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23世界閱讀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套書館 > 文學小說
完美敵人【上下冊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完美敵人【上下冊套書】

  • 作者:安妮薇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4-02-20
  • 定價:720元
  • 優惠價:79折 569元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PO18超人氣作品,網站近40萬人次點閱/ 冷冽霸道軍火商X清冷性感女臥底 身分讓他們相互猜忌, 慾望卻讓兩人的身體逐漸零距離…… ❣收錄最完整激情番外〈負距離〉 ❣實體書特別收錄獨家番外〈特殊任務〉 ♡上冊 「如果妳現在想走,我可以放妳走。」 「如果不走呢?」 「成為我的人就沒有退路。」 紐約Navoi集團的總裁霍楚沉,掌握美洲大半的航運市場, 暗地裡還插手國際軍火走私的生意,影響力遍及全球。 想殺他的人不計其數,特別是有著利益衝突的「南諾家族」。 突然出現在霍楚沉未婚妻身邊的冷豔保鑣──荊夏, 身分神祕可疑,不僅查不到她的任何資訊,行為也疑點重重, 於是多疑冷酷的他設計了一場鴻門宴,想釣出她真正的目的。 「我想跟霍先生談一場交易。」 「我可以幫你扳倒南諾家族,只能是我。」 他們的動機相同、能力匹敵, 因此霍楚沉把她留在身邊作為棋子, 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接觸下,忍不住被她多變的模樣吸引, 也受她清冷外表下不經意展露的惹火面貌誘惑。 他決定,不管荊夏的目標為何,他都要留下她…… ♡下冊 「從遇見我的那一刻起,妳就沒說過一句真話。」 「既然不信任,又為什麼要把我留在身邊?」 一場恐襲案,荊夏失去了唯一的依靠。 針對此案,FBI鎖定了幕後供貨的軍火商「南諾家族」, 然而南諾的軍火在運送途中被人攔截,眾多證據指向Navoi集團。 為了追查僅有的線索,荊夏成為FBI線人潛伏在霍楚沉身邊。 「妳知道,我從什麼時候就想把妳壓在身下嗎?」 「是第一次看見妳在這裡彈琴的時候。」 霍楚沉的層層撩撥動搖了荊夏冰冷的心, 日日相伴使彼此產生超出控制的情感, 還整天沉淪在激情的肉體歡愉中, 荊夏才明白,霍楚沉留下她只是想要她! 朝夕相處讓荊夏變得心軟, 她以為兩人之間多了默契、有了信任, 因此拿到關鍵證據,也沒有在第一時間交出。 沒想到霍楚沉還是算計著她,甚至對她信任的夥伴開槍……

內文試閱

  賭場裡的一段小插曲,有驚無險地結束了。      回程的路上,荊夏埋頭進了保鏢的車。      維托彷彿有了良心,擔心起荊夏的傷勢,耷拉著腦袋噓寒問暖,像隻殷勤的黃金獵犬。但他仍然逃不掉被霍楚沉打發去翠貝卡的命運。      維托心情低落的上車,還用乞求的眼神看向荊夏,期待她能幫忙和霍楚沉說他的好話。可荊夏沒有心情去管他,思緒全在剛才的事。      她不是沒看出霍楚沉的想法。她沒有向他服軟,一方面是骨子裡的驕傲,另一方面,她也想藉這個機會,看看霍楚沉對她到底能容忍到什麼程度。      然而,結果竟然超出了她的預期。      荊夏一邊思忖,一邊脫掉外套往醫藥間去。      走得太快太急,翻找藥物時才驚覺,一個火熱的軀體貼上後背。      她冷著臉,側身往一旁避了避,霍楚沉就又貼了上來。      小腹一緊,一隻精壯的手臂圍上,輕巧一舉,荊夏就被他翻了個身,放在儲物間的矮櫃上。      男人向前一步,雙臂展開,將她鎖在壁櫃和自己之間,這高度兩人剛好雙目齊平。      大理石材質的冰涼透過布料傳到大腿根,他站在她面前,而她的腿微微張開,環住他的腰身。      荊夏的臉色並不好看,但心跳倏然快了起來。      「為什麼要動手?」霍楚沉問。      荊夏面色平靜,剛想把頭扭向一邊,就被霍楚沉擒著下巴轉了回去,強迫對視。      他又走近了些,迫使那兩條原本就垂在他身側的腿張得更開,男人的下腹幾乎要觸到她柔軟的腿心。      「為什麼要動手?」他又問了一遍。      荊夏聽得出來,霍楚沉在竭力克制著自己。      「不然呢?」荊夏回看他,「他說要操我,不動手怎麼辦?脫褲子躺下來?」      聞言,霍楚沉蹙了蹙眉,臉色比剛才稍微緩和了一點,「那也不用逞強。」      「我打得過。」荊夏不服氣,「他只不過是仗著有槍罷了。」      「妳知道我是什麼意思。」霍楚沉打斷她,「只要妳告訴他﹃妳是我的人﹄,他沒立刻放了妳,也會派人來問一問。又是關禁閉,又是打發妳去保鏢宿舍,我以為妳想明白了。」      荊夏被問得一時啞然,甚至有些佩服起霍楚沉的聯想力了。      當時那種情況,換了任何人怕是都不能忍下那口氣,況且她在孤兒院長大,更明白任何人都不會比自己的拳頭靠得住。      從小到大都沒有被好好保護過的孩子,遇到問題,本能反應絕不會是尋求庇護,而是全力反擊。      荊夏張了張嘴,明知故問,「想明白什麼?」      兩人沉默對視,半晌,她聽見男人嘆了口氣。      霍楚沉擒住她的手,又走近了點,這一次,他的下腹隔著兩層布料貼上了她。      灼熱而堅硬,是她熟悉的輪廓。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變得旖旎。荊夏想往後退,卻被另一隻手環住了腰。      「妳在生氣?」霍楚沉問,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靜。      荊夏搖頭,卻滿臉都寫著不服,「我是霍先生的保鏢,對霍先生的吩咐當然不敢有怨言。」      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看見男人側頰上賁張的咬肌,這說明霍楚沉的忍耐已經瀕臨極限。      下一刻,她聽見男人隱忍而低啞的聲音,「妳真覺得我只當妳是保鏢?」      荊夏一愣,心跳逐漸不受控制,她努力讓自己冷靜,而後撇頭,「不然呢?是霍先生自己說不缺女人,讓我擺清位置。」      下頷被一隻大手扣住,霍楚沉把她的臉轉了回去。      視線交會,荊夏看見他眼裡的怒意、內疚,以及無奈。      她知道,賭場的事情讓霍楚沉現在對她存了幾分歉意。不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她要是能表現出一點退讓,兩人的僵持大約就可以緩解。      荊夏忽地想起維托在車上不小心說漏嘴的話,決定賭一把。      她搶在霍楚沉開口前妥協,「那天去溫小姐的公寓,見到文森了。」      話音剛落,她能感覺到頭頂的呼吸明顯輕了幾分。荊夏鎮定地看他,不迴避霍楚沉懾人的視線。      半晌,她才聽男人凜著聲音追問,「還有呢?」      「沒有了。」荊夏語氣坦蕩,眉宇間是藏不住的嗔怪,像一隻被迫收起利爪的貓。      她的示弱顯然取悅了霍楚沉,他的情緒明顯緩和,擒住下頷的手又回到她的腰上。      心裡懸著的石頭落地,這說明他還沒有懷疑到邁蘭身上,荊夏當即鬆了口氣。      這時,男人向前一步,更近地貼著她,近到荊夏能清晰感覺到他兩腿之間的危險。      霍楚沉極有耐心,目光繾綣地盯著她問,「之前為什麼不說?」      荊夏也不繞彎子,直接道:「怕你會找溫小姐麻煩。」      「那現在不怕了?」      荊夏搖頭,「現在知道了,只要我求情霍先生就不會計較。」      一句話反將他一軍,既給了他臺階下,又斷了他反悔的退路。      霍楚沉愣了片刻,蹙起眉。她太聰明,這種聰明除了讓他著迷,也讓他覺得危險。      這場對峙她看似落敗,但從始至終霍楚沉都知道,是誰在掌控著自己的情緒。      她對他,可以手起刀落、毫不遲疑,而他對她,卻總是朝令夕改、一退再退。      這不是個好兆頭。      心裡倏地燃起一股熾熱,不知是怒火還是慾火,此刻的霍楚沉甚至不想再去追問她留在他身邊的真正目的。      總歸於他對自己有十足的信心,只要願意就能留住任何人。      對她,關起來也好,鎖起來也罷,在她選擇留下來的那天,就該想到,他不會再放過她。      這是她自己選的。他暗想。      「霍先生?」荊夏叫他。      被男人把住的腰略微生疼,她想往後挪,卻被一股大力扯進了男人懷裡。      猝不及防地身體相貼,瑩軟撞上男人精壯的胸膛,荊夏低低地叫出聲。      下一刻,她的聲音就被男人突來的吻堵住了。      他還是那麼強勢,唇舌趁她張嘴呼痛的時候貿然闖入,在屬於她的溼軟澤國之中肆意攫取,恨不得在每一處都標記上他的痕跡。      呼吸被偷走,荊夏覺得頭腦一陣昏沉。      她儘量讓自己放鬆,去適應、迎合,然而霍楚沉一點都沒有要憐香惜玉的意思。      冰涼的大掌插入她的髮根,扣住她的後腦,另一隻手扯開她的上衣,拉下內衣遮蓋的布料。      內衣束縛著雪白的乳肉,此刻失去遮擋後翹聳聳地立著,上頭的那一點嫣紅又圓又硬,因為忽然的冷空氣而緊縮凸起。      「嗯……」      酥麻的感覺從胸口蔓延,像火一樣地躥向腿心。      靈巧的舌頭一遍遍掃過圓珠上薄嫩的皮膚,荊夏感覺自己早已溼透。無論心裡對霍楚沉是什麼感受,身體騙不了自己。      這個男人看似斯文,身上卻帶著一股讓人欲罷不能的狠勁和野性,撕開那身得體的西裝和風衣,他的內心似乎住著一頭憤怒的野獸。      荊夏不知道霍楚沉對她的慾望從何而來,也不感興趣,只知道,她並不排斥與霍楚沉做這種親密的事。      他們之間,從來都是各取所需。她告訴著自己。      溼熱的吻從胸口撩動到頸側,她手臂上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      霍楚沉將人單手抱在胸前,把住她的身體讓她側身,而後一點一點地舔去她手臂上的血跡。      痛意彌漫,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絲難言的溫熱。      他們距離很近,他幾乎是伏在她身側,深邃的輪廓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平和。      血跡染上他略顯蒼白的唇,讓他整個人透出幾分鬼魅的豔麗。      他低垂著眼簾,一心一意地吻她的傷口,像一隻竭盡所能安撫伴侶的雄獸。      「霍先生……霍先生……」荊夏呢喃,身體後仰。      她的長褲也被霍楚沉脫下扔在一邊,男人直起身,扯開緊縛的領帶,伸手扣住了她的脖子。      「不,」荊夏往旁側避了避,掙開他的動作,「不要蒙眼睛。」荊夏抬頭,看向他的眼神坦然而平靜。      扯領帶的手一頓,沒有再動。      荊夏湊前,雙臂攀上他的脖子,語氣輕緩,「我想看著你。霍先生,讓我看著你。」            第七章      面前的男人停下動作,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      四目交會,周圍很安靜,荊夏彷彿能聽到自己慌亂的心跳。      她想,如果霍楚沉沒有拒絕,說明他對她的防備又悄然地退了一隙。      夜風從微開的窗戶探進,吹動他額前的碎髮,霍楚沉就這麼沉默地看著她,長長的睫毛垂下,在他的眼下映出兩道半圓的影。      手上的領帶落地,他再次吻了上來,從唇角到側頸,滑軟的舌一寸寸舔過,留下淺淺的齒痕。      不得不承認,在男歡女愛上,霍楚沉似乎有著某種天賦,兩人僅有過一次纏綿,他便悉數記下了她身體的所有解密方式。      不過幾分鐘,在他的撩撥之下,荊夏感覺自己化成一灘春水,被肆意潑灑在櫃面。      解開皮帶的「喀噠」聲響起,男人拉下西裝褲的拉鍊,那根赤熱的巨物迫不及待地彈跳而出,青筋暴脹,圓碩的馬眼怒張,正向外吐著黏液。      上一次蒙著眼沒看清,這一次,荊夏著實被這尺寸嚇傻。      然而,霍楚沉不給她機會退縮,大掌向前一撈,直接把人拖到身前,連底褲都懶得替她脫下,長指一挑,褲底被撥到一邊,露出女人毛髮稀疏的花戶。      荊夏沒有定時除毛的習慣,但霍楚沉的下體卻清理得很乾淨,這樣反而更顯他性器的粗壯。      「以後把這裡都弄乾淨。」      男人一邊撫著她平坦的小腹,一邊握著巨物在她溼漉漉的陰瓣上磨蹭,不時擦過充血微凸的陰珠,激得荊夏輕哼出聲。      「不要,」荊夏悶哼,喃喃地道:「麻煩。」      「那以後我幫妳。」霍楚沉語氣平靜,像是在下達公事。      荊夏想像了一下霍楚沉幫她清理下體的畫面,不禁瞪大雙眼拒絕,「不要,為什麼一定要弄乾淨?」      「這樣才看得清楚。」      無波無瀾的一句話,讓荊夏有些臉紅心跳。      看清楚……他還想看得多清楚?光是想像躺在霍楚沉身下,被仔細打量私處的畫面,荊夏就覺得心悸。小腹一熱,很快又吐出一口春水。      霍楚沉找出一個保險套戴上,下一刻,那個碩大的圓頭就插入了荊夏體內。      隨著眼前肉柱的消失,甬道裡傳來一股酸澀的飽脹感。已經吞過他一次了,荊夏沒想到,再一次的進入還是讓她難捱。      穴口處的兩片陰唇被龜頭撐開,附在棒身,像吞嚥的唇瓣。      她不禁深吸口氣,努力放鬆,然而,這動作卻讓陰道收縮得更緊。      一張一合之間,內裡的軟肉裹得霍楚沉呼吸微亂。本以為戴上保險套,感覺便不會那麼明顯,可是女人的甬道又緊又暖,裡頭更是層層媚肉收縮吮吸,只需一瞬就讓他後腰酥麻。      他只能停下來緩緩,等到終於適應,霍楚沉才掐著荊夏的腰,拖著她到身前。      矮櫃的高度剛剛好,荊夏雙手撐著櫃面,半個臀懸空,兩隻腿分開踩在兩旁的櫃面,霍楚沉就能把自己完完全全地插進去。      他好像格外迷戀這種凶猛又激烈的性愛,全進全出。勁腰抽送間,能看見他腹部賁張的肌肉線條、凸起的腹肌和分明的人魚線。      還沒脫下的白襯衫落下,堆疊在荊夏的小腹上,阻擋了兩人的視線。      霍楚沉直起身,一手把住荊夏的腰,一手解起襯衫的扣子。      解開最後一顆扣子,男人精壯而微汗的胸膛露出,閃著瑩瑩蜜色的光澤。      「呀!」      只是稍微的一頓,荊夏猛然一矮,又被他拉進一寸,整個下身都懸在外面。      霍楚沉捧著她的臀瓣,幾乎要翻折過她的腰,胯間的進出越來越快,荊夏被這樣的猛烈操幹插到幾乎失聲。      「霍先生……霍先生……」荊夏斷斷續續地喚:「快、好快……」      說的是「好快」,也沒讓他慢一點。      霍楚沉看著她在自己身下蹙眉低吟的模樣,近乎著迷地伸出手,撫摸她微蹙的眉。      只有這種時候,她才是乖順的、聽話的。      他喜歡看她皺眉失神的樣子,更喜歡看她眼含水霧、眼尾泛紅的樣子。這種時候他才會覺得這個女人是他的,從身到心完完全全屬於他,不給雜念留下任何一絲餘地。      然後,他就更想操她,把她壓在身下,狠狠地、用力地操到她哭出聲。      綿軟的腿被架上壯實臂彎,荊夏驚呼一聲,只覺身體騰空,下一刻,連呼吸都再次被他堵住。      霍楚沉凶猛地吻她,同時托住她的臀,將她狠狠壓進自己懷裡。      一瞬間,整個空闊的空間,肉體拍打聲與水聲此起彼落。      她用力攀住他的背,指腹下,是他每一次用力時的肌肉收縮。      荊夏想起某一次看見他赤身搏擊的背影,那對漂亮飽滿的肩胛骨此時在她手下,彷彿一對凜凜的鷹翼。      「霍先生……霍、霍先生……」無意識的呢喃被他的吻堵住,啃咬廝磨,帶著未散的怒意。      荊夏覺得,霍楚沉今天可能是真的想把她操死在這裡。      「舒服嗎?」偏偏他還不要臉地咬著她的耳珠問,聲音啞得不像話。      荊夏懶懶地「哼」了一聲,隨即換來一記猛烈地深頂。      「呀!」腿心酥麻,龜頭直直頂上內壁的軟肉,荊夏渾身像觸電一樣。      「舒服嗎?」男人聲音低沉,又問了一遍。      「霍楚沉!」荊夏被他戲弄得惱怒,頭一次直呼其名。      這種行為放在平時是挑釁,但是由攀著他的肩、裹著他粗硬巨物的女人口中說出,就成了撒嬌。      霍楚沉低聲笑起,繼續逼問,「舒服嗎?」一邊問,還一邊故意用結實的小腹,摩擦她充血敏感的肉蒂。      快感讓荊夏頭腦空白,只能混亂地抵禦他的壓制,泛起粉白的指甲幾乎深深嵌進他的肉裡。      不知什麼時候,荊夏已被霍楚沉抵在牆上。      她背後是冰冷的大理石,前面是男人炙熱的身體,骨血交融,每一寸皮膚都被灼燒,血液奔湧,宛如沸熱的熔岩。      霍楚沉不再追問「舒不舒服」,因為她鼻息和眉宇間溢出的渴求已經回答了一切。      熱汗淋漓,在兩人身上蜿蜒而行。      恍惚中,他好像又聽到她叫他的名字。      「霍楚沉、霍楚沉……」      倏地,一股欣快從尾椎直竄耳心,霍楚沉繃緊了身體,難以自制地低吼,短促暗啞,像一頭憤怒的野獸。      荊夏被他突然加大的動作撞得快要碎掉,最後只能咬住男人的肩,嗚咽著,看城市燈火幻滅變成迷離的光點。

作者資料

安妮薇

新銳人氣作家。 筆名源於英文單詞Anyway,願你我能以文字相識,將萍水相逢化成久別重逢。 代表作有《大理寺·卿》、《亂臣》、《完美敵人》等,其中《大理寺·卿》繁體已出版,簡體出版名《與卿行》短劇已上架播出,並簽有聲及泰文等版權。 相關著作:《完美敵人(上)》《完美敵人(下)》

基本資料

作者:安妮薇 繪者:華茵Cain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LUST 出版日期:2024-02-20 ISBN:4717702122812 城邦書號:3PS002S 規格:膠裝 / 單色 / 6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