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實驗對象No.375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實驗對象No.375

  • 作者:妮基.歐文(Nikki Owen)
  • 出版社:春天
  • 出版日期:2017-07-26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倫敦書展英國出版社熱烈競價,三部曲已授權英、法、德! ★美國NBC環球集團(NBC Universal)已買下電視影集改編權! 熟悉國外影集的朋友應該曉得,電視劇組往往會製作第一集試拍集(pilot),再將試拍交由內部高層定奪是否能夠順利出線。而NBC的高層讀了這部小說後,不但親自飛去倫敦與作者會面,更敲定此劇不需試拍,直接進入全季製作,有此極為罕見的待遇,足見其喜愛與信心!NBC目前籌劃打造一齣多季的高成本製作,勢必精采可期! 我名叫瑪麗亞,我是——曾經是——一名整容外科醫師。 現在的我被關在監獄裡, 他們說我謀殺了一名天主教神父, 但我不相信他們。 突兀的醫師身分,駭人的重罪,聽見任何人名或專有名詞立刻背誦出典故定義。比起自己的案件,更困擾的似乎是被迫在洗澡或做愛以外的時間褪去衣物—— 瑪麗亞是高智商亞斯伯格症患者,對旁人的情緒感知困難,經常語出驚人,反應怪異不合時宜,但她也有超人的視覺記憶與運算能力,使得獄方的心理治療師與她會談頻頻碰壁。 瑪麗亞依然宣稱案發當時她靜靜待在老人病房(這是她訓練同理心的方式),但教堂現場卻留有瑪麗亞的血跡與DNA,也沒有醫院監視器影像提供不在場證明。心理師強烈暗示,瑪麗亞對事件的有限記憶並不可靠,加上瑪麗亞開始「看見」某些疑似過去的畫面,而且越來越清晰:詭異的房間、奇怪的醫生、母親、已逝的父親……他們在對她做什麼?她的大腦怎麼了? 瑪麗亞母親的到訪,使情節從與心理師的對峙及記憶辯證中大轉彎。原來她母親竟是西班牙權傾一時的政治家,但審判期間不聞不問的她,為何緊急從西班牙飛到英國探監?瑪麗亞對母親反射性的恐懼與厭惡,隨行的哥哥與心理師可疑的耳語,母親竟然親密直呼典獄長的名字,一切曾經信任的被徹底擊潰…… 面對數十年的謊言,瑪麗亞唯有依靠自己獨特的能力找出真相。她將揭露一樁醞釀三十餘年,規模擴及全歐的秘密計畫,而計畫關鍵的中心恐怕就是自己!誰是迫害她的人,誰是保護她的人?她為什麼非進監獄不可? 她不但要為自己的清白奮戰,也得努力保住自己的性命。 《實驗對象No.375》以兩道敘事線交錯並行,節奏緊張,情節不斷意外翻轉,是一部融合記憶疑雲、家族秘密與國際陰謀的懸疑傑作! 【媒體盛讚】 讓人緊張不安、忍不住一口氣看完的作品。情節緊湊,筆法精練,身處於危境之中的主角,性格迷人深沉。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 吉莉.麥克米倫 節奏明快、引領讀者進入某起複雜詭譎國際陰謀的驚悚之作,結局轉折暢快,令人大呼意外! ——格羅斯特郡《葛札特報》 打從第一頁開始,就會讓你一頭栽進去,無可自拔,劇力萬鈞、展現深刻洞察力、極度與眾不同的作品! ——《Lovereading》網站編輯 麗茲.羅蘋森 曲折離奇、充滿原創性的小說,隱藏了一股邪惡又神秘的內蘊。 ——《Bertram》出版社《Booktime》雙月刊編輯 露絲.杭特

內文試閱

1
  坐在我對面的那名男子不動。他面朝前方,忍著沒咳嗽。太陽曬著這個房間,但即使我把襯衫拉鬆透風時,還是覺得熱氣刺人。我看著他。我不喜歡這樣:他,我,這裡,這個房間,這個……這個牢籠。我好想扯自己的頭髮,朝他、朝他們、朝全世界尖叫。然而我什麼都沒做,只是坐在那裡。牆上的時鐘發出滴答聲。   那男子把錄音筆放在桌上,然後毫無預兆地,忽然朝我露出大大的笑容。   「別忘了,」他說。「我來這裡是要幫助你的。」   我張嘴要說話,但腦中忽然靈光一閃,有個聲音悄悄說,開始!我不想理會那聲音。為了撫平心中高漲的情緒,我轉而試圖把注意力集中在別的事物上頭,任何事物都行。他的身高。他對那張椅子來說太高了。他駝著背,腹部下陷,雙腳交叉。以他一八八公分的身高和七十四公斤的體重,可以輕鬆跑一公里,也不會喘不過氣來。   那男人清了清嗓子,雙眼看著我。我艱難地吞嚥著。   「瑪麗亞,」他開口了。「我可以……」他結巴著,然後稍微湊近一點。「我可以喊你瑪麗亞嗎?」   我出自本能地用西班牙語回答。   「麻煩請說英語。」他說。   我咳了一聲。「可以。我叫瑪麗亞沒錯。」我的聲音有點顫抖,他聽得出來嗎?我得慢下來,心裡想著各種事實。他的指甲。很乾淨,認真洗刷過。他穿的襯衫是白色的,領口敞開。他的西裝是黑色的。布料很昂貴。羊毛的?除此之外,他穿著絲質襪子和真皮的平底便鞋。沒有磨損的痕跡。他整個人簇新得就像是從一本雜誌裡走出來似的。   他拿起一支筆,我大著膽子伸手去拿水杯。我緊握著玻璃杯,但還是有幾滴水不聽使喚,濺出了杯緣。我停住。雙手顫抖。   「你還好吧?」那男子問,但我沒回答。有個什麼不對勁。   我眨眨眼,視線模糊起來,一層薄薄的白色罩住我的雙眼,像一件斗篷,或是一個面具。我的眼皮開始顫動,心臟狂跳,腎上腺素不斷分泌。或許是因為跟他待在這個房間裡,或許是想到要跟一個陌生人講我的感覺,總之觸發了我內心深處的一段記憶,很可怕的記憶。   這種狀況之前發生過很多次。   一開始那記憶搖晃著,不慌不忙。然後,才幾秒鐘,它就匆忙加速,完全形成了一個影像,彷彿一齣舞台劇在我面前出現。布幕升起,我在一間診療室裡。白色的牆,不鏽鋼,漿過的床單。天花板上排列著一根根長條燈管,發著亮光,照得我無可遁逃。然後,在前方,就像煙霧中出現的魔術師,那個有著黑色眼珠的醫師從遠處的門走進來。他戴著面具,手裡拿著一根注射針。   「哈囉,瑪麗亞。」   恐慌從我心底冒出來,像火山爆發的熔岩,快得我都擔心自己要爆炸了。那黑眼男走近了些,我開始發抖,想逃走,但我四肢被皮帶綁著。他的嘴唇往上翹,他在房間裡了,逼近我,他的氣息——菸草、大蒜、薄荷——吹在我臉上,我看得到他的鼻孔,而且我開始聽到自己尖叫著。另外還有別的,一個耳語:「他不是真實的。他不是真實的。」那耳語,盤旋在我腦海,拍著翅膀,逗留不去,然後就像一陣微風吹過般,在我的皮膚上留下一道雞皮疙瘩。這是正常的嗎?我環視周圍:玻璃小藥瓶、注射針、掛圖。我看著自己的雙手:年輕,沒有皺紋。我碰觸自己的臉:青春痘。不是我,不是現在的我。所以表示這一切都不存在。   就像蠟燭被吹熄般,那影像消失了,布幕落下。我的雙眼趕緊往下看,發現自己的每個指節都因為緊握玻璃杯而發白。我抬起眼睛,對面的人正盯著我看。   「怎麼了?」他說。   我吸了口氣,檢查自己所在的位置。我的鼻孔內、口腔裡仍有黑眼男的氣息,彷彿他真的來過。我設法拋開恐懼,然後緩緩放下玻璃杯,雙手扭絞在一起,緊握兩次。「我想起了一些事。」我停了一下說。   「真實的事情?」   「我不曉得。」   「這樣的狀況常常發生嗎?」   我猶豫了。他已經知道了嗎?我決定告訴他實話。「對。」   那男子看了我的雙手,然後轉頭打開一些影印檔案。   我雙眼瀏覽著他膝上的那些紙頁。資料,資訊。事實,真正的事實,全都是黑白的,清楚,沒有灰色地帶,沒有模稜兩可或隱藏的意義。我一定是專注在這個想法上,因為不知不覺間,我腦袋裡的資訊就脫口而出。   「影印機源起於一四四○年,」我說,雙眼看著他手裡的那些紙頁。   他抬頭看我。「你說什麼?」   「影印機——是古騰堡在一四四○年發明印刷術的時候開始萌芽的。」我吸了口氣。我的腦袋實在裝了太多資訊了,有時候就是會滿得溢出來。   「古騰堡聖經,」我繼續說,「是第一種大量印刷的書。」我停下,等著,但那男人沒有反應。他又盯著我,雙眼瞇起來,成了兩道藍色的縫隙。我開始一腳輕敲地板,胸口一股熟悉的緊繃感擴散開來。為了紓解,我開始算。一、二、三、四……算到五,我看向窗子。平紋細布的窗簾鼓起。窗玻璃外有鐵窗格柵。窗子下方,三輛巴士經過,發出呼呼聲,吐出噪音、廢氣。我轉頭摸摸後頸的髮際線。汗水流過我的衣領。   「這裡好熱,」我說。「有電扇嗎?」   那男子放下紙頁。「據我所知,你記住資訊的能力是頂尖。」他瞇起眼睛。「你的智商很高。」他看看手上的紙,目光又回到我身上。「一百八十一。」   我沒動。這些資訊不是一般人會知道的。   「我的職責是研究病人,」他繼續說,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他身體前傾。「我知道很多關於你的事情。」他暫停一下。「比方說,你很喜歡在你的筆記本上記錄資訊。」   我目光忽然轉向掛在我椅子上的一個布製袋子。   「你怎麼知道我筆記本的事情?」   看到我在椅子上挪動著坐立不安,他只是眨著眼睛,往後坐回去。我的脈搏加速。   「因為你的檔案上有寫啊,」最後他終於說。朝我微笑,然後目光又回到手上的檔案。   我動也不動,時鐘滴答走著,窗簾飄動。他跟我說的是實話嗎?他身上有薄荷的香氣,混合了他皮膚上的汗水,聞起來像牙膏。我胃裡開始打結,發現這個人讓我想到黑眼男。這個想法再度點燃我心底那個沉默的火花,再度警告我趕緊逃離這裡,逃得遠遠的。但如果我現在離開,如果我拒絕開口、拒絕合作,那麼對誰有好處?我?他?我對這個人一無所知。沒有細節,沒有事實。我開始好奇自己是不是犯錯了。   那男子放下筆,開始把一個檔案夾底下的筆記往左翻,一張照片掉出來。我往下看著它墜落,差點呼吸停止。   是那個神父的頭部。   在他被謀殺之前。   那男子蹲下去撿起照片,神父的頭部影像從他的手指間垂下。我們兩人旁觀著那影像,一陣微風從窗外吹進來,吹得那個頭前後搖晃。我們什麼都沒說。在外頭,車聲喧囂,巴士吐出廢氣。照片還在搖晃。腦袋、骨頭、血肉。那位神父,還活著。沒有死。沒有噴濺的血和流出來的肚腸。沒有呆滯不動、冰冷睜大的眼睛。但活著,在呼吸,身體還是溫暖的。我打了個哆嗦,但那男子絲毫不動。   過了一會兒,他把照片放回檔案夾,我吐出一口長氣,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看著那男子的手指。長長的、曬黑的手指。於是我想到:他是哪裡來的?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在這個國家?當初安排這場會面時,我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至今我還是不確定。   「看到他的臉,你有什麼感覺?」   聽到他忽然開口發出聲音,讓我驚跳一下。「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看到奧唐諾神父。」   我往後靠坐,雙掌壓在大腿上。「他就是那個神父。」   那男子歪著頭。「不然你以為是其他人嗎?」   「不。」我把一綹頭髮塞到耳後。他雙眼還是注視著我。我真希望他不要再盯著我看了。   我摸摸自己的後頸。溼溼黏黏的。   「接下來,我想正式開始訪談了。」他說,伸手去拿錄音筆。我來不及反對了。「一開始,請你先告訴我,拜託講英文,說出你的全名、職業、年齡,還有出生地。另外也要你說出你原先被定罪的罪名。」 紅色的錄音燈閃爍著。那顏色害我眨眼,害我想緊緊閉上眼睛,再也不要睜開。我看了這個房間一圈,想找些細節讓自己的大腦冷靜下來。房間四面是愛德華時代風格的紅磚牆,兩扇垂直拉窗,一面落地玻璃窗,還有一扇門。我暫停下來。一個出口,只有一個。玻璃窗不算出口——我們在三樓。倫敦市中心。如果我往下跳,以那個速度和軌跡,我很可能會摔斷一條腿、兩邊肩膀和一邊腳踝。我的目光又回到那名男子身上。我是高個子,體格健壯。我很會跑。但無論他是誰,無論這名男子宣稱他是什麼身分,他可能有種種答案。而我需要答案。因為我發生了那麼多事,這一切都必須停止了。   我在窗玻璃上看到自己的鏡影:深色短髮,長長的脖子,褐色眼珠。回看著我的是另一個人,忽然變得蒼老些、皺紋多些,被過往摧殘得憔悴。窗簾飄起來,蓋住玻璃和那個影像,我的鏡影消失了,有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樓。我閉上眼睛一會兒,然後睜開來,此時碰巧有一束陽光透進窗內,讓我覺得異樣地清醒而蓄勢待發。該是談一談的時候了。   「我名叫瑪麗亞.馬汀尼茲.維亞努艾瓦醫師,我是——曾經是——整容外科顧問醫師。我三十三歲。出生地:西班牙薩拉曼卡。」我暫停,吸了口氣。「我之前被定罪的罪名,是謀殺一位天主教神父。」   旁邊一個女人拽著我的袖子。   「喂,」她說。「你聽到我講的話嗎?」   我無法回答。我的腦袋裡面迴旋著叫聲、氣味、亮藍光和一道道鐵柵,無論我多麼努力,無論我怎麼告訴自己呼吸、算數字、專心,都沒辦法冷靜下來,無法甩掉那個滲入腦中的混亂夢魘。   我是搭乘一輛警方廂型車抵達監獄的。車上有十個座位,兩名警衛,三名乘客。整趟路我都沒動、沒講話,幾乎難以呼吸。現在來到這裡了,我告訴自己冷靜下來。我瀏覽著這個區域,目光停留在那些瓷磚上頭。每塊瓷磚都跟門的顏色一樣黑,牆壁是髒灰色。我嗅了嗅,空氣中有尿臊味和馬桶清潔劑的氣味。一名警衛站在離我一公尺處,她後方是戈德茅斯監獄的主要監區,也就是我的新家。   又有人扯我的衣袖。我往下看,那女人現在抓著我,手指像蟹爪似的緊緊鉗著我的外套。她的指甲咬短了,她的皮膚龜裂得像樹皮,透出底下土灰色細細的血管。   「喂。你。我說,你叫什麼名字啊?」她看著我。「你是外國人還什麼的?」   「我是西班牙人。我是瑪麗亞.馬汀尼茲醫師。」她還是緊抓著我。我不曉得該怎麼辦,她抓著我外套是應該的嗎?無可奈何之下,我開始尋找警衛的蹤影。   那女人大笑一聲。「醫師?哈!」她放開我的衣袖,朝我拋了個飛吻。我皺起臉,她呼出的氣息有糞便味。我抽回手,撫平袖子的縐褶,也撫掉她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跡。正當我以為她可能要放棄時,她又開口了。   「一個當醫師的是做了什麼,才會被關進來啊?」   我張開嘴想問她是誰——聽說一般人都是這麼做的——但是有個警衛叫我們往前走,於是我們照辦了。我腦袋裡有好多問題,但眼前有太多新的聲音、形狀、顏色,以及人。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太多了。   「我叫蜜凱拉,」那女人說,此時我們往前走著。她想看我的眼睛,我別開臉。「蜜凱拉.克洛夫特。」她繼續說。「朋友都喊我蜜琪。」她拉高她的T恤。   「蜜卡拉(Michaela)是希伯來文,原意是喜歡天主的人。米迦勒(Michael)是猶太教和基督教聖經中的天使長。」我說,沒辦法阻止自己,那些話從我口中直衝出來。   我以為她會嘲笑我,就像一般人那樣,但她沒有,於是我偷看她一眼。她正微笑看著自己肚子上的刺青,刺著一條蛇環繞著肚臍。她發現我在看,趕緊放下T恤張開嘴巴。她的舌頭吐出來,上頭有三個銀舌釘。她又把舌頭往外吐更多。我別開眼睛。   走到下一個區域後,警衛命令我們停下。周圍還是沒窗子,也看不見有什麼出路。無處可逃。天花板的長條燈管照著走廊,我數著燈的數目,沉湎在無意義的計算中。   「我想你得前進了。」   我驚跳起來。一個中年男子站在兩公尺外。他的頭歪向一旁,嘴唇張開。他是誰?他跟我四目相對好一會兒;然後,他抬起一手梳過頭髮,同時大步離開。我不好意思盯著他看,正要轉頭,此時他忽然停住腳步,又看著我。他的雙眼。褐色的,深邃得我無法別開眼睛。   「馬汀尼茲?」那個警衛說。「你又沒跟上了,快點。」   我伸著脖子想看那男人是不是還在,但他忽然不見了。就好像他從來不曾存在過。   監獄中心的這棟建築物很吵。我雙臂緊緊交抱在胸前,始終低著頭,希望可以掩飾自己的不知所措。我們跟著警衛往前走,一路沉默無聲。我試圖保持冷靜,試圖告訴自己,說我有辦法面對這個狀況,說我可以應付這個新環境,就跟其他人沒有兩樣;但在監獄中,一切都太陌生了。持續不斷的體臭味、叫喊聲,偶爾還有尖叫。我得花時間消化、處理。這一切對我都不是例行常規。   蜜凱拉拍拍我的肩膀,我本能地往後瑟縮。   「所以你看到他了?」她說。   「誰?」   「戈德茅斯的典獄長。剛剛那個眼神和氣、曬得一身昂貴古銅色的傢伙。」她咧嘴笑了。「小心點,曉得嗎?」她的手掌貼在我的右臀上。「我以前在這裡蹲過,小美人。我們的典獄長哪,他是……出了名的。」   她的手掌還是沒拿開,我希望她拿開手,不要煩我。我正要把她的手拍開,警衛就大吼著要她放開我。   蜜凱拉舔舔牙齒,然後手移開了。我的身體放鬆下來。蜜凱拉沒說話,只是嗅了嗅,用手掌擦了下鼻子,然後走開了。   我再度低下頭,好確保自己離她遠一點。

作者資料

妮基.歐文(Nikki Owen)

作家與專欄作者,曾在聲譽卓著的薩拉曼卡大學求學——亦即《實驗對象No.375》主角瑪麗亞醫師出身的城市。歐文生於都柏林,現與家人居住於格洛斯特郡。

基本資料

作者:妮基.歐文(Nikki Owen) 譯者:尤傳莉 出版社:春天 書系:Storytella 出版日期:2017-07-26 ISBN:9789869507769 城邦書號:A188023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