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小確幸
目前位置: > > >
喜寶(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喜寶(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 作者:亦舒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0-01-22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國際書展正式場/外版也好買!
  • 情人節特展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喜寶》同名改編電影即將上映,郭采潔、張國柱領銜主演 獨家繁體版授權、全新編校版本 ★亦舒、倪匡、金庸並稱香港文壇三大奇蹟★ ★多部作品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劇★ ★作品逾300本、寫作50年★ ──有一種自尊自愛,叫亦舒── 妳總能在她的書中找到自我投射,總有一個角色會替妳說出內心的獨白。 她開啟了現代女性獨立愛情觀與價值觀,影響了半個世紀以來的城市女性。 香港知名作詞人林夕曾說:「亦舒曾是我的枕邊書。」 亦舒人稱金句狂魔、對白簡練,以一擋十,讀起來痛快淋漓! 在亦舒的筆下,最重要的主角往往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個靈活鮮明的女主角與她的知己。 女人也是人,自尊自愛,努力工作,心裡有數,不會活得比男人狼狽,女人要活得有自己的格局和天地。 《喜寶》是亦舒作品五大經典,入選二十一世紀中文小說百強,是亦舒最出色、描寫人性最有深度的作品之一。 父愛缺失、由母親辛苦帶大的姜喜寶,一心想要翻轉生活,帶著僅剩的3000港元前往英國念書,在英國見過各式各樣的面色,總算擠身劍橋法學院,成為一流大學高材生。 某次回香港探親的飛機上,認識了勖家二小姐:勖聰慧。喜寶的才智、談吐、獨立、果敢吸引了聰慧父親──超級富豪勖存姿,這一場忘年關係,會為喜寶帶來什麼呢? 金錢?珠寶?甚至是一座蘇格蘭堡壘?勖存姿的人生故事即將結尾,而喜寶的人生卻還長著。金錢、愛情、健康,到底什麼才是人生應該追求的東西、怎樣才能生活得更加充實快樂?我們只能自己探尋,試著在書中各個角色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喜寶》名言 ◎我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那麼就很多很多的錢,如果兩件都沒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如果有人用鈔票扔你,跪下來,一張張拾起,不要緊,與你溫飽有關的時候,一點點自尊不算什麼。 ◎做一個女人要做得像一幅畫,不要做一件衣裳,被男人試完了又試,卻沒人買,試殘了舊了,五折拋售還有困難。 ◎我有什麼憂慮?無產階級絲毫不用擔心顧忌,想到什麼說什麼,要做什麼做什麼,最多打回原形,我又不是沒做過窮人,有啥子損失? ◎假使有人說他愛我,我並不會多一絲歡欣,除非他的愛可以折現;假使有人說他恨我,我不會擔心,太陽明日還是照樣升起來。 ◎我最怕別人為我犧牲,凡是用到這種字眼的人,事後都要後悔的,將來天天有一個人向我提著當年如何為我犧牲,我受不了。 ◎每當我轉頭,誰在燈火闌珊處?我的頭已轉得痠軟,為值得的人也回過首,為不值的人亦回過首。我只是疲倦。

內文試閱

  認識勗聰慧是在飛機上面,七四七大客機,擠得像二輪戲院第一天放映名片。我看到她是因為她長得美,一種厚實的美。她在看一本書。   客機引擎「隆隆」地響,很明顯地大部分乘客早已累得倒下來,飛機已經連續不停地航行十二個小時。但是她還在看書。我也在看書。   她在看一部徐志摩全集,我在看歐‧亨利 。   全世界的名作家最最肉麻的是徐志摩,你知道: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多麼可怕。但是這年頭中國學生都努力想做中國人,拿著中國書,忙著學習中國文藝。   真是疲倦。我打個大大的呵欠。關掉頂上的燈,開始歇睡。歐‧亨利的《綠門》──男主角經過站在街邊發廣告卡片的經紀,卡片上寫著「綠門」。別人拿到的都是「愛咪公司春季大減價」。他再回頭拿一張,又是綠門,終於他走上那間公司的樓上探險,在三樓看到一扇綠門,推門進去,救起一個自殺瀕死的美麗女郎。他發覺「綠門」不過是一間夜總會的名字。他們後來結了婚。   一切屬於緣分。   很久很久之後,我隔壁的女孩子還在看徐志摩,她掀到《愛眉小札》。我翻翻白眼,我的天。   她笑,很友善地問:「妳也知道徐志摩?」   「是,是,」我說:「我可以背出他整本全集。」   「呵!」她驚嘆,「真的?」   我懷疑地看著她,這麼天真。可恥。   我問:「妳幾歲?」   「十九。」她答,睜大圓圓的眼睛,睫毛又長又捲。   十九歲並不算年輕。她一定來自個好家庭,好家庭的孩子多數天真得離譜的。   她說:「我姓勗,我叫勗聰慧,妳呢?」她已經伸出手,準備與我好好的一握。   「勗?我不知道有人姓這樣的姓,我叫姜喜寶。」   「真高興認識妳。」她看樣子是真的高興。   我被感動。我問:「從倫敦回香港?」最多餘的問題。   「是,妳呢?」她起勁的問。   「自地獄回天堂。」我答。   「哈哈哈。」她大笑。   鄰座的人都被吵醒。皺眉頭,側身,發出呻吟聲。   我低聲說:「豬玀。」 「妳幾歲?」她問我。   「二十一。」我說:「我比妳大很多。」   她問:「妳是哪間學校的?」   啊哈!我就是在等這一句話,我淡淡地答:「劍橋,聖三一學院。」   勗聰慧睜大了眼睛,「妳?劍橋?一個女孩子?」   「為什麼不?」我仔仔細細地看著她問。   「我不知道,我並不認識有人真正在劍橋讀書。」她興奮。   「據我所知,每年在劍橋畢業的都是人,不是鬼。」   她又忍不住大笑。我真的開始喜歡這個女孩子,她是這麼的愉快開朗,又長得美麗,而且她使我覺得自己充滿幽默感。   「明天下午可以到達香港。」我說。   「有人來接妳?」她問。   「不。」我搖搖頭。   「妳的家人呢?」她又問。   我問:「妳姓勗,哪個勗?怎麼寫法?」  「日字下面一個助。」她說。   「彷彿有哪一朝的皇帝叫李存勗,這並不是一個姓。」我聳聳肩,「妳叫──聰慧?」   「唔。」她點點頭,微笑,「兩個心,看見沒有?多心的人。」   我才注意到。兩個心,多麼好,一個人有兩個心。   「我們睡一會兒。」我掏出一粒安眠藥放進嘴。   「服藥丸慣性之後是不好的。」她勸告我。   我微笑,「每個人都這樣說。」我戴上眼罩。   哪天有錢可以乘頭等就好了,膝頭可以伸得直些。   我昏昏沉沉睡很久,居然還做了夢。十八歲那年的男朋友是個混血兒,他曾經這樣的愛我,約會的時候他的目光永遠眷戀地逗留在我的臉上,我不看他也懂得他在看我,寸寸微笑都心花怒放。可是後來他還是忘了我。一封信也沒有寫來。這麼愛我尚且忘了我,夢中讀著他的長信,一封又一封,一封沒讀完另外一封又寄到來,每封信都先放在胸前暖一暖才拆開來閱讀。   醒來以後很惆悵。我忘了他的臉,卻還記得他未曾寫信給我,恐怕是因為恨的緣故。   身邊兩個心的聰慧說:「每次乘飛機回香港,我都希望能夠把牙齒刷乾淨才下飛機。」   我很倦,看著她容光煥發的臉,這女孩子是奇蹟。我點點頭。是,刷牙。她擔心這種小事。   「真沒想到在飛機上認識一個朋友。我可以打電話給妳嗎?」她問得這麼誠懇。相信我,勗聰慧是另外一個星球的生物,她那種活力與誠意幾乎令人窒息,無法忍受。   「是,當然。」但是我沒有說出號碼。她把小簿子與筆取出來,「請說。」她真難倒我,只好把號碼給她。   飛機下降。我們排隊過護照檢查處,勗聰慧與我一起等行李,取行李。我注意到她用整套路易維當 的箱子。闊人。   我只得一件新秀麗。往計程車站張望一下,六十多個人排隊。沒有一輛車,暗暗嘆口氣。   勗聰慧問:「沒有人接妳?」   我搖搖頭。   「來搭我家的車子,來!」她一把拉我過去。   車子在等她,白衣黑褲的女傭滿臉笑容替她挽起行李,放入車箱──勞斯萊斯的魅影。這次可好,姜喜寶出門遇貴人。心中千願萬願,我嘴裡問:「真的不麻煩?我可住得很遠。」   「香港有多大?」她笑得太陽般,「進來。」   司機關上車門。我說出地址。到家門口勗聰慧又與我握手道別,司機還堅持要替我把箱子挽上樓,我婉拒,自己搭電梯。   到門口就累垮了,整張臉掛下來。我想如果我擁有勗聰慧一半的那麼多,我也可以像她那麼愉快。   我長長地按鈴。老媽來開門。   我疲倦的說:「嗨,媽。」坐下來。   「妳回來做什麼?」她開口,「有錢買飛機票,不會到歐洲逛?」   「我想念妳,媽媽。」我說:「妳或許不相信,但在這個世界上,妳只有我,我也只有妳。」   老媽眼淚流下來。「女兒。」   「媽媽。」我們擁抱在一起。   哭完一場之後我淋浴,換上乾淨衣服,與老媽在一起吃飯盒。我細細打量她,她也細細打量我。我說:「媽媽你眼睛後有皺紋。」   「四十歲。」老媽放下筷子,「還想怎麼樣?我年年身材維持三十五、二十五、三十五。瞧妳那樣子,妳都快比我老啦,再不節食,立刻有士啤呔 。」她白我一眼。   老好媽媽。   「快樂嗎?」老媽問。   我聳聳肩,「快樂?我不太想這種問題。媽媽,我都二十一歲了,我還掛慮這種問題?」   「男朋友呢?」她問:「還是那個?」   「妳總是喜歡問這種事。」我低頭吃飯,「如果我真的嫁皇子爵爺,妳看報紙也就曉得。」   「我倒有件事要告訴妳。」她忽然鄭重的說。   我抬起頭,我聽出她語氣中有不尋常。我母女倆相依為命這許多年,還有什麼不知道的。   「什麼事?」我問:「爹又要結婚?」   「不是他,是我。」   我緩緩吸進一口氣,站起來,「妳!姜詠麗女士,妳!」   「是的,我。」她喝一口茶,說:「是我要結婚。」   「為什麼不寫信告訴我?」我坐下來。那盒揚州炒飯就此塞在我的胸口中,像塊花崗石。   「我不敢。」她坦白得要死。   「他是一個怎麼樣的男人?」我哀傷的問:「媽媽,妳已錯過一次,不能再錯。」 「人家是人老珠黃,女兒,我是什麼?能夠再嫁一次,能夠有機會多錯一次簡直是榮幸。」老媽面不改容。「他是個澳洲人,四十八歲,在奧克蘭略有產業,離婚已五年,三個孩子跟妳差不多大。」   「妳要去澳洲?」我不置信,「跟一個澳洲土佬去澳洲?媽媽,妳根本不知道澳洲是什麼個樣子!妳不會在那種地方活過二十四小時。」我氣憤地,「而且我不會來探訪妳,繼父非禮繼女的故事我聽得太多,無意充當主角。」   媽媽慢慢的答:「妳不來也好,我會到香港看妳。」   「為什麼要結婚?」我哀求地問:「為什麼?」母親用手掩住臉,低聲而平靜:「我疲倦。」但是眼淚從她的指縫流下來。   原來這次回來是替母親送嫁,再也猜不到。   「什麼時候?」我問。聲音已平靜下來。   她的手仍然掩著面孔。「下個月。」   「那時我已經回倫敦了,祝妳幸運。」我索然無味,「以後我再也不會回香港。沒有親人,回來幹嘛?購物?」   「妳父親在這裡。」媽媽說:「仍然是中環最活躍的王老五。」   我冷笑,「哄年齡跟他女兒相仿的女秘書上床,中環的蠢雞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   「她們高興。就像我當年,嘿,五○年代當空中小姐是了不起的,身價不下於現在的電影明星。」媽媽臉上閃過一層光輝,「那時候哪裡有人念大學,瑪莉諾唸中四已算學貫中西了。」   「唐璜也會老的,他又沒錢。」我說:「沒錢走不動路。他知道我在劍橋嗎?」   媽媽搖頭,「不要告訴他,省得他又動歪腦筋。」   「妳防他防得這樣嚴。」我說:「到澳洲去……是避開他吧。他還在那間航空公司?」   「唔。」老媽用手托頭,「有時候走過中環,看到某個人的背影彷彿像他,都嚇一大跳,急急忙忙避開。奇怪,當初脫離家庭也是為他,結婚生子也是為他。一切過去之後,我只覺得對不起妳,女兒。錯在我們,罪在我們,你卻無端端被帶到世界上來受這數十年苦楚。」   「我的天,又講耶穌。」我打呵欠,「我要睡了。明天的憂慮自有明天擔當。」   我拿出安眠藥吞下,躺在長沙發上,一忽兒就睡熟。每次都有亂夢。夢見穿著白裙子作客,吃葡萄吃得一裙是紫色汁液,忙著找地方洗……忽然來到一層襤褸的樓宇,一只只櫃子,櫃上都是考究白銅柄的小抽屜,一格一格,像中藥店那樣,打開來,又不見有什麼東西。嘴著念念不忘地呢喃,向陌生人細訴:「他那樣愛我,到底也沒有寫信來。」還是忘不了那些信。   醒來的時候,頭痛,眼睛澀,像剛自地獄回來,我的天,一切煩惱紛沓而來,我嘆口氣,早知如此,不如不醒。而且老媽已經上班去矣,連早午餐的下落都沒有。   我想結婚對她來說是好的,可以站在廚房削一整個上午的薯仔皮,夠健康。所有的女人都應該結婚,設法叫她們的丈夫去賺錢來養活她們。   老媽的日子過得很苦,一早嫁給父親這種浪蕩子,專精吃喝嫖賭,標準破落戶,借了錢去麗池跳舞,麗池改金舫的時候母親與他離婚,我大概才學會走路,我並未曾好好與他見過面,也沒有遺憾,我姓姜,母親也姓姜。父親姓什麼,對我不起影響。   真是很悲慘,我知道我有更重要的事去憂慮,譬如說:下學期的學費住宿與零用。   我不認為韓國泰先生還有興趣負擔我下年度的開銷。我們爭論的次數太多,我太看他不起,對他十分惡劣,現在不是沒有悔意的。   我的學費,我的頭開始疼。   電話鈴響,我接聽筒。   「詠麗?」洋人唸成Wing Li,古古怪怪,聲音倒很和善。   「詠麗不在。」我說。   停了一停。「妳是誰?」   「我?我是詠麗的女兒。」   「噢,嗨!」他很熱誠,「妳好嗎?劍橋高材生。」   「母親告訴你我是劍橋的?」我問。   「自然。」他說:「妳是妳母親的珍珠!啊,我是漢密頓。」   「你好,漢密頓先生。」我問:「你送我母親的鑽石,是不是很巨型?將來你待她,是否會很仁慈?」   「是,我會,珍珠,我會。」   「我的名字不是珍珠。」我嘆口氣,「你打到她公司去吧,請愛護她,謝謝。」我掛上電話。   我走到窗口站在那裡。香港著名的太陽曝曬下來。我們家的客廳緊對著別人的客廳,幾乎可以碰手。對面有個穿汗衫背心底褲的胖子,忽然看見了我,馬上「喀」的一聲拉下百葉簾,聲音是這麼清晰,嚇了我一跳。我身上也還穿著內衣,我沒拉簾子,他倒先拉下了,什麼意思?可能他在簾子縫那裡張望著。   我留在家中做什麼?我是回來度暑假的,我應該趕到淺水灣去曬太陽。   電話鈴再響,我又接聽,沒想到老媽的交遊竟然如此廣闊。但這一次那頭跟我說:「姜喜寶小姐。」   「我是。」我很驚異,「誰?」   「妳猜一猜。」   我的天。猜一猜。   我想問:伊莎莉白二世?愛麗斯谷巴 ? 忽然心中溫柔的牽動。很久之前,韓國泰離開倫敦到巴黎去度假,才去了三天,就叫先回來的妹妹打電話問我好。那小妹妹一開口也是「猜我是誰?」 我曾經被愛過。我想,是的。他們都愛過我,再短暫也是好的。他們愛過我。我的心飛到三千哩外。 電話那邊焦急起來,「喂?喂?」 「我是姜喜寶。」 「妳忘了?記性真壞,我是勗聰慧。」聰慧說:「昨天我們才分手。」是她,黃金女郎。 「妳好。」我說。實在沒想到她會真的打電話來,我又一次被感動,「妳好,聰慧,兩個心的人。」 「想請你吃飯。」她說:「有空嗎?出來好不好?家裡太靜太靜。」 「現在?」 「好不好?」她的懇求柔軟如孩童。 「當然!」我慷慨的說:「聰慧,為妳,什麼都可以。」 「我開車來接妳,我知道妳住哪裡,三十分鐘以後,在妳樓下見面,OK?一會兒見。」   看,有誠意請客的人應該如此大方,管接兼管送。   聰慧準時來到,揮著汗,開一輛黃黑開篷小黑豹跑車,使勁向我揮手。如果我是個男人,我早已經愛上她。

作者資料

亦舒

本名倪亦舒,生於上海,原籍浙江鎮海,華裔加拿大人,香港著名女作家,為知名科幻小說家倪匡之妹。代表作有《喜寶》、《我的前半生》、《流金歲月》等。 作品累積逾300本,持續寫作不輟50年,多部作品曾改編為電影或電視劇。 亦舒筆下的女性角色大部分自愛自強,特立獨行的姿態影響了許多中文讀者。

基本資料

作者:亦舒 出版社:高寶 書系:Retime 出版日期:2020-01-22 ISBN:9789863617846 城邦書號:A52A83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