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星際大戰:天行者的崛起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星際大戰:天行者的崛起

  • 作者:瑞.卡森(Rae Carson)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8-14
  • 定價:460元
  • 優惠價:79折 363元
  • 書虫VIP價:34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27元
本書適用活動
狂慶22周年/搶手新書推薦
  • 2020文學小說書展/奇幻瑰麗/夢‧虛實交揉
  • 「文學小說」書展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珍藏明信片*1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每個世代都有傳奇。」 即使旅程抵達終點,原力還是會永遠與我們同在…… 橫跨四十年的感動,一同迎接《星際大戰》系列磅礡最終章! ★《星際大戰》為一九七七年全球最賣座電影。 ★《星際大戰》排行全美票房收入榜第二名,僅次於《亂世佳人》。 ★《星際大戰》獲選美國電影協會二十世紀百大電影榜第十五名。 ★ 華文地區首次獲得授權,完整翻譯出版《星際大戰》相關電影本傳小說。 ★ J.J.亞伯拉罕執導《星際大戰七部曲》於2015年12月上映,目前已成為影史最高票房第三名。 ★《俠盜一號》上映三週,打敗了《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登上美國年度票房亞軍。 ★《俠盜一號》於2016年12月上映,全球票房逼近十億美金。 ★《星際大戰八部曲》以逼近13億的總票房超越《美女與野獸》,成為2017年北美票房與全球票房最高的電影。 ☆ 星際大戰電影故事年代列表: 一九九九年《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 二○○二年《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 二○○五年《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二○一六年《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一九七七年《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 一九八○年《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 一九八三年《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 二○一五年《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二○一七年《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 二○一九年《星際大戰九部曲:天行者的崛起》 「《天行者的崛起》雖然是這個傳奇系列的最後之作,但原力將永遠與我們同在。永遠。」——瑞.卡森 《星際大戰:天行者的崛起》是依據喬治.盧卡斯設計的原創角色、克里斯.泰瑞歐與J.J.亞伯拉罕合著劇本,以及由德里克.康納利、柯林.崔佛洛、克里斯.泰瑞歐與J.J.亞伯拉罕共同編寫的故事。 ★★★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亡者發聲!銀河系聽見了神祕的宣告,已故白卜庭皇帝發出陰險的復仇威脅。 莉亞.歐嘉納將軍派出特務蒐集情報。絕地武士的最後希望,芮,則接受特訓,準備對抗凶殘的第一軍團。 與此同時,最高領袖凱羅.忍急尋皇帝幽靈,決心排除任何有礙他權力的威脅……

內文試閱

  第一章      芮盤腿而坐,雙眸闔起。她不記得何時飄離地面,但依稀注意到自己懸於半空,大小不一的石塊飄於周身,宛如小行星帶繞行恆星。原力流淌體內,使她浮起,讓她與萬物產生連結。在艾湛克羅斯星所屬的這顆月球上,雨林繁茂、生機盎然,她能感覺到每棵樹、每株蕨草、每隻爬蟲和昆蟲,能感覺到幾步之遙的隱密獸穴裡,一隻毛茸茸的小動物正在幫四隻幼崽理毛。      「做得好,芮,」莉亞的嗓音傳來,一如既往地低沉悅耳。「非常好。妳和萬物之間的連結日益加深。妳有感覺到嗎?」      「有。」      「接下來,把意念伸展出去。只要心靈做好準備,妳就能聽見歷代故人之聲。」      芮從鼻孔吸氣,把意識伸向虛無。莉亞總是說過,關鍵在於平心靜氣。芮不斷把意念向外拓展,感到微風迎面而來,嗅到沃土因連日降雨而散發的濕潤氣息。      「與我同在,與我同在,與我同在……」她呢喃,聽見……什麼也沒有,只有蟲鳴鳥啼,風聲穿林。      「芮?」      她不想承認失敗,所以改變話題:「妳為什麼後來不再跟路克一起訓練?」她沒想到自己的口氣這麼嚴厲,聽起來簡直就像挑戰。      莉亞卻大方接受。「因為另一種人生呼喚了我。」      芮依然閉目,接著問道:「妳怎麼知道?」      「那是一種感覺、一道願景,要我用不同方式為這個銀河系做出貢獻。」      「可是,妳當時怎麼知道那道願景是真的?」芮追問。      「我就是知道。」      她聽得出莉亞語中的笑意,也搞不懂對方為什麼在這個話題上,或任何事上,都如此自信滿滿。      「我很珍惜與我兄長相處的每一刻,」莉亞補充道:「他教過我的一切……我每天都學以致用。我們一旦接觸過原力,它就會永久成為我們的一部分。這些年來,我持續學習,不斷成長。我以前在參議會開會的時候,有時就是多虧了路克傳授的冥想,才沒鬧出銀河系規模的大事。」      芮不禁皺眉。莉亞向來耐心十足,而且一定能運用原力來說服任何人順從她——就算沒這麼做過,也至少這麼想過吧?      「妳放棄訓練的時候,路克有沒有很生氣?」她希望莉亞有注意到,自己現在能在說話的同時浮在空中。這算是有進步吧?      莉亞思索片刻。「他很失望,但能體諒我。他八成一直希望我以後會願意重新受訓。」      芮差點笑出聲。「他應該沒這麼天真。」莉亞一旦下了決心,就不可能改變心意。      「所以我把佩劍給了他,要他打消這個念頭,還叫他以後把我的劍傳承給天資聰穎的學生。」但莉亞的語氣變得緊繃,芮總覺得她有所隱瞞。      「妳的劍現在在哪?」      「我也不知道。夠了,別再轉移我的注意力了,」莉亞說:「把意念伸展出去。」      芮重新集中精神,遵照莉亞的教導,清空腦海中的擔憂,把意識投射出去,敞開心靈,接受原力想傳達給她的訊息。她試探地呼喚他:天行者大師?      好一段時間都毫無反應。      「莉亞大師,我沒聽見任何人的聲音。」      「放下所有思緒,拋下所有恐懼,將意念伸展出去,邀請歷代絕地與妳同在。」      「與我同在……與我同在……」她等了整整一秒,也許兩秒。「祂們沒與我同在。」她惱火地嘆口氣,接著俐落地翻身落地,浮於周身的大小石塊也一併墜地。      「芮。」莉亞開口。這位將軍只需短短一字,就能傳達各式各樣的情緒,像是責備、包容、莞爾和鍾愛,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她成了這麼強大的領袖。「耐心點。」      「我開始覺得,想聽見歷代絕地之聲,根本是癡心妄想。」芮邊說邊大步走向莉亞。      這位恩師總是衣著整齊,就算所在的這座臨時基地到處都是泥濘髒汙。莉亞的頭髮綁成環形辮,身上是棕色外袍搭配襯墊背心,耳垂、手腕和手指上則是形影不離的奧德朗珠寶首飾。她的雙眸和平時一樣明亮警覺,但芮注意到她最近的動作開始變得遲緩,彷彿一把老骨頭疼痛難耐。      莉亞臉上浮現一抹笑意。「天下無難事。」      芮抓起戰術頭盔,一躍而起。「天下無難事……」她重複這句話,試著相信。「我要開始進行平時的訓練了,這我倒是做得到。」芮需要奔跑,不然找些東西充當沙包也好。      莉亞遞來路克之劍,芮恭敬接過,隨即衝進叢林,BB-8急忙滾行跟上。      ◆      莉亞目送芮飛奔而去,嘴角微微上揚。她在訓練這名少女時,心裡雖然總是充滿自豪,但也抱有疑慮。芮是個靈巧卻又令人頭疼的學生,一旦覺得沒能立刻掌握一門技藝就會洩氣不已,卻根本沒發覺自己其實學得有多快。      但莉亞也沒資格批評人家,她自己也曾害得路克一個頭兩個大。此外,也不知道為什麼,隨著年齡增長,她和原力之間的連結也變得更為強韌。她的肉身雖然開始衰老,但意念絲毫不受體能所限。其實,莉亞就算想在林中穿梭,恐怕也力不從心。她之所以能隨時進入平心靜氣的狀態,就是因為她的身體有此需求。      但話說回來,也許莉亞從頭到尾都沒年輕過。她在芮現在這個年紀時,已經成了反抗軍領袖。      只要莉亞傾囊相授,芮注定將成為偉大的領導者,這名少女心中確實也有黑暗面,這點就跟她兒子班一模一樣,但她絕不會在芮身上重犯育兒之錯。她不會屈服於恐懼,無論是在學徒心中持續成長的黑暗面,還是她自己身為師長的不良紀錄。最重要的是,她絕不會讓芮離開身邊。      莉亞轉身走回基地,伸手撫摸一旁的蕨草和闊葉匍匐植物。艾湛克羅斯擁有太多美好回憶。數年前,她曾和兄長在這裡訓練,路克把這裡稱作「舒適版的達可巴」,他說跟接受尤達特訓的那顆星球相比,這裡也一樣潮濕溫暖、遍地綠意、生機盎然,只是沒達可巴那麼臭烘烘。      她踏進一片空地,右手邊有一棵樹幹龐大的巨樹,樹冠遮天蔽日,因此地上只有蕨草和稀疏矮草得以生長。莉亞當年就在這個位置受過訓練;此刻,她恭敬地伸手觸摸樹幹,上頭有一道陳年傷口,幾乎已被周圍的樹皮完全覆蓋。      傷害這棵樹的人就是莉亞。她當時朝路克揮劍,落空而誤砍這棵樹。這二十多年來,這棵樹一直在自我治癒。      唉,路克,我真希望我這麼做是對的。莉亞雖然不是絕地大師,但受過名師指點,而且不局限於路克一人。這些年來,她曾偶爾透過原力聽見歐比王.肯諾比的聲音,甚至有幾次聽見尤達之聲。有時候,她覺得這簡直就像拜原力為師。儘管她的首要身分是政治家兼將軍,但她也盡可能接受絕地遺產。      也許芮就該透過這種方式學習原力之道:不是由正式的大師訓練,而是一位熟悉生命與生存之道的專家。歐比王當年沒能阻止達斯.維達棄明投暗,路克也以同樣方式辜負了班,莉亞絕不能再辜負芮。      她行走時,周遭蟲鳴不斷,百鳥在上方啼鳴,小小的兩棲生物在下方顫聲求偶。此地如此喧鬧,卻又無比平靜。震耳噪音無所不在,卻又讓人無比放鬆,簡直就和寂靜一樣完美。      許多年前,恩多戰役結束不久後,她發現了「聲音」擁有的冥想效果。她和路克當時抽空訓練,她成功以雙手撐身倒立,忍受路克不帶惡意的嘲諷。儘管有原力支撐,她還是開始覺得肩膀灼熱,雙臂搖晃。兄妹倆那時候已經練了一小時的劍,她渾身疲憊不堪。      「其實呢,」路克口氣沾沾自喜:「我在達可巴這樣倒立的時候,尤達可是站在我的腳掌上喔。」      他那時候話可真多。我在達可巴這樣那樣的時候……講這種話不僅惹人厭,而且毫無幫助,所以莉亞提醒他:「你講這種話不僅惹人厭,而且毫無幫助。」      「而且我是用單手倒立喔。」他補充一句。      他是刻意刺激她,想教導她關於「發怒」和「欠缺耐心」那些老生常談,卻忘了一點:這個學生可是軍事專家,受過皇家教育。      莉亞當時才不受挑釁所影響,而是以意念接觸原力,任憑它如血液般流淌體內。一隻小蟲開始搓揉口器,吹出哨聲般的美妙高音。      在某種本能的引導下,莉亞把注意力放在這個聲音上。這道蟲鳴聲美妙純淨、輕靈超然,讓她暫時忘了擔心自己的領導職、訓練、失敗和學習。      在意識集中、心神喜悅的狀態下,莉亞開始飄離地面,以倒立姿態浮起,雙腳指向天空。幾秒後,她抬起雙臂,與地面呈平行狀。      但當時的她確實只是個學生,才剛接觸原力之道,所以當她回過神來、清楚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她急忙把雙手伸向地面,減緩落地的勁道。      千鈞一髮。她發現自己失去平衡,跪倒在泥濘裡。沒關係。她下次會做得更好。      莉亞抬起頭,發現路克瞠目結舌地瞪著她。      「尤達叫你倒立的時候,你有沒有像我剛剛那樣?」她忍不住問道。      他默默搖頭。      「我能做得更好,」她堅稱:「飄浮得更久。」      路克終於找回嗓音。「妳會讓我成為更好的老師。」      這個反應出乎她的意料。「什麼意思?」      他俯身拉她站起。「妳的步法很糟,」他說:「別誤會,妳的劍法有進步,可是……妳有其他本領,而且是與生俱來。」他換上帶有歉意的表情。「我的意思是,妳是奇才,只是……跟我不一樣的類型。」      然後他流露笑意,農場少年那種招牌般的咧嘴笑臉——這副笑容在遭到班的背叛那晚永久消失。      莉亞拼命甩掉這道回憶。最近這些日子,諸多回憶來得頻繁又鮮明。      但她很慶幸能想起這件往事,這將成為訓練芮的關鍵。莉亞和芮雖然有所不同,但都是已逝武士團的遺族,也將一起開闢出新的道路。      ◆      芮拔腿狂奔,茂密綠葉鞭笞周身。她每次擺動雙臂時,手中紅旗為之飛甩。她躍過糾結蕨草,避開懸垂藤蔓。她的衣領吸滿汗水,大腿肌肉因出力而灼熱痠痛。      儘管如此,穿梭叢林還是比橫越及踝沙地輕鬆,她能像這樣跑一整天。      芮擊倒了一開始的兩臺訓練型無人機,奪走了它們看守的旗子。她躍過一條深溝,在枝葉密布的溝壑上方摸索而行,踩在一條用藤蔓織成的繩索上平衡前進,翻越了樹冠上方一條狹窄山脊。此刻,她沿這條路線折返,遇到BB-8,他對她顫聲鳴叫。      「還剩一面旗子,」她說:「我們走!」      最後這臺無人機沒讓她輕鬆得手。它速度更快,也更狡猾,與其說是無人機,倒更像機器人。她跟莉亞說過,今天想遇到更像樣的對手,看來莉亞讓她如願以償。      BB-8緊跟在她身後,每次被迫避開樹根時都對她哇哇抱怨,她強忍笑意。無論是一起橫越賈庫的沙漠、塔可達納的岩地,還是穿梭於艾湛克羅斯的叢林,這臺小小機器人就是跟得上她的步伐,她也總是為此由衷欽佩。拜這種機動性所賜,他成了她最完美的訓練夥伴。      他以陰鬱音調發出警告。      「我看到了,BB-8。」她滑步停定。      球形無人機停止飛行,懸於半空,彷彿在等她,也像在嘲弄她。不同於她擊倒的另外兩架,這一架擁有鮮紅外殼,底下是閃閃發亮的金屬槍口。它發出低沉嗡鳴,撼動了她的胸腔深處。      芮從戰術腰帶上取出重鑄的路克之劍,予以點燃,劍刃藍光反映於周圍綠葉。她瞪著無人機,她要毀了這玩意兒。      無人機其中一支槍管突然開火,她的上臂立即爆發針扎般的劇痛。芮沒抓住胳臂,甚至不准自己痛得呻吟,畢竟這是她活該,她沒做好準備。下定決心可不等於做好準備,莉亞會這樣教訓她。      沒關係,因為她不是會重蹈覆轍的那種人。無人機再次射擊時,她立即舉劍撥擋,槍火因而飛向林中。      她根本來不及恭喜自己一聲,因為第三槍擊中她的胸口。無人機有這麼多槍管,當然不會只開一槍。她必須集中精神。      她從鼻孔深深吸氣,把意念伸向原力。      無人機開始在她周身嗡鳴盤旋,槍口噴發奪目紅光,以令人眼花撩亂的速度連番射出刺針。但她讓本能掌控現況,以同樣令人眼花撩亂的速度轉劍,撥開每一道攻擊。      她最近很容易就能跟原力達成連結,就像呼吸一樣簡單,卻就是無法達成莉亞成天叮嚀的那種「平心靜氣」。她雖然能撥開無人機的每一槍,但就是無法反守為攻。耐心點,她想像莉亞這麼說,靜候良機……      無人機上一秒在她身後,下一秒在她前方,接著高高在上,就像嗡嗡作響的蒼蠅一樣來回穿梭。既然她沒辦法打扁這隻蒼蠅……      無人機加速離去,她邁步追趕。它再次停定,又開幾槍刺激她。她咬牙出劍,無人機閃避,她揮劍落空,劍刃劃過樹幹,火花、落葉和破碎樹皮滿天飛灑,一分為二的樹木應聲倒下,撞開兩旁的叢林植物。      她躍過倒樹,追擊無人機,再次揮劍,但它只是稍微迴旋閃避,彷彿已經預測到她揮劍的軌道,光劍如切奶油般輕易劈開另一棵樹。      氣惱情緒在她心中醞釀出一團翻騰烏雲。      在原始本能的掌控下,她幾乎沒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而是把劍拋甩出去,飛劍如螺旋槳般劃過空中,朝紅色無人機而去,但被再次閃躲而劃開另一棵樹。無人機發出尖嘯,朝她腦袋俯衝而來,但她這次做好準備。      她透過原力抓取,地上一根斷枝立即飛進她手裡。她算準攻擊角度,把斷枝往上甩,把整架無人機釘在一旁的樹幹上。      光劍這時回到手中,劍柄擊掌,發出令她心滿意足的啪一聲。      慘遭擊毀的紅色無人機在樹上掙扎,冒出火花。      她怒瞪它,心中充滿勝利感。看來耐心其實也沒那麼重要嘛——      她耳裡突然充斥一陣輕語聲……不,是在她心裡。她急忙轉身,尋找聲源,意識到怎麼回事:那道幻象又來了。      周圍的叢林褪色消失,變得一片死寂,膨脹的黑暗力量包圍而來,彷彿即將令她窒息。一幅畫面跳入腦海,她嚇得後退,但根本避不開這道駭人景象:凱羅.忍,一身黑衣,面目猙獰,無情地拿著發出爆裂聲的紅劍劈開一個個長袍身影。她聽見他們尖叫,嗅到他們的血味,看到他們徒勞地試圖逃跑或求饒。腳步未曾放慢的他就像破壞神,令人毛骨悚然,而且勢不可當。      這道幻象改變時,安心情緒如巨浪般包圍她,但接下來的畫面是個無比孤獨的場景:她看到自己在怒風鞭笞下隻身一人,立於荒野,腳下地面粉碎得無邊無際。空中靜電密布,她的胳臂寒毛為之倒豎。前方聳立著一塊參天巨石,烏黑得閃閃發亮,給周圍投下大片陰影。      巨石挪移,化為一張龐大石臉,散發邪氣……      不,那不是石頭,而是某種半人類、半機械的形體,渾身插滿觸鬚般的管線,裡頭灌著一種詭異液體。這是活物?還是——      她看到路克的容顏。凱羅的臉孔。韓.索羅伸手觸碰凱羅的臉頰。一名披戴兜帽的年輕女子。一艘貨船飛離賈庫……      最後,她的腦海中出現一道灼熱嗓音,如沙漠豔陽般強烈難耐:「艾克西格。」      她用顫抖的嗓子輕聲重複這幾個字:「艾克西格……?」      她突然站在另一塊巨大的石質結構前方,它的造型活似巨爪,彎曲的粗指拼命往上伸展。她的雙腿痙攣抽搐,似乎只想逃跑,彷彿這支石爪正在呼喚她、邀請她。她不禁想靠近這個巨爪物體,想知道它粗糙的黑色表面是什麼觸感。      她現在看得出來,這個黑爪物體是一張王座。      她上前一步,但有個東西對她發出嗶鳴,她因此猶豫不前。嗶鳴持續傳來,變得愈加激烈。她突然明白怎麼回事,感覺就像下巴挨了一棍。她當然不該觸碰這張王座,它屬於黑暗面,屬於邪惡勢力。她已經選了另一條路,不是嗎?      更多嗶鳴聲傳來。王座上出現某個輪廓,是個熟悉的身影。芮眨眨眼,心中充滿震驚和不悅。      這道幻象來得快,去得也快,已如晨霧般蒸發消散,她又回到叢林中,正喘著粗氣,感覺到周圍的生命、光明和濕潤綠意,她覺得安心許多,因此花了一點時間才完全回過神,循著聲源來到一棵倒樹前,發現樹底下是大發雷霆的BB-8。      芮快步上前,推開擋路的枝葉,急忙道:「真對不起!」      他對她抱怨連連的時候,她幫他從倒樹底下脫身,還稍微借助了原力。      他的模組式工具艙上,一塊橘色的圓盤護板脫落,露出了裡頭的驅動系統。      她傷到了這個朋友。波一定會生她的氣,但她比誰都氣自己。      小小機器人朝她哇哇叫。      「嗯,BB-8,我又看到了那道幻象。」      他對她呼呼幾聲,為了提問,也為了表達同情。      「不,我還是搞不懂原力究竟想讓我看到什麼,但這次的畫面……更糟。」糟糕透頂,糟得難以言喻。她發呆地凝視林中。剛剛那道幻象中,有些是回憶,她自己的回憶,還有……凱羅.忍的回憶?「我們回去吧。」      或許她該跟莉亞說這件事,但又或許不該。將軍要操的心已經夠多了,加上芮需要莉亞相信她、信賴她。莉亞要是知道芮的沮喪和怒火引發了關於死亡與黑暗力量的幻象,將做何感想?      芮只是需要更多訓練,需要花更多時間在原力之中冥想,尋找莉亞試著教導她的平心靜氣。她做得到。她非做到不可。      她真希望能像莉亞那樣透過原力聽見聲音。路克一定能提供一些指引。和BB-8回到營地附近時,芮決定再試一次。天下無難事,莉亞說過。      「路克大師,」她開口:「我很害怕。」芮掃視周圍,確保只有BB-8在場目睹她對空氣說話。她將意念伸向原力,說下去:「在我感覺到那道幻象之前,你已經有所目睹。我被黑暗面吸引……也許是它被我吸引,我也不確定。不管它是什麼,總之比以前更強烈,我再怎麼努力都趕不走它……我搞不懂它的含意。」      BB-8嗶嗶作響。      「噓……別鬧。路克大師?你應該聽得見我,我需要你的——」      BB-8再次發出嗶鳴,這次更激烈。      兩者已經來到營地邊緣。「說真的,你這樣很煩人。到那邊去。」芮指向一個大型貨箱。      他照做,但還是一路哇哇叫,表達不滿。      「我沒搞錯,」芮反駁:「絕地英靈真的存在,路克在絕地文本裡就是這麼寫的,祂們會在你最危急的時刻出現。」      機器人依然大聲表示懷疑。      芮沒理他。「路克大師,」她再試一次。「我看到一些幻象,內容讓我很害怕。我不想失去……莉亞就像我心目中的母親……還有我那些朋友……我不想讓他們失望。」      她說出來了:她最大的恐懼。她深怕自己關心的這些人會對她失望,也許甚至遭到她傷害。她孤單了太久,現在絲毫無法容忍失去任何一個夥伴。      「但這裡沒人能明白我的感受……除了凱羅.忍。既然連韓和莉亞的兒子都棄明投暗,那還有誰能倖免?」      聽見細枝斷裂,芮抬起頭,只見史奈普.衛克斯里和蘿絲.提科走來、滿臉問號。      「你們聽見了多少?」芮問。      「什麼多少?」史奈普想裝無辜,可惜演技很差。      「沒什麼。」芮咕噥。      蘿絲滿懷同情而臉色溫柔,這位工兵團指揮官就是有辦法讓人卸下心防。她每次跟芮說話的時候,芮實在很想跟這個朋友說出心中所有恐懼和擔憂。「妳還好嗎?」蘿絲問。      「嗯,當然,我剛剛只是在做……」      「絕地那一套。」蘿絲幫她說完。      「嗯。」      幸好蘿絲決定不追問下去,只是說:「將軍在找妳。」      芮深吸口氣。現在是做抉擇的時候,她該向莉亞坦承自己看到的黑暗幻象?還是藏在心裡?

作者資料

瑞.卡森(Rae Carson)

瑞.卡森在看過某部於一九七七年上映的電影後,就決定開始寫故事。她著有八本名列《紐約時報》和《今日美國》暢銷排行榜的作品,包括大受好評的《火焰與荊棘的女孩》系列、獲獎的《大地陌客》、《尋金者》三部曲,以及《星際大戰:頭號通緝》。她的作品大多充滿冒險、魔法,以及能做出(還算)睿智抉擇的聰明女孩。瑞.卡森出生於加州,目前和丈夫住在亞利桑那州,被一堆貓和電影周邊商品包圍。

基本資料

作者:瑞.卡森(Rae Carson)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0-08-14 ISBN:9789571089959 城邦書號:SPB7D000136 規格:膠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