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會說話的骷髏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夢枕獏繼《鳥葬之山》後又一部融合驚悚、奇想、趣味的短篇傑作集!收錄夢枕獏從1993年到2001年所創作的十篇短篇小說,涵括從平安朝到現代,潛藏於日常生活中恐怖、妖異又有趣的種種切面! 有驚悚警世的一面:經營金錢借貸的守錢奴法師喜久五郎,行經墓地時,衣角被一顆會說話的頭顱咬住,原本想藉此大發一筆,卻遭遇可怕的報復……(〈會說話的骷髏〉) 有溫馨感傷的一面:眼睛開刀而暫時失明的年輕人,發現鄰床高齡八十多歲的病人深夜竟有年輕女子來訪!四天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老人為何殷殷期盼櫻花?(〈深夜訪客〉) 有詼諧的一面:原來除了日本的陰陽師之外,夢枕獏也熟知其餘地方的特異術士文化!馬來西亞的術士到底會不會變成山豬?西藏請來的真言士真能操控天氣嗎?撲朔迷離、故弄玄虛,還是內有奧祕不可說破?(〈真言士〉) 也有徹底展現夢枕獏釣魚嗜好的故事!釣香魚迷在火車上巧遇陌生人,獲知一處釣香魚的祕密寶地,更獲贈特製的魚鉤!但等他到達目的地開始釣魚後,卻發生怪事!(〈殉情〉) 還有:雖然沒有晴明與博雅擔綱,仍然充滿陰陽師風味的精彩鬼故事!安義橋上到底有沒有鬼?要去試膽查證的貞盛,以及要去暗中監視、嚇人的道忠,到底是誰中了邪?(〈安義橋的食人鬼〉)

目錄

深夜訪客 兩隻腳的貓 殉情 黑暗中的小指 可愛的頭 妖靈街道 真言士 美沙的靈魂 會說話的骷髏 安義橋的食人鬼

內文試閱

  話說——   從前就有鬼魂說話這種事,卻很少聽說骷髏頭會說話。   落語 裡有一個「骷髏頭」的故事,雖然它提到骷髏頭,但其實是骷髏頭的鬼魂在說話,並非骷髏頭本身。   不過倒也不是毫無前例可循,在《今昔物語集》裡就有一段骷髏頭說話的記載:「老僧死後,留舌於山林,每日吟誦佛經。」   某僧侶步行於山林時,不知從何處傳來一個不似這世上的聲響。   「咦……」仔細聆聽之下,   「南無妙法蓮華經 南無妙法蓮華經……」   不知誰正在吟誦《法華經》。   「居然有人在這種深山裡誦經——」   他覺得不可思議地朝那個聲音走去,   「呀——」   他發現有一個骷髏頭在草叢裡轉啊轉,還有一個紅舌頭動啊動地吟誦著《法華經》。   據說從前在山裡修行的某位老僧,死後修行的意念強烈,所以留下舌頭繼續吟誦《法華經》。原來一個人的意念可以強烈到這種地步。   昔日的攝州,亦稱攝津國——也就是現在的大阪那一帶,有個叫丸橋的地方,住著一個錢法師,名為喜久五郎。   為什麼叫他錢法師呢?有兩個理由。   一個是雖然他沒有剃平頭,但這個喜久五郎總是穿著和尚般的黑衣。另一個理由是他靠放高利貸維生,在一大片土地上蓋了個豪宅住在裡面,但是每次借錢出去的時候總是碎碎念,   「真是可惜,真是可惜。」活像和尚唸經似的。   自古以來,所謂的高利貸就跟貪財者脫離不了關係,喜久五郎當然也不例外。   高利息不在話下,如果借錢的人晚一天還錢的話,他就馬上把那個人從住處趕出去,還把土地占為己有。   或許有人覺得這不就跟當今沒兩樣嗎,沒錯,就是如此,從前跟現在沒多大差別。   這個叫喜久五郎的錢法師與幾個里民搞了一個「互助會」。   所謂的互助會,也就是俗稱的老鼠會。   幾個人每個月聚集一次,以現代幣值來說,假設一個人繳五萬日圓,十個人就有五○萬日圓。然後把這五○萬全數交給其中一個人,他可以任意使用這筆錢,這就是互助會、老鼠會。   用抽籤等方法決定使用者的順序。不論昔日或今朝,此舉盛行於各地。   假設每個月有十個人,他們各自帶自己的妻子來,如此一來就有十個妻子。然後以抽籤決定當晚可以任意換妻的一個男生人選……   唉呀,話題拉回喜久五郎這個錢法師。   某日黃昏時刻,喜久五郎為了前往互助會,走到偏離鬧區的墓園附近。   他並不常走這條路,但是因為這天第一次舉辦互助會,所以喜久五郎正朝著目的地趕路。   走著走著,喜久五郎的衣服被絆住。   「媽的!」低頭一看,居然發現衣角被一個骷髏頭咬住。   「啐,這是——」   喜久五郎大膽地把骷髏頭踢到一旁的草原裡。   「真是怪了……」   他頭也不回地正要往前走的時候,   「喂,喜久五郎先生。」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喂,喜久五郎先生。」   喜久五郎回頭看了看,根本沒有任何人。   打算邁步向前時——   「喂,喜久五郎先生。」又聽到這個聲音。   定睛一瞧,居然是剛剛黏在衣角、被踢到草裡的骷髏頭在說話。   「該不會是狐仙還是狸貓想來騙我吧——」   換作一般人的話,早就嚇得尖叫、落荒而逃了。真不愧是放高利貸的錢法師,相當沉得住氣。   「不,我既不是狐也不是狸。如您所見,我就是一個骷髏頭,絕對不是什麼妖精怪物。」   說得十分詭異。   「骷髏頭居然會說話,不怪才有鬼。」   「骷髏頭會說話的確不奇怪,從前就有慈惠大師的白頭骨吟誦《法華經》一說。還有小野小町的骷髏頭也吟唱著——秋風吹得我眼痛……等例子。」   「你說什麼?」   「好久以前,我曾蒙您大恩、受您照顧。我知道有人叫您壞心騙子、錢法師,很多人都討厭您。可是從前您對我非常好,我深知在您胸中有顆溫柔的心。從前承蒙您善加照顧,所以我一直惦記著要報恩、要報恩。沒想到人生無常,當年染上流行病,心願未了地離開世間。」   「照顧?是我嗎?」   「是的。就算死了,我還是一心一意想要報答您,我想喜久五郎先生說不定哪一天會經過這裡,所以就一直在這裡守候。」   「這樣啊——」   「今天好不容易等到您,我剛才出聲叫您,您都沒聽到。我怕您就這樣走掉,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您,情急之下趕緊咬住您的衣角,只是為了讓您停下腳步,請別誤會。」   骷髏頭接著說,   「喜久五郎先生,您想不想賺大錢呢?」   沒想到迸出這個提議。   「噢──賺大錢?」   喜久五郎的身體不自覺地往前傾。   「我知道有個讓您大賺一筆的方法。為了告訴您,我一直在這裡等您。」   「該不會想告訴我你的錢埋在哪裡吧。」   「不是的。」   「那你倒是說說看。」   「喜久五郎先生您現在要去互助會,是吧?」   「沒錯。」   「那麼就請您把我放在懷裡,帶我到那裡,然後跟大家說現在發生的事情。」   「現在發生的事情?」   「就是您被骷髏頭叫住,跟骷髏頭說話的經過。」   「然後呢?」   「應該沒有人會相信吧,肯定說您騙人、頭殼壞去等等。到時候就請喜久五郎先生堅持這是事實。」   「嗯……」   「接著一定會有人提議打賭。如果您自己說要打賭的話,反而會被懷疑有詐,所以必須等某人先說出口,這非常重要。」   「然後接受打賭的提議就行了嗎?」   「對。配合大家,不管賭多大都行。還要仔細記下賭注內容、交換賭條,等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再把我從懷裡拿出來,放在大家都看得清楚的院子裡。然後只要我說出曾受您照顧的事情,那麼賭條上所有東西都是你的了。」   「原來如此。」   喜久五郎用力點頭,隨即撿起骷髏頭放入懷中,朝互助會走去。   「怎麼可能。」   「他瘋了嗎?」   喜久五郎如此云云地敘述一遍之後,果真如同骷髏頭說的,誰都不相信。   「骷髏頭怎麼可能會說話!」   「你在說夢話吧!」   不管大家說什麼,喜久五郎依舊堅持己調地說,   「我就是看見也聽見了。」   「不然來打賭?」有人這麼提議。   終於等到了——喜久五郎心中暗笑著說:   「我說的是事實,卻被你們當笑話,我的臉該往那裡放?好,賭就賭。」他對著大家這麼說。   「那我也要下注。」   「我也要。」愈來愈多人加入賭局。   「那得寫個賭條吧。」   甚至有人如此提議,互助會這天成了賭博大會。   喜久五郎知道待會兒骷髏頭會說話,而且懷裡正抱著它,所以毫不在意地賭上房子、土地、農田、財產等等。   雙方交換賭條之後,他笑容滿面地說,   「各位,接下來可不能後悔嘍。」   喜久五郎把手伸進胸前拿出骷髏頭說:   「老實說我把那骷髏頭帶來了。」   「請看。」   當喜久五郎把骷髏頭舉高時,   「哇——」   「是真的。」   「是顆骷髏頭。」   大家異口同聲地驚叫。   「但也不代表它就會說話。」   「說得也是。」   正當大家七嘴八舌時,喜久五郎拿著骷髏頭慢慢走到院子裡,把它放在院子中間的一顆大石頭上。   然後再稍稍走遠些,   「說話吧。」喜久五郎對著它說,但是骷髏頭卻一聲也不吭。   「喂,怎麼搞的?你剛才不是說了一堆話嗎?快說啊!」   他大聲地說,但是骷髏頭依舊沒反應。   「喂,說話啊。」喜久五郎靠近骷髏頭的耳邊大叫,不過骷髏頭還是不開口。   不管他怎麼叫、怎麼摸,骷髏頭都不開口。   「看吧。」   「我就說骷髏頭怎麼可能會說話。」   喜久五郎臉色鐵青地說,   「可是它剛才明明就——」   「誰管剛才如何,現在事實就擺在眼前。」   他被大夥包圍住。   「我們贏了。」   「可、可是,這——」   「沒什麼這不這的,都寫下賭條了。」   因為大家都很討厭貪財的喜久五郎,這下子逮到機會,更可以罵得痛快。   有賭條為證,喜久五郎也沒轍,就算再怎麼不甘心,也只能氣得咬牙切齒。   「氣死我了,這骷髏頭居然擺我一道。」   喜久五郎撿起石頭用力丟向院子裡大石上的骷髏頭,於是骷髏頭破成兩半,但是依舊不說話。   「真是看不下去。」   「喜久五郎,你認了吧。」   喜久五郎發瘋似地大叫,   「明明說話了,剛才這骷髏頭的確說話了。」   大家壓住圍毆他,   「就是你老是把我們騙得團團轉。」   「我老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最後他的牙齒被打斷、眼睛被打腫、血流滿面地被大家轟走。   照賭條上所寫的,喜久五郎的房子、土地、農田、財產都被分走,他身無分文地離開那裡。   下次的互助會,除了喜久五郎,大家都在以往聚會的屋子裡聊天。   「那個喜久五郎現在下落不明呢。」   「聽說他妻子也不知逃到哪裡去了。」   「誰叫他從前幹了那麼多壞勾當,現在都遭到報應了——」   正當大家聊得起勁時,突然從院子裡傳來喀拉喀拉、令人發毛的大笑聲。「庫庫庫、喀喀喀、夸夸夸。」   大家的臉同時轉向院子。   「喂。」   「看到沒?!」   沒想到那顆在院子裡大石上、破成兩半的骷髏頭,張開大嘴開心地笑著。 「哈哈,真是太高興了。」   可不是骷髏頭正開心地說話嗎?!   「我是在丸橋賣油的源兵衛的妻子,我叫阿香。十年前我為了幫臥病在床的先生買藥,於是向錢法師喜久五郎借了點錢。約好還錢的那天,我去喜久五郎家,但他不在,隔天再去時,他居然說:   『約好是昨天,為什麼妳晚來還錢?』說我是小偷,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不是的,我昨天的確來還錢了,但是你不在。』   『我不曉得。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家,沒有人來啊。』   『不,我昨天真的——』   『沒的事,妳好好看清楚這個。』   喜久五郎從懷裡拿出一張借據。   『延遲還錢的話,就算只晚一天,也得付這麼多利息。喏,這上面寫得清清楚楚。』   他耍詐,早知道我就不該跟這種人借錢,一切都後悔莫及。   高利息越滾越多,最後連財產、農田、房子都被他拿走了。我那可憐的先生久病不起,然後我也跟著含恨死去,沒半個人來祭拜我們,悽慘無比。如今化為骨骸,終於痛快報仇了……」   喀、   喀、   喀、   喀、   喀……   「哈哈,真是開心啊。」   骷髏頭的笑聲越來越大,響徹庭院。

作者資料

夢枕獏(ゆめまくら ばく)

一九五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 一九七三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 一九七七年,於《奇想天外》雜誌上發表〈青蛙之死〉而初出文壇。除了廣受讀者好評的「陰陽師」、「狩獵魔獸」、「餓狼傳」等各系列作品外,更在山岳小說、冒險小說、詭異小說、幻想小說等領域,不斷令廣泛讀者為之入迷。為日本SF作家俱樂部會員、日本文藝家協會會員。 個人網站「蓬萊宮」:http://www.digiadv.co.jp/baku/

基本資料

作者:夢枕獏(ゆめまくら ばく) 譯者:林佩儀 出版社:繆思 書系:奇幻館 出版日期:2008-03-05 ISBN:9789866665028 城邦書號:A020009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cm×20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