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升級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妖的二三事【妖物誌全新插畫增訂版】:張曼娟最異色短篇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妖的二三事【妖物誌全新插畫增訂版】:張曼娟最異色短篇小說

  • 作者:張曼娟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4-03-26
  • 定價:430元
  • 優惠價:79折 340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5月29日止
  • 書虫VIP價:340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23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外版人氣新書不錯過!
  • $499輕鬆升級VIP/買就升級VIP!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 張曼娟 ❞ 最異色短篇小說 8篇人妖迷途的新品種志怪故事。 妖呀妖,究竟是妖言惑眾,還是妖亦有情? ◤妖物誌全新插畫增訂版◢ 收錄新版序文.讀者問答錄 我往更古老的時代去召喚,將這些妖轉世生在現代, 穿上高跟鞋,乘坐摩天輪,趕搭捷運, 就在我們的身邊,妖物自在的生活著,與我們一同呼吸吐納。 寫著寫著,有時候我都忍不住要愛上妖物了, 因為他們太純粹,不像人類那麼複雜。 這應該是一本什麼樣的書呢? 既然是講妖物的故事,當然就是妖言妖語了。 如果正在閱讀的你,也能被漫天的花雨迷惑; 被奔馳的迅捷迷惑;被高處的旋轉迷惑; 被渴望迷惑;被喜悅迷惑; 被擁抱和離散迷惑;被接受愛與付出愛迷惑。 那麼,這迷惑應該就是快樂的。 ──張曼娟 ༄ 最讓娟派讀者魂牽夢縈的妖物經典 「這是我最異色的小說,從人們心靈誕生的這些妖物的二、三事,也是我們內在的欲望與渴求。於是,決定將這本書名改為《妖的二三事》,可暱稱為『妖二三』,如果你喜歡,妖在轉瞬之間,都能千姿百態;如果你閱讀,寫作者就不孤獨了。」——張曼娟(節錄自增訂版新序) ༄ 收錄新版序文及讀者問答錄 花仙的故事是為誰而寫?聳動的人馬戀情背後想說的是?妖究竟是善物抑或是惡物?愛真的能超越性別與物種嗎?張曼娟向讀者募集問題,並將回答收錄書中,揭露撰寫小說時的所思所想。 ༄ 8個短篇,8種甘之如飴的迷惑 { 被渴望迷惑 } 他把琴盒打開,準備將琴收進去,盒蓋一開,卻驚詫得差點叫出聲來。那是一個女孩,蜷在琴盒中。他聽見枯竭的靈感,再次響了起來。 ──〈小小的芭蕾舞步〉少女豬 { 被旋轉迷惑 } 他忽然覺得魚缸的方向有一雙窺探的眼睛。只見一顆血紅色的螺,在水的表面緩緩滑行。他看得有些癡了,就要伸手去碰那隻螺。「爸!」他轉頭,對上兒子從未如此炯亮的雙眼。 ──〈永恆遺失〉女螺 { 被花雨迷惑 } 當人們從他身邊逃走,只有那棵紫藤對他說:照顧我,我不嫌你醜;當人們從這座城逃走,只有那棵紫藤對他說:我給你一整座城的自由。 ──〈後來,花都開了〉花仙 { 被離散迷惑 } 鏡頭中的女人站在捷運月臺邊緣,彷彿試探著什麼,測試風速,或是自己的重量。這些年來,我以為她已離開人間,而不是此刻在我眼前,失去重力往下墜。 ──〈雨後〉虹精 { 被擁抱迷惑 } 他負責的轄區,小孩一個接一個失蹤。該不會是傳說中專偷小孩的羽衣娘吧?只要是被羽衣娘做了記號的小孩,不管藏得多密實,最後都會掉入她們的懷抱之中。 ──〈星星傾巢,而出的夏日〉羽衣娘 { 被迅捷迷惑 } 她與從小一起長大的白馬,一人一馬形影不離。身陷火海暈過去之前,她看見白馬向她奔來。醒來時,身旁是一位高大的男人。「我的馬呢?」「我在這裡。」 ──〈永夜的奔馳〉馬男 { 被喜悅迷惑 } 一場意外,讓他無法再做討海人,只能看守魚池和花圃。某日魚池住進一隻人魚,他和她,成為無法回歸大海的亡命之徒…… ──〈尾巴的誕生〉人魚 { 被愛意迷惑 } 他見到十七歲那年,在瀑布下赤裸上身的少年。為什麼他會為一個男人,起這樣微妙的反應?為什麼他會想起,小時候餵養過的狐狸? ──〈不太遠的遠方〉狐妖

目錄

新序 關於妖的二三事 原序 妖言惑眾 卷一 小小的芭蕾舞步 少女豬 卷二 永恆遺失 女螺 卷三 後來,花都開了 花仙 卷四 雨後 虹精 卷五 星星傾巢,而出的夏日 羽衣娘 卷六 永夜的奔馳 馬男 卷七 尾巴的誕生 人魚 卷八 不太遠的遠方 狐妖

序跋

關於妖的二三事 ——二○二四年增訂版新序(節錄) 二○○五年《張曼娟妖物誌》出版,在此之前,因為工作關係,我在香港經歷了禽流感,幾年之後又體驗了SARS,雖然不是戰爭,那種恐懼、孤獨、猜疑,卻讓我們深深體驗到被隔絕的寂寞。怎麼也想不到,十幾年後,更大規模的疫情再起,經歷了警戒、封鎖、社交距離……將我們驅逐到更深更暗的所在,獨自面對一切——面對自己的孤獨。 在書中我創作了〈後來,花都開了〉這樣的小說,描寫瘟疫籠罩之中,人們的逃離與畏懼,也寫出一個異於常人的病患,面對家人棄絕與驚駭的眼神,如何自處的故事。在新冠侵襲全球之際,我曾想將這個故事在粉絲團連載,取得一種時代的共鳴,然而,一個念頭升起,使我沒有付諸實行——這個時代,誰還想看小說? 這個想法也讓愛寫小說的我,感到孤獨。 小說不只是虛構的故事,它是作者對人情世故嫻熟理解後的譬喻;它是對人類共同命運的預言;它是一種理想與憧憬的永恆印記;它是你的和我的生命映照,照出我們的軟弱與勇氣,困頓與追求,照出我們深深隱藏的欲望。 這次有機會在皇冠出版社增訂再版,讓這些妖與人轉世重生,特別設計了一個環節,請讀者在粉絲團針對每篇作品提問,而由作者回答。 因為向讀者徵求問題,我才更明白大家對這些篇章的感受是怎樣的。這次的重新出版加入了與讀者的互動,更為豐富,也更有意義。 這是我最異色的小說,從人們心靈誕生的這些妖物的二、三事,也是我們內在的欲望與渴求。於是,決定將這本書名改為《妖的二三事》,可暱稱為「妖二三」,如果你喜歡,妖在轉瞬之間,都能千姿百態;如果你閱讀,寫作者就不孤獨了。 張曼娟 謹識於二○二四年二月二十一日 台北春陽 * 妖言惑眾 ——二○○五年初版原序 妖,這個字肯定不是好字。 妖異、妖怪、妖魅、妖精、妖裡妖氣、妖言惑眾…… 不是好字,就一定是壞字嗎? 有些人懷裡揣著照妖鏡,天天想收妖,可是,那些被妖精魅住了的,那些聽得妖言而迷惑了神志的,當他們籠罩在一團妖氣之中,其實是很快樂的啊。收妖人用照妖鏡驅趕了妖物,蒙受最大損失的,正是那些快樂的人們。他們從此以後,再也得不到這樣的快樂了。 然而,不管是什麼樣玄奇的妖物,都是被人創造出來的,從他們內心最深層的意識與需求裡誕生。 《妖物誌》裡的八篇小說,也是這樣發生的。 從人類的本能和欲求中誕生。 第一個對我展露妖魅笑容的是人魚,古老的傳說中,人魚渾身生滿五彩細絨毛,身長與人差不多,住在海邊的鰥夫和寡婦常常將她豢養在池沼中,她能溫柔的與男人或女人交合,這不是未來世界最理想的性寵物?美麗、溫馴、熱情、性感,我們還能有更奢侈的想望嗎? 就這樣,我往更古老的時代去召喚,將這些妖轉世生在現代,穿上高跟鞋,乘坐摩天輪,趕搭捷運,就在我們的身邊,妖物自在的生活著,與我們一同呼吸吐納。寫著寫著,有時候我都忍不住要愛上妖物了,因為他們太純粹,不像人類那麼複雜。 這應該是一本什麼樣的書呢?既然是講妖物的故事,當然就是妖言妖語了。如果正在閱讀的你,也能被漫天的花雨迷惑;被奔馳的迅捷迷惑;被高處的旋轉迷惑,被渴望迷惑,被喜悅迷惑,被擁抱和離散迷惑,被接受愛與付出愛迷惑,那麼,這迷惑應該就是快樂的。 妖,這個字到底是好字還是壞字,有什麼重要的呢? 說到底,見過妖物的人少,渴想妖物的人多,被妖物魅惑的就更多了。 張曼娟 謹識於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台北城

內文試閱

卷三〈後來,花都開了〉 當人們都從城裡逃走之後, 搬進來的是什麼呢? 這年輕的巡警近來睡不著的時候,常常想著這個問題。他生活了二、三十年的繁華熱鬧的城,忽然變為一座空城。幾乎是在一夜之間,人們都搬走了。 瘟疫來臨,危城將傾。 他記得最後一天讀到的報紙頭條,就是這樣的標題。 局裡抽籤,決定每個人的去留,他打開籤團,嘴角不自覺的抽搐,他是必須留守的人員,十分之一的機率,他這一輩子從沒有這麼好的手氣。 天上的飛鳥,原本是他最喜愛的動物,他現在卻見到翅膀就開槍,把那些禽鳥當成電玩上的靶子,砰砰砰!砰砰! 屠殺鳥類,已經持續了一陣子,卻仍不能抑制疫情。 比槍擊要犯、恐怖分子、搶匪和綁匪更該死的,格殺勿論的,就是這些飛翔的鳥類。是牠們傳布了病菌。 入冬以來,直到開春四月,天空都是灰撲撲的,人們在灰色的天空下迅速死亡。 留下來已經第三天了,他吃不下也睡不著,心中篤定的知覺著,自己注定要在這城裡犧牲。 有一次,開車經過寥落的鴿子廣場,原本聚集著許多可愛的飛鳥,如今,水泥地泛著冰冷的慘白色。身邊的學長忽然說:「看見沒?等到將來,瘟疫過去,這裡會有一個紀念碑,我們的名字都刻在上面。」 「是喔?幹嘛刻我們的名字?」 他的學長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掏出酒罐來喝了一口: 「因為我們死啦!笨蛋!」 犧牲,是不可避免的了。 長官還給他們精神喊話:「這是我們的榮譽!一個偉大的時代,就是要有人付出,要有人犧牲——」 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嗎?一個偉大的人都沒有的時代,能稱為一個偉大的時代嗎?值得我犧牲嗎? 年輕巡警的對講機響起,叫他迅速前往鴿子廣場,說是那裡有個形跡可疑的人徘徊不去,已經吸引了不少鴿子,屬於高度危險狀況,他必須前往排除。 巡警一下車,就看見那個穿著風衣的壯碩的背影,正坐在廣場的椅子上,看起來是個男性。似乎是在餵食著鴿子,數以百計的鴿子圍繞著他。這景象,看在巡警眼裡,簡直是恐怖極了。他雖然已經穿好防護面罩,仍下意識的停止呼吸。 「先生。」他打開面罩上的小麥克風:「這位先生!請你馬上離開,你在幹什麼?你這樣是犯法的!妨害市民人身安全!趕快離開!聽見沒有?我叫你馬上離開——」 這個男人起碼有他兩倍寬大,在椅子上晃了晃,並沒有起身或離開的樣子。巡警戒慎恐懼的靠近,以他的經驗,這個人八成是精神有點狀況。他的手按在腰間的槍套上,一步步走過去。男人似乎是在躲避著他,把頭轉到另一邊。巡警隱隱覺著不對勁,一股強大的壓迫感襲擊而來,發自這個男人的身體,這異常龐大臃腫的身體。 巡警感到內在想要逃走,卻不容許自己軟弱,如果廣場上將鐫刻他的名字,如果這城市的人將要紀念他…… 「啊——」他淒厲的喊聲,使得群鴿振翅飛起,受驚散逸。 這不是一張人類的面孔啊!男人扭曲變形的臉上,一邊垂掛著肉瘤,紫青色的大肉球晃動著,另一邊面頰腫起,連眼睛也被擠壓消失了。 那簡直是一張象臉啊。那人也被驚嚇了,他站起來往前走,襟裡的鳥飼料噴灑一地,金黃色的穀物。 「站住!不准動!」 巡警的槍已經掏了出來,指著蹣跚肥厚的身軀,不能遏止的顫抖: 「你得了什麼怪病?你,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那人停住,似乎像是嘆了一口氣,搖搖頭,繼續他的步伐。 「我叫你站住!否則我要開槍了!」 那個背影竟是如此執意,巡警的血氣湧上來,這個怪物,這個可怕又可惡的怪物,絕不能讓他離開—— 他開了槍。像是格斃一隻鳥雀那樣的。 砰! 那個龐然大物倒下去,咕嚕咕嚕,許多鴿子飛回來,繞在他身邊,雪白的羽翅,將地上浸染開來的鮮血,襯得更豔紅。 巡警喘息得很厲害,他靠近,聽見那變形的怪物,喃喃的說話: 「花,要開了。花……要,開,了。」 為什麼他們都不跟我玩? 因為你跟別人不一樣。他們不瞭解你。 偉傑倒下來的時候,有種終於解脫了的鬆弛感。 向來沉重的身軀變得好輕盈,就像又回到了童年時,還沒有發病的那個時候。他有個好名字,偉傑。是祖父為他取的。 還沒生病的時候,他是個聰明清秀的小男孩,誰見了都喜歡。他搶走了大家對姊姊的寵愛,也奪走了眾人對弟弟的注意。 直到那一年夏天,他和爺爺去城外的古園子裡過暑假。那座古園子到底有多古,誰也說不準。爺爺負責看守,從年輕的時候開始,他滋養了許多奇花異卉,這座園子有點像是他的實驗場。而在更深的園子裡,平常不許孩子們進去的地方,偉傑知道,那裡有棵好大的樹,他聽大人偶爾提起過,說是千年紫藤。 住在爺爺那裡,有一天午覺醒來,滿身都是汗,他赤著腳,滿園找爺爺,就這樣帶著幾分懵,撞進了最深的園子裡。 陰涼。是最先擁有的感覺。 這分明是一棵已經枯槁的樹,卻是如此巨大,盤桓著遮蔽了天,許多木架子把樹撐起來。只有幾片綠葉,宣告著它還有生命。他忽然覺得害怕,這樹似乎是會移動的,他跑來跑去,為什麼跑不出樹的籠罩? 然後,他看見一個女孩子,倚著架子,蹲坐在地上。 他走過去,問她:「妳是誰?我沒見過妳。」 「你在做夢哪。」女孩子說,她身上有好聞的清香。 原來是在做夢啊。他放了心,在女孩身旁坐下。 「妳在我夢裡做什麼?」他問。 「我有事要請你幫忙啊。」 「什麼事?」 「你看這棵紫藤,已經有一千歲了。它快死啦!」 「怎麼會呢?我爺爺一直照顧它。」 「你爺爺沒專心,沒專心是不成的,它就要死了。得有人專心的照顧它,只照顧它,它才能活,它還能開花呢。」 「開花?它不能吧……」 「當然可以。它一開花,整個城都好了。」 「妳說什麼?我聽不懂。」 「夢裡的話,當然都是聽不懂的啊。」女孩提醒他。 「你願意嗎?」 「什麼事?」 「照顧它,讓它開花。」 「我不知道,得問我爺爺。」 「你知道它開花的樣子有多美嗎?」 女孩伸手蓋住他的眼睛。偉傑感覺到地下似乎有了動靜,泥土好像都鬆動起來,有什麼力量從根部往上衝,嘩嘩嘩,許多細微的聲響聚在一起,就成了轟然。他睜開眼睛,看見這古老的如同化石的樹,垂掛著滿樹紫色的花串。這是他從未經驗過的美麗,使他渾身顫慄。 「你願意照顧它,讓它開花嗎?」女孩問。 偉傑被催眠似的點頭,再點頭。 腳下忽然一空,他栽進深深的洞穴裡。 病,從那天開始的。爺爺說找不到午睡的他,卻是在古樹下找到的,他睡在泥地上,淋了一陣雨。先是發燒,嘔吐,接著開始長出腫瘤來,整張臉都變形了。他沒辦法去學校,甚至不能住在家裡。父母親將他送到爺爺的古園來,他那時候一直昏昏欲睡,還不太懂得悲傷,等他昏睡了將近一年,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成了人類社會裡的怪物。 看見他的人,都免不了要尖叫,逃跑,歇斯底里。 爺爺砸碎了所有的鏡子,他看不見自己的樣貌有多恐怖,但是,從爺爺把他藏在古園深處,交代他不要隨便走動,他就明白了。他撫觸自己臉孔,也因那些贅瘤而縮手。 然而,有時候他會感覺自己的腫脹已經消退了,他樂觀的換上體面的衣服,走到爺爺的溫室裡,那裡有些顧客,帶著孩子來賞花。一個小女孩,原本正彎著腰把一株紫色芙蓉花採下來,忽然看見了他,整個人像被急速冷凍似的僵住了。 「妳不可以採這個花喔。」偉傑微笑著對她說。 啊——女孩子恐怖的尖叫聲令人暈眩。 「妖怪!妖怪——」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都掩面狂奔。 偉傑知道自己闖了禍,他逃回古園深處。等候著他的,是千年古藤,俯著身子,枝幹低垂著,像是要擁他入懷。他的雙手攀在枝幹上,那枝幹彷彿握住他的手似的,他騰身坐上樹枝。一陣冷一陣熱,發著抖。 爺爺找到了這裡來,卻沒看見偉傑。 「小傑!」爺爺呼喚著他:「別怕啊。沒事了,沒事的……」 「爺爺。」偉傑雙腿垂下來,他低聲說:「對不起。我以後不會了。」 再也不會給爺爺惹麻煩了;再也不會幻想自己是個正常人了;再也不會了。只有在這裡是安全的,只有這棵紫藤木,完全接納了他。 再沒有別的事了,除了照顧這棵樹。 你知道,它還活著,還能再開花。 偉傑後來習慣性的在樹上做很多事,在樹上吃飯,在樹上睡覺,在樹上閱讀,他讀完了爺爺找來的《鐘樓怪人》、《美女與野獸》,但他並不相信這些童話。不可能會有人愛上他的,連他自己的親人也不愛他。 他們都知道這病症來得古怪,卻不會傳染,可是,他們仍不願接近他。父母親曾經帶著姊姊和弟弟來看他,母親一見他便潸潸淚下,無法遏止。弟弟的眼光一直迴避著他,至於美麗的姊姊雖然努力微笑著,但,他看見姊姊在憋氣,憋氣使得她的臉色蒼白。他很想念他們,想念著三姊弟在柔軟的床墊上午睡醒來,打枕頭仗的時光,陽光從窗外投射進來,他們的臉頰閃著光,都是天使的臉龐。這些影像仍那麼鮮明,可是,他現在面對著他們,像是陌生人。愛是什麼東西啊?他不相信這東西。 「爺爺。等你死去之後,我會到哪裡去呢?」他問過爺爺這個問題。 「你想去哪裡呢?」 「我想跟你死。」偉傑想了想:「等我死去之後,會恢復以前的樣子嗎?」 「你不該死的。小傑。你要好好照顧這棵樹呢,你知道,它經過這麼多年還活著,它是一棵神奇的樹,它有一天會開花。」 「是啊!」偉傑興奮起來:「我看過它開花的樣子。好多好多,不可思議,真的是美極了!太厲害了!」 「是嗎?你看過?」 「我看過,在我的夢裡,就像真的一樣。」 「那是真的,好好照顧它,你會看見的。」 他已經把照顧紫藤的工作接過來了,鬆土、施肥、澆水,可是,老樹還是以一種化石的姿態出現,不為所動。一點也沒有蓬勃的生氣,他學到了「枯木逢春」這句成語,立即到老樹下嘲弄一番:「怎麼你一點也沒有逢春的樣子啊?」 那一夜,他夢見自己在樹下又遇見了那個女孩,幾年不見,女孩已經成了少女。半裸的少女,身上披掛著花瓣,正倚著樹幹,將腿舉高,像在練舞。她柔軟的身子往後仰,柔軟得像是沒有骨頭一般,那些花瓣幾乎遮不住她圓熟的胸乳。偉傑的心卜卜的,沉重的跳動著。即使在夢裡,他也不敢靠近,他怕少女受到驚嚇。少女的腳著地,往後翻了個身,與他面對面,氣息相通,站立著,一點也沒有驚訝的樣子。 「你長大了。」她說。 「妳也是。」偉傑謹慎的說著,少女的胸還差兩公分,就要抵住他了。 「妳在做什麼?」他問。 「看你啊。」少女圓亮亮的眼珠子轉動著。 「妳不覺得……我很可怕嗎?」 「哪裡可怕?」少女忽而轉到他的身後,只引起一陣小小的微風:「你很強壯啊……」她纖細的手指攀住他的肩,慢慢往下滑,滑過他的胸膛,他渾身起一種莫名的悚慄。 「這是夢。」他喃喃的說。 「人的一生,就是做夢啊……」少女格格的笑著,忽而又轉到他面前,整個人貼在他身上,他承受不住,向後傾倒,老樹的枝幹溫柔的托住他。 「你說過要好好照顧我的……你可別忘記了。」 「我不會,忘記的。」他的話語變得粗濁,呼吸也顯得滯重了。 少女的身子往下滑,漸漸消融,成一灘潮溼的花香氣味,包裹住他,纏繞著他,鑽進他的每一個毛細孔,那種酥醉的快意,充滿全身,他咬著牙呻吟出聲。 他醒來的時候,確切感受到潮溼。 坐起身,他望著窗外的古樹,光滑的花架被月光映照成銀白色,夜露的顆粒像水鑽一樣亮著。宛如激情之後,初初平息的女體。 那年冬天,他的生命起了變化,一位剛剛回國的醫生宣布他有最新的醫藥,可以醫治偉傑的怪病。 「你真的要去試嗎?你可能會受更多苦。」爺爺捨不得,他知道小偉傑當年治療受了很多苦。 「我要去試。」沒有什麼能阻止他,他已經十七歲了,他不甘心永遠被囚禁在這裡,一輩子見不得人。只要有一絲希望,就是他的重生機會。 住進醫院裡的那段日子,應該是偉傑懷抱最美好期望的一段日子,父母在醫院裡幫他慶生,弟弟同他許下約定,等他痊癒了,哥兒倆要一起去環遊世界。姊姊為他演奏了一首樂曲,說是為偉傑作的曲子,然後,姊姊握著他的手,說了一段很感性的話: 「小傑。不管你在哪裡,變成什麼樣子,永遠都是我的好弟弟,我永遠牽掛著你,永遠愛著你,這是絕不會改變的。」 講這話的時候,姊姊哭了,偉傑哭了,父母親也哭了,連一旁的醫護人員都掉下眼淚。 接著,一連串的治療展開了,他不斷的被切開、被縫合、許多藥液注入身體,許多體液流出來,到後來,他覺得自己的每個細胞都充滿了藥液,都是藥液衝鼻的氣味。 「很痛苦嗎?」在昏迷之中,他聽見有人這麼問。 睜開眼,看見紫藤少女站在床邊,看起來很憂傷。 「妳怎麼來了?」 「你走了,沒人照顧我了。」 「有爺爺在,他會照顧妳的。」 「他不能了。」 他在清醒的時刻,看見戴著孝的弟弟走進來。 「發生什麼事?」 「爺爺心臟病,走了。」 偉傑轉過頭,陷入昏迷中,好像只有這樣,才能保護他,使他不受傷害,免於悲傷。 三個月之後,他獨自回到古園裡。 醫生宣布他已經盡了力,偉傑的病太險怪了,目前的醫學發展,還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他的顏面下垂得更嚴重,一隻眼睛已經完全被腫瘤遮掩了。 他覺得自責,如果他在這裡,爺爺發病也不會死的。而他的病,就像爺爺說的一樣,並沒有一點起色,許多藥物進入身體,他變得遲緩沉重了。 老樹的綠葉已經脫落,看起來完全是一棵枯木了。 可是,偉傑知道,樹還活著,他的手按在樹幹上,還能感覺它的心跳與體溫。從今以後,他只有這棵老紫藤了。

作者資料

張曼娟

遇見愛情對許多人來說,只是一場哭了、笑了、莫明所以的經歷,某些人卻能有深刻細微的體會。 而她,不僅經歷了、體會了,還能恰如其份的詮釋與抒情,使我們更明白自己的愛情。 她是張曼娟,從古典詩詞款款走來,在每個人心中埋下一顆相思的種子,等待萌芽。 【古典新詮第一人──張曼娟】 從一九九九年開始,張曼娟開始把古典詩詞放進她的人生行囊裡,也帶進讀者的心坎裡。一系列古典新詮的作品:《愛情,詩流域》、《時光詞場》、《人間好時節》每一部都深受讀者的歡迎與喜愛。 張曼娟以她最擅長的短篇小說呼應每一首古典詩詞的深刻內涵,並以長期浸淫中國古典文學的獨特視野,解析原作的時空背景與內容意蘊,引領讀者輕鬆進入或蒼茫或婉約的古典詩詞世界。 張曼娟以古典的溫柔婉約結合現代的活潑情懷,真正把古典文學的精髓用現代流行的手法作了最完美、最成功的結合,堪稱古典新詮第一人。 相關著作:《時光詞場(新藏版)》《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張曼娟讀契訶夫》《張曼娟讀奧‧亨利》《張曼娟讀王爾德》《張曼娟讀芥川龍之介》《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二款書腰「緞綠版」「甜橙版」隨機出貨)》《天上有顆孤獨星:照亮世人獨行時(限量親筆簽名/東坡名句藏書章/緞綠書腰款)》《人間好時節(流金歲月版)》《愛情, 詩流域(紀念珍藏版)》《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張曼娟手寫概念書特別套裝版)》《好潮的夢--快意慢活《幽夢影》》《柔軟的神殿》《時光詞場》《此物最相思--古典詩詞的愛情體驗》

基本資料

作者:張曼娟 出版社:皇冠 書系:張曼娟作品 出版日期:2024-03-26 ISBN:9789573341307 城邦書號:A1300689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