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無聲角落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美國最受歡迎的懸疑小說大師 丁.昆士(DEAN KOONTZ)最新鉅作 ★《漢娜的遺言》、《沉默的天使》製作團隊即將改編影集 人類最黑暗的渴望——掌握絕對大權、控制他人、消滅一切異議與歧見。 在這裡,都得以完整表達出來。 過去一年美國的自殺率突然瘋狂高升,死者平均分散在各行各業。醫生、律師、老師、警察、記者……他們唯一的共通點就只有生活美滿且充滿希望,從沒有情緒問題;有些死者還留下了詭異的遺書。 FBI探員珍.霍克的丈夫也是其中一員。他穿著衣服,坐在浴缸裡用戰鬥刀深深地割斷了頸動脈,還留下了詭異的遺言:「我不對勁。我得……我一定得……我一定得死。」 堅信丈夫不可能自殺的珍捨棄了悲傷、害怕及憤怒。她努力擺脫各種高科技的監控,四處探訪其他自殺者的遺族,嘗試找出之間的關聯與背後的原因,卻也在那瞬間從追捕者成為了頭號要犯。 政府機關甚至下令法醫不准對自殺者做完整解剖,只能目測或做基本檢驗。但珍不顧危險,與滿身罪惡的駭客交涉,只為獲取被政府隱瞞的相關驗屍報告。 在各種違背常理的現象背後,有著冷血敵人亟欲隱藏的祕密。 他們是出於誰的命令如此努力掩飾?他們對這場自殺災禍又所知多少? 如果這是個導致自殺率上升的計畫,目的究竟為何? 自殺是非預期的副作用……或是他們在進行的任何計畫特意促成的結果? 宣稱能造福大眾的奈米腦內植入機器,一旦沾染上人類的欲望又會出現扭曲成何種不堪的模樣? 為了找出逝去丈夫被迫自殺的真相,為了保護珍所深信的正義,她不惜變得冷酷無情,獨身對抗強大且深不可測的敵人。 名人推薦 余小芳(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 既晴(推理作家) 馬欣(作家) 銀色快手(知名作家) 蘇逸平(專業作家) 各方好評 「聯邦調查局探員珍‧霍克選擇擅自行動……她有能力單槍匹馬對付敵人,有時靠的是她值得信賴的H&K手槍……昆士身為無庸置疑的動作戲專家,在本書寫出了些令人拍案叫絕的場景……書中充滿美妙筆法……文體也一如昆士的小說是上乘之作。這或許是昆士最精瘦、帶勁的驚悚小說,而這新系列的首部作品也帶來一位聰明、有魅力的女英雄,既能用腦袋也能靠槍法打敗最壞的壞蛋。」——《柯克斯評論》 「令人無可自拔……偏執感與懸疑隨著故事展開而更加強烈……昆士創造出珍‧霍克這般美妙的角色,讀者會嚷著要求看到更多有她登場、並讓她追尋正義的故事。昆士再度撼動了我們。」——美聯社 「丁‧昆士最新一本讓人火速翻完的作品,對讀者介紹了珍‧霍克這位人物……她是多麼鼓舞人的主角,也是這位常青暢銷作家一向娛樂性十足的作品到目前為止最強悍的角色……本書屬於昆士的新小說系列,充滿動作戲、活潑的對白與深得人心的人物。」——《明尼亞波利斯明星論壇報》 「暢銷小說家丁‧昆士回來了,帶著熾烈如火的新主角珍‧霍克。然而《無聲角落》真正嚇人之處,在於昆士先生筆下令人不寒而慄的反派……在這簡訊文體當道的時代,昆士先生儼然就是莎士比亞……喜歡強調語氣跟戲劇化明喻法的讀者,會對昆士先生的選擇感到興奮。他身為作家的個人主義依舊結合了典雅與時髦……但昆士先生也極為跟得上當代……他對珍的敵手提出的幾個論點,遠遠足夠套用在我們生活的世界裡……《無聲角落》同時塞滿了動作場面與情感戲份。」——《匹茲堡郵報》 「《無聲角落》是典型的丁‧昆士小說:有靠著偏執驅動的懸疑,可理解和似乎能成真的科幻核心,流暢且完整具現的動作戲,發展豐富的角色,以及比兩本書加起來還多的劇情轉折。珍是個討喜又能力強的人物,也有足夠的自我質疑跟憂慮讓讀者對她產生共鳴。她的敵人都很可鄙、罪大惡極,其邪惡意圖大膽反映了現今事件。在丁‧昆士的最佳當代作品中,《無聲角落》保證讓你讀到很晚不睡覺、心跳加速,還會因為翻頁翻太快割到手。」——《神祕場景》線上雜誌 「珍‧霍克是丁‧昆士龐大、備受好評作品中的最新角色,她也正如她姓氏暗示的強悍無比、極度專注。她挖出了個陰險的科技陰謀,煽動看似適應良好的男女自殺,而這發現使她捲入一連串動作戲碼,就跟暑假任何娛樂大片一樣緊湊。霍克擁有與生俱來的固執,靠著代價高昂的經驗變得更堅強。在大熱天讀這本驚悚小說,將會使你背脊發涼。」——《密爾瓦基前哨報》 「這本令人無可自拔的驚悚小說,從前幾頁就抓住讀者,一路把他們掃向令人激動的結尾。」——《書單雜誌》 「文筆出眾(一如昆士先生的水準)……你從第一頁就會被牢牢吸住……這人過去帶給我們令人難以置信的好角色,現在又給了我們一位全新人物,我敢打包票她會變成書迷的另一位最愛。五顆星推薦!」——《懸疑雜誌》

目錄

第一部 撼動我的世界 第二部 兔子洞 第三部 白噪訊 第四部 無聲角落 第五部 控制機制 第六部 最後的美好日子

內文試閱

這架高階四螺旋槳民用機型,比任何軍用機型都小上許多,看來就像個迷你無人登月艇跟一隻昆蟲的組合。這架航空器很像航拍機DJI Inspire 1 Pro,但似乎更大,價值約七千美元;不動產公司用它們來拍攝待售房屋,其他廣告業也越來越常用。有錢的業餘愛好者(從合法無人機迷到現代版偷窺狂都有)同樣愛用這種東西。 無人機懸在空中,離地僅有兩到三公尺處,躲在鳳凰棕櫚樹層層樹冠的陰影下,化身為一千部電影跟故事中令人畏懼的機器之神,輕如鴻毛、衝擊威力卻遠勝過大鎚,令她心頭竄過恐懼。這架無人機違反了民用無人機的每一條使用法規——至少就珍所知是這樣。 她不認為無人機的現身是巧合。機上的三軸穩定攝影機仍指著她。 她不知如何對追兵暴露了位置。她犯了什麼錯此刻不重要;她可以晚點再釐清。 要是這架無人機有靠備用電池延長飛行時間,達到Inspire 1 Pro的兩倍,就能滯空半小時到四十分鐘。這表示無人機是從附近起飛的,很可能來自某輛監視用廂型車。 無人機操作員會繼續監控她,直到有夠多警員抵達並逮捕她。或者這不是來自合法執法機構,所以沒有警察,他們也會……直接逮人。他們要抓她,也就是全知全能、幾乎如謎的「他們」。但她不曉得他們可能是誰。 無論如何,他們已經接近了。 公園仍然看似無人。但這很快就會改觀。 她沒有立刻逃跑,而是走向無人機,因為她發現無人機上有些東西需要就近觀察。她憑著這股膽量就能更快搞清楚,這架無人機究竟是非民用版本,還是買來後大幅改裝過。她感覺自己看到套著消音器的細槍管;也許是暴風雨的閃電和陰影誤導了她,但她深知這不可能。也許是她的偏執使她看錯了那無辜的輪廓,但她心裡曉得這跟妄想無關。 這架無人機加裝了武器。 機器靠近她時,她閃向一旁,躲到一株鳳凰棕櫚樹的粗樹幹背後。要是她當場轉身逃跑,背後就會吃子彈。 她在那絕望的臨時掩護處掏出肩掛槍套的H&K手槍。 她思緒飛馳,試著理解威脅的完整面貌。民用無人機要是裝上有高容量彈匣的武器,就會面臨不利的重量問題;一般機型加上攝影機和電池重約八磅,槍和彈藥的重量會影響穩定度、並大幅降低續航力。所以機上裝的一定是小口徑槍枝,只有幾發子彈。但她猜開火準確度一定很好。 當然,無人機只需要瞄準和開火一次,就能置她於死。 她預期遙控殺手會讓無人機從左邊飛入她的視線。然後她聽見機器從右邊繞過這株巨大老棕櫚樹。 無人機攝影機還沒找到她,她就悄悄躲開。她背靠著高大鳳凰棕櫚樹的三呎寬樹幹,跟上想繞過樹幹靠近她的無人機。 機上的開火裝置不會是完整的手槍。沒有握柄、沒有標準彈匣,只有最基本的機制。一把點二二小槍,使用迷你供彈鏈,上面或許裝有四顆左右的子彈。 她享有聽力優勢。無人機看得見但聽不到。遙控操作員基本上等於是聾子。 可是就算是點二二這麼小的口徑,包著銅外殼的空尖彈也能在近距離取人性命。 她不再嘗試躲藏,從樹旁走出來,快速地繞了過去,大膽靠到無人機後面。 無人機操作員的視野大約有七十度;想必他肯定察覺到視覺死角有威脅。無人機發出憤怒黃蜂的聲響,突然開始以盤旋模式轉身。 珍雙手握槍,近距離連續扣下三、四、五次板機,每一次震耳欲聾的槍響都在所有棕櫚樹幹上反彈,好似撞球桌上的白球。這該死的機器全身上下都是起落架跟螺旋槳,機身很窄,攝影機吊在穩定架內;她能射擊的目標區域不大,讓她好希望自己拿的是霰彈槍而非手槍。但話說回來,這台魔鬼終結者的老祖宗可沒有裝甲,設計上也沒有考量到防彈。不管她射出去的子彈實際打中一發還是五發,無人機都噴出碎片,在空中打轉後就撞在另一株棕櫚樹上,喀啦摔在草地上。價值幾千美元的東西只剩幾分美元殘值了。 但她不曉得還有第二架無人機存在,直到她看見它從噴水池那邊高速衝來。 17 追捕者布署了兩架無人機,一輛讓無人機升空的監控廂型車,想必還有一個小隊以上的徒步人員,很快就會從某處冒出來:他們有資源,也要抓她,說不定手段比她想得更激烈。 她轉身逃開第二台機器時,被龐大的老鳳凰棕櫚樹擋住去路。她還沒能繞過去,一根細長鋼針就在幾公分遠處掠過她、垂直插在樹幹上抖動。 她早該想到的。一台三或四公斤的飛行器就算帶著點二二口徑武器,也根本不可能吸收後座力和維持準度。這是低後座力的空氣飛鏢槍。不完全算飛鏢,因為這些鋼針沒有穩定翼,技術上是迷你版的十字弓方鏃箭。上頭塗了毒嗎?鎮靜劑?說不定是後者。他們想審問她——就她的處境而言,若是毒藥反而下場更好。 珍避開街道的視線,鑽過棕櫚樹之間,無人機也嗡嗡叫著追上,令鳥兒喧嚷衝出頭上層層樹冠的保護,驚慌失措抱怨自己被逐回逼近的暴風雨。棕櫚樹的巨大樹冠使樹幹隔得很開,距離比她希望的更遠,迫使她得在開放區域逗留得更久。她蹲低身子左右跑奔跑,知道無人機射不中她,但既然她亟需掩蔽,她就只能繼續瘋狂閃躲。機器在空中大概能用每秒二十公尺的速度飛行,比她跑步快得多,她躲不了太久。而且她也不能重施繞過樹的伎倆和得逞;無人機沒有腦袋,但遙控操作員可不然。 槍聲想必會引來警察,但這不見得是好事。她在兩個月前投入這整件任務時,就學到不是每個警察都站在正義這邊;在這陰影本身也有影子,黑暗經常壓過光明的危險時代,正義與不義就是一體兩面。 她在這場從一棵樹跑到另一棵的障礙馬拉松賽注定會落敗——要是她在這場奇異如夢的攤牌中送命,身在鳳凰棕櫚樹之間的她也不會像鳳凰浴火重生。就在這時,她感覺右邊袖子被東西扯到。她躲到另一棵棕櫚樹後面,發現三根細方鏃箭射穿了休閒夾克的薄布料,跟她皮膚差之分毫。 在陰雲密布的午後提早降臨的這個黃昏裡,一道突然降臨的亮光有如天啟般劃過公園,彷彿打算將它碰觸到的東西全部燒毀,預示即將降臨的灰燼世界,並讓黑影竄回所有產生影子的物體底下,或宛如被驅離的鬼魂般顫抖著掠過草坪,徬徨尋找新宿主。她沒意識到剛剛有道閃電從天上落在附近,直到強光一秒後帶來傳來雷聲,強烈到她能感覺腳步奔跑下的大地在晃動。 她在匡堤科學到的眾多課程之一,就是要運用訓練所學,做其他執法人員已經成功用過一千次的手段,但也得認清照本宣科可能害你落得被追悼,獲頒身後表揚。接著你得信任直覺,直覺比你學過的任何事情都可靠。令人盲目的亮光消褪後,遭放逐的黑影浪潮就回應雷聲的呼喚和湧回來。她周圍的天色轉暗時,她撲到地上,翻身仰面躺著,處在最容易受攻擊的無助姿態,有如阿茲提克人祭壇上的活人貢品,飛行的劊子手也靠過來,彷彿受到獻祭之血的召喚。她舉高手槍瞄準它,將槍內剩下五發子彈全射了出去。 一條閃爍金屬掠過她的臉旁插進地上——機器開火,但失了準頭。被擊中的無人機抖動著往上並往後飛,彷彿想增加高度撤退,可是失去了其中一邊螺旋槳,於是傾斜搖擺,並在試圖轉彎時上下晃動,斜斜朝著樹林間的缺口衝去,最後以大約每秒十公尺的速度撞上一條棕櫚樹幹,像被扔出去的蛋四分五裂。 珍跳起來,但不記得自己是怎麼爬起來的。她彈出空彈匣、收好和啪一聲把新彈匣裝進H&K手槍,最後收進槍套並拔腿狂奔。 18 她離開棕櫚樹林、踏進噴泉附近的開放空間時,終於看到追兵本尊現身。兩個傢伙從西邊的圖書館停車場匆匆靠近,另外三個則從公園北側街道跑進來。沒人穿制服,但模樣想當然也不像出門運動的公民。 福特Escape停在公園南邊過去一條街區的收費計時器旁邊,假如他們仍然不曉得那是她的車,她可不想引他們過去。 她往東跑,踏進這塊綠地最長的草坪,很高興自己一直避免吃過多碳水化合物,每天傍晚做伸展操,還有定期跑步。 她就算遠看也看得出來,追在她背後的五人壯到足以入選國家美式足球聯盟的防禦球員——塊頭大、肌肉大、耐力驚人。但她體重僅有五十二公斤,她的每個追捕者體型也是她的兩倍;更多體重需要更多能量推動。她又瘦又快,此外她的動機——生存——帶給她的動力勝過驅動這群人的任何理由。 第二道閃電劃破天際,比第一次更亮,將視線內最高的樹——不遠處一棵活生生的櫟樹——劈成兩半,噴出一陣著火的碎片雨和熾熱的樹幹屑。一塊木板從主樹幹崩落,上頭連著錯綜複雜的樹枝,活像某種荒誕的微波通訊天線,正從數不進的世界接收訊號。 雖然塌下來的木材砸向她面前,珍仍把一隻手臂舉到臉上,保護眼睛別被碎裂的粗細樹枝,以及一叢著火,像得了瘟疫的甲蟲一樣瘋狂擺動的發皺橢圓枯棕色樹葉刺傷。 最後一批碎片落在她身後,雷聲也穿過城市隆隆遠去時,她抵達公園東端,一度陰暗的天際也轉淡為藍綠色,突然下起了傾盆暴雨,肥大雨滴嘶嘶穿過樹木與草,在人行磚上彈跳,叮噹打著垃圾桶的金屬蓋,並挾帶著漂白水般的微微臭氧味,也就是閃電化合作用下產生的氧分子。 急流般的銀雨突然竄過一串紅光——這代表路上駕駛人發現能見度突然驟降時踩了剎車。她毫不遲疑地跳下人行道,穿過街道,柏油路在腳下閃閃發亮。她鑽入路中央的車流,迎上刺耳喇叭聲跟有如報喪女妖尖叫的剎車聲。她短暫瞧見咚咚響的擋風玻璃雨刷後面出現幾張驚訝和憤怒的臉,然後那些了就在冲下玻璃的雨水中模糊了。 她毫髮無傷抵達對面人行道,轉往南跑,閃避其他路人。這些人瞧見一個沒帶雨傘的年輕女人匆匆忙忙找掩蔽,或許會感到不悅,但不會覺得奇怪。她在街角轉往北,跑過半條街區後鑽進一條巷子,再走入兩棟建築之間的狹窄維修通道,這兒只能徒步穿越、車輛無法通行。 她在這條令人有幽閉恐懼症的通道走了一半,才終於冒險回頭。她沒看見公園那五名惡漢的任一位,不過曉得自己甩不掉所有人。他們就在這附近,且很可能會意外撞見她。 她停下來,目的只是要把拋棄式手機丟進排水孔蓋的柵孔。即使四周響著合唱般的雨聲,她仍聽見手機嘩啦摔進下方的黑暗水面。接著她再次狂奔。 19 她從窄通道踏進一條新街區中間。正想越過去時,便注意到大街對面十五公尺處有個穿黑衣服的高大男人,跟她一樣渾身溼透,站在那兒,卻對周遭忙碌的行人不以為意。他有可能是任何人,是無名小卒,正在等跟她無關的人,但她的直覺要她退回不久前才離開的通道。 就在她能鑽出視線前,她看見對方發現她了。男人抬頭後僵住,就像獵犬在嗅到獵物氣味那一刻的動作。 她退回一公尺寬的通道拔腿狂奔,眨掉眼裡的雨水,對自己張嘴費勁喘氣的聲音感到氣餒。她的喉嚨開始發燙發疼,心臟隨之猛跳。一道細細膽汁湧回她喉嚨。 太瘋狂了,這群人居然在光天化日下於這座繁忙城市裡追捕一個女人。太瘋狂,太不可置信,但比不上尼克用戰鬥刀自殺、艾琳‧魯特在車庫上吊,或是聖戰士用飛機衝撞擁塞高速公路上幾百輛汽車、卡車跟巴士那樣難以置信。 她衝進之前走的巷子,深刻察覺到她來不及在追兵趕到前跑到街區任何一端。她看見有輛卡車停在一家餐廳後面,車子側面印著一間麵包店的商標,是來送麵包、餡餅或兩者都有。駕駛身穿黃色雨衣,剛把四個大型防水塑膠箱堆在一台手推車上,推進他顧客的收貨間或廚房。 她衝向駕駛座門,越過被內部霧氣遮住一部分的玻璃看入車艙內,發現裡面沒人,於是趕緊跑到車後面。但駕駛讓兩扇門微開著,很可能還有貨要卸,所以她打消進貨艙的主意;從右邊爬進前座,拉上乘客座門,在踏腳板上裡盡可能地縮進窗戶底下。 雨水流下擋風玻璃,兩邊車門窗戶也被霧氣遮住一部分。車艙燈光沒開,儀表板也是暗的。只要她壓低身子,大概就不會被看見——除非她的追兵拉開車門。但那人很可能會認為她在通到後巷的商店中,找到一扇沒鎖的門,當中最明顯的選擇就是餐廳。 她試著讓呼吸變得安靜時,聽見外頭有聲響,但在咚咚雨聲中聽不太清楚。 接著傳來無線電對講機上有人說話的獨特劈啪聲,但仍舊聽不出來內容。 拿對講機的男人站得很近,太近了。他一定就站在烘培坊卡車旁邊,聲音低沉且被東西蒙住,但珍聽得夠清楚了。「在你的位置東方半條街區,一間唐娜提娜餐館的後門外面。」 通話另一端的聲音再次劈啪作響,珍仍然沒法聽懂。 「好,」附近的男人說。「你們兩個去店前面,仔細搜索,廁所跟其他地方都別放過。把她趕向我這裡。」 他從卡車旁邊走開,逐漸靠近唐娜提娜餐館的後門,聲音消失。 珍考慮掏出手槍。可是她的背塞在座椅跟乘客座之間,面對方向盤,就算有需要也沒法狙殺任何人。 反正他們不會讓她有理由先發制人。不管他們是有薄弱合法職權的官方人員,還是徹頭徹尾的黑組織,他們都想抓補拷問她。 他們。 雖然她現在還沒法指認他們任何人的身分,她總有一天會知道。這就是她對尼克保證過的事;即使這是他入土幾星期後她才做的保證,她也言出必行,彷彿是向活人許下的承諾,她會把它當成聖旨,跟她看待自己的結婚誓言一樣。 兩分鐘後,駕駛打開他第一次送貨進餐廳時就沒關的貨艙門。 駕駛艙和貨艙中間的窗戶滑門沒關,所以她聽見拿對講機的傢伙問駕駛(聲音也不再被蒙住):「你有沒有看見一個女人,深色頭髮和一百六十七公分高,長得很正,但跟我一樣淋成落湯雞?」 「在哪裡看見她?」 「這裡,巷子裡。說不定已經踏進這間餐廳?」 「什麼時候的事?」 「你來這裡的時候。」 「我在送貨欸。」 「所以你沒看見她。」 「我在這種鬼天氣戴著兜帽又低著頭,哪有可能看見?」 一個不同的男性嗓音加入對話。「那賤人很狡猾,法蘭克。她在別的地方。」 法蘭克說:「我真恨死了這頭母豬。」 「哼,多得是人這樣想。這根塑膠香蕉是誰?」 穿黃色雨衣的駕駛說:「我來這邊送貨五年了,從沒看過你說的正妹。」 法蘭克對新來的男人說:「烘培坊的,啥也不知道。」 「我倒是知道我得在這種鬼天氣工作。你們又是什麼人——警察之類的?」 「你最好別知道。」法蘭克說。 「我的確最好別知道。」駕駛說,開始搬下更多裝在防水塑膠箱裡的烘培食品。 滂沱大雨咚咚打在卡車上。閃電或雷聲已經停了。加州的雨很少會上演延長煙火秀。 駕駛沒多久就回來,她聽見他心不在焉地把手推車放進卡車裡。他用力關上後車門,沒跟任何人說話。 珍差點從腳踏板上跳起來鑽出卡車——但她就在這時聽見有人在對講機上說話,聲音很尖和帶著雜訊。由於收訊差,拿對講機的人調大了聲音。 駕駛門打開,送貨員先坐到方向盤後面,然後才看見她,不禁嚇了一跳。 「拜託別出聲……」她小聲說。

作者資料

丁.昆士(Dean Koontz)

紐約時報第一名暢銷作家。他的作品共有精裝書16本,平裝書14本占據了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只有極少數作家才能達到如此成就。早期寫作風格多變,為了不被定型,也曾以十數個不同筆名書寫類型多樣的作品。其作品被翻譯成38種語言出版,全球銷售超越4.5億冊。 原先另有其他工作的昆士只能利用晚上或假日創作,但妻子葛妲為了讓昆士能夠全心投入寫作,決定全面支持他五年。在那之後,昆士聲名大噪,作品佳評如潮,更是紐約時報書籍暢銷榜的常客。最後,葛妲也辭去原本的工作,轉為輔助昆士的寫作事業。《紐約時報》稱他的作品「心理描寫技巧複雜且純熟,令人滿足」。滾石雜誌則稱昆士為「美國最受歡迎的懸疑小說家」。 現與妻子葛妲、黃金獵犬艾莎、永恆的黃金獵犬靈魂特麗克西及安娜共居於南加州。 作者官網:www.deankoontz.com

基本資料

作者:丁.昆士(Dean Koontz) 譯者:王寶翔 出版社:高寶 書系:Myst 出版日期:2018-07-25 ISBN:9789863615620 城邦書號:A52A78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