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懸案密碼套書(1-6集)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丹麥最暢銷作家,書籍銷量佔總人口三分之一! ◆包辦AMAZON總榜一、二、三名,蟬聯排行榜至今超過100週。 ◆電影由《龍紋身的女孩》製作團隊重金打造。 ◆系列作品於銷售全球突破1200萬冊。 ◆榮獲2010年北歐玻璃鑰匙獎最佳犯罪小說。 ◆榮獲哈洛.莫根森最佳犯罪小說獎。 ◆國際性文學雜誌《書文化》年度全球最佳犯罪小說第二名。 ◆丹麥讀者圖書獎(丹麥最重要的文學獎)。 丹麥最神祕離奇、卻又無人能破的懸案,唯有他,能解開通往關鍵線索的密碼。卡爾.莫爾克,哥本哈根的資探警探,具有獵犬般的直覺、對線索緊咬不放的毅力,當最優秀的警探碰上最棘手的懸案,真相能否水落石出? 《懸案密碼:籠裡的女人》 「妳為什麼被關在這裡?」 只有答出這個問題,她,才可能活命。 「生日快樂,梅瑞特。恭喜妳三十二歲了,今天是七月六號,妳待在這裡已經一百二十六天。給妳的生日賀禮是,從現在起一整年都開著燈,除非妳能回答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把妳關在這座地牢裡?」 《懸案密碼2 :雉雞殺手》 雉雞是一種常見的狩獵鳥, 每年在獵場上喪命的雉雞不計其數。 一旦牠們無法滿足獵人對殺戮的渴望, 嗜血的槍口便會開始尋找其他更刺激的目標…… 愈難纏的獵物愈刺激, 獵人賭上的不是金錢、榮譽,而是自己的命。 《懸案密碼3:瓶中信》 隨著潮汐漂流的瓶中信只有極少數被人拾起, 剩下那些不知送往何處的瓶子,只能祈求在茫茫大海中, 有人可以聽見它們迫切微弱的呼救聲…… 傳說撿起海裡的瓶中信會招致噩運, 因為瓶裡往往承載著許多不幸,或是致命的求救訊息。 《懸案密碼4:第64號病歷》 為何要取得自己的病歷資料會困難重重? 上頭又寫著多少你所不知道的內容? 一份病歷串起五段看似不相干的人生、 數十年前醜惡不公的醫療行徑, 以及隱藏在幸福國度背後,眾人不願言說的真相...... 《懸案密碼5:尋人啟事》 茫茫人海中每天都有人無故消失, 下一個,或許正是你身邊的那個人…… 跟隨家族四處流浪的馬可,從小就養成在街頭求生的堅韌本能。 一張尋人啟事將他捲入撼動丹麥政壇的巨大陰謀, 更讓整座城市為了尋找他撒下天羅地網, 其中一半,是想挖出他身上的祕密;另一半,則是想殺了他滅口…… 《懸案密碼6:血色獻祭》 原是心靈救贖的堅定信念, 為何成為嗜人血肉、道德淪喪的偏執? 十七年前一場詭譎的車禍事故,彷若某種神祕儀式, 讓受害女孩活生生倒掛在樹上、流乾血液而死, 而今這起事故將重啟調查,線索直指向某個祕密宗教組織…… 【懸案密碼系列國內外熱烈推薦及評論讚賞】 「阿德勒.歐爾森完美地整合故事線,用巧妙沉著的筆法,毫不費力地結合歡笑與恐怖……這本懸疑推理力作的幽默度能讓患腸胃炎的人捧腹大笑。」 ——《出版人周刊》 「在丹麥歷史上黑暗時期的齷齪故事……這本書的靈感來自真實事件,但比真實事件更加精采的故事,全都在這本令人著魔的懸疑推理小說裡。」 ——《紐約時報書評》 「一系列的懸案故事要同時具有歷史價值和緊張刺激的情節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阿德勒.歐爾森是箇中高手。」 ——《書單》 「這個系列撲朔迷離的劇情吸引喜愛閱讀懸疑推理小說的現代讀者,而書中充實的內容與背景設定,更讓擁有歷史和文學品味的讀者感到滿意。」 ——《圖書館學刊》 「在你拿起這本書之前,建議你先做完所有原先計畫要做的事。」 ——《美國奧勒岡新聞》 「即使書中透出陰森晦暗的氣息,詼諧幽默一樣也沒缺席。阿德勒.歐爾森展現絕技,成功遊走在鋼索之上。」 ——德國《晚報》 「推理迷不可錯過的收藏,品質一流!」 ——德國《大都會雜誌》 「一本拿起就不想放下的犯罪小說!」 ——德國《沃夫斯堡報》 「追求公平正義和討厭虛偽的北歐靈魂,讓北歐的警探推理作品比起英美系冷硬派作品來的更有人味。」 ——超人氣部落格作家總幹事黃國華 「面對意外,倖存者究竟能有什麼選項?是無助的將時間凍結在意外發生前,切斷與外界的所有聯繫,用僅存的勇氣,告訴自己那僅是一場夢;還是勇敢面對失去的一切,承擔生命中的劫難,將眼光專注於生命繼續的遠方。」 ——讀者小奡(節錄自《双河彎》經典書評獎佳作) 「強烈建議這本書的書腰上,要提醒好奇心嚴重的讀者不要在睡前試圖打開這本書,因為打開以後就再也關不上了。」 ——讀者lonelylong 「看完書的當下是馬上上網搜尋作者有無其他著作,真的是一本很棒的警探推理小說。」 ——讀者phoenix1109 「書裡完全沒有刻意的血腥、暴力描寫,但透過作者洗練的文字還是能充分感受到壓迫感,危險、刺激而又充滿懸疑的氣氛,就像看完一齣精彩的推理電影般,酣暢淋漓!」 ——讀者freeblue 「要對這系列彈性疲乏並不容易。因為懸案太多,心理有病的人就在你我身邊,刺激永遠都在!」 ——讀者班長老a

內文試閱

時間:二○○七年   此時此刻,卡爾真希望自己就坐在地下室的辦公桌前休息。多年來,他費力誘導人們說出各種辦案所需的訊息,如今他累了。他心裡還有兩個問題,得視對方的回答來判斷這次調查能否有進展,或許林格案只是件無頭公案——是梅瑞特自己跳下那艘渡輪,實情僅僅是如此。   「現在說這些可能有點遲,但如果我當時不要把信給她就好了。」居家服務員說道。   卡爾注意到海兒迴避他的目光,那種閃避的眼神絕對不是因為想吃眼前的布丁蛋糕。「這話是什麼意思?」   「嗯,隔天她就死了,不是嗎?」   「難道妳之前都沒有想到兩者的關聯性?」   「是的。」   坐在一旁的阿薩德把小蛋糕放回盤子,連他這個門外漢都注意到海兒在閃爍其詞。   「妳想到一些事情,我可以從妳的表情看出來。剛才那句『可能有點遲』是什麼意思?」   「就如我剛剛說的,她隔天就死了。」   卡爾注視著熱愛烘焙的屋主。「我們可以單獨和海兒談談嗎?」   屋主看起來有些不高興,居家服務員也是。她試著撫平罩衫上的皺摺來掩飾不安的情緒,可惜無濟於事。   「說吧,海兒。」在古董商快速步出房間後,卡爾傾身靠近她。「如果妳當時隱瞞了什麼事情,現在正是告訴我們的好時機,妳明白嗎?」   「我沒有隱瞞任何事。」   「妳有小孩嗎?」   她嘴角往下垂。「這跟案子有什麼關係?」   「好吧,海兒。」卡爾的語氣突然變得十分冷淡。「妳把信拆開了。」   她嚇得後退。「不,我沒有拆開。」   「海兒,妳知道作偽證會被判何種刑責?」   以出身鄉下的女子來說,海兒的反應靈活得令人訝異。她以手掩面,腳縮到沙發下並且收緊腹部,似乎想拉遠自己跟面前這位警察的距離,然後彷彿遭到恐嚇似的大喊:「我沒有打開!我只是把信……拿在燈光下看。」   「裡面寫著什麼?」   她緊蹙的雙眉往眉心靠攏。「上面只寫著:『祝柏林之旅一路順風!』」   「妳知道她在柏林有什麼計畫嗎?」   「只是去玩,跟烏佛出遊,他們經常這麼做。」   「為什麼祝她旅途愉快這麼重要?」   「我不清楚。」 「還有誰知道這趟行程?就我所見,梅瑞特和烏佛過著隱居般的生活。」   她聳聳肩。「也許是國會的同事?我不知道。」   「這個人為什麼不乾脆寫電子郵件?」   「我真的不知道。」海兒畏縮的模樣有可能是因為在咄咄逼人的訊問下感到壓力,也有可能是因為她在說謊。「也許是她所屬黨團的人。」她說出心裡的猜測。   「信上寫著:『祝柏林之旅一路順風!』,還有沒有別的?」   「真的沒別的了。」   「沒有簽名?」   「沒有,只有那句話。」   「妳還記得轉交信件的人的長相嗎?」   她用手半遮著臉輕聲回答:「我只記得他穿著時髦的西裝。」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印象?這不可能是真的。」   「是真的!儘管那人站在門口的台階底下仍然比我高,但他脖子上圍著綠色的圍巾遮住大半張臉,只有下巴裸露在外。當時下著雨,或許是因為這樣讓他有些著涼,無論如何他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感冒了。」   「他在打噴嚏?」   「沒有,只是聲音聽起來像感冒,鼻音很重。」   「他的眼珠是棕色,還是藍色?」   「我印象中是藍色。好吧,我想應該是藍色的,也有可能是棕色,總之如果再見到那雙眼睛,我可以認得出來是他。」   「你估計他年紀多大?」   「我想和我的年紀差不多。」   老天爺,為什麼他總得從別人的嘴裡套話?卡爾聽到模擬兩可的回答深深嘆口氣。   「妳的年紀是?」   她瞥了卡爾一眼。「快三十五歲。」回答完目光注視著地板。   「他開什麼車?」   「他沒開車,在我記憶中屋前的空地上沒有停放任何車子。」   「難道他不可能停在遠一點的地方再走路過來?」   「有可能,我也想過這一點。」   「但是妳後來沒有特別留意?」   「是的,因為烏佛該吃東西了。每當我聽到廣播的新聞播報,就知道到了他的吃飯時間。」   卡爾與阿薩德在回程途中談起那封信。令人驚訝的是,就連看完報告的阿薩德也不知道進一步的訊息,之前的調查停頓在這裡。 「該死的,為什麼必須親自轉交一封內容無關緊要的信?如果是帶有香味和花朵圖案的信封,寄信的大概是女性友人,但根據海兒的描述,這信封十分普通又沒有署名,會是誰送來的呢?」   「我認為這個海兒說出了她所知道的一切。」阿薩德說,此時車子轉進貝克魯普路,史蒂汶社會局就在前面。   卡爾望著眼前的建築心想:要是他的口袋裡有法院允許調查的公文,這次拜訪一定會很順利,很可惜他沒有。   「待在這裡。」他對助理這麼說。阿薩德露出不悅的表情。   經過幾番詢問後,他終於找到女局長的辦公室。   「是,沒錯,社工曾拜訪過烏佛的家。」當卡爾收起亮出的警徽時,她如此解釋:「但是,目前舊檔案的歸檔有些混亂,你知道的,因為市政改革的關係。」   眼前這位女士並未透露更詳細的案情資訊,但這裡肯定有人認識烏佛和他的姊姊。對卡爾來說,任何一個細微的資訊都彌足珍貴。如果社會局經常進行家訪,也許會見過其他在林格家出入的人,也可能觀察到對案情有幫助的蛛絲馬跡。   「我可否和當初負責家訪的人聊一聊?」   「抱歉,她已經退休了。」   「可以把她的名字告訴我嗎?」   「很抱歉,真的不行,這違反了資料保密規定。」   「難道這裡沒有任何職員知道烏佛的事?」   「不,肯定有人知道,但我們不能透露。」   「我知道你們有保密的義務,並且知道烏佛仍擁有自主權,但我不打算空手而回,拜託讓我看一下相關檔案。」   「你很清楚自己沒有查閱檔案的權利,歡迎你和我們的律師溝通。此外,就算符合正常程序,我們也無法立即取得那些資料,烏佛早就不住在這區了。」   「檔案都轉到腓特烈松市了嗎?」   「我不能對此表示意見。」   傲慢的蠢婦。   卡爾離開辦公室後仍在走廊上待了一會兒,四處張望任何可能的機會。「打擾一下。」迎面而來的女士看起來似乎很疲憊,應該無法立即打斷他的問話。於是他亮出警徽,上前自我介紹。「妳能幫我找出十年前,曾在梅格勒比鎮進行家訪的職員名單嗎?」   「麻煩你去問那裡面的人。」這位女士回答,指著卡爾剛剛走出來的辦公室。   別無他法,看來只能按照那可惡的行政程序進行——法院決議、公文、電話聯繫、等待,然後再打電話打交道。他多麼痛恨這種程序!   「當下次有人需要我的協助時,我一定會想起這個答案。」他意有所指的鞠躬回禮。   當日的最後一站是霍內克市的醫院脊椎中心。「我自己開車過去,阿薩德,你能搭火車回家嗎?我讓你在科格下車,從那裡不用轉車就可直達火車站。」阿薩德不情願的點了下頭。卡爾並不知道自己的助理住在哪裡,或許下次有機會再問他。 卡爾注視著這位奇特的搭檔。「明天我們改調查另一個案件,林格案調查到這裡已成為無頭公案。」但這句話並未讓阿薩德恢復臉上的笑容。   院方將哈迪轉到另一個病房。他的昔日伙伴看起來不太好,雖然表面上稍微恢復了氣色,但是藍眼珠裡的黑暗思想仍蠢蠢欲動。   他將手按在哈迪的肩膀上。「我考慮過你不久前說的話,真的很抱歉,我不能這麼做,你能理解嗎?」   哈迪不發一語。卡爾曾經非常了解哈迪的思路,但現在卻變得完全不懂他。   「我有一個提議,你幫我解決手上的案子如何?我會告訴你所有的細節,你負責出主意,也許可以發現新的線索。我對這些案子其實不感興趣,可是如果有你一起合作,我們或許可以解決它。」   「你在說笑吧?卡爾。」哈迪說完把頭撇開。   總而言之,這真是糟透的一天。 時間:二○○二年   待在永無止境的黑暗裡會使人失去時間感,只能用身體的生理時鐘判斷。日與夜有如連體嬰般緊密相連,梅瑞特只有一個固定線索,那就是鑲在牆壁上的拱形門所發出的喀嚓聲。   她第一次聽到廣播發出走樣的聲音受到莫大的驚嚇,直到後來她躺下睡覺仍在發抖。可是如果沒有這一道聲音,她很確定自己會因飢餓和口渴而死。問題是,如果真的如此會不會比較好?   她發現當身體疲憊到一個程度,口渴的感覺會逐漸消失,同時也意識自己內心的不安恐懼被悲傷所取代,但悲傷最後也不得不向死亡屈服。她安靜的躺著,等待身體自行放棄,然而當廣播刺耳的聲音響起,表示她不是獨自一人待在那個空間裡,也意謂著她得屈服於他人的意願之下。   「梅瑞特。」一道女性的聲音沒有任何預兆開始說話:「妳現在會拿到一個塑膠桶。對面角落的閘門會在喀嚓聲後打開,我們看到妳發現它了。」   她預期他們會打開燈緊閉著雙眼,擔心突如其來的光線會對身體造成觸電般的反應,甚至對神經末稍造成衝擊,然而燈光並未點亮。   「妳聽見了嗎?」聲音又說。   她點頭深深吐氣,如今梅瑞特才察覺到自己有多冷,原來長時間沒有進食消耗了體內的脂肪後是這種感覺,還有她是多麼脆弱。   「回答我!」   「是、是,我聽到了,你是誰?」她看向眼前的黑暗。   「聽到喀嚓聲後立刻走到對面的閘門,不要嘗試爬出來,這行不通。第二個桶子會緊接在第一個桶子後出現,其中有一個是馬桶,讓妳用來解決生理之需,另一個則裝著水和一些食物。我們每天會打開閘門把舊桶子換成新桶子,妳聽清楚了嗎?」 「這一切有何目的?」她聽到自己聲音在空間裡產生回音。「為什麼綁架我?你們想要錢?」   「現在第一個桶子要出來了。」   角落傳來某種裝置啟動的聲音,還有風灌進室內的嘶嘶聲。她走到閘門前,發現那扇拱門的底部開啟,送出跟字紙簍差不多大小的堅固容器。她把容器拉向自己,一放到地板上閘門立刻關閉,十秒鐘之後再度打開,這次送出另一個略高一些的桶子,應該就是女人口中的馬桶。   她心臟劇烈跳動。從桶子被推出來的速度判斷,肯定有人待在閘門的另一頭,原來與她距離這麼近的地方還有另外一個人。   「請告訴我,我現在身在何處?」梅瑞特跪著爬到她認為是擴音器所在的地方。「我來到這裡有多久了?」她又提高了一些音量。「你們有什麼企圖?」   「裝食物的容器裡放著捲筒衛生紙,一週之後妳會拿到一捲新的,若想洗澡就拿方形桶裡的水,方形桶放在馬桶裡,使用馬桶前記得先把方形桶拿出來,這個空間沒有排水溝,所以你在清洗時要特別小心。」   梅瑞特繃緊脖子的肌肉,淚水在高漲的憤怒情緒下潰堤,唇瓣不停顫動。「我必須在黑暗中……一直坐下去?」她啜泣著說:「能不能把燈打開?只要一會兒就好,拜託!」   她聽到一聲喀嚓聲,一縷微風掠過身體,然後閘門再度關上。   在接下來數不清的日與夜裡,除了每週固定的通風機聲音,和每日閘門啟動發出的喀嚓聲和風聲外,就沒再出現過其他聲響。有時她覺得時間似乎永無止境,而她能做的只是在用餐後躺下來等待兩個桶子再度推出來。對她來說,食物是相當具體的微弱希望,儘管桶子裡都是些食之無味的菜色,例如:馬鈴薯、煮爛的蔬菜和一些肉。每天的菜色都一樣,似乎某處有個鍋不斷烹煮這道永遠盛不完的雜燴,就在外面光明的世界,就在這道難以穿越的牆的另一邊。   她認為自己到了某個時間點就會習慣黑暗,而房間的細節也會越來越清晰。然而事實卻不是如此。眼前的黑暗是絕對的黑,黑到她好似失明,唯有思想能為她的存在帶來一絲光亮,但這並不容易。   她一直擔心自己會發瘋,很怕某天醒來自己突然失去控制,於是她開始幻想外面的世界、光、生命的影像,藉以躲到腦海中最偏僻的角落,那個人類日常活動中大多影像被發送到的角落。過往的記憶一點一滴湧現,曾經短暫握過的手、撫慰人心的話語,當然還有對孤獨、渴望、失去和努力不懈的記憶。   梅瑞特開始規律的生活:睡覺、吃飯、冥想和原地跑步,逐漸形成一個長期的循環週期。她用力跑步,直到耳朵受不了鞋子在地板發出的劈啪聲,或自己累到昏倒為止。 每隔五天,她會收到乾淨的內衣,並把用髒的丟進馬桶裡,可是一想到陌生人碰觸她的衣物便令她作噁。由於她身上其他衣服沒得更換,所以不論是蹲在桶子上如廁,或是躺在地上睡覺時都得特別小心,在換內衣褲時,也會小心翼翼的撫平上面的皺摺,並以水清洗衣服弄髒的部位。她慶幸自己被綁架的那天身上穿著全套的衣物——羽絨外套、圍巾、襯衫、汗衫、褲子和厚襪子,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鬆垮的褲子勉強才能掛在臀上,鞋底也日漸變薄,某天可能得要赤腳跑步。她對著黑暗大吼:「拜託,可以讓這裡變得暖和一點嗎?」但天花板上的廣播設備已好久未發出聲音了。   房間的日光燈在第一百一十九次更換桶子時突然大亮,白熾的光芒火辣辣的照向她,她反射性的緊閉雙眼,腳步踉蹌了一下,淚水不自覺的流淌。她感覺視網膜被光線轟炸,痛覺一波波傳往大腦,而她只能任憑自己屈膝跪倒。   接下來的幾個鐘頭,她慢慢挪開擋在眼前的手,因為她害怕自己太快把眼睛睜開,就得面對視力受損或甚至已經失明的事實。她嘗試稍微睜開眼睛,但光線依然相當刺眼,女子的聲音讓她受到再一次的驚嚇,身體對聲音的反應有如測量儀器上的指針,字字都讓她全身顫抖不已,所說的話更令她膽戰心驚。   「生日快樂,梅瑞特。恭喜妳三十二歲了,今天是七月六號,妳待在這裡已經一百二十六天。給妳的生日賀禮是從現在起一整年都開著燈,除非妳能回答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把妳關在這座地牢裡?」   「天啊,不!妳不能這樣對待我。」她呻吟道:「為什麼妳要對我做出這一切?」她站起來,依舊用手檔著眼睛。「如果妳想殺了我,那麼現在就動手吧!」她喊道。   女人的聲音相當冷淡,比第一次出現時還要低沉。「安靜,梅瑞特。我們不想殺妳,反而要給妳一個機會阻止情況變得更糟。妳只要回答關於妳自己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會把妳像動物一樣關在籠子?妳必須獨自找出答案,梅瑞特。」   她把頭往後仰,這是怎樣的夢魘?就算她還有說話的力氣,保持沉默仍是比較好的選擇。於是她走到角落坐著,讓那個女人把她想說的話說完。   「妳得回答問題,梅瑞特,否則一旦情況變得更糟,那就是妳自己造成的。」   「我不知道妳想聽到什麼樣答案,跟政策有關?還是跟錢有關?我真的不曉得,上帝,請告訴我!」   帶著些微咳嗽的聲音變得更冷淡了。「妳沒有通過測試,梅瑞特。現在準備接受懲罰吧!這項懲罰不嚴重,妳承受得起。」   「老天,我不敢相信這一切。」梅瑞特啜泣著跪下。   她聽見閘門從熟悉的嘶嘶聲變成微弱的鳴笛聲,並且立刻感覺到外頭湧進一股微熱的空氣,散發著穀物、土壤和綠草的味道,難道這就是懲罰?   「我們將提高妳這房間兩大氣壓力,一年後再看看妳是否變得精明?我們不清楚人體器官可以承受多大的壓力,就讓我們一起找出答案。」   「親愛的上帝。」當梅瑞特的耳膜感覺到壓力增加時喃喃自語:「不要讓這一切成真,拜託,不要讓它成真。」

作者資料

猶希.阿德勒.歐爾森(Jussi Adler-Olsen)

他堪稱丹麥最暢銷的作家, 書籍銷量占總人口三分之一! 他從小在精神療養院長大, 筆下的犯罪小說對人性有最真實、最深層的認識。 一九五○年生於丹麥哥本哈根,主修醫學、社會學、政治史、電影等科系,也從事過多種不同領域的行業。一九九五年,歐爾森開始寫作,兩年後便以第一本小說榮登瑞典、西班牙、南美等國暢銷書排行榜。 因為父親工作的因素,歐爾森從小在精神療養院長大,這段特殊的童年經歷使他日後創作犯罪小說時重視心理層面、人物刻畫,而不以常見的暴力情節為筆下的主軸。歐爾森寫作以來,作品得到許多全國性及國際性獎項肯定,除了曾入選國際性文學雜誌《書文化》(Buchkultur)年度全球最佳犯罪小說第二名,以及哈洛.莫根森(Harald-Mogensen-Krimipreis)最佳犯罪小說獎之外,更繼《龍紋身的女孩》作者史迪格.拉森之後,奪得北歐最重要的犯罪小說獎——「玻璃鑰匙獎」(Glass Key Award)。 「懸案密碼」是以卡爾.莫爾克為主角的最新犯罪小說系列,也是令歐爾森驚豔國際文壇的代表作。首集《籠裡的女人》在法蘭克福書展造成轟動,上市短短數天,初版的兩萬五千冊便銷售一空,而第三集《瓶中信》更是一推出即躍上排行榜冠軍寶座。在德國AMAZON上,「懸案密碼」系列創下包辦總榜一、二、三名驚人成績,並已盤踞暢銷排行榜超過一百週之久,至今銷售突破兩百萬冊,而於全球更締造了千萬銷售奇蹟。本系列電影由曾拍攝過《龍紋身的女孩》的德國ZDF與丹麥電影公司Zentropa攜手打造。 歐爾森無疑是當今丹麥最暢銷的作家。目前已婚,是一個孩子的父親。 相關著作:《懸案密碼6:血色獻祭》《字母之家》《懸案密碼4:第64號病歷》《懸案密碼3:瓶中信》《懸案密碼:籠裡的女人》 作者官網:http://www.jussiadlerolsen.com/

基本資料

作者:猶希.阿德勒.歐爾森(Jussi Adler-Olsen) 譯者:張維娟管中琪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6-12-01 ISBN:4717702094911 城邦書號:1HB085S 規格:平裝 / 單色 / 29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