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大漢光武 卷一 少年遊 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大漢光武 卷一 少年遊 下

  • 作者:酒徒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1-02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85折 323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內容簡介

漢代不朽帝王傳奇 大漢光武 2018年首屆梁羽生文學獎 百萬獎金得獎作品 影視版權千萬售出 2017年茅盾網路文學新人獎得主 阿里巴巴文學網、網易國風文學網、愛奇藝文學網 三大網站現任駐站作家 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 出東門,不顧歸。入門,悵欲悲。 盎中無斗米儲,還視架上無懸衣。拔劍東門去,舍中兒母牽衣啼: 他家但願富貴,賤妾與君共哺糜。 〈東門行〉 劉秀等人在趕赴長安途中受到陰家牽連,因而得罪同在太學求學的長安四虎等王氏皇族,費盡千辛萬苦後終於得以成功拜師進入太學就讀,但自此便在太學內遭到王氏一族連綿不絕明爭暗鬥的各種攻擊。 而此時的新朝為掩飾政局的紛亂與民不聊生的現狀只有藉著復古改制付與人們更多夢想與期盼,然而政局民心已然生變。王莽為了鞏固政權設法讓其長女前朝的皇后黃皇室主再度下嫁,卻讓她陰錯陽差再度與劉秀相遇,並交付劉秀一項秘密任務…..。 得獎記錄 2018年首屆梁羽生文學獎 百萬獎金得獎作品

內文試閱

  無論心中到底有多不捨,兄弟叔侄終究還是要灑淚而別。隨即一連好幾日,劉秀和鄧奉兩個,心情都非常鬱鬱,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好在很快太學就正式開學,各位老師對學生的要求都頗爲嚴格,二人的注意力,才從別離之苦轉移到了讀書求知的樂趣當中,心情隨之也是一天比一天開朗。   大新朝的太學繼承漢制,主要教授《詩》、《書》、《禮》、《易》、《春秋》五經,但是爲了讓學生將來能爲國家所用,一些並非儒家的典籍,如兵家的《三略》、《六韜》、《吳孫子兵法八十二篇九圖》、《齊孫子八十九篇》 等,也在傳授範圍之內。甚至連《周髀算經》、《九章算術》、《漢律》、《法經》 等雜學,都有老師專門開課講解。只是後面這些學問不屬歲末必考科目之內,所以重視並感興趣者不多而已。   劉秀、嚴光、朱祐、鄧奉四人在家鄉之時,就潛心向學,只是苦於各自家中都不算富裕,買不起太多的書,也請不到名師指點。如今忽然有了這麼多的名師可以免費當面求教,如此多的書籍可以白看白抄,豈不是個個都開心得如老鼠掉進了米缸裡頭?甭說對長安城中的花花世界頓時失去了興趣,甚至連身邊的時光流逝,都徹底失去了感覺。幾乎一轉眼,就到了冬天,隨即,便看到了天空中飛舞的雪花。   新野雖然位在長江之北,氣候卻比長安溫暖許多,往往接連數年,都看不到半點兒雪色。因此,四人都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特意在某天傍晚早放下了一會兒簡牘,相約到太學內著名的鳳巢山上,欣賞雪景。   大雪正在飄落,天地間茫茫一片。站在鳳巢山頂舉目四望,只見長安城內所有亭台樓閣頂部,都是一片素白。再也分不清哪處是司空司徒所住的雕梁畫棟,哪處是平民百姓所住的草舍茅屋。走在風雪裡的行人,一個個也變得影影綽綽,難分高矮胖瘦。彷彿瞬間全都成了孿生兄弟一般,誰也分不清他們之間的差別!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四人之間,以朱祐最爲多愁善感。看到飄飄雪落,很自然地就吟誦了一句《詩經》裡的名句。   「很不應景啊!」鄧奉素來喜歡打擊朱祐爲樂,見此人分明滿臉稚嫩,卻故意作出一副歷盡滄桑模樣,忍不住大聲奚落,「首先,你這廝最近像吹了氣兒般發胖,怎麼可看不出載渴載饑模樣。其次,心裡傷悲,要淌眼淚,我在你臉上卻只看到了鼻涕。第三,昔日咱們離開家時,樹葉子已經開始落了,哪裡來的楊柳依依?」   「這是對仗,對仗你懂不懂?」朱祐被他說得胖臉一紅,頓時全身上下的滄桑氣消失得無影無踪。跺跺腳,大聲回敬。「我最近發胖,並非吹了氣兒或者吃得多,而是憂國憂民,導致抑鬱成疾!」   「得,越說你越來勁了。你怎麼不說你的肚子裡,裝得全是憂患?」鄧奉才不信他的瞎話,搖搖頭,繼續大聲嘲笑。   「唉!」朱祐聽了,也懶得繼續爭辯,嘆了口氣,眼望西方,大聲又來了一句《黍離》:「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悠悠蒼天!此何人哉?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接連三問,聞之宛若杜鵑啼血。   劉秀和嚴光兩個,被他老氣橫秋模樣,逗得哈哈大笑。鄧奉卻愈發地不服,彎下腰,朝雪中狂吐唾沫,「呸,呸,呸!酸,酸死我了。顯擺你記性好是不?有本事,你把《詩經》裡關於雪的句子全抖落出來?」   「那有何難,你且聽著!」朱祐最近讀書進步神速,正愁找不到人誇獎自己。立刻找了半截樹樁跳了上去,一手背於身後,另外一隻手朝著鄧奉戟指,「雨雪瀌瀌,見晛曰消。莫肯下遺,式居婁驕。雨雪浮浮,見晛曰流。如蠻如髦,我是用憂。」   這幾句,出自《詩經‧角弓》,因爲全詩意境消沉,喜歡讀的人非常少。能像朱祐這般信手拈來者,更是寥寥無幾。當即,劉秀和嚴光兩個,就收起了笑容,朝著朱祐大挑拇指。鄧奉卻氣得「火冒三丈」,彎腰抓起一團團白雪朝著朱祐當胸砸去,「你才如蠻如髦,莫肯下遺,你才式居婁驕!」   軟綿綿的雪球,當然傷不到人。朱祐長袖輕甩,將雪球挨個掃飛。然後,跳下樹樁,倒背著手,緩緩向西而行,「北風其涼,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其虛其邪?既亟只且!北風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携手同歸。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這兩句,出自《國風‧邶風‧北風》,意境比上一首更爲消沉,因此更爲冷門。劉秀和嚴光二人還好,多少還能記得其出處。而鄧奉的眼睛裡,卻明顯露出了幾分茫然。「這又是什麼東西?怎麼聽起來如此晦氣!不玩了,不玩了,豬油,算你狠,你肚子裡裝的全是學問,行了吧!」   「匪我言耄,爾用憂謔。多將熇熇,不可救藥。」朱祐洋洋得意,用力揮了下長袖,大聲回應。   這幾句,就連劉秀和嚴光,都花了好幾個呼吸時間,才終於想起原文出自《詩經》裡頭更爲偏僻的《詩經‧大雅‧板》,更何況比二人差了不少的鄧奉?明知道朱祐在拐著彎占自己便宜,卻不得不拍著腦袋哀嘆,「你這頭豬,分明一副腦滿腸肥模樣,怎麼學東西如此之快?不光把劉師所教的《周禮》背下來一大半兒,居然把《詩經》也背得如此之熟?唉,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你光看到他吃得多,卻沒看到他每天幾點睡覺,幾點起床!」劉秀不滿鄧奉的「慫包」模樣,看了他一眼,大聲提醒。   「三更睡覺,五更起床讀書!三舅,你都跟我說過多少回了。可那種讀法,從早到晚昏昏沉沉,學習還有何樂趣可言?」鄧奉繼續用力拍打自家腦袋,做出一副痛不欲生模樣。   他平素雖然也非常用功,可比起朱祐來,就差得遠了。比起嚴光和劉秀兩個,也少下了三分力氣。作爲他的長輩,劉秀免不了偶爾會督促他一回。但二人年齡相差只有幾個月,劉秀的長輩威風根本擺不起來,所以每次說完,都會被鄧奉敷衍了事。   這一回,結果顯然與平素沒任何兩樣。劉秀被「氣」得直翻白眼兒,卻也拿鄧奉無可奈何。正搜腸刮肚,琢磨該以什麼方式,給鄧奉一點兒教訓嘗嘗,誰料剛一低頭,有一記暗器破空聲就直傳耳底。「嗖——」   「小心!」劉秀這些日子雖然一直在用功讀書,練武之事,卻因爲馬三娘的拳腳「督促」,也沒敢偷懶。聽到風聲不對,立刻順勢附身屈膝,同時嘴裡大聲示警。   一團白花花的冰球貼著他的後腦勺,疾飛而過,正中不遠處鄧奉的鼻梁。將正在做愁眉苦臉狀的鄧奉,打得鼻孔噴血,慘叫一聲,仰面朝天栽倒。      「哪個王八蛋拿冰塊砸人!」劉秀大怒,冒著滑倒的危險跳上一塊隆起的樹樁,瞪圓了眼睛四處尋找「凶手!」   「怎麼回事?哪個王八蛋亂丟冰塊?」走在前面的朱祐和嚴光也被嚇了一大跳,趕緊一步一滑地折返回來,合力扶起鄧奉,抓了積雪替他做冰敷。   北方年輕人在下雪時會打雪仗,這種習俗四人在離家前就聽說過。但是,打雪仗用的是鬆軟的雪團,就像先前鄧奉用來砸朱祐的那種,即便命中面部也頂多是涼一下而已,根本不可能將人打傷。而剛才砸在鄧奉鼻子上的,卻是一塊如假包換的堅冰。無論硬度還是份量,都比石頭不遜多讓!   回答三人的,是更多的冰塊。偷襲者彷彿早有預謀,一言不發,只管將收集來的冰塊朝三人頭上猛砸。饒是劉秀、嚴光和朱祐三個身手不錯,每人也又挨了好幾下,疼得深入骨髓。   這下,劉秀可真的被激怒了,一個箭步跳下樹樁,彎腰從雪地裡撿起對方先前擲過來的冰塊,狠狠丟還回去。不偏不倚,正中一名偷襲者的面門。   「啊!」偷襲者們沒想到劉秀丟冰塊的準頭這麼好,頓時士氣爲之一降。嚴光和朱祐兩個見狀,也毫不猶豫撿起冰塊,與劉秀一道朝偷襲者發起了反擊。轉眼間,三人就牢牢占據了上風,將對手砸得抱頭鼠竄而去。   「抓個活口,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誰如此無聊?」劉秀已經被砸出了真火,踩著積雪衝過去,盯住其中一名頭戴綠色風帽的偷襲者緊追不放。   那綠帽子看上去比劉秀高了半頭,身體卻虛得厲害,才跑出了十幾步,就一個踉蹌栽進在雪窩子裡,像隻狗熊般滾出了老遠。   劉秀也被閃了個趔趄,好在下盤功夫已經入門,才迅速穩住了身體。隨即一彎腰揪住綠帽偷襲者的脖領子,將此人直接從雪地上拎起:「你這狗賊,沒事兒幹不去朝著樹幹撒尿,爲何拿冰塊朝爺爺頭上丟?」   「誤會,誤會,這真的是誤會。我們商量好了傍晚時打雪仗,所以把你當成了另外一夥人!」那綠帽少年自知不是劉秀對手,趕緊陪著笑臉,大聲解釋。   打雪仗居然要用到預先準備好的冰塊!這簡直是侮辱劉秀的智力!然而,還沒等劉秀出言拆穿,鄧奉卻用一團雪捂著紅腫的鼻子走了過來,搖搖頭,甕聲甕氣地說道:「劉三兒,放他走吧,這人我認識,是我的同門師兄。剛才的事情應該是個誤會!」   「看,我說是誤會了吧!」那綠帽少年如蒙大赦,立刻掙脫了劉秀的掌控,然後裝模作樣朝鄧奉施禮:「小鄧,剛才大夥下手重了,實在對不住。我們剛才想要伏擊的目標,真的不是你!」   「算了,蘇師兄你們也是無心之失!」鄧奉側身,抱著被染紅的雪團還了一揖,强笑著搖頭。   既然他這個苦主自己都不願意深究,劉秀頓時就失去了繼續爲難綠帽師兄的理由。冷笑讓開道路,任由後者自行離去。   「怎麼就這樣讓他走了,燈下黑,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好說話?」朱祐卻對鄧奉的選擇大爲不滿,沒等綠帽兄的背影去遠,就皺著眉頭追問。   「是啊,即便是同門師兄,也不能如此欺負人。燈下黑,你不會是有什麼把柄落在此人手裡吧!」嚴光也覺得鄧奉今天的大度很沒理由,一邊遞給他一團乾淨雪球,一邊小聲嘀咕。   「算了,他們真的是衝著我來的,我自己目前自己還應付得了!」鄧奉卻不肯多做解釋,只是捂著鼻子,輕輕搖頭。   劉秀、嚴光和朱祐三個,怎肯眼睜睜地看著他自己被同學欺負,立刻低聲詢問究竟。鄧奉依舊擺出一副息事寧人態度,搖搖頭,笑著說道:「還能有什麼?無非是在先生面前爭寵罷了!我的學業雖然不如你們三個,但上個月和這個月先生給的考評,卻也都是上上。他們這群人年齡比我大,入學比我早,眼睜睜地看著我這個學弟後來居上,心裡能舒服……」   「那他們也不該拿冰坨子砸你!」劉秀越聽越憋氣,忍不住大聲打斷。「更不該這麼多人聯合起來,欺負你一個!」   「走,咱們去找周博士,同門相殘,莫非他就看不見嗎?如果給他不管,咱們就去找嘉新公。」朱祐更是憤怒,拉起鄧奉,就要找地方去說理。   鄧奉用力掙扎了一下,脫離了他的手指。然後,又笑了笑,繼續淡然搖頭:「不是不管,而是無能爲力,這廝的叔叔是四品官,太學即便將其除名,下次開學,還會再被家人送進來。這樣的人,太學裡頭還有許多,分爲好幾夥!互相之間爭鬥不斷。今天咱們碰到的這夥,已經是其中最有人樣的了。若是碰到其他幾夥,恐怕沒這麼容易善了。」   「這……」另外三人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爲好。   見三人不再堅持要去替自己討還公道,鄧奉的心裡頓時就偷偷鬆了口氣兒,想了想,繼續補充:「今天咱們遇上的這些人,只有姓蘇的跟我是師兄弟,都拜在周師門下。其他幾個,有拜在趙博士門下的,有拜在韓博士門下的,還有拜在其他我也記不清是哪個博士門下。反正每人家裡頭都有些背景,只要他們幾個不在太學裡殺人放火,夫子們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劉秀最近兩個月來除了讀書就是練武,還真沒怎麼留意過太學裡的各方勢力。嚴光和朱祐二人的情況也跟他差不多,兩耳基本不聞窗外之事。因此,儘管心裡頭都不贊同鄧奉的處置決定,一時間,卻連知己知彼都做不到,更拿不出什麼太好的解決辦法。   鄧奉知道三個好朋友在擔心自己,將再度被鼻血染紅的雪球奮力朝樹林中一丟,故作大氣地揮臂:「不遭嫉妒是庸才。我書比他們讀得好,也更得周博士欣賞,他們氣憤不過,才出此歪招。可越是這樣,我越瞧他們不起。畢竟太學是個讀書做學問的地方,不是市井幫派。大夥比的誰學問深,進境快,而不是誰能拉起更多的同夥打群架!現在暫且讓他們得意,待四年之後,咱們再看誰笑話誰!」   「善,此言大善!現在暫且讓他們得意,他年再看誰笑話誰!」劉秀、嚴光和朱祐三個,都爲鄧奉的話語而用力撫掌。心中雖然依舊覺得今天遇襲之事蹊蹺,但鬱悶的感覺,卻一掃而空。   恰恰一陣大風吹來,將樹梢上的積雪吹得簌簌而落。與天空正在降下的雪片攪在一處,翻翻滾滾,宛若銀色巨龍御氣而行。四人的目光迅速被雪龍吸引,居高臨下,看向長安城外。   只見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整個世界宛若玉砌。更有兩隻勤快的雛鷹,冒雪展開雙翅,借著風力扶搖直上,欲與頭頂上的彤雲一爭高下。   大雪壓不斷雛鷹的翅膀,彤雲也無法將日光遮得太久。   風雪中,四名少年不約而同地將拳頭握緊。     

作者資料

酒徒

內蒙古赤峰人,男,1974年生,東南大學動力工程系畢業。曾從事電力設備維護多年,足跡遍及長城內外,將當時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悟,都記錄下來,轉化成文字,慢慢積聚。 現旅居墨爾本,與讀者一樣,每天上班、下班,為生活而打拼。閒暇之時,則寫字為樂,一面娛人,一面自娛。 2007、2008年度中國網路原創作家風雲榜獲獎作家 2010年成為首度入選中國作家協會的網路作家 目前為大陸歷史小說界的新翹楚,擅長運用真實史事,結合俠義、武俠、愛情諸多元素,建構出當時歷史環境的整體風貌,寫實刻畫場景,細膩透寫人物,在傳統歷史小說中破舊出新,成為新一代的小說名家。著有:《秦》、《明》、《指南錄》、《隋亂》、《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以上三套均為野人文化出版,合稱隋唐三部曲。) 《隋亂》在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1999~2008年「網絡文學十年盤點」中,自7,000部作品中脫穎而出,囊括【十大優秀作品】&【十大人氣作品】雙料優勝,繁體中文版也創下金石堂、誠品、博客來三大連鎖書店暢銷排行榜三榜齊上的傲人銷售紀錄。其後的作品《開國功賊》、《盛唐煙雲》也屢創佳績,成為新歷史小說出版界的傳奇。

基本資料

作者:酒徒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01-02 ISBN:9789571375687 城邦書號:A2202555 規格:平裝 / 單色印刷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