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春節加碼登入賺$1200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下)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下)

  • 作者:唐七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21-11-08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79折 236元
  • 書虫VIP價:23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22開年大展/外版強推!超好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最強新書79折,再享全館滿額折!

內容簡介

當初當初,悔不當初。 這段孽情從哪裡開始,就應該在哪裡結束…… 當當網讀者★★★★★完美評價! 特別收錄6則番外篇! 知名繪師 唐卡 精心繪製 全新書封 當一身青衣、白綾縛眼的女子映入眼簾,夜華竟一時窒住呼吸,恍如夢中。猶記誅仙台前,他的心上人已然魂飛魄散,可眼前這女子竟有著與她一般無二的眉眼,無措之餘他也深信,這女子雖自稱青丘的白淺,卻是素素無疑。 三百年前,素素被帶上向來容不得凡人的天宮,他以為替她承受雷霆加身便能保她性命,對她故作冷漠便能護她周全,豈知他瞞住所有人,卻也騙過了她。她選擇以最強烈的舉措,令他日夜活在失去她的痛悔之中。 如今乍然重逢,他雖訝異於她搖身一變成了四海八荒中最尊貴的女上神,更欣喜於她是天君為他親自定下的未婚妻。眼看歷經磨難的戀情就要開花結果,豈料橫亙在二人之間的,除卻她缺失的記憶外,她的心中眼底,也早已沒有他的位置……

內文試閱

第十五章 滄海桑田 夢裡一番滄海桑田,恍惚睜眼一看,日影西斜,卻不過三四個時辰。 這一場夢下來,彷彿多撿了七八萬年活頭,平白令人又蒼老些。 夜華果然已不在房中,我望了會兒頭頂的帳子,著力避著胸口處的重傷,小心從床上翻下來。這一翻一落的姿態雖瀟灑不足,但四腳著地時竟絲毫未牽動傷處,不禁暗中佩服自己的身手。 炎華洞中迷霧繚繞,墨淵的身影沉在這一派濃霧裡若隱若現,我捏個訣化出人形,朝他所在處一步步挪過去。 果然是我操多了心,迷穀將墨淵伺弄得甚妥貼,連散在枕上的一頭長髮也一縷縷仔細打理過了,便是我這等獨到細緻的眼光,也挑不出什麼錯來。 只是清寒了些。 我愣愣地在他身旁坐了會兒。那一雙逾七萬年也未曾睜開的眼,那一管挺直的鼻樑和緊抿的嘴唇,可笑七萬年前初見他時我年幼無知,竟能將這樣一副英挺容顏看作一張小白臉。 世間事,最令人恐懼的便是變數。正是這兩個字,讓這副傾城容顏於瞬息間定格成永遠。七萬年未曾見過他的笑模樣,回望處,卻猶記得崑崙墟的後山,他站在桃花林裡,夭夭桃花漫天。 洞裡靜得很,坐久了也有些冷,我將他雙手放在懷中焐了會兒,打了個哆嗦,又出洞去採了些應時的野花,變個瓶子出來,盛上溪水養著,擺在他身邊。如此,清寒的山洞裡終算是有絲活氣了。 又枯坐了片刻,突然想起再過幾日便是梔子的花期,正可以用上年積下的細柳條將它們串起來,做成花簾掛在炎華洞口,彼時一洞冷香,墨淵躺著也更舒適些。思及此處,漸漸高興起來。 眼見天色幽暗,我跪下來拜了兩拜,又從頭到尾將整個炎華洞細細打量一番,匆匆下山。 天上正捧出一輪圓月,半山的老樹影影綽綽。我埋頭行了一半路,驀然省起其實下山並無甚緊要事,便隨性將腳步放慢了。 此前我因一直昏著,不曉得是哪個幫我包紮的傷口。想來也不過夜華、迷穀、畢方三個。不管是他們三個裡頭的哪一個,終介懷我是女子,即便我化的狐狸身,也只是將我滿身的血跡擦了擦,沒扔進木桶裡沐一回浴。方才又爬一回山,且在炎華洞裡裡外外忙一陣,如今閒下來,山風一吹,便覺身上膩得很。 楓夷山半山有個小湖泊,雖同靈寶天尊那汪天泉不能比,尋常沐個浴倒也綽綽有餘。這個念頭一起,我回憶了片刻去小湖泊的路徑,在心中想踏實了,興沖沖掉轉方向,朝那小湖泊奔去。 脫下外袍,將傷處用仙氣護著,一頭扎進水裡。這湖裡的水因是積年的雪水所化,即便初夏,漫過來也是沁涼。我冷得牙齒上下碰了三四回,便先停住,澆些水將身上打濕,待適應了,再漸漸沉下去。 沉到胸口時,打濕的襯裙緊貼在身上,不大舒爽,青碧的湖水間染出一兩絲別樣的殷紅,映著襯裙倒出的白影子,倒有幾分趣致。 我尋思這個當口怕沒什麼人會來湖邊蹓躂,猶豫著是不是將襯裙也除了。 將除未除之際,耳邊卻猛聞一聲怒喝:「白淺!」 連名帶姓喝得我一個哆嗦。 這聲音熟悉得很,被他連名帶姓地喚,卻還是頭一遭。 我哆嗦一回又驚訝一回,原本藉著巧力穩穩當當站在湖裡,一不小心岔了心神沒控制住力道,身子一歪,差點直愣愣整個兒撲進水中,受一回沒頂之災。 終歸我沒受成沒頂之災,全仰仗夜華在那聲怒喝後,匆忙掠過大半湖面到得湖中心,將我緊緊抱住了。 他本就生得高大,雙手一鎖,十分容易將我壓進懷中。我胸口處原本就是重傷,被他那一副硬邦邦的胸膛使力抵著,痛得差點嘔出一口血來。因他未用仙氣護體,連累一身衣衫裡外濕透,滴水的長髮就貼在我耳根上。 我同他實在貼得近,整個人被他鎖住,看不清他面上神色,緊貼著的一陣擂鼓般的心跳聲,卻令我聽得真切。 我只來得及在心中嘆一聲運氣好,幸好方才未除了襯裙。身子一鬆,唇便被封住。 我一驚,沒留神鬆開齒關,正方便他將舌頭送進來。 我大睜眼將他望著,因貼得太近,只見著他眼眸裡一派洶湧翻騰的黑色。雖是大眼瞪小眼的姿態,他卻仍沒忘了嘴上功夫,或咬或吮,十分兇猛。我雙唇連著舌頭都麻痺得厲害,隱約覺得口裡溢出幾絲血腥味來。 喉嚨處竟有些哽,眼底也浸出一抹淚意,恍惚覺得這滋味似曾相識,牽連得心底一陣一陣恍惚。 他輕輕咬了咬我下唇,模糊道:「淺淺,閉上眼。」 這模糊的一聲卻瞬時砸上天靈蓋,砸得我靈台一片清明。我一把將他推開。 水中不比平地,確然不是我這等走獸處得慣的,加之身上的七分傷並心中的三分亂,剛離開夜華的扶持,腳下一鬆差點一個猛子栽倒。 他趕緊伸手將我抱住,倒是曉得避開胸口的傷處了。我尚未來得及說兩句面子話,他已將頭深深埋進我肩窩處,聲音低啞:「我以為,妳要投湖。」 我一愣,不曉得該答什麼話,卻也覺得他這推測可笑,便當真笑了兩聲,道:「我不過來洗個澡。」 他將我又摟緊一些,嘴唇緊貼著我脖頸處,氣息沉重,緩緩道:「我再也不能讓妳……」 一句話卻沒個頭也沒個尾。 我心中略有異樣,覺得再這麼靜下去怕是不妙,叫了兩聲夜華,他沒應聲。雖有些尷尬,也只能再接再厲,盡量將話題帶得安全些,道:「你不是在書房裡閱公文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脖頸處的氣息終於穩下來,他默了一會兒,悶悶地:「迷穀送飯給妳,發現妳不在,便來稟了我,我就隨便出來找找。」 我拍了拍他的背:「哦,是該吃飯了,那我們回去吧。」 他沒言語,只在水中將我鬆鬆摟著。也不知想了些什麼。 過來人的經驗,陷進情愛裡的人向來神神道道,需旁人順著,我不好驚動他,只任他摟著。 半盞茶過後,卻打出一個噴嚏來。這雪中送炭的一個噴嚏正提醒了夜華現今我還傷著,不宜在冷水裡泡得太久。他趕忙將我半摟半抱地帶上岸,又用術法將兩身濕透的衣裳弄乾,撿來外袍與我披了,一同下山。 在湖水中夜華的那一個吻,教我有些懵懂。猶自記得身體深處像有些東西突然湧上來了,那東西激烈翻滾,卻無影無形,無法抓住,只一瞬,便過了。我在心中暗暗嘆了回氣。 夜華在前,我在後,一路上只聽得山風颯颯,偶爾夾帶幾聲蟲鳴。 我因走神得厲害,並未察覺夜華頓住了腳步,一不留神直直撞到他身上。他往左移出一步來,容我探個頭出去。 我皺了皺鼻子,順他的意,探頭往前一看。 楓夷山下破草亭中,晃眼正瞧著折顏懶洋洋的笑臉。 他手裡一把破摺扇,六月的天,卻並不攤開扇面,只緊緊合著,搭在四哥肩膀上。四哥蹺著一副二郎腿坐在一旁,半瞇著眼,嘴裡叼了根狗尾巴草。見著我,略將眼皮一抬:「小五,妳是喝了酒了?一張臉怎的紅成這樣?!」 我做不動聲色狀,待尋個因由將這話推回去,卻正碰著夜華輕咳一聲。折顏一雙眼珠子將我兩個從上到下掃一遍,輕敲著摺扇了然道:「今夜月涼如水,階柳庭花的,正適宜幽會嘛。」我呵呵乾笑了兩聲,眼風裡無可奈何掃了夜華一眼,他勾起一側唇角來,幾綹潤濕的黑髮後面,一雙眼睛閃了閃。 折顏挑著這個時辰同四哥趕回青丘,自然不是為了同我玩月談文,說是畢方半下午給他們報了個信,信中描述我被人打得半死不活。他們以為此種事真是曠古難逢,想來看看我半死不活是個什麼樣,就巴巴跑來了。 我咬著牙齒往外蹦字道:「上回我半死不活的時候,確然失禮,沒等著您老人家過來瞧上一瞧便擅自好了,真是對不住。這回雖傷得重些,但並不至於半死不活,倒又要教您老人家失望了。」 折顏漫不經心笑一陣,將手上的摺扇遞給我,呵呵道:「失望倒談不上,罷了罷了,既惹得妳動了怒,不損些寶貝怕也平不了妳這一攤怒氣,這柄扇子還是請西海大皇子畫的扇面,便宜妳了。」 我喜孜孜接過,面上還是哼了一聲。 回狐狸洞時,折顏同四哥走在最前頭,我同夜華殿後。 夜華壓低了聲音若有所思:「想不到妳也能在言語間被逗得生氣,折顏上神很有本事。」 我捂著嘴打了個呵欠:「這同本事不本事卻沒什麼關係,他年紀大我許多,同他生生氣也沒怎的。若是小輩的神仙們言談上得罪我一兩句,這麼大歲數的人了,我總不見得還要同他們計較。」 夜華默了一默,道:「我卻希望妳事事都能同我計較些。」 我張嘴正要打第二個呵欠,生生哽住了。 迷穀端端站在狐狸洞跟前等候。戌時已過,本是萬家滅燈的時刻,卻連累他一直掛心,我微有愧疚。 尚未走近,他已三兩步迎了上來,拜在我跟前,臉色青黑道:「鬼族那位離鏡鬼君呈了名帖,想見姑姑,已在谷口等了半日。」 夜華腳步一頓,皺眉道:「他還想做什麼?」 折顏拉住方要進洞的四哥的後領,哈哈道:「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今日運氣真不錯,正趕上一場熱鬧。」 我腳不停歇往洞裡邁,淡淡吩咐迷穀:「把他給老娘攆出去。」 迷穀顫了一顫,道:「姑姑,他只在谷口等著,尚未進谷。」 我了然點頭:「哦,那便由著他吧。」 折顏一腔瞧熱鬧的沸騰熱血被我生生澆滅,滅得火星子都不剩之前垂死掙扎:「什麼恩怨情仇都要有個了結,似妳這般拖著只是徒增煩惱,擇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們今夜就去將他了結了如何?」 夜華冷冷瞟了他一眼。我撫額沉思片刻:「該了結的已經了結完了,我同他確然已沒什麼可了結了。不過我看你對此事似乎很有興趣,你若想去瞧瞧他,可需我吩咐迷穀給你點個火燭?」折顏眼中尚且健在的一絲絲火光,唰,熄得圓滿,唉聲嘆氣:「我來一趟也不容易,讓我看個熱鬧又如何了。」 狐狸洞因不常有客,常用的客房有且僅有一間。如今,這有且僅有的一間客房正被夜華占著,大哥二哥舊時住的廂房又日久蒙塵,折顏便喜孜孜賴了四哥與他同住,總算彌補了未瞧著熱鬧的遺憾。 雖著了迷穀回房安歇,他卻強打精神要等外出尋我的畢方,我陪他守了會兒,打了好幾個呵欠,被夜華架著送回去睡了。 迷穀賢慧,早早預備了大鍋熱水,令我睡前還能洗個熱水澡,我很滿意。 第二日大早,夜華來敲我的門,催我一同去天宮。我因頭天下午睡得太過,到晚上雖呵欠連連,真正躺到床上,卻睡得並不安穩。恍一聽到夜華的腳步聲,便清醒了。 他已收拾妥貼,我在房中晃悠一圈,只隨手拿了兩件衣裳,順便捎帶上昨日新得的扇子。 我長到這麼大,四海八荒逛遍了,卻從未去過九重天,此番借夜華的面子得了這個機緣,能痛快逛逛九重天,雖然身上還帶著傷,一顆狐狸心卻微感興奮。 因青丘之國進出只一條道,不管是騰雲還是行路,正東那扇半月形的谷口都是必經之途。加之夜華每日清晨都有個散步的習慣,我便遷就他,沒即刻招來祥雲,乃是靠兩條腿走到了谷口。 這谷口正是凡界同仙界的交界處,一半騰騰瑞氣,一半濁濁紅塵,兩相砥礪得久了,終年一派朦朧,霧色森森。 在森森的霧色中,我瞧見一個挺直的身影,銀紫的長袍,姿容豔麗,眉目間千山萬水。卻是離鏡。 他見著我,一愣,緩緩道:「阿音,我以為,妳永不會見我了。」 我也一愣,確然沒料到他居然還守在這兒。 當年他能十天半月蹲在崑崙墟的山腳下守我,全因那時他不過一介閒散皇子,即便成日留在大紫明宮,也只是拈花惹草鬥雞走狗罷了。今時卻不同往日,身為一族之君,我委實沒料想他還能逍遙至此。 夜華面無表情立在一旁,瞥了我一眼,淡然道:「折顏上神說得不錯,該了結的還須得及早了結才是。只妳一方以為了結了並不算了結,須知這樣的事,必得兩處齊齊一刀斷了,才算乾淨。」 我訝然一笑:「這可委實是門大學問了,你倒很有經驗嘛。」 他愣了一愣,臉色不知怎的,有些泛白。 谷口立著幾張石凳,我矮身坐下。夜華知情知趣,道了一聲:「我到前邊等妳。」便沒影了。 離鏡兩步過來,勉強笑道:「看到妳這樣,我總算放心些。」頓了頓又道,「身上的傷勢,已沒大礙了吧?」 我攏了攏袖子,淡淡道:「勞鬼君掛心,老身身子骨向來強健,些許小傷罷了,並不妨事。」 他鬆了一口氣道:「那便好,那便好。」話畢,從袖袋中取出一物來,逕直放到我面前。抬眼小覷,那一汪瑩瑩的碧色,正是當年我求之不得的玉魂。 摺扇在掌中嗒地一敲,我抬頭道:「鬼君這是做什麼?」 他澀然一笑:「阿音,當年我一念之差,鑄成大錯,妳將這玉魂拿去,置於墨淵上神口中,便不用再一月一碗心頭血了。」 我甚驚詫,心中一時五味雜陳,看了他半日,終笑道:「鬼君一番好意,老身心領了,但師父的仙體自五百多年前便不需老身再用生血將養,這枚聖物,鬼君還是帶回鬼族好生供著吧。」 五百多年前,將擎蒼鎖進東皇鐘後,連累我睡了兩百多年,兩百多年不能為墨淵施血,待醒來時,第一件事便是急著去看墨淵的仙體,手腳發涼地生怕他出什麼岔子,陰差陽錯卻發現沒了我的血,墨淵的仙體竟仍養得很好。折顏嘖嘖道:「怕墨淵是要醒了。」我且驚且喜地小心揣著這個念想,折顏卻全是胡說,至今墨淵仍未醒來。 離鏡那托著玉魂的手在半空僵了許久,默默收回去時,臉上一派頹然之色,只沙啞道:「阿音,我們,再也回不去了嗎?」 四下全是霧色,襯得他那嗓音也縹縹緲緲的,很不真切。 其實,略作回想,記憶深處也還能尋出當初那個少年離鏡來,雖因著他老子的緣故,眉目生得濃麗女氣了些,做派卻很瀟灑風流,面上也總是紅潤明朗,全見不出什麼閨閣裡才有的傷春悲秋惆悵失意之色。時間這個東西,果然磨人。 因了這一番感喟,初見著他的不快倒也淡了許多。如今回想同他那一番前塵舊事,一樁樁一件件,正如同前世之事,心中四平八穩,再生不出一絲波瀾漣漪,更遑論「回去」二字。 我暗自望了會兒濛濛的天,無可奈何道:「鬼君不過一些心結未解而已。老身早說了,鬼君這樣的性子,一生只追求得不到的東西,一旦占有了,便絕不會再珍惜了。鬼君現下一心撲在老身身上,不過因老身被鬼君棄了後,沒找個地方一頭撞死,反而還活得好好的,便教鬼君覺得老身從未將鬼君放在心上了,如此才有這一番糾纏……」 他一雙上挑的眼角微微泛紅,襯得容色越發豔麗,並不答話,只深深看著我。 我穩了穩心神,將摺扇攤開來,撫著扇面上的桃花。撫了一會兒,終柔聲道:「似今日我們這樣坐著平和說話,以後再不會有了,有一些事情,我便還是說清楚吧。七萬年前,我因你而初嘗情滋味,因是首次,比不得花叢老手,自然冷淡被動些,可心中對你的情意卻是滿滿當當的。阿娘總擔心我那般不像樣的性子,不夠惹人憐愛,不憑借白家的聲威便嫁不出去。你並不曉得我的身世,甚至不曉得我原是個女兒身,卻能真心來喜歡我,還日復一日送上許多情詩來,甚而散了滿殿的姬妾,你做的這些,我心中很歡喜,也很感激。我們白狐一族雖是走獸,卻比不得一般走獸博愛多情,對認定的配偶從來一心一意。那時候,我已確然將你看作了我相伴一生的夫君。若沒有玄女這樁事,待學成之時拜出師門,我自然是要嫁給你的。你也知道,彼時我們兩族正有些嫌隙,自同你一處以來,我日日都在想著將來如何說服阿爹阿娘,能同意我們的婚事,因怕忘了,每想到一條好理由,便喜孜孜記在絹帛上,丈餘的絹帛用小楷記得滿滿當當。如今想來真是傻得很。」 離鏡嘴唇顫了幾顫。 我繼續撫著扇面,淡淡道:「玄女能幫你的,我白淺襲青丘神女之位,便不能幫你嗎?可你卻在我對你情濃正熾之時,給了我當頭一棒。我撞破你同玄女那樁事,心中痛不能抑。只嘆我當初糊塗,對玄女掏心掏肺,到頭來卻讓她挖了牆腳。我不過要搧她一搧,你卻那般護著,可知我心中多麼難受。你那句『先時是我荒唐』,真正教我心灰意冷。你只道我放手放得瀟灑,卻不知這瀟灑背後多少心酸苦楚。離鏡,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將疼痛堂而皇之掛在臉上,可即便沒掛在臉上,那痛卻是一分也不少的。我總以為自己能做你的妻子,卻不想到頭來全是一個笑話。那些時日常作的一個噩夢便是你摟著玄女,將我一把推下崑崙墟去。噩夢連連之時,卻只聞得你用四匹麒麟獸將玄女娶進了大紫明宮,連賀了九日。說來可笑,嘴上雖說得瀟灑,事已至此我卻仍對你存著不該有的念想。此後鬼族之亂,玄女被擎蒼抽了一頓抬上崑崙墟,我竟暗暗有些歡喜,私下裡一得空閒,便止不住為你找些藉口,讓自己相信你並不是真心愛玄女,否則不會任玄女活活受那樣的苦,心中竟漸漸快慰起來。此後才曉得那原來是你們使的一個苦肉計,離鏡,你不會想知道那時我心中是什麼滋味。後來師父仙逝,我強撐著一顆卑微的心前去大紫明宮求取玉魂,你永不能明白我鼓了多大的勇氣,也不能明白那日你讓我多麼失望。你說嫉妒師父,才不願與我玉魂,可離鏡,你傷我這樣深,委實比不上師父對我的萬分之一。當我在炎華洞中失血過多,傷重難治,命懸一線之時,眼前湧的竟不是你的臉,我便曉得,這場情傷終於到頭了。彼時,我才算得了解脫。」 離鏡緊閉了一雙眼,半晌才睜開來,眸色通紅,哽咽道:「阿音,別說了。」 我勉強將扇子收起來,悵然道:「離鏡,你確是我白淺這十四萬年來唯一傾心愛過的男子。可滄海桑田,我們回不去了。」 他身子一顫,終於流下兩行淚來,半晌,澀然道:「我明白得太遲,而妳終究不會在原地等我了。」 我點了點頭,於鬼族再沒什麼牽掛,臨走時嘆了句:「日後即是路人,不用再見了。」遂告辭離去。 撥開霧色,夜華正候在前方不遠處,道:「明明是那麼甜蜜的話,由妳說出來,偏就那麼令人心傷。」 我勉強回他一笑。

作者資料

唐七

超人氣網路小說家,曾以筆名「唐七公子」寫作,作品風靡兩岸三地,其中成名作「三生三世」系列更引發讀者瘋狂追捧! 她的文風極富特色,在細膩優美的遣詞用字中,含藏不著痕跡的幽默,人物的形象與性格躍然紙上,情節則常出人意料之外,讓讀者時而被逗得開懷大笑,時而心弦緊繃、感動落淚,有「虐心女王」的稱號。 另著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三生三世枕上書》、《四幕戲》等書,本本暢銷,並多已改編拍成電視劇與電影,叫好叫座!

基本資料

作者:唐七 出版社:平裝本 書系:☆小說 出版日期:2021-11-08 ISBN:9789860675672 城邦書號:A108015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