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心靈勵志 > 心靈成長
海奧華預言:第九級星球的九日旅程‧奇幻不思議的真實見聞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花園職場展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近期最熱話題,你不能不知 /最熱作者

內容簡介

成書三十餘年、出版十五種語言,暢銷世界多國! 全新完整中文翻譯,全球華人期待! 這不是科幻小說 是地球人真實的外星遊記! 比外星電影還要驚奇的非比尋常之旅 超乎想像卻歷歷在目的平行時空體驗 一道神秘的天外之光 即將引領世人朝向心靈醒覺 作者米歇受到外星人「濤」的神秘邀請 去到比夢境還虛幻、卻真實存在的金色星球「海奧華」 他必須將此見聞如實記錄成書並廣為流傳 以幫助地球上的人類走向覺醒! 【解密大推薦】 台灣外星人研究所所長/生物科技專家 江晃榮博士 用科學證實靈界存在/台大電機系教授 李嗣涔博士 【內容介紹】 書中透過作者米歇受外星人「濤」之邀請、遊歷金色星球「海奧華」的親身見證,帶領我們俯瞰綜觀地球的古往今來,不僅揭露了地球史前文明、因果報應、生命輪迴、基督來歷、黃種人起源、地軸變遷、金字塔的來源和用途、地球上的第一個人、平行宇宙……等等的神秘面紗,更闡明我們雖然身處看似進步的科技文明時代,但這些科學技術卻沒有成為人類靈性提升的助力、反而促使人們耽溺於金錢系統和物質世界裡,從而缺少對生命的深度內省與靈性面向的發展,結果終將不可避免地走向末路……。 然而,如同「濤」告訴米歇的,這本書不是為了告訴我們什麼「答案」,也不僅僅是給我們一些啟示,更重要的是——擦亮我們的「心」、讓我們覺醒,去看看周圍發生了什麼! 書中的一切倘若不是作者真正身歷其境過,恐怕連他也會當成是夢境;但是誠如米歇所言,此書並非精心編排的科幻小說,而是他實實在在、眼見為憑的「遊記」,若能反覆閱讀至少三遍,那麼心誠之人必能從米歇所捎回的訊息中找到「真相」。 「相信還不夠,你需要知道。」 對細心的讀者來說 書中的每個句子都有可能為之打開嶄新世界!

目錄

推薦序一 宇宙文明真相大破譯/江晃榮 推薦序二 非凡的經歷,非凡的奇書/Samuel Chong 前言 第一章  神秘訪客:濤 第二章  原子級毀滅 第三章  地球第一人 第四章  金色的星球 第五章  適應新星球 第六章  七聖賢與氣場 第七章  姆大陸和復活節島 第八章  靈球探索之旅 第九章  我們所謂的文明 第十章  天外來客和諸多前世 第十一章 基督身世之謎 第十二章 奇旅途中遇奇人 第十三章 重返「家園」 後記 附錄 摯友眼中的米歇

內文試閱

  1神秘訪客:濤      突然間,我從睡夢中醒來,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我是真的醒了,精神得很,渾身警覺。天啊!現在幾點了?莉娜睡在旁邊、雙手握拳,就這樣睡著……。      我卻一點都不想再睡了,說不定現在已經是早上五點。我下了床,走到廚房看了看鐘。什麼!現在才淩晨十二點半!我好像還沒在這個時間醒來過。      我脫掉睡衣、換上襯衫和褲子—別問我為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我還不知道的是,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地走向了書桌,拿起紙筆開始寫字。我的手好像知道要寫什麼一樣,根本不受我控制。      「親愛的,我要出趟門,大約十天。你放心,我一定安全回來。」      我把紙條放在電話旁邊,開了門走到走廊。我繞過還擺著昨晚棋局的桌子(棋盤上的白色國王棋還留在被將死的地方),輕輕地推開了通往花園的門。      今晚的夜空異常明亮,但絕不是星星的緣故。我很自然地想了一下現在的月相,月亮應該快升起了吧。我生活在澳洲的東北部,這裡的夜晚向來明朗。      我下了台階、走向院子裡的露兜樹。要是在平常的這個時間,外面肯定是蟋蟀詠唱、蛙鳴不絕,就像一場熱鬧的音樂會,還能演奏個通宵。然而此刻卻是萬籟俱寂,不知道是怎麼了。      我往前走了幾步,突然間,藤樹變了顏色,屋子的牆壁、露兜樹也變了—周遭一切就好像突然籠罩在一片藍光之中。草坪在我腳下起伏,露兜樹扎根的地面也開始波動;藤樹忽然扭動起它的身軀,牆壁也好似一張白紙,在風②中搖擺。      我察覺到有些不對勁,於是準備回屋。就在此時,我發現自己的雙腳竟緩緩離開地面、身體開始上升。剛開始是慢慢升高,到了藤樹上方後開始加速,只見我腳下的房子變得越來越小……。      「怎麼回事?」我滿頭霧水,不由得驚叫起來。      「放心,一切尚好,米歇。」      聽到這個聲音,我確信自己是身處夢境了。眼前站著一個身材挺拔的人,「她」穿著連身服,戴著乾淨透明的頭盔,正用充滿善意的微笑注視著我。      「不,這不是夢。」她說。她竟然回答了我腦海中的疑問。      「話雖如此,」我回答,「但夢境不就是這樣嗎?結局都是從床上摔到地上,醒來的時候頭上還會腫個大包。」      她被我逗笑了。      「還有,」我接著說,「你跟我說的是法語、是我的母語。而我們現在明明在澳洲,我在這兒講的是英語!」      「我知道。」      「這一定是夢,而且還是荒唐離奇的夢。不然你怎麼會站在我家的地盤上?」 「我們不是在你家的地盤上面,而是在你家上空。」      「啊!這還真是個可怕的夢。你看,我說得沒錯吧。我捏一下自己證明給你看看!」我邊說邊捏了自己一下。「唉喲!」      她又笑了。「現在你信了吧,米歇?」      「倘若不是夢,為什麼我會坐在這石頭上?遠處那群打扮得像上個世紀的人,他們是做什麼的?」      微光依稀,如白霧濛濛。不遠處有一群人出現在我的視線中,有的在講話,有的在四處徘徊。      「那你呢?你究竟是誰?你的身高怎麼跟正常人不一樣?」      「我的身高是正常的,米歇。在我的星球,這就是正常身高。這些事情你慢慢都將領會,別急,我的朋友。我們算是朋友了吧?希望你不會介意我這麼稱呼你。即便現在不是,很快地我們也能成為朋友。」      眼前的她,就這麼微笑著,臉上流動著智慧之光,周身散發著善意美好的氣息。這樣輕鬆自然的相處,我從未有過。      「當然沒問題,你想怎麼稱呼我都行。那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濤。但首先我們要確認一點,你不是在做夢。這從頭到尾都不是夢,而是一趟非同尋常的旅行。之後我會告訴你,為什麼我們選擇的是你。能踏上這趟旅程的地球人不多,近幾年更是少之又少。      「我們,也就是你和我,正身處於地球的平行宇宙。為了把你帶進來,包括我們自己,需要使用一種『時空鎖』。      「此刻,時間在你身上靜止。你可以在這裡待上二十年、甚至五十年,我說的是地球上的時間。等你返回地球時,你會像未曾離開過一樣,你的身體也不會發生任何改變。」      「那這裡的人都在做什麼?」      「他們就是存在於此。慢慢地你將知道,這裡的人口密度非常低。時間永遠定格,只有自殺或意外事故才會造成死亡。這裡不僅有男人和女人,還有按照地球時間算來年齡有三、五萬甚至更多歲數的動物。」      「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他們怎麼來的?在哪出生呢?」      「他們來自地球……。他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純屬意外。」      「意外?什麼意思?」      「說來簡單。你聽過百慕達三角洲嗎?」      我點了點頭。      「其實很好理解,在百慕達三角洲,還有其他一些鮮為人知的地方,這些平行宇宙和你的宇宙發生交叉,於是中間自然出現了一個天然的時空扭曲。      「無論是人類、動物或是物體,只要在這樣的時空扭曲附近就會被吸進去,所以才會發生一些離奇事件,比如整個船隊在幾秒內消失。有時候,某個人或某些人可能會在幾小時、幾天或者幾年後回到你們的世界。然而,還是再也回不去的居多。      「就算有人真的回去了,說起自己的經歷時也沒幾個人相信—要是他還堅持自己的說辭,便很有可能會被當成瘋子。所以,通常這個人什麼都不會講,因為他知道他的見聞在別人看來有多麼荒唐可笑。有些人回去後可能會失憶,就算恢復了一些記憶,也與平行宇宙發生的事情無關,真相仍被雪藏。      「其實,」濤接著說,「在北美有個典型的落入平行時空的案例。有個年輕人去離家幾百公尺的井裡打水,竟然中途憑空消失;過了一小時後,他的家人和朋友開始尋找他。由於剛下了一場大雪,地上有二十公分深的積雪,要找到那位年輕人應該是很容易的,跟著他的腳印就可以了。但是,沿著蹤跡走到雪地中央時,腳印卻消失了。      「四周並無樹木,也沒有能跳上去的石頭,沒有任何異樣,但腳印就是消失了。有的人說他是被太空船帶走了,但這絕對不可能,等等你就能明白為什麼。這可憐的小夥子實際上就是被平行時空吸走了。」      「我記得,」我說。「我還真聽說過此事,不過,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以後你就會知道的。」她的回答充滿神秘。      我還來不及思考,眼前就突然出現了一群人。這群人外表相當怪異,我甚至再度懷疑自己是在夢中。他們大約有十幾個人,其中一個看上去像是女人,從距離我們一百公尺的石頭堆後面走出來。這些人就如史前書冊中記載的那樣,實在奇怪。他們邁著大猩猩一樣的步伐,手舞巨杖(憑現代人的力氣可能根本提不起來的木杖)。這些奇醜無比的生物朝我們迎面撲來,發出野獸般的嚎叫。我下意識地後退一步,但濤卻告訴我不用害怕,讓我待在原地。她把手放在腰帶的扣子上,轉而面向這群人。      我只聽見「哢嗒哢嗒」幾聲,看上去最兇猛的五個人就倒在了地上,一動也不動。剩下的人則馬上停了腳步,開始哀叫起來,撲倒在我們面前。      我又看了看濤。她像雕塑一樣紋絲不動、一臉淡定,並將目光鎖定在這些人身上,好像在施展催眠術。我後來才知道,她當時是透過心靈感應向其中的那位女性傳達訊息。只見那個女人突然起身、從喉嚨裡發出了什麼聲音,看樣子她是在向其他人發號施令,於是那群人開始挪動並揹起倒下那五人的屍體,朝之前出現的石堆走去。      「他們在做什麼?」我問濤。      「他們要把死去的人們用石頭埋起來。」      「是你殺了他們?」      「我別無選擇。」      「你的意思是?我們剛才真的有生命危險嗎?」      「當然。這群人已經在這兒停留了一萬或一萬五千年,具體的時間無從知曉。我們沒時間考證此事,何況這也無關緊要。盡管如此,你倒是可以更好地理解我剛才跟你說過的事:這些人是在某個時間陷入此地,之後就一直被困在這個世界。」      「太可怕了!」      「確實。但這是自然規律,也是宇宙法則。而且,他們很危險,因為相比人類,他們的行為更像是野獸。他們無法和我們對話,也無法和生活在這個平行宇宙的大部分人對話。因為他們不懂得交流;而且,他們比別人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在剛才的千鈞一髮之際,如果要說我對他們做了什麼,那就是我只是幫了他們一個忙,讓他們從此解脫。」      「解脫?」      「不要這麼吃驚,米歇。你應該很清楚我是什麼意思。      「他們本來被困在這副身軀,現在終於得以解脫,跟所有生命一樣依自然過程繼續他們的輪迴。」      「如果我理解得沒錯,這個平行宇宙簡直就是個詛咒—跟地獄或者煉獄什麼的差不多。」      「真不知道你還信宗教!」      「我打這個比方只是為了告訴你我在努力理解你說的話。」我一邊回答,一邊好奇她是怎麼知道我信不信宗教。      「我知道,米歇,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你把這兒當成某種煉獄也說得通,不過這當然是非常意外的情況。實際上,這是自然界的幾個意外之一。白化症是意外,有四瓣葉子的幸運草是意外,你的闌尾也是個意外—醫生們到現在還想不透闌尾在人體中究竟有什麼作用(答案是,沒有任何用處)。通常,自然界中任何事物都有著明確的存在原因,所以我才說闌尾也是自然界的『意外』。      「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身體和精神上都不會感覺到痛苦。比如說我打了你一下,你不會感覺到痛。但如果力道夠大,雖然不會痛,但仍然可以致死。你可能很難理解,但事實就是如此。只不過這裡的人根本不知道是這麼回事。幸運的是,他們會有自殺的念頭,只可惜,在這裡連自殺都不是解脫之法。」      「那他們吃什麼?」      「他們不吃不喝,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饑或渴。記住,在這裡時間是靜止的,就連屍體都不會腐爛。」      「這也太可怕了!這麼說,殺了他們應該算是能幫他們最大的忙了!」      「你說到了重點。實際上,這是兩種解決方法之一。」      「另一種是什麼?」      「送他們回到原來的地方,但這麼做通常會導致很大的問題。因為我們能夠使用時空扭曲,所以我們可以把很多人送回到你們的世界去,這樣對他們也是一種解脫③。但你肯定也能想到,如果真的送他們回去,這些人會面臨多少問題。我跟你說過,這些人在這裡已有成千上萬年。他們已經離開原來的世界如此之久,如果真能回去,你覺得會發生什麼事?」      「可能會瘋掉吧!畢竟,他們沒有什麼可做的。」見我認同,她笑了。      「米歇,你確實是我們要找的務實的人,但是別草率定論—你還有很多東西要看呢。」      她稍稍前傾,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當時我還不知道,濤其實有兩公尺九十公分高,這可不是一般人的身高。      「就我親眼所見,我知道我們選對了人。你頭腦敏銳,不過出於兩點,我現在還不能把一切都解釋給你聽。」      「哪兩點?」      「首先,現在解釋還為時尚早。我的意思是,有些時候,我需要先給你做適當說明才能往下進行。」      「瞭解。第二點是?」      「第二點就是,有人在等著我們。我們得走了。」      她輕輕地把我轉過身、我順著她的目光往前看,眼前的景象讓我目瞪口呆。距離我們一百公尺左右的地方,有一個散發著藍色光圈的巨大球體。後來我才知道那球體的直徑有七十公尺。巨球外圈的光微微閃爍,有點像夏日裡被烈日照亮的沙漠,從遠處看彷彿一團縹緲的熱氣。      閃爍微光的巨球高出地面約十公尺,沒有窗戶、沒有開口、沒有梯子,外表像蛋殼一樣光亮圓滑。      濤示意我跟著她,我們就一起往巨球裡走去。那場景我記憶猶新。走向巨球的短暫片刻中,我激動不已,任由思想漫無邊際的馳騁。我腦海裡閃過一連串的畫面,像是被人按下了快轉鍵的電影—眼前浮現的是我為家人描述此次冒險之旅的情景,還看到了我在報紙上讀到關於UFO的文章。      我還記得當時,一想到深愛的家人,內心一股悲傷翻湧;自己像被困在陷阱裡一樣,說不定與他們再也無緣相見……。      「不要怕,米歇,」濤說,「相信我,你很快就會健健康康地與家人重聚。」      當時我一定是吃驚到嘴巴張得很大,要不然濤也不會笑得那麼悅耳,她的笑聲在地球上很難聽到。這是她第二次讀懂我的心思—第一次我還覺得是巧合,但這次可以確定無疑了。      到了離巨球很近的地方,濤把我擺在她對面,我們距離一公尺遠。      「任何情況下,都不要碰我,米歇,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碰我。我說的是任何情況下,明白嗎?」      她的命令如此正式,搞得我突然不知所措。不過我還是點了點頭。      之前我就注意到,她的左胸上別了一個胸章。現在,她把一隻手放在胸章上,另一隻手握住了從腰帶上解下來的一個像大圓珠筆的裝置。      她把「圓珠筆」舉過頭頂、指著巨球的方向,當時我應該是看到它發出了一束綠色的光,但具體我也不確定。她又用「圓珠筆」指著我,另一隻手還是按在胸章上,我們輕輕鬆鬆就飄了起來,朝著巨球的外壁移動。眼看就要撞上的時候,巨球外壁的一部分突然凹陷,就像大氣缸中間的活塞—一個高約三公尺的橢圓形入口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和濤在太空船的內部安全著陸。她鬆開胸章,把「圓珠筆」別回到腰帶上。從她熟練的手法可以看出,這應該是她的習慣動作。      「來吧,現在我們可以接觸對方了。」她說。      她又把手放到我的肩上,帶著我走向一束小藍光。這光極強,我幾乎睜不開眼,我在地球上從沒見過這樣的光。當我們要走到光束下面的時候,牆突然就「讓我們通過」了—我只能這麼描述。要是真的按照這位嚮導帶領的路線走下去,我敢肯定,我的頭上絕對會撞出個圓滾滾的大包,但是我們竟是穿牆而過—像幽靈一樣!看到我滿臉震驚,濤開心地笑了。濤的笑讓我至今記憶深刻,那是一種令人心曠神怡、讓人如沐春風的笑,滿心緊張的我頓時放鬆了下來。      我以前經常跟朋友談到「飛碟」,而且我相信它們真的存在—但當你親眼看到飛碟的時候,又會充滿疑惑,腦袋都要被問號擠爆。當然,我是由衷感到高興。從濤對我的態度來看,我覺得沒什麼好怕的。但是,這裡不只她一個人,我不知道其他人會是什麼樣子。雖然我十分著迷於這場奇幻旅程,但仍隱隱擔心自己與家人永無團聚之日。幾分鐘之前我還在自家的花園裡,此刻他們卻離我有十萬八千里遠。      我們在地面上「滑行」,穿過了一條隧道般的走廊,來到了一個小房間裡。房間的牆壁是耀眼的黃色,亮得我根本睜不開眼睛。牆壁連成了拱頂,我覺得自己就像被裝在一個倒扣的大碗裡。      濤為我戴上頭盔。頭盔是透明的,但當我試著睜開一隻眼睛時,發現光線不再那麼刺眼了。      「你還好嗎?」濤問。      「好多了,謝謝。但是你怎麼受得了那光線?」      「那不是光。它只是房間牆壁現在的顏色。」      「為什麼說是『現在』?你是帶我來重新油漆牆壁的嗎?」我開玩笑地說。      「牆壁沒有油漆。米歇,你看到的是振動。你仍認為自己還在地球的世界,但別忘了,你早已離開了地球。你現在是在我們的超遠距太空船上,飛行速度高出光速很多倍。我們馬上就要起飛了,請躺在這張床上……。」      房間中央有兩個箱子—其實更像是兩個沒有蓋子的棺材,我躺進其中之一,濤躺進了另一個。她講著陌生的語言,雖然我聽不懂,但很悅耳。我想要把自己抬高一點,卻發現動不了,好像自己被什麼看不見的力量牢牢綁住了。牆壁的黃色慢慢變淡,取而代之的是同樣鮮亮的藍色。看來,牆又被人油漆了一遍……。      房間的三分之一突然變暗,我看到了像星星一般閃爍的點點光亮。      黑暗中傳來濤清晰的聲音。「米歇,這些是星星。我們已經離開了地球的平行世界,馬上會離你的星球越來越遠。我要帶你去我的星球。我們知道你會對這次旅行非常好奇,但是為了你著想,我們還是要慢慢啟程。      「現在可以看你面前的螢幕。」      「地球在哪?」      「我們還看不到,因為我們在地球的正上方,大約一萬公尺左右的高空……。」      我突然聽見一個聲音,講的似乎是濤剛才說的語言。濤簡單回答了幾句,然後就用法語跟我對話(標準的法語,而且是一種比正常語氣更悅耳的腔調),她在歡迎我登上太空船。這種歡迎詞和航空公司的「歡迎您搭乘本航班」基本類似,我記得當時我還覺得很有趣,彷彿忘記我所處的環境有多麼非比尋常。      就在同時,我感覺到空氣的流動,涼絲絲的,好像開了冷氣。光影的變化加速,螢幕上又出現了應該只能是太陽的東西。起初我們好像掠過了地球的邊緣,更準確的說是南美(我也是後來才得知)。我又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美洲一點點地縮小,因為陽光還沒有照到澳洲,所以還看不見。現在地球的輪廓已經清晰可見,我們好像繞了一圈,到了北極上方。我們就在這裡改變了航向,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離開地球。      可憐的地球變成像籃球的大小,然後像桌球一樣小,最終消失—在螢幕上難以分辨。眼前布滿太空的深邃之藍,我轉頭望向濤,期待著更詳細的解答。      「喜歡嗎?」      「很美,但是太快了。真的可以這麼高速的飛行嗎?」      「這不算什麼,我親愛的朋友。我們『起飛』得很慢,現在才開始全速飛行。」      「究竟飛得多快?」我還是插了一句。      「高出光速許多倍。」      「光速的許多倍?到底多少倍?真不敢相信!光障(1)怎麼辦?」      「我理解,這對你來說很不可思議。你們的專家也不會相信,但這就是事實。」      「你說是光速的很多倍,究竟有多少倍?」      「米歇,在這趟旅行中,很多事情我們是有意透露給你—很多事情。但還是會有一些細節是你不能知道的,比如太空船的具體飛行速度。我很抱歉,因為我知道不滿足你所有的好奇會讓你感到失望,但是你能看到和瞭解到的新鮮事物還有很多,所以當有些事不讓你知道時,也希望你不要介意。」      她這樣說,就意味著這個話題結束了。我也不再堅持,否則我就顯得太沒禮貌了。      「看!」她對我說。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彩色的圓點,圓點在快速增大。      「這是什麼?」      「土星。」      親愛的讀者們,如果我沒能如您所願地給出詳細的描述,敬請理解,因為我還沒有完全恢復所有的感覺。在如此短的時間裡一下子有如此豐富的經歷,我多少會有點「回不過神」。      我們距離土星越來越近,它在螢幕上也越來越大。土星的顏色真的很美,我在地球上見過的任何顏色都無法與之比擬。紅、橙、黃、綠、藍—每種顏色之中又充滿無數個有細微色差的色調,這些顏色時而匯聚、時而分離,忽強忽弱,形成了最著名的土星光環,將這些美妙的色彩牢牢鎖住。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壯麗的景色,像一幅畫卷在我們的螢幕上展開,越來越大。 我發現自己不再受到力場的束縛,想要摘下我的頭盔,細細欣賞這些色彩。但是濤示意我不要動。      「它的衛星在哪兒?」我問。      「你可以在螢幕右方看到兩個衛星,基本上是並排出現。」      「我們離它們有多遠?」      「應該是六百萬公里或者更遠。當然,駕駛艙裡的人肯定知道精確的資料,不過為了給你一個更準確的估計,我需要知道我們的『鏡頭』是不是等比縮放的。」      土星忽然從螢幕左邊消失了,螢幕上又充滿了太空的「顏色」。      我敢肯定,我此刻的興奮感前所未有。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親身體驗一場驚奇之旅—可是為什麼是我呢?我從沒奢望過這些,也從沒想過有體驗這種旅行的可能。誰又敢想呢?      編按:○為原註;●為繁中編註。      ①本章的原標題為「劫持」。作者授意本書所有翻譯版本作此改動。(此為原文版編輯自2000年於原文電子版起的修改)      ②作者在一次公共演講中於此使用了「熱氣」這個詞。      ③原文為「送去」。(此為原文版編輯自2000年於原文電子版起的修改)      (1)光障:即物體的運動速度永遠也不能達到光速,只能無限接近於光速。 (參考:https://twgreatdaily.com/8gas6GwBJleJMoPMUXQW.html)

延伸內容

【推薦序】宇宙文明真相大破譯
◎文/生化博士 江晃榮(台灣外星人研究鼻祖、台灣外星人研究所所長)      近代飛碟及外星人研究始自一九四七年羅滋威爾飛碟墜毀事件,而七十多年來自稱曾與外星人接觸過,甚至到過外星球帶回資訊的人非常多,全球各地都有、台灣也有,我也曾調查探討過。但其中真假誰也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證據來。      地球上有很多至今實證科學仍無法解釋的現象—遍及全球的巨石文明誰建造的、目的何在?還有像是符合天文及數學原則的金字塔、智利外海復活節島上的摩艾石像、英國巨石陣及秘魯的那玆卡線與圖案等等;以及那些不該存在卻出土的古文明物品,也就是「歐帕茲」(out-of-place artifact,簡稱OOPArt),例如:考古出土的滑翔機、飛機模型、計算機、水晶頭骨、伊卡黑石、人騎恐龍玩偶、有子彈孔的牛頭骨等等,這些物品的存在都已超過一萬年以上,然而當年並無現代科技,無法清楚說明歐帕茲現象(在不尋常或不可能的位置或時間發現古物)。      再者,瑪雅人突然集體失蹤之謎以及人類來自何方?真如宗教所說的嗎?佛經說法之一是人來自光音天,那麼光音天在何處?《聖經》說神以泥土造人、上帝造萬物,那麼為何宗教經典上所描述的種種卻有著幾萬年後的超高科技呢?      由於現今科學有其局限性,因此有太多難以解釋的現象。再舉兩個例子,一是火星衛星的發現。火星的兩顆小衛星是在十九世紀的七○年代發現的,可是在此的一百五十年前,英國諷刺作家喬納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在其以筆名執筆之小說《格列佛遊記》當中即描述「書中主角除了到過大、小人國之外,也到過一個叫做拉普塔的國度,當地天文學家告訴他說,火星有兩顆衛星,與火星的距離分別是火星半徑的三倍及五倍,繞火星公轉的週期是十小時及二十一個半小時。」而近代科學所發現的火星衛星與火星的距離分別是火星半徑的二點八倍及六點九倍,繞火星公轉的週期是七點六五小時及三十點三小時。這兩者數值差異很小,科幻小說家又是如何比科學家早一百多年得知這些數據?學院派科學家為何不用現代科學理論做出合理解釋呢?      其二是原子不生不滅論。在正常情況下原子似乎是不生不滅的。在近代家畜的飼養技術化之前,牛是吃草喝水的;草的主成分是碳水化合物,所以進入牛體內的元素是以碳、氫及氧為主,但牛肉及牛乳中卻是含氮量高的蛋白質,然而牛不可能將空氣、氮氣行固氮作用,那麼氮原子是如何無中生有的呢?      演化理論影響了一百多年以來的生物學。以其理論而言,在地球生成後的二十到三十億年期間都是單細胞低等生物;而近來所謂「寒武紀大爆發」的發現,卻顯示出在不到幾百萬年間(等於一夕間)突然出現了許多高等生物,這似乎違背了演化理論。科學家認為人類的出現不過百萬年,但恐龍滅絕是在六千五百萬年前,人類與恐龍可能同時並存嗎?      因此自稱到過外星球並得到外星資訊的人均應將這些疑點說清楚。這些人並非說謊,而是應該有如瞎子摸象般無法一人代表全部。所以,我所知最具完整性、也最可信的就是米歇.戴斯馬克特(Michel Desmarquet)的《海奧華預言》了!      此書在一九九三年出版英文版時,我就已購買。當時我曾努力要譯成中文出版,可惜未能如願;一九九七年日文版上市,書名為《超巨大「宇宙文明」の真相―進化最高「カテゴリー9」の惑星から持ち帰ったかつてなき精緻な「外宇宙情報」》,成為當時暢銷書,筆者也有一本。      本書有別於其他宣稱有來自外星資訊的書,不僅解開許多古文明之謎,更合理地解釋宗教經典中無法理喻的現象。古文明解謎包括:姆大陸、亞特蘭提斯科技文明、地球陸地海洋變遷、復活節島之謎、金字塔與古埃及的關聯、外星科技人體飄浮空中、輪迥轉世等地球人眼中的超能力現象等等。      「人從那裡來」一直是科學、哲學與宗教探討的課題,《聖經》中描述了許多二十世紀才有的試管嬰兒,對應了聖母的處女懷胎產下耶穌,而耶穌的復活就是目前生物科技複製技術的呈現,此外像是人種有不同膚色及在地球上的分布等,本書皆有詳細說明。      有一件與我有關的有趣話題必需在此分享。在本書出版前的一九六○年代,我就曾到過日本青森縣的耶穌基督墳墓。許多證據顯示耶穌住過日本,而釘在十字架上的並非他本人;我便在台灣某一雜誌發表過此一研究,當時正反意見的人均有,基督教徒的反彈最激烈。直到後來本書英文版上市也有很大篇幅談及此事件,才終於壓低了反彈者的聲浪。      對於《聖經》中著名神蹟「摩西分紅海」,很多人試著以現代科技去解讀,然而在本書中另有來自第九級行星「海奧華」的訊息。又,《聖經》出埃及記第十六章出現的嗎哪(mennu,古埃及文,意思是食物),本書中也有多處提及。因我的專長是生物技術,推斷嗎哪應該就是螺旋藻(藍藻),是太空糧食,書中也有詳細描述。      本書英文版出版至今將近三十年,全球十五種不同語言譯本均是暢銷書。今聞橡樹林出版社亦將出版繁體字中文版,感到非常高興,因這是我二十五前的夢想,終於實現,也感謝本書原文版編輯對出版此書的用心。      總之,這是一本值得珍藏、一讀再讀的好書,故樂為之序。   
【審校者序】非凡的經歷,非凡的奇書
◎文/Samuel Chong      靈性的知識與心靈的覺醒      知識就是力量。有了靈性知識,人們就可能會體驗到心靈層面上的覺醒。      在我小時候,一直夢想能透過某種獨特的方式,甚至是快捷的方式來獲取知識。我認為地球上的科學進步得太慢了,不能滿足我當時探索宇宙的目標。所以,我就想,既然外星人曾經拜訪過我們,而他們擁有比我們更先進的技術和文明,我們為什麼不從外星人那裡獲得知識和技術呢?      在二○一四年末,我偶然發現了一本名為《海奧華預言》的書,作者是米歇.戴斯馬克特。出於對作者遭遇的好奇,我立刻從圖書館借到此書,翻開後愛不釋手,因為我知道這本書記錄了作者真實的經歷,而書中訊息也在我心裡產生共鳴,並且解答了我從小到大老是得不到滿意答案的問題,包括但不限於以下:      .為什麼有些有特異功能的人可以物化某些物件?      . 為什麼通靈的人能夠看到「靈」並與它們溝通,同時可以獲取一些除了當事人以外沒有他人知道的訊息?      . 埃及金字塔是如何建造的?用途為何?      . 為什麼在百慕達三角有如此多的船隻和飛機離奇失蹤?平行宇宙是真的嗎?      . 復活節島的雕像是如何建造的?為了誰而建造的呢?      . 真的有鬼嗎?轉世輪迴和瀕死經歷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 未來會發生什麼?我們能回到過去,看看我們過去的世界嗎?真的有轉世嗎?      . 有些人有超感知能力或通靈能力。我們如何開發此類能力?      . 過去地球人與外星人的經歷或互動是什麼樣子的?      . 耶穌基督是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他在三十歲左右突然能夠顯示神蹟,而在他年輕的時候卻沒有這樣的文獻記錄?      . 月球來自哪裡?恐龍是如何滅絕的?      . 做錯事的人真的會進地獄嗎?世界上有這麼多因宗教而導致的衝突,難道不應該有一種普世的信仰,或者真正反映真理的靈性知識嗎?      整本書的內容合情合理,但其中亦包含非常前衛的知識。也許這本書最重要的主題是人生的意義—人以肉體形式存在,唯求精神發展之目的。許多透過催眠進行前世回溯的案例也間接證明如此。此外,這本書告訴我們,沒有精神知識的物質技術正導致全球性災難的發生。因此,我們的科學技術應該協助精神發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在貨幣體系和物質世界中限制和奴役人們,因為貨幣體系和物質世界都是暫時性的。      事實上,因為我對此書如此著迷,我決定拜訪作者米歇.戴斯馬克特以了解書中未寫入的內容。對我來講,此書的真實性是不容置疑的。我希望拜訪作者的原因是由於作者在後記中提到他和濤(擁有高度文明的外星人)「還有許多並未寫入書中的其他對話」,並且「還了解到比書中內容更不可思議的事情」,但他不被允許討論那些內容,「因為我們還遠遠不能理解」。這「許多並未寫入書中的其他對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決定在見到作者後刨根問底,尋個究竟。      通過在網路上搜索,我找到了Tom Chalko的網站(https://www.thiaoouba.com/),他在網站上發表了對本書的分析和想法。但是,當我發信給他後,他並沒有告訴我作者當時的所在城市。然而我並不死心,做了進一步的搜索,發現了幾位訪問過越南並偶然遇到作者的遊客的網站。我聯絡了他們,但他們拒絕向我提供作者的確切位置,因為據他們說,作者並不想透露他的具體位置。因此,我決定碰碰運氣,先去作者所在的城市,到了之後再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他。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重大的決定,因為我自己是一個節儉、甚至可以說是吝嗇的人。除非必要,我絕不會支付無意義的機票及旅行相關費用。此外,在不知道作者確切位置的情況下就前往作者所在的城市,意味著我的整個行程可能會是空手而歸的。然而,我十分堅定,認為此事意義重大,所以我訂了航班,帶著先前所提遊客張貼在網站上的作者的平房旅館照片,並於二○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抵達了作者所在城市。      作者所在城市位於越南一座非常特別的島嶼,也是越南唯一一個遊客不需要簽證就可以旅遊的地方。飛機落地後,我向計程車司機出示了以前見過作者的遊客在網站上所提及之作者與他人下棋的酒店地址,還有作者平房的照片。幸運的是,在第二次嘗試時,我就抵達了作者經營的平房旅館。我興奮不已,非常期待與這本書的作者見面,這位有如此非凡經歷的人。      我付了在作者平房旅館居住幾天的房費,隨後等待作者的到來。我被告知他正在午睡。經過幾個小時的等候,米歇出現了,他似乎有些生氣,因為我閱讀了他的書後找到了他。然後我問了他一些有關此書內容的問題,他顯得很不耐煩,要我重讀這本書。他還說我問的問題並不重要。我決定晚餐時嘗試讓他告訴我書中沒有寫的內容。      到了晚餐時,當我問到可否請他告知書中沒有寫的內容時,他十分堅定地告訴我:「不能!」我再次提出請求,他再次堅定地回答了:「不能!」我之後最後一次嘗試,他還是告訴我:「不能!」我非常失望,決定等他心情好的時候再試一次,並利用這段時間享受我在那裡的時光。      米歇非常喜歡下國際象棋。他棋技高超,贏了我好幾盤。在下棋的時候,我曾試圖偷偷地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問了他幾個問題,但他仍然沒有提到任何關於書中沒有寫的內容。在之後的一次晚餐上,他驚訝地告訴我,濤曾告訴他我要去拜訪他。我再次向他確認,他證實了這一點。但在當我試圖讓他進一步解釋時,他拒絕了。隨後,他將主題轉向了想與我分享的一些話題,包括他得知飛行員不被允許飛越埃及大金字塔的事情,因為這樣會破壞飛機上的儀器設備等等。他還講了很多笑話。總的來說,我與他在一起十分開心,而且我也認識了他的侄女兼助手利利(Lyly),他稱讚利利特別聰明,有十分敏銳的思維。      就在我即將離開之前,米歇給我看了一份合約,是他與中國某家出版社簽訂的。那家出版社向他支付了版稅,以取得在中國出版此書的版權。米歇告訴我,在他收到款項後,這家出版社再也沒有與他聯絡過,好像失蹤了一樣。我把合約拍了照,答應他嘗試聯絡交涉,並跟進此書在中國的出版事宜。      爾後,我通過利利與米歇保持聯絡,讓他們了解該書後續在中國出版的進展情況。在二○一七年三月五日,我欣慰地收到來自米歇的電子郵件。內容如下:      親愛的Samuel:      重大新聞。濤通過心靈感應與我溝通,我不知道她怎麼知道你為我的書在中國做了什麼。她很高興,並授權可以向你揭示書中沒有寫的重要信息之一。如果你還記得,她是禁止我向任何人透露的。她說,如果你能成功的將《海奧華預言》在中國出版,那麼當你來拜訪我時,我會告訴你這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我很驚訝,完全震驚了!想必你應該會感到滿意。收到請確認。謝謝。      致上我最誠摯的問候和感謝。      米歇      收到這封電子郵件後,我感到非常高興和驚訝,立即對他作出了積極回應,並更加努力地推動本書在中國出版。與此同時,我告訴妻子我可能會再去拜訪米歇,但她堅決反對,說我已經用盡了一次機會與米歇見面,把她和孩子留在家裡,而且我已經答應她不會再這樣做了。我試圖解釋原因,但她仍然反對。所以,我只能背著她偷偷前往。      機會終於在二○一八年三月來臨了。我邀請了朋友與我一起拜訪米歇。在我第二次與米歇見面的時候,他精神很好,還講了很多笑話給我們聽,解讀了我們的氣場,講述了他的人生經歷。      我們所愛之人的離去      作者米歇於二○一八年七月九日在越南過世。在他去世前,他仍表示渴望再次與濤接觸並離開這個世界。他對我說,「我必須不斷地講笑話。否則,地球上的世界將會令我太沮喪了。」他的逝世對他本人來說是一種解脫,但他也留下了許多我們未能得到答案的問題。然而,此書為我們指引了一個方向,以便我們可以進一步探討一些我們可能感興趣的話題。對於細心的讀者來說,本書中的每個句子都有可能為其打開一個全新的世界。      而今,我正在承擔著一個巨大的責任,就是盡快讓盡可能多的人閱讀此書,尤其是年輕人。為了達到此目的,我通過華頌基金會設立了一個名為「美好世界」讀書進步的獎學金(請訪問https://www.chinasona.org/scholarship.html)。如果您喜歡此書,請幫忙宣傳,以讓更多的人了解到這本書或獎學金。

作者資料

米歇.戴斯馬克特(Michel Desmarquet)

米歇一九三一年時出生於法國的諾曼地,高中畢業即加入法國軍隊,在當時的法屬赤道非洲度過了八年時光。米歇退伍後,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從非洲的人工林管理及園藝到在法國的各種銷售行業都有。  一九七二年時,米歇移居澳洲的凱恩斯,擁有了自己的房產,也就是在那兒,他與外星人有了聯繫。米歇在澳洲生活二十九年後,開始周遊五大洲,最終在亞洲定居,生活在閑適靜謐、靠近大自然的海邊,安享晚年。而直到二0一八年生命的最後一刻,米歇仍渴望再次收到來自「濤」的心靈感應訊息。

基本資料

作者:米歇.戴斯馬克特(Michel Desmarquet) 譯者:張嘉怡Samuel Chong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眾生系列 出版日期:2020-01-15 ISBN:9789869854825 城邦書號:JP016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