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加碼最後一天
目前位置: > > >
延禧攻略(上)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突破160億點擊率,引爆亞洲2018年追劇新狂潮! 年度話題大劇《延禧攻略》影視小說 ★★兩岸三地最完整版本★★ 這座深宮高牆內,有一個人從未失去自己。 她,是魏瓔珞,也是後來延禧宮的令妃, 面對欺侮,她加倍奉還;面對愛情,她頭腦清晰, 從一介繡坊小宮女,步步成為紫禁城權勢最盛的女人…… 爆紅清宮劇延禧攻略── ★打破收視紀錄,累積播放量超過160億、海外破50億 ★引爆亞洲追劇潮,香港、越南、泰國……年度話題延燒 ★吳謹言、秦嵐、聶遠、佘詩曼、許凱、譚卓──領銜主演 關於延禧攻略小說── ★兩岸三地唯一完整版,上中下三冊完整收錄全劇劇情,並加碼收錄即將上演的番外篇 ★內附精美劇照,高冷經典色調、服飾道具細膩考究、各角色生動畫面一次珍藏 情節提要:當六宮嬪妃用盡心思只求博得聖寵,她卻為復仇踏入深宮── 對應集數:1集【殿選時 瓔珞助吉祥】~24集【瓔珞報復弘晝】 自姊姊入宮以來,魏瓔珞日夜盼著她歸來,望眼欲穿整整九年,等到的卻是一具冰冷屍體。所有人都告訴她,姊姊是自殺的,但姊姊頸上的瘀痕,卻讓真相不言自明,為了找出凶手替姊姊復仇,魏瓔珞下定決心進宮。 偌大的紫禁城內,下至宮女,上至妃嬪,為攀權彼此構陷的戲碼不時上演。性格剛烈的魏瓔珞不主動惹事,卻也從不怕事,以一計「步步生蓮」為繡坊好姊妹吉祥化險,反將秀女烏雅青黛一軍;憑一句「新葉有毒」識破高貴妃毒害詭計,巧吞「藕粉丸子」裝傻全身而退,而後被誣陷與侍衛有染、孔雀羽線遭竊……,她一次次機智解圍,更有仇必報,狠踩方姑姑、錦繡、玲瓏……,要欺侮她的人加倍奉還。 同時,魏瓔珞從未放棄追查姊姊的死因,為了接近可疑對象富察傅恆,巧計進入長春宮侍奉富察皇后。從太監謀害、御花園放狗、珍珠粉掉包,到大亂荔枝宴,面對高貴妃與嘉嬪一次又一次的構陷,魏瓔珞盡忠護主,招招化險為夷。深獲富察皇后信任的她,卻也不自禁地將眼前這位教他讀書寫字的美麗皇后視若親姊,比為師傅。 魏瓔珞睚眥必報、寧折不曲的性格令富察皇后疼惜,卻也憂心忡忡。隨著姊姊遇害的真相越顯越明,魏瓔珞報仇的心志也比頑石更堅,皇后的諄諄善誘,能軟化她剛硬的心嗎?從為報復而蓄意接近,不斷刺探直到動了真心,她與富察傅恆間日益升溫的情愫,又該如何收拾? 人物── 2018年夏,《延禧攻略》以清宮為背景,卻突破以往宮鬥劇異軍突起,博得高人氣。劇中女主角魏瓔珞個性鮮明,不同於以往常見的苦情角色,她以惡制惡,有仇必報,隨著情節的快速推進,像解單元任務般,立時痛快反擊,贏得漂亮又全面,為觀劇者提供遊戲般的快感,以顛覆現實生活的種種不得意。 除女主角外,各角色的刻畫亦是成功關鍵。在這個深宮內,他們位分不同於尋常,卻各個是血肉之軀一如你我,他們是──端莊自持,不爭不奪,盡己所能庇護六宮嬪妃,卻始終活在身分束縛下,被迫喪失自由從前的富察皇后;外表囂張跋扈,行事高調,實則缺乏安全感、被家族犧牲的高貴妃;用盡手段堅強自己,一心一意愛著乾隆,卻始終得不到半點憐愛的嫻妃;是毒舌又傲嬌的有情君王乾隆;是甘願一生默默守護的富察傅恆……有愛有恨有妒忌,他們活靈活現,鏡像現代人的心,即便是惡角也讓人不由得喜愛。 富察皇后:「本宮先是一個皇后,而後才是一個女人。」 高貴妃:「如果可能,我寧願不做貴妃,就做皇上的寧馨兒。」 繼后嫻妃:「只有我,全紫禁城最愛你的人只有我!」 傅恆:「這輩子我守著你已經守夠了,下輩子,可不可以換妳守著我?」 宮鬥劇異數!以惡制惡,正面擊破,最大快人心的宮廷冒險 看超強女主角越級打怪,解上班族不吐不快的職場怨氣! 小說看點── ★進宮前的故事:第1集魏瓔珞以一招「步步生蓮」強拉秀女烏雅青黛落馬,她怎能肯定乾隆會不喜歡?魏瓔珞進宮前對宮中瞭解有多少?小說獨闢兩章,將進宮前的事從頭說起。 ★細膩內心描寫:從憎惡、在意到喜歡得不能自拔,乾隆究竟何時看上了魏瓔珞?他是否真正走進魏瓔珞心底?那些在演員眼神中一閃而過的心理狀態,都在小說中被細細描摹。 ★情節細部補充:第28集裕太妃遭雷擊的真相為何?袁春望究竟是不是雍正帝的私生子?所有劇集中略去的細節、未交代清楚的重重謎團,一次解明。 ★被刪戲份補足:爾晴不自然的極速黑化,是什麼讓個女人一步步變化至如此?沉璧快速上下線,又刪去了多少重要戲份?因集數限制遭刪減的情節,一刀未剪,完整重現。 ★番外搶先曝光:魏瓔珞的女兒昭華公主有個秘密,傅恆的兒子福康安也有個秘密,兩人會代替父母前緣再續,還是另一場仇恨的開始?即將播映的番外篇內容搶先看。

目錄

第一章 劈棺 第二章 百鳥裙 第三章 進宮 第四章 蓮花 第五章 選秀 第六章 命在掌中 第七章 高下之分 第八章 作弊 第九章 爭執 第十章 壓制 第十一章 后妃的畫 第十二章 寢 第十三章 繡工 第十四章 餵藥 第十五章 掌摑 第十六章 新葉有毒 第十七章 初見 第十八章 侍衛 第十九章 孤男寡女 第二十章 告密 第二十一章 藕粉丸子 第二十二章 謠言 第二十三章 東窗事發 第二十四章 阿滿 第二十五章 主繡者 第二十六章 替代品 第二十七章 獻禮 第二十八章 請罪 第二十九章 好姊妹 第三十章 小偷 第三十一章 最後的繡品 第三十二章 針 第三十三章 血恨 第三十四章 少爺 第三十五章 探病 第三十六章 幕後主使 第三十七章 贈藥 第三十八章 回禮 第三十九章 心腹 第四十章 惡犬 第四十一章 叛徒 第四十二章 荔枝宴 第四十三章 荔枝亂 第四十四章 處置 第四十五章 壞人 第四十六章 夜會 第四十七章 吃肉分福 第四十八章 解釋 第四十九章 謠言 第五十章 查尋 第五十一章 生產 第五十二章 活埋 第五十三章 峰迴路轉 第五十四章 等待 第五十五章 侍病 第五十六章 蘆薈汁 第五十七章 怒意 第五十八章 苦與甜 第五十九章 獻禮 第六十章 舍利何在 第六十一章 仙女 第六十二章 餘波未了 第六十三章 仙女不思凡 第六十四章 毒藥 第六十五章 龍子龍孫 第六十六章 補償

內文試閱

第四十三章 荔枝亂   一疊疊用荔枝製成的菜,流水般送至席上。   有荔枝蝦球、雞蛋炸荔枝、鮮荔枝涼拌烤鴨、荔影殷紅卷、荔枝豬肉丸等等,皇后舀起一勺白湯,湯水裡滾著一粒雪白荔枝,以及幾顆鮮紅的枸杞,白中透紅,如同雪中飄飛的一兩朵紅梅,煞是可愛。   「皇后娘娘,這是御廚特別製作的白雪紅梅。」爾晴見她面露好奇,便在一旁解釋道,「荔枝容易上火,所以用了溫鹽水浸透,又特意配上枸杞中和。」   「茶膳坊倒是頗有心思,光是這個賣相,就十分雅緻了。」皇后笑道,「皇上,您嚐嚐。」   弘曆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目光四下逡巡,也不知在人群中尋找著誰。直到白雪紅梅送到他面前,他才對皇后微微一笑:「皇后有心了。」   高貴妃眼中閃過一絲妒色,撫著自己的玳瑁指甲笑道:「荔枝製菜很尋常,畢竟每年都有乾荔枝送來,可加了調料,就不是那個味兒了!真正會吃荔枝的人,對鮮荔枝最感興趣。皇后娘娘,今日不是要親自採摘荔枝嗎?怎麼遲遲不見動靜!」   皇后也覺奇怪,按理來說,這個時候荔枝樹已經該搬上來了,卻不知為何,遲遲沒有動靜。   「說起來,負責此事的是誰來著……」高貴妃別具深意的一笑,「臣妾想起來了,是那個叫魏瓔珞的宮女吧。」   弘曆夾荔枝肉的手忽然一頓。   皇后並未察覺,只是因為高貴妃的笑而皺起眉頭,彼此之間打了這麼久的交道,當了這麼久的敵人,皇后可以算是世界上最瞭解高貴妃的人,這個笑容明顯不懷好意,她想做什麼?她能做什麼?   「時候也不早了。」弘曆忽然開口,「讓那個叫……魏瓔珞的宮女,把荔枝樹送上來吧。」   皇后心中一驚,雖然有些心中不安,但皇帝既然都已經開了口,哪裡有當眾駁回的道理,只得道:「瓔珞呢,讓她把荔枝樹送上來。」   話傳下去,卻遲遲不見人來。   漸漸地,議論聲四起。   「喲,那魏瓔珞好大的架子,居然讓這麼多娘娘,讓皇上等她一個下人。」高貴妃笑意更深,「也就皇后您宮裡能教出這樣的下人,呵呵。」   皇后眉頭一皺,以她對魏瓔珞的瞭解,魏瓔珞不會好端端地出這樣的岔子,怠慢如此多的宮中貴人,對她而言又有什麼好處,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狀況。   眼角餘光掃向高貴妃,見對方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皇后心中一凜:「只怕此事與她有關……」   皇后有心將此事搪塞過去,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皇帝、高貴妃、嘉嬪……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她,等著她做出回覆。   她該如何回覆……   「娘娘!」正在皇后焦頭爛額之際,爾晴的聲音忽在她耳畔響起,「是魏瓔珞!她來了!」   魏瓔珞來了?   眾人齊齊看去,都想看清楚這個膽大妄為的宮女長什麼樣。   第一眼望去,她的衣著打扮與其他宮女沒什麼不同。   第二眼望去,卻又覺得她與所有宮女都不同。   這個樣貌……未免太過標緻了些。   吐氣如蘭,清如蓮蕊,莫說宮女了,就連層層選拔上來的秀女們,都沒有幾個能在相貌上與她比拚個一二的。皇后也是心大,竟將這樣一個美人放在身旁,也不怕被皇上看中?   對比之下,被魏瓔珞攙扶著的女子,便黯然失色,憔悴得如同一朵開敗了的花,唯一能比得過魏瓔珞的,或野u有身上那件屬於主子的衣服。   「愉貴人,你怎麼來了?」皇后驚訝道。   被魏瓔珞攙扶而來的女子,正是本該在永和宮養胎的愉貴人。   她對皇后笑道:「皇后娘娘設宴,嬪妾理應到場。娘娘體恤,嬪妾就更不能偷懶了。」   弘曆的目光從魏瓔珞臉上,慢慢移至愉貴人臉上:「愉貴人的病,好些了嗎?」   愉貴人忙向他福了福:「多謝皇上關懷,嬪妾的精神已經好多了。」   「那就好,你要多注意身體,別讓皇后跟著擔憂受累。」弘曆點點頭,「坐吧。」   愉貴人這才在自己位置上就坐,落座之時,與魏瓔珞交換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   幾乎是同一時刻,高貴妃與嘉嬪也交換了一個同樣的眼神,嘉嬪開口道:「皇后娘娘,什麼時候開始摘荔枝呀?嬪妾嘴饞,還等著品嚐色香味俱全的鮮荔枝呢!」   皇后一愣,目光擔憂地望向魏瓔珞。   「讓主子們久候了。」魏瓔珞回她一個放心的笑容,然後大聲道,「送上來!」   話音剛落,兩名太監便合力抬著一只木桶上來,上頭高高蒙著一片紅綢,將荔枝樹從頭蒙到尾。   「皇后娘娘。」魏瓔珞遞送來一只托盤,盤子裡放著一柄金剪刀,「請您親自來摘。」   皇后已經看出此時不同尋常,她一時之間想不出主意應對,但她相信魏瓔珞,相信對方已經想出了應對之法,於是笑著接過金剪刀,一步步走向木桶,然後緩緩伸手揭開紅綢……   「汪!」   皇后驚得後退一步,待看清楚眼前狀況,不由瞠目結舌:「這、這是……」   只見紅綢底下,荔枝樹枝葉凋零,滿樹荔枝已不剩幾個,大多數都跌進了盆中泥裡,再仔細一看,樹身上抓痕累累,罪魁禍首顯然是……   眾人齊齊朝著樹下那只雪白毛團看去。   似是感覺到了眾人不善的目光,那毛團又汪汪喊了幾聲,然後迅速從盆中跳了下來,朝高貴妃的方向跑去。   「啊!」愉貴人忽然尖叫一聲,猛然抱住了身旁魏瓔珞的胳膊,一個勁兒往對方身後躲,「別過來,別咬我、別咬我!」   她喊得這樣撕心裂肺,就彷彿那狗兒的牙齒已經扎進她的喉嚨之中,咬嚼著她的血肉一樣。   弘曆看了她一眼:「來人,抓住那條狗。」   太監們撲了上去,七手八腳,終於逮住了那毛團。   那毛團顯是嬌生慣養慣了的,鮮少被人如此粗暴對待,立刻委屈的嗚咽幾聲,然後朝著一個方向汪汪大叫起來。   「你們手腳輕些……」高貴妃臉色難看的望向弘曆,「皇上……」   不等她為毛團求情,愉貴人已經失聲痛哭:「高貴妃,一次不夠還有第二次,您是一定要嬪妾的命嗎?」   弘曆眉頭一皺:「這是怎麼回事?」   「回稟皇上。」魏瓔珞一邊拍著愉貴人的背,一邊恭順地回道,「一個月前在御花園,這隻名叫雪球的狗兒突然闖出來,驚嚇了愉貴人。因當時無人受傷,皇后娘娘寬宏大量,便沒有追究,只是苦了貴人,每日要喝壓驚湯才能入眠,不想今日精神才剛好了些,又撞上了!」   「大膽奴才!」高貴妃厲聲道,「你這麼說什麼意思,難道懷疑本宮指使那畜生嚇人!」   為保全自己,她已不再喊雪球小乖乖,改口喊牠畜生了。   「奴婢不敢。」魏瓔珞垂下頭,「奴婢只是實話實說。」   愉貴人忽然掙開她的懷抱,撲在弘曆腳下哽咽著:「皇上救命,皇上救救嬪妾吧!再這樣下去,嬪妾撐不下去,也要落個一屍兩命的下場!」   弘曆垂眸看了她一眼,宛如廟堂上的神佛俯瞰跪俯在地的凡人。   「來人,扶貴人起來。」他緩緩道,「放心,此事朕會為你做主。」   「皇上!」高貴妃急忙道,「難不成您真信了她的鬼話?您仔細看看那荔枝樹,明明是被開水燙死的,卻硬要說是被狗給抓死的……」   被開水燙死的?   皇后心中一道,好呀,你又沒仔細看過那荔枝樹,你怎知是被開水燙死的?只怕是你喊人暗地裡下的手吧?   「高貴妃!」皇后不給她辯解的機會,當即嚴厲道,「你三番兩次驚擾愉貴人還嫌不夠,今日本宮的荔枝宴,你也故意搗亂,險些又嚇到愉貴人,到底意欲何為?」   「雪球平日都很乖巧,從未闖過禍!」高貴妃咬牙道,「這一次,只怕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利用牠陷害臣妾!」   「栽贓陷害?」皇后搖搖頭,「這隻惡犬上回在御花園裡襲擊了愉貴人,今日牠不咬人,卻盯上了福建的貢品,皇上專門送給本宮的禮物!」   高貴妃啞口無言。   若無先前御花園裡的襲擊事件,眾人還能信她的話。   但既然已有襲人之事在先,這樣一隻惡犬,怎可能如她所說的那般,平日乖巧不闖禍?   「貴妃。」弘曆淡漠的目光掃來,「你還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在宮裡頭,想要活下去、活得好,就一定得學會看人臉色,尤其是看皇帝的臉色。   高貴妃噗通一聲跪在弘曆腳下,哭道:「都怪雪球這畜生,臣妾回頭一定剝了牠的皮……」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弘曆忽打斷她。   「老虎、犀牛跑出籠子,龜甲美玉毀於匣中,自然是看守者的過錯。」魏瓔珞忽然在一旁跪下,「今日運送荔枝樹的時候,雪球就在腳下竄來竄去,偏生是貴妃娘娘的愛犬,奴才們不敢轟趕,結果出現這樣的事,是奴才看管不力,甘願受罰!只是……」   她眼角餘光掃過哭成略H的愉貴人,低聲道:「奴才斗膽,替愉貴人多問一句,看守荔枝的已經罰了,那破壞荔枝的呢?」   「大膽!」嘉嬪拍案而起,「這裡哪有你這奴才說話的地方!」   「……她是為嬪妾問的。」愉貴人幽幽一嘆,抬起被略籅g濕的面孔,旁人懷孕都是胖一圈,唯她不但沒有長肉,兩邊臉頰還朝內凹陷,渾似一具骷禳A「嬪妾也想知道,這宮裡頭,還有嬪妾的容身之地嗎?」   嘉嬪一時啞口。   「皇后娘娘仁慈,皇上仁慈,請恕奴才無禮!」魏瓔珞悍然開口,「愉貴人身懷龍嗣,身分貴重;荔枝是福建歲貢,天子御賜;皇后寬宏大度,然地位尊崇,容不得一再挑釁!樁樁件件,都與雪球有關,但惡犬畢竟是牲畜,牠不懂禮儀,不懂規矩,要怪,就怪牠的主人,既不管教,又不約束,以至連連闖禍!奴才斗膽,請皇上聖裁!」   弘曆俯視跪在自己眼前的女子良久,然後緩緩轉過頭,聲色淡淡,卻又帶著一種居高臨下,難以拒絕的威嚴:「高貴妃。」   那聲音裡沒有喜,沒有怒,沒有責備,卻讓高貴妃的身體輕輕發抖。   「……是,雪球在管教上出了錯。」高貴妃雙手抓成拳,忽道,「嘉嬪!還不快過來跟皇上請罪!」   棄車保帥!所有人心頭都閃過這樣一個詞,包括嘉嬪也是。   她心中暗暗叫苦,卻又知道自己逃不過這一遭,畢竟是自己給高貴妃出的主意,又是自己辦砸了事。   「皇上,都是嬪妾的錯。」嘉嬪起身朝弘曆跪下,「貴妃娘娘生怕雪球太過頑劣,破壞了皇后娘娘的宴會,特意叮囑嬪妾看好雪球,是嬪妾不小心,才會惹出這樣的事兒,與貴妃娘娘全不相干!皇上要罰,就罰嬪妾吧!」   弘曆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他是不大相信嘉嬪這話的,但高貴妃身後勢大,不可能真的因為幾棵樹而重罰她,板子落在嘉嬪身上,倒也皆大歡喜,於是淡淡道:「荔枝樹是福建的歲貢,千里迢迢運來京師,朕親自將它送來給皇后,就是 為了讓她高興,可你這一疏忽,就讓朕的努力打了水漂。現在你不該向朕請求原 諒,該向皇后賠禮道歉才是!」   「是!」嘉嬪咬緊牙關,膝行兩步,重重向皇后叩頭:「嬪妾無能,約束不力,請皇后娘娘恕罪!」   惹出這樣大的禍,怎可能因為輕飄飄幾句話就原諒她?   見皇后一言不發,嘉嬪無法,只得繼續朝她叩首,一時間宴席上竟沒了別的聲音,只餘她砰砰砰的叩頭聲。   「……好了。」幾十個頭磕下去,皇后終於開了口,「本宮只是毀了一場宴會,愉貴人可是受了很大驚嚇!一個鬧不好,傷了龍嗣,你要如何賠償?」   這就是要她不但對自己磕頭,還要對愉貴人磕頭認錯了。   嘉嬪心中一陣屈辱,給皇后叩頭不算什麼,畢竟是後宮之主,誰在她面前都要矮三分,可那愉貴人是什麼東西?也配讓她跪?   「怎麼?」皇后冷冷道,「你可是心中有怨,不肯認錯?」   「……嬪妾不敢。」形勢比人強,事已至此,嘉嬪只得一咬牙,朝愉貴人的方向磕下頭去,「愉貴人,一時疏忽,竟險些闖下禍事,請你大人大量,原諒姊姊這一次!」   這頭磕下去,猶如覆水潑出去,再難收回。   從今往後,宮裡但凡消息靈通些的人,都會知道,她嘉嬪給愉貴人下了跪,磕了頭。   愉貴人看著跪在自己眼前的女人,似對她,又似對站在她身後的高貴妃道:「但願你是真心悔過,別再縱容惡畜傷人!」   「汪汪,汪汪!」雪球似乎覺得有人提起了牠,便汪汪叫喚起來。   「好了,朕不想再看見這條狗!」弘曆厭惡地瞥了牠一眼,下了最終論調,「嘉嬪一時疏忽,闖下大禍,降為貴人,禁足三月!高貴妃身為儲秀宮主位,管不好人,也管不好狗,實在無能之極,罰一年宮分,好好閉門思過吧!」   說完,不願再看這群女人爾虞我詐,直接拂袖而去了。   不知是不是魏瓔珞的錯覺,離去之前,弘曆似乎回頭看了她一眼,那一眼頗為複雜,魏瓔珞理不清其中的意思。 而弘曆這一走,剩下的人也都心不在焉,萌生去意。皇后看在眼裡,也不勉強他們,勸了幾杯酒之後,便結束了這場離了主題的荔枝宴。   曲終人散,愉貴人卻留了下來。   知道她有話與自己說,皇后另外開了一席,桌上瞻F幾盤果點茶水,笑著與他說:「你今兒怎麼會來,不是在永和宮養病嗎?」   養病只不過是藉口,兩人心知肚明,愉貴人不來,是害怕與高貴妃撞面。   「是瓔珞讓我來的,她說服了我,我越是怕高貴妃,高貴妃越是要折磨我,就算不為了我自己,也要為怡嬪出一口氣……」愉貴人撫了撫自己略顯臃腫的肚子,笑著說,「就算我說話的分量不夠,但加上這個孩子,就勉強夠了……」   兩人又閒聊了些家常,閉O因為懷孕的緣故,愉貴人臉上顯出一絲疲態,皇后見了,便讓爾晴送她回宮歇息,待人一走,瓔珞撲通一聲跪在她身旁:「奴才擅作主張,請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卻一點也沒責怪她的意思,反而親暱地伸指一點,點在她的額頭:「你呀你,竟然能出這樣的主意,高貴妃利用雪球驚嚇愉貴人,未清的前賬正好移到今日來算,倒也不算冤枉了她。」   魏瓔珞極誠懇地回她:「奴才認罪受罰是小事,高貴妃和嘉嬪的所作所為,就是要讓娘娘顏面全失,又怎能讓他們得逞?奴才看守不力,荔枝毀壞本是大事,但比起高貴妃教唆惡犬傷害愉貴人,毀掉福建歲貢,破壞皇后宴會,可就要輕得多了。」   皇后忽笑道:「你可知,皇上已經看出來你在利用他了。」   魏瓔珞大吃一驚,幾乎是立刻抬頭看著皇后。   她臉上的傻樣似乎取悅了皇后,皇后樂呵呵地笑道:「不過你不必太過擔心,皇上既然看出來了,還肯讓你利用,就說明他也覺得高貴妃做得太過,藉機敲打敲打她。」   魏瓔珞鬆了口氣,覺得背上微微有些涼。   「瓔珞。」皇后忽問她,「你覺得咱們萬歲爺平日是個什麼樣的人?」 魏瓔珞不知道她為何要問自己這個問題,思慮片刻,給了個中規中矩的答案:「勤政愛民。」   皇后搖搖頭:「本宮不是說這個,本宮是問你他的脾性。」   魏瓔珞一連說了好幾個詞,皇后都是搖頭,直到她吞吞吐吐地說出一個:「殺伐果斷?」   「是啊!」皇后如孩子似地一拍巴掌,「皇上是什麼人哪,大清帝王,天下之主,只要他看不順眼的人,喀嚓一下,腦袋落地,這不就完了!為什麼還要留下人,這不給自己找氣受嗎?」   魏瓔珞又覺得背上有些涼了,汗水簡直如瀑布般洗刷著她的背,她勉強笑道:「這……也閉茪W有什麼顧慮?」   「不!」皇后斬釘截鐵道,「皇上能有什麼顧慮,那鄂善何等恩寵,多少官員求情,說殺也就殺了,眼都不眨!」   「那……那……」魏瓔珞哭喪著臉,「娘娘,皇上真的會秋後算帳,要了奴才的腦袋嗎?」   她可憐巴巴的模樣,彷彿一隻闖了禍的貓,時刻準備跳到女主人的膝誘W,撒著嬌打著滾喵喵叫,求得女主人的保護。   「放心,你不會有事的。」卻見皇后若有深意的笑道,「你是個女孩子,一個長相標緻的女孩子。」   雖然她說不會有事,但聽了後面那句話,魏瓔珞只覺得自己不僅是背,是整個人都一片冰冷,彷彿掉進了一潭井水中。

作者資料

周末

  《延禧攻略》影視劇編劇,原著作者。

笑臉貓

  南昌作協會員,愛奇藝文學簽約作者,能駕馭各種題材與類型,尤擅古代小說。已出版長篇小說《三王一后》、《開門見夫》《豔骨》、《恃寵而驕》等。《豔骨》、《阿拉丁神鏡》、《夢魘王座》等多部小說作品已出售影視版權。

基本資料

作者:周末笑臉貓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書系:文學森林 出版日期:2018-10-03 ISBN:9789869641487 城邦書號:A1410104 規格:平裝 / 部份全彩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