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在地的風景,多樣的可能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在地的風景,多樣的可能

  • 作者:宇田智子(Uda Tomoko)
  • 出版社:圓神
  • 出版日期:2017-08-01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特邀日本國寶級漫畫家高野文子繪製封面和內頁插畫。 以「沖繩縣產書」專賣店聞名全日本,帶你看見沖繩書的生存之道。 在沖繩的小書店遇見奇蹟 不到一坪半的小小的地,上架了滿滿的沖繩精神 這裡的每一本書,都是沖繩這座島嶼的一塊拼圖 當你遇見一個讓你產生信念的地方,一切就開始了 URARA(意為風和日麗)是位於沖繩那霸老市場的舊書店,店主宇田智子原為日本大型連鎖書店淳久堂員工,在因緣際會下,從東京請調「南漂」沖繩,成為那霸分店的創店元老,並於兩年後請辭,成為這間日本最小書店的經營者。 在這座島,賣這座島的書 店內販賣許多沖繩在地出版的書、雜誌、寫真和畫冊,從人、動植物、音樂、風俗、語言、食物、古老琉球王國、戰爭和歷史等等……即使是長年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沖繩人,也有許多陌生的領域和未曾聽聞的故事存在。URARA蒐集了散落在島上各地及時間長河中的每一塊沖繩拼圖。小小的天地,擺滿了沖繩的靈魂。 販賣每個時代人們為沖繩所寫下的書,訴說著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URARA讓這間島上書店綻放奇蹟,成功向日本、向世界推廣沖繩的文化,作者並因而獲頒池田晶子「無名英雄(わたくし、つまりNobody賞)」紀念賞。 「URARA的經歷是最能療癒愛書人的故事。」 舊香居、有河BOOK、洪雅書房、活水來冊房、三餘書店、書集喜室、南崁小書店 ——愛上在地推薦 【各界推薦】 黃震南(活水來冊房主人) 茂呂美耶(日本文化作家) 侯季然(導演、作家) 詹正德686(有河book書店店主、影評人) 余國信(洪雅書房主人) 姚銘偉(《薰風》季刊主編) 米力(生活器物作家) 魏小順(書集喜室店主) 陳瀅羽(三餘書店店員) 夏琳(南崁小書店店主) 舊香居、有河BOOK、洪雅書房、活水來冊房、三餘書店、書集喜室、南崁小書店 ——愛上在地推薦 和作者是因書而有的美妙緣分。今年二月台北國際書展期間,很高興能和她與吉井忍小姐在舊香居有一場書店分享會,同為舊書店的經營者,自然有很多工作經驗可以互相分享。記得當天除了在座談會上交流許多,會後就書店的經營型態、販售內容等書店大小事也交換意見。即使台灣和日本有著相當不同的閱讀習慣和環境,但很多開店時所經歷的過程和心情都很雷同,甚至有著一模一樣的狀況。很開心在四個月後就能為她的作品中譯本寫推薦文,對我來說也像是一種交流和友誼的延續。如同她在文中所說的,即便她談了很多創業過程,也分享很多開店的苦與樂等各種心情,但這本書絕對不是一本開店指南,書中有很多心得和觀察,更舉出從事這份工作會碰到的各種情況,以及該具備的專業條件和心態。在她輕鬆的文字間,確實能感受到她努力的學習態度和對書本的熱情。從一般的書店店員到成為二手書店老闆,不論是最基本的收書、標價到販售,都是一種截然不同的過程,她在短短五年間就摸索出這些經營之道。我想看完她的第二本書就會很清楚了解到,這些都是一步一腳印累積而來,再經由文字分享經驗,是一個夢想的追求與完成。很開心為她寫這篇短序,彷彿在不同的國度,經由這本書,我們又交談了一次,也分享了更多。 ——吳卡密(舊香居店主) 一九九九年,我選擇在台灣中南部小城嘉義開設洪雅書房,當年二十一歲的我,知道為了什麼開書店,以及那滿滿的初衷,而這些在宇田小姐的上一本書當中,還無法理解得如此清楚。直到這本,才讓我們清楚知道她開設書店的潛質、受哪些書和書店所影響,於是才有這間全日本最小書店的誕生。今年二月,我和太太去沖繩新婚旅行,特別到第一牧志公設市場走逛URARA,看得出來店內的每本書都是被精心挑選、整理、技巧展示或陳列著。她在開創的艱辛、堅持至今的毅力,在在說明了將書與人們分享的重要。這本書勉勵著所有開書店的人,更帶給所有愛鄉、想要返鄉的人們一個值得參考的案例與模式。 ——余國信(洪雅書房主人) 離島、菜市場、幾座書架。本應是小眾得不能再小眾的店面,卻綻放出不可思議的光芒。越邊緣,越獨特;越在地,越國際。URARA的經歷,是最能療癒愛書人的故事。 ——黃震南(活水來冊房主人) 專賣在地主題二手書、店面小到只能擠進三個人的URARA書店,光是這兩個條件,若開在台灣想必是凶多吉少。我想,支持著這家全日本最小書店、使其散發出巨大文化軟實力的,應該是店主宇田小姐,以及眾多日本人身上那難以撼動的鄉土之愛吧。 ——姚銘偉(《薰風》雜誌主編) 讀來輕鬆,同時質樸地將經營地方書店的後台寫盡。從都會連鎖書店店員到離島一人書店老闆,在沖繩傳統市場裡,作者以自稱身無家產土地的「普通人」、一坪半的迷你書店,穩穩不著急地,浸入在地生活,起造自己歡喜甘願的生活氣味。 ——魏小順(書集喜室店主) 被沖繩活力所吸引的宇田小姐,細細地描寫出市場裡的親密互動,那些日常的小事,生氣蓬勃的生活點滴,與這一坪半的書店達到平衡,保持著剛剛好的溫度,這就是書店存在的意義! ——陳瀅羽(三餘書店店員) 想開書店的人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知識、細節和樂趣。 ——侯季然(導演、作家)

目錄

愛書人齊聲推薦 給台灣讀者的序 序 章 找到了該做的事 今天也歡迎光臨╲URARA日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書店有兩種╲ 辛苦卻自由 Chapter 1 主打沖繩書 等待的書總有一天會來╲造訪客人的家——收購╲一決勝負的關鍵——估價╲只要書名有沖繩就買下來╲市場在哪裡?╲花生殼般的詩集╲新書的魅力╲標價戰爭 沖繩隨筆 ◆ 魚 Chapter 2 鎮店之寶 三次元書架╲緊緊相依的夥伴╲沒看過的書怎麼賣?╲書店的陷阱╲鎮店之寶╲走入在地╲客訂的學問╲書外之物╲不在書店賣的書 沖繩隨筆 ◆ 芋泥豬肉與黑芝麻豬柳 Chapter 3 URARA的倉庫 多到不行的庫存╲書的接力賽╲清潔保養DIY╲時代的痕跡╲活的書架╲遍布世界的同行╲自製目錄╲期待王子的出現╲書的逆襲╲為了與你相遇 沖繩隨筆 ◆ 小幸 Chapter 4 店番日記 一人出版社VS一人書店╲招牌即名片╲新書的叛徒?╲圖書館,有你真好╲什麼是再販制度?╲存在的意義 沖繩隨筆 ◆ 有心人 Chapter 5 在沖繩,賣沖繩的書 書也是盤子和魚╲投資在地╲金錢與人情╲剛剛好的生活╲紙與紙╲沖繩縣產書╲你在哪裡決定賣什麼書╲地產地銷╲改變自己和世界的書 後 記 期待前往未知的某處

內文試閱

Chapter2 鎮店之寶
  鎮店之寶   各家書店都有鎮店之寶等級的書。   那是怎樣的書呢?   其一是常備書。不管進貨幾次都能賣出,是店內的長銷書。   在我的店裡,好比《寫真紀錄這就是沖繩島戰役》(注:沖繩島戰役為二戰末期,美軍於沖繩本島對日軍展開長達八十二天的戰役,日、美兩軍死傷慘重。)就是這樣的書。這本書是以沖繩地方報《琉球新報》的連載專欄為題材,一九七七年由那霸出版社發行,編著者大田昌秀先生就讀沖繩師範學院時,加入男學生組成的學生軍「鐵血勤皇隊」,參與過沖繩島南部的激烈戰事。他從一九九○年起擔任沖繩縣知事共八年,現在仍持續研究沖繩島戰役,向世人宣導反戰和平的訴求。書中收錄許多大田先生於美國國防部取得的沖繩島戰役照片。   這麼多照片當中,封面的少女更是引人注目。這張照片名為「滿身是血的少女」,我後來才知道,那其實是為了逃兵而扮女裝的少年。   我把這本書放在面向店外的檯子上,刻意將封面擺得很顯眼,結果賣得不錯。   不少開心逛街的觀光客彷彿被吸引似地拿起那本書,然後掏出錢包問:「這本多少錢?」這種情況遇到了好幾次。有時當地人也會邊翻閱這本書,邊聊提起自己的戰爭經驗。   這本由沖繩的出版社發行的暢銷書,至今仍持續再版,一般書店也有鋪貨。由於出貨量大,向客人收購時,或是在同業市集上經常看到。不過只要是放在店裡,總會出現第一次看到這本書的客人,然後買回家。   我相信不知道這本書的人還有很多,今後還是會賣出。   此外,還有一種書就算賣不好也想擺在店裡。有了它,就像掛著金字招牌。例如沖繩TIMES社出版的喜舍場永珣《八重山民俗誌》、角川書店的《沖繩古語大辭典》,雖然是研究沖繩的基本文獻,卻已在一般書店缺貨許久,詢問度很高。但也因為價格不菲,即使有貨也可能賣不掉。可是,能讓客人覺得「這家店連這種書都有啊」,進而產生信賴感,這就夠了。   其實很少有機會遇到這樣的書,所以在收購書時看到,真的很令人驚喜,自然也得提高一些收購金額。如果是出現在同業市集,必須盡量出高價,因為其他同業也知道書的價值,競爭相當激烈。   不過,「原來要出這麼高的價錢才買得到啊」,每次看到得標金額總是很無力。但也忍不住想,有可以喊價到那麼高的書,這不就表示二手書市場還很蓬勃嘛。
Chapter3 URARA的倉庫
   時代的痕跡   書的內頁有用螢光筆畫的線,封底內寫著某人的名字,書口蓋上了藏書印……二手書總會留下前書主的痕跡。雖然對賣書來說是扣分點,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會覺得相當有趣。每每在收購來的書裡發現那些痕跡時,我都會想起客人的臉,腦中浮現各種想像。   例如律師轉賣的哲學書中,有幾十頁的書角被折起來,隨處可見用原子筆畫的線,空白處寫上筆記或「?」的記號,這樣的書多達數十本。看來這位客人讀書讀得相當徹底啊,我不禁感到佩服。   向文字工作者收購的書,很多是剛出版不久的新書,一些較重要或有趣的段落被貼上了便利貼。可能是寫書評時拿來參考用的資料吧?還有用鉛筆補上書中出現的錯字或掉字的訂正,果然是寫文章的專家才會做的事呢。   一位客人則在書的版權頁記下購書日期和地點,就像把照片整理成相簿一樣,這種收藏的喜悅之情,我彷彿也感同身受。   現在來URARA賣書的客人大多是七十多歲的長輩。他們通常是來市場買東西的時候順道過來。   「我想差不多該整理一下家裡了。」   很多人一開口都是這麼說。   這群在戰時或戰後不久出生的人,三十歲左右總算盼到沖繩回歸日本(注:日文稱為「沖繩返還」(沖繩政權移交)。一九七二年五月,美國放棄琉球(沖繩縣)的行政、立法、司法等權利,改由日本接管。)。到他們家中拜訪時,我看到了許多應是從學生時代就開始收藏的書籍:丸山真男(注:日本政治家、思想史家,專攻政治思想,被視為二戰後日本影響力最大的政治學者。)、吉本隆明(注:日本思想家、評論家,作家吉本芭娜娜為其次女。)、大江健三郎(注:日本存在主義作家,一九九四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等人的著作,以及關於美軍基地問題、反戰、沖繩獨立的書籍,光看書背就能感受到當時的沖繩氣氛與人們激昂的情緒。   全心全意將沖繩的動向、日本的動向視為人生的全部,讀完書後和同伴討論,撰文投書至報社或同人誌的這群人,即使年老後賣掉手邊的舊書,他們的心態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數十年後,輪到我這一代的人說「差不多該整理一下了」,準備把書處理掉的時候,會是一些怎樣的書呢?我會有留到那時候的書嗎?
Chapter5 在沖繩,賣沖繩的書
  商店街裡的書店   商店街有著各式各樣的店家。蔬果店、水果行、肉鋪、魚店、點心店、茶行、酒鋪、食堂、咖啡廳、居酒屋、藥局、服飾店、乾洗店、鞋店、傘鋪、五金行、生活雜貨店、文具店、唱片行、書店。   你家附近有商店街嗎?也有這些店嗎?   其實,沒有書店的商店街很多。近二十年來,書店持續減少,但規模超乎以往想像的大型書店也開了不少家。車站或百貨公司裡、轉運站附近,甚至是郊區的 Shopping Mall,連鎖書店一家接著一家開。除此之外,個人書店的老闆多半年事已高,於是城鎮的小書店逐漸凋零。慢慢地,人們住家附近再也沒有走路就能到的書店。   我的店位於「市場中央通」這條商店街。周圍銜接著國際通、平和通等其他商店街,巷弄內也都是店家,人聲鼎沸。在這條商店街開書店的樂趣之一,就是可以賣書給原本沒打算買書的人。   還在大型書店上班時,出現在眼前的顧客全都是「書店的客人」。即便對方是來看免錢書或只是打發時間,這些在書架之間走動的人,對我來說都是「來逛書店」「來找書」的人。   如今自己開了書店,反倒很少遇到打從一開始就是來找書的客人。   每星期到我熟識的肉鋪買肉的人、尋覓伴手禮的觀光客、返家的路人,多半就是剛好路過,瞥見擺在路邊的書,「欸,有書耶。原來這裡有書店!」然後順手拿起書翻閱,或是走進店裡瞧瞧。看到書走進人們生活的瞬間,總是令我欣喜雀躍。或許,客人根本沒察覺「書」這件事。原本是為了買陶器而來,結果卻發現壺屋燒(注:沖繩縣那霸市壺屋與讀谷村等地區所燒製的陶器。)的書;買完魚回家的路上,順便買了食譜,這些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買書就像買盤子或魚那樣稀鬆平常。   在書店工作久了,經常會陷入這世上只有賣書的錯覺。規畫書展時,主題要選陶藝展還是料理展,腦子裡淨想著書,完全忘了盤子或魚的事。   生活中不是只有書,還有盤子也有魚。在商店街開了書店後,以往那些理所當然存在卻被我忽視的事物,如今又清楚浮現在眼前。   金錢與人情   開店時,店內幾乎沿用了原本的裝潢,但我還是有想改變的地方。因為店名改了,也必須準備新的招牌與名片。一時不知道該拜託誰,於是去向附近的人打聽。   「我認識的人很懂這些喔。」   大家紛紛為我介紹適合的人。不過,由於那些人並不是原本就做裝潢或室內設計,所以沒有固定的收費標準。我問對方該付多少錢,   「沒關係啦,當作慶祝你開店,別放在心上。」   對方總是這樣回應。那時的我沒收入,為了開店一直在花錢,於是順勢接受對方的好意,但心裡不免會想,該如何回報這份人情。   無論如何,我得好好努力,把獲得大家幫助的這家店長久經營下去,等到將來某一天,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再來貢獻一己之力。儘管有這樣的想法,至今還沒有機會報答當時的人情。   要是當初有付錢,或許現在就不會耿耿於懷。那時的我認為,對方為我做的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想獲得別人的幫助且無愧於心,還是得付出相對的酬勞,我慢慢明白了這點。因為沒付錢,心裡始終保持感謝,或是歉疚,彼此的關係或那樣的心情也就一直懸在那裡。   錢,其實也是與他人溝通的手段。即便是語言不通的人,只要看數字付錢,買賣就會成立。   談錢很俗氣、錢是萬惡之源,儘管社會上存在著這樣的氛圍,但對店家來說,錢就是交流的工具。做生意的基本原則是:用自己的商品交換對方的錢。這個商品值多少錢,假如對方不同意,交易就不會成立。換句話說,買東西這件事也是在為店家老闆的「工作」評分—進適合的商品,或是手工製作、標好價錢並上架,這一連串的「工作」。   既然工作的報酬是給錢就好,在某種意義上是很簡單的事。然而,工作之外的人際關係,該不該付錢、是否該用錢解決,經常會遇到像這樣無法判斷的情況。每當得到某人的幫助,我就會認真思考如何回報對方,重新省思關於金錢與人情這些事。   自從開了店,被別人幫助的情況真的變多了。以往總想著不能麻煩別人的我,漸漸能夠去依賴別人,這或許也是一種成長。變得更懂得如何與人互動、接受及給予。   金錢也好,工作也好,為了確實回報曾經幫助我的人,是我現在的目標。   沖繩縣產書   有時間的話,請到你居住城鎮的書店瞧一瞧。店內是否有陳列在地主題書籍的書架呢?例如歷史、文化、在地人物的評論傳記、以在地為背景的小說、在地的餐廳或溫泉導覽。在日本,由於各縣市風土民情差異,大部分大型連鎖書店都設有這樣的特色專區。   儘管URARA小到不行,還是擺了許多「沖繩書」。所謂的沖繩書,指的就是沖繩出版社發行的書,以及外縣市(或是國外)出版社所發行的沖繩相關書籍。   縣內大部分書店都有沖繩書專區,在地書籍的種類非常豐富,遠遠勝過其他縣市。   除了書店本身的用心,在地的出版社也經常造訪書店,一起陳列書籍。沖繩在地出版社的有志之士更成立了「沖繩縣產書網絡」,每年都會相偕參加書展或相關活動,宣傳推銷沖繩縣產書。   每當沖繩成為議題、美軍基地問題受到關注,外縣市的出版社就會一窩蜂地發行相關書籍,但事實上,在地人無論何時都始終默默地製作著在地的書。   「沖繩縣產書」這個名稱是縣內出版社的榮譽象徵。   沖繩的出版業為何如此盛行?大概有幾個理由:   首先,沖繩擁有不同於其他地區的獨特歷史。   沖繩在一八七九年改名為沖繩縣編入日本國土,在此之前是名為琉球王國的國家。琉球王國與中國締結外交關係,以日本、朝鮮及東南亞等為貿易對象,成為亞洲交易的中繼站而繁榮興盛。所以若想了解這個時代的沖繩,只看日本史的書是不夠的。   太平洋戰爭時,沖繩是日本唯一持續陸地戰的激烈戰場,不光是軍隊,也犧牲了許多居民的性命。戰後則被日本本土切割,成為美國的領地,一九七二年回歸日本後,仍保留下廣大的美軍基地。因此談論沖繩時,戰爭與基地問題是無法避談的主題。   此外,使用三味線(注:沖繩特有的撥弦樂器,因琴身以蛇皮包覆,又稱為蛇皮線或蛇味線。)創作的民謠、紅型(注:自古傳承至今的手工染布,在琉球王國時代,只有王公貴族可以穿。)3、芭蕉布(注:原料是和香蕉同種的絲芭蕉。剝取樹皮的纖維編成絲線後,進行染色,紡織成布。)4等染織品、壺屋燒等陶藝,以及琉球空手(注:又稱琉球手或沖繩手,是古代琉球王國的一種武術,也是現代空手道的前身。)5與琉球料理等,充滿魅力的文化不勝枚舉。在這座亞熱帶的島嶼上,棲息著平時看不到的動植物。如果鎖定沖繩的文化與自然,可以出書的題材多到寫不完。   外縣市出版的書和沖繩人的生活型態不合,也是促使當地出版社積極出書的理由。例如重視祖先的沖繩人在掃墓或佛壇的祭祀規矩很多,由於做法不同於其他地區,所以出版了許多沖繩專用指南。即使是園藝書,內容也得符合沖繩的土壤及氣候。   再者,流通上也是一個問題。如前文所述,自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到一九七二年這段期間,沖繩縣一直受到美國統治,因此在日本其他地區出版的書等同要「進口」才看得到。比起現在,出版上更加費時費事且耗運費。或許也因為這樣,讓在地人有了與其等書運來,不如自己做比較快的想法。但由於當時美方也設有出版限制,所以並非什麼書都能出版。   我在前面提過,目前在沖繩的書店,外縣市出版的書籍雜誌通常會晚四天到貨。如果用空運寄送,運費很貴,所以就算得等上幾天,基本上還是選擇船運;反之,若是訂購縣內出版社的書,因為可以直接出貨,很快就能上架。   在東京的書店工作時,曾經偶然接觸到沖繩縣產書,當時很驚訝竟然有這樣的書。針對高中生出版的沖繩歷史教科書、島上祭典的書、介紹村子裡婆婆們拿手菜的書……東京的書都是以全國為取向,沖繩的書卻只以沖繩人為對象。   在東京,每家書店都有相同的書,熱賣的書也差不多是那幾本,當時的我總覺得有些無趣。遇見沖繩的書,被那獨特的魅力所吸引。我心想,要是能在沖繩賣沖繩的書應該會很有趣,於是向公司提出了轉調至那霸分店的申請。   如今,沖繩的書讓URARA維持穩定的成長,從營收到心靈皆是如此。因為我實現了「在沖繩,賣沖繩的書」的願望。每每聽到路過的人說:   「原來沖繩的書有這麼多,我都不知道。」   然後走進來挑書、看書,這種時候我就會覺得,能在這裡開書店真的是太好了。   【沖繩隨筆】有心人   因為有事想找前輩商量。休假時,我去了附近的二手書店。   我等到下午一點過後才登門拜訪。推開門後,帳房內突然有人起身,胸前蓋著毛毯。   「不好意思,打擾您休息。」   避開了午餐時間,卻碰上午睡時間。   「別那麼說,快請進。」   入口處的櫃檯後方擺著桌子和沙發,桌上鋪了涼蓆,上頭擺著和室椅。看起來前輩就睡在這裡。   老闆收起和室椅和涼蓆,為我泡了杯咖啡,還拿出黑糖當點心招待。我喝著咖啡的時候,門被推開了。   「欸,這不是宇田小姐嗎?」   是經常來URARA的一位大叔。   「大叔好。」   「真是的,我還以為自己走錯店了。URARA今天公休對吧?」   「對。」   大叔興致勃勃地看著擺圍棋書的架子。門又被推開了。有個人抱著看似很重的包袱走了進來。   「要不要買?有很多不錯的書喔。」   那個人解開包袱鋪在櫃檯上,接著擺起書來。老闆就站在他對面。   「這是門中的書?」   「對,門中的。」   在沖繩,門中是指擁有共同祖先的父系血緣宗族。因為擁有共同的墓地,大家會聚在一起祭祀祖先。   「這些是太平洋戰爭的書。我完全沒動過,一頁都沒翻過。」   他似乎很得意自己沒看過這些書。   「這樣可以賣多少?」   「大概兩千。」   「唔,這些呢?是古城的書。」   「五百。」   「這邊都是文庫本,沒什麼了不起的書。」   「一百。」   默契十足的互動令我看傻了眼。俐落出價,爽快付帳。   等到大家離開後,我和老闆聊起上週去客人家收購書的事。   那裡有許多好書,因為帶不走還剩下一半。對方希望我也能買下字畫,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一邊說,老闆都沒有打斷我,很認真地聽著。   「那裡還有《伊波普猷全集》,那套很棒。雖然短時間可能賣不掉,但我覺得那是店裡需要的書。」   伊波普猷是一八七六年生於那霸的民俗學家,那是琉球王國被納入沖繩縣的三年前。他研究沖繩的歷史、民俗與文化,讓生活在動亂時代的沖繩人有了心靈的依託,因此被稱為沖繩學之父。我記得曾有人感嘆:「他的作品全集不是由沖繩的出版社、而是東京的平凡社出版啊。」   「那,你沒帶走的那些書,下星期我陪你一起去載。字畫的事就交給我吧。對了,記得帶掃把、畚箕和垃圾袋,最後得幫忙打掃一下。這麼做,客人也會很高興。」   這時候,電話響了。   「喂∼是,有有有。《伊波普猷全集》總共十一本對吧?是,價錢啊,我看這樣好了,如果您願意來一趟,我會算您便宜點。」   我當下愣住了。剛剛才說「賣不掉」,未免也太幸運了吧。   掛斷電話後,老闆轉過身露出滿意的笑容,   「宇田小姐,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啊!」   老闆這麼說。

作者資料

宇田智子(Uda Tomoko)

1980年生於日本神奈川縣,2002年進入日本知名大型連鎖書店淳久堂任職,為池袋店人文書區負責人。2009年因淳久堂南進沖繩創店主動請調,為那霸分店的創店元老之一。之後因緣際會得知一間市場內小店面欲頂讓的消息,於是主動承接,並於2011年7月離職,11月起正式在沖繩觀光勝地────第一牧志公設市場開始經營URARA二手書店。URARA的精神是「在沖繩,賣沖繩的書」,從沖繩歷史、民俗、文化、植物花卉、琉球食譜,甚至海洋寫真、麵店導覽、陶藝到琉球古語……一步步成為全日本第一間地產地銷的書店,並將沖繩文化推廣到世界各地。數年來,帶領URARA成為沖繩的知名文化地標,並獲頒池田晶子「無名英雄(わたくし、つまりNobody賞)」紀念賞。

基本資料

作者:宇田智子(Uda Tomoko) 譯者:連雪雅 繪者:高野文子(Takano Fumiko) 出版社:圓神 書系: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7-08-01 ISBN:9789861336213 城邦書號:A61019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