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宗教 > 佛教
在疫病中生起智慧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在疫病中生起智慧

  • 作者:陳琴富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20-03-17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85折 255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非文學類

內容簡介

身苦心不苦—— 疫病蔓延時,正是修行好時機 世界上無論再怎麼困難,只要以慈悲智慧面對, 人人行三好: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大家重視環保護生,必能轉危為安。 ——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祈願 *收錄星雲大師〈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向觀世音菩薩祈願文〉* 身心放鬆│懺悔罪業│放下著│聚集能量│念佛持咒│誦經消災│止觀雙運│正念當下 二○○三年的SARS,二○二○年的新冠肺炎,這兩場世紀瘟疫在世界各地蔓延,死傷難料、人心張皇。 本書由佛法的角度,闡述疫病的業緣與其帶來的課題;而生命中的病苦與煩惱,正需要藉由佛陀的教誨來深入覺察、面對,進而由身心兩方面來對症下藥,將病苦轉為道用,透過病苦的旅程來達到「心」的轉化,身苦,而心不苦。疫病蔓延時,正是修行好時機。 如何在病苦中修行呢? 本書亦收錄了「身心放鬆」、「懺悔罪業」、「放下著」、「聚集能量」、「念佛持咒」、「誦經消災」、「止觀雙運」、「正念當下」等實修法門,讓讀者從心念轉變開始,透過實修,學習與病苦共生,將心念昇華至慈悲與大愛,進而諦觀生死、在病苦中生起智慧。 「我們要遠離顛倒妄想,觀人自在;我們要遠離分別臆測,觀境自在;我們要遠離執著纏縛,觀事自在。」 ——星雲大師

目錄

【代 序】以好心消除新冠病毒災難――星雲大師 【自 序】在病苦中生起智慧――陳琴富 【祈願文】〈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向觀世音菩薩祈願文〉――星雲大師 第一篇:疫病的課題 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侵襲  瘟疫的成因  業的因果  共業與別業  病苦的業因 第二篇:生命中的病苦  病苦的經驗  三苦與八苦  佛陀的行證  佛是大醫王 第三篇:病苦的旅程與轉化  覺知苦因  面對病苦  對症下藥  心的轉化 第四篇:在病苦中修行  身心放鬆  懺悔罪業  放下著  聚集能量  念佛持咒  誦經消災  止觀雙運  正念當下 第五篇:病苦中生起智慧  與病苦共生  身苦心不苦  慈悲與大愛  諦觀生與死  病中得自在

序跋

修行在疫病蔓延時
◎文/陳琴富 二○○三年的SARS算是人類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場瘟疫,在這一場災難中,台灣很不幸的成為疫區,在整個抗疫過程中,不論是政府還是民眾,都顯得慌亂無助。事隔十七年,在二○二○年的一月底,中國大陸的武漢地區又爆發了俗稱「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後正名為COVID-19,儘管各方已經有過抗SARS的防疫經驗,但疫情擴散蔓延,依舊引起民眾的恐慌,搶購口罩蔚為奇觀,尤其是大陸接二連三的封城措施,更是讓人們風聲鶴唳。 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場瘟疫,適值中美貿易戰正如火如荼開打之際,全球反中浪潮方興未艾,歐美地區出現歧視中國人的現象,東方面孔出入公共場所動輒被白眼,國際間的醫療合作遭到空前的考驗。而兩岸之間也因為民進黨執政四年的冰封,民進黨和共產黨之間沒有共識之下,固然因陸客減少使得台灣的確診數減少許多,只有二十餘例,但是兩岸之間的醫療合作卻也不那麼順暢,尤其是接運在武漢疫區的台灣人返鄉,包機問題兩岸都還要政治角力一番。雖說健康是普世價值,疫情不應有國界之分,但瘟疫的發生實在是對於人類同情心、同理心、慈悲心的一大考驗。 如果深觀這兩場世紀瘟疫,我們會發覺它之所以在中國大陸爆發,在台灣、世界各地蔓延是有原因的,會造成那麼多人的死傷也不是無緣無故的。中世紀的黑死病被視為是大自然調節人口的機制,那麼,這兩次的疫病災難又帶給人們什麼樣的啟示呢?交通的便捷、手機電腦的使用,人類文明已經發達到幾乎無有國界,但是人們的隔閡依舊鴻溝處處,在中東地區、亞太地區、甚至歐洲都埋藏著戰爭的地雷,隨時有一觸即發的危機。人們除了學會和病菌對抗之外,能體會大自然無言的哲理嗎?我們又能進而在病苦中體會生命的意義嗎? 疫病的警示 SARS的起因是來自於果子狸,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原還不明,各種說法甚囂塵上,有認為是來自於人們嗜食野生動物,蝙蝠被認為是病毒之源,更有人說這是生化病菌戰,莫衷一是。但很確然的是,人類需要學習的課題還有很多,包括如何與大自然相處,如何互助合作,如何把人類社會建設成四海一家的樂園。 除了領導國家的政治人物必須深刻體會瘟疫、災難為人類帶來的啟示,理解到人類一家的真諦之外,每一個人也應該透過疫病的發生,了解人與大自然之間的相倚相依。人心的貪婪超越了所有的物種,不管是海洋生態、森林環境,乃至於大氣層都遭到人類的破壞,人類已經逐漸遭到反撲,至今仍不自覺。「諸法所生,唯心所現,一切因果,世界微塵,因心成體。」病毒也是源自人類貪婪的心,因此,我們更應該在疫病蔓延時、在病苦時體會生命的意義和人類存活在宇宙間的價值。 病苦的業緣 生老病死苦是一般人都深切體會的苦,不過也要到臨頭才會警覺它給我們帶來的痛。「生時」的痛只有母親才能感受,嬰兒在長大後對於初見天日的痛多半不復記憶。「死時」的痛只有臨終的人才能體會,死後也不能復生說明白,別人無從想像臨終與死亡的苦。「老」是漸漸發生的,一般人比較不容易察覺,要等到老態龍鍾的時候,耳不聰、目不明、行動不便,那時才感嘆老苦。至於「病苦」是每個人無時無刻都可能要經歷的,不分性別、老少、種族、宗教信仰。而病有千百種,輕如感冒,不過也令人頭昏身重,提不起勁來;重如癌症,更是痛徹骨髓,讓人苦不欲生。疫病則是明顯的共業,因為傳染迅速、難治,而且同時發生在許多人身上。 一個人會生病必定有原因,個人的病因有其業緣,因緣感召才會致病。疫病的傳染則是由共業相應而生。如果不能夠深觀因緣,了解致病的緣起,當然無法對症下藥。近年來台灣的病場熾盛,災難不斷,主要的原因在於眾生貪瞋習氣張揚,不但破壞了大自然的生存機制,同時也攪亂了六道眾生的生活空間,尤其是對其他物種的不尊重,造成冥陽不安,當然要災難不斷。 佛陀的教化 釋迦牟尼佛的應化人間,就是為了解脫人生的痛苦煩惱。他不只是知道人間的病苦,同時也知道人生的根本痛苦,為了拔除人們的煩惱痛苦,他入山修道,終於悟道。他在菩提樹下成道後首次為五比丘說法,說的即是「四聖諦」的法則。四聖諦就是苦、集、滅、道,苦是指人生所處的環境是苦的,集是說明苦的原因、滅是說明苦的息止,道就是息滅痛苦的方法。於是佛陀提出了種種法門對治我們的根本煩惱,其目的在求解脫輪迴的痛苦,得到究竟的安樂。 佛陀因為能解決人生的根本大病,所以稱為大醫王。他說明一個良醫的四德:「一者善知病,二者善知病源,三者善知病對治,四者善知病治已,當來更不復發。」對於病苦也可以用四諦的方法,首先我們要知道真正的病徵;其次要知道致病的原因;第三,要用對藥、用對方法;第四,一旦病癒之後將來都不讓它再復發。如果我們能依照佛陀的教示,自然能夠療癒病苦。 在佛教的傳統中,有許多面對病苦的方便法門,例如頌經、持咒、懺悔、觀想,累積二千多年的經驗,佛門中對治病苦也發展出一些特別殊勝的經典、懺法和咒語。例如對抗瘟疫,念頌《藥師琉璃光如來功德經》、《大方廣懺悔滅罪莊嚴成佛經》有無量的功德;持頌大悲咒、蓮花生大士心咒、山林葉衣母心咒,綠度母心咒可以立即消除罪障和疫疾。在懺法中漢傳佛教有兩部寶典:《梁皇寶懺》和《慈悲三昧水懺》都有救度功德,至誠念頌可以感應,除怯諸病苦。 痛苦的止息 不過,佛教的真意不只是解決人生中所經歷的病苦而已,而是要根本解決生命中所有生理、心理所引發的煩惱和痛苦。有人為名所苦、有人為財所苦、有人為情所苦,苦惱起來,自殺或是殺人者屢見不鮮。之所以會如此就是由於內心貪、瞋、無明的習氣作祟。所有追求的目標不是自己清澈的自性所決定的,所有追求的手段不是經過微細心思審度的,而是被貪瞋無明的念頭牽著,一步步地誤入惡業的陷阱。因此,一生過得就像狗咬尾巴一樣,只是一場盲目的追逐。 疫情蔓延的時候、生病的時候,要開始深觀生命的本質,學會自在面對病苦。透過病苦我們看到業因、業緣,體會「身苦心不苦」的法義,知道如何與病菌共生、與大自然共處,徹底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改正過往的惡習,如何以自然的法則療疾。如果身體已經敗壞,也能夠穿透生老病死的本質,諦觀生死,當生命已經走到盡頭的時候,知道此生業緣已盡。一個有禪修體驗的人明瞭「此生已盡,所作已辦」,如果是修成有成,自知「不受後有」,則萬緣放下,死生自在。 惡業的轉化 在大乘佛法中,由於有菩提心與慈悲心的發願,一個行者在病中會思量:「願我能藉此承擔一切眾生的病苦,願他們的不幸在我身上受報,願他們不再受惡業的折磨。」這樣的思維不但可以減緩自身的痛苦,也因為這樣的發心而能行持善業,感招善果。大乘行者也知道,唯有慈悲與大愛才能轉化一切的惡業。當台灣面臨像SARS、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等疫情的時候,自私與自利能讓病毒迅速遏止嗎?只管自家門前雪能真正杜絕病毒的侵襲嗎?只有當大家發起慈悲心,行善業,才有可能讓病毒轉化。 寫就此書是因為看到台灣社會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時,一如十七年的SARS來襲時一樣,驚惶失措,民眾不知道如何面對業果的成熟。地震、颱風、疫病,一次又一次的災難,大自然的反撲在對我們示警,但是已經習於爭鬥、自利的台灣社會、人類社會,聽得到大地和六道眾生的怒吼嗎?SARS早已遠離,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又席捲再來,類似的災難根本不會根絕,因為這些病菌會隨著人心而出現、突變,它可能蟄伏、可能躍動,人們應該學習的是如何與它相處,如何互助合作。 疫情的爆發造成病苦,病苦只是生命中一種小小的苦,雖然它會帶來無盡的痛,也會造成死亡,但是藉著病苦諦觀生命的實相,未嘗不是一種逆增上緣。願讀到此書的人能在病苦中生起智慧,能夠在疫情蔓延時安頓身心,度脫因病所帶來的身苦,進一步能在病苦中生起「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願力,讓這個社會的災難減少,更臻於美善的境地。

內文試閱

〈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向觀世音菩薩祈願文〉——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慈悲偉大的觀世音菩薩! 這次從武漢發生的新型肺炎疫情, 許多人受到委屈、苦難和驚嚇, 祈求您的慈悲加被, 讓我們具備勇氣與智慧, 面對疫情,能夠處變不驚, 面對疾病,能夠冷靜寬心。 慈悲偉大的觀世音菩薩, 有些地方封城了,有的活動暫停了, 現在我們更需要發揮您救苦救難的精神, 互助關懷,避免驚慌失措, 彼此鼓勵,增加信心無畏。 暫時的隔離,我們可以當作閉關,自我反省, 一時的不便,我們可以靜心正念,自我潛修。 慈悲偉大的觀世音菩薩, 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團結一心, 相信政府部門會儘快解除危機, 感謝醫護人員正努力醫治病患; 世界上無論再怎麼困難, 只要以慈悲智慧面對, 人人行三好: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大家重視環保護生,必能轉危為安。 慈悲偉大的觀世音菩薩, 此時此刻,我們虔誠稱念您的名號 「南無觀世音菩薩」 我們要學習您的慈悲與智慧, 轉化外在的煩惱境界, 我們要遠離顛倒妄想,觀人自在; 我們要遠離分別臆測,觀境自在; 我們要遠離執著纏縛,觀事自在。 慈悲偉大的觀世音菩薩,祈求您, 讓生病的人儘快痊癒,恢復健康, 不幸往生者蒙佛接引,安心歸去, 讓社會淨化遠離疫情, 讓普羅大眾平安吉祥! 慈悲偉大的觀世音菩薩!請求您接受我至誠的祈願; 慈悲偉大的觀世音菩薩!請求您接受我至誠的祈願。 與病苦共生 病苦是人生必定會經歷的過程,有身體就有病症,有病症就有痛苦,它可以說是與有情眾生共生的。既然如此,就不能對它心存排斥,病徵是一個朋友,它預知你的身體狀況,讓你察覺後有修補的機會。 人類應該謙卑的體認,病菌早已存在這個世界上,歷史比人類都還悠久,它不只不會絕種,還會繁衍複製,數量遠比人類還多,適應環境的能力比人類更強,如果不能與它共生,就必然要掀起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 人體內也一樣有各種病菌,基本上都對我們身體有益,即使是壞細胞,也可能對身體產生正面的作用,中醫以毒攻毒的理論就是據此而來。生病的時候,可能是外在的病菌侵入,可能是內在的細菌起了病變,可能是內外的細菌互相攻伐,在體內打一場戰爭。面對這些內在外在的戰爭,唯一的方法就是與它共生,先平息兵硝。就像我們與其他動物相處一般,好萊塢有一部電影叫做《與狼共舞》,如果人與狼為敵,一定是兩敗俱傷,如果能與狼為友,結果是相安無事兩蒙其利。 開車的人都知道,每五千公里一定要去保養,做必要耗損更換以及機件保養,但是我們從來不知道要觀照自己的身心,有些人會定期作身體檢查,但大部分人是去求個安心的,不是真正尋找自己的病徵。目前的醫療體系所謂體檢不過是抽個血、驗個尿、照個胸部X光而已,不是針對個別的病人、個別的病症作徹底的檢查,一般說來,沒有病發或是極度的疼痛,我們不會發現自己患了某種病症,偶爾在體檢時被篩檢出來則算是幸運的了。 因此,我們要學會與病苦共生,生病的時候藉此時機觀照身體的病徵,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這時可以和自己的身體對話,感冒的時候觀照自己致病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不加留意,受了風寒,會受寒是由於前一天熬夜,抵抗力減弱所致。此刻深覺自己對不起身體,好好和病苦相處,體會一下病苦和沒有病痛時候的差別,並下定決心要善待身體,注意飲食有節、作息有度,做適當的運動提升免疫力。 如果是癌症,也可以深觀致癌的原因,如果是子宮頸癌,思量是什麼因素讓癌細胞在子宮頸的部位滋長?除了身體的原因,也要深觀心理因素,是因為嫉妒產生的鬱結積壓在心中讓癌細胞有生存滋長的環境嗎?負面的情緒很容易滋養負面的病菌,癌症的遠因大多來自於類似貪欲、嫉妒、憤怒、報復等負面的情緒。在治療的階段,除了身體方面遵照醫師的處方治療外,在心理方面必須自己治療。一旦了知自己有某些特別熾盛的負面習氣時,就要加以革除,放下對於怨親、仇家的憤怒情緒,因為憤怒傷的是自己,不是別人,怨恨傷的也是自己,不是別人,積怨、積怒正是致癌的原因之一。學習先會擁抱這些負面情緒,學會如何照顧它們,才有可能革除它們。因此,與癌症共生、與癌細胞共生是對治癌症的第一步。對治病毒傳染性病毒的情況也是一樣,先學會與病毒對話。 如果只是一味的抗拒,不肯承認自己得到癌症的事實,或是怨嘆自己何其倒楣得到像是SARS、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或愛滋病的不治之症,那樣對於疾病的治療絲毫沒有幫助,就像父母用高壓的手段強迫子女讀書一樣,不會有效果,只有順情順意兼用疏導的方式才能奏效。觀察到所有這些病症和痛苦的原因都是根源於對自我的執著,那麼只有捨棄它。放捨執著是很深的禪修,只有歷經喜樂禪定之後,再進一層學習放捨,才能真正體會並做到放捨執著。對一般正在受著病苦的人而言,可以做的就是把痛苦和痛苦者合一,既不接受正在痛苦的自我,也不拒絕它,只是以強大的覺性觀照著,這樣可以暫時切斷對病痛和自我的執著。 破除我執的一個有效禪觀方法就是佛陀宣說的《禪祕要法》,這是佛陀弟子迦琋羅難陀因為反覆聽聞四聖諦多遍無法領悟,佛陀乃為宣說此專一繫念法門,就是「白骨觀」,在禪坐時,從腳拇指開始觀想皮膚潰爛,露出白骨泛出白光,再觀第二個腳指節,腳觀成後,觀想腳背、脛骨、膝骨、髖骨、脅骨、脊骨、肩骨,接著觀想肘骨、腕骨、手掌骨、手指骨,一節一節,歷歷分明,自頭部以下白骨觀成後接著做「不淨觀」。觀想生臟中有四十戶蟲,每戶統有八十億小蟲,每一蟲有四十九個頭,頭尾極細如針鋒,出入體內諸脈道,嘴中啣著生臟;復有四十戶蟲,戶領三億小蟲,每蟲有十二頭,身赤如火,嘴裡啣著熟臟,接著觀想這些蟲由咽喉吐出,所有的生臟、熟臟,也就是我們的消化系統、呼吸系統、循環系統、泌尿系統的臟器,都裝入一個皮囊從咽喉中吐出,流滿一地的膿血穢物,此時全身只剩白骨,清淨皎潔。這只是第一步的觀想成就,白骨觀和不淨觀可以完全破除對於身體的執著,觀得好,所有的病症會被諸蟲啖食,並隨著觀想吐出而從體內排出,這是治病的附帶作用。修行此法成就會對世間起厭離,不再有男女慾望,過程中有些人會起自殺念頭,因此要有修行此法成就的人指導。 對於整個社會而言,也要學會如何與大自然共生、與六道眾生共存的生命態度。地震、颱風之後引起的山洪爆發或是土石流災害,始作俑者就是人類自己,人類如果不知道尊重大自然、以及大自然運行的法則,災難終究會來臨。目前人類侵犯大自然的程度已經太過頭了,許多的破壞已經沒有挽救的餘地,像是大量動植物遭到人們的迫害而絕種,絕種之後就在地球上消失了,消失以後可能引起相關食物鏈一環的中斷,導致更大的災害。臭氧層的破洞也沒有辦法找女蝸來彌補了,但是人類似乎對於生態的破壞無動於衷。汽車仍然大量使用,連京都議定書對於空氣汙染的限制,先進國家都有意見,川普還帶頭退出巴黎氣候公約,以世界警察自居的第一大國猶且如此,英國也急著退出歐盟,世局又從全球化走向區域化,在民粹當道的今天,人類真的不知道何時才能覺悟。 至於如何與六道眾生共存的問題,可能大多數人都無法理解,甚至視為怪力亂神而嗤之以鼻,但是科學尚未證實的事情不代表它不存在,佛經中談到許多天人、龍族、鬼道眾生、非人等其他的眾生,科學可能無法證實為是,卻也無法證實為非,但是不只是人類單一的動物生存在宇宙間而已,我們知道大自獅子、老虎、大象等野獸,小至蜜蜂螞蟻或是細菌等微生物,包含數億種生物存活在地球上,人自許為萬物之靈,焉知道沒有一個比人類更高等的生物存在於宇宙間?又焉知道我們眼睛見不道的六道眾生存活在宇宙間?從佛教的宇宙觀來看,在十法界六凡四聖之中,人類處身六凡之中,何其渺小又何其愚昧。因此,我們也要學會如何和六道眾生共處,不只是減少自己的災難,而是知道如何尊重他道眾生。人類對於海洋生態的破壞,濫殺鯨豚哺乳類動物的殺業有多重,人類怎會清楚?遭到大自然或是其他物種的反噬只是因果不爽,剛好而已。 身苦心不苦 有一位一百二十歲的長壽長者,名叫那拘羅,經常為病痛所苦,一次佛陀在鹿野森林中,那拘羅前往請益,請佛陀開示能令他長夜安樂的方法,佛陀只告訴他:「長者!當知於苦患身,常當修學不苦患身。」你應該知道身體會患病苦,你應該修學身體受病苦時心能夠不痛苦。說完後,佛陀就默然而住。那拘羅長者似懂非懂,但心情已經開朗許多,諸根和悅,容貌氣色都變好,他見佛陀已經沉默,就轉往請教不遠處在樹下靜坐的舍利弗尊者。 舍利弗問他為何不請佛陀說清楚:「怎樣叫做身苦心也苦?怎樣叫做身苦心不苦?」那拘羅說:「我就是為了這個問題來找你的呀!」於是舍利弗尊者為他開示身苦心不苦的道理。舍利弗說,一般凡夫對於五蘊的集、滅、味、患、離都不能如實覺知,所以愛樂於五蘊,認為這是我所擁有的而去執取,一旦它變壞了、變化了、離異了,心識就隨著轉而生起苦惱,苦惱既生,恐懼、顧念、障礙、憂慮、結戀、痛苦跟隨而來,這就是心隨身苦,身苦心也苦。 舍利弗告訴那拘羅,至於多聞聖弟子,經過修學的人,對於五蘊的集、滅、味、患、離都能如實覺知,不生愛樂,不起我見,當五蘊發生變異時,心不隨它轉,苦惱不會生起,恐懼、顧念、障礙、憂慮、結戀、痛苦自然不會隨之而來。這樣雖然身患病苦,心也不會隨之而苦。那拘羅長者聽完後立刻得到法眼淨,證入初果。當時,那拘羅長者見法,得法,知法,入法,度諸狐疑,不由於他,於正法中心得無畏。 所謂五蘊的集、滅、味、患、離就是指我們應該「如實知」五蘊的特質。如實知道一切事務,必須了解它的五種屬性:一、集:它的緣聚,這個事務是從哪裡生起的。二、滅:它的緣滅,這個事務是如何息滅的。三、味:它的美味,它吸引人的特點是什麼,它是以何為餌。四、患:它的過患,它隱藏的危害是什麼,它是以何為鉤。五、離:它的出離,脫離它影響力的方法是什麼。如果我們能以這五種屬性看世間萬事萬物的本質,就不會盲目無知的被餌所蒙蔽,如果不能看出它的過患,就會被鉤所纏縛,痛苦而不能出離。了解了它的本質,就能找到脫離它的善巧和方便,不再為它所縛所苦。人要脫離身體病痛的苦惱,它的善巧就是心不隨身痛而苦惱。 一般人六根接觸六塵,如果是五欲就會產生快樂的感覺,一有樂受則迷戀,被餌所惑、被貪欲所鉤;如果是痛苦的感受,瞋心就生起,被瞋恚所鉤;不明瞭事務的本質,即使是不苦不樂受,也是被愚痴所驅使。在貪瞋痴的役使下,為生、老、病、死、憂、悲、苦、惱所纏縛。如果是「身受」,就好比中了第一支毒箭,如果是「心受」,就好比中了第二支毒箭。多聞聖弟子對苦的感覺不起憂悲苦惱,對樂的感覺不為貪欲所牽引,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覺受,也不會被痴心無明所蒙蔽,果能如此就能「唯生一受,所謂身受,不生心受」達到身苦心不苦的境地,就算中了第一支毒箭,但絕不會受到第二支毒箭的傷害。 身體的痛苦加上心理情緒的惡劣,就更難以令人忍受。對於弟子身受病苦,佛陀或是佛的大弟子都是以說法的方式,一方面幫助他提起正念觀照身苦的特性,一方面鼓勵他以減緩心中的難受。優波那先比丘有一次在墳場附近的山洞內靜坐禪修,被毒蛇咬傷,舍利弗在附近的樹下,應優波那先比丘的要求將他扶出山洞,舍利弗到山洞時,看不出他臉上有驚恐或是痛苦的異狀,優波那先說,那是因為他沒有「我見」,所以雖然身中劇毒,也面不改色,舍利弗將他一扶出山洞之後,他就死了。佛陀的上座比丘弟子們,因為都證得阿羅漢果,「不起諸漏,心得解脫,法喜利故,身病悉除。」 寂天菩薩在《入菩薩行》中也提到心不受身苦的安忍方法: 若遇寒風熱雨侵,疾病拘囚極捶打, 不應嗟吁以為苦,若以為苦害轉增。 如果遇到寒風熱雨侵襲而疾病纏身,即使是痛苦難當也不要哀聲嘆氣、悲苦呻吟,為什麼呢?這樣反而會增加你的痛苦。原因何在? 若人見自身出血,臨敵無卻倍勇毅; 若人見他身出血,驚惶顛倒身仆地。 看到自己身上流血的時候反而更是奮勇殺敵,但是一看到別人身上流血救驚惶顛倒跌倒在地,這完全是一種心理作用,心覺得苦它就苦,心不覺得苦它就不苦。 是故雖負致命傷,應不以其苦為害, 諸有智者受苦時,不令心體受昏擾。 一個智者即使是身受苦惱,也不會令他的心智受到一點干擾。 西藏修行者堪布貢噶旺秋仁波切和噶舉派的噶千仁波切,都曾在中共入侵西藏後坐過長年的監牢,他們在獄中常常被當成牛馬般的奴役、打罵,有時一天吃不到一個饅頭,由於環境惡劣加上手鐐腳銬、營養不良,常為疾病所苦,堪布貢噶旺秋還曾在獄中工作時失足跌落山谷,背脊摔傷。兩人都藉著在心中默念經典、持咒,不斷的祈請上師,藉著身苦心不苦的修行,終於脫離了極為艱苦的環境,他們都曾到台灣來弘法。 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爆發,針對信眾,噶千仁波切說:「疾病的根源乃是因為往昔造下許多嫉妒、瞋恨的業所導致,大家要向本尊祈禱,哪一個本尊最好呢?本尊並無差別,與自己相應的本尊即可。戴手環也有效,用聖油和甘露丸泡水服用,不論是線上或是一起共修,可以觀想天空中巨大的本尊散發出的光輝照耀到世界各處,以慈無量心修持,修哪位本尊的法並無差別,世界和平祈願文是重點。」在疫病流行時,這是藏傳佛教自利利他的方便修法。 英國漢哈姆佛法道場的住持穆寧多法師,他於七○年代在泰國學法期間,因為過去騎摩托車受傷的舊創,加上幾年來打坐的姿勢不良,造成嚴重的關節炎,動了三次手術,讓他的傷口痛楚難受,每當看到別人盤腿安坐,他就生氣,覺得自己糟透了,心裡總是想:「情況不應該是這樣的」、「醫師不應該這樣對我」、 「僧侶的規定不應該這樣」,這種不滿意的狀態令他身心都苦。 後來他聽說阿姜查要到曼谷的消息,他想去見他,他認為阿姜查一定有辦法幫助他。當他去見阿姜查的時候都無法像常人一樣頂禮,阿姜查看看他問道:「你在這兒做什麼?」他開始抱怨:「噢,師父!原本不應該這樣子的。醫生說兩個星期就會好,現在已經過了兩個月了……」阿姜查堅定有力的說:「你的意思是說它不應該這樣子發生的嗎?如果它不該這樣發生,他就不會這樣發生!」 這句話一針見血的告訴穆寧多,他現在正在做的是在替自己製造麻煩和痛苦。事實是痛苦的,這痛苦是膝蓋所帶來的,但真正的麻煩是自己對於事實的否定所產生心理的極度痛苦。阿姜查的話讓他正思惟,觀照自己的心念,如實的接受它、感受它,當覺性成熟到能夠洞見真相,就能平靜的承受各種經驗。 唯識論的最主要精義就是「萬法唯心造」,一切都是由於心的造作,華嚴第四會中,覺林菩薩說偈曰:「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知道心能轉境的道理,就能體會身苦心不苦的道理。這一關參透了,病苦就不再是問題了。

延伸內容

*代序緣起:
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人心恐慌,除醫療救助、口罩防護外,該以什麼心態自我健全?也是防疫的一環。 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在二○○三年SARS疫情期間開示「以好心消除SARS災難」,時空有別,一樣受用。小編特別精選,用佛法來提升免疫力,身心自在。 以好心消除新冠病毒災難——星雲大師 因SARS的流行,讓全民幾乎是人心惶惶,社會呈現動盪不安。其實SARS也不是那麼可怕,主要的,不但我們有醫藥可以治療,尤其我們有免疫力可以抗拒,所以大家不必驚慌,要臨危不亂、處變不驚。在疫情流行的這個時候,要做好隔離工作,每個人心中做好準備,「隔離」是自他兩利,二星期與社會大眾隔絕,可以把自己當成是進修,就如佛教徒閉關,利用時間讀書,也能求得安心。 大家如果信基督教、天主教,可以多向上帝、耶穌祈求,如果信奉媽祖,可以向媽祖禮拜,增加信心,如果是信佛教的人,多多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觀世音菩薩可以救苦救難。 明白說,不管佛菩薩有沒有來救我,有了慈悲心,就能救自己。自古以來,不管哪個朝代,哪個時代,瘟疫的流行是常有的事,只是看我們抗拒的力量如何,我們有力量,就能戰勝疫病;我們有力量,就可以存活下來;這個世界,因為我們有力量,而能更美好。 面對已有家屬受到感染,不但個人、家庭、朋友,甚至整個社會,都會因為我們而有被傳染的可能。即使心中有掛念,仍要維持自己的鎮定,保持自己的歡喜心,因為鎮定、歡喜心,就如《心經》說:「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心不顛倒,意不貪戀,就可以遠離顛倒夢想,就可以遠離疫病。 病患家屬不要陷入恐慌之中,讓已受傳染的人感覺好像大難臨頭。已受感染的人,要帶著灑脫的心、自信的心,因為有信心,就能產生免疫力,就會獲得健康。自救之餘,甚至還能救人,不要因社會的流言而自亂陣腳。沒被感染的人,要自我防護,大家一起努力消除疫情,獲得健康,就會擁有美好的未來。 希望宗教界、政治界,甚至教育界的學者、教授,以及社會人士等,大家共同來防疫,尤其是不要渲染,愈是渲染,是非就愈說愈多,但也不要隱瞞疫情,應該公開,讓全民知道真實情況。 SARS的流行,大家講醫療、講隔離,這都是在「果」上處理。佛教講「因果」,如果「因」不存在,當然不會有「果」的產生。所以處理SARS,要從「因」上來研究,為什麼會有SARS? SARS的傳染,這是人類的劫難,是人類的「共業」,因為大家造作不好的行為,才有這個不好的「共業」。例如許多人不愛護生命,到處殺生,不愛惜大自然,大肆破壞山林;當然地,大自然必會反撲。所以,要消除疫情,一定要全民淨化自己的身心,要有道德、有慈悲,重新改過做人,有慈心、有道德、有智慧,有了好的「因」,產生的「果」自然就會改變。 希望從政者,乃至商界、學者、各團體及社會人士,大家要道德重整,大家有善心、有道德,有了好的行為,就會有好的果報。雖然現在共業來了,大家不要驚慌,要想辦法脫離共業。例如:個人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用善因去改變惡的果報,有善心才能改變社會。 改變社會不是一句話、一件事就能改變,但我們用一顆好心祝福,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心的力量很大。所謂「誠心感動天」,大家應該用對宗教的誠心,對自己的肯定,重視父慈子孝的家庭倫常,相信疫情很快就會過去,我們要對此有信心。 總之,要消除SARS的災難,固然要靠醫藥及社會大眾的努力來處理,大家能做的,像「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世界一定會大大改變的。 除此,希望媒體能節制報導,不要重複,但也不要隱瞞,如實報導,讓有權的人看了自會處理。否則報導太多,民眾打開電視,一而再、再而三地收看,看多了,感覺好像整個台灣都沉淪了。 (刊於2020.2.17人間福報,本文經星雲大師慨允,作為本書代序。)

作者資料

陳琴富

 台大歷史系畢業,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文學碩士,從事新聞工作三十餘年,現任中國時報副總主筆、人間福報主筆。  學佛近三十年,曾經跟隨一行禪師學習四念處,從隆波通學習動中禪,與帕奧禪師請法習禪定,請益星雲大師、聖嚴法師禪宗法要。  涉獵南傳、漢傳、藏傳佛教,對禪宗尤有因緣,曾翻譯並著述佛教典籍十餘冊,現任水月蘭若主持人。

基本資料

作者:陳琴富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VIEW 出版日期:2020-03-17 ISBN:9789571381237 城邦書號:A220293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