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拉普拉斯的魔女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東野圭吾《綁架遊戲(經典回歸版)》新書延伸展/單本79折
  • 2019花園推薦榜

內容簡介

在這個世界上, 沒有一個個體能夠獨自存在,而不具備任何意義—— 因故退職的前警察武尾徹,受託擔任年輕少女羽原圓華的保鑣,隨行期間,少女不時展露出能夠預測未來等不可思議的神奇能力。 某日,在報上出現一則發生於溫泉區的硫化氫中毒致死的意外事件後,少女就此消失蹤影。該起中毒致死意外,在地球化學教授青江判定不可能是人為事件的情況下,以意外落幕。然而重重的疑點、現場出現的神祕少女,不斷牽引出更多的謎題…… 此時,相隔甚遠的另一個溫泉區,相同的中毒致死事件竟然再度上演,為了追查真相而前往第二起意外現場的青江,再度遇見同一名少女——羽原圓華…… 過去、未來, 透過她的計算,一切將無所遁形…… 【拉普拉斯之魔】D mon de Laplace 為法國數學家皮埃爾-西蒙‧拉普拉斯於1814年提出的理論。其理論假設若有一生物能掌握宇宙中每個原子確切的位置和動量,即能夠運用力學規律推算出宇宙所有事件的發生歷程、過去以及未來。後人將此假定生物定名為「拉普拉斯之魔」。 【本書特色】 ★我想摧毀自己以前寫的小說,於是,這部作品就此誕生。——東野圭吾 ★上市旋即再版!熱銷突破28萬冊! ★推理x科學x人性 東野圭吾挑戰自我之30週年作家生涯紀念作。 【好評推薦】 ※東野圭吾透過此次作品想要述說什麼呢? 又是否真的有什麼訊息想傳達嗎? 這是一道無法解開的謎題.... ——紀伊國屋書店課長 平田直也 先生 ※猶如被魔女操控一般,無法停手地一口氣看到最後。 ※原本以為會很難懂,意外地輕鬆易讀,瞬間被吸入東野圭吾打造的世界! ※將東野老師擅長的科學與推理發揮得淋漓盡致,讀來非常過癮! ※令人捨不得一次看完的精采作品!超乎原本的期待,稱得上新推理小說的經典之作! ※不斷顛覆腦中的想法,閱讀完全書後,讓人不由得思考人類是什麼?人類社會是什麼?真相又是什麼? ※故事有趣得無法停手!現階段我心目中第一名的東野圭吾作品。

內文試閱

序章
  她在輕微的震動中醒來,睜開眼睛,看到了陌生的景象。她愣了片刻,才發現那是車頂,隨即想起剛才去了旭川機場旁的租車公司,卻完全不記得自己坐上了什麼車。因為上車後不久,強烈的睡意襲來,她就這麼躺在後車座睡著了。      羽原圓華緩緩坐了起來,看向車窗外。窗外是一片農田,有著成排的塑膠布溫室。遠方的丘陵映入眼簾。      「妳睡得真熟,」駕駛座上的母親美奈說:「我忍不住提心吊膽,很怕妳一翻身,就從車椅上滾下來。」      「現在到哪裡了?」      「快到了,差不多再二十分鐘左右。」      「我睡了那麼久嗎?」圓華眨了眨眼,又揉著眼睛。母親的娘家離機場大約三個小時車程。      她拿起寶特瓶,喝口茶潤喉後,從自己的小提包裡拿出鏡子,檢查頭髮有沒有睡亂。父親看到她這種舉動,會瞪大眼睛納悶,小學生帶什麼鏡子?但對女生來說,這根本是常識。      她正在照鏡子時,車身突然左右搖晃了一下。「啊?怎麼了?」      「風。」美奈回答,「今天風很大。」      「難怪今天的飛機有點搖晃。」      「是啊,目前這個季節,這一帶的大氣經常會有不穩定現象。」      美奈雖然是文科系畢業,但可能受到丈夫的影響,會很自然地談論自然科學的事。圓華父親是醫生。      車子繼續沿著筆直的道路行駛,不一會兒,就看到了熟悉的景象。道路右側是一片廣大的田園,左側有許多工廠。工廠旁有一個綜合公園,繼續看向前方,是一個由城鎮經營的小滑雪場。目前才十一月初旬,還沒有下雪。      駛過這個區域後,就有很多住家和店舖,終於有了城鎮的味道。但這是一個小城鎮,小學、中學和高中都在數百公尺的方圓內。      美奈轉動方向盤,將車子在蕎麥麵店旁的街角左轉,很快就停下了車。眼前是一棟長方形的木造房子。      圓華下了車,按了對講機。美奈打開後車廂,把行李拿了出來。      玄關的門很快打開了,祖母弓子走了出來。      「啊喲,是圓華,妳又長高了。」弓子穿了一件粉紅色的開襟衫,輕快地走下階梯,衣服下襬也飄了起來。她還不到七十歲,腰腿很靈活,身體也很硬朗。      「外婆,午安。」圓華向外婆鞠了一躬。      「這麼大老遠來這裡,是不是累壞了?」      「我剛才在車上睡了一覺,一點都不累。」      「累的是我,幫我把這個拿進去。」美奈遞上紙袋和行李袋,用粗魯的語氣地對母親說道,「我去把車子停在平時停車的停車場。」      美奈面對弓子時,態度就會變得很傲慢。這也是一種撒嬌的方式。弓子順從地說著:「好,好。」      十一月的北海道真的很冷。圓華在長袖T恤外只套了一件連帽衫,所以在弓子請她進屋之前,就自己跑上了通往玄關的樓梯。      圓華坐在面對庭院的客廳,喝著外婆倒的紅茶,和她聊著學校和同學的事。雖然並不是特別有趣的事,但祖母似乎聽到孫女的聲音就感到高興,面帶笑容地不時附和。      美奈很快就回來了,從冰箱裡拿出寶特瓶的水喝了起來。      「全太朗還是沒辦法休假嗎?」弓子問美奈。全太朗是圓華的父親。      「他準備動一個大手術,要我代他向你們問好。」美奈站著回答。      「醫生的工作果然很辛苦,沒辦法找人代班嗎?」      「那是全世界首創的手術,只有他能夠完成。雖然詳細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聽說這次接受手術的是一個十二歲的男孩。」      「是喔,這麼小的孩子,真可憐啊。十二歲的話,只比圓華大兩歲。」弓子眨了一下眼睛,看著圓華。      圓華之前曾經聽父母聊過,所以大致瞭解這件事。聽說那名少年發生意外,至今仍然昏迷不醒。      「應該慶幸妳們回來了。妳爸爸還在擔心,會不會因為全太朗工作太忙,連妳們也不回來了。」      「你們想見的不是我們,只是圓華而已吧?」      即使聽到女兒酸溜溜的發言,弓子仍然若無其事地回答:「對啊,當然是這樣啊。」然後又問圓華:「對不對?」徵求她的同意。圓華笑了起來。聽外婆和媽媽鬥嘴,也是這次旅行的樂趣之一。      圓華就讀的學校校慶剛好在十一月上旬,所以經常會放連假,今年也放了四連假。全太朗工作不忙時,就會全家一起去旅行。去年之前去了好幾次夏威夷,但全太朗說,今年還是回美奈的娘家看看。他似乎對很久沒有帶女兒回去看岳父母感到有點愧疚,但因為安排了那場手術的關係,所以全太朗無法和她們母女同行。      「爸爸呢?他出門了嗎?」美奈問。      「參加葬禮。」弓子回答,「以前公司的董事去世了,妳爸爸年輕時曾經受過他很多照顧。聽說是癌症,已經八十歲了,也不算太過早逝。」      葬禮在鄰鎮舉行。      她們正在聊天時,客廳矮櫃上的電話響了。      「看吧,才說到他,他就打電話來了。」弓子說話的同時站了起來,接起電話,「喂,這裡是蛯澤家……喔,我就知道。葬禮結束了嗎?……是喔。美奈他們已經到家了……但是老公,你不是喝了酒嗎?沒問題嗎?」      美奈似乎已經察覺了什麼,走了過來,從弓子手上搶過電話。      「喂?爸爸嗎?我是美奈……嗯,很好啊,但你喝了酒不可以開車……你在說什麼啊?不行就是不行。我去接你,你在那裡等我……我騎腳踏車去……別擔心,才三公里而已。還是那輛HIACE吧?那到時候可以把腳踏車放在車上……嗯,我知道,我馬上過去,那就先這樣。」美奈掛上電話後,嘆了一口氣看著母親,「明知道他會喝酒,怎麼可以讓他開車出門呢?」      「我當然知道啊,但他根本說不聽。」      「因為妳都順著他,他當然不理妳啊。妳剛才也聽到爸爸說話的聲音,根本已經口齒不清了。再這樣下去,早晚會發生車禍。」美奈走出客廳時說道。      「等等我,」圓華也跟了出去,「我也要去。」      「圓華,妳等在家裡,只有一輛腳踏車。」      「妳可以載我啊,我想要在北海道的路上騎車兜風。」      美奈在穿鞋子時笑了起來。      「那才不是那種可以騎出去兜風的腳踏車,我是要去阻止喝酒開車,結果還得自己騎車載人。算了,沒關係。」      「嗯,沒關係,沒關係,走吧走吧。」      「但妳穿這樣太冷了,妳不是帶了羽絨背心嗎?去把背心穿上。」      「好。」      圓華穿好羽絨背心走出來時,美奈剛好從屋後推了腳踏車出來。那輛腳踏車的確和「騎車兜風」的感覺有很大的落差。外形粗糙的工作用腳踏車有不少地方已經出現了鏽斑,但看起來牢固,大面積的載貨架坐起來應該很穩當。      「好像快下雨了。」美奈仰望著天空嘀咕道。      圓華也抬起頭。遠方的天空很黑,好像隨時都會下雨。      「那我們快去吧。」      「有道理,妳抓緊我。」      「好。」圓華雙手抱住了母親苗條的身體。      美奈踩著踏板。迎面吹來的風很冷,但圓華把臉貼在媽媽的背上,所以並不覺得冷。隔著藍色毛線上衣,可以感受到媽媽的體溫和香味。      這是一個小城鎮,騎了一會兒,兩側的住宅就明顯減少了。來到通往鄰鎮的道路時,周圍突然暗了下來,腳踏車也同時停下了。      「怎麼了?」      在圓華發問的下一剎那,有什麼東西從天空掉落下來。那不像是雨。當她看到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東西,不由地嚇了一跳。是小冰塊。      「慘了。」美奈說完,立刻把腳踏車掉頭。這時,圓華看到有一條黑色的線從漆黑的天空向地面延伸。      「媽媽,那是什麼?」      「龍捲風。」美奈大聲叫著,「要趕快逃。」      雨滴落了下來。美奈拚命踩著腳踏車。圓華轉頭看向後方,再度嚇到了。巨大的黑色圓柱追了上來,把無數東西捲向空中。      「媽媽,快追上來了。」      美奈停下腳踏車,「趕快下車,來這裡。」      美奈把腳踏車丟到一旁,拉著圓華的手跑了起來。冰冷的強風幾乎把她們推回去。      附近雖然沒有民宅,但道路旁有一棟像是倉庫般的建築物。建築物前放著重型機械和卡車。美奈衝進了建築物,裡面似乎是辦公室,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女人看著窗外。從那個窗戶看不到龍捲風。      看到有人突然闖入,中年女人露出困惑的表情。「有什麼事嗎?」      「有龍捲風。」美奈大叫著,拉著圓華的手臂,讓她躲進旁邊的桌子下。      隨即傳來一聲巨響,整棟建築物都開始搖晃。巨大的風勢籠罩周圍,圓華躲著的桌子也橫了過來。趴在地上的美奈身體懸空,漸漸遠去。「媽媽!」圓華哭著大喊。      玻璃碎片和瓦礫在空中飛舞。因為粉塵彌漫的關係,甚至無法張開眼睛。圓華用力閉著眼睛,等待像噩夢般的這一刻離去。      巨響消失後,她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周圍格外明亮,她立刻發現建築物的牆壁不見了。停在建築物前的卡車倒在地上,難以想像是這個世界的景象。      像黑龍般的圓柱正漸漸遠去,但她還無法從桌子下走出來。因為天空中飄落各式各樣的東西,她嚇得不敢動彈。      附近傳來很大的聲響,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探頭一看,原來是鐵皮屋頂。剛才被吹起的屋頂掉落下來。圓華深呼吸後爬了出來,她的雙腳發抖,根本無法走路。      她打量四周,不禁感到愕然。她們剛才逃入的建築物已經不見蹤影,只剩下一堆瓦礫。      「媽媽!媽媽!」圓華聲嘶力竭地叫喊著,但沒有聽到回答。      她一邊哭,一邊叫著媽媽,在瓦礫堆中尋找。遠處傳來警笛聲。黑色的龍捲風吹向城鎮的方向,不知道外婆是否平安。      圓華的眼角掃到熟悉的藍色。她轉頭看向那裡,沒錯,那是美奈的毛線上衣。她被壓在倒塌的牆壁下方。      圓華用盡全身的力氣把牆壁碎片移開,美奈的上半身終於從瓦礫堆中露了出來。她面如土色,閉著雙眼。      「媽媽,媽媽,妳快醒醒。」圓華拚命搖著母親的身體,拍著她的臉。      美奈的眼瞼動了幾下,然後微微張開眼。      「啊,媽媽,媽媽,妳要撐住,我馬上去找醫生。」      美奈不知道有沒有聽到圓華的叫喊,但她臉上露出了微笑,然後嘴唇輕輕動了幾下。      「啊?妳說什麼?」圓華把耳朵貼近母親的嘴邊。      太好了──美奈似乎這麼嘀咕道,然後再度閉上了眼睛。      「不要,不要,不要!媽媽,妳不可以死,妳不可以死。我不要,我不要。」      圓華緊緊抱著美奈的身體呼喊,淚水不停地滑落。      1      對武尾徹來說,那通電話簡直就是「及時雨」。      他和任職的警衛保全公司之間的合約在兩個月前到期,警衛保全公司之所以沒有和他續約,是因為他健檢的結果不太理想,尿酸值高於規定的數值。人事部負責人說:「如果在緊要關頭痛風發作就傷腦筋了。」雖然武尾一再保證,會好好注意養生,努力讓數值降低,對方還是沒有點頭,但是他猜想真正的原因可能和尿酸值並沒有關係。因為公司的業績始終不見好轉,高層在情急之下,決定縮減經費。      雖然他立刻開始找工作,卻遲遲找不到工作。身材高大和曾經當過警察是他的兩大優點,警衛保全公司成為首選,但超過四十五歲的年齡成為瓶頸,甚至曾經有警衛保全公司的主管當面對他說,如果再年輕兩、三歲就好了。      關於離開警界的原因,他只說是因為家庭因素,可能也給人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他曾經在外地的警察分局任職將近十年,但因為看到上司對女下屬性騷擾,忍無可忍,委婉加以制止後,惱羞成怒的上司把他調去了偏僻地區的派出所,他一怒之下遞了辭呈。由於武尾向來不喜歡嘮嘮叨叨說明這些事,所以別人可能懷疑他是因為鬧出了什麼醜聞,而被踢出警界。      如果想找警衛保全公司以外的工作,那就更難找了,更何況他最討厭坐辦公室,帳簿上的數字簡直就像密碼。      他漸漸萌生回老家的念頭。武尾老家在宮崎,哥哥繼承了從祖父那一代就開始經營的養雞場,之前就希望他回家幫忙養雞場的工作,同時協助照顧父母。      但是,他不太願意回去。他十八歲時離開故鄉,即使現在回去,也根本沒朋友。      就是在這樣的狀況下,他接到了這通電話。      名叫桐宮玲的女人打電話給他。起初聽到這個名字時,他一時沒想起來,但對方提到開明大學時,他立刻想起來:「喔,就是上次那位。」      「我有事想要拜託你,請問方便見面嗎?」桐宮玲問。      「沒問題,妳知道我已經離開保全公司了嗎?」      「我知道。因為我已經問過公司。」      「所以,妳找我並不是為了工作?」      「不,是工作的事。詳情見面再談,總之,這次希望你護衛一個人。」      「護衛……」他忍不住握緊了電話。      「怎麼樣?你願意見面嗎?」      「沒問題,我要去哪裡?大學嗎?」      「對,如果你方便來學校就太好了。」      桐宮玲提議了一個時間,武尾回答說沒問題,在討論細節後,掛上了電話。      武尾握緊了拳頭。他對有工作上門心存感激,「護衛」這兩個字更讓他心情激動。      以前當警察時,他主要在警備課。因為他體格健壯,再加上有柔道三段,所以經常派他保護高官政要。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他人生命的工作激發了他強烈的使命感和正義感,甚至覺得那是自己的天職,曾經有一段時間,他夢想能成為特勤人員。      當初和警衛保全公司簽約時,他曾經提出希望不只是當保全,而是能夠執行保護任務,最好是護衛客戶的任務。事實上,他也經常接到這類工作。聽到國外知名藝人訪日時,他就躍躍欲試,很希望可以派自己擔任保鑣工作。      他彎起右臂後用力,左手握住了隆起的肌肉。      該好好訓練了。他心想。      開明大學是以理科系見長的知名綜合大學,曾經培養出好幾位成就非凡的研究家。桐宮玲是那所大學的人。      武尾在兩年前第一次見到她。武尾當時任職的警衛保全公司,接到了將某樣物品從東京運送到紐約的工作。正確地說,委託內容是護衛運送物品的人員。包括武尾在內的三個人負責當時的護衛工作。      那樣物品放在小皮包內,但並沒有向他們說明到底是什麼東西。運送人員是一名中年男子,桐宮玲也同行協助。      武尾和其他兩名同事護送他們從大學前往成田機場,之後只有武尾單獨陪同他們前往紐約。男人把皮包交給在紐約等候的人之後,就直接返回日本。回程時,只有他和桐宮玲兩個人,但他們在飛機上並沒有交談。因為她坐商務艙,武尾則坐經濟艙。他們在成田機場道別,武尾回到公司,報告完成了任務。      之後就沒再見過桐宮玲,所以武尾猜不透她這次為什麼不是委託保全公司,特地找上自己。      約定的那一天,武尾穿上西裝前往開明大學。鬍子刮得一乾二淨,昨天還去了理髮店,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來到大學正門時,他看著散發出莊嚴氣氛的門柱,撥打了桐宮玲的電話。      她立刻接了電話,請他留在原地,她會馬上去接他。      武尾站在正門旁,看著學生進出校門的樣子。所有的學生看起來都很聰明,臉上都帶著自信滿滿的表情。也許是身為天之驕子、天之驕女的自負。      不一會兒,一輛轎車停在他旁邊。駕駛座旁的車窗打開。「武尾先生。」      武尾認識開車的女人。有著鵝蛋臉的美女鼻子很挺。武尾鞠了一躬後走了過去。      「好久不見。」桐宮玲笑著對他說。      「好久不見。」      「你看起來沒什麼變化。」      「託妳的福。」      「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桐宮玲滿意地點了點頭。她的眼尾有點下垂,看起來好像沒睡醒的表情,但瞇起的雙眼發出冷靜觀察對方的銳利眼神。第一次見到她時就有這種感覺,所以千萬不可大意。      「請上車吧,」她說:「要帶你去的地方離這裡有一小段距離。」      「好。」      武尾繞到副駕駛座,打開門後坐上了車。      桐宮玲穿了一件黑色長褲,修長的腿踩下了油門。      「接到妳的電話,我有點驚訝。」      聽到武尾這麼說,她微微收起下巴說:「我想也是。」      「為什麼會找我?」      她停頓了一下後,看著前方說:「詳情等一下再談。」      「知道了。」武尾回答。      轎車開了十分鐘左右,來到一棟白得有點不自然的房子前。門口掛著「獨立行政法人 數理學研究所」的牌子。      下車之後,武尾跟著桐宮玲走進了房子。大廳深處有安檢門。「給你。」桐宮玲遞給他一張訪客證,訪客證上有繩子,武尾掛在脖子上。      走進安檢門後,沿著走廊繼續往前走。桐宮玲在一道門前停下了腳步,她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一個男人粗獷的聲音。「請進。」      桐宮玲打開門說:「武尾先生來了。」      「請他進來。」      她用眼神示意武尾進屋。「打擾了。」他打了聲招呼後走進了室內。      裡面似乎是會議室,大桌子周圍放了好幾張沙發。      坐在正中央座位的男人站了起來,年紀和武尾差不多,但體格完全不同。那個男人很瘦,下巴也很尖,最大的不同就是長相。看起來聰明、理智,和對方相比,武尾覺得自己長得像猩猩。      男人走了過來,上下打量武尾後問:「數值下降了嗎?」      「啊?」      「我是說你的尿酸值,有沒有順利降到正常值?」      武尾太驚訝了,「啊」了一聲,張大了嘴巴。      「降低了,目前很正常。」回答之後,才開口問:「請問你怎麼知道……」      男人露齒一笑。      「既然要委託這麼重要的工作,事先當然要做好充分的調查。」      「是向公司打聽的嗎?」      如果是這樣,就不能原諒前公司,怎麼可以隨便透露個人隱私?      男人似乎察覺了他的想法,面帶笑容地搖了搖頭。      「你的公司並沒有透露沒有和你續約的原因,但記錄留在電腦上,我們稍微瞄了一下。這個研究所有這方面的高手。」      他們似乎駭進了公司的網路。      武尾回頭看著桐宮玲問:「護衛對象是這位先生嗎?」      「並不是我,」男人回答,然後問桐宮玲:「他知道詳細情況嗎?」      「我還沒有說。」      「是嗎?」男人再度看著武尾,點了點頭,「桐宮推薦了你,祝你順利通過面試。」      「有……面試嗎?」      「對,我只是想和你打聲招呼而已,那就拜託了。」他對桐宮玲說完後,走出了房間。      武尾注視著他離去的那道門,桐宮玲指著沙發說:「請坐,雖然聽說保鑣基本上都不會坐下,但目前還沒有決定錄用。」      好像是這麼回事。「失禮了。」武尾打了聲招呼後,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桌子上放了幾頁資料,其中有一張有武尾的證件照,密密麻麻的文字似乎記錄了他的經歷。這應該也是向之前的保全公司竊取的。      「你都不問。」桐宮玲整理著桌上散亂的資料時說,「你不問剛才那個人是誰嗎?」      「我應該問嗎?」      聽到武尾的問題,她的嘴角露出笑容。      「這正是你的優點,不會多問不必要的事,這也是我推薦你的理由之一。」      「既然他不是護衛的對象,知道了也沒有意義。」      「但有的人不是會難掩好奇心嗎?你還記得上一次的工作內容嗎?」      「當然記得啊,護送一位帶著皮包的男士去紐約。」      「你一次都沒問皮包裡放了什麼,好像也完全不感興趣。」      「公司告訴我們,是很昂貴的東西,還說我這條命也賠不起。」      「你不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嗎?」      武尾聳了聳肩,「只要不是危險物品,什麼都無所謂。」      桐宮玲點了點頭說:      「這種態度很重要。如果很想知道,只是因為工作關係而克制好奇心,我們也會感到有點不安。」      這次的工作似乎很敏感,可能要保護無法公開的對象。      他沒有吭氣,桐宮玲說:「是質數。」      「啊?」      「數學中的質數,像2、3和5一樣,除了1和本身以外,無法被其他數字除盡的數字。當時的皮包裡放了某個質數,但位數很驚人,即使使用超級電腦,也無法輕易發現那個質數。你知道目前這種質數用於情報密碼化嗎?」      「曾經聽說過,只是不太瞭解其中的原理。」      即使桐宮玲說明,恐怕也很難理解。      「需要那個質數,才能解開變成密碼的情報,也就是說,那個質數很重要,運送過程也必須格外小心,所以當初才會委託你的公司。」      「原來如此。」武尾點了點頭,看著桐宮玲的臉問:「所以呢?」      她依然帶著微笑,微微偏著頭說:「你好像沒什麼興趣。」      「應該和我一輩子都扯不上關係,不行嗎?」      「不,這樣很好。那個人很快就到了。」她從上衣內側口袋拿出一張便條紙放在桌子上。      武尾拿起那張紙,上面寫著「羽原圓華」這個名字。      「她就是你這次要護衛的人,發音是u-hara madoka。平時她都住在這棟房子內,但有時候會外出。當她外出時,希望你擔任保鑣保護她。無論她去哪裡,都絕對不能離開你的視線,避免她遇到任何危險。」      「還有,」桐宮玲豎起食指,「有一個注意事項,絕對不能對她產生興趣,完全不可以問她為什麼在這裡,在這裡幹什麼之類的問題。你同意嗎?」      「即使是與護衛有關的事也不可以問嗎?」      「如果有必要,我會告訴你。忘了說一件事,在她外出時,我也會同行。沒問題吧?」      護衛對象似乎是一個棘手人物,但武尾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知道這次是棘手的工作,否則桐宮玲不可能特地委託自己。      「沒問題。」他回答說。      這時,聽到了敲門聲,桐宮玲回答:「門開著。」武尾站了起來,走向門口。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東野圭吾(1958-)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入圍美國愛倫坡最佳長篇小說獎、巴利獎(The Barry Award)新人獎,並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推理小說部門選書。 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獲得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3年以《夢幻花》獲得第26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獲得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 出道已超過30年,推出了80部以上的作品。 相關著作:《綁架遊戲(經典回歸版)》《殺人之門(經典回歸版)》《名偵探的枷鎖(經典回歸版)》《名偵探的守則(經典回歸版)》《怪人們》《沒有凶手的殺人夜》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文學放映所 出版日期:2016-01-29 ISBN:9789863668916 城邦書號:A286006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