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刺客教條:文藝復興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二十世紀福斯將改編電影,2016年底上映! 《X戰警:未來昔日》性格影帝麥克.法斯賓達 《全面啟動》演技女神瑪莉詠.柯蒂亞 領銜主演 最無畏的靈魂,最磅礡的刺客傳奇! 要守護光明,必先擁抱黑暗—— 埃齊歐是佛羅倫斯名門家族的天之驕子,直到父親慘遭構陷而死; 家破人亡的他悲痛欲絕,誓言復仇。 然而父親的死,牽涉的不僅是統治階層的權力遊戲, 更是古老祕密結社——聖殿騎士團策劃數世紀的陰謀! 驍勇善戰的傭兵首領,擅於喬裝的神祕妓女, 睿智的青年刺客馬基維利,精通機關的狂傲天才達文西—— 在摯友們的幫助下,埃齊歐一洗年少輕狂,走上復仇及暗殺之道。 邪惡的巨浪翻騰而至,侵蝕文藝復興時代的百年根基。 義大利的燦爛輝煌,成就的究竟是聖殿騎士團的掠奪征服, 抑或是刺客教團的不朽勇氣? 飲盡仇敵之血前, 刺客的鋒刃,永不饜足——

內文試閱

  當天深夜,路人稀少時,安東尼奧和埃齊歐來到總督宮。   他們在適當時間抵達聖馬可廣場,繞過邊緣到達總督宮的粉紅色外牆。這裡顯然戒備森嚴,雖然他們倆成功地偷偷爬上搭在隔壁大教堂側面牆壁的鷹架,從制高點俯瞰。但他們知道即使他們能夠跳到宮殿屋頂上,進入庭院,那裡還有一道高鐵柵,頂端的尖刺向外向下彎曲。   「我們沒辦法通過這道鐵柵。」看穿埃齊歐的心思,安東尼奧說,「而且即使有,看看這裡有多少衛兵。該死!」他洩氣地揮手,嚇飛了一群鴿子。「看看這些鳥!如果我們會飛,或許就容易多了!」   突然,埃齊歐暗自發笑。是時候去探望老朋友李奧納多.達文西了。   「埃齊歐!多久沒見了?」李奧納多像迎接失散多年的兄弟般迎接埃齊歐。他的威尼斯工作室看起來跟佛羅倫斯那間一模一樣,但中央放置著真實比例版的蝙蝠狀機器。埃齊歐現在知道,他必須認真看待它的用途。   「埃齊歐,你透過那位叫烏戈的好人送給我另一頁古代抄本,但你一直沒來問後續。你這麼忙啊?」   「我確實挺忙的。」埃齊歐回答,想起他從艾米里歐.巴巴里格遺物拿到的那一頁。   「噢,在這裡。」李奧納多在看似雜亂的房間裡翻找,出人意料地迅速拿出整齊捲好的古代抄本頁,蠟封也修復如初。「這次沒有新武器設計,但從上面的符號和字跡看來,我認為是阿拉米文甚至巴比倫文。無論你在拼湊什麼,這都是重要的一頁。我想我看出了地圖的痕跡。」他舉起手。「但是其他部分不必跟我說!我只對這些頁面上的新發明有興趣,其他的我不在乎。像我這種人,因為還算有點用處,才能遠離危險苟活至今;但如果被發現我涉入得太深——」李奧納多生動地用手指劃過喉嚨。「嗯,下場就是這樣。」他繼續說。「我了解你,埃齊歐,你的來訪從來不是單純社交。喝一杯這種難喝的維內托紅酒——我還是喜歡香提——如果你餓了,這裡應該有炸魚餅。」   「你的接案完成了嗎?」   「伯爵很有耐心。敬伯爵!」李奧納多舉杯。   「李奧——你這組機器真的能用嗎?」埃齊歐問。   「你是說,會不會飛?」   「對。」   李奧納多摸摸下巴。「嗯,它還在初期階段,離完成還差得遠,但是我想可以!當然會飛!天曉得我花了多少時間,這個點子我一直捨不得放棄!」   「李奧——我可以試試嗎?」   李奧納多大驚。「當然不行!你瘋啦?太危險了。首先,我們得把它搬到高塔上才能起飛……」   隔天黎明前,在第一抹灰暗粉紅色染上東方海平線時,李奧納多和助手們把拆解以便搬運的飛行機重新組好,放在毫不知情的雇主私宅佩薩羅宮又高又平的屋頂上。   埃齊歐跟他們在一起。下方的城市還在沉睡中,總督宮屋頂上沒有任何衛兵,因為這是夜行動物的主宰時刻,吸血鬼和幽靈力量最強大之際,只有瘋子和科學家會在此時外出。   「可以開始了。」李奧納多說,「感謝上帝四下無人。如果有人看到這個一定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要是他們知道是我發明的,我在這裡就混不下去了。」   「我會盡快。」埃齊歐說。   「盡量別弄壞了。」李奧納多說。   「這只是試飛,」埃齊歐說,「我會很小心。再說一遍這寶貝怎麼操縱?」   「看過飛行中的鳥嗎?」李奧納多問,「重點不是比空氣輕,而是優雅和平衡!你只能用你的體重來控制升降和方向,翅膀會帶著你。」李奧納多臉色非常嚴肅地捏捏埃齊歐的手臂。「祝你好運,朋友。你即將創造歷史——我希望啦。」   李奧納多的助手謹慎地把埃齊歐綁到機器下方,蝙蝠狀翅膀在他頭上張開。他面向前方、被固定在皮革搖籃裡,不過雙手雙腳可動。面前有根水平的橫桿,裝在雙翼的木框主體上。   「記住我跟你說的!左右移動控制轉向,前後移動控制翅膀角度。」李奧納多熱心地解說。   「謝謝。」埃齊歐說道。他用力吸口氣。如果飛不起來,這就是他人生的最後一跳了。   「上帝保佑你。」李奧納多說。   「晚點見。」埃齊歐底氣不足地說。他調整好上方的翅膀,穩住身形,從屋頂邊緣助跑並一躍而下。   他的胃先是差點從喉嚨跳出來,接著一種美妙的興奮感開始充盈他的四肢百骸。他在空中翻轉翱翔,威尼斯在底下掠過,但是此時飛行機器開始顫抖,從天上落下。幸好埃齊歐保持著冷靜,按照李奧納多關於操作桿的指示修正機器,很勉強地飛回佩薩羅宮屋頂。他落地時奮力往前奔跑——用盡力氣和敏捷度才能維持穩定。   「全能的基督啊,真的能飛!」李奧納多喊道,不顧被發現的可能性,旁若無人地把埃齊歐從機器上解開並狂熱地擁抱他。「你太厲害了!你會飛!」   「是啊,上帝保佑,我成功了,」埃齊歐喘著氣說,「但是沒達到我需要的距離。」他的目光望向遠處的總督宮和庭院。如果要阻止莫切尼哥被謀殺,他沒時間耽擱了。   稍後眾人回到工作室,埃齊歐和李奧納多仔細地翻修機器。李奧納多在高架大桌上攤開他的藍圖。「我先看看我的設計,或許能找到什麼方法延伸飛行距離。」   他們研究到半途,便被安東尼奧的匆忙來訪給打斷。「埃齊歐!不好意思打擾了,但是這很重要!我的間諜回報西維奧取得了他們需要的毒液,已經交給格里馬迪了。」   好巧不巧,此時李奧納多絕望地喊。「沒有用!我試了又試,就是行不通!我不知道怎麼延長航程。唉,該死!」他生氣地把文件掃落桌下。部分紙張飄進旁邊的大火爐燃燒了起來,灰燼紛飛。李奧納多出神地看著這一幕,臉上的表情漸漸改變,最後欣喜的笑容取代了怒意。「我的天!」他叫道,「我找到了!沒錯!太神奇了!」   他抓出還沒被火燒光的文件,踩熄火焰。「絕對不要被怒氣沖昏頭,」他勸他們,「那只會產生反效果。」   「那你是怎麼回事?」安東尼奧問。   「看!」李奧納多說,「看到灰燼飄起來沒有?熱氣會讓東西飛起來!我經常看到高空的老鷹,完全不振翅,卻能維持飛行!原理很簡單!我們只需要應用就好了!」   他將威尼斯的地圖攤在桌面,拿著鉛筆趴在圖上振筆。他標出佩薩羅宮和總督宮的距離,在中間的重要地點畫叉叉。「安東尼奧!」他大聲說,「你能不能派你的人在我畫的每個地點堆營火,並按照順序點燃?」   安東尼奧研究地圖。「我想應該辦得到——但是為什麼?」   「你還不懂嗎?這是埃齊歐的飛行路線!火焰會把飛行機和他一路帶到目的地!利用熱氣上升!」   「衛兵怎麼辦?」埃齊歐說。   安東尼奧看著他。「你要操縱那個玩意,這次衛兵就交給我們吧。」他補充,「無論如何,至少一部分衛兵會無暇他顧。我的間諜說有一批奇怪的裝著彩色粉末的小型管子運到,從很遙遠的東方一個叫做中國的國家來的。天曉得是什麼,但一定很貴重,他們非常保護這批貨。」   「煙火。」李奧納多自言自語說。   「什麼?」   「沒事!」   天黑時,安東尼奧的手下照李奧納多的命令準備好了火堆。他們也趕走了周圍的警衛或圍觀路人,免得他們通知當局。同時,李奧納多的助手們把飛行機再次搬上佩薩羅宮屋頂,埃齊歐則配戴上彈簧刃和護甲就定位。安東尼奧站在一旁。   「換了我可幹不了這件事。」他說。   「這是進入宮殿的唯一辦法。你自己說的。」   「不過我作夢都沒想到會實現。我還是覺得不敢相信。如果上帝想要我們飛——」   「你準備好向部下發信號了嗎,安東尼奧?」李奧納多問。   「沒問題。」   「現在動手吧,然後我們把埃齊歐送上天。」   安東尼奧走到屋頂邊緣往下看,然後拿出一大條紅手帕揮舞。隨即,一個接著一個,五堆大營火依序冒出火光。   「很好,安東尼奧。恭喜你。」李奧納多轉向埃齊歐,「現在,記住我說的。你必須飛在火堆之間。你經過每一處的營火熱氣,應該能讓你浮在空中一路抵達總督宮。」   「務必小心,」安東尼奧說,「屋頂上有弓兵,他們一看到你肯定會射箭。他們會以為你是地獄冒出來的魔鬼。」   「我真希望飛行的時候有辦法使劍。」   「你的腳有空,」李奧納多想了一下說,「如果你能閃過箭、飛得夠靠近弓兵,或許可以把他們從屋頂踢下去。」   「我會記住。」   「該出發了。祝你好運!」   埃齊歐跳下屋頂,飛入夜空,按照設定好的路線前往第一個營火。他接近時開始失去高度,但是抵達營火後,他感到飛行機再度上升。李奧納多的理論有效!他繼續飛,看到照顧營火的盜賊們仰望著他歡呼。但盜賊們不是唯一發現他的人。埃齊歐看見了部署在大教堂和總督宮周圍建築屋頂上的巴巴里格家弓兵。他設法操縱飛行機躲開大多數來箭,只有一、兩枝射中木架,他也成功低飛踢落了幾個弓兵。但當他接近宮殿時,總督的衛兵也發箭攻擊,而且用的是火箭。一枝射中右翼,立刻燒了起來。埃齊歐的飛行高度迅速下降,只能勉力維持航向。他看到一個漂亮女貴族仰頭尖叫道魔鬼來抓她了,但他順利飛越過去。他放開操縱桿,摸索著解開綁著他的皮帶扣環。在最後一刻自行掙脫向外跳,以完美蹲姿落在庭院內側屋頂上,通過護衛宮殿內側、只有鳥能飛過的鐵柵。他抬頭,看到飛行機撞上聖馬可教堂的鐘塔,殘骸落在下方的廣場,造成人群恐慌和大混亂。趁著總督的弓兵分心,埃齊歐快速往下爬。同時,他看到莫切尼哥總督出現在三樓某扇窗戶裡。   「那是什麼玩意?」總督說,「那是什麼?」   卡洛.格里馬迪出現在他身邊。「可能只是些年輕人放爆竹吧。來吧,把酒喝完。」   埃齊歐聞言連忙跑過屋頂和牆壁,並小心地不被弓兵看到。來到打開的窗戶外,探頭進去,他看到總督正喝下杯中最後一點酒液。他跨過窗臺進入房間,著急大喊,「且慢,閣下!別喝——!」   總督驚訝地看著他,埃齊歐知道自己來晚了一步。格里馬迪得意竊笑。「這次你的時機可沒那麼準了,小刺客!莫切尼哥大人很快就會離開我們。他喝的毒藥足夠殺死一頭牛了。」   莫切尼哥轉向他。「什麼?你做了什麼?」   格里馬迪作個遺憾的手勢。「你肯聽我的就好了。」   總督蹣跚欲倒,埃齊歐衝上前扶著他到椅子前,他沉重地坐下。   「我覺得好累……」總督說。   「很抱歉,閣下。」埃齊歐無助地說。   「你也該嚐嚐失敗的滋味了。」格里馬迪怒罵埃齊歐,隨即打開房門大喊,「衛兵!衛兵!總督被下毒了!凶手在這裡!」   埃齊歐衝過房間抓住格里馬迪的衣領,把他拖回房裡,猛力關門上鎖。幾秒後他聽到衛兵跑過來撞門。他轉向格里馬迪。「失敗是嗎?那我最好設法彌補。」他彈出他的袖劍。   格里馬迪微笑。「你可以殺了我,」他說,「但你永遠無法打敗聖殿騎士團。」   埃齊歐把匕首插進格里馬迪的心臟。「安息吧。」他冷酷地說。   「很好。」背後一個微弱的聲音說。埃齊歐回頭,看到總督的臉色蒼白得可怕,處在垂死邊緣。   「我去找醫生來幫忙。」他說。   「不用……來不及了。但至少我能在臨死前看到凶手比我早一步下地獄。謝謝。」莫切尼哥掙扎著喘氣。「我早就懷疑他是聖殿騎士,但我太軟弱、太輕信他人了……檢查他的錢包,拿走裡面的文件。我相信你會發現能幫助你的東西,為我報仇。」   說完,莫切尼哥微笑著未再開口。埃齊歐看著他,他嘴上的笑容僵硬,眼神呆滯,頭垂向一側。埃齊歐伸手到總督的頸側,確認沒有脈搏了。埃齊歐用手指撫過死者的臉闔上他的眼皮,低頌一句祝福,接著連忙翻出格里馬迪的錢包。果然,在一小疊文件中,有另一頁古代抄本。   衛兵們持續撞門,門開始鬆動了。埃齊歐跑到窗前往下看。庭院布滿了衛兵。他必須冒險攀上屋頂。躍出窗戶,他開始爬上面前的牆壁,箭矢從他臉側呼嘯而過,撞到兩旁的石磚上。抵達屋頂之後,埃齊歐面對的是更多弓兵,幸好對方措手不及,他得以用奇襲優勢幹掉他們。但他遇上另一個困難。先前擋住他的鐵柵現在把他困在裡面了!他跑過去,發現它的設計只為了擋住外面的人——頂端尖刺向外向下彎。如果他能爬到頂上,就能脫困。他已經聽得見許多衛兵的腳步聲奔上通往屋頂的樓梯。情急之下,他鼓起所有力氣,助跑後一躍爬上了鐵柵頂端。下一刻他便安全地在鐵柵另一邊,換成衛兵被困住了。他們盔甲太重無法爬上去,埃齊歐知道無論如何他們都不如他敏捷。他跑到屋頂邊緣,跳向大教堂牆面上搭的鷹架,從鷹架爬下地面。然後他跑進聖馬可廣場,消失在人群中。   總督去世當晚,夜空中出現巨大怪鳥,在威尼斯引起的騷動持續了好幾週。李奧納多的飛行機在聖馬可廣場墜毀,沒人敢靠近這個怪東西,便任它燒成灰燼。同時,新總督馬可.巴巴里格順利當選上任。他公開宣示會抓到那個僥倖逃脫的年輕刺客,那個謀殺了高貴公僕卡洛.格里馬迪、可能也包括老總督的人。巴巴里格家和總督的衛兵在每個街角巡邏,並日夜巡視運河。   在安東尼奧的勸告下,埃齊歐躲在他的總部裡,但他充滿強烈挫折感,雪上加霜的是李奧納多跟隨他的金主佩薩羅伯爵暫時出城了,連羅莎都沒辦法逗他開心。   但是很快,新年過後某一天,安東尼奧把他叫進辦公室,掛著笑臉迎接他。「埃齊歐!我有兩個好消息告訴你。首先,你朋友李奧納多回來了。其次,嘉年華到了!幾乎人人戴面具,所以你——」但埃齊歐已經往門外跑了。「喂!你要去哪裡?」   「去找李奧納多!」   埃齊歐戴著兜帽穿過街道和運河,低調地行走在大群服裝華麗戴面具的男男女女中間。他也特別留意值勤中的衛兵群。只要他活著就會讓聖殿騎士團芒刺在背,他必須隨時保持警覺。   他成功來到李奧納多的工作室,偷偷溜了進去。   「真高興再看到你,」李奧納多迎接他。「這次我以為你一定死了。我沒有你的消息,莫切尼哥和格里馬迪又出了大事,我的金主決定去旅行,堅持要我隨行——結果是去米蘭——我也一直沒空重建我的飛行機,因為威尼斯海軍終於要我開始幫他們設計東西——真是傷腦筋!」接著他笑道。「但最重要的是,你還活得好好的!」   「而且是威尼斯頭號通緝犯!」   「對。雙屍謀殺犯,還是最顯赫的政府官員。」   「你應該不會相信吧。」   「如果我相信他們你就不會在這裡了。你知道可以信任我,埃齊歐,如同你信任這裡每一個人。畢竟,是我們幫你飛進總督宮。」李奧納多拍手,一名助手端著酒出現。「路卡,能不能幫我們這位朋友找個嘉年華面具?我有預感應該派得上用場。」   「謝謝,我的朋友。我也有東西給你。」埃齊歐交出古代抄本的新頁。   「太好了!」李奧納立刻認出。他在身邊的桌上騰出空間,攤開羊皮紙開始研究。   「嗯,」他專注地皺眉說,「這張有新武器的設計,而且相當複雜。看來好像也是裝在手腕上的,但不是匕首。」他繼續細看字跡。「我知道是什麼了!是火器,但是縮小比例——像蜂鳥一樣小。」   「聽起來不太可能。」埃齊歐說。   「只有一個辦法證明,就是做出來,」李奧納多說,「幸好我這些威尼斯助手都是工程學專家。我們馬上開始進行。」   「你其他的工作怎麼辦?」   「喔,不急,」李奧納多輕鬆地說,「他們都以為我是天才,讓他們這麼想也無妨——其實,這樣他們就不會來煩我!」   幾天後,火槍就做好可供埃齊歐測試了。相對於尺寸,它的射程和威力挺厲害的。就像袖劍,設計成可以綁在埃齊歐手臂上的伸縮機關,可以縮回去掩飾,需要使用時瞬間開槍。   「我自己怎麼從來不會想出這樣的東西呢?」李奧納多說。   「最大的問題是,」埃齊歐懷疑地回答,「幾百年前的人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不管這是怎麼來的,都是機械方面的巨大傑作,希望對你有用。」   「我想這個新玩具來得正是時候。」埃齊歐真心地說。   「我懂了,」李奧納多說,「嗯,我知道得越少越好,不過我也猜得到可能跟新總督有點關係。我不懂政治,但有時候連我都嗅得出詭計。」   埃齊歐意味深遠地點頭。   「這種事你最好找安東尼奧談。而且你最好戴著面具——只要在嘉年華期間,你在街上應該很安全。但要記住——外面不准用武器!藏在袖子裡就好。」   「我現在要去找安東尼奧,」埃齊歐告訴他,「他要我認識一個人——叫做泰朵拉修女的,在多索杜羅區。」   「喔!泰朵拉修女!」李奧納多微笑。   「你認識她嗎?」   「她是安東尼奧和我的共同朋友。你會喜歡她的。」   「她究竟是誰?」   「你馬上就知道。」李奧納多笑道。

作者資料

奧利佛.波登(Oliver Bowden)

英國作家安東.吉爾(Anton Gill)的三個筆名之一,一九四八年出生,在倫敦長大,曾任舞臺劇演員和導演,撰寫並製作電視節目,從一九八四年起轉為全職作家,出版過各種古今歷史主題的三十幾本書。

基本資料

作者:奧利佛.波登(Oliver Bowden) 譯者:李建興 出版社:高寶 書系:文學新象 出版日期:2015-11-25 ISBN:9789863612230 城邦書號:A52A538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