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外星人的創世文本《伏尼契手稿》和《以諾書》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首部作品《諸神戰車》暢銷世界40年,幽浮、古文明與外星人研究的第一把交椅,艾瑞克.馮.丹尼肯Erich von Daniken 又一力作 ◎已售出德國、斯洛伐克、波蘭、捷克、保加利亞、匈牙利、挪威、中國等8國版權 地球究竟是上帝的伊甸園?還是外星人的動物園? 有一種說法: 地球是外星人的動物園。園內有管理員負責照料動物及確保前來參觀者遵守規則——那就是只能從遠處欣賞或研究園內的動物。 無論我們相不相信,存在的事物都不會受到影響,差別只在於我們知不知道而已! 2008年,梵蒂岡天文台台長富內斯神父表示,相信外星生物的存在,「就像地球上有多種生物一樣,那裡也可能有其他由上帝創造的生物、甚至智慧生物。」 2010年,史蒂芬.霍金一反他多年來支持上帝創造宇宙的說法,提出宇宙是自然形成的,並非上帝創造的。 而早在40多年前,作者丹尼肯便已在古老典籍中發現蛛絲馬跡,並推測早在數千年前,就已有人見證了外星智慧生物的到來和離去,並留下了確實的記錄;而人們所崇拜、崇敬的神,其實就是外星人。但這些記錄在時間的洪流中遺失;在後世的解讀中失真,這些記錄者究竟是誰?失落的證據又是什麼? 作者在本書中對至今無人能解、被稱為「密碼術歷史上的聖杯」的《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 提出新的研究發現,並對紀錄大洪水之前,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間所見異象之啟示文學《以諾書》(Book of Enoch) 提出見解。 《伏尼契手稿》:以發現者威爾弗雷德.伏尼契命名,真正的作者卻不可考,連呼聲最高的培根也不是真正的作者。手稿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圖畫和不可解的符號,至今仍無人能夠解讀,被列為世界三大迷團之一。其中某些圖畫與《以諾書》中記錄的知識雷同,《伏尼契手稿》會是以諾的著作之一,或是兩者的來源相同? 《以諾書》:以諾,他是大洪水滅世前的第七個國王,他有七個名字在不同的文化典籍中,他將神(外星人)教給他的知識記錄下來,共有300多本。流傳至今的雖只有一部分,但其中記錄了天體運行、日升日落的緯度變化,以及一年有365天、每5年就有一次閏年等等,我們一直以為是人類自己發現的事。 除此之外,作者也在書中推論厄瓜多地下隧道奇蹟形成的可能原因,並提出證據指出,地下宮殿裡發現的黃金版書不但和以諾書有關,而且也跟摩門教的祖先有關。而對於位在納斯卡沙漠上的巨大地面圖形——納斯卡線(Nazca Lines),有些專家推測可能是古代路徑的遺蹟,但作者則提出新的證據和令人吃驚的推測! 如果你曾以為人類是孤獨的,那這本書將顛覆你的宇宙觀;如果你一直相信外星人的存在,那這本書將帶你進一步了解,外星人與人類之間淵源流長的關係。

目錄

神祕的書籍 揭穿告密者 納斯卡地線 尾聲 註釋 參考書目

序跋

作者序
◎文/艾利希.馮.丹尼肯   親愛的臺灣讀者:   1952年,那年我17歲,學校老師跟我們解釋聖經裡的內容。聖經是基督教古老而偉大的著作。據說,很久以前,以色列的神「在一陣煙霧、火光和巨響之中,從聖山降臨凡間」。以色列人保持著安全的距離,而且害怕不已。這是我聽到的版本。   一陣煙霧和火光中從聖山降臨的神?那到底是有著什麼樣三頭六臂的神啊?後來,我研究了《舊約聖經》先知書的《以西結書》、所謂「次經」中的《以諾書》、古老印度流傳下來的傳說,以及埃及和中美洲的一些文字紀錄。這些古老的著作中談到了科技、飛行器、機翼、機輪,還談到巨大聲響和滾滾塵沙。這些說法,與我們對目前所熟悉的任何一種神的描述,完全不符。   我開始對從小耳濡目染的宗教信仰產生懷疑,於是下定決心要追隨這些奇特的神,好好探究一番。   1968年初,我的第一本書《諸神的戰車》(Chariots of the gods)出版了。書中論及數千年前,某個未知的年代,我們的祖先還處在石器時代的時候,外星人拜訪了古老而美好的地球。這群石器時代的人類完全無法理解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還將那些外星人誤以為是神。雖然我們都知道,神是不存在的。   《諸神的戰車》這本書引起了極大的迴響,毀譽參半。有人讚揚,有人批判。接下來的幾年,一直到今天,我寫了30幾本書,全都繞著同樣的主題打轉,也受邀請到大學和公開場合演講或參與熱烈的討論。對於這個爭議性主題,直到今日仍爭辯不休。   有人說我居心叵測,意圖宣揚新的教派。但情況正好相反!要是我的理念論述促成某種教派的形成,那我死也不瞑目。再說,宗教都需要堅定的信念,但我所說的事無所謂相不相信。全世界所有的宗教都許諾信徒一個超越生死的境界,而我卻沒有做出承諾的必要。宗教和教派都需要建立自己的教堂或寺廟,來供奉他們的神祇、大師或是救世主,而我提出的論點與崇拜根本毫無關係。宗教主張特定的道德與合乎倫理的行為準則,而我的主張則與此半點瓜葛也沒有。我仍然不斷地在搜尋線索,而且非常清楚,哪些線索意義重大,哪些卻只是混淆視聽而已。   接觸過成千上萬人之後,我發現這個地球上的人類基本上可以分成兩大類:信仰宗教的人與擁護知識的人。這兩種人的成長過程天差地別,但卻都有一個共同的信念:他們都自認為是有史以來最獨特、最有智慧的生命體。這兩種差異懸殊的人,是怎麼會產生這種不謀而合的信念呢?   所有宗教的信徒都會被灌輸,親愛的上帝在六天內以一種(象徵性)的動作創造了萬事萬物,然後在第七天休息。上帝造出了植物與動物之後,便創造了人類,為這一切畫下完美的句點。而擁護知識的人學到的是進化論。經過數百萬年的演化,細胞終於從氨基酸和蛋白質,進展到簡單的生命體,甚至演變出有智慧的物種,作為最後的高潮。所以我們在整個進化史中,是屬於頂級之作。   從這兩個例子都可以看出,我們把自己看得很重,是全宇宙獨一無二的。不管是上帝造物或是大自然進化,都是讓整個過程進入最高潮的超級物種。即便許多古老書籍裡多少透露了外星人的活動,卻仍在整個造物或進化的過程中被澈底的忽視。   人類應該更謙卑地去了解,進化並不只有在這個地球上發生,還有整個宇宙。在這住滿了具有超高智慧者的浩瀚宇宙裡,我們不過是滄海一粟。未來的某一天,這些外星族群或許會來拜訪我們的地球,留下探視的足跡;未來的某一天,我們又會再次預期他們的到訪。而我們準備好了嗎?   我非常高興這本書能在臺灣出版,也由衷表示感謝,希望這本書能帶給臺灣讀者不同的思維,並促成一股客觀的討論風氣。   祝各位展讀愉快   2011年6月寫於瑞士

內文試閱

後續事件
  伏尼契逝世(1931年3月19日)不久,一條消息不脛而走:他之前聲稱發現於「古老城堡」的手稿根本是件贗品。威爾弗雷德留下了遺囑:把這部手稿留給妻子埃塞爾和祕書安妮.尼爾。埃塞爾逝世後,安妮.尼爾成為伏尼契手稿的唯一擁有者。在一封直到她逝世時才公布的信中,她懺悔道:「威爾弗雷德其實是於1912年在前耶穌會大學的蒙德拉格尼莊園發現的手稿。」這座莊園之前一直是耶穌會培訓中心,並且藏有羅馬學院圖書館的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古老手稿。1870年,耶穌會擔心維托裡奧.伊曼紐爾的軍隊會搶劫這座圖書館以賺取一些蠅頭小利,因此這一系列的收藏品被轉移到位於羅馬北部弗拉斯卡蒂的蒙德拉格尼莊園。伏尼契就是在這裡翻找一個舊箱子時,找到了這份手稿。耶穌會需要資金來重建這座搖搖欲墜的建築,教會的兄弟們便向來自倫敦的狡猾書商奉上了裝滿發黃手稿的箱子。伏尼契購買了30卷舊書,而那些自作聰明的耶穌會成員,不曾意識到他們往威爾弗雷德.伏尼契那雙欣然接受的手中塞了一筆多麼大的財富。   對於像威爾弗雷德.伏尼契這類常常研究古文獻的文物收藏家而言,放在亞光漆的深棕色箱子中的這個神祕彩色羊皮卷,是多麼的引人注目。但是,令他更加驚奇的是一封藏在封面和首頁之間的信。這封信用拉丁文寫於1666年8月19日,寄信人是布拉格的約翰內斯.馬庫斯.瑪西.德.科龍蘭德。收信人是他的朋友亞他那修.基歇爾,信中講述的是他為什麼寄送給亞他那修這份沒有人能夠讀懂的手稿。他在信中寫道,如果有人能夠解譯這份文本(文件),此人必定是亞他那修。瑪西的信中還提到了伏尼契手稿的來源:   拉斐爾博士,擔任費迪南三世即後來的波西公尺亞國王的家庭教師,教授國王波西公尺亞語。他告訴我,這本書的主人是魯道夫國王,奉上這本書的人也因此獲得了600達卡特金幣的賞賜。拉斐爾博士認為這本書的作者是英國人羅吉爾.培根。   整個故事從這裡開始變得越來越複雜。   魯道夫二世於1576年登基,他患有憂鬱症和妄想症,並且自我懷疑。他極為相信占星師和魔術師,甚至賞賜金錢來贊助他們。當時,魯道夫國土的首都布拉格,是祕密社團、煉金術士和術士的中心。布拉格是猶太教泥人的發源地,人們時常在日常生活中談論《啟示錄》(《新約聖經》中的《四福音書》之後的祕密啟示)。在「30年戰爭」爆發前夕,伏尼契手稿同那個時期的思想相當符合,對魯道夫二世時期的朝廷可能具有吸引力。不幸的是,瑪西還在給亞他那修的信中提到,魯道夫國王也認為這份手稿是羅吉爾.培根的作品。   培根和手稿   這個「最新消息」令威爾弗雷德.伏尼契很激動,因為許多人認為羅吉爾.培根(1214——1294)是一位多才多藝的人。培根曾就讀於牛津大學,之後在巴黎教授哲學。他有許多著作,如《大著作》、《小著作》、《第三著作》和一部非凡的百科全書。培根的認知超越了他的時代:在他眼中,未來的船舶,無須方向舵,只需一人操作;戰車利用驚人的力量自主運行。在1256年,他甚至還談論到一些與飛行有關的事情:「飛行器(instrumenta volandi)將被製造出來……它們將在一段時間之後被創造,人類必定會有一架能夠飛行的設備。」   生活於黑暗時代的培根,批判過教堂的道德權威。在發表了最後一部作品《神學概要》之後,培根因其在語言學和科學方面的成就,被稱為「悲慘博士」。表面上,為了顯示他對社會準則的遵從,他加入了方濟會。但是,很快他就和長老發生衝突,甚至被修道院拘禁。   羅吉爾.培根是否就是伏尼契手稿的作者呢?我們雖然毫無根據,但是並非全無可能。然而,創作伏尼契手稿這類的書,即使對於培根這種天賦極高的人,也是極大的挑戰。畢竟,這本書的字母完全是不熟知的,與所有的邏輯相違背,彩圖中描繪的植物和器皿也是根本不存在的。另一方面,培根必定接觸過古代文籍,否則在關於「神祕技藝」的小冊子中,他不會不停地談論經典的飛行器。這些飛行設備在古代文獻中確實經常被提及。   編年史中記載,中國古代君主成湯擁有「飛車」,是來自一個偏遠古國「奇肱」而非中國本土。奇肱民的住處距玉門關8有4萬裡遠,不論這古老的國家具體在何處,至少是離中國半個地球之遠,因為1里等於644.4公尺(那4萬里就超過了2.5萬千公尺)。精確地說,對奇肱居民的描述是這樣:   能做飛車,從風遠行。湯時(約公元前1760年),西風至,吹其車至豫州(河南)。湯破其車,不以視民。   中國編年史家郭璞(公元270——324年)繼續前人未完成的部分,寫道:「妙哉工藝,奇肱之人!因風構思,制為車輪。凌頹隧軌,湯帝是賓。」   在現代人的眼中,飛行器看起來可能有些奇怪,卻被保存在圖畫和壁畫中。成湯把古代飛行器藏起來,讓他的國民無法看到。湯帝的「首席工程師」金公施(Ki Kung Shi)甚至試圖複製一架可在空中飛行的車,但是出於保密,這個飛行怪物被毀了。摧毀這一飛行器就像是在中國古代實行裁軍!在《山海經圖贊》中,郭璞論述了當時發生的各種事件。這本書不僅有關于飛車的記錄,還描述了飛行輪子。   對古代飛行術的回顧並非毫無理由。羅吉爾.培根是否聽說過類似的文籍?熟悉我的書的人都清楚,飛車無數次地出現在歷史傳說中,只是沒有人注意到它們而已。幾千年前,印度國王拉曼瓦特(Rumanvat)甚至建造了一艘巨大的飛船,需要許多人操縱才可飛行。在印度史詩《羅摩衍那》和《摩訶婆羅多》中,對於飛行器的詳細記載超過50頁。埃塞俄比亞史詩《凱博拉.內加斯特》記載了國王的輝煌功績,其中甚至詳細記錄了所羅門王所造飛車的最高飛行速度!這樣的歷史記載還有很多很多!對於記錄飛行術的古籍一無所知的人,應該保持沉默。在我看來,羅吉爾.培根至少看過這樣的記載,因此他並未保持沉默。   來源於古代史詩的所有文學傳說都有一個通病(這還只是冰山一角):只有絕少數人瞭解這些文本。而且,成千上萬的古代文籍已經不存在了。亞歷山大圖書館在公元47年發生火災,公元391年再次發生火災。位於耶路撒冷和帕加馬的圖書館,以及許多爆發過戰爭的古城都曾遭受過火災。基督教徒和僧侶在神聖的宗教熱情的驅使下,入侵中美洲,燒燬了上萬冊由瑪雅人和阿茲特克人撰寫的手稿。幾乎所有的古代文明就這麼化為灰燼!《以諾書》、《所羅門》和《曼涅托》等書的原稿在何處?講述亞特蘭蒂斯的原著在何處?對時間長河的略微探究,揭露了這個社會的平淡無奇和一無所知,它不斷地作出評價,好像真的知道些什麼似的。   前往美國   在弗拉斯卡蒂的蒙德拉格尼莊園驚奇地發現手稿後,威爾弗雷德.伏尼契於1914年11月前往美國。他經營了一家古籍小書店,給公眾和朋友作演講。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哲學教授威廉姆.紐博爾德,對這份手稿的印象極為深刻。1919年紐博爾德教授開始嘗試解譯這個文本,即使只能接觸到幾頁的手稿。很快他就提出一個理論,伏尼契手稿含有微小的字符,只有在放大率極高的顯微鏡下才看得見。在1921年4月20日的一次講座中,紐博爾德教授聲稱自己能夠翻譯這份未處理過的文本。不幸的是,他本人也相信這份手稿是羅吉爾.培根寫的。十年後,紐博爾德教授的解譯被完全推翻。伏尼契手稿根本沒有隱藏的字符,紐博爾德的翻譯被證實只是毫無根據的謊言——這只是一位渴望創造歷史的學者的一相情願。   威爾弗雷德.伏尼契非常缺錢,他將手稿定價為16萬美元。他坐在那裡,手上拿著一疊彩色的羊皮卷,沒有人讀得懂也沒有人願意買這份來歷不明的文化遺產——別忘了,這份手稿的封面一片空白,沒有標題,也沒有作者。直到1931年,威爾弗雷德.伏尼契逝世之時,仍然沒有出現任何有意願的買家。他把這份手稿留給妻子埃塞爾和祕書安妮.尼爾。在埃塞爾去世後,尼爾決定把整疊羊皮卷賣給來自紐約的古籍交易商漢斯.彼得.克勞斯,售價為24500美元。之後,克勞斯把價格抬升到同伏尼契一樣的定價16萬美元,而且和他一樣不打算降價。1969年,克勞斯最終把這份手稿捐贈給耶魯大學,並保存至今,存放在貝尼克古籍善本圖書館,目錄編號「MS408」。   挑戰密碼   近80年來,無數的專家,包括世界上在解密方面戰無不勝的出色的密碼專家,都曾試圖揭開伏尼契手稿的疑團。專家們分析字形出現的頻率,通過同13世紀的手寫文本進行比較,嘗試把元音和輔音分開,但是一無所獲。德國期刊《世界》的一名科技特派員尤利.庫爾克報道了最新的一次嘗試。據他報道,英國計算機科學家戈登.魯格試圖運用16世紀的技術證實這份手稿是贗品。魯格採用了一張橫40行、縱39列的表格,其中包含各種組合的伏尼契文字。之後,他利用帶有三個孔的「卡登格」,使其在圖表上來回運動,以此來顯示這些文字的組合關係。「研究結果證實,這張圖表字母顛三倒四,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同原稿有相同的內在結構。」   然而,伏尼契手稿不僅僅由難以下定義的音節或「字母」組成。手稿中還有彩色圖畫,位於羊皮卷每頁的兩邊,穿插於文本之中,或者甚至就位於文字正中,彷彿這部作品就是在描述解圖的內容。所以,專家們接下來需要解答的問題就是:這份手稿是偽造的?這是一份贗品,或者是每隔幾年,某一家精神病院或者其他地方,就會出現的那種任意幻想?肯尼迪和丘吉爾在他們的著作中談論了伏尼契手稿,仔細地檢驗了那些全面完善的造假理論之後,並未得出任何結論。難道整個作品只是某種宗教欺騙,是一種內心的迸發,或者是某個狂熱的宗教盲信者,將神靈的聲音胡亂地寫在羊皮卷中?這都是有可能的。是不是某個瘋狂的天才突然決定:「現在,我要給未來的研究者們留下一個永遠無法解開的難題?」羅吉爾.培根擁有人類歷代積累的偉大知識,他真的是作品的創作者嗎?有很多原因可以促使培根使用一種神祕的語言來記錄他的深刻見解——那就是,擺脫神職人員的糾纏。另一方面,培根不可能製造任何無法破譯的東西。研究培根的評論家,甚至是蒲柏本人,也無法讀懂這個文本,這就足以證明培根不可能是作者。他可能想讓他的朋友知道解密謎底,這就意味著在文本的某個地方,可能隱藏著某種系統。當今的密碼專家能夠解開任何密碼——特別是在當代計算機技術的幫助下,但是也只有是文本基於特定數量的對稱或者具有特定邏輯結構才可行。然而,整個伏尼契手稿完全沒有邏輯。培根是否是從某種更古老的資料中抄襲的呢?雖然他一個字也不認識,但是這些資料在他看來很重要!這個含有文字和圖畫的作品有可能是意圖騙取魯道夫二世600達卡特金幣嗎?這在當時可是一大筆財富。又或者伏尼契自己就是偽造者——這是一個最新的觀點。一個與他同時代的人這樣描述伏尼契:「精明強幹,卻粗俗傲慢。」儘管如此,伏尼契本人不可能是偽造者,因為有證據顯示伏尼契手稿在1887年以前就存在了。   以諾背後的真相   以諾,或者叫第七位創始人,從現在起,我堅持認為他是第七位創始人,並稱他為以諾,生活在一個對現代技術一無所知的年代。他不可能知道母艦、穿梭機、前照燈、無線設備、隆隆響的摩托車,等等。他所經歷的每件事必須加以解釋,他也這麼做了,因為他對這些詞彙一無所知。親愛的讀者,要不你也試著去向石器時代的人們描述一下直升機或者收音機。你肯定也會以某種「類似的」遊戲方式結束。試著給某人解釋螺旋梯,不要用任何圖片。你至少需要用到你的手!   每一代人都試著去理解和解釋《以諾書》,這使得混亂的狀態更加糟糕,而且完全無法理解書中的內容——這是毋庸置疑的!無法理解他們所讀的內容,之後的作家便去鑽研自己東方隱喻式的幻想,編寫了大量的寓言故事。在過去的200年中,神學家開始從宗教的角度解釋這些作品,這種混亂的狀態最終得到改善。普通的太空旅行者成了天使和智天使,領導者成了大天使,而最高領袖成了「上帝」。簡單的發電變為「火焰」,命令橋接器成了「無法描述的榮耀」,這是一種多麼混亂的狀態。從神學的角度看,這是可以理解的,首領指揮時的坐椅成了偉大的寶座,無法理解的混亂諷喻成了故事和幻想。   儘管同《舊約聖經》的研究專家進行過許多難以置信的討論,試著去理解無數神學作品,我都未曾碰到過任何令人信服的辯駁。我對文本的解釋一定是錯誤的:也許我應該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它。但是為什麼呢?畢竟,其他的解釋——尤其是來自解經作品中的那些,也是毫無意義,並且猶太基督教傳統之外的許多作品也反映了這份文本的核心內容。   《以諾書》的前五章(寓言式地)宣布了某種「最後的審判」:上帝帶著眾多天使離開天堂,來到人間。接下來的十一章敘述了所謂的「叛變天使」的遭遇,他們直接違背上帝的戒命,將自己「褻瀆」為人類的女兒。上帝給予這些「天使」任務,這些任務如此嚴格,以至於上帝的助手們根本無法完成。例如:   「西姆扎斯傳授他們法術和種植方法,阿梅勒斯教他們解除法術,巴拉克卓傳授他們占星術,寇克博爾教他們學習星座知識,伊斯皮爾教他們雲的知識,阿瑞克爾教他們地球的記號,薩摩西爾教他們學習太陽的知識,賽瑞爾教他們月亮的知識……」   在當時,對於地球上的居住者,這些特殊的知識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17到36章描寫以諾到各個世界和遙遠行星的旅行。神學家把這些稱作諷喻、寓言,或以諾的神奇樂園之旅(正義樂園)。但是以諾被要求記錄下這些「諷喻」,留傳給將來的子孫。原因是什麼呢?很簡單:與他同時代的人根本無法理解這些信息;這些信息是為將來的人們「準備」的。這不是我個人的理解,這是書中的解釋。   72到82章是關於「天文學」。這些章節中講述以諾瞭解的天文知識:太陽和月亮的運行軌道、閏年、行星和天體力學的知識。其他章節是關於以諾同兒子瑪士撒拉的談話,並預言洪水將會到來。整個故事以以諾乘著火焰馬車離開為高潮,書中還談了什麼呢?   斯拉夫語版的《以諾書》敘述了一些有趣的細節,阿比西尼亞版中並未如此詳細地描述:   這之後,我又活了二百年,一生共三百六十五年。第一個月的頭一天,我正獨自一人待在房子裡……我的眼前出現了兩個巨大的人,在地球上從未見過這樣子的人。他們的臉就像太陽,眼睛像燃燒的火焰,嘴唇噴著火焰;他們穿的衣服和唱的歌,氣勢恢弘;他們的翅膀比金子亮,他們的手比雪白。他們站在我的床前,叫著我的名字。我從睡夢中醒來,清楚地看見了站在我面前的兩個人。我問候他們,感到非常害怕,臉上流露出驚恐的表情。這些人對我說:「勇敢點,以諾,別害怕;永生的主,派我們到這兒,瞧!今天你要跟我們一起到天堂去。你要告訴你的兒子和家人,在你不在時該做些什麼,讓他們別去找你直到上帝送你回到他們身邊。」   神學家這樣解釋,大洪水暴發前的創始人經歷的是一場幻想或夢,這樣的解釋站不住腳。以諾醒來並起床,然後去告訴家人在他離開的時候該做什麼。「臨死前的幻想」這樣的說法也說不通,因為以諾在太空旅行後回到了家。因此,以諾在「上面」經歷了些什麼?   以諾獲悉宇宙奧祕   以諾學會寫字,也口述書本給他聽。當然不是上帝自己口述這些知識,是由一位名為普拉維爾(Pravuil)的大天使。為了事情進展順利,普拉維爾給了以諾一根能「快速書寫的蘆葦」:   上帝傳喚一位名為普拉維爾的大天使,與其他天使相比,這位大天使的知識淵博,反應敏捷,並記錄下了上帝所有的事蹟;上帝對他說:「從我的書房中取出書來。」拿出一根能「快速書寫的蘆葦」贈與以諾,並將取出的這些令人安慰的書親手交給他。   是什麼重要的智慧需要口述呢?事實上,每件事都需要,因為普通人知道的東西很少。以諾說:「他告訴我宇宙、地球和海洋如何運轉,他們通行和處理事情的所有的要素,雷鳴聲,太陽和月亮,星星的運轉和變化,一年四季,年份,天數,時間,風的形成……他講了三十個日日夜夜,一刻也沒有停。」   這好像還不夠,馬拉松式地端坐一個接著一個,和口述持續的時間一樣長。以諾真的是一名模範學生。   不管和以諾的談話何時進行,我認為,這位大洪水暴發前的先知被賦予了特權,乘坐由外星人駕駛的太空飛船,在太空遊覽了一番。而且,我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外星人一定有一套太空服。他一定有嗎?很有可能,外星人必須保護自己免受細菌、病毒,甚至人類汗液的威脅。這位專心的學生要說些什麼呢?   上帝對米迦勒說:「去把以諾身上的地球衣著去掉,給他塗上芳香的油膏,為他穿上主的衣著。」米迦勒按上帝說的做了。他為我抹油、換衣,油膏的外表不僅像極光,而且像香甜的露水,聞起來好似「沒藥」,閃爍著太陽般的光芒,我看著自己,就像是光榮的上帝僕從中的一個。   試著想像一下,整個描述和基督教中「親愛的上帝」有關。他有一位特殊的僕人,命令他將這種芳香撲鼻的膏油擦在以諾身上?我們人類身上總是有一種奇怪的味道!接著,以諾身上的衣服被取下,換上了另一套服裝,使他看起來和其他僕從一樣。當然!他們穿著太空服,最少也是一套制服:還有什麼呢?之後,以諾最終被帶到橋那裡,或者可能是某種會議室——又或者像神學家讀到的,帶到「偉大上帝的寶座」前,以諾描述了聖明的主是如何站起:「來到我的面前,用他的聲音同我說話。」   最後,解經學家碰到了特別尷尬的問題。這真的不是一幅你可以當成見到上帝的場景。兩位外星人(「我在地球上未曾見過的」)帶走以諾,為他消毒,換上太空服,然後將他帶到母艦的命令橋接器,上帝以「自己的聲音」迎接他。他明示給以諾一根「快速書寫的蘆葦」,接著,一位名為普拉維爾的僕從受命一連好幾天為以諾口述科學作品。信奉傳說的翻譯家確定以諾的回憶必定是某種「寓言」或「幻想」,這是不是令人驚奇不已?但是,我們再也不是生活於「黑暗世紀」。將邊遠蠻荒林區的居民帶出他們的森林還需要多少爭論呢?需明確的是,我這位勤奮的編年史家,正往電腦中記錄的每件事都不是什麼新鮮事,這些事都有上萬年的歷史了!《以諾書》就這樣被遺忘、歪曲、誤解和壓制。是時候用一種能理解的現代方式去表達這些舊的書籍,使人們能夠探究其中的意思。也許,疑惑會動搖舊宗教的看法,理想會戰勝信仰的力量。   從科學領域,我們明白,在取得更加不同的研究方法之前,首先要關注最易於理解和似乎可信的解釋。在這種情況下,閱讀《以諾書》時,最接近、最易於理解的解決方法是什麼?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我們能夠從之前的解經中找到的方法。那些解釋毫無意思,因為它們是基於把上帝、大天使和天使看做某種執法者。宇宙的偉大創造者因為其功績為人們所讚頌,這些功績會使任何一位真神顯得微不足道。推導出這本書的真正意思,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現代的角度去閱讀它。事實上,這才是「上帝」命令口述這本書的真正意圖:「他對我說:『以諾,看這些神碑,讀碑上的文字,仔細理解每個事實。』我觀察這些神碑,閱讀上面所有的內容,一直讀……」(第81章,1 ff)   在前往天堂進行最後一次旅行之前,將上帝的話記錄下來的這位以諾,將這些書傳給了他的兒子:「吾兒瑪士撒拉,好好保存汝父給你的這些書,將它們世世代代相傳……」   如果證明埃及人是正確的,以諾和金字塔的建造者索裡德是同一人,在埃及金字塔內就可能有些極驚人的東西。畢竟,在《希坦》中麥格裡奇強調,這些文本被置於金字塔中「以此來保護這些書並流傳下去」。科學是基於知識的創造。看看吉薩金字塔,科學解釋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當代的埃及古物學家——至少那些來自阿拉伯的學家,也應該閱讀他們祖先的這些書籍。從《希坦》中,我們能夠發現,索裡德(外星人以諾)為位於東面的金字塔(寓言中稱作基奧普斯金字塔)進行內部裝修,除了用「有關星星的書之外,還用了由天空和行星製成的天篷,固定的星星,時常出現的事物……以及過去發生的事情……」   埃及古物學家對此一無所知。基奧普斯金字塔的建造者完全不詳——金字塔牆壁上沒有留下任何符號標記。但是稍等一下!在「大甬道」,也就是通向「國王葬室」的宏偉通道中,有巨大的金屬支架,但是,沒有任何學術作品中談起過這些支架。在當時,這些支架很有可能用來架設牆板,在古時候,「大甬道」是通向「國王葬室」的一條不可思議的梯道,左右兩側寫著一些古老的信息。一大幫的盜墓者可能已經偷走了這些牆板,將它們熔化掉。但是,也有其他的可能性。現在,眾所周知,在所謂的基奧普斯金字塔的裡面和下面,有各種各樣的柱子和房間。但是儘管如此,在開羅,假裝虔誠的古董管理者卻不願將這些東西展現給世人。

作者資料

艾利希.馮.丹尼肯(Erich Von Daniken)

1935年4月14日生於瑞士。 1968年出版了第一本書《諸神的戰車》(Chariots of the Gods),這是一本全球暢銷書。在這本書出版之後,又陸續出版了31部作品。,他的作品已經被翻譯成了28種語言,總銷量已經達到了6300萬冊。 是世界上擁有讀者最多的非小說類作家之一。 丹尼肯的一些書還被拍成了電影,很多電視劇也都受到了丹尼肯思想的啟發,紀錄片更是收視率的破表保證,1996年根據《諸神的戰車》拍攝的紀錄片在德國最大的電視網播出時,單是德國就有770萬名觀眾收看。 此外,丹尼肯還經常參加各種國際巡迴的講座。 目前居住在瑞士。

基本資料

作者:艾利希.馮.丹尼肯(Erich Von Daniken) 譯者:吳柳燕 出版社:高寶 書系:新視野 出版日期:2011-07-13 ISBN:9789861856148 城邦書號:A52A45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