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文史名家智解70款婚戀私語、15種兩性關係,引領我們重回古典純粹的深情時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文史名家智解70款婚戀私語、15種兩性關係,引領我們重回古典純粹的深情時光

  • 作者:王立群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9-01-23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聖誕月5折起,快來裝點你的心靈聖誕樹!

內容簡介

世界這麼大,還能遇見你;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時光銀河裡,最爛漫旖旎,樂此不彼的追尋與沉溺——愛情婚戀 國學歷史名家王立群,融合先秦經典、詩詞歌賦、影視劇集、現象觀察, 勾連成語背後的婚姻與愛情價值觀。 好評推薦—— 宋怡慧(作家、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徐秋玲(北一女國文教師) 蔡淇華(作家、教師) 敏鎬的黑特事務所(《人生自古誰不廢》作者) (依姓氏筆劃排序) 是一本構思非常新穎且與生活情境結合的成語書! ——徐秋玲 作者對國學的廣博知識,以及詳細解說典故時活靈活現的文筆,都讓人感到十分愉快!講解古典文學中的愛情,更是融古貫今,相當精彩! ——敏鎬的黑特事務所 就地取材表情意——禮輕情意重「投木報瓊」 古代戀人贈送定情禮物重視的是情意,而非禮物的價值有多高貴,只要有愛,一支茅草都能讓對方欣喜無比。 林子裡的愛情故事——約會聖地「桑間濮上」 每年春天,農曆二月時節,視祭祀與繁衍為重大要務的周朝政府會舉辦相親大會,無論男女,只要看對眼,就能手拉手去旁邊的樹林約會。 思念是一種病,生而死又復生——病相思「人面桃花」 即使愛情不可靠,但卻讓世間男女為之瘋狂、朝生暮死,一如《牡丹亭》的杜麗娘,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一見傾心、桑中之約、采蘭贈芍、山盟海誓、黯然銷魂、魚傳尺素、琴瑟之好…… 國學歷史名家王立群,結合時政和當前社會熱點,以廣博的學識和生動的筆觸,從上百個與愛情婚戀有關的成語,暢談其中的人情事故及隱含的文化精粹。 從邂逅、定情、熱戀,到相知相守、白首偕老;從相思、離情、分手,到愛入歧途、相愛不能相守……王立群暢談藏在成語裡的人情義理,以及古典時代的純粹之愛,帶領我們回歸到最私密的雙人世界;把短短幾顆方塊字,耐心打磨成顆顆閃耀的明亮珍珠,串成一條條優雅、精緻的愛情項鍊,重溫純情年代的本貌。 全新視角,夾古敘今,王立群展現智慧觀察與理解,既介紹了成語背後的故事,又引領我們重回古典純粹的深情時光,讓我們讀成語同時也學處世。

目錄

序:你永遠都找不到心中「那一個」 一、世界這麼大,還能遇見你  邂逅相遇:不期而遇的美好  一見傾心、一見鍾情:愛之幸  走馬觀花:陡然轉變的幸福 二、待你長髮及腰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無瑕的戀情  金屋藏嬌:美麗的童話  情竇初開、秋水伊人:初戀不顧一切 三、相約在荒煙蔓草的年代  桑中之約、桑間濮上:約會的好去處  花前月下、月約星期:約會可不是秀給別人看的  待月西廂:一部經典的約會教科書 四、拿什麼送給你,我的愛人  采蘭贈芍:中國式情人節禮物  投木報瓊:《詩經》時代的拋繡球  鈿合金釵:唐玄宗的愛情信物 五、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割臂之盟:私定終身的約定  山盟海誓、海枯石爛:熱戀時的堅定執著  之死靡它:遭遇打擊時的觸底反彈 六、土豪、屌絲、文藝青年、高富帥  以貌取人:誰都喜歡漂亮的,可哪有那麼多漂亮的  才貌雙全:想得很美,不過也就是想想  嫌貧愛富:似乎令人厭,其實很現實  東食西宿:貌似好辦法,實際不可能 七、多情自古傷離別   黯然銷魂:離別是道不盡的傷   如膠似漆:相守是分不開的愛   十里長亭:送別是不想走盡的路   楊柳依依:折柳是留戀不捨的情 八、從別後、憶相逢   望穿秋水:相思是綿綿不盡的等待   人面桃花:生者可以死,死者亦可生   魚傳尺素:說不完道不盡的思念 九、愛的阻力    門當戶對:無法選擇的出身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戀中的又一道門檻    一廂情願:你永遠都不可能感動一個不愛你的人 十、向左走、向右走    寢食俱廢、茶飯不思:分手的滋味    始亂終棄:古人分手時一個道貌岸然的藉口    喜新厭舊:據說有心理依據,但不能成為分手的理由    一刀兩斷:分了便分了,散了便散了 十一、愛入歧途   魚傳尺素、上烝下報、帷薄不修:一種混亂的情愛   人盡可夫:好色之徒眼中的欲罷不能   好色之徒與紅杏出牆   魚傳尺素:是是非非爭論不休 十二、中國式姻緣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為主的中國式婚姻   赤繩繫足、天作之合:中國人的婚姻觀念   三媒六證:婚姻的鄭重其事 十三、今天我要嫁給你   吉日良辰:婚禮之時   桃之夭夭:婚禮之人   鵲巢鳩占、洞房花燭、結髮夫妻:婚禮之成   鸞鳳和鳴、白頭偕老:婚姻祝願 十四、婚姻磁場   琴瑟之好、鶼鰈情深、並蒂芙蓉:我和你纏纏綿綿翩翩飛   天壤王郎:我的那個他為何是這樣   相濡以沫、破鏡重圓:愛你就要在一起 十五、白頭偕老並不是很容易的事兒   分道揚鑣、破鏡分釵、雨斷雲銷:我的世界從此沒了你   夫唱婦隨:男人才是夫妻關係的主導者   抓耳搔腮、束手無策、萬般無奈:休你非出我本願 後記  

內文試閱

  花前月下、月約星期:約會可不是秀給別人看的      今天的男男女女,一旦希望與某個特定的異性約會,一般就是通過邀請對方吃吃飯、喝喝茶、看看電影、聊聊天諸如此類的方式進行,只要雙方不是很討厭的話,實現這一點並不困難。但是,在古代卻不行,男子也罷,女子也罷,他們都不敢將對方約到大庭廣眾之地,所以往往會選擇一個人跡罕至的去處,偷偷摸摸地約會。這樣的約會方式,雖然不是那麼容易,在一定程度上恰恰增加了約會的魅力。      清代有一首歌謠(楊次也《西湖竹枝》其一),對約會男女不希望他人遇見、不希望他人在場的細膩心理,闡釋得很有意思,相當到位:      自翻黃曆揀良辰,幾日前頭約比鄰。      郎自乞晴儂乞雨,要他微雨散閒人。      一對青年男女,費盡心思,終於定下了一個約會的日子。男子心粗,只盼望約會那天最好天氣晴朗,為什麼呢?因為天晴好做事、做好事。女孩子呢,心思細膩,她首先想到的就是人多眼雜這個煩人的問題,所以她乞求老天爺最好來點雨,下是下,但雨也不能下得太大,因為瓢潑大雨會使自己的約會泡湯,但也不要三兩個雨點,因為雨太小了不能將閒雜人等驅散。雨要不大不小,雨的大小程度要以能夠把那些到處轉悠的閒人趕回家中為宜。這個約會中的女孩子心思很有意思,從中正好發現男女之間的約會不僅要偷偷摸摸地進行,而且是不希望他人圍觀的。儘管約會很令人興奮,也許很幸福,但這個時候還不是「秀恩愛」的時候。      這首詩歌是清人寫的,時代很晚了,但約會的情感心理一直沒有變,因為《詩經》中有一首名為〈靜女〉的歌謠,反映的也是一次青年男女偷偷摸摸約會的場景。全詩如下: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很明顯,這是一首描寫男女約會的詩歌。從詩歌內容推測,這次約會是一個美麗的女子主動發起的。約會的地點就在「城隅」,也就是城牆的一角。兩人為什麼要把約會的地點安排在城牆角呢?城門附近人來人往的,人最多,而城牆角的人就少,沒事誰也不會去那裡瞎轉悠,所以,城牆角作為男女幽會的場所就顯得更為合適一些。      約會時一般男子要提前趕到「老地方」,但這首詩中姑娘到得比較早。到了之後,男子還沒來,不知是出於害羞,還是其他什麼心理,女子事先躲藏了起來,偷偷看看男子的表現。男子到了之後,沒看到女子,是女子變卦不來了呢,還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呢?男子內心焦灼不安,抓耳撓腮,走來走去。詩歌抓住了男子「搔首踟躕」這個動作細節,將約會之中男子的焦急的心理展現得很形象細緻。      當然,不是所有的約會都像〈靜女〉描繪得這般浪漫而有情調的。在春秋時期,就有一位痴情男,興高采烈去赴一場約會,結果不但「等的花兒都謝了」,最後還把自己的性命給搭上了。這個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尾生抱柱」的典故(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莊子.盜跖》)。      古人用這個典故,往往是為了說明尾生如何守信,尾生成為古代誠實守信的典範。在此,我們不妨將關注點轉移一下,轉向尾生的約會地點:大橋之下。為什麼尾生不將地點定在大橋之上呢?那樣的話,既能堅守信諾,又不會發生為了守信而喪命的悲劇了。大橋之上,人來人往,哪裡能是約會的好處所呢!大橋之下,人跡罕至,而且還有生命危險,就更不會有人來了。這才是尾生為什麼選擇「梁下」的根本原因。      一方面,古代男女約會受到各種教條的阻礙,比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比如「男女授受不親」,等等,總之遠遠沒有今天那麼自由。另一方面,男女之間的約會是要營造一個二人世界,又生怕他人的閒言碎語,一般不需要「第三者」在場,所以,約會需要偷偷摸摸地進行。與此關聯,形容這方面的成語也多含有「背地裡」「偷偷地」之意,如「暗約私期」「暗約偷期」,「暗」「私」「偷」,都是「背著人」的意思,這兩個成語均指私下裡、偷偷地相互約定。      總之,不管過去還是今天,男女約會,選擇一個合適的場所很重要,安靜、人少,恐怕古今男女約會都希望如此。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場所,就需要選擇一個合適的時間,比如說,白天人多,人多嘴雜,那夜晚人少,夜深人靜,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時間。「花前月下」「月約星期」,這些成語就是對此種心理的反映。      不過,「花前月下」這個成語最初並不是用來指代男女約會的,它出自唐代詩人白居易的一首詩歌〈老病〉:      晝聽笙歌夜醉眠,若非月下即花前。      如今老病須知分,不負春來二十年。      從詩歌的名稱上來看,白居易這首詩歌應該是晚年的時候寫的,晚年的白居易經歷過宦海沉浮,把一些問題都看淡了,開始追求一種優雅閒適的生活,所以他晚年的創作主要是「閒適詩」,藝術成就很高。這首〈老病〉詩就反映了白居易「樂天知分」的心態:白天欣賞欣賞鮮花,聽聽優美的音樂,晚上在月光之下喝點小酒,自在自足,恬然自安,這是白居易欣賞的生活。從「花前月下」產生的具體語境來看,最初指的是遊樂休閒的美好環境。因為男女約會,需要一個美好的環境,所以這個成語後來就專指談情說愛的場所了。為什麼會選擇「月下」,恐怕不僅僅是因為有月亮的晚上,「月朦朧,鳥朦朧」,更有情調,也有夜闌人靜、夜晚人少的意思吧。與此相近的是「月約星期」,這個成語不是說「月亮」與「星星」的見面,而是指男女在星前月下、偷偷摸摸的見面約會。      古人的約會多選在夜晚,而且,古人約會也真是不易,所以,很多時候,約會就不單純是純粹的見面、聊天,互相瞭解,增進感情,而是把更多的事情也一塊兒給辦了,因此古人的約會順理成章地就有了偷情的意味。成語「雲期雨信」「雨約雲期」,意思雖然都是指男女約會,但其中的「雲雨」,就已經說明了不是單純的見面聊天那些事,更有「靈與肉」的結合。「雲」與「雨」,本是兩種自然現象,但在文學語境中,往往是男女交合的文雅稱呼。這樣的指代由來已久,出自署名宋玉的一篇文章,寫楚王到高唐遊玩,做了一個美夢,夢見一個美女,前來自薦枕蓆,離開之時說:「妾在巫山之南的一座山上,天亮的時候就是天上的雲彩,傍晚的時候就化成淅淅瀝瀝的小雨,就這樣如此朝朝暮暮(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高唐賦〉)。」後來的文人,就用「巫山雲雨」指代男女歡合,更多的時候直接用「雲雨」表達這種意思,如《紅樓夢》中寫賈寶玉第一次的男歡女愛,那一回的題目就是「賈寶玉初試雲雨情」。      當然,這種約會以及與之伴隨而來的偷情,在文人的筆下,往往寫得很高雅,很「小資」。如南唐國主李煜與小周后最初的曖昧故事。      李煜是南唐的最後一任國君,歷史上習慣稱其為李後主。李煜的第一任皇后是大周后,小周后是大周后的妹妹,比姊姊小十四歲。李煜與大周后成婚的時候,小周后年僅五歲。小周后天生活潑,美麗可愛,深受李煜母親的喜愛,時常派人接她到宮中小住。大周后去世的時候,小周后已經出落成十五歲的婀娜少女了。      據文獻記載,小周后是在大周后病逝之前就已經進宮了,在大周后病重期間,李煜與他的這位小姨子就開始正式約會了,因為大周后還在世,所以約會不可能光明正大地進行。但是,「生性好詞」的李煜,把他自己的這段風流韻事寫進了一首詞牌為〈菩薩蠻〉的詞中:      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音同產,猶言「光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這明顯是一首描寫男女幽會之詞。後來評論家一致認同這是李煜與小周后情事的紀實。從這首詞的內容看,月暗霧籠之夜,小周后應姊夫之約,提著鞋子,光著小腳丫,躡手躡腳,生怕被人發覺,偷偷摸摸地前去與李煜約會偷情。光著腳丫的小周后,依偎在李煜的懷裡,粉嘴喃喃:我來一趟可不易喲,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李煜的詞在當時流傳很快、很廣,所以,他這首自傳性質的記載,很快就傳遍了金陵的大街小巷,老百姓對此津津樂道,以致後來李煜正式迎娶小周后的時候,金陵城萬人空巷,都去圍觀這個光著腳丫、提著鞋子、半夜與姊夫幽會偷情的小女子的風采。文獻記載說,當時有人為了能夠看上一眼,爬到房頂上,竟有因此掉下來斃命者。      所以說,古人約會,有兩個要素必須考慮周全,一個是地點問題,一個是時間問題。要選擇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要選擇一個大部分人都休息的時間。其實,對於時間,不僅考慮人多人少的問題,還要考慮時間長短的問題。      男女約會,心理時間過得特別快,情意綿綿的男女總覺得時間不夠用,所以,南朝民歌中就出現了這樣咬牙切齒的詛咒與乞求:      打殺長鳴雞,彈去烏臼鳥。願得連冥不復曙,一年都一曉。(〈讀曲歌〉)      公雞啼鳴,烏臼鳥叫,意味著天就快亮了,而約會中的男女還沒待夠,還沒有親熱夠,所以就發了如此的感嘆,把那天殺的公雞、烏臼鳥統統給弄死,好像除掉這些,天就不亮一樣,還乞求天天是黑夜,一個黑夜有一年那麼長就好了。      當然,也有男女雙方約好見面而一方失約的事情發生,北朝民歌中殘存了這樣兩句:「月明光光星欲墮,欲來不來早語我!」(〈地驅樂歌〉)兩個人約定夜裡會面的,不知什麼原因,男子因故未能赴約,眼看著天就亮了,苦等一夜的女子,惱恨那個負心賊,罵道:「到底來還是不來,應該早和我說清楚。」這是北朝的女子,情感比較直露,受各種框框的約束還算少,所以說話直接,即使這樣,雙方的約會與偷情仍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人盡可夫:好色之徒眼中的欲罷不能      「人盡可夫」這個成語,在現代漢語裡含有強烈的貶義色彩,意思是說,一個女子可以和任何一個男子上床,任何一個男子都可以當成自己的丈夫,顯然是用來形容作風很不檢點、很不正派的女子。      這個成語來自春秋時期的鄭國。鄭國的鄭莊公算得上是春秋時期第一個稱霸的,但很不幸的是,鄭莊公死後,鄭國就陷入了爭奪君位的動亂之中。      祭仲是鄭國的卿,他當初一再提醒鄭莊公警惕、除掉弟弟共叔段,很受莊公信任。鄭莊公死後,鄭國的政局基本就掌控在他的手裡。莊公死後,本來應該由祭仲輔佐太子忽繼承君位的。太子忽的弟弟叫公子突,公子突的母親是從宋國娶來的。莊公死後,宋國人就找機會把祭仲和公子突騙到宋國扣留起來,威脅說如果不立公子突為國君,就把祭仲殺死。祭仲無奈,只好與宋國結盟,把公子突帶回鄭國並立他為國君,這就是鄭厲公。太子忽只好出奔衛國去了。      祭仲雖然立了公子突做國君,但鄭國的大權依然把持在祭仲手裡。鄭厲公自然不滿意這樣的權力現狀,就與手下雍糾商定準備在郊區宴請祭仲,然後將其「做掉」。雍糾是祭仲的女婿,他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自己的老婆也就是祭仲的女兒。祭仲的女兒就跑去問自己的母親:「娘啊,你說父親和丈夫,哪個更親啊?」她的母親回答說:「人人可以成為你的丈夫,但父親卻只有一個啊,丈夫怎能比得上父親呢!」於是,祭仲的女兒就把雍糾的陰謀說了,祭仲就殺掉了自己的女婿雍糾。鄭厲公長嘆:「謀及婦人,宜其死也。」意思是說,這樣的大事,竟然還和婦女商量,死得活該。鄭厲公自然也待不下去了,載著雍糾的屍體,逃離都城。太子忽又回來做了國君,這就是鄭昭公(祭仲專,鄭伯患之,使其婿雍糾殺之。將享諸郊。雍姬知之,謂其母曰:「父與夫孰親?」其母曰:「人盡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左傳.桓公十五年》)      這就是成語「人盡可夫」的來歷。結合具體的語境可知,這個成語與現在我們一般認為的意思相去甚遠。自己的丈夫要殺害自己的親生父親,她的母親說「人盡夫也,父一而已」,這是從血緣的唯一性進行比較,指出兩者的不可比性。後人將「人盡夫也」變成了「人盡可夫」,意思就開始有了產生變化的可能,在剔除具體語境的情況下,就演變成了生活很不檢點的女子的代稱。事實上,在古代,也的確有這樣的女子,比如春秋時期的夏姬。      夏姬是鄭穆公之女,算得上春秋時期最有名的美女,當然,她的名聲,不僅在於其貌美,還在於其生活作風之妖淫。據說在其未嫁時,就曾和自己的兄長子蠻私通,豔名四播,他的父親只好將其遠嫁陳國,成了夏御叔的妻子,夏姬的名字也由此而來。      夏御叔是陳定公的孫子,官拜司馬,相當於陳國的國防部長。夏姬嫁給他後生下了夏徵舒(夏南)。十多年後,夏御叔死去,夏姬在其封地株林(今河南柘城縣)守寡。陳國的國君陳靈公以及陳國的兩位大臣孔寧、儀行父都先後成為夏姬的床上之賓。幾個人常常在一起飲酒作樂,經常輪流乘車甚至共同去株林幽會夏姬。夏姬將自己的貼身內衣分別贈送給三個情夫,這三個人竟厚顏無恥地穿著夏姬的內衣上朝,並且還相互炫耀(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通於夏姬,皆衷其衵服以戲於朝。《左傳.宣公九年》)《詩經.陳風》中有一首詩歌〈株林〉也反映了此事:      胡為乎株林?從夏南!匪適株林,從夏南!      駕我乘馬,說於株野。乘我乘駒,朝食於株!      詩歌開篇是這夥無恥之徒驅車前往株林,其醜行早已臭名昭著,路邊之人卻故作不知,大聲問道:「他們到株林幹什麼?」另外一些人心領神會,卻故意說:「是找夏南吧。」有人又逼問一句:「不是到株林去嗎?」另外一些人則故意說:「只是去找夏南。」明明都清楚他們去找夏姬,卻說去找夏姬的兒子夏南,一方佯裝不知地發問,一方故作糊塗地回答。「乘馬」指的是陳靈公,「乘駒」指的是孔寧、儀行父。「朝食」語帶雙關,不僅僅是吃早飯的意思,還是男女性愛的隱語。      這樣的歌謠傳到夏徵舒的耳朵裡,他自然感到羞恥。有一次,陳靈公、孔寧、儀行父三人飲酒時,相互開玩笑,說夏徵舒長得像誰,陳靈公說:「夏徵舒長得像你們兩個。」兩位大臣接著說:「長得也像國君。」夏徵舒忍無可忍,等他們酒罷出來之際,夏徵舒射殺了陳靈公。孔寧、儀行父逃脫,出奔楚國(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飲酒於夏氏。公謂行父曰:「徵舒似女。」對曰:「亦似君。」徵舒病之。公出,自其廄射而殺之。二子奔楚。《左傳.宣公十年》)。兩位到了楚國之後,隱匿了一些事情,強調說夏徵舒弒君,當時的楚國國君楚莊王決定討伐陳國。結果,夏徵舒被處以車裂,夏姬被擄到楚國。      夏姬的美貌征服了楚國上下,楚莊王、楚莊王的弟弟子反都想占有她。楚國的大臣巫臣則別有用心地說夏姬是個不祥之人,勸他們汲取陳國君臣的教訓,楚莊王、子反才罷了這個念頭。      事後,楚莊王將夏姬賜給了喪偶的大臣連尹襄老。不到一年,連尹襄老戰死沙場,夏姬又和他的兒子黑要好上了。此事傳得沸沸揚揚,夏姬在巫臣的建議下,借迎喪之名回到了鄭國。沒想到,大夫巫臣對夏姬垂涎已久,後借出使齊國的機會,繞道鄭國,把原本送給齊國的禮物當作聘禮,迎娶了夏姬,二人私奔到晉國。晉國國君得到名動天下諸侯的巫臣,也很高興,封他為邢大夫(莊王以夏姬與連尹襄老,襄老死於邲,亡其屍,其子黑要又通於夏姬。巫臣見夏姬,謂曰:「子歸,我將聘汝。」及恭王即位,巫臣聘於齊,盡與其室俱,至鄭,使人召夏姬曰:「屍可得也。」夏姬從之,巫臣使介歸幣於楚,而與夏姬奔晉。大夫子反怨之,遂與子重滅巫臣之族而分其室。《列女傳》卷七〈孽嬖傳〉)。      楚國醋意大發,將巫臣家族、黑要家族誅滅。巫臣得知自己家族遭受滅頂之災,立下重誓,策畫了晉國與吳國結盟,從此吳楚戰爭不斷,春秋後期楚國衰落的序幕由此揭開。      漢代劉向的《列女傳》中寫到夏姬時說:「夏姬好美,滅國破陳,走二大夫,殺子之身,貽誤楚莊,敗亂巫臣,子反悔懼,申公族分。」意思就是說,夏姬這個紅顏,讓陳國滅國,使兩個大夫逃離自己國家,為自己的兒子帶來殺身之禍,貽誤了楚莊王,敗亂了巫臣導致其全族被殺。劉向所言是符合史實的,夏姬的確可稱得上春秋時期「人盡可夫」的玩偶典型,並由此導致了春秋時期陳國的亡國與楚國的衰落。但是,這僅僅是夏姬一人的罪過嗎?說來說去,這些男人的禍都跟夏姬沒有多大關係,根本問題還在於他們自己本身,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好色之徒。

延伸內容

【編輯推薦】讓成語帶領我們重回古典純粹的深情時光
◎文/陳淑怡(麥田出版編輯)   「桑中之約、采蘭贈芍、黯然銷魂、魚傳尺素、琴瑟之好……」   看見這串你想到什麼?不就是成語嗎?不,我要告訴你,這些都代表古人的愛情觀點。剛開始編輯時,很難想像成語與愛情要串在一起。成語不就是硬梆梆的歷史典故嗎?   只是,越編到後面,才發現我被過去的學習經驗綑綁住了。既然是古人生活濃縮版,愛情是飲食男女追尋不止的渴望,成語故事自然不會只是國家之間的外交打仗紀錄,仔細撥開好幾個成語典故,發現那不正是浪漫偶像劇、愛情肥皂鄉土劇,或是春秋戰國版的玫瑰瞳鈴眼嗎?作者講解夾古敘今,融合詩詞、影劇、社會觀察,勾連古人的愛情婚姻與人情義理,充分顯現古典純愛/不純愛,讀來新穎機趣,絕對不會感到沉悶老派!

作者資料

王立群

山東新泰人,河南大學文學院教授,中國古典文獻學博士生導師,「中國《史記》研究會」顧問、「中國《文選》學會」副會長。 身為「百家講壇」史記新詮第一人,他善於以說故事的方式解讀《史記》,讓歷史閱讀更為普及,因而成為「百家講壇」裡,最受觀眾歡迎的講者之一,並與閻崇年、易中天三人被尊稱為「百家講壇」三大頂梁柱。 除了著有《中國古代山水遊記研究》、《現代(文選)學史》、《(文選)成書研究》等學術著作外,同時出版了《王立群讀「史記」之漢武帝》、《王立群讀「史記」之項羽》、《王立群讀「史記」之呂后》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王立群 出版社:麥田 書系:不歸類_人文 出版日期:2019-01-23 ISBN:9789863446224 城邦書號:RC8009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