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親子教養 > 兒童文學
移動島傳奇2最初帶路者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紐伯瑞

內容簡介

面對最初的恐懼,尋找最初的勇氣, 踏上移動島,命運之輪開始轉動! 紐伯瑞獎得主、《許願樹》作者凱瑟琳.艾波蓋特最新力作 盤踞《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奇幻巨著 《學校圖書館期刊》、《柯克斯書評》、《出版者週刊》星級推薦 《亞馬遜網站》讀者4.7顆星推薦 她是全家最不起眼的孩子, 卻必須找到寄託一族命運的島嶼, 翻越山嶺、跨越川河, 以改變世界的勇氣,守護最後的家園! ▍本書特色 1.本系列共三冊,快節奏的冒險,結合奇幻、動物戰士的史詩級長篇故事,適合喜愛《波西傑克森》、《貓戰士》的讀者。 2.凱瑟琳.艾波蓋特繼紐伯瑞得獎作品《八號出口的猩猩》、《許願樹》之後,最受矚目的奇幻巨著。 3.主角碧克斯所屬的物種正瀕臨絕種,而且她可能是「末體」——也就是滅絕的物種中最後一個個體,餘生將抱著再也見不到同類的孤獨而終,當末體死去,物種也會正式宣告滅絕。作者深信所有生物彼此都是連結在一起的,當某一物種消失了,世界也會面臨失衡的危機。 4.為了阻止戰爭發生,碧克斯與夥伴展開不可能的任務,以外交手腕,運用六大統治者物種之間暗潮洶湧的連橫合縱,以少數的力量實現改變世界的勇氣。 ◆無注音,適讀年齡:小學高年級至國中以上。 ▍內容簡介 翻越險峻又殘酷的山勢,跨越北方的嚴寒川河, 前往傳說中的島嶼——宛如漂流寶石的移動島! 移動島——傳說中的島嶼,既是神靈之地,又稱為死亡之地,人們相信任何踏上島嶼的人都會活生生遭吞噬,但對碧克斯來說最重要的是——移動島上住著最後的玳恩聚落,是碧克斯尋找族人的唯一希望。 然而,沒人知道移動島是不是真正存在,也沒人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其他玳恩。另一方面,戰爭快開打了,聶達拉大軍正在集結。山脈另一頭的斯格利卡薩也在備戰。 夾在兩股勢力之間,碧克斯面臨的局勢愈來愈凶險,如果這是一場注定失敗的冒險,為什麼還要啟程?在旅途中遇見的女孩卡拉似乎與碧克斯背負相似的命運,她們一路上發現的祕密將如何改變玳恩——以及所有物種的命運? ▍重要角色介紹 .碧克斯(玳恩):外型像狗,用兩隻腳走路,張開格利膜就能像飛鼠一樣滑翔,因為擁有某種珍貴且危險的能力而遭人類獵殺。 .托布(渥比):矮胖的小生物,有三條尾巴,危急的情況中依然堅持保持禮貌,但一暴怒就會展現驚人的攻擊力。 .卡拉(人類):裝扮成男孩的盜獵者女孩,具備在險惡的環境中生存的本領,隱瞞著自己的身世。 .甘布勒(斐利韋):彪悍的貓科動物,移動迅速,一瞬間就能咬碎目標物的頭骨。 .倫佐(人類):四處流浪的小偷,擁有法術,接近碧克斯的原因不明。 ▍國際書評 以充滿想像力的細節、獨特的角色,艾波蓋特成功的將讀者帶領到奇幻國度。一部令人心馳神往的史詩級系列作。——ALA Booklist 奇幻粉絲必定要大呼過癮,俐落的節奏、迷人的冒險,進入故事並感受主角碧克斯和她的同伴如何在一段又一段的異域冒險中練心並磨練勇氣吧。——《學校圖書館期刊》 用動人的筆法細細編織出一場奇異、節奏輕快的奇幻作品。讀者會愛上碧克斯這個角色,與她一起在聶達拉旅行。過程令人屏息、引頸期盼,這整本書會讓你深深思考。——《紐約時報》 充滿懸疑、緊扣心弦的冒險。——《出版者週刊》 艾波蓋特巧妙打造出精采神奇的世界,兼顧緊湊的故事節奏。充滿奇幻魔法的情節中,探討了物種滅絕與保育,提供聰明的讀者值得省思的問題。——《柯克思書評》

內文試閱

  1 感受恐懼,選擇勇氣      我不勇敢、不夠大膽、不是領袖人物。      老實說,我沒有任何特別突出的地方。      除非你認為,我身為玳恩物種最後一個成員,算是一種不凡。      我是一個末體。      不過呢,我可以告訴你勇氣長什麼樣子。      單槍匹馬擊退一群毒蛇,拯救一隻玳恩崽子和她的小渥比夥伴,就叫作勇氣。      我就是那隻崽子,而救我的人叫卡拉珊德.多拿提,一個人類、領導者,也是我親愛的朋友。      我想變得跟卡拉一樣大膽、堅定、誠實,不過像她這種領導者是天生的,不是培養出來的。      我爸也是一個勇敢又優秀的領導者,他喜歡睿智的格言和諺語。他曾經對我和我的七個哥哥姊姊說:「感受恐懼,選擇勇氣。這就是成就領袖的方式,崽子們。」      呃,至少感受恐懼的部分我很精通,我現在非常熟悉恐懼的許多症狀—毛皮打顫、血液冰冷、心臟狂跳、爪子外露。      與我一起旅行的人—卡拉、托布、倫佐、甘布勒,說我比我想的還要勇敢。過去幾個月,我確實有好幾次對自己感到意外。      不過那幾個小小的英勇片刻,並無法證明我擁有真正的勇氣,只證明我採取了一些善良的行動。真要我說,我認為假裝不害怕跟真正的大無畏是不一樣的。不管我的朋友怎麼說,我的想法都不會改變。      我強悍、忠實、勇猛的朋友,我好愛他們啊!在尋找更多玳恩同類的冒險路上,他們一再讓我打起精神,次數已經多到我算不清了。      我知道成功的機會很渺茫。就在幾個月前,我的玳恩幫被軍隊消滅了—那些士兵隸屬於莫達諾—統治我家園聶達拉的暴君。我的玳恩幫可能不是第一批慘遭毒手的同類。在聶達拉,散居各地的玳恩幫數量逐漸減少到現在的規模。      只有我一隻玳恩在殘酷的那一天倖存下來。我—幫內地位最低落的小鬼,最沒用處的,最礙手礙腳的。      最不勇敢的。      儘管我緊抓著希望不放,我還是很害怕。怕我或許再也無法見到另一隻玳恩。這樣的擔憂會在一些奇怪的時刻狠狠撞得我眼冒金星,接著減弱成一股疼痛,一抽一抽的,像是摔斷了骨頭而且痊癒狀況很不理想那樣。我已經愈來愈習慣這種恐懼感了,跟著我日日夜夜到處旅行,像是一個醜陋又無法擺脫的同伴。      對我造成最大傷害的仍是新的恐懼,無法預期的恐懼。      有時候,恐懼會在夜晚的黑暗中逼近,安靜無聲又嗜血。      有時候,例如昨天,恐懼在天空繞著圈,曼妙、優雅,而且致命。      2 剃刀鷗      整個早上,我們都在朝遠方的冰封山巔前進,冰封山巔矗立在聶達拉國境的另一頭—那裡有不確定的未來,有我脆弱的希望。      我們已經走三個小時了,路程相當艱辛。天氣寒冷,灰濛雲朵環繞山脈,摸索著山頂。呼出的氣息飄在前方,像是鬼魂,來自糾纏不清的過去。      我們原本走在一段無情的峭壁上,這時來到一個寬闊的路段,途經一小塊像是矮胖三角形的空地。我們決定在那裡休息一下。雪堆點綴著這個區域,褐色的植物癱軟無力。三角形的兩側是數百英尺高的高聳峭壁。剩餘的那側面朝大海。      我們一停下腳步,一大群鳥兒便劃過雲朵,急轉直衝。數量有好幾百,以完美的陣形移動著,像是經過高度訓練的士兵。      「是剃刀鷗,」倫佐說:「要盯好,牠們的鳥喙跟刀子一樣利,爪子撈得到的東西牠們全會偷走。」      「與你興趣相投是吧。」卡拉調侃,畢竟倫佐是個偷竊高手。      「我得學習才能掌握技巧。」倫佐說,並拍拍名叫「狗」的臭狗。牠正在非常專心的嗅聞石頭。「但對剃刀鷗而言,那純粹是本能。」      「牠們還挺美的耶。」托布說,這隻小渥比如今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他的圓臉上長著神似狐狸的五官,肚子凸凸的,有著橢圓形大耳朵,黑眼珠也瞪得大大的。他有三條尾巴,最近才剛綁成一條辮子,末端用一小塊皮綁起來—象徵渥比文化中重要的成年儀式。      我們看著身披紅、灰色羽毛的鳥兒拐彎、迴繞,像旋風中的碎屑般打轉,看得入迷了。「牠們會聚集在礦區和村莊附近。」倫佐說:「搶走裝滿寶石的布囊或小包包,接著就會往南飛,到海盜船上卸貨。海盜會給牠們新鮮的漁獲作為回報。」他聳聳肩。「身為小偷,我不得不佩服牠們的行事風格。」      「牠們為什麼不自己捕魚啊?」我問。      「就跟海盜不當農夫和商人的理由相同。」倫佐說:「偷竊好玩多了。」      「我想停下來吃點東西。」卡拉說,仔細察看著這個區域。「你覺得安全嗎?」      「夠安全了。」倫佐說:「只要別鬆懈下來就沒問題。我們確實需要休息一下。」      「我不介意吃點禽類當作點心。」甘布勒那淺藍色的斐利韋眼珠追著剃刀鷗轉。他是毛皮柔滑、長得像黑貓的掠食者,臉上有纖細的白線條斑紋,還有不怎麼纖細的致命爪子。「或任何點心都行。我會在這塊草地上探索一下,看能找到什麼。」      「甘布勒,我們在你回來之前會準備好食物。」托布說,而我的肚子發出朝氣十足的咿咿叫。(玳恩的肚子不會咕嚕叫,而是咿咿叫,在我看來比咕嚕叫有尊嚴一點。)      「謝謝,」甘布勒說:「但我想要找到比餅乾更好的食物。」      「我們還有一些小公雞肉乾。」托布提議。      甘布勒點點頭,「乾就是死的意思,斐利韋不吃死掉的食物,托布。」      不吃肉的托布皺眉,而甘布勒上路了,移動方式非常符合斐利韋的風格,悠哉又快速。      我撿細枝和樹枝時,托布擺設烹飪工具。我們很快就升起了小火,而他拿出香草和鍋子時低聲哼著歌。      原來托布是我們所有人當中廚藝最好的呢。倫佐也很會煮菜,尤其會施一點小法術,他十五歲那年起就開始鑽研了。雖然幫助不大就是了,像是將冷掉的燉菜變熱,為乏味的蔬菜增添風味。有天晚上他耍了一招讓大家印象深刻—讓多林果核爆開,化為小小的螢火蟲,在微風中飄遠。      很令人印象深刻,沒錯。只是不能吃。      「法術。」當我們看著螢火蟲像初生的星星飛向天空時,托布發牢騷似的說:「好廚師才不需要魔法。」他當場就做出了一盤基特拉提—托布的曾曾曾祖母教他做的一種餅乾。吃起來的口感像小小的雲,如果雲是蜂蜜口味的話。      像托布這樣的渥比不會使用法術,只有六大統治者物種會—人類、玳恩、斐利韋、奈泰特、拉提頓、特拉曼。(不過我很少看到玳恩施法,我們忙著活命就忙不完了。)      「很快就有熱茶喝了。」托布宣布。      「謝啦,托布。」我說:「我去告訴卡拉和倫佐。」      我走到他們旁邊,草地的邊緣。他們望著海的方向。「剃刀鷗又變多了。」倫佐指著前方說。      我們看著剃刀鷗俯衝。「牠們似乎沒在逼近。」      「我從來沒看過動作那麼精準的鳥兒。」卡拉撥開被風穿亂的一綹黑色鬈髮。她的眼珠也是黑色的,睫毛濃密,看起來聰穎又機警。她大多時候都穿盜獵者(她以前的工作)會穿的簡樸衣服,做鄉下人的打扮,現在也不例外。衣服的顏色只比她柔軟的棕色肌膚淺一點。      有時候,卡拉刻意扮成男孩旅行會比較方便。某些人類顯然對女性的能力沒什麼期待,我搞不懂為什麼。在玳恩的世界,男生和女生會受到平等對待。      也許我應該說「過去的」玳恩世界。      不過話說回來,令我困惑的人類行為可多了。      卡拉身旁掛著一把生銹的劍,看起來是無比落魄的武器,但我們都看過她揮劍的模樣,知道那把劍隱藏著什麼力量。那把彎劍是聶達拉之光,背負著顯赫歷史的武器。      「你覺得天黑前,我們還能走多遠?」卡拉問倫佐。      卡拉是我們一行人的領袖,但這段旅程的帶路人是倫佐,因為只有他曾經闖入戴瑞蘭的山麓地帶。戴瑞蘭是聶達拉鄰接的兩個國家之一。      他瞄了一眼身後聳立的峭壁。「很難說。地形只會變得更險惡,而且看起來要下雪了。」      「我們盡可能按照計畫走吧。」卡拉堅定的點了一下頭。      雖然充滿不確定,但那計畫是這樣的—往北走,繞過海岸山脈,希望能撞見那座名叫塔洛的移動島。我們原本考慮過搭船搜索,但我們甚至雇不起最簡陋的船。而且能搭的船也沒幾艘。在如此嚴寒的時節,就連海盜都不願意靠近戴瑞蘭的岩岸。海浪險峻,浮冰動向難以預測。      為什麼塔洛這種活生生的移動島要往北走?我們不知道。不過我們都知道,我的心臟之所以能在黑夜中繼續跳動,都是因為一個傳說—移動島上有玳恩聚落。      我還記得提及那個傳說的詩,玳恩崽子都會背誦:      吟唱吧,詩人,   頌讚大膽邁步的先行者—英勇的玳恩,   翻越險峻又殘酷的山勢,   跨越北方的嚴寒川河,   前往玳恩荷姆,   那活生生的移動島、漂流的寶石。      聽起來不可能是真的,但就在幾天前,經歷漫長的旅途和許多痛苦後,我瞄到島上有看似玳恩同類的生物,滑翔在樹頂與樹頂之間。      至少,我覺得我看到了。      我的肚子又發出了咿咿叫。「托布說我們很快就有熱茶……」      我說到一半打住了,旋風和翅膀的聲音讓我安靜下來。      剃刀鷗改變了飛行路線,動作和諧得驚人。牠們像憤怒的蜜蜂般衝向攻擊目標。      我那個不受歡迎的老朋友—恐懼,又回來了,我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剃刀鷗的攻擊目標是我們。      3 來自天空的攻擊      「牠們過來了!」倫佐厲聲說,同時採取行動。      「碧克斯、托布!平貼在地上!」卡拉大吼,抽出寶劍。      「拿火炬。」倫佐說,並衝向托布為了煮飯所生的小火堆,抓起一根燃燒的樹枝,「牠們討厭煙霧。」      卡拉收劍,拿起一根滋滋作響的木棍。      托布很明智,決定遵照吩咐平躺在地,但我不想將戰鬥的任務全丟給卡拉和倫佐應付,儘管我懷疑自己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我找到一根沒著火的樹枝,將其中一頭插到火中。我再抓起一把潮溼的草,扔到火中,氣味苦澀的灰煙裊裊升向天空。      我揮動自己那根微弱的火炬,結果風向變了,煙嗆得我咳起嗽來。我回頭站到卡拉和倫佐身旁。      鳥群不再是一團黑色的漩渦了,牠們化為數百顆投石,拋向我們。      牠們像冰雹般打在我們身上,重擊胸口和頭部,用殘酷的鳥喙(牠們之所以叫剃刀鷗是有原因的)對我們發動強襲。幾秒鐘內,我的雙手就被割傷了。我勉強閃過其中一劃,喉嚨才沒被切開。一隻剃刀鷗切向狗的毛皮,牠發出痛苦的哀號。      我的心臟在胸膛中狂跳。我前臂上的傷口灼痛著,低頭一看,珍珠色的血液冒了出來。      「不!」我尖叫,將火炬往上方戳,盲目的揮舞。      鳥群還不死心。離我最近的剃刀鷗飛走了,但牠迅速掉頭,攻向我背後。透過翅膀形成的龍捲風,我瞄到卡拉、倫佐、托布,他們都在發出創意十足的咒罵,雙手不斷畫圓,但沒什麼效果。      流著血的我們撤退了,退到冒煙的小火堆後面。牠們似乎無所不在,不斷尖啼、劃過天空。牠們集中火力攻擊我們的袋子和皮囊(肯定是為了錢幣,不會錯的),但只要搆得到,牠們也會順便攻擊我們身體的任何部位。      「往懸崖去!」卡拉大叫。      我知道她為什麼這麼說。我們現在遭遇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但如果靠到岩牆邊,鳥群就只能從前方和兩側發動攻擊了。      我拍了一下托布的後腦勺說:「來吧,跟我們走!」彷彿那樣說就能保障他某種程度的安全。      我揮火炬已經揮到累了,火勢也已經減弱,忽亮忽暗。卡拉的火炬完全熄滅後,她扔到一旁,想再度拔劍,但一個重心不穩,跌到了地上。      轉眼間,啄人的鳥喙形成一張毯子,將她整個人掩蓋住了。      「啊啊啊啊!」托布大叫,衝向卡拉,跳進那一群鳥中,又抓又踢,並喊叫:「走開!走開!離她遠一點!」      這不是第一次了,我再度見證渥比發飆的驚人場面。發飆,而且天不怕地不怕。      倫佐和我也加入戰局,趕走了夠多瘋鳥,讓卡拉得以掙脫。她撈起托布,讓他坐在自己肩膀上,接著我們四個和狗都捨棄了尊嚴,匆忙逃向安全的地方。      「這裡!」      甘布勒!我在羽毛風暴中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我聽得到他的聲音,於是往那個方向推進,試著忽略刺痛的傷口和鳥兒發出的尖啼、充滿威脅的粗啞叫聲。      我撞上一面石牆,轉身,背貼住。      「跟著我的聲音走!」甘布勒從我右方某處喊叫。      我沿著懸崖移動,徒勞無功的拍打那些攻擊我的鳥。我的左腳勾到一顆尖銳的石頭,整個人重重仰倒在地,肺裡的空氣全被逼了出來。      一隻巨大的爪子伸向我。巨大的黑爪小心翼翼勾住我的劍鞘,將我拉過去。      「謝啦,甘布勒!」我匆匆跑過他身旁,他同時用斐利韋的驚人速度抓下空中的鳥兒。      卡拉往前挺進,試圖來到我身邊。「倫佐!」她喊叫的聲音很啞。      「我看到他了。」甘布勒說。      巨大的斐利韋直直撲進雲朵般的鳥群中,揮爪拍掌,速度和精準度幾乎都到了超自然的地步。他抓住一隻倒楣的鳥,讓牠即刻消失在他的咽喉之中。一頓午餐。剃刀鷗的血液從他下巴一側流淌下來,其他鳥認為他是新的威脅,掉頭飛走。      甘布勒發現倫佐跪在地上,還在揮舞火炬,身上有十幾處滲出血的切傷。      「抓住我的脖子!」甘布勒大吼,倫佐立刻照做,不需說服。甘布勒拖著倫佐來到我們身邊。      轉眼間,我們擺脫鳥群了。牠們的散去和圍攻一樣,都在電光石火之間。我迅速觀察了一下四周。退進了岩層上的一條窄縫內—這裡很不適合有翼生物活動。山壁就在頭上,非常低矮,唯一的光源來自面向草地的洞口。我看到剃刀鷗來回巡邏,等待我們回歸戰場。      「這裡有個洞穴。」甘布勒說:「我們走吧。」      我們跟著他前進,身後石地上拖著血跡,唯一的光源是倫佐那根即將熄滅的火炬,焰光搖曳不定。      最後我們來到一個開闊的空間,裡頭有些大圓石可以躺上去休息。我們輪流幫彼此包紮,狗卻想去舔布帶,一點忙也幫不上。      「好啦,」卡拉為倫佐前臂的割傷包紮時問大家,「要回去面對鳥群,還是深入黑暗?」      「黑暗。」我們異口同聲。      「嗯,那就簡單啦。」卡拉說,接下倫佐手上那根明滅不定的火炬,朝冰冷、無盡的黑暗走去。

作者資料

凱瑟琳.艾波蓋特 Katherine Applegate

出生於美國密西根州。是當代最受矚目的小說作者之一,經常以溫厚有力的筆觸,探索人性最美的光芒、改變人們看世界的視角。 她的作品豐富、主題多樣,早年的作品《勇者之家》(Home of the Brave)榮獲「金風箏獎」、「喬塞特.法蘭克文學獎」及「茱蒂‧羅培茲紀念獎榮譽圖書獎」。她與丈夫共同創作的科幻小說「動物變形人」系列(The Animorphs)探討了戰爭、道德、恐懼與人性等議題,曾改編為電視劇。代表作《八號出口的猩猩》以一隻住在購物中心的黑猩猩之視角,反思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榮獲「紐伯瑞金獎」、「夏洛特‧佐羅托獎」等青少年文學界重要獎項。近期作品《許願樹》從一棵兩百一十六歲的許願樹視角,展現包容差異、尊重多元的觀點,榮獲《書單》雜誌選為「21世紀50本最佳青少年小說」。 相關著作:《移動島傳奇3唯一繼承者(紐伯瑞獎得主、《許願樹》作者最受矚目奇幻巨著精采完結篇!)》

基本資料

作者:凱瑟琳.艾波蓋特(Katherine Applegate) 譯者:黃鴻硯 繪者:KIDISLAND.兒童島 出版社:小麥田 書系:故事館 出版日期:2022-11-01 ISBN:9786267000724 城邦書號:RX611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