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ibf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社會議題
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

  • 作者:陶曉嫚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20-12-04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這裡是用偏見、標籤、弱弱相殘建構階級的地下社會。 也是懷抱期待,用今天的青春預購「明天會更好」的夢想之地。 二〇一六年的冬天, 當小記者意外遇見手槍店女孩,開啟情慾的田野調查, 小姐、幹部、酒吧媽媽桑與男師,被追捧的地下偶像及性愛工作坊講師一一登入, 一場八大行業的奇幻之旅,就此上路—— ■會逛華山與獨立書店的小姐:「我們身為低端人口,遲早要被現實悶死,那幹嘛不幻想到最後一刻?幻想已經是最廉價的娛樂了。」 ■面對先笑貧、再笑娼的世界,幽默是按摩妹最後的武器:「你當我們是抱著魯夫成為海賊王那樣的志向,才來幹這一行的?」 ■慾海浮沉多年的茶行幹部真心話:「要是尊嚴能當飯吃,需要忍這些客人這麼多年嗎?」 ■供給愛與撫慰的地下偶像執著信念:「當別人連討厭你都懶的話,不就等於你一點魅力也沒有嗎?」 然而生猛嗆辣與紙醉金迷之後,只留酒醒散場了的淚。 不被正視的存在,不被理解的處境,在這裡,真心必須小心收藏,才能保護自己; 要面對命運無常與人情冷暖,只好在命理中求個安心指引; 當身心都疼痛,想離開卻沒有出路,無助以後,只能繼續沉淪…… 但在地下社會如此生活的人們,依然有情感不吐不快,仍有故事等待聆聽。 這是慾海求生的寫實記錄——歡迎來到天堂與地獄的狹間。 嗆辣推薦(依照姓氏筆劃排序) 接體員 大師兄 社會學家、作家 李明璁 作家 吳曉樂 Frandé 法蘭黛樂團 主唱 法蘭 Fran 影劇評論粉絲專頁 重點就在括號裡 小說家 陳又津 台灣女性影像學會秘書長 羅珮嘉

目錄

推薦 《我拿青春換明天》:這是職場生活,也是地下社會 -影劇評論粉絲專頁「重點就在括號裡」 前言 當小記者遇見性工作者 茶行後場:老司機帶路 攬客來喝「店內茶」 茶行的一天:人肉期貨的多方交易 人肉市場的三六九等與鄙視鏈 LINE性感美人圖皆「照騙」? 沒客人點檯?就標榜大尺度敢玩 初夜交易真有大平台? 沒門檻?八大行業的人才荒 哥買的不是春,是心理諮商 失格於八大,也差不多要被人世放棄 後場之後,風塵中的人們 女誌:向著曙光的美人魚 一個人的滋味像牛肉麵/按摩妹涼圓 勇氣的定義/幹部助理涼圓 醉死在無眠的愛裡/按摩妹甜甜 條通媽媽桑席耶娜的人生經營學 情慾男子:鏡相與群像 在情慾的田野中——性愛老師徐豪謙(上) 做愛的萬物論——性愛老師徐豪謙(中) 男難戀物語——性愛老師徐豪謙(下) 交易比交往更持久?——性愛老師徐豪謙(番外) 被眾少女包養的地下偶像--二十八歲的彼得潘(上) 我的存在不是謊言--二十八歲的彼得潘(下) 改造阿姆斯特朗旋風砲 痛的樣貌 慾海求生指南 豢養人的包養遊戲 寢技 我有隻小小小小鳥 嘴砲大賽 自己保護自己 八大疑難雜症QA Q 妳媽知道妳在做八大嗎? 性工作者的親緣觀察 Q 賺快錢還窮到脫褲? 八大世界的借貸邏輯 Q 愛上八大人怎麼辦? Q 愛上岸上的人怎麼辦? Q 八大的友情比保險套還薄? 論閨密與義氣 Q 八大人迷信算命、降符、養小鬼? 八大民間信仰特搜 Q 在八大行業有機會攀權附貴躋身上流? 階級的哈哈鏡 後記 身歷天堂,魂附地獄的人

序跋

〈當小記者遇見性工作者〉
在我擔任週刊小記者、終日追逐政治新聞的日子裡,媒體時效、撰稿品質、社會現實的轟炸機會隨機侵襲而來,時不時它們一擁而上,從我頭頂倒下整片的燒夷彈,幸好被炸成一片焦土之際,慷慨的同溫層提供防空掩護,在我工作場域徒步可及的一間服飾店,老闆歡迎我隨時去找他傾吐垃圾話。 一回我又登門,幹譙某人捅的某簍子到一段落,邊聽邊科科笑的老闆,忽然興奮不已地問我:「曉嫚,最近我們店裡有位客人很有趣,工作也很特別喔,是八、大、行、業!她是專門幫男人打手槍的按摩師,她個人的故事和經歷也超精彩的,你要不要採訪她啊?」 我向老闆解釋,由於刊物屬性和議題分線,我總是著眼金錢與權力的交媾,守備範圍不包含人體的交媾,官方報導我是不可能寫的,但認識新朋友不是壞事,大夥兒不妨聚在一塊造口業。 目的是「在旁邊聽更多八卦」的老闆,忙不迭地在行事曆上敲了時間,把我和槍手女孩一起約到店裡。 當「性」這私人的政治被公開…… 邂逅發生在二〇一六年的冬季。 我在服裝店遇見的槍手女孩,花名當然不是「涼圓」,本名也絕非《性感槍手》小說中的女主角「宋良韻」,然而後來我們都對這個基於真實的虛構故事入戲甚深,以下,就容我稱呼她為涼圓。 涼圓聽老闆介紹我是周刊記者後,劈頭說:「我才不要跟記者講話呢!」 老天,受訪者第一句話就立場死硬,我該如何應對?上溯遠古的大學時期,我主修經濟而不是大眾傳播學系,那些幾乎全部還給教授的學理中,還能琅琅上口的只剩下「供給與需求」了,眼前我能提供給涼圓的事物,唯有八卦。 話說在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七日,時任總統的馬英九,與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新加坡會面,雙方就推進兩岸關係交換意見,是海峽兩岸自一九四九年政治分立以來,雙方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晤——這個震驚國際、在政治圈新聞業無人不知的歷史場景,當時竟被「字母女星花名冊與買春名單曝光」系列新聞壓著打。 當年網路上的政治類新聞,平均一篇點閱數五千,破一萬則點閱數便算是熱門,在蘋果日報網站上,凡附帶「馬習會」標籤的新聞,平均點閱數八萬起跳,已不枉超級頭條的關注度,然而「字母女星花名冊」系列報導,單篇點閱數動輒四十萬人次起跳,拔得頭籌的一篇,是影射「字母代號L的女星是誰」,點閱數衝破百萬人次,這已經不是新聞次元的資訊了,根本榮登征服宇宙等級的國民常識。 如今仍能回想起馬習會的讀者應該還在,而能憶起字母女星的幾稀?熱潮過去,每天都有新生成的醜聞八卦,勾引人們去嚼另一攤舌根。回到當下的時間點,被打歪臉的政治線小記者如我,如此結論:「如果說性是私我的政治,政治宛如公開性行為,今天現實長這個樣子,未必是大家不關心政治,而是窺視他人的私我政治顯然更有趣。」 服飾店老闆笑歪了,涼圓也覺得「這傢伙還滿搞笑的」,便從幾個瞎雞巴客人的故事開始說起—— 處女下海的都市傳說 每個到包廂消費的客人,總愛問小姐幹嘛做這一行?這可謂天字第一號經典蠢問題,不只涼圓,很多八大的第一線都被問煩了,既然是個爛梗,不如就隨性發揮,「從小寫作文〈我的志願〉時,我都寫我要當手槍界的黃金右手,打遍天下無敵手,每台飛機都被我打得墜機……」 精蟲和理智很難共存於人類的大腦中,但客人對這樣誇張的超展開還是有基本的判斷力,總會吐嘈:「屁啦,我看你是缺錢吧?」 「既然你都知道了,幹嘛還問?」拉低賽至此,涼圓慣例要賞問話者一個大白眼,「你當我們是抱著魯夫成為海賊王那樣的志向,才來幹這一行的?」 我大開眼界,原來這就是情色按摩包廂內的語境,但這樣嗆客人沒問題嗎?涼圓說,她這風格走跳江湖迄今,還沒被誰客訴過,倒是有客人最激賞的就是她生猛嗆辣的口條,即便她是個尺度不開的「基本妹」——亦即只脫到店家公定的尺度替客人手工,不做口交、不做陰道性交的按摩師——還是屢次回頭點檯她。 「都到這地步了,我幹嘛跟自己過不去,只當個基本妹?」涼圓在我發問前,用自豪涼拌自嘲的口吻說道:「誰叫我是個處女。」 八大行業有處女?我在疑問衝口而出前告誡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處世之道,例如在一群絕頂聰明又滿手籌碼的政治人物群聚的立法院,三不五時會聽聞令人瞠目結舌的腦殘發言,我曾詢問一位資深國會助理,該如何定義「尊重」?資深助理回應:「承認他的存在,以及他自己賦予自己的意義。」 解構處女情節前必須先理解貧窮,涼圓說起自己的身世——中學時期家中破產,父母為錢爭吵、離異到各自拋下子女躲債神隱,整個家庭分崩離析時,她靠學貸有了科技大學的學籍,棲身於學校外圍專租學生的簡陋雅房,每日睜眼的頭號問題便是錢錢錢錢錢,譜寫青春戀曲這種奢侈事當然靠一邊去。 大學時期的涼圓一日兼差四份工,做過各種服務業基層,透早到早餐店做煎台、午晚餐去麵攤幫忙、晚上當三個孩子的陪讀、課間去學校系辦打工……除了系辦,每份工作都只拿七、八十元的時薪,月收入加起來堪堪破萬。 處女情節成為尊嚴的最後防線 「當時基本時薪已經是一百多塊,問題是那時候我沒身份證,麥當勞啦、便利商店啦這些part-time通通不行,又有誰會去查路邊攤販有沒有遵守《勞基法》呢?」 涼圓說,身為台灣人竟然沒有身份證,乃是自家舊宅被法拍時,父親已人間蒸發,母親自行移居他處,沒有遷走孩子們的戶籍。新屋主向戶政單位反應,涼圓與手足們的戶籍即被移出,不知該移去何處便掛籍到市政府之下,但「正常人」誰會家住市政府?到了換發新式身份證時,這項紀錄卡住了她。 「我在戶政機構打了三十幾通電話,傳了無數通簡訊給我媽,一群公務員圍著我冷言冷語,覺得我是故意來添亂的……而我媽吃了秤錘鐵了心,死都不接。」 如何換到新式身份證,又是另一個副本關卡,把時間軸拉到涼圓大學畢業之後半年,她到台北擔任義大利麵餐廳外場,薪水勉強餬口,餐廳老闆見她涉世不深又感情懸空,趁職務之便展開騷擾式追求,在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日子,加上欲把她拆吃入腹的男人步步逼近,於是到了二〇一〇年的夏天,涼圓做了改變人生的重要決定:「我要去做八大行業——我沒什麼怕失去的,在八大,男人想玩弄女人的身體起碼得先提錢,而且我發現,我很有吸引癡漢的天賦。」 既然要放手一搏,為何還顧忌下面那一層原裝?我提問時小心翼翼,不想被當成變態,或者是女性主義附身的老大姐,雖然我搞不好兩者皆是。 涼圓解釋,維持處女之身並不是她比其他做全套的小姐品格高尚,只是一種個人選擇,「簡單來講,就是我俗辣,人家敢,我不敢——其他小姐願意給客人插賺比較多錢,但我只敢做手工,就賺別人的三分之一,還有我不甘心被人插一次,只拿新台幣三千塊!」 身為一名異性戀女子,涼圓也渴慕愛情,希望第一次是和情投意合的王子,而不是沒有浪漫的銀貨兩訖,問題是良緣難求,初戀的悸動始終沒來,當她從八大新妹變老手,見多雄性動物發春的醜態,益發感到純愛遙不可及。給客人破處的行情涼圓也深究過,但幾千或三五萬地拋售初夜,手頭闊綽幾日後仍是一條窮命,至於出得起六位數字以上的客戶,多半是篤信「採陰補陽」、把人類當中藥材的熟齡男子,要無套內射還要攝影留念,比起化為他人的藥,她還想擁有身而為人的起碼自由。 「屁股這種東西,一送就沒價值了,客人不會感激,只會覺得自己上了個公廁肉便器。」涼圓一扭頭,模仿起她交手過的奧懶覺口吻:「『都是個肉便器了,還講究戴套、講究錢?哼,矯情!』」 面對這個先笑貧、再笑娼的世界,涼圓生成了一套幽默對付人情冷暖,八大的圈子裡誰沒有滿兜的故事和一大把辛酸淚,誰又不是摸爬打滾一路過來,而涼圓仍有許多情感不吐不快:「你來寫我的故事,我希望大家記得我。」 在涼圓這句話後,我的八大行業田野奇幻之旅,就此展開。

內文試閱

〈人肉市場的三六九等與鄙視鏈〉 在交流買春訊息的茶資魚訊論壇上,有老嫖客帳號如此分享:「小姐一下海,就會到GTO(雞頭的諧音,嫖客對應召站幹部的蔑稱)那裡報到,而且GTO不會只配合一家經紀公司,通常是好幾家,互調小姐選擇多得很,你拿機槍掃射都可以。」 打槍是拒絕,機槍掃射是極度不滿意幹部推薦的小姐而連環拒絕,八大行業的女體就像時令海味,大夥兒都想來一口最新鮮的,老嫖客帳號熟門熟路地下結論:「總之,GTO手上的資料比我們先進多了,和有信譽的GTO打好關係,有較多機會用到剛出道的。」 人肉市場分三六九等,八大行業也有「便服店、禮服店、制服店、按摩店」的種姓階級。小姐們在哪種樣態的公司上班,決定了她們的業界位階—— 便服店、禮服店 小姐們必須自備、自理服裝儀容,通常以短裙小洋裝、短裙小禮服為主,便服店和禮服店的穿著大同小異,差別在小姐的上檯方式有所不同。 便服店會有業績幹部指定小姐上檯、服務客人,禮服店則省去業績幹部的中介,由客人決定要點檯哪些小姐。店內主要的服務是小姐陪客人喝酒、聊天、唱歌、玩遊戲,性交易通常在店外進行。 制服店 由酒店提供小姐們統一服裝,通常是一季更改一次主題,除了小姐陪客人喝酒、聊天、唱歌、玩遊戲等基本項目,有些會提供「秀舞」、「手工」等便服店、禮服店沒有的服務--小姐跳脫衣舞、幫客人打手槍,另可細分為脫衣後會不會重新套上衣服的「回穿」、「不回穿」兩種。 所謂的禮制混合店,制服小姐、禮服小姐在「一店兩制」下提供客人不同服務。 手槍店/養生會館/按摩店 登門的客人不搞喝酒、唱歌、玩遊戲這一套,客人買下一段時間,點了小姐進入包廂後進行按摩與性服務,雙方也會在包廂中聊天互動,也就是俗稱的LDS(L=拉,D=低,S=賽,台語「拉低賽」)。 在現行的八大生態體系下,上酒店的消費動輒是光顧按摩店的十倍以上,主打靠交際手腕賺錢的酒店小姐常自認比賣手工苦力的按摩小姐高出一個檔次;按摩小姐也不甘示弱,為做酒店的同行貼上眼高手低的標籤,揶揄她們經常打腫臉充胖子,實際入袋的大概也沒剩幾枚銅板。 外界以為凡女子願意放開尺度入酒國,沒有不賺錢的道理,事實上,在酒店生存很拼,拚的不只是相貌外型,還有交際手腕,另有服裝、到班規定等各種罰則。 藏在酒店薪資袋裡的潛規則 酒店小姐的薪資計算相當複雜,酒店會將薪資轉給小姐所屬的經紀公司,並且按日從中扣除營業稅,依照業績高低,扣除四百元到一千元不等。此外還要減去店家訂定的各種規費和罰款,例如髮型、化妝、指甲、項鍊、耳環、手環一樣不合格扣五百元,合不合格由店家說了算。 店家舉辦節慶活動時,會要求小姐們向公司採購質料粗劣的應景服飾,動輒收費市價十倍,每星期收上千元的送洗費,到了尾牙春酒時節,公司規定每一名小姐都要向客人推銷一定數額的摸彩券,每張以五百元計價,做不到業績的,則要自掏腰包買下。 團購服飾不能不買,店家的特別活動也不能不配合,小姐去抗辯是沒有用的,必須委託經紀人反應,如果經紀人旗下帶了許多妹仔,可能和酒店套套交情、請求通融,真的談不下去便以集體轉店的方式表達抗議,但若經紀人欠缺談判籌碼,也只能勸小姐進公司前先去理容院,給專業的造型師、彩妝師做頭髮化妝後更好上檯,做造型、買衣服這些都是小錢,只要勸客人多點幾杯酒就可以賺回來,配合酒店活動做推銷也是訓練業務能力,何苦吝嗇這一點「自我投資」,而且大家都行,為什麼就你不行? 扣錢扣這麼兇不違法嗎?八大世界自有一套內規,社會法治的邏輯行不通,給予勞工最基本保障的《勞動基準法》也形同無物,一張貼在酒店公關休息室的公告道盡一切:「上檯時,發生任何事情(客人太色、灌酒等事項)都及時跟現場行政反映,由行政人員處理,未經由行政人員處理,自行卡檯者,客人反應、造成幹部買單困擾,單買不出來,查證屬實重罰三千,輕者全場,重者整張單自行吸收。」 這張對外人有如天書的告示,翻譯成白話文就是酒店公關被客人點檯後,若受到性騷擾、灌酒、被蒙騙服用派對藥物或毒品等不當對待時,必須通報店家處理,不可以自行離開包廂。如果公關陪侍自行離場惹怒客人,必須承擔新台幣三千元的罰單外,還要自己買下自己的全場共計十個小時、六十節的費用,以節薪三百五十元換算共要二萬一千元,而客人進酒店消費的「整張單」,還要算上包廂、酒水、點心以及其他公關的檯費,這張二萬四千元起跳的罰單最後究竟要算多少錢,恐怕比普通工薪階級的月收入還高。 由此可見,八大人要在現行體制內賺到錢,簡直是一場生存遊戲。而且小姐們不是店家的直屬員工,她們在經紀人的帶領下,前往與經紀公司合作的地點上班,比起僱庸更貼近承攬,無論店家還是經紀公司都不會幫忙投保勞健保,在政府勞動統計上,這群八大第一線等於是失業人口,也長期被屏除在《勞基法》、社會保險與信用制度之外,導致他們各自服膺黑道勢力或地方派系,「有人罩」比訴諸法律有效得多。 八大人之間鄙視鏈 體制的議題太大,個人只能關注眼前,一位便禮混合店的禮服小姐驕傲地告訴我,自己夠苗條夠年輕貌美,出來看檯時也不對客人笑,走面部癱瘓的冷豔路線,但總在第一輪就被客人挑走,看到穿制服的同事必須上空秀舞、跪著替客人打手槍,「呵,真是可悲爆了。」 我問禮服小姐,她不會同情自己的同事嗎?她教訓我,同情心氾濫在這一行是活不下去的,人要往高處爬,就別浪費時間跟魯蛇說話。禮服小姐指出,大夥兒進同一家店,她可以做禮服,那個妹只能做制服,怪就怪自己姿色不夠,「她想像我一樣,就該把自己弄得有檔次點。」 幹部助理涼圓也做過酒店,只是沒賺到錢倒積了滿肚子苦水。在二〇一〇年夏天,涼圓決定投入八大行業時,第一站先被經紀人帶去中部知名的理容KTV,只是她不善喝酒,與客人聊不開也帶不動氣氛,業績自然慘澹得很。 涼圓永遠記得她參加的最後一次酒店全員例會,老闆先表揚哪位幹部榮膺本周業務冠軍,趴來的客人消費了多少真金白銀,大夥兒還不快拍拍手向他們看齊,一陣意興闌珊的罐頭掌聲後,老闆話鋒一轉,當著所有幹部、行政、小姐與經紀人的面,點名涼圓起來-- 「上回有客人要框你出去,你居然拒絕?我在旁邊都聽到了,你是怎樣,不想賺錢了?」 「什麼,你說你是處女?!」 老闆以丹田獅子吼的音量咆哮說,店裡人氣最高的紅牌跟客人出場是「四出三進」,客人付四小時的小框錢買紅牌三小時,兩人外出到摩鐵滾過床單後,紅牌立刻搭計程車回公司覆命,滿店轉檯再接第二、第三名客人的四出三進,每晚孜孜矻矻啪啪啪一個月下來,檯費框錢加上恩客進貢的小費禮物收入直逼五十萬,紅牌這個班越上越得意,出手也跟著瀟灑大方,妝容造型衣服配件一洗從前土到掉渣的俗氣,全面升級到新的境界,這,才是到酒國淘金的好榜樣。 「你清高,我也不想被人說在幹逼良為娼的勾當,你明天開始不用來了。」 「隔天我又被經紀人帶到另一間酒店,第一檯我看到客人欺負旁邊的妹,於是我主動嗆客人的酒,把客人都喝趴後,我也爆吐了一番,然後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睡到下班,哭著回家。」涼圓淡淡地說:「我再也沒有出現在經紀公司,因為那一天的檯錢八成被扣到剩銅板。」 相較之下,按摩店不搞喝酒、唱歌、玩遊戲這一套,客人點了小姐進入包廂後,做什麼項目就對應什麼價碼,對涼圓而言乾脆俐落,把自尊心和金錢分別擺在天秤兩端,她選了務實的那一方。 「不怕沒進步,只怕沒退路。」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按摩店裡,業績好的小姐也會嗆同事:「我今天都已經做幾檯了,你還沒開市喔?」 遇到這種氣燄高張的同行,涼圓總是吐嘈:「業績做得再好,也不過就是隻雞,做雞做得這麼有成就感,也算她厲害。」 佛爭一柱香,人活著也得爭一碗飯。受訪者代號「小咪」的按摩小姐直言,做八大行業怕得是日後沒有退路。 即使性產業每個科層都要分潤抽成,實質進入第一線性工作者口袋的,經常不到性交易價格的二分之一,兩腿打開雖然不值幾個錢,但一次性交易的收入,仍打過基層服務業、時薪打工一天的薪水,讓人為了錢留下來。 隨著年老色衰,性工作者若沒有其他謀生技能,經常是一路落魄到社會最底層,要換取幾百元度日,賣身給另一群社會弱勢如街友、貧困的獨居老人,或是接受高染病風險的無套性交易,那樣的生活也和地獄沒兩樣了。 談起涼圓轉行當幹部,小咪感嘆那是幸運的特例,她說自己連學店高職的畢業證書也沒辦法混到手,想像不出能改捧哪一行飯碗,進修、創業、就職、投資都需要錢,也得有明確的目標和自我規劃。 「都做這一行了,哪裡顧得了這麼多?總之現在能撈則撈、能混則混囉。」小咪說,成天厭世太灰暗,不如享受當下,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

延伸內容

《我拿青春換明天》:這是職場生活,也是地下社會
◎文/重點就在括號裡(影劇評論粉絲專頁) 去年五月一日,日本年號從「平成」正式改為「令和」,一週後春季檔日劇開播,出現一齣名為《都立水商!~令和~》的校園劇。劇名打著令和年號,象徵著新時代新作風。不過,我好奇的其實是前四字「都立水商」。初看名稱,不知所以然,都立學校叫「水商」,以為是教學生宰殺及養殖魚類的漁業學系,好奇看了第一集,才知道「水商売」是日本風俗行業的統稱——那齣戲的舞台,在一所虛構出來的風俗產業專科學校。 在日本社會裡,Girl's Bar、高級夜總會、泡泡浴、粉紅沙龍等等這些發展興盛的色情行業裡所需的技巧,當然是沒有培養學校的,日本的色情產業規模之大,會有這樣題材的日劇,並不意外(但走一趟東京裡亞洲鼎鼎有名的紅燈區「歌舞伎町」便知)。不過,這其實不是重點,因為那齣戲說穿了,就是包著水商情色產業的尋常煽情校園劇,劇情走向大致上是這樣:妳為什麼要「下海」?嗯,一定是有什麼苦不堪言的苦衷吧!那就讓熱血老師來幫助妳,沒關係人生很難我知道,但妳還是要振作起來唷……這種老套收服系校園劇套路,置入風俗產業,只像噱頭。 但當我翻著這本台灣的水商売、我們俗稱的「八大行業」的採訪集《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我想起那齣看似新潮實則老套的日劇,因為這本書遠比那齣日劇的內容更值得拍成連續劇;因為這本書,是將鏡頭放在夜夜笙歌的酒店的《做工的人》。 弱肉強食的酒場社會,沒有勞健保,顏值跟身材是最簡單粗暴的工作能力,充滿歧視與階級。當然,每個人都有多種面貌、多種經歷,都有自己的故事。為什麼會踏入這被笑娼的服務業領域?陶曉嫚寫出了眾人的悲喜歡苦——不只有淪為「下海」的悲情,更多的是那些職場上的不悅或嘴炮。臉書上各種講述服務業辛酸,隨便一則插畫動態動輒上萬讚的插畫家,而《我拿青春換明天》靠的不是畫,而是用文字去讓我們見識到,生活日常總是認為低俗所以避談,滿足客人性慾的「服務業」。 陶曉嫚的筆觸不悲不苦不煽情,更多的是貼近行業內的有趣文筆。身為一個閉俗的宅宅,我沒有去過或經歷八大行業(只有從長輩口中聽說過一些林森北路酒店或是萬華喝茶的趣事),但是讀著陶曉嫚描寫田野調查那些人們的真實人生:處女性感槍手、周旋且醉心於兩位世俗中所謂「渣男」的按摩妹、看過太多「奧懶覺」(因為八大行業主要服務於客人的懶叫,奧客一律通稱為奧懶覺)的酒店幹部、手段高明說話技巧高超的小酒館媽媽桑,以及形形色色的酒店小姐——透過陶曉嫚的觀察與紀錄,讓我們見證了一個充滿性慾、保險套及潤滑液的地下社會,一段段真實貼切的職場生涯。

作者資料

陶曉嫚

生於一九八六年,台大經濟系畢業,小時候立志以文筆與畫筆描繪人生風景,長大後成為傳媒業的螺絲釘,從財金線跑到政治線,體制內生涯八年後,轉職為自由寫手與漫畫編劇。二O一八年出版第一本小說《性感槍手》(鏡文學),入選文化部出版與影視跨產業媒合會年度推薦書單。 熱愛閱讀、單車、登山與背包客式自助旅行,對好故事永遠飢腸轆轆,在鞭策自己創作的同時,與公民社會一起蜿蜒地進步。 個人網頁:vocus.cc/user/@noaxtao

基本資料

作者:陶曉嫚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Focus 出版日期:2020-12-04 ISBN:9789576584428 城邦書號:A20014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