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暢銷萬冊經典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書、亞馬遜書店4.5顆星高度好評—— 蒙古帝國創建前,中國與歐洲未曾往來, 而當成吉思汗去世時, 他已藉由商貿與外交使兩者連成一氣,至今未斷。 自由貿易、知識共享、多元宗教、世俗法律、外交豁免權…… 成吉思汗打造的蒙古帝國,構築了現代世界的基礎。 「最會說故事」的人類學家魏澤福, 費時五年,深入禁區,顛覆世人對於蒙古帝國的印象。 從法國思想家伏爾泰寫下「暴躁易怒……良田因他而盡成荒野」的《中國孤兒》為始,原先藉成吉思汗諷刺法國君主的戲劇,反倒成了世人對成吉思汗及蒙古帝國負面印象的開端,「一心要將帝國的宏偉都城,變成遼闊的荒漠」、「不知宗教、道德、禮貌為何物,以打家劫舍為業。」此後相關戲劇、文學未曾斷絕。十九世紀的科學家更將蒙古人塑造為智力遲緩、殘暴的人種。二十世紀初,蘇聯封鎖了成吉思汗的出生之地為「大禁忌」,流放並殺害成吉思汗的後裔,從此,蒙古歷史幾乎淹沒於一片荒野之中。 數十年後,蘇聯解體,蒙古重獲自由,不僅「大禁忌」重新開放,就連佚失數百年的《蒙古祕史》也終於破譯。人類學家魏澤福,為了一探部落民族的在世界商業史上的地位,走訪絲路、沿著馬可‧波羅的航道航行,並深入蒙古「大禁忌」,探查成吉思汗的出生與死亡之地。他對照《蒙古祕史》與志費尼等西方編年史家的記述,以驚人的說故事本領,將成吉思汗與其後代的事蹟,轉化為一個個彪炳戰功的故事,以及他們如何締造並經營這個世界上最遼闊的古國。 全書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談成吉思汗在草原上崛起與稱霸過程,他從出生到統一蒙古各部、建立蒙古國的這段期間,形塑其一生與性格的外在因素。第二部則描述蒙古人征伐波斯、歐洲等地,將故事切入世界史的舞台。第三部檢視和平年代與蒙古帝國的經營之道,尤其著重成吉思汗如何打造世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區、降低負稅、創立史上第一個國際郵遞系統、容納多元宗教、奠定法律等現代化的治理方式,證明近代世界的基礎架構,幾乎由蒙古帝國之手完成。 名人推薦 朱振宏 國立中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洪金富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兼任研究員 洪麗珠 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副研究員 許守泯 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張斐怡 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蔡長廷 國立嘉義大學應用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蔡偉傑 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博士後研究 ——專業推薦 作者以生動的筆觸、豐富的材料敘述,蒙古人不只用鐵騎征服世界,更用獨樹一幟的方法治理有史以來最龐大的世界帝國,形塑了近代世界。——蔡長廷(國立嘉義大學應用歷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本書作者透過流暢的文字,將成吉思汗這位歷史人物,自小時候受到的各種屈辱到成長後的光榮爭戰等事蹟,像一首優美的史詩一樣地表現出來,讀來像是身歷其境般,字字動人心弦。本書值得所有對成吉思汗一生感興趣的人閱讀。就學習歷史的人而言,本書比之於嚴謹的學術研究,更能感受一位歷史人物波瀾壯闊的經歷,重新認識蘊含在歷史裡的生命力。就通識的讀者而言,像是閱讀一本精彩的人物傳記,讀完閤上書之後,不僅將感嘆成吉思汗的成長歷程,及由他開展的蒙古大帝國,更將有機會藉此試著回顧自己的一生中的過去,並展望未來的生命。——張斐怡(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兼任助理教授、「生活在歷史裡」講座主講人) 讀來有如《伊里亞德》(Iliad)……既像旅行見聞錄,又像史詩。 ——《華盛頓郵報》 魏澤福生動的分析,重建了蒙古人的榮譽,也讓我們的知識大轉彎……寫作精彩,充滿驚喜。——《柯克斯書評》 難以想像有人崛起於如此不祥的出身,成就卻令人咋舌,或許只有耶穌可比擬。——《哈潑雜誌》 魏澤福善於說故事……(他)對成吉思汗的描繪,充滿自我挑戰的深度……其論述讓我們綜觀蒙古人征服的善與惡。——《明星論壇報》

目錄

大蒙古帝國世系表 序言 下落不明的征服者 第一部 乾草原上的恐怖統治:一一六二~一二○六年 第一章 血塊 第二章 三河故事 第三章 統一漠北 第二部 蒙古人征戰世界:一二一一~一二六一年 第四章 南面而唾 第五章 蘇丹與可汗之戰 第六章 發現暨征服歐洲 第七章 諸后相爭 第三部 全球覺醒:一二六二~一九六二年 第八章 忽必烈汗與新蒙古帝國 第九章 他們的金光 第十章 帝國假象 結語 成吉思汗的長生靈 附錄 蒙古史小百科

序跋

【推薦序】
  美國人類學者傑克.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所著《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是一部具有寬廣學術基礎的普及性史著。作者根據各國歷史文獻及其團隊在蒙古等相關地區長達五年的田野調查,探討蒙古征服世界的過程及其影響。既有引人入勝的敘事,也有深入的分析。 過去西方人對蒙古征服世界多持負面的看法,詆之為「上帝的鞭笞」、「來自地獄的魔鬼」,強調征服的殘暴與破壞。作者力圖修正這一流傳已久的意象。他認為蒙古人並不比當時的「文明」國家更為殘忍。他們不僅勇於在馬上征服世界,也善於下馬治理天下。其征服建立了「蒙古和平」(Pax Mongolica),促進了國際貿易的發達,加速了區域間人口、觀念及科技的轉移,乃至全球文化與世界體系的發軔。歐洲則是蒙古征服的最大受益者。印刷術、指南針、火藥、鼓風爐及中國與波斯繪畫風格的西傳,導致西歐「文藝復興」的誕生。作者更強調蒙古人所主張的貿易自由、交通開放、知識共用、世俗政治、多教共存、國際法、外交豁免的精神,構成了近代世界體系的基礎。這種說法令人震撼。 總之,作者是從世界史的宏觀角度來評估蒙古的征服。讀者可能懷疑他過分淡化了蒙古人的殘暴,誇大了蒙古征服的正面影響,以及個別史實敘述的錯誤;但無法否定此書視野的廣闊、臨場感的強烈、見解的新穎、文筆的優美,並對腦力具有甚大的激盪性。作者兼具人類學者的細膩及史家的宏觀。此書曾名列《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長達數週之久,並不令人意外。 蕭啟慶(中研院院士)

內文試閱

  命運之神並未左右成吉思汗,他自己打造命運。就他未發跡前的景況來看,很難想像他所擁有的馬匹足夠造出一柄靈旗,更別提舉著靈旗征戰世界。成吉思汗小時候生活在暴力橫行的部落裡,殺人、綁架、奴役所在多有。身為流亡家族的子孫,在乾草原上自生自滅,他整個童年沒受過正式教育,而且大概只接觸過數百人。就在這嚴酷的環境下,他深刻體會到人心的險惡:體會到人的欲望之大、野心之強、殘酷之極。他幼時就殺了同父異母的哥哥(編按:經查,實際上成吉思汗有兩個同父異母弟弟,他所殺的別克帖兒為兩人中的哥哥);並遭敵對氏族俘虜而淪為奴隸,最後逃脫。      在這種極為可怕的環境下,這男孩表現出求生、自保的本能,但還幾乎看不出日後那偉大成就的跡象。小時候他怕狗,動不動就哭。弟弟比他壯,且箭術、角力都比他行;同父異母的兄弟對他作威作福,找他麻煩。但就在這種挨餓、羞辱、綁架、奴役的落魄處境中,他開始了攀向權力顛峰的漫長奮鬥。進入青春期之前,他已與兩個人建立了一生中最重要的關係。他與一個年紀比他稍長的男孩義結金蘭,矢志永結同心,忠貞不二。成吉思汗小時候,這男孩是他最親密的朋友,但長大後,卻成為他最大的死敵。他也找到了讓他鍾愛一生的女孩,並與她生下日後成為皇帝的兒子。成吉思汗小時候所磨練出來的友愛、敵視雙重個性,終其一生未消,成為他性格裡最鮮明的特質。愛與父親身分這兩個惱人的問題,自同蓋的一條毯子之下或家中爐火明滅的火光之中生起,投射在更大的世界史舞台上。他個人的目標、欲望、恐懼,吞沒了世界。       經過年復一年的征戰,他逐步打敗了所有比他更有權勢的人,將蒙古乾草原上所有部落全納入他的掌控,一統漠北。五十歲,大部分偉大征服者已從戰場退休的年紀,成吉思汗的靈旗召喚他走出偏居一隅的家園,正面迎戰千百年來擾騷、奴役他們的文明民族軍隊。此後的人生歲月,他追隨靈旗,繼續吹響他勝利的號角,揮軍跨過戈壁、黃河,進入中國,穿過突厥人、波斯人所盤據的中亞,越過阿富汗的崇山峻嶺,抵達印度河。      經過一場又一場的勝仗,蒙古軍把戰事變成橫跨數千公里,多重戰線的跨洲大作戰。成吉思汗創新的作戰技巧,把一身笨重盔甲的中世紀歐洲騎士打下歷史舞台,以紀律嚴明、調度有序的騎兵取而代之。他不倚賴防禦工事,而是在戰場上高明運用奔襲和奇襲,並改良攻城戰法,進而終結高牆護城的時代。成吉思汗教導他的子民,不只要跨越難以置信的距離攻敵,還要不斷地征戰,經年累月、數十年不輟;最後,有超過三代蒙古人投入這連年不斷的征戰中。      蒙古軍隊在二十五年內所征服的土地和人民,遠勝過古羅馬人在四百年內所征服的。成吉思汗與他的兒子、孫子們,合力征服了十三世紀人口最稠密的幾個文明國家。不管是人民總數,併吞的國家數目,占領地區的總面積,成吉思汗的成就,比歷史上任何征服者都高出一倍有餘。蒙古戰馬的鐵蹄,踏過從太平洋到地中海之間所有的河流與湖泊。在極盛時期,蒙古帝國的版圖連綿不斷,廣達兩千八百萬至三千萬平方公里,約略相當於整個非洲大陸,比包括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中美洲、加勒比海群島在內的北美洲還大得多。帝國疆域從西伯利亞冰天雪地的凍原,綿延到印度的炎熱平原;從越南的稻田延伸到匈牙利的小麥田,從韓國綿延到巴爾幹半島。今日全球過半數的人口,居住在蒙古人當年所征服的國度裡;翻開現代地圖,成吉思汗的版圖涵蓋了現在三十個國家,三十多億人口。這一成就最叫人吃驚的地方在於,在他統領下的蒙古族人,總數只約百萬,比現代某些大企業的員工總數還少。他就從這百萬人裡,募得只有十萬人的部隊。十萬人多嗎?現代的大型體育館,要塞進十萬人還綽綽有餘。      拿美國來作比喻,或許能讓讀者瞭解成吉思汗這成就的曠古絕今。大家不妨假想一下,美國的創建者不是一群受過教育的商人或有錢的大農園園主,而是個一字不識的奴隸。這奴隸靠著自己的人格、魅力、決心,讓美國擺脫外人統治,團結所有人,發明文字,制定憲法,讓所有人享有宗教自由;他發明一套新戰術,從加拿大進軍到巴西,在縱貫南北美洲的廣大自由貿易區內,開闢出數條商路。從任何標準、任何角度來看,成吉思汗的成就之高、之廣,都超乎人的想像,讓學者不得不殫精竭慮一探其緣由。      隨著成吉思汗的騎兵縱橫十三世紀,他改寫了世界的版圖。他的建設用的不是石頭,而是民族。成吉思汗並不滿足於小國林立,將數小國合併為大國。在東歐,蒙古人將十餘個斯拉夫小公國和城市統一成大國俄羅斯。在東亞,他們經三個世代的奮鬥,將退避南方的宋朝與東北的金國、西方的吐蕃、鄰接戈壁的西夏、東土耳其斯坦的畏兀爾人(維吾爾人)的土地統合為一,締造出一個中國(元朝)。隨著蒙古人擴張勢力範圍,他們創建了許多如韓國、印度這類存世至今,其國界自蒙古征服者劃定以來,幾無改變的國家。      成吉思汗締造的帝國,打破了周遭諸多文明之間的隔閡,融合成一套世界新秩序。一一六二年他出生時,「舊世界」由許多地區性的文明國家構成,每個文明國家只熟悉緊鄰的國家,而對更遠的國家幾無所悉。那時候的中國無人聽過歐洲,歐洲也無人聽過中國,而就目前所知,在蒙古帝國創建之前,沒有人曾不遠千里從中國來到歐洲或從歐洲前往中國。到一二二七年他去世時,他已藉著外交、商業往來,將這兩邊連成一氣;而這些往來至今未斷。      他摧毀了講究貴族特權和出身的封建體制,建立以個人事功、忠貞、成就為基礎,獨一無二體制。他拿下絲路沿線死氣沉沉、不相往來的商埠,串連成世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區。他降低每個人的稅賦,醫生、教師、神職人員、教育機構完全免稅。他定期人口普查,創立第一個國際郵遞系統。他的帝國不聚斂財富和珍寶,相反的,將作戰所獲的財物廣為分配,使之回復為商品,重新在市場流通。他創建國際法,確認「長生天」的無上法律適用於普天之下所有人。在大部分統治者把自己擺在法律之上的當時,成吉思汗堅持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上至統治者,下至最低賤的牧民,同受法律約束。他要求被征服的臣民,不管信奉哪種宗教,都要全心效忠他,但他也讓疆域內的人民享有宗教自由。他堅持法治,廢除拷打刑求,但也發動數次大戰役,以揪出侵擾人民的盜匪和恐怖主義刺客,予以肅清。他不願扣押人質,反倒開創新作法,賦予所有使節和使者外交豁免權,就算是正與蒙古帝國交戰的敵國使節也不例外。      成吉思汗為自己的帝國奠下極為穩固的基礎,因而他死後,帝國仍有長達一百五十年的時間維持著強盛壯大。後來,帝國瓦解後的幾百年裡,他的後裔繼續統治著數個較小的帝國和大國,涵蓋從俄羅斯、土耳其、印度到中國、波斯的大片地區。他們的統治頭銜因地而異,五花八門,包括可汗、皇帝、蘇丹(sultan)、國王、沙(shah)、埃米爾(emir)、達賴喇嘛。他的帝國瓦解後殘存的政體,由他的後裔又統治了七百年。以蒙兀兒王朝來說,他的後裔統治印度直到一八五七年;英國人將末代皇帝巴哈都爾沙二世(Bahadur Shah II)趕下台,並將他兩個兒子、孫子砍頭之後,才告結束。最後一位成吉思汗後裔的統治者,布哈拉(Bukhara)的埃米爾阿里木汗(Alim Khan),統治烏茲別克直到一九二○年,才在蘇維埃革命浪潮中遭罷黜。      大部分征服者都不得善終,且英年早逝。亞歷山大大帝以三十三歲的壯齡,莫名其妙死於巴比倫,死後,他的追隨者殺光他全家,瓜分他的土地。凱撒遭他的貴族同僚和昔日盟友刺死在羅馬元老院大廳。叱一時的拿破崙,在吐出所有征服的土地,東山再起又失敗後,被關在極偏遠、進出極不便的島上,孤單、淒苦度過餘生。但成吉思汗以將近七十歲的高齡,在自己營帳的床上安然逝去,身邊圍繞著摰愛的親人、忠實的朋友、只要他一聲令下隨時甘冒矢石殺敵的死忠戰士。一二二七年夏,他在進攻黃河上游西夏國的戰役期間去世,或者套句厭惡提及死、病的蒙古人的話,他「升天」了。他的死因遲遲未公諸於世,因而在他死後幾年裡,引發了多方揣測,後來更引發出傳說。而這些傳說經過歲月的加持,最後往往成為所謂的史實。第一位前往蒙古與蒙古人接觸的歐洲使者普拉諾.迪.加賓尼(Plano di Carpini)寫道,成吉思汗遭閃電擊斃。成吉思汗孫子忽必烈汗在位期間,足跡遍及蒙古帝國許多地方的馬可波羅,稱成吉思汗膝蓋中箭,傷重不治。有人主張他是被不明敵人毒死。也有人斷言他是在進攻西夏時,遭西夏王作法害死。還有一種說法,在詆毀他的人士之間廣為流傳,認為遭俘的西夏王后在下體裡面安了機關,成吉思汗在與她巫山雲雨時,性器遭切斷,痛苦而死。      相對於有關他死亡的許多傳說,他死於游牧民族的蒙古包(基本上類似他所出生的蒙古包),說明了他如何成功保存族人的傳統生活方式;但諷刺的是,他在保存自己生活方式的過程中,卻改造了人類社會。成吉思汗的士兵護送他的遺體回蒙古故土秘密埋葬。他死後,追隨者將他埋在家鄉的土地裡,但不建陵墓,不建廟,不建金字塔,就連小小的墓碑都不立,讓人無從得知他的埋身之地。根據蒙古人的信仰,死者遺體應讓其安靜長眠,不需設碑,因為靈魂已不在他的軀體,而永世長存於靈旗。入土之後,成吉思汗悄悄回歸他所出身的蒙古大地,消失無蹤,最後安葬之處至今不詳。但由於可靠資料付諸闕如,世人開始憑空杜撰,替這則故事添加了許多扣人心弦的情節。有則屢遭傳述的說法,稱護送他靈櫬的士兵,在四十天的路程裡,將所遇見的人、畜全數殺掉;入土之後,八百名牧馬人在這地區不斷踩踏,以湮滅埋葬的痕跡。然後,根據這些杜撰的說法,又衍生出另一組士兵將這些牧馬人全殺掉,以讓他們無法洩露埋葬地點;然後,又有另一組戰士將這些士兵殺掉。      秘密埋葬於故土之後,士兵封鎖這廣達數百、甚至上千平方公里的區域。除了成吉思汗的家人和派駐當地、受過特訓、奉命格殺任何闖入者的一隊戰士,其他人一律不准進入。將近八百年裡,這個位處亞洲內陸深處的「大禁忌」(Yeke Khorig)地區,一直是與世隔絕的禁地。成吉思汗帝國的所有秘密,似乎一直鎖藏在他的神秘家園裡。儘管蒙古帝國瓦解後,曾多次有外敵入侵蒙古部分地區,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蒙古人都守住這塊祖先聖地,未讓外人進入。蒙古人最後改信佛教,但成吉思汗的後裔仍不願讓神職人員建造神祠、喇嘛寺或紀念碑以標示他的墓葬處。      二十世紀時,為不讓成吉思汗的出生、埋葬地點成為蒙古民族主義者的聚集之處,蘇聯統治者派人嚴密守護。蘇聯政府不稱它是「大禁忌」,不用可能讓人聯想起成吉思汗的古名稱,而蠻橫地稱之為「高度管制區」。在行政上,他們將該地與周遭省分隔開,直轄於中央政府,也就是莫斯科的嚴密掌控。蘇聯政府在廣達百萬公頃的「高度管制區」周遭,再圍上同樣面積的「管制區」,將該地區更進一步地封鎖。共產黨統治期間,為防止有人在這地區走動,不闢道路,也不建橋梁。蘇聯政府在「管制區」和蒙古首都烏蘭巴托之間,設立了一座高度戒備的米格機空軍基地,且很有可能還設了一處核武貯藏庫。這禁區入口有大型蘇聯坦克基地駐守,俄羅斯軍隊利用這地區來進行砲兵和坦克演習。      蒙古人未有科技上的重大發明,未創立宗教,未帶給世界新的作物或新的農牧方法,只寫下屈指可數的書籍或戲劇。蒙古工匠不懂織布,不懂鑄造金屬,不懂製陶,甚至不懂烘焙麵包。他們不會製造瓷器和陶器,不作畫,不會建築。但隨著蒙古軍隊征服了一個又一個的文化,他們將所蒐集的這些技能,從一個文明國家輸往另一個文明。      成吉思汗所惟一建立的永久結構體是橋梁。率軍縱橫大地時,他不屑建造城堡、要塞、城市或城牆,但他很可能是史上造橋最多的統治者。他在數百條大小河川上建橋,使軍隊、貨物移動運輸更加便捷。蒙古人打通世界,不只促成世界各地的貨物交易達到前所未有的規模,還促成世界各地的觀念、知識達到前所未有的交流。蒙古人將日耳曼礦工帶到中國,將中國大夫帶到波斯。這種交流有對歷史影響深遠者,也有微不足道者。他們將使用地毯的習慣傳播到每個所到之處,將檸檬、胡蘿蔔從波斯移植到中國,將麵條、紙牌、茶從中國移植到西方。他們從巴黎帶了一名金工工人,在蒙古的乾草原上建了一座噴水池;他們召募了一名英格蘭貴族充當部隊裡的通譯,他們將中國人捺指紋的作風帶進波斯。他們在中國資助建造基督教堂,在波斯資助建造佛寺和佛塔,在俄羅斯資助建造穆斯林的可蘭經學校。蒙古人不只以征服者之姿,也以世所無匹的文化傳遞者身分,橫掃全球。 傳承成吉思汗帝國的蒙古人,以無比的毅力決心推動產品、貨物的交換,並讓它們匯合,進而碰撞出全新的產物和前所未有的發明。他們從中國、波斯、歐洲找來技術純熟的工程師,這些工程師結合中國的火藥和穆斯林的噴火器,運用歐洲的鑄鐘技術,製造出火炮。以這嶄新的科技創新為基礎,後人又再創造出手槍到飛彈等大量的各式近代武器。每一項新產品、新發明都對歷史有深遠影響,但更大的影響來自蒙古人挑選、組合、創造出獨特新科技的作風。      蒙古人在政治、經濟、知識上的作為,展現了國際主義者(譯按:認為國與國之間應友好、合作者)的執著與熱情。他們不只致力於征服世界,還致力於以自由貿易、單一國際法、可以書寫所有語言的通用字母表為基礎,建立全球秩序。成吉思汗的孫子忽必烈汗,發行供各地使用的紙幣,並試圖創立小學,讓所有孩童受同樣的基礎教育,讓每個人都能讀書識字。蒙古人改良、綜合各種曆法,創造出比先前任何曆法都更精準的萬年曆。蒙古人資助收集了歷來最多的地圖收藏、鼓勵商人走陸路前來他們帝國,並派遣探險家走陸路、海路遠及非洲,以擴大貿易範圍和國際關係。      蒙古人所接觸到的國家,幾乎每一個都先經歷了無情摧殘和遭受陌生蠻族征服的震撼,不久後又轉為前所未有之熱絡的文化交流、更為發達的貿易、更為文明的生活。在歐洲,蒙古人屠戮屬於貴族階層的騎士,但相較於中國、穆斯林國家,歐洲普遍貧窮,失望的蒙古人於是掉頭離去,未花工夫去征服城市,劫掠國家,或將它們納入日益壯大的蒙古帝國。最後,歐洲受創最微,但卻透過威尼斯波羅(Polo)家族之類商人及蒙古可汗和羅馬教皇、歐洲國王互派的使者,得到東西交流後的所有益處。新科技、新知識、透過貿易累積的新財富,催生出文藝復興,文藝復興期間,歐洲重新發掘了自己過去的部分文化,但更重要的,是從東方吸收了印刷術、火器、羅盤、算盤。誠如十三世紀英格蘭科學家羅傑.貝肯(Roger Bacon)所說的,蒙古人成功不只靠軍事優勢,更確切的說:「他們靠科學而成功」。蒙古人「好打仗」,但因為「將閒暇投注於哲學原理」,他們才能有這麼大的成就。      文藝復興是受蒙古影響下的產物,而在文藝復興期間,歐洲人生活的每個層面,包括科技、作戰、衣著、商業、食物、藝術、文學、音樂,似乎都改變了。除了新作戰方式、新機器、新食物,就連最平常的日常生活也改觀:歐洲人轉而使用蒙古織物,捨棄長達膝蓋的短袖束腰外衣和長袍,改穿長褲和短上衣;不再用手指撥弄樂器,而以乾草原琴弓拉奏樂器;繪畫也以新風格創作。歐洲人甚至以蒙古人的歡呼聲「hurray」,當作表現大無畏勇氣和相互打氣的熱情歡呼。

作者資料

傑克.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政治學學士、社會學碩士,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人類學博士,蒙古國成吉思汗學院的榮譽人文博士,現任美國明尼蘇達州馬卡勒斯特學院德威特.華勒斯人類學講座教授和成吉思汗學院的榮譽教職。因撰寫《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一書,2007年獲頒蒙古國最高獎章北極星勛章。

基本資料

作者:傑克.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 譯者:黃中憲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BC 歷史與現場 出版日期:2018-01-30 ISBN:9789571372815 城邦書號:A220220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