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02)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02)

  • 作者:D51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5-11
  • 定價:210元
  • 優惠價:85折 179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連續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博客來排行TOP 2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金石堂暢銷榜長銷作家D51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逾四十多部作品 上班上課的心情,比上墳還沉重? 那就跟撒嬌系水鬼締結賣命契約吧! 快快樂樂下水,七.天.之.後回家! 陰德散盡!!博客來輕小說榜強勢奪冠—— ——民間流傳—— 陳守娘,最凶厲鬼,含冤作祟導致臺灣府城雞犬不寧, 逼得士紳請出廣澤尊王及觀音大士調停,後入孔廟祭祀…… 管妳是美女霉女、厲鬼儷鬼…… 情傷這種病,還真是穿梭陰陽兩界啊! 林投姊、陳守娘、紅衣、虎姑婆…… 「幽靈女子會」集結全臺(鬼)明星陣容盛大展開! ——卻是一群苦命女子抱怨薄情漢的心得茶會。 做為水鬼的男伴,穆里海被一眾過來鬼身家調查, 只要有一丁點不忠嫌疑,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 另一方面,時隔七十載,魔神再度受召臨凡。 殉教者之庭聖教騎士團全面動員,決心斬魔救世, 更指派受選者塔奧芬妮化身美少女轉學生, 使盡招數接觸穆里海,以求打入惡魔召喚師協會…… 第一招——在水鬼言祈御的面前失.足.落.海! 第二招——與水鬼言祈御一起去享.受.溫.泉! 第三招——向水鬼言祈御的主人獻.出.初.吻!

內文試閱

  今天是幽靈女子會舉辦的日子,言祈御不知為何硬要穆里海也去參加,兩人邊走邊聊,又提到了這個話題。      「放棄這個機會真的很可惜耶。你是救了她的大英雄,沒有一個女生不會為英雄傾心,這種時候告白的話一定會成功的。」      「都過一個禮拜了,難道這時候才去告訴她:『其實是我救了妳。』靠,丟臉死了好嗎!」      「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很感動,然後馬上答應你的告白。」      「女生如果有這麼好追就好了。我在她眼裡可是短短幾天內就讓全校不良少年臣服於腳下的大流氓,東山那群笨蛋又到處宣傳我接管學校老大位置這件事,我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只要說清楚不就好了嗎?雖然那些都是事實啦……」      「就算你不去管那些人,他們也不敢亂來吧?西區那些很可怕的不良少年不是也都被你打敗了嗎?所以你當上學校老大,就算什麼事都不幹也沒關係的。」      「問題是我根本不想當什麼老大啊。話說回來,為什麼我非得陪妳參加幽靈女子會不可啊?我可是男人喔,還是個活人,去參加這種聚會不是很奇怪嗎?」      「欸——可是人家想跟林投姊他們炫耀這個身體,你是鍊成這個人偶的人,當然要帶你一起去啊。」      「怎麼感覺像是要去跟姊妹淘炫耀男朋友似的?」      言祈御聽他一說,羞得猛搥穆里海的手臂。      「討厭啦,你又沒跟我告白過,怎麼可能是男女朋友……這樣講人家會害羞啦!」      「誰要跟來抓交替的女鬼告白啊!我腦子又不是有病。」      言祈御忽然蹲到路燈底下,用手指在地上畫著圈圈。      「也不用這樣說嘛……鬼也有戀愛的權利好嗎,說不定有一天你會喜歡上人家啊。」      「不・可・能!」穆里海忽然笑了:「要是真有那一天,這條命就給妳抓交替。」      「那我們就能作一對鬼情侶了?」      「難得抓交替成功,妳不想投胎?」      言祈御支著纖巧的下顎,歪著頭想了片刻。      「如果能有個人永遠陪在身邊的話,說不定不去投胎也不錯啊。」      那天真可愛的模樣讓穆里海忽然有點心動。打從遇見這個女鬼以來,從沒有一刻覺得她這麼惹人憐愛。      徐薄香遠遠尾隨著前方時而交談、時而出現怪異舉動的兩人,穆里海和那名身材姣好的美少女的互動,就像情侶般自然。      「難道這個女生才是他的女朋友?但怎麼想都覺得奇怪啊,這麼晚出門,難道是想去夜遊?兩個人的夜遊也太危險了吧……不,跟著穆里海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她的猜測對了一半,雖然她毫無跟蹤技巧可言,但那兩人似乎交談的很開心,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人跟著。      「這方向,難道是學校?原來如此,是要去看夜景啊。」      天明高中位在東區邊界的山坡上,從學校的至高點就能俯瞰整座城市,是一個著名的夜景景點。      然而那兩人並沒有朝山坡上的觀景點前進,反而拐進一條平常上學時不太會注意到的岔路。      蜿蜒的岔路上路燈的間隔很寬,沒有照明的路段就顯得陰暗無比,加上路旁樹叢傳來的細微蟲鳴,風吹動枝葉的沙沙聲響,讓氣氛頓時變得詭譎難測。      又走了十多分鐘,岔路的盡頭有一間她從來沒見過的小屋。      屋子本身精緻小巧,外牆刷著土耳其藍這種美麗的色彩,還有著種植花草的小庭院,照理來說應該是某個人在山裡的自有地上建的度假小屋。      但不知怎麼的,這棟小屋卻散發著森林中的糖果屋那樣危險的氣息,讓她不自覺停下腳步。      穆里海好奇地觀察這間從未看過的小屋。      「這裡就是幽靈女子會舉辦的地點?竟然在學校附近,我可沒聽說過有這一間小屋。」      「當然了,因為這間屋子是姊姊們用靈力搭建出來的,只會存在一夜,到了明早太陽升起的那一刻,就會隨風而散了。」      「原來如此,和奧斯朋那傢伙使用的『結界』是相同的概念嗎?」      「走吧,姊姊們一定也很期待見到你。」      言祈御推著穆里海的背,兩人進入小屋。      出現在眼前的,是與女鬼、厲鬼、怨靈等字眼完全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溫馨擺設,幾個帶有強大靈力的靈體圍繞在一張木桌旁,一襲白衣、面帶溫柔笑容的美麗女子提著茶壺為她們斟茶。      背對穆里海他們的靈體紅衣打扮,正是那天看見的紅衣女鬼。為了參加幽靈女子會,她似乎也精心打扮過,不是那天沾滿血漬的破衣,而是換了一套紅色的洋裝,長髮梳理整齊,也不是滿臉血的樣子,若要用兩個字來形容便是「豔麗」      實在無法想像,這麼美麗的女子竟然也會被丈夫背叛拋棄,最終走上變成怨靈的絕路。      紅衣右邊則是一位穿著改良式藍色系旗袍、體態窈窕的靈體,盤著頭髮,散發富貴人家的氣息。以鑑定眼來看,她的靈力甚至超越了紅衣,達到上級惡魔的水準。      再過去則是一名與豔麗及富貴風格全然不同的靈體,叼著老式的旱煙桿,披著虎紋的外褂,雪白的雙峰呼之欲出,乳溝的深度可比馬里亞納海溝;幾乎沒有遮掩的修長美腿在桌子底下交疊著,碧綠色的瞳孔裡閃爍著幽冥之火,她用火紅的脣吸著煙管,吐出時眼神迷濛,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散發著妖媚的氣息。      「我們的小言來了,竟然還帶著男朋友……等等,妳那身體是?」叼著煙管的女子第一個注意到言祈御擁有實體。      「哇——不是男朋友啦,虎姊姊妳不要亂說,惹他生氣的話,我又要吃手刀了。」言祈御連忙解釋。      「阿海,我來介紹。那邊穿著白衣的就是幽靈女子會的主辦者林投姊,是很照顧我的前輩。紅衣姊姊之前就見過了,這邊穿著旗袍的大美人是守娘姊姊,別看她這麼美,她可是被譽為臺灣最強厲鬼的大人物喔。然後是虎姊姊,嘻嘻,她的名號你一定聽過。」      林投姊是臺灣當地流傳已久的民間傳說,與陳守娘顯聖、呂祖廟燒金並稱為清代府城三大奇案。      傳說在清朝末年,臺南赤崁樓西南方住著一位寡婦李昭娘,她的丈夫因渡海做生意遇上風浪,船隻翻覆於俗稱黑水溝的臺灣海峽而亡,李昭娘靠著他留下的遺產扶養三名幼子。      丈夫死後,他的好友周阿思時常登門拜訪,噓寒問暖,孤身一人的李昭娘與他日久生情,卻沒料到他只是為了遺產而來。      周阿思利用李昭娘手上的錢做生意發了大財,利用完她後隨即離開臺灣回到廣東另外娶妻生子,遺棄仍在臺灣苦苦等候的李昭娘。      李昭娘用完了身上僅剩的金錢,日子變得無以為繼,在兩名幼子相繼飢寒交迫而死後,一個淒寒的雨夜,她親手掐死最後一個孩子,帶著無窮的絕望與怨憤於林投樹下上吊自殺。      從此之後,林投樹林附近就常常有女鬼出沒,當地人為了平息她的憤怒,籌資建廟,並尊稱女鬼為林投姊。      後來林投姊在算命先生的幫助下,躲在紙傘內渡過黑水溝,找到周阿思並復仇的故事被後人編成劇本,傳唱於各地。      虎紋外褂的美人朝穆里海一笑:「哪裡有不聽話的孩子啊,我要抓來吃掉。」      穆里海恍然大悟,這位披著虎紋外褂的妖媚美人竟然是民間傳說中的「虎姑婆」。      林投姊、陳守娘、虎姑婆、紅衣及水鬼言祈御,這個幽靈女子會簡直就是臺灣女鬼全明星隊,各個領域的代表性人物都到齊了。      林投姊為穆里海斟上一杯茶。      「這件事就別逼問他們了,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祕密,我們只要祝福他們就好了。」      ——從超強大的怨靈口中說出不得了的話啊,怨念強大到能輕易咒殺別人的厲鬼代表,竟然說出了「祝福」兩個字!      「小言,我可是警告過妳,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更何況人鬼殊途,要是被他拋棄的話,別怪我沒提醒過妳。」      「所以說不是了嘛,妳們真的別亂說,他生氣起來很恐怖的。」      「喔?知道我們是怨靈還面不改色的小鬼,看起來是有點膽識。」      陳守娘打量著穆里海,雖然穆里海不知道她的事蹟,但她可是傳說中冤死之後大鬧鄉里,並與鄉民請來的神靈廣澤尊王鬥法,最後由觀音大士介入調停才停止騷亂的厲鬼,光是靈力強度不輸給上級惡魔這一點,就值得注意了。      他慶幸沒帶巴拉卡一起來,要是在這裡出言挑釁的話,一定會把這場幽靈女子會搞砸。      既然是言祈御的朋友,穆里海也友善的自我介紹了一番。      他與學校同學一天當中說不到幾句話,卻和這些怨靈、惡魔等超乎常識想像的存在有更多說話機會。      「知道妳過得好,我們也就放心了。妳和我們不同,還有投胎的機會,我們實在不希望妳變成像我們這種無法翻身的怨靈。」      「守娘姊現在可不只是怨靈,她還有一間廟享受著香火祭祀呢。」紅衣笑說。      「妳說這副身體是他替妳做的,能告訴我詳細的情形嗎?」      林投姊對穆里海非常感興趣。事實上,從他一進門開始,她就不斷對穆里海釋放強大的靈壓。若是普通人早就昏迷過去了,他卻像是全然沒有感覺,還能有說有笑。      言祈御則詳述了泥人偶的製作過程,包括自己全裸當模特兒這件事。      虎姑婆舔了舔嘴角,露出嘴裡尖銳的虎牙。      「嘖嘖,想不到你也是個肉食系動物,不怕小言也就算了,還叫她做那些羞恥的事情。男人就是應該霸道一點,我最討厭果斷不決的軟弱男子了。小弟,我很中意你喔。」      穆里海連忙反駁:「那是唯一的方式,若是不把人偶做得精細一點,活動起來會很麻煩的。」      「我倒是沒關係啦,反正只有阿海看見而已……」      紅衣搶著插話:「男人都是禽獸,只要色心一起就會做出無法想像的蠢事,林投姊和守娘姊不都吃過那種男人的苦頭嗎?」      「過去的事情就別提了,我比較在意的是你對小言出手了沒?」      「出手指得是?」穆里海做出手刀的手勢。      「男人和女人晚上會做的事!」      「怎麼可能!」      聞言,在座一同大驚,虎姑婆從後面抱住言祈御,搓揉著她豐滿的胸部,對穆里海發出質問。      「你們不是住在一起了嗎?這麼可愛的臉蛋,這麼色的身體,想要隨時都可以得手的吧?」      言祈御紅著臉扭動身體,「虎姊,好癢……啊,不可以摸那裡,好癢啊——」      穆里海沒參加過女子會,不過大概也想像得出來,這種女子之間的聚會突然有人帶了男伴的時候,大概就是這種情形。      為了從虎姑婆的搓揉中掙脫,言祈御情急之下大喊。      「都說我和他不是那種關係了嘛,阿海他另外有喜歡的人啦!」      這個瞬間,小屋裡的空氣驟然為之一變。      林投姊、陳守娘、紅衣都露出險惡的表情,龐大的怨氣高漲起來,小屋內的靈壓也隨之快速上升。      「哎呀,小言,妳竟然說了最不該說的話。這小子另外有喜歡的人,不就表示他腳踏兩條船嗎?妳應該知道她們三個最痛恨的就是挑踏兩條船的男人了,一旦變成這種狀態可沒辦法好好收拾。啊——好恐怖,我要先去外面避一避。」虎姑婆一溜煙的跑了。      剛才看起來還溫柔美麗的林投姊長髮直豎,從嘴裡掉出鮮紅的長舌,紅衣也變回那副滿頭鮮血的恐怖模樣,陳守娘的雙眼則成了兩個深邃的黑洞,三名怨靈之中以她釋放出的壓力最為龐大。      「等等,聽我說,哇啊——」言祈御被龐大的靈壓吹飛,穆里海第一時間摟住她的腰。      「好不容易才做好這個人偶,要是被他們弄壞就頭痛了。」      「阿海,你快離開這裡,她們一旦變成怨靈的樣子就不會聽人說話了,一定得咒殺別人才能恢復過來。」      穆里海手刀輕輕的敲在她頭上,言祈御縮著脖子,卻一點都不疼。      「還不是因為妳非得要我一起來才會發生這種事,回去罰妳一天不能吃巴拉卡煮的飯。」      「欸——怎麼這樣!至、至少晚餐後的蛋糕要讓我吃吧!」      「先把眼前的狀況搞定再說,想辦法恢復原狀吧,要是有人因而被咒殺就不妙了。」      林投姊她們釋放的靈壓雖然強大,但與不久前才遭遇的古老魔神相比,還差上很大一截。      若想要制止她們繼續加重怨氣,穆里海想得到的方式只有一個。      右手浮現魔力刻印,雙眼瞬間蘊滿魔力,歷經與哈艮地的一戰,他感覺得到自己更能隨心所欲的使用這股力量。      「你們給我差不多一點!」      魔眼威壓加上震吼,龐大的魔力波釋放出去,就像狂暴的巨浪般吹散怨靈們的怨氣。      如此輕易,且不著痕跡。      怨靈們瞬間取回了理性,外貌也恢復原狀。      「真是失禮了,一想到『腳踏兩條船』這幾個字,那些埋藏已久的怨念就又湧了上來,一時無法控制自己。」      林投姊向穆里海致歉,深深一鞠躬。      「我們知道小弟不是普通人,冒犯了你還請原諒。」      「我才應該抱歉,本來快樂的女子會因為我搞砸了。」穆里海也說。      「幾個滿身怨氣的厲鬼聚會能有多快樂,充其量不過是一起大罵那些辜負過我們的男人們罷了。反正我們都是無法投胎的可憐蟲,也不知道要繼續徘徊多久,小言,妳可千萬別變成我們這樣。」      「嗚嗚,人家也是很努力想要投胎啊……」      「小言,妳找到自己的骨灰罈了嗎?」      言祈御茫然搖頭。      「不把骨灰好好重新埋葬的話,就算獲得投胎的機會也沒辦法安心離開的喔。」      「還有這種事?妳怎麼不跟我說。」穆里海一臉吃驚。      「反正也找不到嘛,根本沒有頭緒。我死了七十年,那時正是戰亂的年代,有沒有人替我埋葬骨灰都不曉得。」      言祈御又一臉落寞,徘徊了七十年,始終得不到投胎的機會,連自己的骨灰罈都找不到。以前的她不但無家可歸,也無處可去,這種失落感是穆里海無法體會的。      這時,虎姑婆像是察覺騷動平息而回來,手裡還拎著一個昏厥的女孩。      「外頭有個孩子昏倒了,該怎麼辦才好,讓我吃了她嗎?」      穆里海一看到她的臉立刻大驚失色。      在林投姊等怨靈一同釋放靈壓時,躲在屋外的徐薄香立刻受到衝擊而失去意識。      「不可以吃,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她怎麼會在這裡?」穆里海趕忙阻止。      言祈御本來想說她就是穆里海喜歡的女生,但考慮到可能會再次讓怨靈們失控,所以閉口不提。      穆里海失去了剛才沉著的態度,著急地想要叫醒徐薄香,深怕她受到什麼傷害。      畢竟在這裡的怨靈可都是隨隨便便就能咒殺人類、活躍於鄉野傳說中的大人物,自己雖然對靈壓沒什麼感覺,但徐薄香可不像他一樣擁有特殊的力量。      幸好不久之後徐薄香就醒來,一臉迷惘地看著穆里海。      「妳啊……該不會是跟蹤我過來的吧?」      「這、這裡是哪裡,她們又是誰?」徐薄香坐在地上,手足並用驚恐地退到牆角。      剛才她躲在屋外,透過窗戶朝裡頭窺視,只能見到穆里海與言祈御像是在和什麼人講話似的,但屋子裡沒有其他人。      她原本看不見林投姊與紅衣等怨靈,也許是受到靈壓衝擊的關係,醒來之後卻突然看得見了。      「雖然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很不真實,但妳所見到的除了我以外全都是鬼喔。」      穆里海以和緩的語氣試圖平復她的情緒,徐薄香依序看向林投姊、紅衣、陳守娘、虎姑婆。      還沒來得及一一介紹,她又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紅衣咯咯笑著,很滿意的樣子。這才是正常人應該有的反應,穆里海這小子非但一點也不怕她們,甚至還用難以想像的魔力波吹散了她們的靈壓。      當了這麼久的怨靈,她還是第一次碰到完全無法威脅到的活人。      不,以他的狀況來看,也許不能單純算是個「人」了吧,能自由使用惡魔之力的人類,可是前所未聞。      「啊啊,她又暈倒了。阿海,該怎麼辦?」      「林投姊,抱歉,我們得先離開了。打擾了妳們的聚會,作為賠罪,下次若有機會的話,讓我家的巴拉卡準備一席美味的下午茶吧。」      對此,言祈御挺著豐滿的胸部,也是得意洋洋:「說到巴拉卡小姐的手藝,那可是嘗過之後就無法回頭的罪惡美味啊,說不定連姊姊們這種大怨靈,都有可能因為吃了她的料理而幸福得升天呢。」      她說得無比誇張,陳守娘掩嘴輕笑,林投姊則朝穆里海點頭示意。      「今天見面非常愉快,隨時歡迎你參加我們的聚會。還有,請好好照顧小言。」      「既然她是我召喚出來的,不管她想要投胎還是繼續纏著我,我都會負責到底。」      穆里海一笑,輕巧地抱起徐薄香,與怨靈們告別,結束了這驚奇的一夜。

作者資料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基本資料

作者:D51 繪者:KAWORU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7-05-11 ISBN:9789571073712 城邦書號:SPP7B000406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6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