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
目前位置: > > > >
在天堂遇見的下一個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僅此一檔 $499升級VIP/外版精選

內容簡介

上一個故事沒寫的是── 與死亡擦身而過的女孩,是如何度過此生? 當她踏上自己的天堂旅程,才明白每個錯誤背後都有著更大的目的。 ★★《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作者暖心力作★★ ◆故事要從《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說起──生命與生命之間不但彼此相連,每一次結束也是另一個開始。 ◆創作告白:生命的重逢與循環── 「寫作這麼多年來,《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這部作品有最多的讀者問我,書中人物(艾迪跟安妮)後來怎麼了。我從未寫過續作,但我認為艾迪既然在天堂遇到了五個人,那麼讓他成為另外一個人在天堂遇到的五個人之一,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發展。況且探討一個女孩與死亡擦身而過、重拾生命後是如何度過人生,對我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題材。於是,我決定把故事寫下去,但最後有這樣的轉折,全然出乎我的意料。」──米奇‧艾爾邦 本書的故事發展自《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在這本神奇而迷人的續集裡,艾迪在天堂見到他當年拯救的小女孩安妮。他們重逢的故事將讓你深深記住,生命與得失是如何互相交錯。 十五年前,《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風靡全球,書中主角艾迪是年邁的越戰老兵,在主題樂園裡當維修技工,為了拯救小女孩安妮而犧牲了自己。他死後的天堂之旅,讓他明白原來每一條生命都有其必要性。十五年後,米奇•艾爾邦在續集《在天堂遇見的下一個人》揭露了安妮的身世。 意外事故帶走了艾迪,也在安妮身上留下難以磨滅的疤痕──她的左手斷掉,經過手術重新接回。她帶著手術後的傷疤,想不起事發經過,人生從此變色。她母親過度自責,甚至將安妮帶離她熟悉的環境。安妮被同儕霸凌,被遺忘的回憶糾纏,在成長過程中難以接受自己的處境。直到成年後與青梅竹馬保羅重逢,她才相信自己終於找到了幸福。 故事一開始,安妮與保羅才剛結婚,新婚夜卻以驚魂意外收場。安妮踏上屬於自己的天堂旅程,旅途中自然也會見到艾迪─—他和另外四個人會讓安妮瞭解,她的人生以她意想不到的方式發揮了影響力。 《在天堂遇見的下一個人》是一則觸動人心的美麗故事,情節曲折起伏。闔上書之後,你會發現原來生命不但相連,而且每一次結束也是另一個開始,只需要睜開心靈的雙眼,就能瞥見不一樣的風景。 各界讚譽 十五年前熱賣的《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總算推出續作。第一集的要角艾迪與安妮再度相逢,只是焦點轉移到安妮——她在艾迪發生致命意外之後,奮力展開新生活。最後,她也在天堂遇見了她該遇見的五個人。──《美國退休人協會雜誌》 安妮體會到生死的意義與價值,但這個誠懇動人的寓言故事,出現了意想不到的情節轉折。買氣熱烈,小心邊看邊落淚!──《書單》雜誌 《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的書迷能在續作找到許多令人玩味之處。──《出版者週刊》

目錄

作者的話 結局 上路 抵達 安妮在天堂遇見的第一個人 第一個功課 下一個永恆 安妮在天堂遇見的第二個人 第二個功課 下一個永恆 安妮在天堂遇見的第三個人 第三個功課 下一個永恆 安妮在天堂遇見的第四個人 第四個功課 最後的永恆 安妮在天堂遇見的第五個人 最後一個功課 尾聲 謝辭

序跋

作者的話   這個故事就跟《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一樣,創作靈感來自我親愛的舅舅──艾迪.拜許曼。他參加過二戰,覺得自己是個「沒做過大事的小人物」。   我還小的時候,聽舅舅說他之前在醫院差點過世。他從自己的身體裡飄出來,看到已逝的親人在床邊等著他。   從那時候開始,我認為天堂這地方可以讓我們遇見生前接觸過的每個人,大家會在天堂重逢。但我也體認到這不過是我自己的觀點罷了。還有許多不同的觀點,以及許多種宗教意義上的天堂,每一種都值得尊重。   所以這本小說以及書中描述的來世,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並非絕對如此的教條。這本小說呈現了我的想法,我渴望我的至親(如艾迪)都能找到人世間沒有的平靜,也希望我們能明白彼此的牽連羈絆──在此珍貴的一生中,每一天都在發生。

內文試閱

結局   這個故事的主角,是個名叫安妮的女人。故事的開頭就是結局:安妮從天上掉了下來。那時候她還很年輕,從來沒想過一切都會結束,也沒想過天堂。但所有的結局都是故事的開頭。   而天堂總是看守著人間。 *   接近死期的安妮又高又瘦,一頭奶油黃的秀髮又長又鬈,手肘和肩膀的關節突出。她不好意思的時候,脖子附近的皮膚會發紅。淺淺的橄欖綠眼珠閃閃發亮,還有一張柔和的鵝蛋臉;同事都說認識安妮之後,就會發現她很美。   安妮是護理師,每天都套著藍罩袍、灰色慢跑鞋上工,上班的醫院離家不遠。她就是在這間醫院離開人世,因為她遭遇到一樁悲慘又驚人的意外。那時,再一個月她就要滿三十一歲了。   或許你會覺得,三十一歲過世太年輕了。但話說回來,在什麼年紀活著算是太年輕?安妮小時候曾經死裡逃生,當時她遭遇意外,地點就在露比碼頭遊樂園,旁邊是一座灰暗的海洋。有些人說,她能活下來簡直是「奇蹟」。   或許,她這條命就是撿回來的吧。 *   「我們今天聚在這裡⋯⋯」   如果知道自己即將死亡,你要怎麼度過剩下的時間?安妮不知道自己即將離開人世,就此度過了自己的婚禮時光。   安妮的未婚夫叫保羅。他的眼珠是池塘淺水的灰藍色,頭髮黑得像葡萄乾,髮量濃密。她和他是小學同學,兩人在遊樂場的柏油路上玩跳青蛙時認識的。安妮是轉學生,個性害羞又退縮。她低著頭,自言自語,我好想消失喔。   突然有個男孩伸手推推她肩膀,像個被人拋下的包裹那樣落在她面前。   「嗨,我是保羅。」他微笑,一撮劉海落在眉毛上緣。   突然之間,安妮只想留在原地。 *   「安妮,妳是否真心願意跟這位男子⋯⋯」   生命只剩下十四個鐘頭的安妮,說出結婚誓詞。她和保羅站在藍莓色湖邊的遮棚下。兩人在青春期曾經失去聯繫,直到最近才又聯絡上。兩人失聯的那幾年,安妮過得很辛苦。她經歷過幾段孽緣,失去了許多。她開始相信自己不會再愛上男人,也很確定自己不會結婚。   但現在她和保羅再度重逢,兩人站在一起。他們對牧師輕輕點頭,牽起彼此的手。安妮一身白,保羅全身黑,兩人在太陽下站了好一會兒,皮膚都曬黑了。她轉頭面向未來的丈夫,瞥見熱氣球飄過夕陽上方。她心想,好美的景色。   之後她注視著保羅,他抿唇而笑,讓人聯想到地平線的寬廣。他急著套戒指時發出緊張的笑聲。安妮亮出戴了婚戒的手指,賓客齊聲道賀。 *   剩下十三小時。新人手牽著手,走過紅毯。剛結婚的人彷彿擁有全世界的時間。安妮揩去淚水,看見最後一排坐著一個老人,他戴著麻質圓帽,掛著海豚般的微笑,皮膚散發著奇異的微光。她看著他也覺得眼熟。   「保羅,」她低聲喊他:「那是誰──」   有人突然打岔,「妳好美啊!」原來是戴牙套的青春期表妹。安妮微笑,牽動嘴唇,不發聲地回說:「謝謝。」   等她再回頭,老人已經消失了。 *   剩下十二小時。安妮和保羅走進舞池,兩人頭上掛著成串的白光燈泡。保羅伸出一隻手,問她:「準備好了嗎?」安妮想起國中的體育館回憶。那晚她走到保羅面前說:「跟我說話的男生只有你,會跟我跳舞的大概也只有你了。現在就告訴我,跳還是不跳,不然我就回家看電視啦。」   他對她抿唇而笑,那模樣就跟現在一樣,接著兩人像拼圖般合體,以規律的節奏移動。攝影師突然出現,大聲喊:「新人看這邊!」   安妮反射性地把略顯嬌小的左手藏到保羅背後。那隻手上,還可見到二十多年前那場意外留下的傷疤。   「美呆了!」攝影師稱讚道。 *   剩下十一小時。安妮歪頭靠在保羅的手臂上,掃過整個宴會廳。婚禮漸漸來到尾聲,到處是吃剩的蛋糕,高跟鞋也被踢到餐桌下。這是一場小巧的婚禮,因為安妮的親人不多,幾乎所有賓客都跟她說到話,許多人誇張地表示:「以後要更常見面啊!」   保羅轉向安妮說:「我做了一樣東西要送給妳。」安妮微笑,保羅總是做小禮物送她,像是木偶或裝飾品。他的雕刻和上漆工夫都是在義大利學的。青少年時期,保羅舉家遷居義大利。那時安妮還以為自己永遠見不到他了。但是多年後,成為護理師的安妮路過整修中的醫院側翼,保羅就在那裡負責木工。   「欸,我認識妳。」保羅說:「妳是安妮嘛!」   十個月後,他們訂婚了。   一開始,安妮很開心,但隨著婚禮的日子接近,安妮也開始焦慮、失眠。   她跟保羅說:「每次我一計畫,最後都會發生變化。」但他只是摟住她的肩膀提醒她,當初他們在醫院重逢,也並非在她的「計畫」之內,對吧?   安妮挑眉說:「你又知道了?」   保羅大笑,「真不愧是我老婆。」   話雖如此,她的擔心還是沒減半分。 *   「拿去。」保羅遞給安妮一個軟軟黃黃的小玩意,是絨毛鐵絲做的。上部有兩隻橢圓耳朵,下部有兩隻橢圓腳掌。   安妮問:「這是兔子?」   「嗯哼。」   「用菸斗通條做的嗎?」   「對啊。」   「怎麼會有這個?」   「我做的啊,怎麼了嗎?」   安妮挪動腳步,突然覺得不太舒服。她看向遠方,又看到之前那個老人。他的下巴布滿灰白鬍鬚,身上那套西裝的款式有三十年歷史了。安妮特別注意到老人的膚色,說也奇怪,他全身似乎散發著光芒。   我怎麼會認識這個人?   「妳不喜歡嗎?」   安妮眨眼。「什麼?」   「我送妳的兔子啊。」   「喔,喜歡啊,真心喜歡。」   「真心。」保羅重複這句話,好像在思考什麼。「今天說了好多次『真心』。」   安妮微笑,摸摸手中的小玩意,體內卻突然傳來一股寒意。 *   在安妮遭遇那場致命意外時,她手中也捏著一隻用菸斗通條做成的小兔子,就如同保羅做的那隻。送小兔子給安妮的是婚禮上的老人,安妮想不起來的那個人。   一個二十多年前就過世的人。   他名為艾迪,在露比碼頭工作,負責維修遊樂設施,給軌道上油,鎖緊螺栓,老是在樂園裡走個不停,用眼睛和耳朵尋找問題。他工作服口袋裡總是放著菸斗通條,這樣就能做點小玩意送給小遊客。   意外發生的那天,安妮被媽媽放生,和新男友暫時離開。艾迪看海看得出神時,安妮走了過來。她穿著短褲和萊姆綠T恤,胸前印著卡通鴨圖案。   「你是艾迪.維修先生嗎?」安妮念出他工作服上的名條。   他嘆氣,「叫我艾迪就好。」   「艾迪⋯⋯」   「怎麼了?」   「可以幫我做⋯⋯?」   她伸出雙手,好像在祈禱的樣子。   「小朋友,有話快說,我沒那麼多閒工夫。」   「可以幫我做一隻小動物嗎?拜託。」   艾迪擠眉弄眼低頭看她,一副這問題要想很久的樣子,接著便拿出黃色通條,做了一隻小兔子給安妮──就跟保羅在婚禮上送的一模一樣。   「謝謝!」安妮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十二分鐘後,艾迪就死了。 *   致命意外會發生,是因為「佛萊迪自由落體」有一節車廂從離地兩百呎的高塔上掉了下來。車廂就掛在上頭,像即將墜地的落葉,但乘客們後來都獲救了。艾迪在地面上查看,發現有一條鋼索受損,如果斷裂,車廂就會墜落。   他大叫:「退後!」   車廂下方的人群立刻散去。   但是安妮搞不清楚狀況,衝往反方向,蜷縮在塔柱底部,害怕得不敢衝出去。後來鋼索斷裂,車廂掉了下來,安妮原本會被壓扁,但艾迪在最後一秒從月台上跳下,把安妮推開,自己卻被車廂壓在底下。   車廂奪走了艾迪的生命。   車廂也帶走了安妮的一小部分,就是她的左手。一塊金屬零件遭受撞擊而鬆脫,連骨帶肉削掉了她的左手。反應較快的遊樂園員工將血淋淋的斷肢放在冰塊上,急救人員火速將安妮送進醫院,外科醫生開刀開了好久,縫合肌腱、神經、血管,並移植皮膚,用骨板和骨釘把手腕和手掌接起來。   這場意外的新聞傳遍全國,媒體標題形容安妮是「露比碼頭的小小奇蹟」。不認識她的人也為她祈禱。有些人甚至特別想見安妮,彷彿她因為這次得救,得知通往永生不死的祕密路徑。   但那時候安妮只有八歲,什麼也記不得。事件餘波把記憶沖刷得乾乾淨淨,好像強風吹滅了火焰那般不留痕跡。直到現在,安妮只記得一些畫面和閃動的場景,隱約知道那天去碼頭是無憂無慮的,準備回家時卻發生了一些事情。醫生認為這是意識的壓抑和創傷後遺症。他們有所不知的是,有些記憶是為了現世而存在,有些記憶則要等到死後才能面對。   生命是用生命換來的。   天堂的凝視一直都在。 (未完)

作者資料

米奇.艾爾邦(Mitch Albom)

1958年5月23日生於美國紐澤西州。著有暢銷書《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和《再給我一天》,這幾本書售出42種語言的版本,在全世界廣泛流傳,總計全球銷售超過兩千八百萬冊。上一本則是非虛構的作品《一點小信仰》,這幾本書都改編拍攝成為供電視頻道播放的電影。本業為新聞記者,後來從事寫作並獲得出版上的成功,現在他也撰寫電影劇本與舞台劇本。 於底特律創立八間慈善機構,也在海地太子港開設孤兒院。現與妻子住在底特律。

基本資料

作者:米奇.艾爾邦(Mitch Albom) 譯者:吳品儒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mark 出版日期:2018-10-27 ISBN:9789862139332 城邦書號:A14005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