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上中下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上中下套書】

  • 作者:春刀寒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3-01-11
  • 定價:1080元
  • 優惠價:75折 810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6月15日止
  • 書虫VIP價:810元,贈紅利40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76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高寶暢銷展/套書75折

內容簡介

宮鬥?爭寵?上位? 不好意思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滿級綠茶」! ★網路積分106億,人氣作者 春刀寒 粉絲必收之作!! ★穿越滿級綠茶小公主 林非鹿 X 小白鹿切開黑敵國質子 宋驚瀾 ★重生一回,本想作個好人,奈何人人逼我當綠茶! (上) 林非鹿,綠茶中的王者,收服男女,玩弄感情,裝得了可憐,演得了白蓮。 在她二十七歲那天,得到了報應。 車禍後再次睜開眼,林非鹿發現自己穿越到古代,成為五歲的小小公主。 本已後悔前世的綠茶做為,打算洗心革面當個好人, 無奈我不犯人,卻總有人來犯我。 看著後宮綠茶滿地跑,手段低劣又下作,林非鹿忍不了了! 想跟我鬥?不好意思,讓你們見識什麼叫「滿級綠茶」! 淪落到敵國當質子的宋驚瀾,遮掩鋒芒,低調做人, 但宮裡的皇子、公主們,總是喜歡欺負他、使喚他。 直到原本默默無聞的五公主突然出現, 收服了頑劣的皇子與公主,逐漸成為皇宮裡的團寵。 宋驚瀾看著面前的小女孩,瞇起眼, 這個皇宮,沒有人是林非鹿的對手 ──也許自己也是…… (中) 收服皇子、公主,剷除了謀害人的妃嬪, 接下來就是要澈底攻略皇帝老爹! 隨著後宮副本的逐漸深入,林非鹿發現, 自己那癡傻的哥哥似乎並非本來就癡傻, 母妃被父皇冷落是因為背後有人算計, 偌大深宮中,還有更大的Boss在等著她! 身為敵國質子,這皇宮裡發生的一切本與宋驚瀾無關, 但小小的五公主闖入他偏僻荒涼的居所,闖入他的生命, 天真俏皮之下,是這些年他從未體會過的真誠相待。 當察覺危險逐漸接近林非鹿,他終於忍不住打破多年來的沉默…… (下) 身在皇家,哪怕兄弟之間再和睦,終究無法避免走上奪嫡一途。 只是誰也沒想到,這個位子要用這麼多鮮血來換, 甚至,逼迫皇子付出生命…… 林非鹿從小小的五公主成長成荳蔻少女,父皇與母妃也不再年輕。 這時,傳來敵國國君病重的消息, 她知道,身為質子宋驚瀾該離開了…… 遊歷歸來的林非鹿, 聽聞宋國新上位的皇帝曾被送來林國當質子, 他弒父奪位,屠戮兄弟,暴虐無道! ──嗯?這是我認識的的漂亮、柔弱又可憐的宋驚瀾嗎? 林非鹿尚未回過神,一封軍報傳來,震驚滿朝文武 ──宋國國君親帥十萬大軍,向兩國交界而來!

目錄

(上) 第一章 滿級綠茶穿成可憐小公主 第二章 開啟宮鬥副本 第三章 攻略哥哥們 第四章 攻略長公主 第五章 綠茶本色 第六章 攻略屁孩世子 第七章 以牙還牙 第八章 奪寵 第九章 為你寫詩 第十章 攻略皇帝老爹 第十一章 綠茶VS綠茶 第十二章 小可憐敵國質子 (中) 第十三章 新Boss梅妃 第十四章 綠茶反被綠茶誤 第十五章 太后駕到 第十六章 生日宴 第十七章 水落石出 第十八章 小小公主 第十九章 謀奪 第二十章 山雨欲來 第二十一章 風滿西樓 第二十二章 燈火璀璨 第二十三章 風雨如晦 第二十四章 綠茶公主 (下) 第二十五章 開啟武俠副本 第二十六章 紅衣女俠 第二十七章 宋國新君 第二十八章 公主及笄 第二十九章 風起雲湧 第三十章 十里紅妝 第三十一章 帝王之愛 第三十二章 收服婆婆 第三十三章 和親皇后 第三十四章 即墨劍法 第三十五章 江湖擂臺 第三十六章 新生 番外一 宋小瀾 番外二 我的妹妹這麼可愛 番外三 校草與女神 番外四 黑白雙煞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滿級綠茶穿成可憐小公主 林非鹿死在她二十七歲生日的那個晚上。 往年的生日她都會在海邊別墅開party,跟狐朋狗友狂歡到天亮,連父母的禮物都是提前寄到那邊的。 但這一次她不巧腸胃炎發作,早上去醫院拿了點藥,就近回了市中心的公寓,躺在臥室一睡就是一天。 晚上是被客廳的動靜吵醒的。 父母分居後各過各的,但市中心這間房子是兩人共同擁有,長時間空著,林非鹿捂著胃走出去的時候,看到她打扮時髦的媽正在跟小狼狗滾沙發。 林非鹿愣了兩秒鐘,轉身回臥室換衣服,然後摔門離開。 到車庫的時候林母的電話打了過來,問她:『妳怎麼在這?沒去開party?』 林非鹿拉開藍寶堅尼的車門,沒回答,反問:「你們離婚了?」 林母說:『沒有。』 她笑了一聲:「也不知道你們這樣有什麼意思。」電話那頭還想說什麼,她又補充一句:「妳繼續,放心,不會告訴我爸的。」 就像她前不久撞見她爸把人領回別墅,也沒告訴她媽一樣。 這對夫妻從她小時候就是各玩各的,該看的不該看的這些年她看得多了,除了噁心,已經沒有別的感覺。 要掛電話的時候,那頭想起來似的說了一句:『小鹿,生日快樂。』 林非鹿發動車子:「謝謝。」 車子開上沿海公路,電話又響了,是她的假掰姐妹打來的,大驚小怪地喊:『妳終於接電話啦?我們在DC,妳來嗎?』說完又壓低聲音,語調有些興奮:『謝河也來了,說要為他女朋友上次的事跟妳道歉!哦不對,已經是前女友了,誰叫她潑妳咖啡,活該!』 她的胃又開始痛,一手捂著胃一手握方向盤,懨懨的:「我不去了,你們玩。」 姐妹驚道:『那謝河怎麼辦?』 林非鹿笑道:「我管他怎麼辦。」 對面無語:『人家都因為妳跟女朋友分手了。』 她語氣隨意,「又不是我讓他分的,我什麼也沒做。」 那頭沉默了。 胃裡又是一陣絞痛,林非鹿疼得躬身,伸手掛電話。前方突然響起刺耳的刹車聲,一輛大貨車極速斜滑過來。 林非鹿猛打方向盤,車頭撞上護欄,朝著下方的海崖飛了下去。 在空中的那麼幾秒鐘,天旋地轉。 林非鹿內心竟然很平靜,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 果然壞事做多了是會遭報應的,下輩子她一定當個好人。 但是沒想到下輩子來得這麼快,感覺只是睡了一覺的時間,再睜眼的時候,她又活過來了。 林非鹿愣了三秒,舉起自己細小的手看了一陣子,又轉頭看向旁邊。 床邊坐了個穿宮裝的女人,五官生得非常漂亮,臉色卻慘澹而白,渾身透出一股死氣沉沉的病氣,正捧著一塊手絹在繡。 林非鹿還在暗自打量,門口走進來一個宮女:「娘娘,藥拿回來了。」 女人站起身:「太醫呢?」 「今日麗美人臨盆,太醫們都奉命去候著了。奴婢向太醫院的俸使轉達了公主的病情,這是俸使為公主開的藥。」 女人緊緊拽著手中絹絲,半晌,認命似的:「罷了罷了,去把藥煎了,再做些清淡粥菜來。」 宮女奉命而去,女人轉身,瞧見床上的小姑娘已經醒了,正睜著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四處打量,趕緊放下絹絲,俯到床邊將她抱起來。 林非鹿只覺身子一輕,女人身上暖融融的淡香襲入鼻腔,自己乾巴巴的小身體被她摟在懷裡,滿滿都是不真實感。 「鹿兒乖,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林非鹿似醒非醒地搖了下頭,女人抱著她往外走,院內有個宮女正蹲在桂花樹下揀花蕊,女人說:「等鹿兒好了,娘做妳愛吃的桂花餅給妳好不好?」 視野開闊起來,入目是紅牆青瓦,庭院石桌,遠處飛簷峭臺,樓可摘星。院門前一扇石屏,上雕翠竹荷月。院內布兩三石桌石椅,東西兩角各有一座大瓷水缸,房有四間,樹木零星。古色古香的庭院,並不華麗,猶顯得清冷。 林非鹿轉頭看女人,眼下這情況,她還沉得住氣,出聲問:「我怎麼了?」 又軟又糯的小孩聲音,奶聲奶氣的。 女人溫聲笑道:「鹿兒早上去臨行閣玩,失足落水染了風寒,不過不礙事,一會兒喝了藥就好了。」 林非鹿咬了下舌頭,疼。 沒多久兒宮女就端了碗藥過來,女人餵她喝了藥,又塞了塊甜甜的蜜餞在她嘴裡,宮女在旁邊笑道:「公主真乖,喝藥也不哭不鬧的。」 林非鹿覺得頭疼,低聲說:「我想睡覺。」 女人親親她的臉頰,將她抱回床上。林非鹿閉上眼,聽到女人交代:「明日妳將這對玉鐲送予麗美人,賀她產子之喜,我身子帶病,恐惹美人不好,就不探望了。」 「奴婢記下了。」 眼下這情況,林非鹿就算再傻也反應過來了。 一時間有些啼笑皆非。 但她向來適應能力強,喝完藥睡了一覺後,就完全接受了這個事實。睡覺期間,屬於小女孩本來的記憶湧入她腦中。 五歲大的小女孩,知道的也不多。 只知道這地方是大林朝,母妃是嵐貴人,她有一個大自己兩歲的哥哥,叫林瞻遠,哥哥跟正常人不一樣,別人都偷偷叫他傻子。 她是大林朝的五公主,但見過父皇的次數屈指可數。 換而言之,她母妃不受寵,她也不受寵。 昨天她在外面放風箏,風箏斷線落在臨行閣,小女孩追過去撿風箏的時候,遇到了三公主林熙。 林熙看不起那個破破爛爛的風箏,但就是喜歡欺負她,兩人爭搶風箏的時候,小女孩被林熙推入水中,救上來之後一直發著燒昏迷。 再醒來就是林非鹿了。 她用自己碩士高材生的知識回憶了一下,發現這個大林朝在五千年歷史長河中查無此朝。 雖然這地方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回想自己經歷的那場車禍,再看看現在完好無損的小胳膊小腿,林非鹿覺得自己還是占了大便宜的。 腦子裡小女孩的身影漸漸模糊。 林非鹿在心裡跟她說:「我這個人恩怨分明,絕不白白占人便宜,我既然用妳的身體活了過來,別的不說,仇一定幫妳報。」 轉而又想到自己死之前發的那個誓。 看來這是老天爺給她悔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機會。 好人要做,仇也要報,不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急,她要先把目前的處境搞清楚。宮鬥劇不是沒看過,後宮險惡,必須小心一點。 屋外天色漸亮,嵐貴人發現她退了燒總算鬆了口氣,出門吩咐丫鬟熬粥。林非鹿正躺在床上思考新人生,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有個小身影摸了過來。 他走到床邊半蹲下,扒著床沿喊:「妹妹、妹妹。」 林非鹿轉過頭,看見一個俊俏的小男孩正歪著腦袋傻乎乎對自己笑。 是她的癡傻哥哥林瞻遠。 林瞻遠在眾皇子中排行老六,雖然是名義上的六皇子,但連宮女太監都敢私底下罵他傻子就可以看出來,這是個被拋棄的皇子。 想來皇帝不喜歡嵐貴人,也跟這有關。 真龍天子卻有一個癡傻兒子,簡直是人生汙點。 林瞻遠的智力停留在三、四歲,會說一些簡短的詞語,看見林非鹿醒了,高興得拍她的腦袋:「妹妹乖,妹妹不疼。」 林非鹿覺得他怪可愛的。 她自小在那樣的家庭中長大,沒得到過愛,也沒人教她怎麼去愛,養成了極度自我的性子,看似遊戲人間,其實內心漠然,很難共情,唯獨對漂亮的小孩能生出幾分耐心和真心。 她笑著跟他說:「我不疼。」 林瞻遠聽懂了,更高興,笑得口水都流出來了,從懷裡抓出一把甜膩的蜜餞,獻寶似的伸到她面前:「吃,妹妹吃,好吃!」 那應該是他偷偷藏的,蜜餞都黏成一團了,看起來髒兮兮的。林非鹿最挑嘴,當然不會吃,哄他:「妹妹不吃,哥哥吃,都是哥哥的。」 她聲音奶聲奶氣的,又甜又軟,自己都覺得好聽。 林瞻遠繼承了他娘親的容貌,哪怕是個傻子,也不影響他的顏值,高興地一點頭,把蜜餞塞進自己嘴裡。 林非鹿趁機下床去找鏡子。 不出她所料,銅鏡裡的小女孩粉雕玉琢,靈動可愛,笑起來頰邊有個小酒窩,萌死人,長大後顏值必然不會低。 重度外貌協會林非鹿很滿意。 蕭嵐進來的時候看到糊了滿臉糖霜的林瞻遠,一臉無奈地把人拉過來:「娘是不是說過,妹妹生病了,不可以來鬧妹妹?」 林瞻遠怪委屈的:「想妹妹,和妹妹玩。」 蕭嵐一點也不嫌棄自己這個傻兒子,在母憑子貴的後宮,林瞻遠的存在算是斷絕了她全部後路,但她依舊毫無保留給這對兒女一個母親所有的保護和愛。 林非鹿花了一頓早飯的時間摸清了身邊的情況。 蕭嵐住的地方叫明玥宮,她住的是偏殿,前頭還有高她一個位分的徐才人,住在主殿。 身邊伺候的宮女只有兩個,一個叫雲悠,就是昨日林非鹿醒來時看見的那個,是陪著蕭嵐入宮的本家丫鬟。 另一個是宮中宮女,叫青煙,因受過蕭嵐恩惠,在別人想方設法離開這個不受寵沒油水可撈的地方時,自願留了下來。 另外便只剩一個嬤嬤,是常年在明玥宮伺候的,輩分老,蕭嵐不大使喚她。吃飯的時候林非鹿見了一面,雙方都客客氣氣的。 總的來說,處境淒涼,林非鹿想了半天,安慰自己至少清靜。 不受寵也有不受寵的好處,起碼沒人盯著你,不用應付層出不窮的手段,關起門來安安靜靜過自己的日子,也挺好的。 畢竟她也需要時間來適應新環境和新身分,先觀察著吧。 不搞事,當個好人。 嗯。 結果不到中午,青煙就一臉焦急地跑了進來,林非鹿還趴在床邊看蕭嵐繡花呢,聽到她說:「娘娘,靜嬪娘娘宮裡的人過來了!是來找公主的。」 蕭嵐皺起眉:「什麼事?」 青煙不無擔憂:「三公主昨日夜裡開始高燒不退,一直嚷嚷看見小公主站在她門口,看了太醫也不見好,靜嬪娘娘傳話,說……說定是小公主昨日在臨行閣衝撞了三公主,讓小公主過去賠罪。」 林非鹿繞了半天才捋清這層關係。 三公主就是昨日推她下水的林熙,靜嬪是林熙她娘。 殺人兇手自己把自己嚇病了還要受害者給她賠罪? 林非鹿覺得這後宮,還怪有意思的。 昨日臨行閣沒什麼人,跟林熙起爭執的時候旁邊只有照顧林熙的幾個宮女,看蕭嵐的反應,林非鹿覺得連她都不知道落水的真相。 靜嬪不可能不知道,現在卻倒打一耙。 這大林朝的後宮位分跟歷史上的明朝很像,蕭嵐之上還有才人、美人、婕妤、昭儀,再往上就是嬪、妃、貴妃乃至皇后了。 靜嬪一發話,蕭嵐就算再氣憤再不願,也只能帶著林非鹿匆匆趕往昭陽宮。 相比於蕭嵐的緊張,林非鹿顯得很平靜,一路上還有心思欣賞皇宮景色。時間已是深秋,海棠芙蓉開得正豔,亭臺錯落有致,宮殿大氣磅礴,比起林非鹿當年春遊去過的故宮不遑多讓,甚至更有生氣。 看來只有她住的小偏殿冷清,外面還挺熱鬧好看的。 心滿意足看了一路風景,到昭陽宮的時候,老遠就聽見女孩嚎啕大哭的聲音。期間還夾著一陣慌亂的斥罵,走到門口,林非鹿聽到有個尖細的聲音罵道:「那小賤人來了沒?難道還要本宮親自去請嗎!」 靜嬪身邊的大宮女候在門口,看見蕭嵐領著林非鹿進來,立刻進去彙報。靜嬪很快出來,又是一個纖弱美人,但以林非鹿的眼光看,比起蕭嵐差多了。 唉,這長相都能升到嬪,蕭嵐這種可以恃美行凶的模樣卻只是個貴人,這皇帝眼光實在不行。 林非鹿看了兩眼就把視線收了回來,旁邊蕭嵐已經一膝蓋跪了下去,還扯了扯她讓她也跪下。 林非鹿挺不情願的,現代思想還在跟封建現實作鬥爭,就看見靜嬪兩三步走過來,不由分說抬手一巴掌狠狠呼在蕭嵐臉上。 清脆的一聲「啪」聲,把林非鹿看傻了。 蕭嵐卻生生受了下來,不僅受下來,還連連朝靜嬪磕頭,求她恕罪。 林非鹿畢竟是公主,就算不受寵也是皇家血脈,靜嬪再恨也不敢朝她動手,一通氣發在蕭嵐身上後,看著眼前年紀小小就如此漂亮的小女孩,厭惡道:「進去,跪在三公主床前磕頭賠罪!」 林非鹿自一進來就呆呆的,靜嬪也從太醫院得知她昨日落水後一直在發燒,是不可能出現在林熙門口的。 但後宮就是這麼不講道理的地方,現在她燒退了,自己的女兒卻高燒不斷說胡話,跟她肯定脫不了干係。 靜嬪正恨得牙癢癢,突然看見剛才還呆呆的小女孩臉上突然露出極度驚恐的表情,她瞳孔放大,滿頭大汗,盯著林熙那屋子的門口。 而後「哇」一聲,哭著躲到蕭嵐身後。 邊哭邊說:「那個人好可怕,身上掛著水草,還……滴水!嗚嗚嗚母妃我怕。」 靜嬪:!!! 宮女:!!! 小孩子的神情狀態做不了假,靜嬪的臉一下子白了,掃了空無一人的門口一眼,剛才還趾高氣揚的聲音有些打顫:「妳看見什麼了?還有什麼?現在還在嗎?」 林非鹿一邊抽泣一邊說:「現在走進三姐姐的屋子裡了。」 還在床上躺著的林熙聽見這句話,直接嗷一聲暈了過去。 昭陽宮頓時一番雞飛狗跳。 在這個信奉鬼神的時代,沒有人不對此心存敬畏。 林熙不是說她一直看見五公主站在門口嗎,那好,妳看見了,我也看見了,是不是五公主不好說,反正就是有水鬼在門口盯著妳。 好巧不巧,臨行閣的池塘裡前些年淹死過兩個宮女,而且這事跟靜嬪有些關係。靜嬪想到這裡,更是深信不疑,哪還顧得上蕭嵐。 從昭陽宮離開時,蕭嵐半張臉已經腫了起來,看了就疼,但她像感覺不到似的,只是牽著林非鹿又小又軟的手,一臉擔憂地跟雲悠說:「鹿兒撞見了不乾淨的東西,妳回去備些拜祭物。」 林非鹿百無聊賴看著路兩邊匍匐的花。 她一直有憋氣就流汗的毛病,本來以為換了具身體就沒用了,剛才試了試沒想到還在,然後隨便演了一下,對手太不經打了。 很快後宮都知道靜嬪的昭陽宮鬧邪祟的事,說是三公主林熙在臨行閣玩招惹了不乾淨的東西,五公主林非鹿昨日也發燒,兩個小孩都撞見了。 不過冤有頭債有主,那邪祟只跟著三公主,看來還是靜嬪做下的孽。 那之後,去昭陽宮的人就少了,跟靜嬪常有往來的妃嬪不再登門,皇后把這事跟皇帝提了一嘴,雖說天子龍顏,但這種事能避就避,最近還是別翻靜嬪的牌子了。 皇帝答應了,反正後宮佳麗三千,也不缺這一個,怕自己哪天太忙忘了這件事,還直接讓人把靜嬪的牌子撤了。 後來皇帝果然忘了這件事。 於是他也忘了把靜嬪的牌子加回來。 然後靜嬪就失寵了。 當然這都是後話,目前昭陽宮還處於人仰馬翻請高僧驅邪的狀態。

作者資料

春刀寒

晉江文學城高人氣言情作者,2019年晉江年度盛典最受歡迎作者。 已完結《老婆粉瞭解一下》、《穿成大佬的小仙女》等諸多高人氣作品。 微博:@春刀寒

基本資料

作者:春刀寒 出版社:高寶 書系:漫時光 出版日期:2023-01-11 ISBN:9789865066321 城邦書號:A52A11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10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