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別來無恙&夏日的檸檬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別來無恙&夏日的檸檬草

  • 作者:瑪琪朵晨羽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3-01-25
  • 定價:460元
  • 套書價:354元
  • 優惠價:77折 354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

內容簡介

《別來無恙》 ◆百萬網友忠誠追文的網路超人氣作家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繼《深海》、《藍空》後,又一超感動經典! 好希望治癒你傷口的解藥,不是時間和距離,而是我。 明知道你正待在這世界的某個角落,我卻見不到、碰觸不到。 如果有一天,時間癒合了你的傷口,讓你有勇氣再回到這裡,可不可以來找我? 大樹學長,我很想你。 【精采內容】 剛成為大一新生的晴伊,因直屬學長的熱情邀請,決定加入天文社,在所有社員中,晴伊注意到一位總是帶著微笑,卻有些神祕的大四生──孫黎,社員們都叫他「大樹學長」。 幾次與大樹的單獨相處,晴伊漸漸被他溫柔沉靜、樂於照顧人的特質吸引,但社團學姊卻對她說:「孫黎這個人,愛不得的。喜歡誰都可以,就是孫黎不行。」 學姊的提醒阻擋不了她對大樹越來越深的在乎與好奇,正當晴伊決定誠實坦白自己的心意時,一場殘酷的意外突然發生……從此,大樹徹底從她的生活圈裡消失,完全失聯。 畢業後,天文社的成員各分東西,有人離婚,有人因病過世,時間的洪流無情地帶走了一些人,沖蝕掉了屬於青春的片段,只有那個人的微笑,還停駐在她心底,隨著流轉的時光,越漸清晰…… 【名家推薦】 ◎藤井樹(吳子雲 年度暢銷作者) ◎蔡智恆(網路文學天王作家) ◎劉易蓁(Koobii高校誌總編輯) 《夏日的檸檬草》 ◆10萬網友最期待出實體書的青春純愛小說,2013年最受矚目新秀作家瑪琪朵一鳴驚人之作! 喜歡一個人可以喜歡到『無恥近乎勇』的地步,我想,這就是真愛吧! 如果說,每個男孩心中都有一個女神沈佳宜; 那麼,每個女孩心中就都有一個王子班長。 程奕,就是我心中的那個班長。 初夏午後,程奕在漫天飛舞的粉筆灰中,向國小四年級的我走來,從此,我對他的暗戀就像一場跑不到終點的馬拉松,國中、高中、大學……我卯足全力氣喘吁吁地追趕,曾經他離我很近很近,近到我快樂地以為這就是終點了…… 多年以後,我才明白,原來愛情裡沒有完成也是一種完成,那種完成,叫做遺憾。 【名家推薦】 ◎穹風(暢銷作者)/專序推薦 ◎蔡黃汝(國民女神 豆花妹) ◎Sunry(網路小說人氣作家) 【目錄】 ◎出版緣起 ◎推薦序 每個人靈魂中都有一個從未結束過的青春期 ◎作者序 寫給每個青春期未滿 ◎開 場 寫在回憶之前的回憶 ◎第一章 關於我喜歡你,還是個祕密 ◎第二章 我們等候著愛情,卻錯過彼此 ◎第三章 不確定就別親吻 ◎第四章 命運好幽默,讓愛的人不知所措 ◎第五章 此生最美的風景 ◎第六章 我曾經眼裡只有你 ◎第七章 起點是我和你,終點是我們 ◎終 章 你要不要我

內文試閱

《別來無恙》
  
  下午五點多,天文社難得出現其他人,兩男兩女,其中一名綁著馬尾的女生,正是昨天在顧天文社攤子的那個學姊,她站在書櫃前盯著裡頭的書,手拿著一本簿子,像是在檢查什麼。
  
  「亦呈,這妳女朋友嗎?」坐在沙發上的兩名陌生男子一邊叼著魷魚絲,一邊睜大眼睛看著他們。
  
  「不是啦,這是我的學妹,她叫柯晴伊,她也要加入天文社唷!」
  
  「真的嗎?」聞言,其中一名戴著眼鏡的纖瘦男子立刻站起來走向晴伊,看起來有點靦腆,卻還是笑容可掬的伸出手,「哈囉,學妹妳好,我叫許英杰,是天文社的社長,歡迎妳加入我們的社團!」
  
  「謝謝,社長你好。」晴伊點點頭,回握住他的手。
  
  接著蕭亦呈立刻又熱心地對她介紹另一名男子:「那一位是陳皓然學長,現在是統計學研究所二年級的學生,平時除了關在研究室裡,就是跟我們一起跑來跑去!」
  
  「哈囉,晴伊,歡迎妳!」陳皓然笑吟吟地對她揮手,他的體型壯碩,有著渾厚的聲音,與社長兩人呈明顯對比。
  
  「然後,這位是三年級的趙雅芬學姊,是天文社的美宣;那一位,則是我們的總務,昨天負責看攤子的葉如欣學姊,大四。」
  
  「喂。」站在書櫃前的葉如欣,這時忽然開了口,目光卻還是落在櫃子裡頭,「是不是有人動過這裡的書?」
  
  「怎麼了?」陳皓然問。
  
  「雜誌少了一本。」
  
  「怎麼會?櫃子不都是鎖起來的?」許英杰走過去看,連蕭亦呈也跟著去。
  
  「是少哪一本?」
  
  「二○○六年國家地理雜誌十二月號。」
  
  「十二月……啊,我知道,是不是介紹土星的那一本?」蕭亦呈問。
  
  「對,我沒看到,我這裡也沒有借閱紀錄。」葉如欣蹙起眉頭,「搞什麼東西?是誰擅自拿走的?」
  
  晴伊一怔,立刻想上前去解釋,肩膀卻忽然被一股力量拉住,讓她無法前進。回頭一看,竟見孫黎背著包包站在身後,比手勢要她噤聲。
  
  她愣住,下一秒就見他走向葉如欣,淡淡地說:「抱歉,如欣,那一本是我拿的。」
  
  「啊?你拿去哪裡?」
  
  「我送給別人了。」
  
  「送給別人?你在開玩笑嗎?那是天文社的財產,你居然隨便拿去送人?」葉如欣瞪大眼睛,幾乎是尖叫的語氣。
  
  「對啊,大樹學長,這不像是你會做的事耶!」蕭亦呈一臉稀奇。
  
  「當然是因為對方值得送,我才會送啊。」他依舊保持一貫的平靜與笑容,「抱歉,擅自把東西拿走,所以我帶了點東西來,跟妳賠罪。」
  
  當蕭亦呈看到孫黎手中的一袋東西,驚喜喊:「哇喔,這一期的新雜誌!」
  
  「你這哪叫跟我賠罪?把東西給別人,結果又送來更多的東西,明明就是在增加我的負擔!」葉如欣說,仍不給好臉色。
  
  「學姊,這沒差吧?反正天文社的書有一半以上都是大樹學長提供的,拿走一本應該沒什麼關係吧?」蕭亦呈說。
  
  「臭小子,那這裡的東西以後都給你保管,隨便你送給別人或是借別人用,到時東西弄不見或是壞掉,你就等著荷包被榨乾,全部賠償!」
  
  學姊的怒吼,嚇得他立刻躲到孫黎身後,完全不敢再吭半句!
  
  「對不起,如欣,是我的錯,以後不會這樣了。」孫黎又從袋子中拿起一杯熱飲,語氣溫和,「這是給妳的,消消火,不要生氣囉。」
  
  「對呀,如欣,妳就別生氣了嘛!」趙雅芬也說。
  
  葉如欣先是瞧瞧孫黎手中的那杯熱可可,接著又瞪了他的笑臉一會兒,最後便沒再說什麼,直接拿走可可坐在沙發上喝了起來,這讓蕭亦呈忍不住佩服地對孫黎豎起大拇指。
  
  沒多久孫黎回過頭,與晴伊四目交接,眼裡的笑意似乎是在告訴她:已經沒事了。
  
  只是兩人互望的這一幕,即便只有短短兩秒,卻被正在吃零食的陳皓然給注意到了。
  
  「大樹。」陳皓然開口:「天文社的迎新活動是辦在幾號?」
  
  「二十號,晚上七點開始,在R402教室。」孫黎看他,「怎麼了?那天你要過來嗎?」
  
  「只是想再確認一下,也順便讓她知道這消息。」他笑笑地指著晴伊,「亦呈剛剛說,學妹也要加入天文社。」
  
  「對對對,大樹學長,我把她拉進來囉。」蕭亦呈立刻又喊,滿臉喜色,「這樣迎新活動晴伊也可以一塊來了!」
  
  「喔?那太好了。」孫黎再度回頭望著她,笑著說:「歡迎妳,晴伊。」
  
  「謝謝。」她輕輕點頭。
  
  孫黎來了之後,社辦開始變得熱鬧,大家一邊吃零食一邊聊天。
  
  當蕭亦呈正熱絡地跟晴伊說話,沒多久趙雅芬卻過來把他用力擠開,坐在晴伊身旁雀躍地說︰「學妹,要不要來玩個遊戲?」
  
  「遊戲?」
  
  「是啊。」她突然秀出一副牌來,神祕一笑,「跟妳說,這是我自己親手設計跟製作的戀愛心測牌喔,有沒有興趣來測一下?」
  
  「對對對,晴伊,妳一定要給雅芬學姊測測看,她測牌超準的,每天都有一堆人找她占卜喔!」蕭亦呈用力點頭,柯晴伊還來不及反應,就見學姊已將四張戀愛心測牌放到桌上,每張牌的圖案都不一樣。
  
  「來,憑直覺選一張吧!」她說。
  
  晴伊看著那些牌,第一張是有一顆大樹佇立在沙漠中;第二張是有朵朵白雲飄浮在藍空中;第三張是遍地鮮豔的小花,還有一群蝴蝶在飛舞;最後一張,則是一望無際的綠色草地,其中一株小草上,還有幾滴水珠。
  
  晴伊選了最後一張。
  
  學姊眨眨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後拿起第四張牌說︰「妳知道嗎?在所有測過這副戀愛心測牌,然後選擇這一張的人,妳是第二個呢!」
  
  「這麼少人?這是在測什麼啊?」蕭亦呈好奇問,就連陳皓然跟葉如欣都忍不住湊了過來。
  
  「這四張牌,主要是測兩個東西,第一個,是測妳現在所處的環境,會為妳的生活帶來什麼影響。而晴伊學妹選的這張,代表的是她會認識很多的人,也會有很多快樂的事。基本上,算是一張不錯的牌。」語落,趙雅芬又說:「至於第二個測的……」
  
  「什麼什麼?是什麼東西?」蕭亦呈擠過去。
  
  「祕密。」趙雅芬笑笑,「如果學妹想知道,再私底下問我囉。」
  
  「吼,不乾不脆,耍什麼神祕啊?」葉如欣皺起眉頭。
  
  「哎呀,雖然這只是一個占卜遊戲,但我第二個測的,其實也是很私密的東西,怎麼能在大家面前說出來呢?」趙雅芬俏皮地笑,「這個占卜,我只給十個人測過,就連在天文社裡,也只有兩個人玩過喔。」
  
  「誰?」葉如欣問。
  
  「一個是已經畢業的上任社長,另一個則是那位了,是去年的時候,我偶然幫他測的。」當她伸手指指講臺,所有人也都不約而同轉過頭,望向正與許英杰社長說話的人。
  
  「大樹學長?」蕭亦呈瞠目,隨即馬上問:「那他是選哪一張?」
  
  「祕密。」
  
  「又是祕密,真的很小氣耶妳,那我也要算!」葉如欣不耐煩。
  
  「可以啊,一百塊,謝謝。」她笑嘻嘻地伸出手,立刻被葉如欣拍開,「一百個頭啦,哪有像妳這樣趁機搶錢的!」
  
  「唉唷,人家最近很窮,體諒人家一下嘛!看到有新學妹來,今天心情好,我剛好又帶了這一副牌,所以就拿出來玩一下囉!」
  
  「我看妳是念會計念到走火入魔了。」葉如欣白她一眼,拿著喝完的空杯子起身丟垃圾去。
  
  這時蕭亦呈也跟晴伊面面相覷,納悶道︰「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挺好奇大樹學長是選哪張牌耶!」
  
  聞言,趙雅芬不禁跟陳皓然互望一眼,並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接著陳皓然拿起擺在桌上的兩張戀愛心測牌,分別是第一張跟第四張。他默默地看了半晌,然後又瞥了瞥和蕭亦呈說話的晴伊,沒多久嘴角再度揚起了笑。
  
  趙雅芬一發現,立刻湊近他小聲問︰「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他聳聳肩,沒有多說。
  
  沒多久孫黎也走到他們面前,揮揮手:「好了,各位,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了。」
  
  「你今天到幾點啊?」陳皓然問。
  
  「大概十一點。」語落,他看著柯晴伊,然後微笑,「晴伊學妹,禮拜四的天文社迎新茶會,記得跟亦呈一起來喔。」
  
  「好。」她點頭,看著他走出社辦,而當她回頭不經意往講臺一望,發現昨天孫黎畫在黑板上的太陽系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項項天文社的活動行程。
  
  就在這時,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接著以要去廁所為由跟著離開社辦。
  
  當她往階梯下一望,發現孫黎人已跨坐在腳踏車上,立刻追上去喊︰「大樹學長!」
  
  孫黎按下煞車,回頭看著晴伊跑下階梯到他身邊,好奇問︰「怎麼了?」
  
  「那個……有關昨天的那本雜誌……」她微喘著氣,「我想,還是還給社團吧!」
  
  「妳不喜歡那本雜誌嗎?」
  
  「不是,我喜歡,可是,要是給如欣學姊帶來麻煩就不好了。」她一邊說,一邊從包包裡抽出昨天他給她的那本雜誌,「這是社團的財產,我不能就這麼拿走。對不起,學長。」
  
  當孫黎看她用雙手恭敬地將那本雜誌拿到他眼前,忽而不語,似乎沒想到她會隨身帶著。
  
  沉默半晌後,他伸出左手,晴伊以為他要拿回去,他卻將雜誌緩緩推回給她。
  
  「妳這麼說,身為學長的我都覺得愧疚了。」他莞爾,目光直直盯著她,「不過,除非對方是打從心底不喜歡,否則我不會收下對方還回來的東西。」
  
  她微愣。
  
  「相信我,我也是第一次這麼做,況且我也已經沒那個膽再去惹如欣了。」他看著她,語氣溫和,「妳可以跟我一起保守這個祕密嗎?」
  
  不知為何,那一瞬間,晴伊頓時說不出一句話來,最後只能怔怔點頭,而當孫黎準備離開,她卻又喚了聲。
  
  「怎麼了?還是覺得不放心嗎?」他問。
  
  「不是,只是我還沒向學長你道謝。」
  
  「不用客氣啦,就當作是歡迎妳入社的禮物囉。」
  
  「還有……」
  
  「嗯?」
  
  「我很喜歡學長昨天畫的那幅太陽系。」晴伊說,語氣誠懇認真,「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這是自昨天後,她一直很想對他說的話。
  
  面對她的讚美,孫黎這次沒有立即回應,只是動也不動地望著她,良久,才淡淡開了口。
  
  「謝謝。」最後一個字的尾音,牽起了他的嘴角。
  
  那雙黑色眼眸裡,也有一抹淡淡微光在閃爍,宛如夏夜裡的星星。
  
  
  *
  
  
  九月二十號晚上七點,一群剛加入社團的新生全坐在教室裡頭,看著站在臺上所有天文社的幹部一邊拿麥克風,一邊利用PPT跟大家自我介紹,氣氛相當融洽歡樂,尤其當副社長孫黎一上臺跟學弟妹們打招呼,立刻就有幾個女生開始竊竊私語,語氣還帶著些許興奮及雀躍。
  
  這一晚的迎新,除了讓大家知道天文社的宗旨以及幹部成員,還特別舉辦團康活動,並準備了好幾份飲料和披薩要給大家享用,一到社員們開始交流的時間,大家便立刻跑去拿食物吃了。
  
  正當晴伊也準備去拿飲料喝,卻發現葉如欣一手托著下巴,獨自坐在講臺上在喝便利商店的熱飲。她面無表情,眼神渙散,像在發呆。
  
  晴伊看著她一會兒,最後緩緩走上前去,在她身旁輕喚:「如欣學姊。」
  
  「什麼事?」她懶懶地問。
  
  「妳是不是還是不太舒服?」
  
  聞言,葉如欣將目光落向她,晴伊一看到她的眼神,立刻接著說:「因為我前幾天看到學姊,就發現妳的氣色很不好,後來就聽說妳因為生理痛回去休息。所以我想,妳是不是還是覺得很痛?」這樣近距離一看,還能發現她的額上冒出些許汗珠。
  
  「還好,只是恨不得把子宮拖出我體內罷了,不然誰會在大熱天喝這種東西?」葉如欣晃晃手中的杯子,一陣香甜的可可味立刻往晴伊飄去,「我到外頭去吹吹風,學妹,妳也快去拿披薩吃吧,不然會被亦呈那小子吃光光喔。」
  
  葉如欣說完,就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出教室,而這時蕭亦呈和趙雅芬學姊也剛好跑來找晴伊,把她抓去聊天。
  
  當一群學弟坐在一起,蕭亦呈便一手拿著披薩,一邊不斷講笑話,逗得他們哈哈大笑;另一群學妹,則是將趙雅芬學姊團團包圍住,開始玩起戀愛心測牌遊戲或是星座占卜。看到學妹們一個個因為占卜結果而紛紛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就知道她的占卜又做出了口碑,其他學妹搶著要玩,這也讓趙雅芬立刻變成最受學妹歡迎的人物。
  
  看著他們玩一段時間,晴伊不禁望望教室四周,發現其他的學長跟學姊也在一旁吃東西聊天,卻不見葉如欣回來。最後,她從包包裡拿出一樣東西,再倒一杯水,然後離開教室。
  
  教室外頭幾乎沒人,只看得見幾盞夜燈的光,四處張望了一會兒,晴伊才發現葉如欣的身影,而且還有一個人坐在她的身旁。
  
  雖然燈光昏暗,視線也不佳,晴伊還是很快就認出那個背影,是孫黎。
  
  他們兩人肩並肩,坐在花臺前動也不動。夜晚的風,隱約將兩人的交談聲緩緩吹來,低沉模糊,宛如呢喃。
  
  最後,晴伊看見葉如欣緩緩將頭倚在孫黎肩上。她的一頭美麗長髮,如絲綢般垂落在他的背上。
  
  這畫面讓晴伊不禁一怔,頓時站在原地不動,最後才意識到這時似乎不該過去打擾,因此悄悄轉身,只是她沒想到,前腳才一離地,她就被孫黎發現,出現在眼角餘光中的身影讓他立即轉過頭來。
  
  「晴伊。」他喚道。
  
  她愣住,然後回頭,一張和煦笑臉立刻映入眼簾。
  
  「怎麼了?」他溫柔問。
  
  「不……不好意思,我只是有樣東西想要拿給如欣學姊。」因為完全沒料到會被他發現,晴伊一時還無法完全反應過來。
  
  而她這番話,也讓葉如欣跟著往晴伊的方向望去。坐在燈光下的她,神情依舊寫滿了疲倦。
  
  「這樣啊?好,那我先離開。」孫黎說完,便直接起身,還拍了拍葉如欣的肩。
  
  晴伊原本想告訴他不必離開,但孫黎還是從前門回到教室去了。最後,她只好拿著水走向葉如欣。
  
  「什麼事?」學姊的聲音低沉乾啞,臉上也沒什麼表情。
  
  晴伊攤開另一雙手,輕輕說︰「我想要請學姊吃這個。」
  
  聞言,葉如欣一看,發現她的手心上有一顆茶色膠囊。
  
  「這個是月見草,女生吃這個很好。希望學姊吃了,可以舒緩身體的不適。」語落,晴伊又將水杯拿到她的眼前。
  
  葉如欣呆了片刻,看著她小心翼翼地拿著膠囊,還用面紙墊著,忽而笑了聲,接過膠囊和水,立刻吞了下去。
  
  「謝謝。」她緩緩吁一口氣。
  
  這時,晴伊卻發現她的眼眶有些泛紅,儘管她始終面露平靜,但還是可以感覺到她心情不太好。
  
  面對學妹突然打擾到她跟孫黎兩人,葉如欣沒有表現出半點不悅,反而還邀晴伊坐在身旁,和她一起乘涼。一片寧靜中,晴伊還來不及繼續思考方才看到的畫面,葉如欣就已先開口:「學妹。」
  
  「是。」她立刻說。
  
  「不用這麼拘謹,我現在又沒力氣凶人,只是想問妳一件事而已。」她呵呵笑,望著遠方天空,「妳有喜歡的人嗎?」
  
  這一問,讓晴伊登時愣了下,沒想到學姊會突然這樣問她,因此好一會兒才出聲否認。
  
  「那麼,曾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葉如欣望向她,眼神流露出不可思議:「一個都沒有?」
  
  她搖頭。
  
  「哇,真是沒想到,虧妳長得這麼可愛,居然完全沒有戀愛經驗!」她噗嗤一聲,再度展開笑顏。
  
  而這又讓晴伊一時不知如何回應,最後只能問︰「如欣學姊……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她莞爾,低喃︰「只是突然覺得,談戀愛很累而已。」
  
  語畢,兩人又是一陣靜默。
  
  莫非,如欣學姊已經有喜歡的人,甚至是交往的對象?從剛才撞見的那一幕來看,難道對方就是大樹學長?
  
  正當晴伊忍不住開始猜測,葉如欣突然看著她,問︰「妳是不是以為我跟孫黎在一起?」
  
  她有些嚇一跳。
  
  「我跟那小子是高中同學,差不多認識七年了,要是我們之間有什麼,也老早就有了,不可能會拖到現在。所以,我跟他完全不來電的啦!」說到這,她突然又緊盯著晴伊,「妳該不會對那傢伙有感覺了吧?」
  
  她連忙搖頭。
  
  「那就好,喜歡誰都可以,就是孫黎不行,要是妳沒辦法保證自己不會喜歡上他,就絕對要離他遠一點,明白嗎?」她將手中的水一飲而盡。
  
  「大樹學長……很壞嗎?」晴伊愣愣,忍不住問,卻惹得對方一陣笑。
  
  「就某種程度來說……算吧。不過為了妳好,還是別讓妳知道比較好。在所有的學妹中,我就只告訴妳一個人,別被那傢伙的笑容給迷惑,也千萬不能對他有學長以外的感情。」
  
  語落,葉如欣嘆一口氣,並淡淡補上一句︰「孫黎這個人,愛不得的。」
  
  
  *
  
  
  天文社的迎新活動結束後,大家各自回去,趙雅芬也已經先帶身體不適的葉如欣離開,而從頭到尾都未在場的陳皓然,卻在最後忽然出現,他跟大家打招呼,接著幫忙清理環境,整理得差不多後,才與孫黎一塊離開。
  
  正當晴伊和蕭亦呈也走出教室,並從他們兩人身旁經過,陳皓然立刻問晴伊:「怎麼樣?學妹,迎新無不無聊?會不會想要退出了?」
  
  「拜託,學長,哪有人這樣問的啊?」蕭亦呈瞪大眼睛。
  
  而晴伊則是搖頭:「不會,很有趣。而且聽完社長的介紹,也覺得之後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真是個好孩子。」陳皓然低語,隨即便呵呵笑了起來。
  
  「晴伊。」孫黎開口,語氣平淡:「不好意思,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聞言,蕭亦呈跟陳皓然都不禁望了他一眼,只見他莞爾看著晴伊,她先是一頓,接著很快就點頭。
  
  他們走到靠近樓梯口的陽臺處,離教室有些距離,從這個地方可以眺望到遠方天空的星星,靜謐地一閃一閃,像在眨眼。
  
  「剛才如欣有跟妳說什麼嗎?」
  
  當孫黎一問,柯晴伊又愣了下,一抬眸,就對上他的眼睛。
  
  「她有沒有罵妳?」
  
  「沒有。」她搖頭,有些詫異,「學姊她沒有罵我,為什麼學長要這麼問?」
  
  「因為我剛剛看妳突然說要找她,覺得有些意外,而且如欣今天的情緒不太好,所以我擔心妳是不是挨罵了?」
  
  晴伊又搖頭,立即說:「沒有,學姊她沒有罵我。因為我看她的身體一直不太舒服,所以拿些藥給她吃。」
  
  「是嗎?原來如此。」他點點頭,接著微笑,「這樣的話,那如欣應該很高興,她的心腸很軟,看到妳這麼關心她,一定很感動。」
  
  晴伊一聽,忍不住抬眸。
  
  一察覺她的視線,孫黎問︰「怎麼了?」
  
  「孫黎這個人,愛不得的。」
  
  
  「沒有,沒什麼。」晴伊說:「只是剛才有聽學姊說,你跟她是高中同學,已經認識很久了。」
  
  「喔?」他語調微揚,似乎對葉如欣會跟她說這些而略感訝異,除此之外也沒什麼太大反應。
  
  「是啊,所以我們對彼此的個性都還挺清楚的。她會把這件事告訴妳,就代表她對妳已經有某種程度的信任了吧!」語落,他又問︰「她還有說什麼嗎?」
  
  「要是妳沒辦法保證自己不會喜歡上他,就絕對要離他遠一點,明白嗎?」
  
  「沒有了。」晴伊搖頭。
  
  「嗯,知道她沒有罵妳,我就放心了。」他莞爾,「大一的課業比較繁重,謝謝妳還願意抽出時間來,早點回去休息吧,晚安。」
  
  當孫黎直接往教室走去與站在門口的陳皓然會合,蕭亦呈一見,也走到晴伊的身邊。
  
  這時陳皓然忽然喊了她一聲,然後朝她揮手道別,而他臉上那滿是喜悅,讓人猜不透的笑容,卻讓晴伊不禁有些困惑。
  
  「大樹學長剛剛跟妳說了什麼啊?」在回到宿舍的路途中,蕭亦呈好奇開口。
  
  晴伊沉默幾秒,最後應道︰「學長說,謝謝我今晚抽出時間參加迎新活動。」
  
  「就這樣?」蕭亦呈張大眼,「剛看他特地把妳叫走,我還以為是要說什麼重要的事呢!」
  
  晴伊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繼續走,卻又忍不住想起葉如欣剛才說的話。
  
  對於孫黎,她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只覺得他是一個個性好、善解人意,卻又有點神祕的學長,葉如欣忽然對她那樣叮嚀,讓她不禁回憶起第一次在社團教室遇見他的時候。
  
  無論怎麼想、怎麼看,他都不像學姊說的那樣,是一個「危險人物」。
  
  正因為她所看到的、所接觸到的,是那樣溫柔的大樹學長,所以心裡會覺得困惑。對於大樹學長的好奇,也變得越來越深。 《夏日的檸檬草》
  
  女孩子,一旦遇見某個人、喜歡上某個人,就會開始做些蠢事。
  
  好吧,至少我是!
  
  否則,我怎麼會開始在課本角落、習作本邊邊到處寫上小小的他的名字。
  
  一想起他的模樣就止不住傻笑,打上課鐘時還在他們班教室附近打混閒晃,偷偷記下他的課表還有他參加的每項課外活動,然後在校園裡假裝不經意地遇見。
  
  我還偷偷跟蹤他回家,知道他養了一條很凶的大黑狗。
  
  有次被發現了,大黑狗飛撲向我,程奕絲毫沒有英雄救美的意思,只是悠閒地背過手,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好戲般等著大黑狗滴著口水步步逼近我,嚇得我哭爹喊娘落荒而逃,從此再也不敢靠近他家。
  
  程奕擔任學校合唱團的伴奏。
  
  為了可以每天名正言順看到他,連五線譜都認不全外加音痴的我,勇敢報名了合唱團的甄選。
  
  合唱團的訓練嚴格,禮拜一到五的朝會前都要晨練,遇到比賽前夕,連假日都要到校練唱。
  
  程奕習慣提早去練琴。
  
  雖然說是練琴,他卻常彈一些不是合唱團練唱的曲目,令人意外的,大部分是西洋流行歌。
  
  每天清晨,老師同學還沒來的短短半小時,他彈琴,我坐在角落翻書,吃早餐,偷偷看他,覺得沒有什麼比這樣的幸福還要幸福。
  
  就像被他的琴聲下了蠱,我變成童話裡跟著吹笛人跑的小老鼠,風雨無阻,就算感冒發燒,前一分鐘還趴在床上呻吟,後一分鐘,雙腳還是不聽使喚往學校合唱團練唱的教室去了。
  
  這天,飄著毛毛細雨的清晨,我到教室時,程奕已經在彈一首歌,曲調聽起來有些悲傷,但他臉上卻帶著微笑,神情溫柔而放鬆。
  
  「這首歌叫〈 The Rose〉。」他似乎很有感觸,還輕輕哼了起來。
  
  哇!程奕第一次主動跟我講話,還唱歌給我聽呢。
  
  但,平時伶牙俐齒、滔滔不絕、能言善道的我,居然在此刻大當機。
  
  「嗯。」我用力吞吞口水,臉好燙,喉嚨好痛。
  
  他突然走到我面前,把手覆上我的額頭。
  
  他手心傳來的冰冷讓我嚇了一跳,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妳感冒了。」他微微皺眉。
  
  「哈哈,我哪有感冒,我好得很……」我朝他吐吐舌頭,「都不用穿外套!」
  
  他脫下外套,披在我身上:「今天會一直下雨,很冷,明天再還我。」
  
  外套上留著他的體溫,似乎帶著淡淡的檸檬草香味,沁涼而甜美。
  
  「謝謝。」我一直傻笑。
  
  「應該的。」他掃了我一眼,面無表情,「快比賽了,小心不要傳染給別人。」
  
  他語氣冷淡,說完,又回到鋼琴前坐著。
  
  快比賽了,小心不要傳染給別人?!
  
  這個人怎麼這麼彆扭啊,說幾句好聽話是會死嗎?
  
  「程奕!」
  
  一聲清脆愉快的女聲響起,他抬起頭來。
  
  李雪兒出現在門口,踩著輕快的腳步走到鋼琴前,大大方方地坐在他旁邊,纖長的手指在鍵盤敲上一連串音符。
  
  「你剛剛彈的是這首,對吧?」她笑吟吟地看著他。
  
  「嗯。」他對她微微一笑。
  
  李雪兒,高音部的主唱,B班的班長。
  
  什麼跟什麼啊?壞心腸女配角這麼快就出現了!
  
  我摸摸程奕的外套,胸口內側口袋有一塊硬邦邦的東西,抽出來看,學生證上的男孩對我微笑。
  
  我起了壞心,偷偷拿走他的學生證,放在筆盒的底層,用各種顏色的筆埋起來,像埋藏一個祕密那樣。
  
  我沒告訴他,其實那天我帶了外套,只是藏在置物櫃裡。看他一整天搓手呵氣的瑟縮模樣,我心裡居然覺得很愉快!
  
  隔天,我把外套還給他,程奕接過去翻了翻內側口袋,問我:「王曉夏,妳有沒有看到我的學生證?」
  
  「什麼學生證?」我裝傻。
  
  「奇怪,我明明放外套口袋,怎麼不見了?」
  
  「這麼肯定放外套口袋?搞不好你放在別的地方,連自己都忘記了,要不要四處找找啊?」
  
  「我又不像妳老是忘東忘西,我說放在外套口袋,就是放在外套口袋!」他瞪我一眼,說:「妳真的沒看到?」
  
  「沒有!」原來,我才是壞心腸女配角……
  
  喜歡一個人可以喜歡到「無恥近乎勇」的地步,我想,這就是真愛吧!
  
  我對程奕的喜歡大概連了老天都動容,小學五年級到國中,我跟他都被編在同一班。
  
  那些年,小女孩懵懵懂懂,憧憬「愛情」的模樣。
  
  喜歡他因為靦腆又基於好教養,見到我時輕輕地點頭。
  
  喜歡他偷瞄到我爬滿注音及塗鴉的樂譜,嘴角微微勾起的笑意,所以我畫得更起勁。
  
  喜歡他咬著下脣沉思,轉筆的小動作,喜歡他喊:「起立,敬禮」時尾音微微上揚。
  
  喜歡朝會時,站在隊伍前頭的他,挺直背脊的驕傲姿勢,晨光從樹葉間灑落,好像在他臉上、肩上跳舞。
  
  連他標準處女座的潔癖,異於常人的龜毛挑剔,還有更多難以理解的早熟與孤僻,我也照單全收地喜歡。
  
  除了這樣,這個年紀的「喜歡」,能做些什麼呢?
  
  像其他女生那樣,送糖果、餅乾、巧克力,問數學題這類明戀暗戀的蠢事,我是不屑的。
  
  當面告白?十個女生有十一個哭著回來,第十一個是路過嚇到哭的。
  
  寫情書?知道名字的一律退回,沒有署名的就貼在公布欄。
  
  我用我的小小腦袋及壞心腸,前前後後、仔仔細細分析著,盤算著。
  
  讓程奕喜歡上我容易些呢?還是讓他討厭我容易些呢?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但關鍵在於,一定要引起對方注意!
  
  為了吸引他注意,我專門跟他唱反調,專門找他麻煩,專門扯他後腿。
  
  我開始叫他「蜥蜴」。
  
  「蜥蜴」不只跟他名字諧音,還有冷血動物的含意。
  
  有陣子我還常常煽動大家一起這樣稱呼他,只是在他眼露殺意,手夾秩序板的威脅下,其他同學只能在精神上默默支持我。
  
  班遊投票時,程奕提名的地點是萬壽山,我偏要提名旗津。
  
  「萬壽山有動物園,各位同學可以看到許多平時只能在課本上看到的動物,『寓教於樂』不是很好嗎?」程奕企圖說服反對黨,說得頭頭是道,連成語都用上了。
  
  「我會暈車呀!」我理直氣壯,「一坐到開山路的遊覽車,我就會吐!」
  
  他目光瞟向我隔壁桌的同學。
  
  「饒了我吧,班長大人!我不想跟她坐在一起!」柚子掩面哀號。
  
  「好……」他咬咬牙,「班遊那天,妳坐我旁邊,我幫妳想辦法。」
  
  班遊當天,我興奮地上了遊覽車。
  
  落好座,我還在想要怎麼把握這難得的機會跟程奕聊天,他瞟了我裝滿零食的包包一眼,便惡狠狠說:「王曉夏,妳以為是小學生遠足嗎?就是吃這些垃圾食物才會暈車!」
  
  無視我的抗議,他把零食全丟給後座的柚子,塞了耳機到我一隻耳朵裡,軟綿綿的鋼琴樂音鑽進耳朵,聽了讓人直想打瞌睡。
  
  「這什麼鬼啊?」我忍不住拔下耳機,他一伸手又塞回來。
  
  「Richard Clayderman!」他答。
  
  「不是吧!聽這個會讓人想睡耶!」
  
  程奕自己塞上另一邊的耳機,雙手抱胸往椅背一躺,閉上眼睛說:「王曉夏,我現在給妳兩個選擇,一個是一路睡到萬壽山,另一個選擇是我直接敲昏妳。」
  
  除了這兩個,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有!班長大人說:請下車!
  
  程奕,算你狠!
  
  一到目的地,程奕那死彆扭又冷淡的個性,沒人要陪他玩,我立刻不計前嫌拉他到處逛、到處拍照。
  
  「程奕,我們好像在約會喔!」當他微笑著遞給我一支冰淇淋時,情竇初開的少女忍不住這樣說。
  
  「想太多。」程奕附送一個白眼,「冰淇淋一支五十塊,快給錢!」
  
  哼!小氣鬼!
  
  這天很快過去,遊覽車平穩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夕陽掛在田野間,再也不張狂,羞紅了臉與一彎初生淡月隱隱對望。
  
  環顧四周,同學們睡得東倒西歪,我也抵擋不了周公的招喚,頻頻點頭以示忠誠。
  
  班長大人挪了挪肩膀,告誡我:「王曉夏,妳不准靠在我肩膀上流口水……」
  
  這句話本人的解讀是:只要不流口水就可以靠在你肩膀上。
  
  放任自己睡去前,我模模糊糊地想:其實這傢伙還挺有紳士風度的嘛!
  
  ◆
  
  光陰是公平且無情的,不管你高矮胖瘦、俊美聰慧,還是平凡愚笨,也不管你是否有一堆英文單字還沒背、元素週期表沒記熟……或早或晚,但總會在差不多的時間,送你難以啟齒的禮物,慶祝你邁向青春期。
  
  程奕也收到這份祕密禮物──男孩的變聲期。
  
  音樂課的時候,我發現他的高音像緊繃的弦。
  
  上課喊口令的時候,尾音不再上揚,甚至有些小小的沙啞。
  
  講話時會先清清喉嚨,一直在偷偷喝水,偶爾還會咬著下脣悄悄悶咳著。
  
  不愛講話的他,現在更沉默了。
  
  「班長,你感冒喔?」我小聲問他。
  
  「沒有啊。」他立刻否認。
  
  就算發現他這些微小的改變,原本我也沒有聯想到這就是男孩的變聲期。
  
  完全歸功於我老哥恰好也在不久前迎接這份禮物。
  
  他老兄歡天喜地,敲鑼打鼓,惟恐人不知地在晚餐時宣布這個消息。
  
  「我要變男人了!」他喜孜孜地說,向我們展示他喉頸間微微隆起的喉結,及下巴邊可能要用顯微鏡才會看到,他所宣稱的「鬍渣」。
  
  有兒初長成的我媽,開心得不得了,晚上燉了鍋「轉骨養喉茶』。
  
  「兒子!來來,這罐明天帶去學校喝,你外婆說男生『登大人』時喝這個最好!」媽裝了滿滿一壺黑呼呼、濃稠稠的液體遞給哥。
  
  我在旁邊用力嗅了嗅,聞到鍋裡飄來奇異的香味。
  
  隔天禮拜一,朝會結束,程奕站在教室門口,腳還沒跨進門檻,就看到我張大嘴對著他的水壺。
  
  「王曉夏!那是我的水壺!」
  
  我不理他,拿起他的水壺咕嘟咕嘟就往口裡灌,轉瞬間只剩半壺水。
  
  「妳……妳……」程奕衝到我眼前,結結巴巴指著我。
  
  我心滿意足噓了口氣。
  
  「天氣真熱啊!班長你帶的是礦泉水吧!又清涼又好喝。」我意猶未盡地咂嘴,把他的水壺悄悄繞到身後。
  
  程奕臉孔扭曲。
  
  「我這人向來受人點滴,必當湧泉以報。這樣吧!我不想占你便宜,也不想跟你間接接吻。」我很大方地拿出我的水壺,推到他面前:「今天你就喝我的吧!」
  
  他看看我,又看看我手中的粉紅色Hello Kitty水壺,又看看我,心中八成在「間接接吻」這四個字上天人交戰。
  
  最後,他接過我的水壺,扭開瓶蓋的樣子,彷彿要扭斷我的頭。
  
  他狠狠喝了一口,眼睛瞬間張大,像喝到毒藥般,一副快吐出來的樣子。
  
  這樣的情形,第二天同樣上演,程奕的臉孔比前一天更加扭曲。
  
  第三天,他一來就把水壺「藏」在教室後面的清潔用具櫃裡。
  
  我怎麼會知道?當然是被我翻到了啊!被找到就不算「藏」。我把裡面的水倒出來,換上王家祖傳特製登大人必喝的「轉骨養喉茶」。
  
  第四天,他把水壺託給柚子保管,我用一罐可樂就跟柚子換到了。
  
  程奕每喝一口我水壺裡的茶,就拿哀怨的眼神瞪我一次。
  
  第五天,我索性趁他不注意,偷了他的水壺回家。
  
  睡覺前,我珍而重之地拿出來,在燈下把玩。
  
  他的水壺,其實是一個深藍色的保溫瓶,在白色燈光下透著像海一樣的光,瓶身有些淺淺的刮痕,翻過來,底部的黑色字跡有些模糊,但仍看得出主人的名字──程奕。
  
  我摸摸上面的名字,傻笑著,想到他貼身的東西在我手上,心裡油然而生一股莫名的幸福感。
  
  我的小小幸福只維持一個週末,禮拜一上課,我看到他帶了一個同樣是深藍色的嶄新水壺!
  
  「班長,你換新水壺喔?」我明知故問。
  
  「舊的被妳偷了。」他坐在座位上,連頭都沒抬,眼睛盯著課本,說到「偷」字還不忘加重語氣。
  
  我默然。
  
  看我不作聲,他抬起頭來瞄我一眼。
  
  「被發現就不算『偷』……」我歪理很多,常常顛倒是非黑白。
  
  我從書包裡拿出舊水壺還他,當然裝滿了王家祖傳巫婆湯,順便說了他一頓:「我媽說做人不能浪費,舊的還可以用,怎麼就買新的呢?」
  
  「剛好我的水壺壞了,你的新水壺借我用吧!」我順勢拿走他的新水壺。
  
  「妳……妳……」他指著我的鼻子,後面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你現在怨我,以後你會感謝我呢!」我把媽最常對我講的話,對程奕說。
  
  當然要感謝我呀!程奕你這個無敵潔癖死愛面子的龜毛蜥蜴!不這樣你會喝這補湯嗎?
  
  每天在我身後悶聲咳、咳、咳!
  
  喉嚨現在咳壞了,以後哪有那麼好聽、富含磁性、讓我迷戀的聲音?哪還有你之後長得飛快的身高,讓你情場得意、無往不利?
  
  之後,媽還熬了杜仲茶、決明子明目茶、青春養肝茶,還有女孩一夜長大後需要喝的四物湯、枸杞黑棗茶……我來者不拒,有什麼帶什麼,想盡辦法通通餵到程奕的肚子裡。
  
  後來,我也曾在心裡偷偷懷疑,是不是那陣子被我強灌了一肚子湯湯水水,造成程奕日後性格扭曲,陰陽怪氣。
  
  但,現下他吃著吃著,吃苦當吃補了,這些性格上的小瑕疵也就別太計較了。
  
  午休時,座位旁的柚子早已睡死,還微微打著鼾。
  
  我轉過身,以一種極不自然、極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枕著手臂、扭著脖子趴在桌上,睜大眼直往左後方瞧去。
  
  程奕的長睫毛像黑色扇子般擺在他端端正正、白白淨淨的臉孔上,嘴脣緊抿,呼吸均勻。
  
  這樣好看的男生以後不知道會長成怎樣?
  
  會長出落腮鬍嗎?會有像男模般的精壯身材嗎?
  
  眼裡盯著、瞧著,腦袋裡轉來轉去盡是些粉紅色少女漫畫的綺思幻想。
  
  風紀股長在座位間走來走去,經過時敲了桌子一下,我趕緊閉上眼,眼觀鼻鼻觀心安分了一陣,再偷偷睜開眼時,看見程奕正朝我這邊丟來一記白眼──被發現了!
  
  我的身體瞬間像有千萬隻螞蟻同時爬動,心慌意亂得想扭過頭,誰知道身體已經發麻,動彈不得,我和他就這樣睜著眼互瞪了一會兒,程奕皺眉,揮手往自己臉上一抹,那意思是:「看什麼?快睡!」
  
  我只好用力擺正姿勢,不料力道過猛,桌子被我搖晃了一下,抽屜裡喝了一半的可樂就這樣掉出來,「匡噹!」一聲掉在地上,在無聲的教室裡聽起來特別響亮,然後罐子滾啊滾……
  
  在我眼睜睜的目視下,滾到左後方座位的椅腳,停住了,從罐口邊緣流出琥珀色的液體。
  
  順著椅子往上看,程奕眼睛噴火,像要把我給宰了。
  
  風紀股長一邊用犀利眼神打趴騷動的同學,一邊快速移動到事發現場,指著地上無辜的紅色鐵罐,看看我,再看看程奕,手指頭在我們的桌子上各點一下,進行無聲的審判,一切以「靜悄悄』為最高指導原則。
  
  這場審判考驗著人性!
  
  我正要開口,程奕卻彎腰撿起可樂罐,站起來走到教室外頭罰站。
  
  我發誓我不是個沒有良心的人,但是此時,我心底卻有一種很難以形容的喜悅,這種喜悅不是「好險好險,有人幫我頂罪」,而是像武俠小說的情節,男主角義無反顧替女主角挨刀、挨箭、挨暗器,那種被「英雄救美」的感覺。
  
  我知道這樣的想法很可恥,但是……我真的很開心啊!
  
  午休時間結束,程奕拿拖把抹去地上褐色的可樂漬。
  
  「班長……我來就好!」被英雄救美的少女扭著抹布說。
  
  「不用!」英雄要說的應該是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吧?算了算了,程奕話少,這兩個字意思也差不多。
  
  「這怎麼好意思……」少女羞紅臉。
  
  「離我遠點!」
  
  以可樂罐為中心,擴及前後左右的座座位,他拖過一遍,然後用浸過消毒水的抹布擦了一遍,最後又用衛生紙吸去未乾的水漬。彷彿潑到好學生地盤上的不是一罐可樂,而是一灘餿水!
  
  ◆
  
  運動會向來是學校的一件大事。
  
  對哥而言,就是牆壁上的豐功偉業又多了幾條。
  
  我四體不勤,又是哥口中「沒有小腦」的肢障,開幕式一結束,除了幫同學加加油,之後一整天幾乎無所事事。
  
  唯一期望的就是可以吃到媽現做的海苔壽司卷當午餐。
  
  中午時分,從媽手中接過便當,我躲到福利社後面,準備大快朵頤。
  
  突然看到程奕站在離我約五步的距離,大概才剛比賽完,他臉頰紅紅的,微微喘著氣,額前的瀏海還掛著幾滴水珠。
  
  我注意到他手裡拿著一瓶鮮奶跟一塊三明治,眼睛卻盯著我的壽司便當。
  
  「班長,你還沒吃午餐喔?」我看著他的三明治,問了笨蛋問題。
  
  他搖搖頭。
  
  「要吃壽司嗎?我媽弄很多,分一點給你。」
  
  他還是搖搖頭。
  
  「我想吃三明治,壽司一半跟你換!」我說。
  
  「我不想吃壽司。」他終於開口。
  
  「可是……我突然想吃三明治!」
  
  「自己去福利社買!」他轉身要走。
  
  「我媽幫我帶便當,就不會給我午餐錢了。」我攔截他,一把搶過他的三明治,送到嘴裡咬了一大口,還給他。
  
  「妳這人怎麼這樣!」他漲紅著臉瞪我。
  
  「我想吃壽司又想吃三明治啊!」我回瞪他,「不然不然……這樣吧!當我吃虧點,壽司全部給你吃啊!」
  
  他看看手中被我咬了一口的三明治,再看看我的壽司便當,醋飯閃著晶亮的光芒,黃澄澄的蛋卷柔軟可口。
  
  最後,他艱難地下了決定:「好吧,一起吃。」
  
  這天,我們坐在福利社的臺臺階上,共用一個便當,他特別溫暖、特別多話。
  
  「妳媽媽每天中午都會幫妳帶便當,真好……」程奕側頭望向我。
  
  「我家很普通啊!我爸是公務員,我媽是家庭主婦,最大的興趣就是煮菜餵飽我們。」我咬著筷子,「聽說你爺爺是師範大學的校長耶,還上過電視呢,多威風啊!」
  
  他沉默了半晌。
  
  「王曉夏,妳知道我為什麼要拚命得獎?」他突然問。
  
  「因為,你很優秀啊!得獎是應該的吧!」
  
  拚命得獎?我不懂。
  
  「妳有沒有想過?其實我一點也不優秀,一點也不厲害。」他直視我,好像想讓我認同他的話。
  
  「我知道啦!」我哈哈一聲,筷子往便當盒裡戳,「功課好的學生都會這樣講。」
  
  程奕直直望向天空,彷彿天空中有個洞。
  
  「我每天早上不到六點就起床念書,每天回家至少要練琴兩個小時,算高等數學,扣掉吃飯洗澡的時間,我幾乎連睡覺都在背英文單字,我一點也不聰明,念書念得很辛苦。」他口氣認真。
  
  「欸!程奕,你唬爛我啊!怎麼可能?幹麼讓自己這麼辛苦?」我聽得一愣一愣。
  
  「因為只有得獎,我才能站在臺上,才能讓爺爺看到我……」他緩緩說:「,哪怕一次也好,我多麼希望爺爺不是在臺上的貴賓席,而是像其他同學的爸爸媽媽一樣,在台下為我加油就好。」
  
  我驚訝地望向他,他的眼神裡承載太多太多不應該屬於這年紀的悲傷,我無從理解,卻看到一層水霧從他睫毛底一閃而過。
  
  「那……你爸爸媽媽呢?」那壺不開提那壺的踩地雷問法,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
  
  程奕不喜歡別人問起他家裡的事。
  
  果然,他臉色一沉,低頭看著空空的便當盒。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出國工作了。」
  
  「爸說,我每學期拿第一名,他跟媽媽就會回台灣來看我。」他說。
  
  「所以,你每次考試都拿第一?」我問。
  
  「嗯……」他點頭,「每學期、每學年……到現在,沒有漏過一次。」
  
  「他們每年都有回來嗎?」
  
  「很少回來。」他看著遠方的天空。
  
  「那,你有去國外找過他們嗎?」
  
  「只去過一次,我討厭那個地方。」
  
  「爸爸媽媽都不在你身邊,爺爺又很忙,那你是怎麼長大的啊?」我無法想像。
  
  「一個人長大的。」他沉默了好久好久,語氣平靜地說:「我一個人長大,吸收日月精華……」
  
  「喂!最好是啦!」我推他,「什麼吸收日月精華!你以為你是孫悟空啊!」
  
  「王曉夏,妳手勁很大欸!」他被我推下臺階,坐在地上笑著。
  
  「難怪柚子說妳是無敵鐵金剛,還說如果運動會有丟鐵餅的項目,妳一定拿第一!」
  
  「嘿啦!嘿啦!我打算下學期就轉學到有鐵餅校隊的學校。」我生氣地說。
  
  這顆死柚子,還真是懂得幫我塑造形象!
  
  「不只鐵餅,還有標槍、鉛球校隊我都要參加,還要出國比賽拿獎金!」
  
  程奕大笑,眼睛笑成一彎上弦月。
  
  「班長,你要常笑。」我在臺階上俯看著他,由衷對他說:「你笑起來很好看。」
  
  他一愣,有點不知所措地摸摸臉。
  
  此時廣播傳來大會訊息:「大隊接力快開始了,請參賽的同學到司令台前集合!」
  
  「欸!我待會兒要比賽了,妳不要躲在這裡,出來幫我加油!」他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望著我。
  
  「再說吧!」我闔上飯盒。
  
  「喂!好歹我們同班吧!」
  
  「班長,你放心,幫你加油的女生多得很,還輪不到我呢!」我站起來,一邊推他快走。
  
  幫程奕加油的女生多到在操場繞上好幾圈,我還真的擠不進去,只能一直遠遠觀望。
  
  他向前奔跑的模樣,那樣奮不顧身,那樣全神貫注,風吹起他的頭髮、衣角……
  
  後來,我發現了一件事,程奕無比的驕傲與冷漠,其實是來自於他巨大的孤獨與悲傷。
  
  就像為了不讓眼淚流下,一直抬頭仰望天空,久了,你也必然習慣這樣昂然的姿勢。

作者資料

瑪琪朵

成份說明:不勇敢的天蠍座O型。 怪癖不多莫明堅持卻很多。 三心二意的三分鐘熱度,喜歡卻可以很久很久。 氣質文藝少女心一枚,容易害羞,請溫柔對待。 保存方法:悲傷處不宜。 曾出版《夏日的檸檬草》、《飛鳥》、《小祕密》、《親愛的公主病》、《學長》、《流星之吻》。 警告!包裝與內容物偶有不符,請洽詢: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dulcevida 粉絲團:瑪琪朵咖啡 www.facebook.com/macchiato777 ★《夏日的檸檬草》、《學長》長期盤踞博客來愛情小說暢銷榜。 ★POPO原創網浪漫愛情人氣榜,總榜TOP1。 ★《夏日的檸檬草》、《親愛的公主病》、《學長》影視版權已售出。 ★《夏日的檸檬草》、《親愛的公主病》越南、印尼版權已售出。 相關著作:《流星之吻(上)》《學長》《親愛的公主病》《小祕密》《飛鳥》《夏日的檸檬草》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剪刀石頭布》、《長夜》、《十二夢》、《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姊姊》、《來自天堂的雨》、《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藍空》、《深海》等暢銷愛情小說。 相關著作:《來自何方(上)》《來自何方(上)【明信片珍藏版】》《深海》《藍空》《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噓,木頭人【限量番外書衣版】》《剪刀石頭布》《長夜》《長夜(書衣+筆記本珍藏版)》《十二夢》《十二夢(雙面書衣珍藏版)》《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姊姊》《來自天堂的雨》《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基本資料

作者:瑪琪朵晨羽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3-01-25 城邦書號:3PL002SC 規格:平裝 / 單色 / 6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