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狂慧手札:嘉旺竹巴法王自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修持佛法不為名聞與利養, 且須無私利生迴向諸功德, 一念心態抉擇此行難或易, 一旦立志願行圓熟事即成。 祈願此生與未來, 能成實修行者心智不虛妄, 利他菩提悲願心中自然生! *** 群山寂寂,孤星獨對, 廿八歲的嘉旺竹巴法王在尼泊爾瑪拉蒂卡山洞內, 於閉關靈修期間,以偈頌寫下他的生命故事《狂慧手札》。 法王娓娓道來對父母的孺慕之情、 對多位具格靈性導師的虔敬、 對領受「黑供」染污的省思與懺悔等, 包含各種親身經歷與內在靈修體驗。 看似閒談,卻句句蘊含空性的智慧, 盡顯他對佛法的信心與對眾生的悲心。 ◎關於嘉旺竹巴法王 在世人眼中,嘉旺竹巴法王是位環保運動者——他帶領著數位百名僧眾、尼眾與在家信徒實踐環保徒步朝聖之旅,撿拾非生物分解廢物,淨化喜馬拉雅山。他在叢山峻嶺之間身先士卒、堅毅不拔的身影,令人動容。 在全世界數百萬信徒的心中,他是竹巴傳承創始者藏巴.嘉日.耶喜.多傑(Tsangpa Gyare Yeshe Dorje)的第十二次轉世、竹巴傳承的現任精神領袖,也是那洛巴的轉世。他擔負著遍布於西藏、尼泊爾與北印度等地超過八百多座竹巴傳承寺院的責任。隨著法王弘法的足跡,竹巴傳承的法音也由喜馬拉雅山區傳揚至歐洲與美洲,以及亞洲的越南、臺灣、韓國、馬來西亞、香港等地。 他總是教導弟子:「『慈悲』是個必須『活起來,做下去』的動詞與實際行動。」「將慈悲心轉化為行動」即是他思想的核心。 ◎關於本書 本書是嘉旺竹巴法王對個人之生命故事《狂慧手札》(My Crazy Tale)所作闡釋的結集,其中第一部分即是法王於廿八歲時在尼泊爾瑪拉蒂卡山洞閉關時所作的根本頌,第二部分即是法王應弟子們的請求而在許多地方與不同場合針對根本頌所作的講解。 本書可說是法王親身經歷的各種事蹟與內在靈修體驗的結集,由法王親口講述。他並未採用線性的時間順序,而是自在的且毫無修飾地講述自己心中所思、所想,雖看似只是閒談,卻句句珠璣,指引靈修者應該如何抉擇、對待自己的靈性導師,並隱含著救護眾生的廣大悲心。其中涵蓋各種主題,尤其是在靈修、靈性導師與弟子的虔誠關係與「黑供」的部分,法王不但作了很深入的解說,也對個人領受不純淨的發心所毒化、染污的供品或請求——「黑供」,所受的染污深深懺悔。 對靈修者而言,修持最根本的障礙即是「黑供」,因為它會助長自私自利的我執,切斷解脫的命脈。所以,法王在本書中強調靈修者必須以一切眾生的福祉作為證得菩提的唯一目的,才能淨除「黑供」的毒素,圓成大乘菩薩道的行持。 法王也在書中分享他出生、童年生活,以及被認證為上一世嘉旺竹巴法王之轉世前的細節,還有多位具德靈性導師教導他如何抉擇正知見以修持的智慧話語,大部分都是大眾從未聽聞的。法王也常引用當地耳熟能詳的諺語或佛典中的比喻作說明,讓人們能更容易理解佛法所要傳達的真理。 走進法王成長、學習的生命故事,我們不但能一窺這位大師的心靈堂奧,也能依之尋找自己的成佛之道。 ‧童年即有預知的殊勝能力 嘉旺竹巴法王童年時心思極為清澈明晰,無論說什麼都會成真。例如被認證前的兩、三個月都一直說有個長鬍子的人會邀請他,然後他就會把哈達放在父母的脖子上,向他們道別要回到自己的寺院中去。又如大吉嶺一連下了多天大雨,眼見即將發生水災,有人半開玩笑地問他豪雨何時會停,他隨口說了個日子,結果預言成真。 ‧對領受「黑供」染污的深深思惟與懺悔 嘉旺竹巴法王在未被認證之前,就喜歡把手放在別人的頭上摩頂加持,而不喜歡用「達碰」(Dar-pom。一種鍍金或鍍銀的加持長棍,上面有護輪作為嚴飾),或是拿佛像為別人加持。但他後來了解「黑供」的過患後,便省思最好還是以佛像、經典等聖物來加持,而非以專門收集「黑供」而充滿罪業的雙手來進行。因為以手作加持的目的,就是要加持領受者的心相續,當自己的心相續原本就缺乏加持時,再將自己的手放在別人的頭上,那只是有如收集「黑供」灰塵的掃帚而已。他說自己以八歲的稚齡,既無淨化力,也無成就力,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具足任何「金剛阿闍黎」的資格,而在數千人集聚的大場合中開示並賜予加持,這便是偽裝成一名「具德上師」的身分進行「神聖事業」的大膽作為。 ‧對大恩上師具足虔誠心與信心 嘉旺竹巴法王認為無論上師是否有為我們提供衣食,我們與上師之間一定是與靈修有關的師徒關係,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如果能日日精進修持,這就等同於在遠處向上師獻上自己的證量作為最好的曼達供養,因為我們與上師相遇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修持佛法。靈修者必須從一開始就要決定「視上師為佛」,對上師具足虔誠心與信心。 ‧於僻靜處獨修的渴望 嘉旺竹巴法王說曾想放棄那些不想靈修的追隨者,去某個隱居處從事真正的靈修,但大部分的時候他都是在極度匆忙中度日。他認為在僻靜處漫遊、安住長達數個月的時間,能讓人品嚐到身心的自在安樂,增進對諸法的見地,這就是佛陀與往昔靈性導師所強調的「遠離世俗之出離心」的最大目的。法王說:「每次我看到一個僻靜處時,我就恨不得自己能把帳篷帶過去好好地在那裡閉關。我現在仍有著同樣的嚮往與渴盼。」 ‧願我竭盡所能,服務奉獻於社會 嘉旺竹巴法王認為靈修者的主要心態應該是發願利樂眾生使之離苦得樂,即使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同時也發願以充滿智慧的方式來為眾生提供所需要的福祉。如果能如此發願的話,就能圓成大乘菩薩道的行持了。法王如是發願:「願吾竭盡所能,服務奉獻於社會」,要為社會與大眾之利樂奉獻自己的力量 ◎嘉旺竹巴法王的智慧雋語 .在靈修的旅途中,除非有具德上師、靈修導師或老師為我們指出正確的道路,否則我們將執取如幻的現象以為真實,然後被束縛在貪愛與瞋恚等煩惱無止盡的輪迴之中。 .看見自己的過失,即是一切功德的基礎。有能力看見自己的過失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自由,就如找到能進入房子的鑰匙。 .對於初學的靈修者而言,最根本的惡因即是「黑供」,「黑供」是信心與悲心退失的主因。 .「黑供」是助長我執的罪魁禍首;而我執一旦無限地增長,就會破壞自心。 .佛陀說:「諸法皆幻」,我們必須了解一切外在諸法,無論好壞、大小或各種分別,皆是自心所產生的種種標籤分別而已。雖然諸法如夢如幻,但我們依然還是必須「大做夢中佛事」。 .所謂的「大樂」並非如狗、豬、馬、驢、人與非人等皆有的性欲之樂,「大樂」究竟所指的就是成佛的境界。

目錄

第一部 我的生命全景:《狂慧手札》根本頌 第二部 開展修心之路:《狂慧手札》心要 第一章 真正的靈修者 第二章 究竟的皈依 第三章 直趨密乘修持的準備 第四章 竹巴傳承的殊勝加持 第五章 我的出生與童年 第六章 進入佛法的道路 第七章 閉關與禪修 第八章 究竟實相中的信心 第九章 對大恩上師具足虔誠心與信心 第十章 「黑供」的染污 第十一章 我被認證為嘉旺竹巴的轉世 第十二章 「黑供」的慘烈果報 第十三章 憶念上師的慈悲恩德 第十四章 涅槃就在指掌間 第十五章 遇見具德上師 第十六章 於僻靜處獨修自有安樂 第十七章 萬法即是我們真正的導師 第十八章 究竟之大樂 第十九章 祈願 【附錄】竹巴傳承的精神領袖——嘉旺竹巴法王

內文試閱

  第五章 我的出生與童年      ◎敦珠法王見證我的誕生   【5-2】   吾出生時誰在場?   蓮師攝政敦珠法王為見證,   諸多男女持明所圍繞,   轉動甚深殊妙大法輪。      【5-3】   日出時分初十吉祥日,   蓮師八變法舞演繹時,   肇因往昔之願力,   吾於世染母胎中出生。      ‧蓮花湖正舉辦蓮師策秋節      我誕生時,蓮花湖那邊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場合?怙主敦珠(Dudjom)法王吉扎.耶喜.多傑(Jigdral Yeshe Dorje)——蓮花生大士的心意化現暨攝政法王,一切學者、聖者大師中的大師——此刻正在轉動法輪,為超過一萬名弟子與信眾傳法,給予《寧瑪十萬續》(Nyingma Gyubum)的口訣指示與其他教法。法王說自從流亡之後,就從未舉行過具足金剛舞與大薈供的正式蓮師策秋節。仁波切說,既然會有數百位具足成就的上師在此聖地為大圓滿(寧瑪九乘教法之頂)的法教而聚合,這正是舉辦上述法會的最佳契機。      因此,在敦珠法王領導下,數百位瑜伽士與瑜伽女、上師與轉世祖古、堪布與各靈性導師們,心手相連地進行了盛大的薈供儀式。在家信眾無論男女老少,無一不沉浸於一片歌舞歡慶的氛圍中。      據說,此蓮花湖與歌舞聲融成一體而和樂共振。早上當「蓮師八變」金剛舞開始時,天空剎那間大放光明異彩,七彩繽紛的美麗彩虹也隨之緩緩出現。這是當場聚會人士的純淨虔信與清淨三昧耶的吉祥徵相,當然,也必定是來自敦珠法王的無上加持!      當敦珠法王的加持漸漸進入在場者的心中時,大家的信心與虔誠心也隨之增長。天空出現的異彩、彩虹與隆隆雷聲,其實即是眾人究竟必得蓮師心要受用的最佳表徵。前所未見的美麗鳥兒,紛紛出現於樹林間翩翩起舞,歡欣地鳴唱。      就在此刻,我誕生了。以充滿染污煩惱的肉團身,受到過去業力與願力的驅使而呱呱落地。      ‧父親跳海生金剛舞歡慶我的誕生      【5-4】   基於善業圓熟之力故,   昔青毗盧(Zhichen Bairo)為吾父,   吾一出世即得遇佛法,   敦珠法王加持現祥兆。      因為前世善業圓熟的緣故,我來到父親昔青毗盧仁波切的膝下。在此策秋節慶典舉辦之前,敦珠法王在諸大靈性導師群中觀察金剛舞的動作時,對我的父親昔青毗盧仁波切說:「在『蓮師八變』中,你可以擔任心中想要的一位蓮師角色。」      後來父親告訴我,他請求敦珠法王允許他擔任「海生金剛」。因此,我在聖湖邊出生時,父親正扮演海生金剛跳著金剛舞。或許他並不知道我快要誕生,也或許是他早已知道,並以此海生金剛舞來歡慶我的誕生!撇開這些玩笑不說,我父親總是會開玩笑地對我說:「當我在跳著海生金剛舞時,你就在湖的某個角落裡出生了!」所以,有時我會用一用我那「海生金剛」的名號。      舉行金剛舞和我誕生的地點其實只有百步之遙,所以,父親在跳完金剛舞後就立刻回來看我。他把我抱入懷中,口中唸唸有詞地持誦著咒語。從那時開始,他白天裡總是把我抱入懷中,晚上也一定會把我放在他的床上安睡。他告訴我說:「雖然你那時還小,但已經很懂得黏我了。」      簡而言之,那句「願我出生即得遇佛法」的祈願文就在我身上應驗了。我一誕生,就遇到了佛法與我的靈性導師。多生以來的上師、尊貴的敦珠法王,把一幅六寸高、具足無上加持力的蓮師像,連同白色哈達送給剛出生的我,然後賜予法名與加持,期望我藉此能利樂佛法與眾生。但我思惟上述所有的一切時,認為這就是我前世善業的圓熟與牽引。如同我們常說的:「看你目前的身相,即知你前世所造的業行。」      ◎我被認證為前一世嘉旺竹巴轉世的前後      ‧我出生前的吉祥徵相      我在藏曆水兔年正月初十日(西元一九六三年三月五日)出生,據說母親在生我時毫無疼痛或困難。我母親是位善良、慈祥而又對修法極度虔信的人,她對阿彌陀佛具足深廣堅定的虔誠心,她已經完成了一億遍阿彌陀佛心咒(連同生圓二次第的修法)的念誦功德。母親自十三歲起心中就已出離世間,完成了加行與修心的修持,經由聽聞與思惟佛法內義而遣除了一切疑惑。由於在心相續上圓成了如理如法的禪修定境,她驗證了內、外的徵相,以及經論中所說的拙火(或內熱)等,也曾親見修法本尊,並對各大傳承與上師們具足清淨見。      不久前,母親曾悄悄地告訴我,在她懷我之前,曾經夢到一群年輕舞蹈的空行母,向她顯示有著紅色梵字「啥」(Hri)的拇指,並且恭賀她說:「您將懷有一名男孩。」母親也說,懷我時會聽到胎中傳來阿彌陀佛咒語的念誦聲。有許多的法友、堪布與作家都不斷地詢問她關於各種吉祥夢兆與其他徵相之事,並告訴她將來會利用這些資訊以撰寫我的傳記,但是她從未透漏過任何事。因為「不會有人相信的,所以我還是別說得好,說了只會增加流言蜚語,無論真假,都毫無意義」,母親如是告訴我。      如同一句諺語所說:「三十個人在一起,就會有三十種不同的想法,就如三十頭犏牛(Dzo)就會有六十隻角,而牠們的成長方式也大相徑庭。」無論是抱有何種目的,有些父母會把這些吉祥的徵相或夢兆告訴他人,甚至是經過的路人。如果自己未受教育,就會請他人代筆寫下,然後展示給一些上師、堪布看,並堅持要求他們印證自己的孩子為某某人的轉世靈童。有些人甚至會說一些千奇百怪的趣事,例如:「當嬰兒降生時,他在喊著:『啊!啊!』然後就一直瞪著眼直望父親,而對母親不理不睬,這就證明這是一位奇特的小孩!」。      ‧童年時即對「加持」具有堅定的信心      另一方面,我的父母則不太想討論這些徵相與夢兆。事實上,他們非常擔憂我會被認證為某上師的轉世。正因如此,他們倆不會在一個固定地點住上太久的時間。他們對我可能會被認證為某上師轉世的事是如此地惴惴不安,甚至幫我穿上灰色或黑色的衣服,也不允許我穿紅色或黃色的衣服。但很有趣的是,我卻偏偏喜愛紅、黃這兩種顏色的衣服。我使用「有趣」這個詞,那是因為紅、黃色的衣服,可不就是我現在天天的穿著嗎?      而每當毗盧仁波切出門時,我就會欺負家裡其他的人,然後用他的披肩把自己緊緊地包裹起來。我也會藉機把藏在抽屜裡的許多好玩的東西全部都拿出來搖動,一整天在那兒玩得不亦樂乎。一聽到毗盧仁波切即將回來的消息,我就會立刻把披肩拿下來,把之前從抽屜裡取出的東西一一放回去,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這是我對父親深深的愛而不是恐懼。父親從未責罵我或對我生起惱怒之心,更遑論鞭打之類的懲罰了。      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地想穿一穿紅色的鞋子,所以,就把自己黑色的鞋子都扔掉了。我說:「黑色的鞋子現在不見了,所以需要一雙新的鞋子。」他們都知道我扔了鞋子,所以,我當然也就不能「稱心如意」了。我還有很多這樣的故事有待告訴大家。      我的父母成功地避過眾人的耳目長達三年之久。但就如有句話說:「水瓶可以執持水,但是無法封住他人的蜚長流短。」不久後,就有很多人來拜訪我們,然後告訴我的父母說:「你們的孩子,其實就是我們傳承上師的轉世。」或說:「您的孩子,就是我根本上師的轉世!」這類的話層出不窮。據說那時我也不怎麼安分,我還記得只要哪裡有桌子,我就會爬上去,然後裝模作樣地盤腿打坐。      有句話說:「羊隻和上師們都同樣喜愛坐臥高廣大床。」那時的我尚未擁有「上師」的頭銜,但我的心卻有那種「我就是上師」的念頭。我也喜歡把自己的手放在別人的頭頂上,裝模作樣地為他(她)們摩頂加持。一些謙卑的人會裝作是真正地領受了一些加持,一些不願被摸頭的人就會讓我禁不住地想:「為何這些人不想接受我的加持呢?」      當我回憶起這些前塵往事時,看來我似乎對所謂的「加持」有著與生俱來的堅定信心。我也依稀記得自幼開始,心中便藏有那種「我想要利益他人」的微小心聲。當我還是三、四歲時,前一世尊貴的達隆(Taklung)仁波切就和我們住在同一棟建築裡,我們的窗戶相連。我喜歡跑去他的家裡,一股勁兒撲向他的懷中,然後就這樣安坐在他的大腿上撒嬌。每當母親看見我在如此偉大的上師前面放肆頑皮時,就會責罵我,然後把我拉下來,記得那時我都會感到非常地憂傷。      有一天,當母親過來接我時,達隆仁波切說:「就讓他在這兒好了,他並不髒。小孩兒嘛,就如佛陀一般單純清淨。」然後就讓我待在他的懷中好久好久。仁波切的鼻端顏色鮮紅但皮膚粗糙,我記得自己曾一邊撫摸他的鼻子,一邊假裝持咒吹氣為他加持。仁波切感到非常開心,他說一般的小孩絕不會如此自然地生起善心來幫助他人。有時他會說:「這就是所謂的『佛』了。我們一定要具足如此純淨的善心,看到小孩子們能具足如此無染純淨的心,是件十分美好的事。這與我們這些年長的人是多麼地不同啊!」      因為我這些一連串的小動作,父母開始從許多高階的上師處收到不少來信,這讓他們兩人感到十分地為難與不安。母親曾告訴我一封信裡如此斬釘截鐵地說:「尊者達賴喇嘛曾明示:『如果這個小孩不被認證為某轉世靈童的話,那會為他的壽命帶來許多障礙。』」母親又說:「那時剛好你的身體也不太健康,更有惡化的徵兆。我們認為如果你是真正的轉世,把你送走便能讓你恢復健康且去除障礙,所以,我們就答應這麼做了。」      ‧接觸三昧耶不清淨的上師,致健康受損      約莫同時,我與母親就因為中暑而變得全身無力且無法活動。這應該是在戴爾豪斯(Dalhousie)時,接觸到某些三昧耶不清淨的上師與本尊的緣故。我還記得有一團紅色的烈焰火球擊中了我與母親的頭部,我們兩人就這樣同時倒下,口吐白沫而無法再起身。其實毗盧仁波切在事發的幾天前就曾告誡我們:「三昧耶的染污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我們必須要小心謹慎才是。」但是因為種種不可避免的因素,我還是遇到了這些麻煩,於此就不再贅述了。      現代醫學會告訴我們,血管爆裂是因為高血壓造成的一種現象,以至於腦部也產生了某種病變。無論如何,我有幾個月的時間都不能使用雙手。直至今日,我的身體也一直不太健康。那時,有個來自美國救護小組的醫生為我診治。他用小小的塑膠錘子在我的筋骨四周敲敲打打,然後告訴我:「其實你一點事都沒有。」他告訴別人:「這個小孩其實是假裝的!」我還記得被注射了一些讓人疼痛的針劑呢!      那時剛好尊者敦珠法王發掘了吽嘎拉(Hungkara)的心意伏藏,將之交給了毗盧仁波切,並囑咐他好好地修持。法王也安撫說,如果能圓成這個修法,那就肯定不會再舊疾復發。為了進行這個淨除障礙的修法,毗盧仁波切與弟子們於是閉關長達一年之久。      然後,我慢慢地才能移動雙手與雙腳。直到今日,我還算過得不錯,真的要感恩上師敦珠法王、父親與他的弟子們。這場大病之後,我就變成了左撇子。在傳統上,一般人認為左撇子是不好的,我甚至還記得家人特地把我左邊的袖子縫起來,使我連拿出左手的機會也沒有!我記得自己為了要讓左手伸展而能自由活動,就曾經咬破左邊的袖子。即使只能咬破一丁點兒的小洞,讓左手手指能夠稍微露出袖外,我就已經很心滿意足了,因為我對使用右手真的感到極端地不自在。      然而,我仍然還有許多類似的健康問題,例如行動不便。不久之後,在怙主敦珠法王的指示下,父親毗盧仁波切如其所願地把我帶到尼泊爾去朝聖。在淨除了各種煩惱染污與各大聖地的殊勝加持後,我終於在無須學習爬行的情況下,在殊勝的斯瓦揚布佛塔(Swayambhunath Stupa)前踏出了第一步!從那時開始,我就變成了超級活躍調皮的小孩,為我的母親與家人們更增添了許多麻煩。      我也是在博達那佛塔(Boudhanath Stupa)前才開始會說話的。再次地,我就此變得喜歡講話,常常一開口就會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也總是喜歡問一些讓他人惱怒而又哭笑不得的問題。那時父親毗盧仁波切說:「一旦小孩問問題時,身為長輩的我們一定要竭盡所能地去回答。」他也常常對我們說:「來到這個世界的小孩,當然會有很多的問題要問。」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現在當我還算健康時,就會好好地運用我的身體去為他人的福祉或利樂努力地付出,如帶領行腳、朝聖等,為使上師歡喜如意,也更加不斷精進地修持供養,以及作種種祈請。      ‧護法甲巴.美連的守護      佩欣(Pezin)喇嘛是我家族裡的成員之一。有一天,他跑去見敦珠法王,祈請他為我的健康賜予加持。而仁波切告訴他:「從現在開始,這小男孩的生命不會再有任何危險,因為一位名為『甲巴.美連』(Jagpa Melen)的護法正在守護著他。」仁波切也開玩笑地說:「把他完全交託給甲巴.美連,那不是更好的安排嗎?」      一般而言,我們都非常尊敬蓮花生大士所調伏的一切佛教護法。然而,此護法甲巴.美連卻是由第三世嘉旺竹巴蔣揚.確札(Jamyang Chodrak)、第一世竹巴雍津(Drukpa Yongdzin)那旺.桑波(Ngawang Zangpo)、第一世竹巴穹恭(Drukpa Choegon)圖千.秋吉.貢波(Thuchen Choekyi Gonpo),以及其他竹巴傳承的上師所調伏攝受的。此護法在這些竹巴上師座下承諾成為竹巴傳承的不共護法,也甚少為其他傳承所知曉。所以,當時他們都不明白敦珠法王的意思,而大感困惑。過了不久,當許多有證量的上師都一致認證我為前一世嘉旺竹巴的無誤轉世後,大家才對敦珠法王的料事如神感到嘖嘖稱奇。

作者資料

嘉旺竹巴法王(His Holiness the Gyalwang Drupka)

藏傳佛教天龍傳承的領袖,在全世界有數百萬信徒。法王是積極推動環保運動的勇士和教育家,把佛教哲學轉化為行動,並為今日大家所面臨的問題尋找具體的解決方案。他在北印度拉達克創辦的天龍白蓮花學院(Druk White Lotus School)先後被授予眾多環保建築的國際讚譽,也是寶萊塢巨片「三個傻瓜」片尾的仙境學校的取景地點。 法王另一個知名的環保運動是年度步行朝聖,自2006年開始,每年造訪偏遠地方的村民,教育他們實踐喜馬拉雅山的文化和傳統,通過淨山,撿拾超過一公噸非生物分解的廢物。2010年12月,法王再次率領 300位僧眾尼眾和在家弟子實踐環保徒步朝聖之旅,從大吉嶺起程到錫金,清淨喜馬拉雅山,為當地人民作榜樣。受到啟發的信眾,在同年舉行大規模植樹活動,33分鐘內在喜馬拉雅山區種下50033株樹苗,寫下金氏世界紀錄。 他的思想核心,是將慈悲心轉化為行動,以及幫助人們找到解決個人與全球問題的具體方法。法王曾在國際性的援助計畫中,與多位名人合作過,包括李察吉爾(Richard Gere)、楊紫瓊以及瓊安娜盧利(Joanna Lumley)。法王於2010年由於致力推展女性受教權,而獲得聯合國千禧年發展委員會(United Nations Millennium Development Committee)的肯定。

基本資料

作者:嘉旺竹巴法王(His Holiness the Gyalwang Drupka) 譯者:王振威 出版社:橡實出版 書系:觀自在系列 出版日期:2018-08-09 ISBN:9789579001038 城邦書號:A970025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72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