運動人生的經典好書。」 ——謝金河(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 【推薦人】 邱靖貽(最速麗絲) 邵懿文 (台灣數位媒體應用暨行銷協會理事長) 段鍾沂(滾石國際音樂董事長) 許立杰(Jay的跑步筆記) 陳彥博(極地超級馬拉松運動員) 陳藹玲(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 常富寧(Fox 體育臺主播) 葉天倫(導演) 彭溫雅(醫師、中醫師全聯會副秘書長) 蔡明忠(富邦集團董事長) 盧希鵬(台灣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 謝文憲(知名講師、作家、主持人)

目錄

推薦序 自序 前言──這天,就這樣來了 第一篇 親愛的,我完成了世界六大馬拉松! 說說看,為什麼要跑世界六大馬? 比美好更美好的故事 從我的六大馬到我們的六大馬 番外章:親近六大馬,看看你有幾「城」把握? 第二篇 那是個過動兒還不存在的年代 小心!過動兒就在你身邊 什麼?天龍國有這樣的地方! 來見見在山間奔跑的孩子 第三篇 世界竟然會因為一個人而崩塌 生老病死苦,人來人去的三年 她,不再屬於這個時空 他,被迫從男孩變成男人 第四篇 那個男人,突然間跑了起來 這何嘗不是一種領悟,讓你把自己看清楚 跑過湖光山色,閃過浮光掠影 結束了,但更像個開始 第五篇 原來死命追過困境就叫「逆轉勝」 試著從生命缺憾中認識自己 一場人人皆是贏家的接力賽 你會覺得可惜的,通常並不可惜 第六篇 那些弄不死自己的,弄通了自己 想當英雄,就別輕易放過自己 面對現實,轉角愛上「離群值」 遇到困難,何妨見證時間的魔法 是誰開始叫我「最速總經理」 眼前的黑不是黑,雙眼的白是什麼白 第七篇 可以輸掉身體,但一定要贏得靈魂 Boston, We've Got a Problem 在波士頓闖關的Running Man 贏回自己靈魂的Boston Strong 第八篇 不是每個「練曲」都有美好回憶 壓力讓你充滿超能力:倫敦馬 在不斷的轉彎裡看見轉機:芝加哥馬 最後,但絕對不是最輕鬆:紐約馬 第九篇 幫大雄跟胖虎說:「這是我們的國旗!」 哆啦A夢的夢幻道具 國旗之下,我們渺小而偉大 第十篇 來,跟著象總太太跑步上學 一個被家庭耽誤的驚奇隊長 秀才練成兵,全馬奇蹟說不清 他們在上學前一刻爆炸 番外章: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第十一篇 原來這就叫「大師兄回來了」 學會堅持前,試著先學習放棄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是不是這樣的夜晚,你才會這樣的想起我 番外章:訓練慢慢來比較快 第十二篇 對,就是這些不自量力的小人物 小人物心中的運動魂 我們站出來,他們戰起來 成就他人,就是在成就自己 一兼二顧,做了公益又耍酷 結語——灰象甘蝦羚打擂(非常感謝你們大家)

內文試閱

第一篇 親愛的,我完成了世界六大馬拉松! 我們因夢想而偉大;因夢想太多而頭大。 除非時間具有返回功能,否則我完全不可能意識到自己會與「42.195公里」結下不解之緣,當然就更不可能預料到,自己會在二○一七年底掛上世界六大馬拉松串連起來的「蜜糖波堤」。 二○一七回顧我的六大馬系列,像極了電玩中的闖關歷程。從二○一三年八月到二○一七年十一月共五十一個月,從剛開始的懵懂無知到後來的井然有序,從最初的手忙腳亂到最後的身經百戰,經歷了六次世界級備戰,以及過程中各式各樣的訓練洗禮,準備比賽的標準作業流程 (S.O.P.)都已成形。一路走來,有冷冽、有感動、有痠痛、有驚嚇、有挫折、有沮喪、有狂野,馬拉松之神總是出奇不意地在各個階段給我最富挑戰的試煉。但關關難過關關過,我依然期待每回的出賽,而心裡卻愈趨平靜。 我的六大馬之最,馬馬醉人。 ★「最美」:二○一四年東京馬,是我的初馬,大約早上十一點途經淺草附近,天空飄下皚皚白雪。 ★「最痠」:二○一六年波士頓馬,在比賽前一天共走了20,819步,全體參賽團員腳痠到叫不敢。 ★「最嚇」:二○一六年柏林馬,比賽前一天參加完博覽會後,自己不慎拔除參賽身分識別手環,比賽當天一度被拒絕進入賽場。 ★「最餓」:二○一七年倫敦馬,早餐攝取不足,賽前餓到跟外國跑者要東西果腹。 ★「最驚」:二○一七年芝加哥馬,比賽前四天被太座傳染感冒,實在是前所未有的經驗,立即啟動緊急應變機制。 ★「最抖」:二○一七年紐約馬,我的六大馬最後一馬,不但天氣溼冷,也是路程最坎坷的一馬。 ●說說看,為什麼要跑世界六大馬? 「為什麼要跑世界六大馬拉松?」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還得先談談我為什麼開始跑馬拉松? 「跑馬」這件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起因或哲學,合理的、荒謬的、動人的、愚蠢的,畢竟面對這種折磨人的歷程,一位身心還算正常的跑者,無論如何都會找出一些能夠合理化或催眠自己的理由。 我的慢跑之路自然也是如此。 媽媽的離世,無疑就是遠因。原以為利用忙碌工作佔滿自己所有時間後,時間就會順勢帶走一切,卻沒料到情緒仍久久未能平復。自己早已不自覺深陷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裡所描述的「混沌」(Limbo),未死也非生,卡在什麼都不是的邊境徘徊,對於生活種種,感動與熱情不再。然而我並非獨身,不但有父有妻還有一對兒女,怎麼看都不能就這麼自私地躲藏在自己建構的灰暗空間裡,於是我奢望著能做些傻事,什麼都好,只要能帶領自己離開混沌。 至於近因,則是跟很多人一樣,遇上了身體老化、代謝退化,體重卻不斷進化的重重危機。恰巧有位好友在二○一三年我的生日時,送了我一只運動穿戴裝置,天時地利人和湊成了機緣,自己就開始了這樁傻事。 當你真心渴望,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收到禮物的我卻一直不敢開箱,就這麼以拖待變了快四個月,一來總覺得對好友不好交待;再者,前面提到的危機依舊四伏。最後在同年八月,終於下定決心,展開定期慢跑練習。 說也奇怪,跑步運動就像是在「抓交替」,總是有人會告訴你什麼比賽要報名、什麼路跑得要參加。因緣際會下,我們一群人報名了二○一四年「東京馬拉松樂透」,而早年的東京馬並不需要「人品」掛保證,我們都幸運地中籤。而原先我也不特別關注東京馬,因為在東京馬之前,我們還安排了風景秀麗的「太魯閣馬拉松」作為東京馬前的模擬。但是老天似乎有什麼意圖,竟然就在二○一三年太魯閣馬拉松舉辦前夕,花蓮發生大地震,該場賽事從全馬降格為半馬。一切就像電影中的黑道老大突然被做掉,而後繼者理所當然取而代之,東京馬意外地頂了位,成為我的初馬,後來想想,這無疑是最美麗的意外。 二○一四年為了參加東京初馬,個人準備周全自然不在話下,我還特別夥同親朋好友訂作三十六件國旗裝,集滿四個家庭所組成的國際級應援團,浩浩蕩蕩地前往東京,除了稱職地幫我加加油,也順道幫臺灣曝光,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們親身參與整個過程,體驗到歡樂的氛圍、體認到歷程的艱辛、體會到運動的美好、體現臺灣可以無所不在。 自此,「馬拉松比賽」、「家庭旅遊」、「曝光臺灣」三位一體,成為我們家的一種生活、休閒與教育方式。而在二○一四年那霸馬拉松、二○一五年北海道馬拉松、二○一七年芝加哥馬拉松等,全都是「全家國旗跑旅」的最好實踐。 孤獨地自我訓練八個月共一千零四公里後,我完成了東京初馬!內隱的志得意滿與外顯的喜形於色自然不在話下,但太太似乎不怎麼理會我的個人突破,賽後慶功宴上,她逢人便積極抱怨我的東京馬「跑太久、跑太慢」,連帶導致她所帶領的國際級加油團在寒風中等候近十五分鐘。 俗話說得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哦,天呀!」我這簡直是「兵遇到秀才,42.195公里說不清。」雖然最後我以三小時二十分五十四秒完成東京初馬,但心中的雀躍歡喜立即被澆熄,深感罪惡的同時更認定自己仍有許多進步空間。常言道:「無論成不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人。」一念至此猶如當頭棒喝,自己當真是頓悟了。 而跑馬拉松的人,在跑馬功力精進同時,資訊搜尋能力也會大幅提升。在不斷鍛鍊的過程中,我更深入認識世界六大馬拉松,包括東京、柏林、倫敦、芝加哥、紐約,以及世界上歷史最悠久,而且是所有認真的業餘跑者最希望參與的馬拉松最高殿堂:波士頓馬拉松。 接下來還有什麼好想的,當然就是挑戰自我,期待能參與二○一六年「波士頓馬拉松」一百二十週年。而挑戰世界六大馬的念頭,也是在這個時期開始快速萌芽,我開始夢想著,期待自己在四十五歲前將它們一一完成,做為這段磨人歷程的逗號,或是驚嘆號! 當然,如同太太所積極抱怨的,我可得試著再快一點回到終點。 ●比美好更美好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也都有個自我解讀及完成夢想的方式。唯一不變的,是得一步步逐夢踏實,一段段地通過考驗,不斷對著鏡子裡每個階段的自己說:「Yes, you can make it!」 如果要各用一個字描述我的六大馬,我會用以下六個字來做註解:「歡、狂、念、善、驚、動」。 ★東京的「歡」 東京馬就像場夢,二○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我終於有了第一個署名「王冠翔」的全馬成績。最初報名東京馬樂透時,還是個不確定能否完賽的「肉腳」,當唬下了「四個半小時」的參考成績,自己還一度有些臉紅。 最初的我懵懵懂懂,不但常常獨自練習,而且還是個沒有自己步頻、配速,只能傻傻跟跑的馬拉松摸索者,後來慢慢受到許多跑友幫助而完成初馬。「配速之神」高志明大哥大概忘不掉他帶我去「操山馬」,跑過人生首次「劍中劍」。然而那是個讓我斷氣的劍中劍,實際上根本沒完成,頂多就是個「劍中斷劍」。呆呆地練習了八個月後,我終於參與並且享受東京初馬的歡欣、奔跑於賽道的歡樂、賽後全體慶功的歡聚。 當時的一切彷彿昨日,沿途有數不清的臺灣人與日本人衝著我身上穿著印有大大「TAIWAN」的國旗裝,而用力為我打氣!在YMCA加油區,群眾與跑者們都大跳YMCA,我自然也忘情的比起YMCA。但當我正繼續邁步向前時,右側緊臨的日藉跑友,他左手比出的「Y」就這麼一巴掌地精準命中我的右臉! 過半路程後,沿途的緊繃感卻被眼前飄下皚皚白雪的浪漫,驅趕得一絲不剩,腳還在努力跑著,人卻不爭氣地在三十二公里附近因為感動而熱淚盈眶。終點線前,親友們所組成的國際級加油團對我放聲吶喊加油,而我也顧不得零件老舊、過熱,就這麼拔腿狂奔、直衝進站! ★波士頓的「狂」 東京初馬後,一路默默地訓練再訓練,從二○一四下半年開始共計累積一千六百三十二公里的進階練習,讓我藉由二○一五年「渣打馬拉松」三小時零分十三秒的成績,順利如願在二○一五年九月取得二○一六年「波士頓馬拉松」第一百二十週年的參賽資格。實際上,對於所有業餘跑者而言,先不談是否能完成波士頓馬拉松,單單是「通過BQ(Qualify for the Boston Marathon)」,得以參與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波士頓馬拉松,這本身就已經是最美好的肯定。 回想當初全心投入訓練,極度渴望取得BQ的狂想、場上場下加油群眾對於所有跑者的狂熱、吶喊隧道上男男女女的狂放、終點線前臺灣代表隊員揚起國旗的狂奔,以及「Boston Strong」那種捨我其誰的狂嘯,都是難忘的歷程。 電影《賽德克巴萊》中,有句精彩對白:「真正的人可以輸掉身體,但一定要贏得靈魂。」二○一三年爆炸案的倖存者們,靠著義肢與毅力通過二○一六年賽道終點的那一刻,我在波士頓親眼見證了這一切,震撼至今! ★柏林的「念」 大約在二○○二年到○六年間,因為工作的緣故,曾進出德國十餘次,一個人前後在那兒待了七、八個月,卻怎麼也沒想到當時那種寂寞與陌生,隨著時間過去,竟轉換成一種想念。想念的事物其實很簡單,就是那一球0.5€的冰淇淋、1.5€含飲料的土耳其沙威瑪、2€的熱狗堡,以及一段沒人拿得走的回憶。 這裡是除了臺灣,我待了最久的國家。 初到德國,一切都是那麼令人興奮,不但有Robin、發哥還有Simon同行,還有探索未知的新鮮感相伴。原訂兩週行程,因為產品需要微調,而足足讓我多留了兩個多月。早先迎接我的還是幾許落葉,餞行時,已是白雪紛飛。 有人問:「衣服呢?」 「根本沒帶夠!」我笑說,生平第一件皮衣消費就這麼奉獻給德國的GDP。 當年,不知道德國F1賽車手大、小舒馬克的人,很可能本身就不在地球生活。汽車工業、賽車文化與Autobahn(德國高速公路)在德國相互昇華,到底孰為因、何為果,不可考也不那麼重要。重要的當然是我的Autobahn初體驗,是由公司下包的老闆Peter駕駛BMW所領航,開車前,他煞有其事對著四名乘客開始「機上廣播」:「Ladies & Gentlemen, this is your captain speaking. For your own safety, please fasten your seat belts securely. Thank you.」 當下我只覺好笑,德國為什麼連開車也要來上這麼一段?不用多久,當這位尋常百姓Peter飆速接近時速兩百六十公里,大家就一致同意那當然是「飛行」必要措施。 緊抓著後座扶手,高速公路飛行首航,理所當然由德國主控全場。 而Darco,一位曾在飛利浦公司(Phillips)工作多年的德國人,做事嚴謹且有學者風範。你看到他時永遠是西裝筆挺,在公事上他非常直白而犀利,他說的那些笑話,你先別笑,仔細聽就會知道他正在挖苦你的公司。 包括挖苦的功夫在內,他絕對是位稱職的QA(品質管理)主管。他曾在飯局中與我談論公司與品質管理整整兩個鐘頭,直到時差被我當作藉口他才方休。而且他常在會議中對著我嚴正抱怨某些產品問題,但私下再貼心確認剛才是就事論事而非針對個人表態。 若要我用一句話總結德國的人、事、物,我會說:「實事求是、按部就班。」我過去曾是個膽小鬼,常害怕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所以凡事故意用一副毫不在乎的隨性態度。但在這段經歷過後,我常用「實事求是、按部就班」提醒自己凡事不管結果好壞,必要全力以赴,認真準備、認真表現。對於人生、工作與跑馬拉松,「實事求是、按部就班」的信念,絕對是德國給我的磨煉。 對於德國和柏林,迎面而來的是一種懷念,我不只是去比賽、去跑步,更是重回在那裡生活的體驗與感動。 ●從我的六大馬到我們的六大馬 從懵懂無知的孤獨跑者,到完成世界六大馬拉松,在東京、波士頓及柏林三大馬之後,一切已然過半。一路上陸續出現許多或靜或動、上山下海的戰友們陪我一起努力,今日的我正一步步完成昨日仍在腦海的不可能。 聖雄甘地說:「要改造世界,先改變自己。」我不但呆呆地力行這句話,也開始打算用不一樣方式和角度,繼續完成後來的三大馬。而接下來的就是世界上最盛大的單日公益募款活動,同時也是最難入選的「倫敦馬拉松」。 ★倫敦的「善」 跑步可以一個人跑,也可以是一群人跑;可以為自己而跑,更可以是為公益而跑。 這是頭一回,我跑起馬拉松感覺這麼有壓力。畢竟有這麼多好朋友們跟我一起做公益,不論捐的是十英鎊或是一百英鎊,不僅幫助了國內外的癌童機構及國內的肯納自閉兒機構,更讓我有機會帶著大家一起參與這項慈善馬拉松。(我立了根功德柱在結語〈灰象甘蝦羚打擂〉,大德們可別忘了去瞧瞧。) 在我的六大馬計畫中,倫敦馬本來是最後一塊拼圖,最快要到二○一八年才有機會完成。(原訂二○一四年東京初馬、二○一六年波士頓、柏林馬、二○一七年芝加哥、紐約馬,二○一八或二○一九年才是倫敦馬)。 然而,當我在二○一六年下半旬知道二○一七年上半旬有歐洲出差計畫後,我就開始改行當「編劇」了。跟大家一樣,我也報名了倫敦馬樂透,但畢竟臺灣總是很少人樂得到、透得了。當不意外地收到不錄取通知時,我更是開始找尋其他的可能性,頻繁發信到亞洲其他有配合的旅行社詢問,也如預期所想,所有回信都直指「名額早被預訂了」。 不用想也知道,跑馬人哪有這麼輕易放棄的。最後我決定改走慈善路線,終於順利地拿下僅有的慈善席次。 藉由倫敦馬,我邀請親朋好友們一同來關懷臺灣自閉兒和癌症病童,一起兼善、行善、揚善、樂善。不但有許多支持我的親朋好友們響應,更讓我感受到大家希望為公益付出的善念與行動。 因此,本來只是我的倫敦馬,因為大家的共襄盛舉而成了「我們的倫敦馬」。 ★芝加哥的「驚」 二○一六年我本來有個帶著全家前往美國半年的進修計畫,於是我以成績分別申請了二○一七年「芝加哥馬」與「紐約馬」,並獲取參賽資格。 起初覺得這個構想很完美,可以全家出遊,又能一兼二顧把六大馬完成。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後來因故取消了進修計畫。但想到自己都已經跑完六大馬的其中四個,頭都洗一半了,就把剩下兩顆頭洗完吧! 然而也因為進修計畫生變,反倒產生了一個困擾:「得在有時差的地方,連續兩個月跑馬」。這是第一次嘗試將「全家國旗跑旅」移往具有明顯時差的國度。 然而最驚險的還在後頭,不小心被同行的枕邊人傳染感冒,憂慮的心情揮之不去。我怕嗜睡不敢吃藥,而賽前一、兩天窮盡一切手段:線上求助醫生及友人、灌開水、吸蒸氣、吞維他命、補運動飲、包緊全身,就是希望全力壓住這位不速之客。幸好處置得宜,比賽前一天和當天呼吸道還算順暢,只餘下「濃濃的痰吐」跟「啞啞的談吐」。 連同著賽前感冒的驚魂,芝加哥賽道十九彎二十八拐的驚訝,賽道上數度受到急行而過的自行車驚嚇,天缺時地未利人不和竟然還能達成預定目標,我因而感到驚奇!當然,還有帶著兩個小孩第一次跨足美國,歷程更是處處驚心動魄。 我最大的收穫,在於:「別只盯著外面,最大的對手永遠是自己,接著是自己人。」最後驚覺,人的潛能真的是無限啊! ★紐約的「動」 我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前往紐約,經過四年多的精實訓練,讓我在面對未知的挑戰仍保有充裕的自信。 (或許唯一的隱憂來自於長期訓練下,身心持續累積的疲累。) 紐約馬剛起跑,就是個大上坡跑上「韋拉札諾海峽大橋」(Verrazano-Narrows Bridge),生涯十六次全馬中,從沒印象哪次像紐約馬一樣,才一開始雙腿就非常有感了。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下馬威,紐約馬鐵了心,在一開始就給所有想親近它的跑者們下馬威。 過去的跑馬經驗裡,不論什麼狀況多少都曾遇過。當起跑後就感覺狀況不好時,倒不一定是壞事,反而會讓我們更謹慎以對。 賽前最該戒慎恐懼的,肯定是橫跨五個行政區總共五座連結橋樑。而等到親身上陣後,卻發現除了橋樑以外,一般道路坡度竟也常常「急轉直上」!馬拉松最後的12.195公里往往是驗證功力高低的時候,而紐約大蘋果的最後12.195公里,同時也是我世界六大馬的最後12.195公里,更是挑戰重重。 除了後面仍有「威利斯大道橋」(Willis Ave. Bridge)及「麥迪遜大道大橋」(Madison Ave. Bridge)兩座橋靜靜地等候著我們,中央公園周遭的高低起伏更像極了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準備引爆跑者疲憊的雙腳。也因此,東九十街即將轉入中央公園前,有右側詩意、左側過億的第五大道,整條路段看來極其浪漫,但沿途坡度一路向上,跑來卻極其緩慢。 在當天選手村漫長等待的冷冽抖動,前後五座橋對意志的無限撼動,以及沿途加油群眾的慷慨激動,到最後順利完賽、取得世界六大馬六星排列成「蜜糖波堤」的莫名感動,至今仍深深刻劃在心底。 二○一七年紐約馬的標語是「It will move you.」著實明顯適用於任何自虐的行徑或處境。 毛毛細雨間,我掛著六星「蜜糖波堤」,獨自漫步於紐約馬終點線後,披著完賽斗蓬緩緩走出中央公園的路上,我不時仰望天空,品嘗一種專屬自己卻又不僅僅屬於自己的滿足感。 我不是歸人,也不是過客,我是個跑者; 一個已完成自己以及許多親朋好友期待的六星跑者。 ●番外章:親近六大馬,看看你有幾「城」把握? 在下定決心追求東京馬以外的六大馬後,我就常在六大馬博覽會的「世界馬拉松大滿貫」(World Marathon Majors,簡稱WMM)專屬攤位上,遇到專案負責人Judee。當你準備六大馬收官馬的前一個月,務必要跟她保持聯繫,以確保當天完賽後就能領到六星獎牌 (Six Star medal)。 WMM是從二○○六年起,由亞培(Abbott)贊助設立的世界六大城市馬拉松大滿貫賽事,每年輪流由東京、波士頓、倫敦、柏林、芝加哥,以及紐約六大城市接連上陣,串起目前世界上最精彩又最歡樂的馬拉松嘉年華。當跑者完成這六個馬拉松賽事後,即成為「六星跑者」 (Six Star Finisher)。WMM會針對完成六場大滿貫,並通過成績確認的六星跑者,頒發六星獎牌、證書,並將其列名在WMM網站上 (https://www.worldmarathonmajors.com)。 要參與世界六大馬其中幾場並不難,但要想順利全數完成,就屬於高難度挑戰。一般想參與六大馬,可以透過成績達標、樂透、慈善捐款、旅行社行程、特定贊助企業名額等進行報名,六大馬當中由於倫敦馬無法讓海外跑著取得參賽資格(LQ,Qualify for the London Marathon),且中籤率又非常低,取得參與名額資格最為不易。 以「成績達標」而言,這是素人菁英最強的依靠,六大馬都可以靠成績比對標準達標,然而倫敦馬拉松除外,想要LQ就必須是英國住民或居民才可申請,一般非英籍的菁英跑者,難以透過此管道入選。 以「樂透」而言,芝加哥馬及柏林馬屬於高中籤率賽事,紐約馬雖不容易中籤,但仍優於東京馬其不到百分之十的中籤率,當然更是遠遠勝過低到不能再低的倫敦馬。不過,再怎麼樣都還有個歷史最悠久的波士頓馬墊底,因為波士頓馬無籤可抽,總不可能有比「零」更低的機率吧! 針對世界六大馬,如果你人品欠佳、成績平平,但參與企圖與鬥志卻比天高,大概就只好「窮得只剩下錢」,透過「慈善捐款」或「旅行社行程」參與,而也由於現今旅跑市場大開,非常容易找到相關單位協助。 想要親近世界六大馬的朋友們,請先參考以下簡要攻略,以確定你能有幾「城」把握。

延伸內容

【推薦序】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文/張嘉哲(Trulyman品牌創辦人) 最速總經理的新書讓人期待許久,終於出版了!我因受邀寫推薦序可以先睹為快,而感到興奮不已!但翻開第一頁看見象總的自序,便澆熄我的熱情如火。因為象總發願要將版稅收入捐給公益團體與競技運動員,原來,身為競技運動員的我,與公益團體在社會經濟地位上,位在同一條水平線,頓時,我便起了不想寫序的心態。後來想了一想,象總一開始也是不想寫書,但說服自己希望透過此書與大家分享跑步、工作、家庭、公益,以及競技運動員的現況與需求,而我便也由此轉念,先來看看象總此書「葫蘆裡賣什麼膏藥」,或許藉由寫序,能為競技運動員扳回一城。 競技運動員不服輸的心態被激起之後,更是拿起書來奮(憤)讀,但杜甫寫得好:「會當凌絕頂,一覽眾三小。」新書閱畢後,彷彿登五嶽獨尊的泰山之上,用更高的角度去看跑步、工作、家庭與競技運動。雖說象總自謙是跑步的業餘愛好者,無法百分之百詮釋競技運動員的心情,但跑步境界已到「見眾生」的高度領悟,這卻是競技運動員最缺乏的。因為臺灣的競技體育太過於強調「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競技運動是零和遊戲」的觀念,讓臺灣競技運動員產生一種必須「幹掉別人窩裡狠才能生存」的詭異幻覺。殊不知,競技運動就是透過人與人之間(自已與自己、自己與他人)的良性競爭,讓自己變得更快、更高、更強。也由於系統結構層次的崩壞,缺乏正確的競技運動觀念,導致近年臺灣奧運禁藥風波、禁藥飛行檢查找不到人的事件頻傳,裁掉國家隊教練、將運動員禁賽,也只是在個別事件的層次上,拿個抹布把水漬清掉,但漏水的天花板上方人家,馬通還是天天用著呢! 這是一本難得令我汗顏的奇書,現今看似風光的最速總經理,也曾經歷過三十五元飽餐一頓的豪氣自虐歷程,對比現在某些學生運動員的碳纖維排氣管,似乎印證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先別急著吃棉花糖」的理論。而對於競技運動員來說,比賽獲獎後突然獲得了鉅額獎金,但通常缺乏理財觀念,頓時失心出手豪邁,當風光不在時卻窮極潦倒。年輕的象總月存一萬元的理財計畫,正是每位年輕人與運動員最需要學習的方式。並不是說得要過著「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的日子,而是享樂需要,理財更是必要。網路常有文章寫到愛跑步的人比較聰明,也多位於高社經地位,然而我也常反思,也許就是因為比較聰明,所以懂得以高經濟價值的跑步,來做為人生投資。 藉此文末感謝象總與胎胎(太太),賣車籌錢成立「國手匯」公益平臺,即使被有心人士冠上斂財與分化選手汙名也不改初衷。不過我還是嚴重懷疑兩位有M型自虐人格,就如同跑馬拉松般,先被周遭質疑花錢去跑步過太閒,再來跑個渾身汗臭味外加滿身傷,最後只是為了收集六塊無法資源回收的混合金屬。(拿報名費與旅費買黃金還比較划算吧?)如果,當你/妳有如此疑問,正是最適合翻開此書之時。

作者資料

王冠翔

世界六大馬拉松臺灣最速跑者。除東京初馬完成時間三小時二十分五十四秒,後續五大馬都在三小時內完成。二○一四年起連續三年榮獲全國EMBA接力賽全馬個人組冠軍,江湖人稱「最速總經理」。 現任電通安吉斯集團——安納特(股)總經理以及集團CSR負責人,同時兼任臺灣數位媒體應用暨行銷協會理事、財團法人大同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並曾任凱絡媒體週報總編輯、臺灣科技大學管理學院協同教學助理教授、臺北科技大學等公私立機構講師。 熱愛運動與挑戰,和所有人沒兩樣,終日奔波於公事、家事與天下事之間。過去,跑步帶給自己許多動感。現在,希望透過跑步帶給很多人更多感動!

基本資料

作者:王冠翔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PEOPLE 出版日期:2019-09-20 ISBN:9789571379210 城邦書號:A220279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