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社會議題
您已登入N號房:韓國史上最大宗數位性暴力犯罪吹哨者「追蹤團火花」直擊實錄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人文社科展,5折起
  • 2121 VIP感恩月/書市最熱銷!
  • 外版強推79折!

內容簡介

全面失控的數位時代,沒有人的身體和性是安全的! 那一天,我們看見握在手中的地獄…… ▲《每日經濟》與教保文庫共同評選「開啟2021年之書」 ▲YES 24網路書店2020「年度之書」 ▲《時事IN》、《東亞日報》、《文化日報》2020年度之書 ▲《東亞日報》、《韓民族日報》、《京鄉新聞》推薦好書 非法拍攝、脅迫未成年、熟人凌辱、合成裸照…… 我的隱私,我的身體,我的性,竟變成他人的娛樂 網路上的惡蔓延之迅速,超乎我們想像 在Telegram聊天室裡,加害者散佈非法拍攝影像、脅迫未成年自拍, 還惡意合成熟人照片,恣意發表性騷擾及厭女言論,甚至以此獲利。 加害者毫無愧意,也不擔心被捕,更事先擬好撤退守則; 被害者飽受威脅,只能獨自恐懼,甚至成為玩物也一無所知; 旁觀者從起初的震驚、真相的刺激,最後則隨著時間,遺忘了那個黑暗的平行世界…… 我們的世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N號房事件最初報案人、首位報導者——「追蹤團火花」現身說法, 這是「記者」火與煓,對N號房事件誓不放棄的心路歷程, 更是「女性」火與煓,意識社會的性別不平等、勇於發聲的成長故事。 【關於本書】 2020年,在加密通訊軟體Telegram上的「N號房事件」震驚世界,加害者手段殘忍,其匿名性使得受害者求救無門,網路性暴力犯罪的滲透力、擴散力,更加深了人們的恐懼。 追蹤團火花在追蹤此事件的過程中,深感網路犯罪難以追查,以及法規漏洞、執法單位束手無策、媒體漠不關心。即便事發至今已經2年,N號房主嫌落網,但此時此刻在網路上,仍不知道有多少加害者在流竄,躲在黑暗中的受害者更難以估計。 杜絕性暴力與網路性犯罪,無法單靠一時的新聞熱度,追蹤團火花為使大眾持續關注類似事件,寫下本書,不只為了紀錄重大案件,更希望凝聚力量,讓獨自受苦的「我」成為團結在一起的「我們」,迸發出改變社會的火花。 專文導讀—— 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臺灣感動好評—— 苗博雅(臺北市議員) 房慧真(報導文學作家) 阿潑(文字工作者) 陳潔晧(作家) 陳宜倩(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許菁芳(作家) 蔡宜文(專欄作家) 盧郁佳(作家) 羅珮嘉(女性影展策展人) 韓國齊聲讚譽—— 全高雲(《小公女》導演) 李京美(《非常校護檔案》導演) 金草葉(作家) 黃善宇(《兩個女人住一起》作者) 鄭世朗(《保健教師安恩英》作者) (依首字筆畫排序) 臺灣感動好評 本書文字直白、不虛矯,探問社會惡行的心念生猛。追蹤團火花不忍不仁、奮而起身,房外有她們,真才有明日。 ——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保護兒童安全使用網路,從正視「N號房」事件開始。 ——陳潔晧(作家) 兩位韓國大學生記者在採訪過程必須經驗的痛苦,來自於同理共感韓國社會的深度性別壓迫。向兩位年輕的女性主義者致上最高敬意! ——許菁芳(作家) 從《我是金智恩》到《您已登入N號房》兩本書,前者是事件受害者本身,後者則是觀察、採訪與揭發的旁觀者,從不同立場呈現的社會缺陷。 ——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揭發韓國N號房事件的追蹤團火花,將為我們啟動對抗虛擬性暴力的正義之路。 ——羅珮嘉(女性影展策展人) 兩位女大生在課餘不懈地臥底揭弊,捅出驚天大案,過程荒謬、痛苦,也展現了追蹤團火花的堅強意志,願其艱辛戰鬥,激發讀者抗爭的勇氣。 ——盧郁佳(作家) 韓國齊聲讚譽 N號房事件絕不是偶然被公諸於世的,這是不斷直視、不斷思考、不斷行動的二十代女性,對我們生活的世界帶來的巨大影響。 ——全高雲(《小公女》導演) 兩個平凡的女孩幹了一件大事,當時的社會沒有意識和覺醒到這件事的可怕。而真正偉大的是她們明知這一點,還是決心去做。 ——李京美(《非常校護檔案》導演) 面對悲慘現實時,我會想起她們在最前線的勇氣和堅強。不管何時,我都希望效仿她們的這種勇氣。 ——金草葉(作家) 這是所有人都該讀的書,改變世界的力量正是來自於這些人的勇氣。 ——黃善宇(《兩個女人住一起》作家) 她們發現那些慘不忍睹的性剝削,非但沒有就此打住,還耗盡心力,把問題引向未來。我們應該一起閱讀這份最重要的紀錄。 ——鄭世朗(《保健教師安恩英》作家)

目錄

導讀/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改革社會的現在進行式(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推薦序/文明不在數位,而在感同身受,一起行動(方念萱/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閱讀本書前 序 現在,讓我們並肩前行 第一部 二〇一九年七月那一天 二〇一九年七月,我們看到手中的地獄 Telegram聊天室加害者的精神領袖 可以報導N號房事件嗎? 妳是受害者「本人」嗎? 警察和追蹤團火花的群組聊天室 我們幫得上忙嗎? 抓不到Telegram的那些人 團結的性剝削加害者 聲稱絕不會被捕的Watchman 熟人凌辱 受害者A的追蹤記 加害者的追悼會 媒體是一線希望 第二N號房 Welcome To Video使用者聚集地 無法刪除Telegram 博士開始用那些影像賺錢 對國會失望 N號房浮出水面,博士被捕 劈哩啪啦,星火燎原 第二部 成為火花——火與煓 第一章 相識 〔火〕那個學姐人怎麼樣? 〔煓〕有機會與火交流了! 〔火〕我們如此不同 〔煓〕我們當朋友吧! 第二章 有點不對勁,感覺有點不舒服 〔火〕不偽裝、真實的自己 〔煓〕還會那樣嗎? 〔火〕那真的是愛嗎? 〔煓〕大人的提議 〔火〕學習柔術 〔煓〕我們經歷一樣的事,為什麼只有我心情不好? 〔火〕日常暴力 〔火〕姐姐是對的 〔煓〕母親做的海苔飯捲 〔火〕母親的工作是「外面的事」加「家事」 第三章 開始為自己發聲 〔火〕只有我覺得很嚴重嗎? 〔煓〕女生才會經歷的事 〔煓〕日常的厭惡 〔火〕頭髮有什麼了不起 〔煓〕剪短髮後,心情好極了 第四章 在哪裡能重新遇見自己 〔火〕你在做什麼? 〔煓〕如坐針氈 〔火〕誰喜歡感到不舒服? 〔煓〕我選擇的路 〔火〕煓的告白 〔煓〕那天,第一次在火面前哭 第五章 採訪開始 〔煓〕我的第一篇新聞標題是「總統光彩奪目的美貌」 〔火〕這不能算是新聞吧 〔火〕我們的新聞現場是Telegram 〔火〕衣櫃之亂 〔煓〕深夜,火的來電 〔火〕擔憂終究成為現實 〔火〕妳太介入事件了 〔火〕殘影 〔煓〕殘影只是殘影 〔火〕堅持到底 〔火〕隨機聊天 〔煓〕你現在站在哪一邊? 第六章 報導N號房之後 〔火〕七十次訪談 〔煓〕短短一週,漫長得像一年 〔煓〕如果沒有成為「追蹤團火花」 〔火〕爸,您懂我的心吧? 〔煓〕爸,謝謝您 〔火〕我的變化,社會的變化 第七章 追蹤團火花的起點 〔火〕今日的苦惱 〔煓〕我們不是花,而是火花 〔火〕公開長相 〔煓〕追蹤團火花是「兩個女生」 第三部 一起讓星火燎原 博士被捕 博士被捕一週後的我們 幫受害者重返日常 日常的性犯罪 受害者就在身邊 團結的開始 妳們也成了「這邊」的人 別要求受害者「像個受害者 沒有人活該成為受害者 真的幫助到受害者了嗎? 原來我真的是GodGod受害者 N號房防治法難以觸及的死角 尊敬的法官與國民,大家有何想法? 這又是什麼…… 首爾中央地檢座談 走入群眾,展開演講 尾聲 必有盡頭 我們的聊天室 附錄 1/重寫司法正義,根除性犯罪.性剝削——市民法庭集會演講稿 2/有未成年人的性剝削影片嗎?——「Telegram」非法活動

內文試閱

二〇一九年七月,我們看到手中的地獄 一年前的我們還是夢想成為記者的大學生,為了累積對就業有幫助的獲獎經歷,開始準備參加新聞通訊振興會創辦的「調查.深度報導」新聞獎。我們選定的主題是「非法拍攝」。對於生活在韓國的二十代女性而言,這是再切身不過的問題了。 為了尋找散佈非法拍攝影像的站點,我們開始搜尋,而且很輕鬆就找到各種網站。雖然有事先預想到,但仍覺得氣餒。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在我們生活的地方正發生著非法拍攝犯罪,甚至很多女性對「自己就是受害者」毫無所悉。用Google搜尋了約十分鐘後,一個名為「AV-SNOOP」的Google部落格吸引我們注意,這與之前看到的網站有所不同。 有別於其他只散佈非法拍攝影像的網站,這個部落格幾乎都是文字。名為「Watchman」經營者上傳的非法拍攝影像,會在下方詳細紀錄了後記。其中,關於Telegram「N號房」(當時加害者們把N號房稱之為「號碼房」)的後記,尤為引起了我們的注意。 雖然沒有照片,只是單純的文字,但那篇文章在整個部落格的點擊率最高。我們點進名為「推特○○女散佈事件(N號房)」的文章,是一個暱稱「GodGod(文炯旭)」的人對青少年進行性虐待的內容,文章最後寫道:在即時通訊軟體Telegram上可以看到更多「奴隸影片」。 我們看到AV-SNOOP部落格上方掛有名為「高談房」的Telegram聊天室連結,為了進一步確認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註冊了Telegram,然後進入高談房。驚訝的是,該聊天室完全沒有成年人認證的機制。且註冊Telegram時可以將號碼設定為不公開,並能隨意更改姓名,因此不存在個資外洩的問題。 我們在沒有任何風險的情況下進入高談房,最先看到的是「公告」:聊天室分為一到八號房,每個房間都有限定觀看的影片,以及該影片的簡評和影片中女性的個資。直覺告訴我們,這八個房間裡一定發生著什麼事,因為僅高談房就已有將近一千名(截止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上午十點)的匿名會員了。這些人互相分享非法拍攝影像,把女性視為商品而非人類的加以點評,一個小時內的聊天訊息就有一千多個。我們觀察了兩個小時的動態,大概掌握了這個房間的運作模式。 高談房的房長就是AV-SNOOP部落格經營者Watchman,加入這個聊天室的人都統稱他為「大哥」。 「沒有人加入Telegram是想看正常片的,想看AV的不如自己去日本網站找呢~」 「就是、就是~想看兒青物(兒童及青少年影片)的才會來這裡。」 我們進入這個聊天室後,會員數仍在持續增加。 「我能把前女友的KakaoTalk帳號po在這裡嗎?」甚至有人把前女友的KakaoTalk帳號公然上傳到聊天室,其他人卻慫恿他:「帳號就算了,分享一下(性愛)影片吧。」 這些會員最關注的是「N號房」。Watchman會定期把N號房的女性真實姓名、學校、班級和簡評等訊息發佈在高談房,以此刺激大家的好奇心。「N號房會員」主要是在高談房裡點評N號房的女性,並教唆大家合謀「一起去○○的學校」進行強暴。要加入高談房並不難,因此要是有人檢舉這裡在散佈非法拍攝影像,聊天室很可能會被解散,通往N號房的第一條管道會被堵死。因此Wwatchman會進行最基本的嚴格控管,若有人直接上傳性剝削和非法拍攝影像,他會立即刪除,然後強制上傳者退出聊天室。 在高談房很難立刻獲得加入N號房的連結。首先,必須加入從高談房衍生出來的聊天室,進入衍生聊天室的連結會時不時出現在高談房。我們進入高談房僅一天,就發現了二十多個「衍生房」。 衍生房不但有國內外的色情影片和韓國國內的非法拍攝影像,還有非法拍攝兒童照片及無法分類的殘忍影片。初次加入衍生房的會員會上傳分享其他人想要的影像,以此自然地與大夥同流合汙。 僅一個衍生房裡,就流通高達一千八百九十八張非法拍攝照,九百三十八支影片和三百三十三個大型壓縮檔。而這不過是我們看到的冰山一角,還有很多私下互傳的非法拍攝影像,根本無法預測一天裡到底有多少非法拍攝影像在流通與散佈。 我們潛入的衍生房主要散佈不分年齡和國籍的兒童性剝削影片、在女廁和女性房間裡的偷拍,甚至有利用GHB(俗稱神仙水)迷暈女性進行強暴的影像。不僅如此,會員還熱烈發表著性騷擾女性的言論,有的衍生房還會強制不發言的會員退出聊天室。 據衍生房房長私下透露「只有上傳非法拍攝影片才能拿到N號房的連結」、「上傳稀有的A片才能進N號房」,但我們根本沒有那種影片。就在苦惱之際,高談房出現了相對簡單的認證條件。 「我有N號房的連結,想進N號房的人把頭像換成日本動畫女主角,然後聯絡我。」 我們立刻上網搜尋「日本動畫」,然後下載女主角的照片、更換了Telegram頭像。那個人很快便給了連結。就這樣,我們在註冊Telegram僅五個小時後就拿到連結,進入N號房中的一號房。 進入N號房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受害者的裸照。這些受害者就是高談房和衍生房會員一直談及的「奴隸」,多是國中、國小生。受害者利用道具自慰、用刀子在身上刻字,或在戶外場所只披著一件外套行走。(這只不過是GodGod命令受害者做的部分行為,為了不造成二度傷害,將不提及特定受害案例)。受害者依照N號房會員的指示自拍這些影片,然後傳給他們。 親眼目睹影片的我們目瞪口呆,這真的是在現實中發生的事嗎?真的是在韓國,是跟我們生活在同個時空下的人做出來的事嗎?我們簡直不敢置信、也不願相信。這時,N號房貼出公告: 此處上傳的影片及照片都是威脅脫序帳號女孩獲得的資料,她們都是不照指示照辦逃跑的孩子(的影片),大家可以隨心所欲地(散佈)處理。 受害者被關在名為N號房的監獄裡。名為GodGod的人利用受害者害怕父母和學校知道的心理威脅她們,一想到那些受害者,我們的心跳都會加快。Telegram聊天室裡正發生著可怕的性犯罪,每分每秒都有新的加害者、受害者和性剝削影像出現。我們不能為了寫一篇報導而冷眼旁觀,必須先報警。 Telegram聊天室加害者的精神領袖 「這個比N號房的○○女系列更性感嗎?我連N號房的門檻都沒踏進去過。」 「沒看過號碼房(N號房)的人一定都想進去,你找找之前的po文就能進去了。」 「大概在第幾頁啊?看來要在這裡(高談房)找一整天了。」 「話都說到這了,你自己找找看吧。連這都找不到,再問就把你踢出聊天室。」 某個在高談房找N號房性剝削影片的會員被Watchman強制退出了聊天室。最早加入聊天室的會員會警告「新人」至少三天不要出聲,先觀察聊天室的氣氛。 我們展開採訪是在二〇一九年七月,從高談房得知N號房共有一到八號的八個房間。高談房的公告可說是在為N號房作宣傳的手法,經營者Watchman利用公告刺激好奇心,但當「新人」發問「哪裡可以看N號房影片」時,他卻會斥責對方。Watchman利用公告引誘大家,並試圖凌駕於這些蜂擁而至、想觀看影片的人之上。但Watchman這樣的性犯罪者卻在法庭上聲稱自己只是在部落格和聊天室(高談房)扮演宣傳N號房的角色,沒有像GodGod那樣親自製作性剝削影像,主張自己無罪。 Watchman是房長,所以高談房的加害者會向他提出各種問題。在這裡整理一下他當時回答的內容:Watchman說自己未婚,是二十多歲的數學補習班老師。有人問他是否結婚時,Watchman回答:「補習班有那麼多孩子,為什麼非要結婚呢?」散佈兒童性剝削影像的人竟是補習班老師……雖然他的話不能盡信,但這種「可能性」讓人恐懼。為了讓進入聊天室的人安心,他還聲稱連恐怖份子都在使用Telegram,很自豪地說自己經營的高談房是「Telegram入門者的使用說明書」。 Watchman經營的聊天室和部落格誘入了很多人,我們必須掌握他的真實身分才能報警,真正阻止加害者藉由高談房觀看和散佈性剝削影像的行為。於是我們開始截圖收集所有關於Watchman的訊息。 受害者A的追蹤記 更讓我們苦惱的是,把這些事告訴受害者卻又抓不到加害者,不是反而更讓她們難受嗎?不如乾脆放棄吧。其中,有一名受害者A始終讓我們放心不下。受害者A的照片不停出現在聊天室,幾乎高達一百多張。A就這樣在毫不知情下,成了七百多人聊天室裡的犧牲品。房長自稱是A的朋友,肆無忌憚地散佈A的照片和個資。 「如果加害者是受害者身邊的朋友,豈不就能抓到他了嗎?」我們決定把這件事告訴受害者。受害者的社群網站設為未公開帳號,很難取得聯絡方式,但我們看到她有公開職場訊息,於是打去公司聲稱是她的朋友,請她回電。我們之所以沒有暴露身份,是為了防止造成不必要的傳聞,而且考慮到嫌犯也有可能是她的同事。 我們好不容易與A取得聯繫,向她說明情況,並傳送了部分截圖,詢問她是在哪裡上傳這些原檔照片。A驚訝不已,說這些都是上傳到Instagram的照片,自己的帳號是未公開的,只有少數朋友才能看到。熟人凌辱聊天室那些照片顯然出自朋友之手,但A下意識地對這種推測表示反感。考慮到網路犯罪特性,我們猜測可能有人看到她的照片後申請了「追蹤」,而她本人也有同意對方的申請。但A堅決否認這點。她表示,自己的照片只有朋友可以看到,而且近幾年沒有看到網路上有自己的照片。既然如此,那嫌犯可以確定就是她的朋友了。我們勸A報警,但正如我們預料的,Telegram不協助警方調查,所以得到的回覆依舊是無法簽發搜索令。 A沒有就此放棄,她決定利用「摯友」功能 ,縮小嫌犯範圍。聊天室曾上傳過A十年前的照片,所以嫌犯範圍縮小到同學或透過同學認識的男性。A先重新設定了公開範圍,只允許幾個人看到照片。照片上傳後不到兩小時,聊天室就出現了A的照片。A再將粉絲分組,向特定的一組公開新照片。最後,A設定只對一個人公開照片後。很快,聊天室出現了A剛剛公開的照片——原來犯人就是你! 接下來是報警。但A已經不相信當地警察局了,因為在鎖定嫌犯前,警方並沒有受理案件。 我們建議A向江原地方警察廳網路偵查隊報案,她相信了我們,並採納我們的建議。已經掌握事件概要的警察說:「原則上來講,受害者應向管轄所屬分局報案,但這是網路犯罪,加上受害者希望委託我們,所以不分轄區,我們會受理的。」經警方確認,A和我們鎖定的人正是嫌犯,他竟然是A的國中同學。警方在他的手機發現上千張A的合成照和一般照片,並於二〇二〇年一月以違反訊息通訊網使用促進及訊息保護等相關法律的嫌疑立案,移送地檢署。 他在接受警察審問時說:「我從小喜歡A,卻選擇了錯誤的表達方式。」小時候男孩欺負女孩時,大人總會說:「那是因為喜歡妳。」但這種行為不能視為感情的表達方法。他說這是錯誤的感情表達?不,這是明確的性犯罪。 幫受害者重返日常 「藉助公共媒體的力量,讓我們盡量報導能實際幫助到受害者的新聞吧。」 在進入四月國會議員選舉前,我們與KBS合作了約三週的計畫。我們見到了受害者K,聽了關於她的故事。K肯答應與我們見面,可以說是奇蹟,因為一些媒體雖然沒有公開受害者的實際姓名,但曾不止一次地詳細報導了受害者的具體資訊,以至於受害者身邊的人可以猜測出她們的真實身分。正因為受害者肯先與我們見面,所以我們更加不能辜負她的信任。 「您只要回答能回答的問題就可以了。」為了減輕K的負擔,我們做出承諾。她從我們準備的二十個問題裡選出十幾個問題進行回答。令我們「追蹤團火花」感到羞愧的是,當天才真正搞清楚博士趙周彬威脅和折磨受害者的手段。這是連媒體也無法得知的具體內容,所以沒有人真正了解受害者為什麼會遭遇這些事。聆聽K的證詞時,我們感受到了切膚之痛,不寒而慄,淚水不停在眼眶打轉。K說:「受害者的痛苦不是用一句簡單的『性剝削』可以表達的。」 採訪結束的幾天後,KBS記者傳來好消息。看到節目的警察主動聯絡電視臺,表示願意幫助受害者。我們迫切地希望可以幫助更多受害者重返日常。以下是我們與KBS合作採訪並報導的部分內容: 希望快點輪到自己,好結束這一切——「博士房」受害者經歷的地獄 ■ 這不是單純的「剝削」,而是像要置我於死地的恐懼 去年十二月的某一天,K在推特上看到一篇「高薪兼職」的推文。出於好奇,K按照聯絡方式加了Telegram的ID。與K取得聯繫的男性傳來大把現金和存摺的照片,誘騙K與另一名男性「配對」。與K「配對」的另一名男性開始要求K傳照片。 「他要我傳十張露臉的照片,我心想反正只是照片,就傳給他了,對方又要求『拍一張手的照片』。就這樣,要求越來越多。對話進行了一個小時左右,對方開始提出更過分的要求——拍張裸照。我拒絕了,他便威脅我,如果我不傳,就把我的照片都上傳到推特。」 不僅是威脅,該男子還恐嚇稱K敲詐了自己。他謊稱自己已經把錢匯給了那個聊天室的仲介,但聊天室突然消失不見了,他懷疑是K與仲介串通敲詐自己。 「他說:『妳也是共犯吧,找死是不是?』,然後把我的照片又回傳給我。他不停傳來辱罵和恐嚇的訊息,如果我未讀,他就開始罵髒話,說要『立即回覆』、『不許做別的事』。我覺得馬上要有什麼事發生了……他還在我的照片上亂寫亂畫,然後回傳給我。」 這個人最後還要求K上傳身分證照片,聲稱要想證明自己不是共犯,就拿出能讓他相信的證據,並且提出具體的要求。 「他要求我(拍攝影片時)要提到『朴社長』。一分鐘內要拍攝一個特定的姿勢,然後對著鏡頭說『朴社長,我錯了』。他把臺詞都寫好了。」 這個人還提出了見面的要求。 「他要我搭計程車到首爾○○路,說會派員工跟我談和解,還說如果我不是共犯,就該拿出誠意來。我拒絕他,他先笑著說『那我就把妳所有的照片都傳上去』,然後破口大罵『妳等死吧,瘋╳╳』說完就掛斷電話。」 K決定隔天一早去報警,當天整個晚上都在網路搜尋自己的照片,最後在Telegram聊天室裡找到自己的照片。聊天室的名字分別是「博士資料庫」和「博士樣品分享房」。 「那個人已經上傳了我的照片……聊天室會顯示有多少會員,那個聊天室有兩千六百人。他們還會給我們這些受害者取綽號,比如『○○女』,他們也給我取了那種綽號。」 從最初透過推特與該男子聯絡,再到對方掛上電話,K一直身陷恐懼,短短三個小時裡,每分每秒都會收到辱罵和恐嚇。更K不安的是,自己在那三小時裡拍的照片,過了一年後還在到處流傳,而且不知道何時才會消失。向採訪組講解受害過程的K,還表露了對Telegram相關報導的不滿,她認為不能單純用「剝削」來形容受害者的遭遇。 「那不是剝削,那是感覺要置我於死地……像是知道我住哪裡……但這些完全沒人講(報導出來)。人們看到『高薪兼職』這個詞,就會覺得受害者也有問題。最初的確是這樣,我也覺得自己很傻。但說實話,那些打工人力網站也有很多地方在找『酒吧兼職』,我一開始以為只是那樣的工作而已。」 ■ 最痛苦的是看到心存僥倖的自己,希望快點輪到自己,好結束這一切 K最痛苦的不是看到聊天室裡有自己的照片和遭受威脅,而是報警後,仍擔心自己的照片繼續出現在「博士資料庫」和「博士樣品分享房」,只能偽裝成一般使用者留在那些聊天室裡。 「有一天,聊天室管理者說:『今晚天氣這麼好,不如我們來投票吧?』然後打出我和其他三名受害者的名字,他的意思是要在四個人裡選出票數最多的,公開她的個資。我是第二名,而我竟然鬆了口氣……」 K看到其他受害者個資被公開,自己反而鬆了口氣。這種無力、只能袖手旁觀的狀況,最令她痛苦不已。 「聊天室頭像原本是我的照片,看到換成別人的照片,我也鬆了一口氣。照片換成了比我年紀還小的女孩,但我沒有怨恨那些聊天室裡的人,反而心存僥倖,卻又希望快點輪到自己,好結束這一切。」 K還提到博士房的管理者是有組織的在對受害者進行性剝削。 「有人上傳了在車裡發生性關係的照片,可能就是他本人。那個人上傳照片後炫耀:『博士送我的,我連小孩都╳過』、『你們也都跟博士好好表現吧』。聊天室裡自稱是博士員工的人至少有四、五名。還有人說『我這個月賺了多少薪水』。」 最初威脅K的男性很有可能也是「博士」趙周彬的員工。雖然K拒絕了該「員工」提出在首爾某處見面的要求,但K痛苦地指出,有很多女生因為無法抵抗威脅,赴約後遭受了性暴力。 ■ 就像天氣有晴有雨,希望大家都能撐下去 K正在慢慢恢復正常生活,但提到當時經歷的事還是會痛苦落淚。這樣的K之所以鼓起勇氣,向採訪組述說受害事實和自己的想法,是想知道其他受害女性是否還好。K最後向受害者傳達了自己想說的話,她希望大家不要放棄,一定要堅持到底。 「醒來後,我呆坐在客廳地板上放空。那天的陽光格外溫暖,但眼淚突然奪眶而出,我哭了很久。那是一種久違的重見天日的感覺,彷彿切身感受到『啊,我還活著……』。說實話,我對未來會有什麼改變、會抓住多少罪犯並沒有什麼期待。事到如今,我已經不抱希望可以徹底刪除那些散佈在網路上的資料了。每當我忘得差不多時,又會看到有人上傳,其他網站一定也有。儘管如此,我還是要活下去,所以……希望大家都能撐下去。我每天也很痛苦,但就像天氣有晴有雨,希望大家都能堅持到底。」

作者資料

追蹤團火花( 추적단 불꽃)

由「火」與「煓」組成的獨立記者團體。兩人在大學時,為了報名新聞獎,決定以「非法拍攝」為主題展開採訪,卻就此揭發了韓國史上最大宗的網路性犯罪──「N號房事件」,成為案件吹哨者及最初報案人,震驚全球。 向世人揭露網路上駭人聽聞的真相後,火與煓有感於主要加害者的審判尚未結束,被害者依舊活在恐懼之中,大眾卻已逐漸淡忘網路性犯罪的嚴重性。 未免更多人受害,她們持續不懈地追查網路上各種型態的性犯罪,並透過YouTube和Instagram等社群網站、「網路性犯罪現場」實體演講持續倡議,為杜絕網路性犯罪不遺餘力。 火與煓深信,只要兩人並肩前行,就能激盪出改變世界的火花! 「追蹤團火花」獲獎紀錄: 第1屆新聞通訊振興會深度調查報導獎「優秀獎」(2019.09) 江原地方警察廳「感謝獎」(2019.11) 第22屆國際Mnesty新聞獎「特別獎」(2020.04) 第2屆新聞通訊振興會深度調查報導獎「特別獎」(2020.04) 第355屆韓國記者協會本月記者獎「特別獎」(2020.04) 第3屆民主化運動紀念事業會6月民主獎「特別獎」(2020.06) 韓國放送學會春季定期學術大會「特別獎」(2020.06) 女性家庭部長官授予表彰(2020.09) 首爾國際女性電影節「年度發聲獎」(2020.09) 第18屆韓國女性指導者賞「特別獎」(2020.10) 第19屆新聞媒體人權中心「特別功勞獎」(2020.12) 民主市民新聞報導獎「特別獎」(2021.01) Twitter · Instagram|@56flame

基本資料

作者:追蹤團火花( 추적단 불꽃) 譯者:胡椒筒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VIEW 出版日期:2021-07-02 ISBN:9789571389400 城邦書號:A220319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