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沉睡時光裡的愛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沉睡時光裡的愛

  • 作者:木小木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1-08-11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書虫VIP價:26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121 VIP感恩月/書市最熱銷!
  • 高寶 青春愛戀小說展/79折
  • 外版強推79折!

內容簡介

★甜文小能手木小木,口碑力作 ★媲美《來自星星的你》 ★失憶俏皮的社會新鮮人×高冷美顏的醫學教授,破解謎團找到愛! ★附贈穿越時空甜蜜番外 盛承准本以為自己的人生會是一片黑暗,直到遇見了顧深深。 因為她,他在心上開了一扇窗,卻不承想,遇見此生最美的風景。 八年前,盛承淮在遭人囚禁、瀕死之際,有一個聲音拯救了他。 八年後,盛承淮依然在尋找當年那個聲音的主人, 直到他在一場爆炸事故中,偶然救了顧深深, 熟悉的聲音、溫暖的感覺,讓他確信她就他一直在尋找的人, 爆炸案後,一樁樁意外不斷發生在顧深深身上, 但盛承淮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 讓她發現了那看似冷漠的表面下暗藏的溫柔, 受傷後的細心照料、一起共進早餐…… 自在的相處,好似兩人早已相識多年,悸動萌生。 隨著八年前的真相逐漸水落石出,顧深深身上的疑點也逐漸加深, 盛承淮與顧深深能否有勇氣面對真相? ——「妳為了我可以放棄世界,我為了妳可以放棄一切。」

目錄

第一章 初見 第二章 聽見十七歲的你 第三章 應是故人來 第四章 剪不斷理還亂 第五章 該不該放棄 第六章 青梅竹馬又如何 第七章 糖塊日常 第八章 疑似塵埃落定 第九章 如果我不是我 第十章 顧笙笙的故事 第十一章 重生 第十二章 塵埃落定 番外一 重逢 番外二 你還欠我十份章魚燒呢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初見 六月的嵐城,微風和煦,碧空如洗。道路兩側的鳳凰木花開得正旺,色澤豔麗,飽含初夏的明媚和熱烈。木棉樹卻是花期已過,結出橢圓形的蒴果,這個時節,果莢開裂,果莢中的棉絮隨風飄落,恍如飄雪。 晨光從繁密的樹梢間隙滑落,形成斑駁的光影。顧深深騎著單車從中而過,日光在她肩頭跳躍,她嘴角的微笑仿若枝頭的鳳凰花一般生動。 她嘴裡叼著一片吐司,這是她離開宿舍前,室友硬塞到她嘴裡的。 換作平日,早餐對顧深深而言可有可無,但是今天不同,下午是她的畢業典禮,吃飽了氣色才能好,她也想美美地穿著學士服和自己的恩師合照。 「嘎吱——」一聲,自行車在一家便利商店前刹住,顧深深吃著麵包進了店。 「你來啦。」說話的人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年,他穿著便利商店的制服,笑盈盈地和顧深深打了招呼,並遞給她一瓶開好的豆奶。 顧深深把嘴裡的麵包吞下去才有辦法說話:「謝了。」 他無奈地笑了笑說:「店裡有我在,妳急什麼?看看妳滿頭的汗,哪裡像個女生?現在的女孩都化著好看的妝,穿漂亮的連身裙,踩著高跟鞋,妳這樣倒像是要和我打場籃球的樣子。」 顧深深用手背隨便抹了一把額頭的細汗,現在還未到盛夏,早晨也出不了多少汗,只有時江每次都小題大做。「嘖嘖嘖,你是上夜班沒人聊天憋得慌吧,一大早就開始嘮叨。學姊都知道,你別瞎操心,好了,你趕緊回去休息吧。」 時江今年大二,他大一開始就在「八八九便利商店」打工,便認識了顧深深。 時江脫下身上的制服,拿給顧深深。「那我先回去了,等下午考完試,我去禮堂找妳,幫妳拍照,保證拍得美美的。」 「好,你快去吧。」 完成工作交接後,顧深深一個人顧著店。這個點向來沒什麼客人,百無聊賴間,她刷起了微博。 今天嵐城的熱搜第一竟然不是娛樂新聞,也不是狗血家庭倫理劇,而是「史上最年輕的教授盛世美顏盛承淮」。說是盛世美顏,卻連張正面照都沒有,最清晰的一張也只是個側臉。 正看到興頭上,一個顧客走進店裡。那個人穿著黑色連帽衣,戴著口罩,手裡拎著一個小行李袋,行跡鬼祟。但顧深深還沉浸在研究「盛世美顏」的側臉,並未注意。 那個人在各貨架間待了足足有三分鐘,卻什麼也沒拿,只是在收銀台匆匆買了包菸,給的零錢也是剛剛好,一秒都沒耽擱。 顧深深將錢收好,繼續刷自己的微博。 此「盛世美顏」不過比顧深深大了兩三歲,也不知道是怎麼跳級的,小小年紀就成了教授,進了嵐城最好的醫學研究所。她覺得這個人雖厲害,往後不免要端著少年老成的樣子,錯過這個年紀該有的悸動,深深替他惋惜。 「歡迎光臨!」 便利商店門口的感應器提醒顧深深又有客人進店了,她放下手機,露出公式化的笑容。剛抬頭就覺得這個人十分眼熟,卻記不得是在哪裡見過。 這個人身材挺拔,五官深邃,尤其雙眼長得特別好,只是似乎帶著點疏離,讓顧深深有點不悅。這種不悅的感覺就好比多年不見的熟人相遇,卻故意擺出疏遠之態。對此,她有些費解。 他買了瓶礦泉水,趁著他掏出錢包付錢的空檔,顧深深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細細看完就更確定她不認識這個人。 他付了錢便離開了便利商店。 前腳剛走,顧深深後腳就發現為什麼此人眼熟了,他的側臉和微博上盛承淮的側臉有八九分相像。 「果真長得不賴。」她喃喃自語。 低頭刷微博的間隙,她瞥見櫃檯上多了一枚銅錢,約有一角人民幣的硬幣大小。她拿起細看,發現和她平日戴的那個銅錢項鍊頗為相像。 顧深深心想:早上店裡就來了兩個客人,莫非是盛承淮掏錢的時候掉的?既然是放在錢包裡的東西,一定很珍貴。 顧深深趕忙追出店外一看,盛承淮果然還沒走遠。 「盛承淮——」她招手。 盛承淮原本正往自己的車子走去,聽到有人喊他便習慣性回頭,還沒看清喊他的人是什麼模樣,就目睹了一場災難的發生。 「砰」的一聲巨響,顧深深被氣流炸到便利商店五公尺外。那一聲爆炸後,她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呈抛物線飛出,卻再也聽不清周遭的聲音。 隱約中她看到盛承淮跑向自己,她微微舉起右手,試圖將手裡的銅錢遞給他,卻還沒來得及給他便先暈了過去。 ※  ※  ※ 待顧深深醒來,世界一片靜悄悄、白茫茫,若不是空氣裡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她差點以為自己上了天堂,她從未覺得這消毒水的味道如此讓人心安。 躺在病床上,顧深深慢慢回想起那場爆炸,心有餘悸。想來果然是好心有好報,她若不是出去還盛承淮的銅錢,大概已經死在店內了。 「呃!嚇死我了!」顧深深原本在神遊,忽然看到一張臉出現在自己眼前,不免受了驚嚇。 她拍拍胸脯,瞪了對方一眼,卻發現這個人是盛承淮——自己的半個救命恩人,便頓時沒了氣勢,只是感慨了一句:「沒想到你走路都不出聲音的。」 盛承淮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嘴巴一張一合,顧深深卻沒有聽到聲音。 顧深深自己也搞不清楚了。「你別開玩笑了,不對,你不像是會開玩笑的人,我……是不是聾了?」 盛承淮遲疑了一下,這個聲音……他好像在哪裡聽過。鑒於顧深深的現狀,他也沒有多問,只是按了床頭的鈴,叫來了她的主治醫生。 顧深深的主治醫生叫蘇晨,是個年輕貌美的女醫生。她簡單地檢查了顧深深的耳朵,初步有了結論:「典型的爆震性耳聾,患者需要再做一次詳細的檢查,具體要怎麼治療,多久會好,都要等檢查之後才知道。」 盛承淮頷首說:「嗯。」 他打開自己的手機便利貼,把顧深深的大致情況寫下來給她看。 顧深深好看的眉毛都擰在一起了。「我還以為我要聾了,還能治就好。」 這樂觀的心理讓盛承淮慚愧。十年前他意外失明,他一度支撐不住,後來在家人的陪伴下才逐漸走出陰影。 蘇晨隨手拿了張白紙寫下:我去安排檢查,晚點會有護工來照應妳。另外,妳的後背有傷,走路的時候小心一點。 「謝謝蘇醫生。」 盛承淮跟著蘇晨離開病房,蘇晨笑著調侃道:「好久不見。沒想到這麼多年沒見,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是啊,好久不見了……」盛承淮若有所思。「妳過得好嗎?」 「託你的福,順利上了醫學院,出國留學讀了研究所,現在的話,如你所見。」當年若不是遇見他,她可能不會選擇這條路,但是他什麼都不知道。 「我要回研究所了,顧深深的檢查結果出來後,能否告訴我?」 蘇晨遲疑了一下,點點頭說:「你和顧深深……是朋友?」 「第一次見到,爆炸的時候我就在現場,所以送她來醫院了。」盛承淮的回答十分標準,但是當爆炸發生時,他的心卻像要裂開了一樣,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蘇晨聽到回答,心裡鬆了口氣。「對了,伯父很想念你,你既然來了,要不要去看看他?」 「不了,我還有事。」盛承淮的表情閃過一絲掙扎。 蘇晨也不強求,知趣地回到工作崗位。 盛承淮回到病房,和顧深深告別,剛轉身要走就被她拉住。他轉身看她,這是他第一次認真看她,那種莫名的熟悉感更濃烈,但是今天確實是他第一次見到顧深深。 「怎麼了?」 顧深深聽不到他在說什麼,只是從口袋裡掏出那個偶然救了她一命的銅錢遞給他。「這個,是很重要的人送的吧?」 盛承淮接過銅錢。這個銅錢是當年一個不知名的朋友送的,曾陪伴他熬過失明那段時光。他重新將銅錢放回錢包,在手機便條紙上寫了:謝謝。 「該是我說謝謝才對。」顧深深由衷說道:「要不是為了出來還你銅錢,我大概已經死了。而且送我來醫院的也是你,算起來,送你銅錢的人和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更何況,這救命恩人的顏值如此逆天,如果能就此發展出一段羅曼史,就算耳朵聾一陣子也是值得。 盛承淮因為她的說法而不禁微笑,可惜他不知道那個人在哪裡。 『或許……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他寫道。 顧深深搖搖頭:「嘖嘖嘖,你這搭訕方式過氣了。」 盛承淮尷尬地收回手機。「不是妳想的那樣。咳,我該走了。」 這次還沒轉身就被顧深深拉住衣袖。「你是要走了嗎?你還會來嗎?」 說實話,盛承淮打心底不想來這家醫院,這醫院是他悲慘童年的全部記憶。如果不是這家醫院,他的母親也不會…… 顧深深見他不說話,自顧自地幻想了一齣一見鍾情的愛情故事——她飽含期待拉著他的手臂問道:「你什麼時候會來看我?你不在我身邊,我會沒有安全感。」 對方深情地凝望著說:「我不走,我會時刻陪在妳身邊。」 然而,現實是—— 「我不會來。」 顧深深迅速地收回自己的手。「呵呵,呵呵,你快走吧,耽誤了你不少時間。總之,今天謝謝你,出院後一定要讓我請你吃個飯。」 「不必。」 盛承淮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既然該他做的事情他都做了,以後就沒他的事了。更何況,顧深深不一定是他要找的人。 ※  ※  ※ 盛承淮的冷淡讓顧深深有點受傷,本以為是齣浪漫的愛情劇,沒想到卻是災難紀實片。看吧,盛承淮前腳剛走,員警後腳就到了。 顧深深乍看,這員警也是眉清目秀,可惜和「盛世美顏」還是有些差距。 「顧深深?顧深深!」 一雙好看的手在顧深深眼前晃過,拉回了她的思緒。 「啊?你說什麼?」 關皓嘆了口氣,在白板上寫:我說我是關皓,和妳是青梅竹馬,是那個每天都幫妳帶早餐、陪妳晚自習下課回家的關皓。小時候我們的爸媽還騙我們,說小時候幫我們訂過婚約! 關皓剛開始做筆錄就發現她和自己的青梅竹馬同名,再一問籍貫、年齡、父母姓名,這才確定眼前這個人就是他認識的顧深深。關皓和顧深深本是鄰居,除了不在一個年級,剩下時間都玩在一塊,直到顧深深國二轉學後,兩人才失去了聯繫。 顧深深細細回憶,還是記不得他。「對不起,國二那年我出了點意外,之前的事情都記不得了,所以轉學後也沒和你聯繫,對不起。」 顧深深原是在嵐城出生,國二那年因為父親生意破產,舉家搬離,顧深深也因此轉學。就在搬家前夕,她因為心情煩悶去了海邊散步,一夜未歸。家人報警不久後,便在海灘發現了昏迷不醒的她。 據員警推測,顧深深是遭遇了搶劫,所幸沒有傷及性命,但她醒來時卻已經沒有之前所有記憶。直到大學,她才考回了嵐城。 關皓繼續在白板上奮筆疾書:妳變化好大,我差點沒認出妳來。長高了,皮膚也變白了,眼睛好像也大了點,就是沒心沒肺這點倒是沒變,回嵐城竟然也不聯絡我,白費了我們小時候同床共枕的情誼。 顧深深乾笑兩聲。她都不記得自己小時候長什麼樣,虧她還能說得頭頭是道:「我就不記得了啊,我要是記得,肯定開學第一天就翹課去找你。」 說到學校,顧深深一拍大腿。糟了!一看手機,都下午四點了,畢業典禮都該結束了。「畢業典禮……」 「妳都這樣了,還想去哪裡?」關皓拿了她的手機,扔進抽屜。「再說,妳筆錄還沒做,剛才我碰到妳的主治醫生,妳檢查也還沒做。」 顧深深欲哭無淚…… 靠著關皓帶來的白板,筆錄做得還算順利,不過還沒做完,護理師就來帶顧深深去做檢查。 關皓合上記錄本,亮出白板:妳去吧,筆錄晚上再做。 「現在都五點多了,你不下班嗎?」顧深深問道。 『我們這行,加班是常有的事,妳就別操心了。我出去買點晚餐,等妳檢查完回來就有好吃的了。』 一知道有好吃的,顧深深眼睛都亮了,如小雞啄米般點點頭。 關皓覺得顧深深就和他養的那隻嗷嗷待哺的倉鼠一樣,忍不住摸摸她的頭,卻被她狠狠拍了一下。 ※  ※  ※ 檢查很快就結束了,顧深深回到病房時已是夕陽西斜。金色餘暉灑在窗臺上,令人心生暖意,若是有一束花就更完美了。 她趁關皓還沒回來,傳了訊息給老師、室友,簡要地說了事情始末;至於家裡,她向來報喜不報憂,心想也沒大礙便沒有告訴父母自己受傷的事情,倒是說了碰到關皓的事,確認關皓所言非虛。 最後一則訊息剛發送成功,顧深深突然一陣眩暈,緊接著耳邊一陣尖銳的耳鳴,夾雜著喊叫聲,她難受地抱著腦袋。此時,關皓正好回來,趕緊叫來了蘇晨。 『症狀。』蘇晨在白板上寫道。 「頭暈,耳鳴。」 此時正好護理師送來顧深深的檢查結果,蘇晨細細看了,寬慰道:「耳鳴、頭痛和眩暈是爆震性耳聾的一般症狀。就檢查結果來說,沒什麼大礙,妳的症狀經過治療會慢慢改善的,不出一週就會痊癒。我先幫妳開點藥。」 蘇晨離開病房前瞥見擱在桌上的炸雞和比薩,提醒了關皓一句:「患者身上有傷口,不要給她吃炸物,飲食盡量清淡點。」 關皓目送蘇晨離開才小聲嘟囔:「我知道,這是我幫自己買的。」 繼而告訴顧深深再去幫她買晚餐。她卻將「魔爪」伸向了炸雞。「從明天開始再清淡吧。」 關皓一把奪過她手裡的炸雞,還順手將整袋吃的拎走。「這是我的。我去幫妳買粥。」 顧深深惋惜地看著遠去的炸雞和比薩。關皓走後沒多久,她再次出現耳鳴的症狀,聽到的嘈雜聲也更大,似乎夾雜著求救聲。難道幻聽也是她的症狀之一? 她捂著耳朵,嘈雜聲卻愈發清晰,她甚至能聽到有人喊「救命」。這樣的狀況斷斷續續,直到關皓再次回來也沒改善。 「你是誰?」 「你要帶我去哪裡?」 「我不要跟你走,放開我!」 這次,顧深深的耳邊斷斷續續聽到一些短句子,拼湊起來就好像有人在她的腦海裡演了一齣劇。 關皓心急,又一次衝進蘇晨的辦公室。蘇晨無奈,簡單檢查後表示顧深深確實沒有大礙,吃完藥就能改善。離開病房前,她說道:「員警先生,我病人很多,請您配合我的工作,不要以十五分鐘一次的頻率來敲我的辦公室。」 「關皓,我沒事,醫生說了這是正常現象,你不用太擔心。對了,我的晚餐呢?」顧深深反倒安慰起關皓。 關皓一邊幫她準備晚餐一邊說:「人的五官多重要!要是耳朵廢了怎麼辦?」 顧深深遞上白板。「別欺負我耳朵不好。」 『我哪有欺負妳?』他在白板上寫道。 她小口小口抿著粥。若是她能記起和關皓的過去,那該多好。 顧深深飯後又做了一小時筆錄,關皓才不放心地回去警局。他走前還故意敲了蘇晨的辦公室門,惹得蘇晨頭疼不已。 當夜,顧深深總能聽到呼叫聲,她依稀辨別出是個男聲,心裡有些害怕,只好安慰自己這是幻聽。 但是這個幻聽未免過於真實了點,雖然只能聽到一個人的聲音,顧深深卻能從那些幻聽中判別出這是場綁架。 「這是哪裡?」 「為什麼要抓我?」 「啊——好痛!」 顧深深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心裡寬慰自己這只是幻聽而已,只要不去理會,一會兒就好了。果不其然,幾聲慘叫聲後,她就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作者資料

木小木

甜文小能手,小說主要風格為腦洞甜文。 代表作為《男友是外星人》。

基本資料

作者:木小木 出版社:高寶 書系:致青春 出版日期:2021-08-11 ISBN:9789865062019 城邦書號:A52A96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